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七十八章 歸屬   
  
第七十八章 歸屬

g,更新快,無彈窗,!

冥魔礦坑內,石檜手持巨靈燈,放出大片青色煙火,硬生生沖散了前方頂天立地的灰色氣柱.

一片片煙火爆開,灰色氣柱被炸得支離破碎,巨大的轟鳴聲聲,氣浪一波波向四周擴散開,好些石家的精銳戰士被撞了一個跟頭.

全力催發巨靈燈,硬生生爆開了這根巨大的氣柱,石檜也是渾身大汗淋漓,氣喘籲籲的向賈正風笑了笑:"副教主,那寶貝,就在前面."

賈正風帶著笑意看了一眼石檜,很自然的指了指他手中的巨靈燈.

"是件好寶貝."

石檜的臉抽了抽,他'呵呵’干笑道:"這是我石家的親族的血脈之器,我石家有幾分巨人血脈,所以才能催動這寶貝."

"巨人血脈……我麾下倒也盡有."賈正風不以為然的向石檜笑著:"不過,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這件寶貝雖然好,留在你手中,自然也算是本教之物,不是麼?"

石檜干笑著,後心一片冷汗,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罵.

早就聽聞長生教邪惡詭秘,更兼貪婪無度,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前面火光熊熊的寶貝還沒到手,居然就惦記著巨靈燈……

低下頭,石檜心里一陣天人交戰.

若是能得長生,這巨靈燈……似乎也不是不可以作為交易的代價.反正,他連石家都准備出賣了,再賣點別的,也不算什麼啊.

石檜臉色瞬息萬變,總掌令在一旁'咯咯’笑了幾聲,眯著眼掃了一眼石檜,然後殷勤的向賈正風招呼起來:"副教主,寶貝就在前面……還請副教主當心些,這寶貝,說不准有什麼風險."

賈正風矜持的微笑著,他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淡然道:"我怕什麼風險?這蒼炎域,我倒是好奇,能有什麼威脅得我."

話說得很冠冕堂皇,賈正風卻是一揮袖子,一片橢圓形的血色甲片悄然從他袖子里飛出.'嗡’的一聲響,血色甲片散開,化為三十六片巴掌大小的鱗盾圍繞著他盤旋飛舞.

一時間大片血光耀目,在賈正風身邊化為一重厚厚的光幢將他護在正中.

這血色的光幢中,更有幾條窈窕秀美的少女身影搖曳閃爍,不時發出輕柔的笑聲,端的是瑰麗邪異,讓人目眩神迷.

石檜和總掌令的臉同時抽了抽.

長生教行事邪惡,這護身的寶貝怎麼也這麼邪氣沖天?那幾個少女的身影……不是什麼好路數.

他們都這麼一大把年紀的人了,聽了那若有若無的輕柔笑聲,都覺得渾身血脈噴張,好似回到了沖動亢奮的青春期.

兩人同時回頭望了一眼,那些精氣充沛的石家戰士,還有那些霧刀的殺手們,一個個雙眼通紅,臉上的表情都有點迷離錯亂,身體搖搖擺擺的,似乎都有點站不穩了.

"副教主,果然好手段."石檜和總掌令心里暗自驚駭,卻堆起一臉笑容,忙不迭的拍上了馬屁.

賈正風微笑著,一步一步的向前方那直沖穹頂的火柱走去.

越是靠近火柱,四周溫度越高,地上的砂石已經融化,厚厚的岩層被燒得通紅.賈正風體外的血色光幢微微搖動,發出輕微的'嗡嗡’聲響.

"果然是好寶貝,這等威勢……"賈正風喃喃自語,雙眼變得雪亮雪亮,嘴角微微抽搐,腳步驟然加快.

大片火光從空氣中蔓延出來,重重火浪沖刷著賈正風體表的血色光幢.

光幢微微震蕩著,三十六片小小的鱗盾飛舞的速度驟然加快了許多,六條窈窕秀美的少女身影從光幢中游離而出,猶如活人一般繞著賈正風載歌載舞.

'咚’的聲響,幾個石家戰士被少女的舞姿吸引,他們猛地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血色的少女身影,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一些奇特的味道從他們身上飄出來,他們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某些不可言的本能沖動發生了.

"廢物……退後!"石檜臉皮微微一紅,急忙揮了揮手.

火柱沖天,熊熊燃燒,四周的灰霧被熱浪逼開了老遠,石家的戰士們狼狽的向後退卻.脫離了巨靈燈的保護,火柱散發出的熱力迫開了灰霧和寒氣,他們倒也不擔心被灰霧侵入體內.

賈正風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礦坑中心的深坑邊.

一口三足雙耳的圓鼎端端正正的杵在深坑里,鼎口噴出無數條火光沖天而起.一團團火云圍繞著圓鼎盤旋飛舞,火云中隱隱有背生雙翼的應龍若隱若現,不時仰頭發出清揚,充滿威懾力的長嘯.

賈正風體外的血色鱗盾震蕩的幅度越來越大.

這口圓鼎噴出的火光似乎和他的護體鱗盾反沖,一道道火光憑空生出,化為一道道火焰凝成的大蟒朝著他呼嘯沖突.

賈正風身體微微顫抖著,圓鼎自發的沖擊,讓他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轟轟’聲中,圓鼎似乎感受到了賈正風的靠近,鼎口內突然有一團團粘稠的火云噴了出來,火云中清晰可見一條條巴掌大小的烈焰凝成的雙翼應龍,它們雙眸噴出白色的火光,嘶吼著向賈正風沖來.

血色鱗盾劇烈震蕩,發出刺耳的轟鳴.

賈正風的身體也微微搖晃著,他一邊承受圓鼎巨大的壓迫力,一邊欣然大吼:"果然是上古奇寶……哈哈,這是一件古寶……一件滋生了靈性的地火古寶."

他白皙柔嫩猶如少年的雙掌猛地伸出,一把向著圓鼎抓了過去.

大量血氣急速湧入雙掌,白皙柔嫩的手掌很快就變成了血色,猶如血色水晶雕成,變成了半透明狀.

手掌突破血色光幢的庇護,一掌按在了飛撲而來的小小應龍身上.

轟然巨響,一只只火焰凝成的應龍被拍得粉碎,賈正風的手掌也被火光籠罩,空氣中隱隱散發出一股焦糊的烤肉味.

這口圓鼎,在極力的反抗賈正風的靠近.

賈正風身上的氣息,似乎和這口圓鼎互為天敵.

"反抗是沒有用的,你注定是我的."賈正風喃喃自語,雙目噴出尺許長的血光,貪婪的看著圓鼎:"有了你,我在教中的地位定然扶搖而上……嘿,嘿嘿."

鱗盾劇烈震蕩,六條窈窕秀美的少女身影一字兒排開站在賈正風面前,她們口吐血光,不斷為賈正風削弱撲面而來的火光熱浪.

血色光幢整個集中在了賈正風的身體前方,厚重的光幢化為血色光盾,牢牢地護住了他.

賈正風整個後背袒露出來,他的身後……不設防.

他帶來的那群俊男美女中,一名身材高挑而矯健,比賈正風還要高出半個頭,在女子當中這等身材堪稱絕品的少女眯起雙眸,狹長的雙眸頓時變得猶如靈貓一樣狡黠而危險.

一縷冷光從眸子里噴出,少女猛地抬起頭,向穹頂望了一眼.

一縷拇指粗細的藍光從穹頂落下,飛快的沒入了少女的頭頂.

寒氣升騰而起,少女的身上大片幽藍色冰晶盤旋飛舞,她身上衣衫被寒氣一沖頓時變得支離破碎,袒露出一身白花花的細嫩皮肉.

冰晶盤旋中,少女的身體被一套結構複雜,密布著繁奧花紋的玄冰甲胄覆蓋,她雙手一揮,兩柄同樣是薄薄的玄冰冰片凝成的長劍憑空在她手中出現.

帶著刺骨的寒氣,少女一個箭步到了賈正風面前,長劍無聲無息的向賈正風的後心要害刺去.

"果然……"正在'全力’抵擋圓鼎沖擊的賈正風歎了一口氣,幽幽嘀咕道:"我的身邊,也有你們這些叛逆之徒……泊溪啊,泊溪,我將你當做親生女兒一般看重哩……"

剛剛被三足圓鼎噴出的火焰應龍壓迫得渾身亂顫的賈正風,此刻渾然無事的轉過身來.

一條條火焰凝成的小小應龍瘋狂沖擊著血色光盾,光盾光芒耀目,宛如一塊完整的血色水晶,絲毫沒有半點兒震蕩.原本震顫不已的三十六枚鱗盾,此刻靜靜的懸浮在光盾中,穩重如山,再也不發出半點兒聲響.

賈正風伸出血玉般晶瑩剔透的雙手,'咔咔’聲中,一副精美絕倫的血色金屬手掌從他手腕處噴出,迅速覆蓋了他的手掌.

精美的金屬手套上流光隱隱,賈正風面無表情的看著少女泊溪,雙手十指顫動著,猶如一朵優美的蘭花一樣在空氣中蕩開了一重重指影光霧.

'叮’的一聲響,賈正風的手指狠狠點在了兩柄冰劍上.

泊溪身體一震,猛地向後倒退了數十步,她面皮突然變得一片猩紅,喉頭一陣蠕動,猛地張口噴出一道色澤格外豔紅,甚至隱隱有熒光閃耀的鮮血.

賈正風的十指上有冰晶凝結,幽藍色的冰晶迅速的順著他的手臂向他全身擴散.

一團血光從賈正風心口部位猛地擴散全身,迅速將雙臂上的寒氣驅散乾淨,一縷縷細碎的冰晶從他指尖噴出,落在地上就和燒紅的岩石地面劇烈沖擊,發出刺耳的'嗤嗤’聲.

"很久以前,我們就發現,長生教的弟子中,好些天賦格外出眾,表現異常卓越的年輕弟子,他們行止古怪得很……"賈正風看著嘴里不斷吐血的泊溪,陰惻惻的笑著.

"經過我們細心查訪,精心打探……我們'驚喜’的發現,原本最擅長挖人牆角,安插奸細,收買叛徒,鴆占鵲巢的本教,居然被人安插了釘子……"

賈正風怪笑了幾聲,罵了一句髒口:"從教主,到我們這些副教主,還有一眾長老,太上長老,真他-娘-的簡直是太'驚喜’了……只可惜,一直沒抓到活口……泊溪,你願意做第一個活口麼?"

賈正風雙眼死死的盯著泊溪,認真的審視著她手上的雙劍還有身上的甲胄.

"你,歸屬哪個勢力?為何潛伏在我長生教中?你們從何而來,要做什麼?有什麼圖謀?有什麼計劃?"

"還有,你這一套武具是怎麼回事?你只是半步重樓境的修為,穿上這套武具後,你居然能承受我三成法力的一擊……甚至還有一股寒力能夠侵入我的身體."

"這套武具,是怎麼回事?"

少女泊溪面無表情的看著賈正風,語氣森冷的說道:"你要抓我做活口?你可知道,你是在和誰作對?"

賈正風笑得很燦爛:"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我們才要抓活口嚴刑拷打嘛……泊溪,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你應該知道,我們長生教的各種酷刑……尤其是你一小小女子,那是何等殘酷,何等可怕?"

攤開雙手,賈正風笑道:"不如,束手就擒?然後,好生交待?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我放你一條生路."

"蠢貨."泊溪的雙眼驟然變成了一片純粹的藍色.

森寒,刺骨,沒有絲毫感情的藍色.

"你,不是泊溪?"賈正風駭然向後退了一步,他厲聲喝道:"你……是什麼東西?泊溪她……剛剛還是……你,你,你……"

泊溪抬起頭來,向穹頂望了一眼.

"愚蠢而無知……"

一道碗口粗細的藍光從天而降,迅速沒入泊溪的身體.

泊溪身上的玄冰甲胄急速的蠕動著,甲胄變得越發的華麗,越發的厚重,從一套靈巧的輕甲迅速變成了一套全封閉的重甲.

她雙手一合,原本的兩柄輕靈的單手長劍,也變成了一柄長有八尺的雙手重劍.

可怕的寒潮從她體內一波波的擴散開來,寒潮所過之處,地面上迅速覆蓋上了厚達三寸的寒冰.

寒冰朝著四周擴散,在靠近三足圓鼎所在的圓坑時,冰火之力劇烈的沖擊,不斷發出沉悶如雷的爆炸聲.

"長生教?你猜,你們長生教中,有多少我們的人?"完全好似變了一個人的泊溪眸子里噴出長長的寒氣,怪聲怪氣的問賈正風.

"你們……到底是誰?"賈正風的臉色很難看,他居然從異變的泊溪身上感受到了濃烈的威脅.

可是泊溪本身的修為,不過是半步重樓境啊!

而他賈正風,早在百年前就是重樓境的高手,百年來他的進步神速,已經一腳踏上了重樓境之上的那個境界.

相差幾乎一整個重樓境……她怎麼能對賈正風造成威脅?

泊溪怪笑一聲,揮動重劍,當面一劍向著賈正風劈了下來.

上篇:第七十七章 大石城變    下篇:第七十九章 後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