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都市至尊邪少第1197章 回龍城先探甄氏   
  
第1197章 回龍城先探甄氏

"少主,您先別笑啊,這事,咱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甄氏聯姻之女玉安倒是有讓人查探過,此女名為甄姬,拜入云極宗一位大人物的門下,現今是有著道君中境的實力.而據說,此姻緣是甄氏老祖的意思."

小金一臉的竊笑,似乎是想看看向罡天怎樣決定的.

"簡單啊!你小子既然認為人家不錯,那就讓你來娶好了!"向罡于呵呵一笑,面帶邪意.口中說著,向罡天的心中卻是暗念突生,話音一轉:"玉安,你既然是派人查過,可知道這甄姬背後的大人物是誰?"

"自然是知道的!"小金見向罡天問起,還以為他是有所心動,笑眯眯地道:"少主,這是大事,我自然是得讓人查過透徹的."

"少賣關子,說正事."見小金是誤會了,向罡天是好氣又好笑,只能是板著臉喝出聲.這臉色一僵,小金卻是嚇得不輕,連忙是收起笑容,認真的道:"少主,這甄姬的師尊是云極宗的長老景昌魚,此人的修為……"

"是他?呵呵,我知道此人!有意思!"向罡天不由地笑出聲,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學院發生的事,應該很快就會傳開,與其等到那時候陷入被動的局面,還不如……

"玉安,你陪爺去趟甄府,會會那位甄氏老祖,如何?"

"少主吩咐,玉安豈敢不從?是現在就去?"

"走吧!"

看小金的樣子是准備叫人,向罡天不由地飄身出殿,往府外掠去.自己可是沒有帶一大隊人馬殺上甄家的意思.

他這一動,小金自然是坐不住,只能緊隨其後.看著向罡天的背影,小金免不得是嘴中嘀咕一番,至如說的是什麼卻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甄府,位于長樂峰!離龍府有著近八千里的路.以向罡天兩人的速度是花不了多少的時間,一路上兩人是走走停停,也不過是花了近一柱香的時間而已.

"少主,前面就是長樂峰,甄府是依峰而建,宮殿成群,府中自有一番天地.長樂峰外三百里,是屬于甄氏的地盤."

"什麼意思?峰外三百里是他們的地盤?玉安,這里可是龍城!是我們的龍城."向罡天聽的大是不爽!

龍城,那是誰的地盤?在這塊地盤上,還有屬于別人的?簡直是在開玩笑.聽到向罡天那充滿著怨氣的話,小金是連連搖頭:"少主,我錯了!是玉安說錯了!"

"呵呵,怕就怕不是你說錯,而是人家也這樣認為的."向罡天飛掠前行的身子陡然停下,說話間,聲音是變得陰冷起來.

小金一怔,感覺到前方有異,抬頭一看,卻是見著五名身穿藍袍的男子從長樂峰內疾飛而來,將兩人的去路給擋住.

"你們是什麼人?可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未得允許不許再前行,違者--殺無赦!"

"霸氣!玉安,這話怕是你也不敢說吧?"向罡天聽著是笑了,笑眯眯地轉身朝站在一旁的小金問道.

他這笑容是燦爛,可小金卻是清楚的很,這位爺心里很不爽,非常的不爽.他將龍城視為家,可現在卻是發現在自己的家中居然還有不能去的地方,而且還有人是敢說要他的命,這簡直是要鬧大事的節奏啊.

甄氏可不是普通人家,底蘊深厚,真要是動起手來禍福難測,占到便宜也不是好事,如果是栽在這更是丟盡臉面?

小金腦海中念頭急轉,手掌間的城主副令悄然出現.鄭琦等人都不在,真要是動手,自己也就只能利用護城大陣,困殺這長樂峰了.

不得不說,小金也是想盡了法子,只是一句話,他已經是想到了後事.

看他眼中凶焰湧動的樣子,向罡天如何是能不明白他心中的想法,不由地搖頭一笑,懶得再去理會他!

"在長樂峰的界面,居然還敢如此放肆,拿了!"

對方那五人,顯然是甄氏弟子,見向罡天不理會自己的話,更是沒有退回的意思,反而是一番冷嘲熱諷的,為首之人立時是怒喝下令,揚手揮動,後面的四人便是朝著向罡天兩人撲來.

"你們想……"

"想什麼想?不許胡來."

對方一動手,小金自然是回過神來,伸手便是要摧動那城主副令,豈料他才意動,向罡天已然是制止住他.聽到他這樣說,小金眼睛一轉,是收起了城主副令,不過卻是趁機發出一個訊息,通知鄭琦三兄弟帶人來長樂峰.

"人模狗樣的,倒是識趣!也免得受一番皮肉苦.走,跟我們回去見長老!"

為首的人有些意外,本以為是會花番手腳,沒想到這兩人看似強硬,實則是草包一個,居然是不用動手,束手就擒.意外之余,他也是露出笑容,帶人回去領賞.至于將人帶回去後,會是如何的處理,卻是與他無關的.

兩人的順從,倒是真沒有受皮肉苦,五人只是將他們圍在中間,其他的手段都是給免了.

幾息後,一行人是來到長樂峰下.穿入山門,為首之人讓幾人原地等候,自己則是朝著一處宮殿走去.遠遠的望去,這宮殿是掛著外院長老殿的牌匾.

又是幾息的時間,男子是一臉喜色的再次出現,在他身後,是多出兩名長相俊俏的男子來.

這兩人的修為,顯比前五人都是要強,已經是踏入八重祖仙之境.

來到近處,兩人上下打量著向罡天和小金,半良久,才是有人開口:"你們聽著,想活命的,見著長老時就乖點,想死的你就想怎樣做都行!只要長老一下令下,我等就會立刻送人們上路,聽明白了嗎?"

"明白!"這人話聲一落,向罡天便是立刻出聲:"不過倒是有一事不明,敢問一聲,你們這樣做龍城的城主知道嗎?說起來,這方圓百萬里之地可都是龍城的地盤.你們這長樂峰也不例外的."

"他?呸,算什麼東西?不過是仗著有個好老師罷了!我甄氏行事還用不著看他的臉色.莫說是他,就算是那碧霜帝國的皇帝也管不到我們甄氏的頭上來."

說話的男子是一臉的輕屑之意,仿佛是根本沒有將向罡天放在眼中一樣.當然,在事實上,世家的確是有這底氣的.而換做是司碧閻的話,也不會與這些小角色計較,更不會去為難世家的.

帝國的存在,除了靠實力,還需要眾多世家的支撐.

也只有向罡天,才是會有如此不同的想法念頭.

但這只是其一,還有一事實,就是背後說人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誰人背後中無人說,誰人背後不說人?但是若相見不相識,當著事主的面說道人家,卻是會出大事的.

所以,此子的話聲才落下,小金都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那邊,向罡天已經是含怒出手.

說自己算什麼東西?好,就讓你見識下爺的手段,到時候你自會知道自己算不算東西.

他這一含怒出手,又豈是對方可抵擋的?眾人是看到,向罡天恍若無人似的抬起手,一指點在這說話之人的眉心處.

隨後,卻是見到被他點中的男子是沒了氣息,軟綿綿地倒落地上,再也沒有了動靜.

很顯然,這嘴賤的家伙不僅是死了,而且是元神寂滅的那種,在這個世上,將永遠都不可能再出現.

"你……你敢在這殺我甄氏的人?找死!"另一名男子看了眼便是怒吼出聲,而那抓向罡天兩人前來的五人更是大駭,感覺是有種綿羊豺狼和感覺,幾人齊聲長嘯:"敵襲!速速迎戰!敵襲,速速迎戰!"

嘯聲震天起,在嘯聲中,五人是不敢怠慢,朝向罡天手揮攻出.他們明知自己是不敵,卻是有著贖罪之意.要知道,向罡天兩人可是他們給抓進來的.事後問起來,免不得是有苦頭吃.現在表現的賣命點,或許是能逃過這一劫.

五人配合另一人,六人齊出手,聲勢倒是嚇人.不過他們六人中,修為最強的,是連小金都不如,更遑論是戰向罡天?

沒有任何的意外可言,六人的手臂才是舞動,小金的身子已經是化做成一道殘影,悍然出手,雙拳有如暴雨一般連連攻出.

蓬蓬蓬蓬……

以小金的速度,再加上他是情急之下出手,速度自然是更勝平時三分.沒有任何的猶豫,六人是被他震開.人震飛了,攻擊自然是落了空.而被小金擊中,幾人在一時間內也是沒有了動手之力.

"少主,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退出去再說."小金護在向罡天的身前,手掌中,城主副令再次顯現出來.

與此同時,聽聞到幾人的嘯聲,十數道身影是從那外院長老殿中疾射而出,直奔兩人而來.

向罡天看在眼中,臉上的邪笑是更濃.

"玉安,看來你是變成老好人了,居然還知道救人?"

"少主!玉安錯了!"

聽到向罡天這話,小金立刻是矮身拜倒.的確,雖說是震退幾人,有護主之功.但小金暗地里的心思,的確是有救幾人的意思在內.要不然的話,他真要是存心出手,不說震殺六人,至少可以索取一半人的小命.

如此做,倒不是小金心善,而是他不想激化兩者的矛盾,准確點來說,是不想和甄氏鬧的太僵.

在來之前,他可是以為向罡天奔著甄姬而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局面,竟是鬧出人命來了.

"算了,也不怪你,爺知道你是一片好心,起來吧!你且在旁邊看著,剩下的事交于爺來處理!此事,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向罡天的聲音中充滿著告誡的味道在內.

如果是單純的甄氏,倒是不會讓人心生敵意,說不定與他們結交一番也是可行.但這甄氏既然是與云極宗有了關系,而且兩者的關系顯然是不很不錯,那就不得不提防了.

傷了景昌魚,對方肯定不會罷休的,萬一是利用甄氏來暗自龍城,豈不是大遭?

讓向罡天有此想法,卻也不是憑空臆想,而是因為甄氏的聯姻之舉,從中暴露出他們的野心!所以,必須打壓,一定得打壓!

這些話,向罡天是不會對小金解釋的,他能想得到,自然是好!想不到,那就依自己的吩咐做事即可.

小金聽著點了點頭,他是看出了向罡天對此事的決心,遂也是不多想,沉聲道:"少主,那我來!"說話間眼中狠色閃動,越前幾步是將向罡天擋在身後,手中的令牌光芒閃動,在這長樂峰的上空,一道見肉眼可見的光紋是憑空出現,充滿著殺伐之氣.

真要戰,那就只能動用護城大陣,先困住甄氏眾人,待鄭琦三人帶人趕到,再將甄氏徹底的從龍城地盤上抹殺掉!

這就是小金的狠厲!

"別,你這樣做豈不是告訴人家我們是誰?讓他們知道了身份,這還怎麼玩下去?咱們得占著理,還是我來吧!"向罡天揮手出聲,那顯現的光紋是在瞬間又消卻.很顯然,他手中的城主令,自然是能壓制小金的.

見向罡天是如此的無賴,小金只能苦笑退開,身子一轉是遁入地下,幫不上忙,那就不要成為累贅連累到人.

"爾等何人?敢來我甄氏鬧事?鎮殺!"

世家不與世爭,但他的威嚴也是不容侵犯.看著倒地的七人,還有人是被殺,後面趕來的人是直接出手.

"鎮殺!好大的煞氣!不過爺不與你們一般見識,只是--鎮壓!"

向罡天拉長聲音出口,充滿著調侃的意味在內,這倒不是他大方,而是這些人太弱,與他們認真的話只能落人口實.如果對方是一群道君,那向罡天可就不會說是鎮壓,而是如同對方所說的那樣,直接鎮殺了事.

所以說,太強也是不好!試想,真正的強者,你能放下身段去欺負那不入流的存在嗎?

答案顯然是不能的.

大手揮動,雄渾的道元在空中化成一只數丈大的手影,遮天蔽日般落下.

這些沖殺出來的甄氏弟子,不過是群在外院長老殿的值事弟子,其修為就算是高,也是有限的很.但如果讓小金對上,肯定是吃力,因為其中不乏是有九重祖仙.可讓向罡天來出手,卻是易如反掌,說鎮壓就鎮壓.

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是沒有的.

手掌落下,這十幾人立時是慘叫出聲,強大的力量從天而降碾壓,縱然他們是全力反抗也是無用,無濟于事!

應掌而倒,倒在地上更是動彈不得.

在這甄氏的山門之處,近二十人躺在地上,向罡天則是負手而立,這場面,說是打臉,還真是毫不留情的打臉.

很快的,那外院長老殿內再有人奪門而出,幾名袍男子擁護著一白發老者,飄然而至.來至近前,老者看著同是白發的向罡天,一雙眼睛微微一轉,若有所思,臉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原來是龍城的城主大駕鄙府,怪不得是如此大的威風煞氣.不過,與這等不入流的弟子動手,向城主就不怕讓人笑話嗎?哈哈哈!"

老者說著,是仰天大笑不止.說是別人笑話,實則是他現在就是在笑話人.

向罡天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直待他的笑聲停下,才是冷冷地出聲:"你認為,這很好笑嗎?"

"當然!因為可笑,自然是好笑!老朽甄長豐,乃是甄氏外院主事長老,敢問一聲,向城主無故登門拜訪出手打傷我族弟子緣于何故?是我甄氏弟子冒犯了虎威還是城主你想故意為難我甄氏啊?向城主,你可是要明白,甄氏可不是誰都可以欺凌的,行事之前,你最好是先想清楚了!"

"明白了!甄長豐,讓個能做主的人出來說話吧,你……呵呵!"向罡天冷笑,還以為這老頭是個人物,沒想到他是根本就沒有觸及到甄氏的權力中心.要不然的話,定是知道自己此行的來意是什麼.

和一個不能做主的人說話有什麼用?向罡天懶得與他廢話,直接叫換人.這話,卻是激怒了甄長豐.

向罡天說的不假,外院長老,雖然說也是長老,可與內院長老比起來,那是屁都不如的.試想,內院長老所決斷的,乃是家族大事.外院所能觸及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

這是甄長豐的痛處,現在是被向罡天毫不留情的戳破.如果說是只有兩人在,或許他還不會惱羞成怒.而現在,地上還躺著二十來人,身後還站著一群人,族中更是有許多雙眼睛注視著這里,這臉他是丟不起.

甄長豐也不管向罡天是什麼身份了,喝聲中是直接出手,一道光芒從他掌化成劍影,直指向罡天的要害之處.

說起來,甄長豐的修為其實不算是很弱,道君圓滿,如果更進一步便是不朽強者.而一旦入不朽,他也就能成為內院長老.只可惜,差著這一步便是有如天地之別,對他的攻擊向罡天不以為意,甚至是連看都沒興趣看一樣,隨意地揮揮手.

他這一動作,自然是更加的刺激到甄長豐,後者再次暴吼出聲:"你這是在找死!可怨不得本尊.殺!"

殺字出口,劍芒是比得更為凝煉,一分二二分三,三生萬道.待再落下時,已經是結成漫天劍雨.

甄長豐是動了殺念,從之前的試探之意變成絕殺之招.不過,他再是狠,也是拿向罡天沒辦法.有句話,叫心有余而力不足!

實力,才是真正決定的因素.

向罡天的體表泛起淡淡的毫芒,任由那劍芒刺在身上,只是泛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

傷人,卻是在做夢.

"你……你怎麼可能如此強?不可能!"

對向罡天的來曆,甄長豐自然是有過查探的.他身為甄氏氏外院長老殿的主事者,所做的事情就是代表甄氏與外界打交道.而向罡天是這龍城的城主,自然是免不得要關注的.對向罡天的實力,自然更是所關注的重中之重.拜入學院不足百年,就算是仙河叟的弟子,天賦再強,最多也是步入道君境.

如此一來,他如何是肯相信眼前的事實.道君圓滿的自己,居然攻不破一個剛入道君的小輩防禦,簡直是玩笑.

喝聲中,帶著濃濃的不信是再次出手.

這一次,甄長豐也是學了乖,不再是以指代劍,而是召出了本命道兵.

一柄長約四尺,通體暗紅,是只有一指來寬的細劍從他的掌心鑽出,有如毒蛇一樣,以極為快速而刁鑽的角度沖刺而出.在空中是留下一道淡淡的血影,瞬息之間,已經是鑽入向罡天的體內.

"去死吧!"甄長豐狂吼出聲,一擊得手,讓他喜不自禁.但當他是將力量暴發,欲將向罡天給絞碎時,卻是臉色一變.

劍下的身影已經是消失!不好意思,劍下無人!方才的那一幕只是他的一種錯覺,劍所刺中的不過是向罡天留下的殘影.

甄長豐可不是普通人,他有著道君圓滿的修為,眼力,自然也非普通人所能比的.能瞞過他的視線,讓其造成這種錯覺,向罡天所展現出來的速度是可想而知.

"甄長豐,你上當了!爺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你現在沒用了!"

就在甄長豐是心生不安時,耳邊,卻是響起一道輕微的聲音,令人熟悉.下一秒,便是一股巨力拍打在他腦袋的右側,整個身體是情不自禁地往左邊側飛而出.

蓬!隨之而來的響聲,甄長豐是跌入那外院長老殿中,再無動靜.

是死是活,一眾甄氏弟子是不知道,他們能做的,便是扶起那些倒在地上的人飛身而退,口中是長嘯示警,有強敵入侵.一時間,整個甄氏都是亂做成一團.

小金悄悄的在向罡天的身後探出一個腦袋,見狀是從地下鑽出來,撣了撣身上的長袍,輕聲道:"少主,我們的人來了!"

"不急,讓他們在外候著,沒有我的令諭,誰也不許現身,今天,爺想好好的玩玩."向罡天示意小金離開,他的目光是投上那通往長樂峰深處的方向,那里正有幾股強大的氣息奔湧現身,往這邊趕來.

上篇:第1196章 暗夜無星藏玄機    下篇:第1198章 打一場方是妙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