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話版三國第兩千零二十二章 即將完成的計劃   
  
第兩千零二十二章 即將完成的計劃

"但願吧,反正你們以後和他交手之後你就知道這個國家有多麻煩了,不過我這次算是暴露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挑事."甘甯頗為隨意的說道,不過也無所謂了,貴霜想要挑事,那就來吧,甘甯表示自己和漢室一點都不怕事.

"放心,除非對方想要和我們直接開戰,否則的話,絕對不會將這件事揭穿,反倒是呈遞國書往來使節的可能性大一些."周瑜略微思考了一下開口說道.

實際上周瑜的判斷很正確,貴霜這邊的使節在李傕那邊死了一波,徹底沒消息之後,貴霜和益州交戰,被益州教做人,北方中亞地區挑事又被李傕郭汜他們教做人.

一連串的教做人讓韋蘇提婆一世終于發現,雖說漢軍的海軍不行,但是在在陸地上漢軍還是非常非常能打的,所以韋蘇提婆一世又組織了一支使節,從西南前往長安,准備和漢室談一談.

雖說這個談一談不怎麼有誠意,畢竟韋蘇提婆一世已經准備勾搭羅馬了,到漢室這邊談一談,也只是因為之前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准備知會一下漢室,表示我們這邊還記得你們漢室.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位有點犯賤想要娶公主了,如果漢室願意嫁公主,那麼韋蘇提婆一世還是願意坐下好好和漢室談一談,將之前的矛盾解釋清楚.

畢竟對于貴霜來說,曆代皇帝之中最強的那位作的最大的死就是問班超,我能不能娶你們漢朝的公主啊,大爺想要娶公主啊,你家公主給嫁嗎?

韋蘇提婆一世表示自己現在也想娶公主,不在乎公主的美丑,只在乎是不是公主,畢竟對于貴霜的貴族來說,當年那波惡心事簡直是記憶深刻,要是能娶個公主,那真就能大書特書了.

畢竟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現在已經成了貴霜皇帝的韋蘇提婆一世如果還想要在身份地位上有所提升,那麼在本國上謀劃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他所能對比的只有縱向的曆代皇帝.

因而在准備好使節團之後,韋蘇提婆一世親自寫了一封求親的國書,還准備了巨量的諸如象牙美玉猛獸之類的寶物.

總之核心就是嫁我個公主吧,趕緊嫁我一個公主,嫁給我公主之後我們兩家永結同好,我絕對不跳.

不用說,這句話肯定是廢話,如果漢室公主真的嫁過來了,韋蘇提婆一世跳的肯定更歡了,做到了開國皇帝都沒做到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話,韋蘇提婆一世將會得到貴族更大的認可.

總之這件事算是一件大有裨益的好事,韋蘇提婆一世的書記官也覺得可以這麼做,就算漢室不嫁公主,那也占個主動權.

當然這一次貴霜這邊算是弄明白了情況,也明白了公主,長公主,大長公主的區別,也不敢亂寫了,詳細研究之後,表示只需要一個公主,只要是公主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

然後韋蘇提婆一世便打發了一整個使節團走西南,穿過川蜀益州前往長安前去呈遞國書,至于他則是在白瓦沙等著羅馬的回複和漢室的公主,這貨就是一個騎牆派.

現在那個使節團還在前往益州的路上,張任等人正在和西南那些小國算賬,清點著那些小國的國庫,計算著修一條路到底需要多少錢.

說來那一條路,商會最後還是接下來了,而益州又沒有陳曦那麼精于計算的家伙,劉璋差點大手一揮表示你們願意自己掏錢修,那你們就全部修了,以後賺的也都是你的.

結果這話還沒說完就被吳媛給鎮壓了,陳曦當初的叮囑她可是記得很清楚,雖說劉璋這麼說,他們也就有資本這麼干了,但是回頭劉璋明白了,窩一肚子火,搞不好真的會干出來什麼幺蛾子.

劉璋自然是想不明白未來的事情,總是希望商會一把掏錢,他坐享其成,可惜吳媛腦子很清楚,什麼東西能接,什麼東西不能接她還是知道的,最後勉強和劉璋商量好之後,同意劉璋用未來的收益作為抵押進行修路.

實際上劉璋還是沒掏錢,商會依舊是一把將錢掏完了,劉璋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理解這和商會直接掏錢有什麼區別.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劉璋這次學會了一招,那就是我用我未來干這件事的收益來投資我現在干的這件事,管他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反正既然能這麼干,我還要再修幾條路,順帶將益州南部的那些地方給我翻新一下.

雖說劉璋完全不明白這一招的原理,但是原理什麼的不重要,能用就行了,因而在確定這一招確實是能修出來路,確實是能翻新城池之後,劉璋變得特別囂張,一副我有錢,我巨有錢.

當然敢接這種活的人不多,一方面劉璋這個人很危險,以後要是知道了事實,很容易出事,另一方面這個活也很危險,同樣是劉璋知道之後,說不定臉一扒,不認了,但有人完全不怕危險,比方說袁術.

袁術完全不怕事,這種事情有錢賺,危險什麼的,袁術完全不怕,術爸表示,爸爸愛你,爸爸不怕你翻臉,所以那一段時間經常是劉璋要搞什麼,袁術牽頭搞錢,修路修的那叫一個飛起.

然而等陳曦發現劉璋這邊的情況之後,果斷掐掉了袁術和劉璋的貸款,花未來的錢是吧,滾滾滾,連原理都不知道的渣渣還敢亂花錢,要不是現在的情況不可能虧損,你們倆這麼亂來,早虧死了.

然後劉璋就突然發現自己貌似不能再繼續玩這種手段了,這時他還頗為不爽,但是陳曦這邊給你卡住,劉璋就算再叫喚都沒用,所以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過了幾年劉璋以前修的那些路終于能給他帶來收益的時候,劉璋算了算每年到手的錢差點一口血噴出來,當時就想殺那群以袁術為首,給他搞未來投資的人.

其他人怕劉璋,袁術不怕啊,你鬧我還告你啊,最後將劉璋搞的灰頭土臉,差點沒把劉璋氣死.

之後劉璋將自家在公路大動脈上占的分子,還有川蜀外圍的山啊,全部賣給了國家,作為交換去國外領封地了,而劉璋的險惡意圖也是在這個時候才暴露出來的.

袁術在什麼地方搞一塊封地,劉璋就快速的去報備,在袁術封地的外面搞一圈封地,將袁術的封地包在自己的封地里面,甚至還搞過長城,出入一次一文錢.

一文錢不算貴,畢竟進城都比這個貴,但架不住這錢是給劉璋的,袁術這等好面子的人自然不會給,兩個家伙的戰斗力不算外圍也就是半斤八兩,你包我一層,我包你一層,就看誰惡心.

總之劉璋自從開始修路,就注定了以後會和袁術磕上,雙方都屬于底子厚不怕事的老財主,別的過不去都沒事,面子上必須要能過的去,而兩個都要講究面子上能過得去的家伙,蹲在了一起……

不過現在的劉璋並不知道這些,他現在對于花未來的錢投資未來的路,最後等收錢這件事還是很感興趣的,這在他看來是一件非常值得研究的事情,雖說直到現在他還沒弄明白原理.

且說當時李優一波砍了一大堆世家,鬧得事情有些太大,李優將自己搜刮的一整冊書的罪狀發了出去,然後讓已經完事來的荀悅和滿寵開始對照這些罪狀給死人定罪.

且不說這些罪狀本身就是真的,就算是假的,那些人也已經死完了,也著實沒有辦法辯駁,因而量刑這個與其說是給那些已經死了的人定罪的,還不如說是給那些活著的人聽的.

畢竟死人沒辦法辯駁,也算是殺雞儆猴的手段,畢竟現在世家的戶籍還有世家的私奴的名冊都在李優的手上,世家雖說還是世家,但是沒有了隱藏人口的手段,沒有了私兵,那也就沒有了對抗的本錢.

雖說在這種情況下確實還能隱藏一定的人口,但是沒有了那種一家一姓拖出來萬余人的手段,世家便已經沒有了和國家對抗的資本,自光武以來,世家崛起導致的隱患,這一次算是實質性的鎮壓了下去.

同樣滿寵和陳曦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在這一次之後也能就真正能做了,責任與義務,律法與公平,在這一次之後終于不再是一句空話了,隨著世家陷入早已准備好的羅網,天下歸一所需要的最後一塊拼圖已經准備好了.

到了這一步,對于陳曦來說要做的也已經不多了,規劃了這麼多年的計劃到了現在終于到了執行的時候了,雖說各方勢力還存在一定的矛盾,但是相比于強行武力征服天下,當前依舊是一個完整的國家!

沒有魏蜀吳的分裂,沒有三家的相互征伐,雖說相互之間也曾交戰,但是沒有鬧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漢室尚在,三家的臉皮並沒有撕破,所有人的野心依舊可以為漢室所用.

上篇: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別無選擇,唯有服氣    下篇:第兩千零二十三章 給個甜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