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都市至尊邪少第1293章 入方家堡見兩關   
  
第1293章 入方家堡見兩關

胡氏都認了慫,眾人還能怎樣?很快的,向罡天臉上的笑容是越來越濃!

不過有些不如意的是,這些人的老藥,寶藥關沒有帶在身上,得等上幾日.但有這麼多的人質在手中,向罡天也是無所謂,也不懼他們會弄什麼鬼手腳.要知道這些個魂王級的強者在各氏各族中可都是身份不低,沒有哪一族說是不在乎的.

帶著盧正和方言直接住入胡府內耐心等待,直到七天後,三人才是再上路.

向罡天沒有食言,依著之前所說,寶藥老藥是給兩人各分了一成.當兩人拿著數株寶藥和一株老藥時,那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特別是盧正,感覺特別的不真實.這才幾天的時間,自己不僅是再得到一株絕世老藥居然還賺了幾株寶藥.看來,這人倒是值得追隨.

他是對向罡天的未來充滿信心,至于說得到這幾株寶藥是真的賺到,其實也不盡然.因為盧氏舉族遠遷,這可是筆不小的代價.而讓盧正伏出這個決定,自然是因為在胡府發生的一切.向罡天這位主眾人是不敢輕易招惹,方言就是個不入流的角色,如果眾人想要報複盧氏顯然是第一人選.

所以,盧正不得不傳訊下令舉族遷移.

當然,這個代價有多大?如果是能現得到一株老藥,那就是大賺特賺的事.而對這事盧正是充滿著信心,特別是看到身邊這個拿寶藥當零食的人,他更是相信,這是筆長久生意的.

三人離開胡府,遠行近三千里,向罡天是改變方向,帶著他們拐入一處峽谷中.這處峽谷看不出有什麼出奇之處,隨著三人的現身,尚是驚起谷中一些低級的元獸在逃竄,由此也是能判斷,此地應該是荒蕪人煙的.

不過,兩人與向罡天相處也是有段時間,知道他的本性,可是不敢多問,再是好奇也是得忍著.

入谷走了數十里地,來到一處有如刀削斧劈的石壁前,向罡天是停了下來,眼泛金芒四下看了看,隨後是選了一個地方.

"老盧,方方,開挖!"

"這……是!"

看到向罡天指著的地面,盧正遲疑了下,但很快的便是答應下來.迎著向罡天那帶著冷意的眼神,他可是沒膽子去質疑的.

"小心點,下挖三十丈,有人!"向罡天漫不經心地說著,隨後是在旁邊的一處石板上坐下,看他的樣子是沒有幫手的意思,坐等兩人挖坑.

"是,天尊!"方言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應著,隨手取出一柄丈許長槍,干勁十足挖起來.看到他動手,盧正也是跟著動起來.

以兩人的實力挖坑,特別是盧正,這可是真正的五品魂王,而且是攻擊性極強的劍魂符,用來挖坑,那可是絕對的實用.不到半個時辰,兩人從那坑中躍出,方言的手中提著一個人,看上去是昏迷不醒的.

看清這人的相貌,方言有些厭惡地將人扔在地上,拍了拍手,再看那人時,他的眼中竟是透出一縷殺機來.

"干嘛呢?像耍狠是吧?這位可是方氏三小姐,咱們去方氏還請靠她才行,你小子可不要嚇著本天尊的客人."

向罡天從石板上起身,也不管兩人那震驚不解的目光,伸手虛空一點,一縷勁芒落在那方清妍的身上,隨後這位三小姐是醒了過來.但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兩人差點石化,他們是看到堂堂方氏三小姐居然不顧兩人在場,身子一矮是跪拜在向罡天的身前,極是恭敬地開口:"清妍見過公子!"

神色自然,一點委屈之意也沒有,仿佛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樣.這一刻,哪里還有半點方氏三小姐的姿態,完全就是個小婢女.

"嗯,起來吧!"向罡天隨意地抬了抬手,方清妍是隨之起身,然後站立在向罡天的旁側,看來在她心里,儼然是以婢女身份自居.

"好了,你們也別多想,更不多問,因為就算你們多嘴本天尊也不針對告訴你們的."向罡天笑眯眯地說道:"從現在開始,老盧,你的身份是本天尊的追隨者,至于方言,就勉強做個上奴吧!"

說完,也不在意兩人是贊同還是反對,向罡天是閃身來到兩人身前,伸指點在他們的眉心處.

兩人是感覺一股詭異的力量隨指侵入,一縷力量是糾纏于神魂上,另一股力量卻是散于臉上的肌肉間.隨後,臉上出現一道不自禁的波動,再然後,兩人的感覺有些怪異.

"氣息變了?"盧正不愧是五品魂王,很快是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之處.

"只是些小手段,改變下你們容貌與氣息,免得被人識破罷了!方清妍,記著本天尊的吩咐了嗎?"

"是,向公子放心!清妍不敢有忘.您是清妍在回府途中結識的年輕強者,來自遙遠的向氏一族,剛在九寶神樹前覺醒,此次前往方氏是受清妍所邀,順便借用方氏的天魂八卦爐煉體鍛神.做為代價,您願意給方氏一株絕世老藥."

"嗯!還算是記的清楚!"向罡天滿意地點點頭,目光從盧正和方言兩人身上掃過:"你們呢?你們也記下了嗎?"

"回公子,屬下記下住了!"盧正的適應性倒是快,見過了向罡天這有些詭異的手段,他可是不敢懷疑的.

至于方言,反應是有些木然,不過當向罡天那充滿威脅的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時,方言是如夢初醒般:"天尊,您……您不是說要滅方氏的嗎?怎麼……怎麼就……"

"本公子做事還需要向你通稟嗎?"向罡天聲音一冷,一道冰冷的寒意是透體而入,讓那有些傻癡的方言是恢複回過神來.

"公……公子,是小奴放肆了!"方言心中是有不甘,可在向罡天和怒視下,他是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管方氏與你有怎樣的恩怨,本公子給你機緣,能不能報仇是得靠你自己,不要寄希望于本公子,明白嗎?"

向罡天的目光隨之是又落在盧正的身上,在兩人身上來回轉動一圈,然後才是淡淡的地道:"本公子只想去嘗試下天魂八卦爐的厲害,誰敢壞了本公子的好事,那可別怪本公子翻臉無情,我的手段,你們應該是知曉的.再說,本公子可是一心向善的大好人,你們可不許胡亂來."

"是,公子放心!"

兩人不明白為何向罡天表現的是極為相信那方清妍,卻對自己兩人敲打不停.他們是怎麼也想不到,向罡天相信方清妍,是因為這女人被他給度化了!相對而言,自然是方清妍比兩人可信.

至于方清妍是怎樣落在向罡天手中的,卻是不必與人細說.

當然,對向罡天這番帶有自吹自擂的話,兩人也是只敢在心中腹誹,臉上可是不敢有半點表露出來的.

三人在方清華妍的帶領下,往方氏趕去.

對借用天魂八卦爐的事,倒不是向罡天臨時起意,而是他在度化方清妍時從其記憶中發現的.有這樣的好事自是比打打殺殺強,畢竟方氏的底蘊不弱,所以向罡天才改變主意.

一路上,倒也是平靜,方清妍是自己告辭的,胡氏受向罡天欺凌,自家的麻煩都是理不清楚,自然是沒有心思去注意她的異樣.當然,方清妍只是被向罡天度化,又不是受他控制,胡氏的人就算是有心想發現異樣也是難的.

數天之後,一座依山而建的宮殿出現在視線中.據方清妍所說,那地方便是方氏所在,世人習慣稱之為方家堡!

方家堡,依山而建,天魂八卦爐便是藏在這山腥腹之中,有方氏族老鎮守,更是有諸多大陣相護,強闖的話,魂帝都難免會折隕.

這是方清妍的原話,向罡天不能不重視.

古城禁空,無人敢凌空飛行,故此,要入方家堡是只能尋路而進.方氏在古城也算是有名的大家族,這方家堡的大門自然也是不那麼好進的.

進堡之路兩處天險,魂王見著也是得頭痛!

一處,萬獸峽!此處是入方家堡的必經之道,有一繩索通行,一旦繩索斷裂,掉入萬獸峽內,縱是魂王也不見得能活著走出來.

其實,真正說起來,萬獸峽就是在個大蛇坑.里面的蛇類元獸不下萬千,傳言更是有十六級的存在.如此多的元獸存于一處,顯然是有些不合常理.但是,如果你是知道這些元獸是方氏自己養的,卻是不出奇了.

過了萬獸峽,還有一處險地,名為黑水河!

黑水河,圍繞整個方家堡所在的山峰而成,有如天生的護峰河一般.這黑水河的厲害便是在于河中的黑水,劇毒無比,魂王落入免不得是連神魂都被黑水消融.

兩處險地,方氏更是有安排魂王強者守護,當真是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這些事情稱得上是方氏的核心機密,自是不能與人所知,可方清妍被向罡天度化,早就視其為天下間最可信任之人,無不可對他言.

一路上是說的清清楚楚!聽聞著這些,向罡天心中自是有所思量.必須得用些手段,就算是進堡之前,也得給自己留好退路才行.一路上,向罡天暗自思量!

其實,如果是他自己一人,這些是不用考慮的.但既然是帶上了盧正和方言,卻總是得為他們的小命考慮一番.

"恭迎三小姐回堡!幾日不見,三小姐是越來越漂亮了!這三位是……"

幾人站在方家堡的山門前,為首的魂尊境方氏弟子朝方清妍笑眯眯地問道,言語中竟是透著幾分輕佻之意.

"方青牛,注意你的言行,上下有別,本小姐與你很熟嗎?"方清妍一改在向罡天面前的溫馴之色,恢複了她大小姐的風范對此人是大聲喝斥,可謂是不留一點情面.

對她的喝斥這方青牛不但不收斂反而顯得更是放肆,那目光極是放肆的在方清妍身上敏感地方流轉,口中更是陰陽怪氣地道:"三小姐在上,小人也是歡喜啊!哈哈哈……哈哈哈!"

看他得意的樣子,似乎是因此占了大便宜一樣.而那方清妍卻是氣紅了小臉,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

再怎麼說刁蠻任性,再怎麼見過世面,她終是一個未曾出閣的姑娘,那能與這方青牛斗嘴的.

"你放肆了!"向罡天忍不住輕喝出口.他不知道這方青年有何底氣,居然是敢以下犯上調戲主家小姐,而且從他的言行來看,顯然不止是一次.按道理來說,這樣膽大妄為的人以方清妍的性子是不可能容忍的.可他至今還好好的活著,還敢繼續如此,顯然是有底牌,這底牌是強到連方清妍都動不了他.

至少,他是不懼方清妍.明白這些,而且這方清妍也不算是自己人,但是向罡天還是看不慣,看不慣這方青牛的德性.

所以,是開口出聲.

"你小子是在和你家牛爺說話?是想找死嗎?"方青牛聞聲看過來,暴喝出聲.而且他不止是動口,更是隨聲一個巴掌朝著向罡天的抽來.

很顯然,他是在拿向罡天泄憤立威.方清妍的話,終是讓他心中有怒火的.

此時,向罡天所顯露的修為只是靈符境,以他魂尊境的實力全力而施,這一巴掌若是被抽中,換做一普通靈符境的人是會直接被打爆的.好在向罡天不是普通人,而且比方青牛是更狠更強.眼見這一巴掌掃來,向罡天寒聲開口:"殺了他!"

這話,自然是對盧正說的.以其實力,對付一個魂尊自然是小事一樁.有這樣的護衛在側,自然是得利用起來.當然,讓盧正出手,向罡天還有一個心思,便是不想過早地暴露出自己的實力.

如果說一個剛在九寶神樹下覺醒的人是能殺掉一個魂尊,試想,方氏還願意借用天魂八卦爐嗎?用腳趾頭也能想得到,他們不可能借,反而是會尋機會殺人的.

盧正閃身而動,指尖一道劍芒破開虛空,與那方青牛的手掌是絞在一起.雖說這劍芒是魂力所化,可與真正的劍芒又有何區別,一時間血雨紛飛,方青牛慘叫而退.

解決了這巴掌的危機,盧正並沒有停下,而是劍指再起,勁芒吐射,朝著方青牛的腦袋刺去.他這自是遵從向罡天的命令,殺人!

不過,盧正並沒有盡全力出手,而是存在試探之意.能讓這小子有底氣調戲方清妍,倒是想知道他有怎樣的底牌.

這一點,向罡天也是想知道的.

方青牛可不知道盧正已經是手下留情,眼中是只有那道璀璨奪目的劍芒,他是瞳孔放大,一股生死間的大恐怖在心間叢生,是尖嘯出聲.

"師尊,救命啊!"

方青牛的話聲剛落,眾人便是見到從他的體內一道黃芒沖起,在其體表化成一道耀目的黃甲將其護在其中.

鏘!

劍芒刺中,發出一道金鳴聲.盧正只感覺指尖震痛,竟是忍不住後退數步,一臉驚恐地看著這方青牛!

好生奇怪,這黃甲分明是借他人之力所化,卻是擁有著無窮的威能,不懼自己一劍之威.此人有這般手段,怕是已經踏入那一層次了.

盧正心生懼怕!他心中所猜測的境界,自然是那魂帝之境.傳言,魂帝境的強者是以王冠為卷,精血為墨,神念為筆,寶箓凝化聖卷,映照星空,一縷神念可化為人,亦是可以化為器而攻敵.

那是真正擁有大仙術的存在.

看到盧正的震驚,方青牛的臉上是露出殘忍的笑容:"都知道本尊的厲害了吧?你們都殺不我,今日牛爺卻是饒不得你們."

"向公子,不必與他一般見識,以他的心性是永遠都成不了那位的弟子,能庇護他只是緣于它因罷了."方清妍在旁邊一語道破,言語中對這方青牛是暗藏殺機,更是有借盧正之手殺人的意思.

"成不了又怎樣?只要師尊賜予的仙甲在身,就算是老祖也奈何我不得!"方青牛似乎也知道這一點,有些訥訥地說道.

"這件仙甲,應該是只有在其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才是會出現!"向罡天的眸子中金芒暗湧,窺探到方青牛腦海內的念頭,心中大是明白.

"封其力量狠揍一頓,只要他沒有生命危險,這仙甲是不會出現的."向罡天再次開口吩咐,眼中暗顯冷冽之色.

"是,公子!"盧正身為魂王,自然也是能猜的到幾分,經向罡天這麼一說,他是從驚恐中恢複過來,老臉上是露出一絲羞怒之色.居然被他給唬住,有些丟臉啊!

盧正彈身而起,這一次不再是以指化劍,而是五指如勾朝這方青牛抓去.

一個魂王要對付個魂尊,真的是很容易的事.盧正成為五品魂王多年,對力量的掌控更是達到恐怖之境,一掌拍落能讓人痛入骨髓,但是又能保證不傷人髒腑,不會危及生命.

果不其然,伴隨著慘叫聲,方青牛嘶吼連連,他身上的黃甲卻是再也沒有出現過,竟像是從沒有存在過一樣.足足是用了近半個時辰,將這方青牛修理成一個大豬頭,盧正才是停住隨手封其修為,不讓其煉化瘀血,存心來惡心人.

"多謝向公子替清妍出了口惡氣,請隨清妍來!"方清妍笑容可掬,伸手挽住向罡天的手臂,眼中盡是敬慕之色,隱隱的,還透著幾分異樣.

向罡天自然是點點頭,隨之朝方家堡的方向走去.看到方青牛的下場,跟隨他一起守山門的人自然是無人敢再說話,而且他們可不敢像方青牛一樣對方清妍不敬,自然是目送眾人離開.

一路飛掠,近小半個時辰後,眾人是來到一處峽谷前.這地方,自然就是入方空堡的第一大關--萬獸峽!看到那只有小指粗細的繩索貫穿數百里之地的峽谷,谷底是傳出隱晦的腥臭之氣,向罡天皺起眉頭,臉上露出幾分疑慮之色.

在這古城內是不能駕云騰空,如果是行至中途有人剪斷繩索,那必然是會掉下去.

而這峽谷中若是真的有十六級元獸,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就在眾人心中有所思量時,一道人影閃現,出現于此的是名中年人,看上去倒是對方清妍的態度不錯,至少在見到眾人後,此人是一臉的笑容.

"清妍見過四叔!"看到這人,方清妍是連忙松開向罡天的手臂,俏臉上尚是帶著一淡紅色.

"這位是……妍兒,你不是與胡氏的那小子一起離開的嗎?"男子目光在向罡天的身上流轉,目光中透出幾分疑惑之色.顯然,他是有些懷疑,方清妍怎麼會對向罡天如此好,她與胡尊敖的婚事可是兩族都同意的.

此時再生變故,可不是什麼好事.想著,男子的臉上笑容斂去,朝向罡天道:"這位公子,方家堡現在不歡迎外來客,還是請回吧!"

"方家四叔是吧?你這話可不像是好客之人說出來的,有些令我傷心訥!"向罡天上前一步,目光中透中一縷邪意.

"方家四叔,不如咱們來賭一次,如果你不能躲過我這一指便讓我們過去,如何?"向罡天說著,可不管對方是答應還是拒絕,右手抬起,一指點出.

指尖,隱隱是有卐字符文顯現!這一指,看上去倒是沒有什麼破壞力,反倒是給人一種甯靜祥和的感覺.

被方清妍稱為四叔的男子,名為方家木,乃是二品魂王.對向罡天的出手,他自然是一臉的無所謂.

二品魂王,又怎麼可能會在乎個一品靈符境的小角色挑釁?但很快的,方家木的臉上是露出驚懼之色.因為他是發現無論自己是認真還是不在意,這一指竟是躲不掉.

一指襲來,讓人有種大是無力的感覺.當然,外人肯定是不會如此想,只當方家木是讓著向罡天,任由其一指點在眉心.那凝集在指尖的卐字符文,如同潮水一樣的湧入其眉心,繼而是消失不見.

一指度化!

向罡天的臉上露出笑容,中了這一指,就算對方是魂王也用不著三天的時間便是能將其暗暗度化,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向罡天笑了,笑的極是開心.

"多謝方家四叔承讓,那我等可是過峽谷了!"向罡天微微躬身抱拳,隨後是衣襟飄飄,第一個踏上那繩索.

百余里的距離,也就是幾息的時間,向罡天身影閃動手朝前飛掠.方清妍也是隨之一笑,緊跟而上.在她的後面,則是盧正和一臉不可思議之色的方言.

直到四人的身影全都消失不見,方家木才像是回過神一樣,臉上露出古怪之色:"怎麼就一時心軟了呢?不過看起來的話這小子倒是比那胡尊敖要順眼.嗯,不算是錯!"方家木口中說著,人是飛掠離開,再次藏匿形跡.

直到眾人都踏上實地,向罡天才是收回目光,眼角露出一絲邪意.

"萬獸峽的確是天險,如果谷府是真有十六級蛇類元獸的話.接下來,倒是要看那黑水河又是怎樣的地方了,我等能不能渡過可是得看三小姐你!"

"大家放心吧,二叔與四叔相比,可是更好說話.因為他是更疼妍兒."方清妍微笑說道,這一關她是極有把握的.

上篇:第1292章 胡氏有祖名寶寶    下篇:第1294章 入方氏得知爭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