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都市至尊邪少第1189章 回學院遇人挑釁   
  
第1189章 回學院遇人挑釁

鄭琦淡淡地說著,他這話,卻是引來鄭珉和鄭琚兩人也是大笑起來.

"是嗎?看來前輩三人是真讓本尊失望了!"向罡天笑聲收起,聲音是陡然轉冷,有如冰霜一般.

"還在擺譜嗎?也罷,現在乖乖的交出城主令吧!"

鄭珉說著,一只大手是朝著向罡天抓了去.很顯然,他是沒有心情再說下去,准備動手強搶.

說起來,這的確是個好時機,試想,連那道君妖寵都給支走,這不是擺明著引誘人出手嗎?

"你大膽!"

面對這道君中境強者的出手,向罡天一個小小的仙君實境,不僅是沒有慌亂,反而是厲喝出聲.嘯聲中,他的身影是陡然消失,再出現時,卻是來到殿門之外.

大挪移術,就算是道君也是奈何不得.

"有點手段,居然是能逃過本君一抓?"鄭珉眼中透著奇異的神色,不止是他,鄭琦和鄭琚兩人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凝重.

好像,事情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鄭珉不信邪,也是感覺自己丟了面子,喝聲中,身子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再現身,人已經是來到向罡天的身前.其速度之快,可以說是遠超仙君,比起金蛟都是要快上幾分的.

"鎮壓!"

"滾!"

面對鄭珉的再出手,向罡天這次不再躲閃,而是伸手打出一道金芒.

金芒展露,化成一道聖旨,透著無窮的威壓.

鄭珉哪會想到向罡天身上還有此物,一時是收手不及,一掌直接拍在聖旨之上.

強大的力量傾注而入,那聖旨所散發的金芒頓時有如實質般一樣,隨後,龍鳴聲起,金芒化成龍形,朝著鄭珉沖撞而去.

"你--該死!"鄭珉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要硬撼碧霜帝國的聖旨!要知道,他可是帝國之臣,與聖旨聖轟,等同于是叛逆!

叛逆者,天道難容,誓必誅之!

聖旨金芒所聚成的龍影似乎是能感受到他體內的皇家氣息,愈發的暴戾,殺意直指!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是已經發生了,那就只有解決眼前的局勢再說.長嘯聲中,鄭珉揮舞手掌,擊在那龍影身上.

蓬!

金芒四射,聖旨被鄭珉一掌擊化成粉碎.不過,鄭珉也是不好受,生轟聖旨,對他這皇朝忠臣而言,反噬猶為厲害.身子退後數十丈,是大口的吐血不止.

"居然碎了聖旨?看來你果然也是無君無臣之人,怪不得要來龍城落腳."

向罡天站立在原地,身子卻是一動未動.他現在一點都不心痛這聖旨,能得到這三位,可比一道聖旨是要強得多.

"向城主,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借碧霜帝國的聖旨之威傷我二哥,你是想逼我等殺你嗎?"

鄭琚扶起鄭珉在一旁坐下,看著向罡天是冷言出口,話語中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殺機.

至于鄭琦,他身為三人中的老大,此刻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甚至是微微的閉上眼睛,似乎是想眼不見為淨一樣.

不過,可不要以為他是不在意,實是在放縱鄭琚的行為.顯然,鄭珉的受傷,也是讓他動了怒,是以並不介意鄭琚給向罡天一點苦頭吃吃.

"殺人?何出此言呢?說到底,三位不過是想替本尊掌控龍城,又何必鬧成這樣呢?"向罡天聳聳肩,一臉宛惜之色.讓不知情的人看到,還會以為他是真好人.

事實上,向罡天可一點也不像個好人.

就是現在,亦是如此.

在鄭琚踏步上前時,向罡天伸出右手,手掌攤開,一道玄芒在掌心湧動,最後是化成一枚令牌.

"三位,城主令在此,執掌此令,便是掌控龍城一切.只是……"向罡天是皺起眉頭,臉上盡是不信之色.

"本尊很是懷疑,令牌在此,三位能拿得走嗎?"

"拿不走?你看本尊能不能拿走?"鄭琚冷笑,說話時身影陡然加快,張開手掌是往那浮于空中的城主令抓了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快要觸及令牌時,一道尖銳的歎息聲在三人的腦海內響起.

"你們好大的膽子,殿下的東西也敢奪取?活的不耐煩了嗎?"隨著這話聲,一根干瘦的手指出現在鄭琚的腦袋上,然後,輕輕的點了下.

鄭琚卻像是感覺整個天地都崩滅一樣,踉踉蹌蹌地退後數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再是轟然倒下,便是沒有了動靜.

一指,僅僅是一指,便是讓一個道君中境的強者失去反抗力.

鄭琦的雙眼猛然睜開,而閉目療傷的鄭珉也是睜開了眼.

"原來還有高人在此,不過,暗算傷人算什麼本事?有能耐的出來與本尊一戰,敢是不敢?"

"就你?"

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言語中充滿著對鄭琦的不屑,隨後,一道指影憑空出現,朝鄭琦的腦門點來.

指影,看的見.強悍的勁力,也是能清楚的感應到.

可是,就是躲不掉,避不掉.

這一刻,鄭琦感覺自己的身體不是自己的身體,有如木偶一樣.

噗嗤!

指影消失,鄭琦是連退數步,一臉蒼白無血,嘴角的血是有如水流一樣不斷.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鄭琦強忍著傷,強行開口發問.他是清楚,對方手下留了情,要不然的話,這一指是直接能讓自己魂飛魄散,真靈湮滅.

"你問本尊?本尊只是殿下的一老臣罷了!"龍蝠的身影出現,立在向罡天的身側,微微躬著身子.

"老臣參見殿下!"

"辛苦龍老,快快請起."向罡天是一臉笑容,伸手扶起龍蝠.

"不朽強者?殿下?你們是誰?你們究竟是誰?"鄭琦一臉的驚恐之色.真界三大帝國的皇子,不說是人人皆知,但也是知道的七七八八.

鄭琦是敢說,絕對沒有人和向罡天相似的.

"你都已經猜到,又何必再問呢?本殿下--自然是諸龍帝國的殿下!"

向罡天說著,微微運轉體內血脈.

昂!

在他的身後,真龍之影破空而起,威震四方.

"真龍血脈!你是……你果然是……"

鄭琦身子晃動,朝著龍蝠閃身撲來,口中接著是大呼:"二弟,逃,逃出龍城,一定要將訊息傳給陛下,此子當……"

噗嗤!

鄭琦的話被他自己打斷,他的速度是快,可被龍蝠拍回來的速度是更快.

至于鄭珉,卻是在原地一動未動,不是他不想逃,而是根本就逃不掉,或者可以說,在龍蝠的威壓下,他是連動下手指都難.

"或許,是該提醒你們一聲.龍老,乃是半步始君,你們是逃不掉的."

向罡天收起城主令,來到鄭琦的身前蹲下,笑眯眯地說道.而在說話之時,他的一只手掌已經是落在鄭琦的頭頂上.

"你……你想要做什麼?"

"別傷我大哥,姓向的,有本事沖我鄭珉來,無禮之人乃是我鄭珉,與大哥無關."鄭珉也是大聲呼喊著,現在的他,也是只能動動嘴.

"放心,一個一個來,誰也免不了!龍老,還請你替我護法."

"殿下放心,一切有老臣在,自保殿下無礙."

龍蝠點頭應著,現在的他,已經是能清楚的觸摸到本源力量,距離始君只差半步,完全是有資格睥睨天下.

向罡天嘿嘿一笑,神魂順著手掌進入鄭琦的識海內.

鄭琦,道君圓滿,距離不朽境可是還有著不小的距離,這也就是說,他尚未凝煉神魂,與向罡天相比,就算是全盛之時也是有所不如的.

一天,龍府主府的大門緊閉了一天才是打開.不過,向罡天是啟用了時間戒指加持,外界一天,對他而言,可是相當于三年的時間.

用三年的時間度化鄭琦三人,卻也是劃算.

大殿之門開啟,聞訊而來的小金等人齊聚一堂,歡慶鄭琦三人的加入.

至此,三人卻也是正式成為龍城的一員.

而有三人在,在短時間內,可確保龍城無憂.

一方面,四名道君坐鎮,誰敢來犯?第二方面,鄭琦三人掌權,司碧閻也是會放松警惕,自然是在短時間內不會再生事端.

安排一番後,讓鄭琦接小金的樞密院統領之位,向罡天帶著小金,卻是出了城.

"少主,我們這是……"

出城數千里,看到降落下地的向罡天,小金是忍不住出聲相問.倒不是他好奇,而是向罡天的舉動,處處透著古怪.

如果是要去別的地方,直接從城內的傳送陣走,豈不是容易?如果是出城伏妖,那帶上金蛟,靈象等人,也是輕松許多.

再者而言,龍城方圓,可是沒有再值得動手的大妖了!

所以,對向罡天的舉動,小金是要有多不明白就有多不明白,完全是摸不著頭腦.

"行了,就你話多.難道,你認為自己這小小的古仙在一群道君中混是很爽的事嗎?你不難為情,爺也替你難為情.所以,這次是去替你找個好師傅的."

向罡天拉起小金,身泛雷芒,直接遁地入地下,隨後利用親傳弟子的身份牌,直接傳回學院.

他這樣做,絕非是故做神秘,而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行蹤.

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一再起幺蛾子,可不是向罡天想要的.

書峰,書殿!

隨著傳送陣內光芒的顯耀,童子是一臉喜色地飛奔過來,當光芒散盡,看到站在陣中的是向罡天時,童子的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童兒見過向師兄!"

"童兒,老師可是在?"

看到童子,向罡天的臉上也是露出笑容,雖然是他也知道,這個童兒跟在仙河叟的身邊,無論是年齡還是修為,都遠在自己之上.

可他一日為童子,只要仙河叟不松口,便是得終生為童子的.

說起來,實際情況算是一種悲哀.

不過,這是他自己選的路,卻是輪不到別人去可惜的.

聽到向罡天相問,童子微笑著道:"老師在,而且是特地吩咐童子,說是師兄若回來,忙完手中的事,就回書殿等待."

"老師可真是神機妙算!行吧,那我去去就回."向罡天朝童子揮手一笑,再次點動身份牌,光芒卷起一臉迷糊樣的小金往陣院而去.

小金的血脈傳承是陣法,他修的也是陣道,自然,要給他找的老師,也得是陣紋師.

如果可能的話,向罡天是極想讓小金也拜在仙河叟的門下.不過他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小金參與考核,能力壓群雄,展露出讓仙河叟都為之心動的天賦來.

但向回來上班在也知道,小金的天賦再強,也是只限于陣道.

由此一來,或許是可以讓陣院的院主花歲動心,但是,絕對無法打動仙河叟的.

如此的話,倒不如帶著人直接去陣院,倒也是省事.

向罡天的這枚仙河親傳的身份牌,可以說是能傳送到任何一院的.

很快,兩人是出現在陣院的傳送陣內.

在陣院出入的人,肯定是比不上道院和體院,甚至是連丹院和器院也是比不上.可是,這並不是意味著陣院的人很少.

相反的,傳送陣處同樣是擠滿了人.有人來陣院求配合做任務的,也有人前來學一兩道陣法用于防身的.

總之,傳送陣的光芒便是沒有停止過,一直在不停的閃耀著.

向罡天和小金的出現,並沒有引來任何的震動.

對眾人近反應,向罡天倒是極為的滿意,反觀小金,卻是有些不滿.他是覺得,與向罡天的身份有些不符.

按道理來說,他這一出現,眾人別說跪地相迎,總得夾道相接吧?哪能是這樣,一個個只顧忙自己的事,根本就沒有人理.

"在想什麼呢?走吧!我帶你去見花師叔.聽著,到時候好好的表現一下,花師叔可是真界中為數不多的九品陣紋師,你若能拜入他的門下,那將來的成就可是真正的無可限量,以後你可就是爺的禦用陣紋師,是要替爺統禦天下陣道,明白嗎?"

"嘿嘿,少主放心,小金定是不負少主所望."

小金一臉的笑容,眸子中卻是露出認真之色來.既然是向罡天這少主的吩咐,那他自然是會全力以赴的.

"從現在開始,你的名字叫金玉安,一身金玉,一世平安!"

"是,金玉安謝少主賜名!"小金……或者說是金玉安一臉的激動之色.向罡天的話于他而言,是最大的賞賜.

"行了,隨我來吧,玉安."向罡天在小金的肩了輕輕地拍了拍,隨之是往前而行.

"是,玉安領命!"小金呵呵笑著,對這個名字,他可是極為滿意的.

兩人是有說有笑,並沒有注意到,在遠處,有人看到向罡天後是臉色大變,隨即神色匆忙地離開.

在陣院的某一處殿中,一名留著長須的男子正盤坐于榻上,口若懸河,下方有著近千名學院弟子,正在聚精會神聽他講道.臉悟得妙處,免不得是喜笑顏開.

男子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中,也是一片得意之色.

就在這時,他心有所感,抬眼遠眺,是見著一名弟子正躬身站在殿門口.

這人,是陣院的老師安埕,而站在殿門處的男子,是他的得意親傳弟子莫將!

看他是若有所語的樣子,安埕當即是分心傳音:"莫將,可是有事?"

"回老師,弟子適才在本院的傳送陣處,發現了誅殺烏師弟的人!"

"他?他回來了?居然還敢來陣院?"安埕聽著,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狠辣之色,但這種轉變是眨眼即逝.

"行了,此事老師已經知道,你去忙你的吧!"

安埕打發走莫將,繼續講道.而在他的心中,卻是思量難定.幾十息之後,他才是右手輕張,一道玄光悄然射出.

體院,幾十名身材高大的體院弟子圍成一團,在他們的中間,一身高近丈許的男子,正揮舞著一柄利斧,重重地往身上砍.

每一斧落下,都是帶起令人膽顫色變的疾風聲.可落在這男子的身上,卻是只留下一道白色的印子.

他那並不算是突出的肌肉,像是蘊藏著無窮的韌性一般,能將這斧中所蘊含的力量,全部給消融掉.

"形體九煉,可拒道兵!這就是九轉不滅身的厲害之處,現在,還有什麼不懂的?"

男子似乎極為享受眾人那驚愕而佩服的眼神,眼中帶著得意之色,誇誇其談.

就在眾人七嘴八舌各自搶著說話時,男子卻是心有所感,大手張開,往虛空抓住了去.

隨後,一道玄光落入他的掌心,化成一道細密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回來了是吧?好,本尊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有多厲害!"

男子臉上的得意笑容瞬間消失,惡狠狠地說道.也不理這些弟子的話語,人如脫缰的野馬一樣,瞬間遠去.

"完了,烏師是又開始發狂了!你們說,這次倒黴的人會是誰啊?"

這些弟子中,有人輕聲說出聲.

"這還用說嗎?倒黴的自然是得罪烏師的人.嘿嘿,這下是有好戲看了,走,咱們轉瞬即逝上去看看."

有人提議,這話頓時是讓眾人眼中發亮,隨後均是身化流星一般,朝他們口中所說的烏師離去的方向追了去.

幾息之後,這一群人是出現在陣院中.

"奇怪,烏師呢?明明看他傳送來陣院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我影了呢?難道是我們看錯了不成?"

"少廢話,看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找,准沒錯."

有人提議,這許是立刻得到眾多人的響應.于是,這些人是仗著身體高大,四處張望打聽起來.

向罡天的小金站在一處,一動不動.

不是他們不想走,而是去路被人給擋住.

看著眼前這身材比正常人類者坐要高大的男子,向罡天的眉頭微微皺起,目光在這人的胸口掃過之後,更是露出詫異之色.

"體院的老師,不顧身份跑來擋住我們兩人的去路,敢問一聲,你是想要做什麼啊?"

"向罡天,本師知道你的誰,可是今日不管像有著怎樣的身份,本師都要問你一句,我那兄弟是不是你殺的?同為學院弟子,你對他卻是手下不留情?不覺得有愧于你的身份嗎?"

"你兄弟?何人?"

"陣紋師烏田生,曾在霸王的手下效命,你別說是忘記了!曾經的霸城可就是現在你的龍城."

"烏田生?原來是他啊!不錯,他是死在本尊的手中.不過,那也是他取死有道.本尊倒是奇怪,你是學院的老師,難道你就是這樣教弟子的?只許他殺人,不許人殺他嗎?簡直是豈有此理."

上篇:第1188章 三鄭降臨欲奪城    下篇:第1190章 此事容後再算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