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一百零一章 三劫   
  
第一百零一章 三劫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炎域通往外域的甬道盡頭.

長生教的旗幟在魯家,炎家,石家聯合打造的戰堡牆頭飄揚,戰堡內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

長生教,霧刀,還有三大家族的一部分戰士在滿是血腥的戰堡中仔細的搜尋著,任何一個偏僻角落都躲不開他們的搜索.

不時有幸存的戰士被找出來,淒厲的慘嗥聲後,他們紛紛被斬殺.

原本戰堡內七成以上的戰士被殺死,剩下的兩成左右的戰士,正連同長生教徒,霧刀殺手捕殺曾經的袍澤.

染滿了鮮血的戰堡大門外,魯家,炎家,石家各有兩名氣息衰敗的長老面帶笑容,一臉恭敬的站在門前.他們眯著眼,熱切,熱誠的看著前方薄霧籠罩的甬道.

低沉的野獸嘶吼聲傳來.

三頭體型巨大的銀甲蜥蜴噴吐著寒氣,大踏步的奔跑了過來.銀甲蜥蜴的背上,分別站著十幾名身穿重甲的魁梧戰士.

一輛特制的大車被銀甲蜥蜴拉得飛跑,寬有十米,高有十二米,長達五十米的大車與其說是車輛,不如說是一座移動的戰爭堡壘,一座移動的行宮.

站在戰堡門前的六位長老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這架大車居然通體用黃金,白銀,紅銅等貴金屬鑄造而成,上面更鑲嵌了無數起碼也有拇指大小的各色寶石.

這些寶石中,更有大量的夜光寶石,一顆顆寶石放出明亮迷離的光芒,照得整座大車五彩斑斕,好似被一團七彩云霞包裹著一般.

如此奢靡氣象,賈正風來的時候都沒有這等做派,這次長生教究竟派了誰過來?

'籲’!

三頭體長三十幾米的銀甲蜥蜴背上,三名手持長戈的重甲戰士大聲的呼喝著.三頭跑得興起的銀甲蜥蜴不情不願的停下了腳步,慢悠悠的邁著步子走上起來,走到了六個長老面前.

一頭銀甲蜥蜴將腦袋湊到了六個長老面前,鼻孔里狠狠噴出了兩條寒氣.

'咔咔’聲中,六個長老腳下土地迅速凍結,他們的身體也蒙上了厚厚一層冰晶.六個長老臉色微微一變,體內雄渾的法力發動,體表冰霜即刻融解.

"特使大人."六個在自己家族中身居高位,掌握極大權柄的長老不敢對這頭銀甲蜥蜴做什麼,他們畢恭畢敬的九十度鞠躬,向大車行禮參拜.

"跪!"大車內,一個飄忽不定,聽不清男女,也聽不出老少的聲音傳了出來.

一股莫名的威壓襲來,六個長老渾身毛孔直豎,只覺自己好似被毒蛇群環繞一樣,四面八方都有致命的危機感傳來.

他們'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畢恭畢敬的向大車磕頭行禮.

"倒是有點規矩……只是,你們怎麼就讓賈正風死在了你們的地盤上?"那聲音幽幽歎了一口氣:"你們可知道,教主有多生氣麼?如果不是最近教主他分身無術,他早就親自統轄大軍,覆滅你蒼炎域了."

六個長老額頭上冷汗一滴滴的滲了出來,他們不敢喘氣,只是跪在那里,靜靜的傾聽那聲音的訓斥.

三頭銀甲蜥蜴拖拽的大車後面,大隊大隊的蜥蜴坐騎,大隊大隊的巨型蜘蛛坐騎,甚至還有數十條巨型岩蟒坐騎絡繹行來.

一隊隊重甲戰士從坐騎上跳了下來,在大車後面排成了整齊的長列陣型.

大致看去,這次長生教起碼調動了一萬上下的戰士趕來這里,而且多為牛族,狼族這樣的強力戰士.

更讓人心悸的是,這些牛族,狼族的戰士體內,都隱隱有元罡波動.和蒼炎域各大家族豢養的家族戰士不同,長生教的這些精銳戰士,全都是修煉有成的精銳.

這樣的精銳戰士,若是對上蒼炎域各大家族那些完全依靠肉體本能作戰的戰士,一個起碼可以輕松的擊潰二十個同族的戰士.

六個長老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他們感受到了這支軍隊散發出的可怕氣息.

就眼前的這一萬出頭的長生教精兵,他們的綜合戰力,大概就比得上魯家,炎家,石家三個家族能夠糾集的全部軍隊.

蒼炎域畢竟只是一個荒僻的地域,完全無法和外域那些強大的勢力相提並論.

"特使大人……"一個石家的長老哆哆嗦嗦的咕噥著.

大車的中間一層的露台後,用金絲編成的華麗門簾子被兩個秀美的少女掀開,一名身穿紅袍,通體珠光寶氣的俊美男子背著雙手,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這男子生得高挑挺拔,'玉樹臨風’這個詞似乎就是為了他而存在.

他面如冠玉,雙眉如劍,生得英俊非凡,而且英氣逼人.

他背著雙手一步步從車內走到露台上,氣度雍容,從容,好似天生就高人一等,所有人天生就矮了他一頭一般.

讓人驚異的是,這男子的面容看上去就是十七八歲的青年模樣,但是他滿頭長發卻蒼白如雪,幾乎可以拖到地上的白發猶如結冰的瀑布,整整齊齊的披散在他身後.

"抬起頭來."男子輕聲說道.

他的聲音很飄忽,很空洞,他就在六個長老面前說話,但是聲音卻好似從極遠的地方飄來.任憑你用盡耳力,你也難以分辨這究竟是男人的聲音,還是女子的聲音,你也分辨不出他究竟是老還是少.

六個長老抬起頭來,看向了這男子.

"本座,朱紫溪."男子淡然道:"賈正風,乃本座關門小弟子……他死了,本座自然要來給他討一個公道."

一抹厲色在朱紫溪眼里一閃而過,他輕聲道:"不管他的死,是否和你們有關……總之,你們逃避不了責任."

六個長老齊聲道:"我等……甘願受罰……我等,已經准備妥當……"

朱紫溪冷笑了一聲.

賈正風死後,炎家,石家,魯家那些投靠了長生教的長老立刻向長生教傳信,書信往來間,長生教已經知道了這些怕死的老家伙的決定.

因為賈正風的死,因為對長生的渴望,這些老家伙准備將三大家族全盤的獻給長生教.

這座用來扼守通往外域的甬道,用來防范外人侵入的戰堡,就是這些老家伙的投名狀.

戰堡內忠于家族的三家戰士都被斬殺,剩下的,要麼是長生教徒,要麼是同樣投靠長生教的霧刀殺手,要麼是這些長老的心腹親信.

"就你們三家的那點東西……比得過本座弟子的一條性命麼?更不要說,他是長生教的第三副教主,何等尊貴的身份?你們那點破銅爛鐵,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朱紫溪冷漠的說道:"如果不能拿出讓本座,讓本教滿意的賠償……你們還想長生?"

朱紫溪冷笑著,他雙眼突然變得通紅一片.

戰堡內,那些從死去的戰士體內流出的鮮血突然劇烈的沸騰起來,血漿化為濃濃血氣沖上天空,隨後一個盤旋,化為一只方圓數百米的血霧手掌.

朱紫溪右手輕輕一揮,血霧手掌從天空輕輕拍落.

'噗’的一聲,就好像一個石巨人一巴掌拍在了一個雞蛋上.

扼守住了整個甬道,花費了三大家族大量人力物力,足夠駐紮數千戰士的戰堡無聲無息的化為粉碎.

城內的那些戰士絲毫無損,但是整個戰堡徹底消失了.

一個極大的掌印出現在地上.

偌大的掌印深陷地面十幾米.

城內所有存活的戰士呆呆的站在掌印頂部,完全沒弄懂,自己怎麼突然就到了十幾米深的大坑里.

他們全身上下,沒受到任何傷害,就連頭發都沒脫落一根.

如此一擊,可怖可畏.

六大長老嚇得直哆嗦.

重樓境巔峰的高手,全力一擊可以造成比這更大的破壞.

但是如此精妙的力量掌控,沒有絲毫力量外泄,攻擊范圍內的那些戰士沒有受到絲毫牽連.

這種極度的力量掌控……這朱紫溪,定然是重樓境之上的高手.

命池境?

或者,更高?

整個蒼炎域都找不到一個命池境高手……換句話說,朱紫溪,就是如今蒼炎域的第一高手.

"特使大人……我們,我們……我們一定……一定……"六個長老自己也不過是重樓境的修為,而且他們已經到了壽命極限,年老力衰,血氣枯朽,一身法力都在不受控的不斷外泄.

不要說他們六個,他們這樣的重樓境再來六十個,也擋不住朱紫溪一擊.

他們跪在地上,結結巴巴的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心慌意亂下,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老祖宗,你在說什麼?耶?他們怎麼跪在地上?"一個銀鈴一般美妙的聲音從大車內傳來,一個身穿淡綠色長裙,生得明眸皓齒,青春喜人的少女從大車內蹦了出來.

不是走出來,不是跑出來,而是歡快歡樂的,直接撞開了門簾子蹦了出來.

少女個頭不高,也就是一米五上下,生得纖細均勻,就好像一枚碧玉雕成的小墜子,透著一股子讓人喜歡喜愛的自然氣息.

朱紫溪雍容華貴,在那尊貴之氣後面隱藏著滔天的邪惡.

這個少女卻是源自骨子里的青春自然,不雜絲毫的邪氣.

她和朱紫溪,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朱紫溪露出一絲溺愛之色,他輕輕的撫摸著少女的腦袋,輕笑道:"呵呵,也沒說什麼……他們跪在地上,那是他們骨頭軟,站得久了,腰痛."

擺了擺手,朱紫溪輕聲道:"罷了,既然是虞墨說了,就起來吧?難不成,還要本座親手扶你們麼?"

六個長老誠惶誠恐的站起身來,他們恭恭敬敬的,向少女鞠躬行了一禮:"吾等,參見虞墨小姐."

朱紫溪淡然一笑,向前一指:"帶路吧,趕緊去戰刀城,本座倒是要看看,賈正風究竟是如何死的."

一陣詭異的沉默後,綠裙少女虞墨'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老祖宗……這個巴掌印是你打出來的?嘻,整條道被你打出這麼大一個坑,不把這坑填上,咱們怎麼過去?"

"嘻嘻,就算我們過去了……後面的本教戰士又怎麼過去?難不成,讓他們先跳下去,然後再到對面爬上去?"

六大長老耷拉著眼皮,沒吭聲.

朱紫溪干笑了幾聲,用力的摩挲著虞墨的腦袋:"乖,真聰明,就按照你說的法子過去……呵呵,十幾米高的岩壁,難不倒本教的戰士."

雙眼一翻,朱紫溪狠狠看向了六大長老:"速速調集人來,將這甬道填補完成……難不成,還要本座親自動手不成?本座向來……"

看了看站在身邊巧笑嫣然的虞墨,朱紫溪將'管殺不管埋’幾個字硬生生吞了回去.

大隊大隊的長生教戰士連同他們的坐騎跳下了那個巨大的,橫跨整個甬道的巴掌印,然後從對面爬了上去.

這個被朱紫溪炫耀武功輕松一巴掌按出來的手印,沒有給長生教徒們造成太大的麻煩.

大隊人馬滾滾前行,順著蜿蜒的甬道直奔蒼炎域,直奔戰刀城.

六大長老被朱紫溪叫進了自己的座駕中,他和虞墨靜靜聆聽,六大長老一五一十的,將自家的家底子全都報給了朱紫溪聽.

自家有幾條珍稀礦脈,有多少秘密元穴,有多少隱藏的軍力武力,庫房中有多少奇異的寶物,家族的族人身上,又有幾件可能讓朱紫溪看中的寶貝……

猛不丁的,炎家一位長老剛剛說完,朱紫溪雙眸突然噴出森森血光:"焚心果?蠢貨,那是烈焰三劫果……那是烈焰三劫果……蒼炎域這等窮鄉僻壤,居然還有這等寶貝?"

朱紫溪突然看向了虞墨,笑著拍打著她的腦袋:"虞墨,這三顆烈焰三劫果,足夠幫你突破數重天關,讓你的修為飆升十倍……這可真是,你的造化."

虞墨挑了挑眉頭,也饒有興致的笑了起來.

元穴中,巫鐵正摘下了三枚被火光環繞的烈焰三劫果,用特制的金屬容器將其密封藏好.

老白則是帶著一群鼠子鼠孫一擁而上,將烈焰三劫果的果樹都給挖了出來,小心的放在了一架大車上.

老白派出去的鼠人斥候傳回了外面的消息,戰刀城派出來的搜索隊伍已經撤了回去.

巫鐵當機令斷,大隊人馬離開了元穴.

上篇:第一百章 禦器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覆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