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話版三國第兩千八百二十二章 放水   
  
第兩千八百二十二章 放水

兩者碰撞,僅僅只是瞬間,銀灰色的光球帶著火焰的視覺扭曲朝著高天飛了上去,而黑色的光球則直直的沒入了大地,轟鳴聲,蘑菇云,隕石坑,然後沒人爬出來.

【這個叫佩倫尼斯的家伙真的是好強.】張飛躺在隕石坑里面裝死,他倆在碰撞的瞬間,佩倫尼斯的神意志直接突破內氣的阻隔給張飛進行了傳音,表示再打下去怕是真收不住,讓張飛將他打到天上去,他將張飛打到土里面,然後看其他人動手.

佩倫尼斯畢竟是個統帥,加之經曆了當初那些事情,心態已經變化了很多,如非必要基本不怎麼玩命,單挑帝國猛將這種沒把握的戰斗,除非是真的到了影響到國家的程度,他一般都是不參與的.

因而在佩倫尼斯看來,這一戰打贏打輸都沒有什麼意義,真打下去,他和張飛也就是一個兩敗俱傷,對方要贏他很難,他要贏對方也很難,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將實力拉高到上限,讓對方明白自己也不是易于之輩,然後給個台階知難而退就行了.

畢竟在佩倫尼斯看來,羅馬和漢室沒有什麼私仇,這波天神帶隊也就是為拿回自己的武器,而不是來挑事,因而語言應該能說服對方.

當然如果在這種情況下,語言說服不了對方,佩倫尼斯就要想想這波漢室過來的真正意圖,進而決定是否全力以赴和對方拼個死活.

實際上如果他都開口了,張飛還依舊不依不饒,那麼這里面十有八九就有詐,回頭佩倫尼斯就會在第一時間帶他們這邊這些人撤退.

對于武將單挑這種,羅馬的興趣並不大,羅馬城邦守護者,和羅馬帝國守護者,其本身的意義在于戰場必要的時候打開局勢,並且防備某些超級高手對于城市進行偷襲.

戰場單挑這一項,至少並沒有在佩倫尼斯的選項上出現過,誠然佩倫尼斯在局勢不太好的時候也會親自上台打開局面,但那並不代表佩倫尼斯會喜歡這種作死的事情.

作為一個統帥,佩倫尼斯一貫的習慣就是拉一個軍魂軍團作為親衛軍,拉一個三天賦決戰兵種作為中護軍,左右兩翼皆是鷹旗軍團,然後前面搞一堆蠻子.

這樣的排布可以很輕松的偽裝自己,表現出自身的弱小,等到對方確定勝利即將到來,將大軍壓上之後,中護軍阻擊對面,左右兩翼包抄,然後他帶親衛打一波反沖鋒,基本上對面垮了……

至于單挑什麼的,佩倫尼斯並不喜歡干,他一般出手,都是靠戰場判斷,確定對方將帥的大致位置,然後以弱軍為餌料,強軍殿後,成功反包抄之後,不管將帥,還是敵軍統統干掉.

沙普爾作為破界級好手,之所以逃都逃不掉,就是因為中了佩倫尼斯的計謀,之後被團團圍住,沖突不出,然後被亂箭射死了.

半神什麼的,城市守護者什麼的,在面對這種頂級精銳的時候都跟雜兵沒有任何的區別,這也是佩倫尼斯對于單挑一般都不怎麼看重的重要原因,誠然天神呂布這種出場就足夠讓全軍士氣爆炸的強者,佩倫尼斯還是很想要的,不過不能入手的話,佩倫尼斯也不在乎.

畢竟兵權謀走到他這個程度,該懂的都懂了,謀劃策略自是有著自己的簡介,而兵形勢,他同樣是也是佼佼者,根本不擔心有人在戰場和他玩這種東西,誠然兵形勢很吃天賦和個人勇力,但是前者的重要性比後者重要百倍.

大軍之中,只要是個人,那都是非常脆弱的,刀槍劍矛只要能傷到對方,那麼就能擊殺對手,謀臣的智慧,統帥的指揮,在武力對于士卒形成碾壓之前遠比個人武力強悍.

因而在統帥這條路上走的越高,佩倫尼斯越覺得武道的衰微,誠然呂布的出現給了佩倫尼斯很大的震撼,但做不到手撕精銳軍團云氣,那麼也就是讓佩倫尼斯吃驚一二即可.

自然在這種情況,佩倫尼斯對于自身的定位是統帥,而不是猛將,哪怕他有著足夠在這個世界排到五指左右的實力,也是依然如此.

張飛倒是沒有想這麼多,只是發覺甘甯和張繡落入下風,擔心兩人出事,至于說和佩倫尼斯拼命,說實話,看看呂布那邊的情況,還有自己和佩倫尼斯的情況,張飛又不是瘋子,拼什麼命.

目標是剁掉對方狗頭,問題是現在能剁掉嗎?既然剁不掉,他們這邊這些人還有些像是要出事的樣子,那還不如停手.

張飛被轟入大地之後,對于整體的局勢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畢竟佩倫尼斯也被張飛一擊轟飛變成了星星,更何況除了呂布和蘇沒有動手以外,其他人這個時候可謂是戰的飛起.

沒了張飛和佩倫尼斯,根本不影響局勢的發展.

"百鳳朝陽!"身上像是燃燒著赤炎一般的張繡怒吼著刺出了近百道狂猛攻擊,那種明明是長槍直刺形成的氣勁,外顯出來卻是振翅的火鳳,帶著明顯的赤紅弧線,朝著天空振翅而去.

一道道火鳳如同流光一樣展翅朝著天空中的普拉提烏斯轟殺過去,一時間近乎覆蓋了普拉提烏斯周遭三百六十度的每一個位置.

超高速的直刺,帶起尖銳的爆鳴聲和赤色的視覺扭曲,最後在槍術的統合下從四面八方團成一個近乎球的形狀封鎖了佩林里烏斯所有閃避的方位,一時間天空之中就像是再次出現了一輪赤陽一般.

"不好!"張繡一擊打出,不等調息喘氣,再度發攻擊,就察覺到不妙,瞬間爆發出超越極限的速度朝著另一側閃去,而巨大的璀璨金輝從一旁掃過,切開了大地.

"……"看著那崩碎了赤陽之後,站立在流火之中的普拉提烏斯,張繡明顯的出現了沉默,毫無疑問,對方徹底進入了破界姿態,再無壓制自身實力和自己切磋的意思,而是拿出了真正的實力.

"漢將,你很強,而且你的武藝讓我想起來了天神之子所使用的招數,那是一段恥辱的記憶,為了能再一次面對他,我瘋狂的磨礪我自己,直到徹底掌握了自身的力量."普拉提烏斯伸手,手上的長槍散發出璀璨的金輝,然後以一種非人的眼神看著張繡!

"你們這邊這個家伙不對吧!"張飛看著不知道怎麼也跑到他蹲的隕石坑的佩倫尼斯說道,"這貨是想要下殺手了吧."

"扯,你們那個和天神之子用同樣槍術的家伙,根本沒盡全力,他絕對有半神的戰斗力,普拉提烏斯雖說強過他,但要贏的話,現在還差一些."佩倫尼斯蹲在張飛不遠處望著普拉提烏斯一根光矛直接沒入大地,然後無聲無息之間,那地方直接變成了赤紅的岩漿.

"……"張飛盯著普拉提烏斯那一招皺了皺眉頭,這種招數怎麼看都不像是直接打出來的,這種溫度需要的速度絕對不低,純粹發力要達到那種溫度,對方絕對不可能做到這麼輕松寫意.

張繡也被這種攻擊嚇了一跳,雖說有著足夠內氣,硬抗這種高溫問題不大,但是對方如此輕松寫意的一招直接將地面變成了岩漿,那就意味著繼續戰斗,自己隨時都需要面對這種情況了.

加之高溫之下體力和精神的流失都要比正常嚴重太多,就算是張繡這種好手,面對同級別的高手也必須將自己保持在最巔峰.

更何況這種高溫如果硬抗的話,對于張繡來說,損耗也不會太小,畢竟張繡的身體並非是典韋張飛那種深吸一口氣,直接連大招都能硬抗的鋼鐵之軀.

同樣的招數硬扛,張繡需要耗費的內氣遠遠超過典韋和張飛,因而這種看似不是很猛的招數,反倒是拖死張繡的關鍵性力量.

因而一時間張繡頗有些雞飛狗跳的亂象,畢竟在沒把握短時間之內干翻對方之前,用內氣硬碰硬對于張繡來說實在是吃虧.

"這種手段……"張飛皺了皺眉頭,"看起來不像是他自己打出來的,而是天地自然順勢產生的,這是什麼情況."

張飛像是自語,又像是對著佩倫尼斯詢問.

"你們沒有嗎?突破半神的時候,近乎水滿自溢形成的和自己能力呼應的異力."佩倫尼斯很是好心的解釋道,畢竟這種東西大家都不眼瞎,看兩下也能看出來.

"……"張飛皺了皺眉頭,沒有開口,漢室這邊看起來是沒有這種能力的,不過張飛可不大信漢室這邊沒有人修煉到水滿自溢的程度,因而只能歸結到修煉方式的不同.

"你的異力是什麼?"張飛岔開話題詢問道.

"……"佩倫尼斯無語的看了一眼張飛,很不幸,他是羅馬所有破界級別高手之中唯一一個沒有這玩意的,不過就算沒有這個,佩倫尼斯也相信除了蘇,其他人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上篇:第兩千八百二十二章 趙云絕對在亂說    下篇: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 給我死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