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都市至尊邪少第1391章 降伏魔門   
  
第1391章 降伏魔門

"看來,諸位是猜測到了幾分!"向罡天朗聲說道,臉上露出笑容.

"你是魔子?"太夜沉聲說出,而聽到他這話,雖說車林等人在心中早已經是猜到幾分,依然是聞之臉色巨變.

"魔子?如果在你們太古魔門內修練四極魔經者便是魔子的話,那我的確算是!"向罡天沒有否認,而是大方的承認道,臉上的笑容更是具有玩味.

"如果你真是魔子,那麼想接任門主一位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得在此之前立下本命誓言,誓死效忠魔門!"車林沒有懷疑向罡天話的真假,從椅子上站起來一臉認真地道:"只要你能立下誓言,我等十二人將會同意你繼承門主之位!此言屬實,絕不會有半個字的虛言在內."

"車林,你是瘋了!他來曆不明怎麼能接任門主?你這是在胡鬧!"

太夜暴喝出聲,因為他清楚,如果說門主之位落在枯葉手中自己還有爭奪回的機會,那落在這魔子的手中卻是無人能奪得走,除非他自己放棄或者是去了通靈域,不再理會魔門內的這些事.

而且太夜更是清楚,一旦確認魔子的身份,魔門上下都會認同他的,就是萬魔城的車輥也會無條件地認同他的存在.因為魔子,是得到靈界魔門巨頭承認的人!這樣討好的機會,是不會有人願意錯過的.到那時候,得到車輥的庇護和眾人的承認,想再動他將是難于登天的事.

所以,現在是唯一的機會!

面對太夜的質問,車林只是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根本就懶得回答!別說他現在已經沒有了魔門門主這個身份,縱然是有,車林也是不會把他放在眼中的.因為車林的靠山是整個魔門中最強大的存在.

向罡天也是笑了,聽著太夜的話,他臉上的笑容比前一刻是更濃.

"車林,你倒是一片好心,可惜的是怕要讓你失望了!爺來見你們的目的不是想接掌魔門坐上你們的門主寶座,而是前來接受你們的效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立下本命誓言,效忠主上自可活命,如若不然,殺無赦!"枯葉在旁邊,亦是冷冷地說道,他手是高舉,握在掌間的正是方才那枚古魔令.

"哈哈哈!諷刺,當真是諷刺啊!車林,你要他做門主,他卻要你誓死效忠,這樣的魔子你確定還要讓他坐上門主之位嗎?你確定他會忠于魔門還是讓整個魔門忠于他?"太夜如同是聽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一樣,人是笑的前俯後仰的,一臉的嘲弄之意.

"魔子,你這樣子真的讓本座很為難!既然你是不識像,那本座只能將你鎮壓,然後帶去通靈域交由老祖來處置!兄弟們,拿下他."

車林開口,而隨著他這話,太夜是第一個忍不住跳出來.這一次他倒是吸取教訓,沒有直接動手,而是雙手捏印,隨著他手印的變化,一道黑芒從殿內升起,隨後化成黑色符文將整個大殿都封禁.

車林飄身落在向罡天兩人的面前,另外十一名半步靈修也是跟隨落下,十二人是將向罡天兩人團團圍住.

"枯葉,你也是魔門中人,應該知道魔門的規矩,勸勸你的主上吧!忠于魔門,他所能得到的將遠遠超出他的想像.而與魔門做對,他這個魔子的身份並不是護身符,如有必要他一樣會死的!"

"車林!你太看得起枯葉了!在主上面前,枯葉只是個奴才!主上做事,奴才哪有資格說什麼?能做的就是聽從主上的吩咐,讓我生則生,讓我死則死!"

說到後面,枯葉是嘿嘿一笑,朝著車林所在的方向是一掌拍出.縱然是面對諸人,身手都是要強過自己,枯葉依然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如同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只聽從向罡天的吩咐行事.

而現在向罡天的吩咐,便是要拿下眾人!逼他們臣服!

"枯葉,你這是冥頑不靈,殺!"

對向罡天這個魔子車林是不敢輕易下殺手,但對枯葉魔尊卻是沒有這種顧忌,那是說殺就殺!

他這話一出,離得枯葉最近的三人當即也是一掌拍出.有了車林的話,三人出手自然是沒有留情,三道勁力皆是有著毀天滅地之力,強悍無比.

枯葉雖說是踏入半步靈修,而且也修了四極魔經,但畢竟比不上這些已經突破多年的老牌魔修.如果說單打獨斗的話,他或許是能獲勝,但要同時對付三人,那是真的有種自討苦吃的感覺,是只有受死的份.

可是,枯葉縱是心中明白,對上三人也沒有任何的猶豫不決,反而是左手化掌,又是一記魔羅刀拍出.

另一邊,啟動陣法後的太夜也是應聲飛身上前,朝著向罡天發動攻擊,自然,另外幾人也是齊出手,不過,他們倒是聽從車林的話,並沒有像太夜一樣出手不留情,只是想將向罡天鎮壓的.

這是一個難解之局,在外人看來,縱然向罡天這個魔子能在太夜九人的攻擊中活命,但枯葉絕對是難逃三人的斬殺!

車林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擒下一個魔子,這怕是魔門前所未有的事吧?也許,將來後輩中人,也得將自己當成會傳說一樣來流傳的.

他的這個想法,倒是不錯的.真要是能辦成,倒是真的可以在魔門中流傳千古.畢竟,魔子不是一般天才可比的.但是,車林想的太美,他是低估了向罡天的實力,而且是完全的嚴重低估.

因為就在枯葉與三人對轟的前一秒,向罡天一手壓落.從他的掌間飛出四道暗影,隨風見長,須臾之間已然是化成百丈高的石柱,直接將這大殿頂破.太夜引動的陣法,在這一刻更是直接被震散.

"退,快退!這是遁神魔柱!"車林看在眼中,腦海中泛起一股記憶,臉上是露出驚駭失措之意,大喝出聲.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這遁神魔柱是什麼的.畢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像車林一樣待在車輥身邊服侍的.

眾人驚愕間,四道魔柱已經是落下.

光芒乍起,一道道暗黑的光芒中蘊含著強大的符文,落在眾人身上,由不得人反抗,已然是卷起眾人攝入魔柱之中.

轉眼間,大殿內除了回到上首的車林,另外的十二人的都是成了魔柱上的雕刻,真人封印,一個個倒是都栩栩如生的.

車林的臉色變了,是真正的變了!他聽車輥提及過,遁神魔柱可不是普通之物,縱是在靈境也是極有名靈器!縱是醒枷境的強者遇著也是頭痛,用來對付半步靈修,那是真的如同喝水吃飯一樣簡單.如真見著,才是知道這魔柱是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

自然是怕了!

"魔子大人,你想怎樣?同為魔道中人,難道你真的要將我等斬盡殺絕嗎?世上沒的不透風的牆,事情傳出去,老祖是不會放過你的.他老人家也是魔子,比你要強大的多!"

"是嗎?聽你這樣一說,倒是讓人真的有點後怕!不如就不殺如何?"向罡天微微一笑,似乎是極好說話的人.但就在車林臉上露出喜色時,向罡天卻是聲音一頓,冷聲道:"可惜的是你方才也說了,本座乃是魔子,爾等敢冒犯本座就此放過的話,傳揚出去旁人還以為本座是怕你們.車林,你想救人也成,立成本命誓言效忠于本座,那他們自然是可以活命!"

車林聽得一楞,沒想到最後的結果還是這樣,可真要是立下誓言效忠于他,那以後見著老祖如何交差?萬一他以後是和老祖起了對立之心,自己難道為了誓言還要對老祖出手不成?想著,車林搖頭:"我車家的人,還沒有做奴才的習慣!"

"是嗎?那本座給你一個理由可好?"向罡天走到一魔柱前,伸手在柱子上輕輕一拍,頓時是有一道人影從柱子上滾落下來.

車林定睛一看,卻正是那太夜!

太夜從魔柱中出來,思維還是停留在被封印之前,見到向罡天在側他立時是一拳轟出.

"蓬!"向罡天不避不讓,伸手化掌拍出.兩人掌拳對轟,太夜是慘叫震飛,人在半空中已然是化為血水而落,待落地時肉身已經被磨滅只剩下一道神魂.

但縱是這樣,向罡天也沒有說停手的意思,一點天髓炎彈指射出,天髓炎落在太夜的神魂上,只在須臾間,他神魂化成輕煙,就此煙消魂散.

"怎麼樣?這個理由應該是不錯吧?車林,現在你是可以立下誓言了嗎?如果不成,本座不介意再給你一個理由!"

雖說是魔,可實際上,有很多魔修只是因為修練功法的關系,像向罡天這樣狠辣的人可是不多見的.比如說車林便是其中之一,他是魔修不假,但論心腸還真沒有像向罡天這樣陰狠的.

遲疑著,眼見向罡天又准備放出第二人,車林當即是沉聲出口:"好,算你狠!本座可立下誓言效忠于你,但若有一日你與老祖同時有令,本座得遵從老祖的吩咐行事."

"讓你做奴才,你以為還能討價還價的嗎?其實你錯了,你立不立誓都一樣!立下誓言可活,反之則死!至于說你那老祖車輥,哈哈哈,讓他來又如何?本座並不懼他."

"既然是如此,那你為何又要殺太夜來威脅本座答應你?"車林有種被欺騙的感覺,憤然出聲.

"殺他,只是隨便找個借口罷了.枯葉要接掌魔門,他這個前門主怎麼還能活著呢?至于你們這些人,車林,實話告訴你也無妨,有你不多,沒有你也不少!"

"你找死,氣死本座了!"車林暴吼,腳下重重一跺,身子騰空而起.人在半空中是一拳轟出,一道魔元之力猶如長河倒掛,從他拳中沖出朝向罡天卷去.

"車林,你敢放肆?殺!"枯葉在旁邊,見狀是一聲暴喝,雙掌揮動,魔羅刀勁劈出,與那車林對打起來.兩人的戰力倒是不分上下,短時間內也分不出輸贏來.看到兩人打斗,向罡天也不再插手,而是對封印在魔柱內的眾人開始施展手段.

十幾息的時間,四根遁神魔柱又被向罡天收入體內,而在他的身後,卻是跪著十一道身影,這些人自然是隨車林一起來的十一名半步靈修.只不過,現在的他們是和枯葉一樣,立下本命誓言成了向罡天的奴才.

車林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與枯葉對轟一掌,人是飛掠退離,看到向罡天身後的十一人,他不由地是長歎出聲,大勢已去!

看眾人的樣子分明已經是臣服,那麼自己縱是再打下去又有什麼用?就算是勝了枯葉又能怎樣?他之後還有十一人,還有那不知底細的魔子.歎聲中,車林一拳轟在自己的腦袋上.

看到他動手,枯葉是驚喝出聲,想要阻止,但可惜的是兩人相距甚遠,而車林是出手疾快,別說同他,就是向罡天也無法能阻止的住.

隨著血光暴射,車林的身體被他一拳轟碎!神魂崩裂,其中有一點紅芒從神魂中射出,破空而去.

"血魂遁術!"向罡天看到這一幕,腦海中是浮出一段記憶,輕聲出口.

"主上,車林也真是夠狠的,居然拼著神魂受損也是要逃遁,為的就是給車輥報訊,這里的事情隱瞞不了多久,車輥很快就會派人再來的."

"不必擔心,等他從通靈域趕來那也是幾年後的事!再說,通靈域內現在是非多,車輥也不一定會再派人來的!"向罡天心有所感,靈念閃動,卻是給明城的元武傳訊,有讓他牽制住萬魔城!

有那些婢女相助,再加上明城眾人實力大增.相信,在這時間中,足夠讓明城在通靈域中聲名大起的.所以,有元武出手,甚至是只要他放出風聲,車輥就算是得到消息也是不敢亂動的.

畢竟,對他而言,兩者相比,萬魔城比魔門是更為重要的.

聽到向罡天這話,枯葉點頭,沒有再多說,伸手掏出那枚古魔令,再次奉在向罡天的面前:"主上,請您煉化古魔令,掌控魔門."

"嗯!"向罡天微微考慮,覺得枯葉說的極是!古魔令在自己手中,意味是掌控著整個太古魔門,到時就算車輥帶人到來,除非他是放棄魔門,不然也是會有所忌憚而不敢胡來的.

這不算是一招妙棋,但至少是好棋.

接過古魔令,隨手煉化.之前太夜交出古魔令時已經抹掉了自己的印記,倒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只是十幾息而已!將古魔令收入體內,向罡天是緩步來到殿中上首坐定!至于以枯葉為首的十二人,則是同時拜伏在地.

"奴才等拜見主上!"

"都起來吧!枯葉,魔門至此交由你來掌控,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你再通知本座!他們十一人留下來輔佐你!有問題沒有?"

"是,主上放心,枯葉誓死效忠主上!"枯葉躬身應著:"主上,奴才會即刻帶領魔門返回幽魔古域,不知主上還有何吩咐?"

"不用!本座已經仔細想過,你不必帶著魔門返回!"向罡天搖頭,這個問題他已經是考慮了良久,最後還是決定讓魔門的人留下來.因為,現在的地球的確是成了香餑餑,極需要強大的力量來鎮守,而完全受自己掌控的太古魔門,那是正好.重要的是,平時魔門的人完全可以在這星球上修練,不用打擾到地球的安甯.

至于修練資源的事,是可以找辦法解決的.

"是!"對向罡天的吩咐,枯葉都不會質疑的,只會應命行事.

向罡天將自己的計劃告訴枯葉,讓他明白要怎樣做,然後才是放心離開,駕禦靈舟往地球飛去.離開地球的時間太久,有些擔心眾女.雖說,地球上現在還沒有力量可以威脅到眾人,但是,外域來者呢?

地球世界的晉升消息不可能長久的隱瞞下去,天下間終是有大能,那是可以推算出來的.到那時候,魔門的這股力量,將是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留下魔門,也算是給地球多一條活路.

靈舟上只有向罡天一人,速度自然是能更快,只花了近四天的時間,向罡天是回到md市!如果沒出意料的話,幾女現在應該是在md處理韋氏集團的事.

尋了沒有人的地方,施展靈虛步,向罡天是直接出現在韋氏大廈的頂樓.

大廈的上方,豎起的依然是韋氏集團的招牌.與幾天前相比,並沒有任何的變化.大廈內的工作人員看起來也都是在安心工作,並沒有受到什麼不良的影響.

這樣很好!

向罡天放下心來,靈念探查,在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內發現了一身白色連衣裙的李輕月,還有蘇曉曉,至于其她人並沒有發現.

略一推算,向罡天是知道,此次來md的處理這事的就只有李輕月和蘇曉曉兩人,其她的人和小金都是留在湘西市繼續修練,連最喜歡熱鬧的段菲,這次也是沒有來.

此刻,辦公室內有客人,正在與李輕月相談.這人看上去極是年輕,修為也算是不弱,有著超凡三品的修為,此刻面對李輕月和蘇曉曉,這人的臉上盡是不悅之意,似乎不滿意兩女的做法,心中有怒氣.

"此子應該是黃氏的人?可如果真是的話,以輕月和曉曉的性子是不會為難他的.但如果不是,這人來此的目的是什麼?又怎麼會對兩女一臉的不悅呢?"

向罡天心中有些犯疑,換掉身上的長袍,穿上早就准備好的西裝走進辦公室內.

"你回來了?"看到向罡天推門而入,李輕月和蘇曉曉兩人都是露出極喜之色,起身迎上來.

"嗯,我回來了,發生什麼事?他是誰?"向罡天直言相問,在兩女面前倒是沒有什麼心計好耍的.

"他是黃氏的人!不過是黃氏支脈中的人,主脈……"李輕月沒有說完,但她話中的意思已經極是清楚.

向罡天心中一痛,盡管說早是從韋安的口中得到證實,但現在聽李輕月提及,依然是心痛不已的.

"你應該就是向先生吧?你好,我是黃氏現在的族長黃燦!感謝向先生出手替我黃氏奪回產業!"黃燦說著,朝向罡天伸出手,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黃燦是吧?不好意思,我這人不習慣與人握手."向罡天並沒有伸手,看著這黃燦道:"你是黃氏的族長,黃氏的支脈族人?那麼請你告訴我,現在黃氏幸存的還有多少人?像你這樣的族長又有幾人?"

"這……向先生,雖然是極為感謝你的出手,但這是黃氏內部的事,就沒有告訴你的必要了吧?"

黃燦臉色微變,縮回手是再次坐下來,朗聲道:"向先生,您大可放心,我黃燦也不是吃獨食的人!你們將集團交還給我,做為報酬我可以給你們一千萬兩黃金!"

"一千萬!這倒是個不小的數目."向罡天轉頭看了眼李輕月,淡淡的說道.

李輕月亦是輕笑:"現在的韋氏集團保守估計也是超過三千億黃金,一千萬的報酬的確是夠多的.不過,這中間最重要的是,除了他,黃氏還有三位族長前來說過同樣的話!對了,另外三人開的價格比你都高."

"他們這些廢物也敢和我爭?簡直是在找死!"黃燦的臉上露出一道陰森的笑容:"向先生,實話告訴你,拖了這麼多天,我黃燦已經是沒有什麼耐心了,所以,事情必須在今天做個了結.你們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集團的所屬權今天我黃燦是要定了!"說著,黃燦掏出一通訊器,語氣極是恭敬地道:"蔡少,得麻煩您了!"

說完,他將通訊器往身前的桌子上一拋,極是得意地道:"蔡少三十秒鍾會到,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是帶著一千萬兩黃金滾還是等會讓人抬出去,你們自己選."

"真是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這位'蔡少’是怎樣手眼通天的人物,別忘了,這家集團我可不是從你黃氏手中奪來的!"向罡天面露邪笑.

說實話,現在最不怕的就是與人耍橫,真敢動手,保證讓他們連回去的路都找不到的.

看著這一臉得意的黃燦,向罡天也是大為郁悶,不知道這人的底氣究竟是從哪里來的.他難道就不能用腦子想想,奪走黃氏集團的人,那是滅了黃氏主脈的人.而自己能將集團奪回來,肯定是比那人更要強的.

難道,就因為自己說是要歸還集團,所以就能讓他們肆無忌憚?

想著,向罡天的心中不由地動了一絲怒意!如果有人喜歡將自己的善意當成軟弱可欺的話,那結果絕對是會讓他後悔的.

正如黃燦所說,那位蔡少來的真是很快,前後不到三分鍾的時間,大廈的頂層是有飛行器降落.然後,一行十余人是闖進辦公室,連門都沒有敲一下的.

看到為首的人,向罡天不由地眼睛微眯,露出一絲冷意.

這蔡少,居然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位!

蔡子奇!

看到是向罡天,蔡子奇的臉上倒是沒有露出奇怪的神色,只是淡淡地一笑,揮手開口:"沒規矩呢?在向叔面前你們也敢如此放肆,都出去在外候著.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進來."

"是!"

隨行的眾人是退出辦公室,還不忘記將門給關上.

待所有的人退走後,蔡子奇才是來到向罡天的面前,微微欠身道:"向叔,子奇聽到黃燦的話,就知道他是遇上您了!您老人家就不要逗晚輩開心,集團就還給他吧!"

"蔡子奇!你爸他們沒事吧?"向罡天微笑,淡然說出聲:"上次有sr,剛好我去見個老朋友,聽說他們三人也在,走的匆忙,倒是沒有見面.對了,上次讓你小子帶的信呢?你爸爸是怎樣說的,難道說他們三人連我也不願意見嗎?還是你小子在中間根本就沒有說啊?"

聽到他這話,蔡子奇的臉色頓時是變得鐵青,顯然,他到現在才是明白,壞自己事的人正是眼前這位于'向叔叔’!

不過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縱然看這位是落魄歸來,也是不能輕視的.

想著,蔡子奇的臉上再是露出笑容:"向叔,你就是喜歡開玩笑!上次您要我說的事,侄兒哪敢不說的,只是我爸和譚叔,仇叔他們真的很忙,他們也說了,等空下來一定去見你.向叔,咱們還是說說黃燦的事吧!您老人家是什麼意思,這集團不會是不想還了吧?"

"蔡少,這可不行!這是我黃氏的產業,他憑什麼不還?"一聽到說'不還’兩個字,黃燦的臉色大變,急聲說道.

"你急什麼?向叔是前輩,他還真能欺負你這後輩不成?開玩笑的!放心吧!"蔡子奇拍拍黃燦的肩,然後是朝向罡天笑道:"對吧?向叔!侄兒沒有說錯吧?"

"你小子倒是會說話,牙尖嘴利的!很好!有點你爸的樣子."向罡天呵呵一笑,就在蔡子奇也露出笑容時,聲音卻是一轉,冷聲道:"但是,我不喜歡你這樣的人!"

"是是是!但子奇生來就是這樣的人,遺傳如此,向叔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都是沒辦法更改的!聽聞,當年向叔對我爸也是不太喜歡的,對嗎?"蔡子奇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陰鷙,但很快便是又露出和善的笑容,輕聲細語地說道.

對他這充滿著挑釁的話,向罡天眉毛一挑,也是笑了:"這倒是個有趣的說法,只因為你爸有一百八的高智商嗎?你聽誰說的?"

"哈哈哈!看來向叔果然是介懷啊!不過都是玩笑話罷了!"蔡子奇笑道:"向叔,咱們還是說正事吧!您提出要求來,看看黃燦能不能答應,想來只要是不太過份的要求,看在侄兒我的面子上,黃燦他也不會不答應的."

"是嗎?"

"那是當然!畢竟小侄兒也算是有點頭臉的人物!"蔡子奇呵呵笑道,朝黃燦點頭示意了下.後者見著也是點點頭,臉上露出笑容:"蔡少都開口了,我自然是會給面子.這樣吧,在原來的基礎上我可以酌情再加點,向先生意下如何?"

"是嗎?那會是多少呢?"

黃燦和蔡子奇聽到這話,兩人不由地相視一笑,均是露出輕蔑之色來.

"向先生,我這也是誠意滿滿,在原來的基礎上再加四千萬兩,湊成五千萬兩黃金,這個酬謝,向先生應該是滿意了吧?"

"向叔,這個價侄兒也覺得很不錯了!五千萬兩黃金,足夠讓向叔舒坦的過上千年,您就答應他吧!"

"市值三千億兩黃金的集團給五千萬兩拿走,這生意的確是劃算."向罡天嘿嘿一笑:"只是,你們真以為我是為了黃金嗎?子奇,回去和你爸說,我在md,等著他們來見我.至于其它的事就不必多說,送客!"

"姓向的,你是真想不歸還我黃氏的產業嗎?你這樣做,小心……"

"小心什麼?"向罡天看著黃燦,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小子,別忘記,奪走你們黃氏產業滅你黃氏主脈的另有其人,我是從韋安手中奪來的.與你黃氏有何干系?還有,你小子最好是能想清楚,韋安我都能殺,你敢再胡言亂語,信不信爺也送你上路?滾!"

一聲喝出,黃燦的臉色劇變,是一片蒼白.

蔡子奇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說是讓黃燦滾,又何嘗不是讓他滾呢?不過,他對韋安的事情多少也是了解點的,那人可是能輕易收拾md市城防司令,連聯盟對其也是忌憚幾分的人,所以,還是忍讓一二為妙.

不過,他心中對向罡天也大為鄙視,因為從容番話中,他是認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沒有錯.這個當年轟動全世界的天才終于不複往日的輝煌,而且這吃相也是太難看了點.

黃燦自然是被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連站都站不起來,見他這樣,蔡子奇只能伸手將人給提起來.

"向叔,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侄兒就先告辭,至于您的交待我會轉告爸爸和兩位叔叔的,希望他們真的能盡快抽出時間來見您.再見!"

說完,朝李輕月和蘇曉曉兩人點頭一笑,提著黃燦是離開辦公室.

看到門緩緩合上,李輕月來到向罡天的身旁坐下:"好啦,都是些小孩子,你都多大了,還真和他們置氣啊?"

"置氣那倒是不置于,只是想著有些心冷!地球位面是晉升了,可這人的心性似乎也是變得更為陰涼!想當年蔡琦也是個不錯的人,怎麼會教出這樣的兒子來,唉!"

"行了行了,你也別唉聲歎氣的!說實話,現在的這些人的確是讓人看不上眼!如果在當年,本小姐早就將他們一個個都抓進去關起來了!"

蘇曉曉也是一臉的憤慨,顯然也是感觸良多的.

李輕月聽著是輕笑:"罡天,說說你的意思吧!實話與你說,黃氏冒出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難成大器的.集團交在他們手上,我敢說不出一年,便是會給弄得破產."

"都是這樣?"向罡天搖頭:"這中間就沒有一個有點能耐的人嗎?"

"說來說去,這黃燦倒是能算一個!之前,我是感覺他背後有人,今天才是知道原來他的靠山是蔡琦的兒子.蔡子奇這人雖說心胸狹窄,但在經商上的確還是有天賦的,集團交給黃燦必然是會落入蔡子奇的掌控中.有他在,集團倒也不會那麼快倒閉,或許還能發展的更好!"

"唉!"向罡天聽著再是歎聲,這真是矮子中間選高個的!

"再等等吧!如果黃氏真的沒有什麼看的上眼的人,那就將集團交給這黃燦好了!這事,交給你們來做主,我就不再過問了!"

"你是打算回去嗎?"

"也不急在這一時,不是說了要蔡琦他們來嗎?我就在這等幾天,也好好的陪陪你們兩個!"說到後面,向罡天臉上是露出輕松的笑容.

兩女看到他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羞人的事,一張俏臉羞紅,倒是與那桃花能爭豔了!看到兩人的樣子,向罡天哈哈一笑,伸手抱住兩女,雙眼四處打量起來.

"在看什麼呢?我們兩人可沒有住在這,而是在對面的酒店!"蘇曉曉的臉色也是有些紅暈,但是比李輕月是要好得多.看到向罡天的反應,她是嗔罵到.

"沒有啊!我只不過是看看,看看而已!"向罡天臉上的笑容更濃!

出了大廈的門,蔡子奇松手將黃燦直接丟在地上.

"廢物!就你也敢在他面前放肆,有本事別慫啊!"

"蔡少,對……對不起!我……我……"黃燦翻身跪在地上,一臉哭相.

"行了行了,跟我回去見老頭子吧!他想要和我爭?哼!本少倒是人看看,在老頭子他們面前他這臉面怎麼放的下來."

說完,不理黃燦那感激的表情,登上飛行器,一行人是直接離開.

上篇:第1390章 見太夜    下篇:第1392章 試試手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