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一百零二章 覆沒   
  
第一百零二章 覆沒

g,更新快,無彈窗,!

巫鐵的隊伍並沒有原路返回.

他們在元穴外複雜的坑道中,找准了一條蜿蜒的道路,向原本的入口偏斜了大概五十幾里的距離.

前方是死路,一片混雜了大量鐵礦石,堅硬非常的岩壁擋住了去路.

一尊石巨人走了出來,他低聲的念誦著咒語,原本灰白色的皮膚迅速變成了青銅色,一根根粗大的血光從皮膚下膨脹起來,石巨人的身後霧氣翻滾,一尊手持大斧的力士虛影悄然浮現.

'五丁開山’.

這是這石巨人修煉到重樓境後得到的神通,最是擅長開山劈石,劈砍巨石就好似切豆腐一樣輕松.

巨人低沉的呼喝了一聲,抓起一柄大斧向前方岩壁劈了下去.

一道青銅色的斧光一閃而過,就聽'嗡’的一聲悶響,十幾米方圓,深達七八米的一塊岩壁炸成了無數黃豆大小的石子兒,伴隨著'嗤嗤’聲響四周迸濺.

一群灰矮人沖了上去,麻利的用工具將地上散亂的碎石快速運走.

石巨人向前了幾步,又是一斧頭劈出.

石壁再次被破開深達七八米的一個大洞,灰矮人用最快的速度清理了碎石.

如此連續劈砍了上百斧,向前開出了兩里多長的一條甬道,石巨人喘著氣退了回來,另外一尊同樣得到了五丁開山神通的巨人替換了上去.

兩尊巨人連環開路,剩下的三尊石巨人則是用各種輔助性的神通幫他們破開岩石.

如此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巫鐵一行人新開辟了一條甬道,然後從戰刀城外一處荒僻的岩壁中破石而出.

兩尊石巨人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他們法力消耗太甚,已經完全沒有了力氣.

但是甬道到了這里,巫鐵他們已經繞過了戰刀城,距離他們來時的那條密道已經不遠.巫鐵駕馭風云幡,趁著虛日熄滅的機會,一行人沒有驚動戰刀城的人,順利的返回了來時的密道.

'嗚嗚’!

被丟在一架大車上的炎寒露眼看著巫鐵等人,居然硬生生的新開辟了一條百里長的甬道躲過了戰刀城,她不由得奮力地掙紮起來.

這幾天她可是吃盡了苦頭,心里已經滿是怨氣.

現在巫鐵似乎要將她帶離戰刀城,帶離炎家的地盤,炎寒露心里焦急得好似被滾油潑了一般.

巫鐵走到了炎寒露身邊,低頭看著渾身髒兮兮的她,輕輕搖了搖頭.

"炎大小姐,我不可能放你離開."

"破壞了你們家的元穴,這是死仇,你要是回去了戰刀城,帶著人追殺的話,我們豈不是麻煩了?"巫鐵指了指地面:"更不要說,這條密道的存在,更不可能讓你回去胡說八道."

炎寒露怒視巫鐵.

巫鐵看著她清澈的眼睛,淡然道:"帶你回去大石城……讓石猛決定如何發落你吧.石猛不是個壞人,他不會對你亂來的."

將塞在炎寒露嘴里的布團往她喉嚨里又塞緊了一些,巫鐵揮揮手,大隊人馬繼續前行.

一行鼠人戰士留在後面,小心翼翼的清掃著一行人留下的痕跡.

幾乎是巫鐵等人從戰刀城外的荒僻處破石而出的同時,兩個炎家長老,七八個炎家高手,以及一群長生教的高手猶如眾星拱月一樣,陪著虞墨來到了戰刀城外元穴的入口處.

"虞墨小姐,您所說的烈焰三劫果就在這礦洞深處……那處元穴,是我炎家最重要的命脈之地……"

虞墨還沒開口,一名生得頗為俊俏的長生教徒已經冷笑了一聲:"少啰嗦,虞墨小姐何等尊貴,難不成還會看中你們炎家的元穴麼?速速帶路,若是耽擱了虞墨小姐摘取烈焰三劫果,你們都是死罪!"

虞墨瞪了這青年一眼.

俊俏青年急忙微微彎腰,一臉諂媚的向虞墨笑著:"虞墨小姐,您少和這些荒僻之地的土著打交道,他們一個個奸猾得很,不給他們一點厲害看看,他們還不知道會玩什麼花招……"

說話間,幾個炎家的戰士已經走進了洞口,向著下面走出了數十米遠.

也不知道他們踩到了什麼,就聽'轟隆’一聲巨響,火光四濺,地動山搖,足足有百多米的一段甬道坍塌下來.

幾個炎家戰士反應極快,甬道坍塌之類的事情也是常見,在這個世界,這個年代,但凡有足夠野外生存經驗的戰士都時刻警惕著這類的事情.

爆炸剛剛發生,幾個炎家戰士就急速向後翻滾,狼狽的躲過了坍塌下來的巨石.

大片煙塵沖出了洞口,噴了虞墨等人一頭一臉.

"啊?"虞墨微微張開嘴,呆呆的看著煙塵滾滾的洞口.

兩個炎家長老也呆住了,他們身體微微哆嗦著,好好的秘密元穴入口,怎麼會坍塌呢?

這里平常都不會有人出入啊?

炎家為了死守下面元穴的秘密,可是編造了不少的流言.

比如說,這里只是一個廢棄的沒有價值的礦洞.

比如說,這里面有大量的毒蛇,毒蜘蛛,進入者必死.

為了配合流言,他們甚至還故意在坑道中弄死了不少的奴隸,然後將他們慘不忍睹的尸體丟了出來用以恐嚇.

這里沒人胡亂出入,四周岩層也極其的穩固,怎麼會突然坍塌?

"不對,剛才的爆炸聲,是特制的大威力開山雷的聲音……"

一個炎家長老突然醒悟,他跳著腳的吼叫了起來.

特制的大威力開山雷,這是石家的那些礦工最擅長使用的破山開石尋找礦脈的道具.

石家的那些礦工,更有一手讓人惱火的本領,他們只要三五顆開山雷,就能輕松的炸塌一條礦道.

石家的這獨門本領,魯家和炎家並不陌生.

幾個炎家的戰士灰頭灰臉的沖出了洞口,他們怒吼道:"長老,是石家的人……是他們炸塌了通道."

炎家的兩個長老面面相覷.

"石家的人?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他們沒事,炸塌我們的甬道做什麼?"

突然間兩個長老齊聲尖叫:"不好,他們……他們……石家的人偷襲了我們的元穴!"

戰刀城的方向大片血霧升騰,心憂虞墨安全的朱紫溪親自帶著大隊人馬趕了過來.站在坍塌的洞口外,朱紫溪陰沉著臉傾聽了幾個下屬的報告,他右手一揮,大片血光從他掌心噴出.

朱紫溪親自出手,更有炎家,長生教的高手配合.

巫鐵讓老白還有那些矮人沿路安排的一些手段紛紛被破解,朱紫溪等人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順利的來到了元穴中.

好淒涼的元穴.

所有的元草都被扯得干乾淨淨,原本的土壤被拌入了岩漿,已經徹底板結.

駐守在這里的火鱷人戰士不知所蹤,原本種了烈焰三劫果樹的位置,只剩下了一個直徑兩米多的大坑.

整個元穴干乾淨淨的,比狗舔過的還要趕緊.

就連嘎魯他們用來裝肉干的幾個口袋,都被節約的老白下令帶走了.

"這是怎麼回事?"朱紫溪陰著臉,看向了在場的一眾炎家高層.

"石家……一定是石家……是石家的報複……"炎家的幾個長老急忙尖叫起來:"前些日子,我們用烈焰噬金蟻襲擊了大石城,本來我們是想要警告石家那幾個敢和我們作對的小崽子……但是沒想到……"

"無法無天……真是無法無天了!"炎家的長老們如喪考妣的哭喊著:"特使大人,這真不是我們的錯."

朱紫溪冷笑了一聲,從牙齒縫里擠出了冷冰冰的幾個字:"徹查,追蹤到他們,本座親自出手……烈焰三劫果是虞墨的機緣,誰敢搶……就要死!"

巫鐵等人為了節省路程繞過戰刀城,在岩壁上新開的那個洞口很快就被人發現.

戰刀城所在的這一個石窟,四周岩壁上有多少條縫隙,多少個洞口,無數年來早就被人記得清清楚楚.

驀然多了一個偌大的洞口,不多時消息就傳回了戰刀城.

隨後,洞口後面的甬道也被發現,炎家的長老立刻判斷出,這是神通'五丁開山’開出的通道.

在蒼炎域,唯有巨人一族,以及擁有巨人血脈的石家,才有可能修得五丁開山神通.毫無疑問,這條甬道是石家的人開辟的.

甬道口找到了,在炎家的全力追查下,數十里外的密道經過一番搜尋,很快也被人打開了隱蔽的岩壁.

巫鐵等人正在甬道中全速撤離,一邊撤退,一邊有那些精通開山雷使用的灰矮人布下各色陷阱.如果沒有追兵,這些陷阱不會發動;若是有追兵,這些開山雷足以埋葬數千敵人,更能隔絕交通,讓人無從追殺.

所有人都覺得,到了密道中,自然就安全了.

巫鐵也盤坐在一架大車上,吞下了一株熔岩草,默運玄功,一點一點的積攢法力.

一縷縷天地元能彙聚而來,在巫鐵頭頂化為一片氤氳的元能漩渦.如絲如縷的元能不斷垂落,從巫鐵天靈蓋湧入他體內,轉化為一絲絲金色的法力.

腹中熔岩草更是散發出蓬勃熱量,比四周的天地元能更快的進行轉化.

一縷縷法力炸開,化為點點金光融入身體各處,巫鐵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體逐漸變強,那種踏實,夯實的感覺,讓他心底一片澄淨.

黑皮鬼鬼祟祟的看了看盤坐著不動的巫鐵,伸出長舌頭舔了舔嘴角,恍若無事的向炎寒露所在的大車走了過去.

在元穴的時候,大家都忙著吞食熔岩草增加實力,黑皮雖然早就對炎寒露起了異樣的心思,也沒空,沒心情去做那等勾當.

但是在這回城的路上,黑皮可沒有巫鐵這麼勤奮的修煉,他自然可以做點賞心悅目的活動.

'咯咯’笑了一聲,黑皮一爪子拍在了炎寒露的臉蛋上,他飛快的看了一眼閉目盤坐的巫鐵,湊到了炎寒露的耳朵邊低聲說道:"小丫頭,不要動,不要叫……乖乖聽話,我只爽一下就好."

"嘿嘿,讓狼叔叔爽一下,不然狼叔叔就啃掉你的腦袋."黑皮張開嘴,滿口獠牙發黃,一條血色的大舌頭滴答著涎水,那模樣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炎寒露的臉色變了,她不怕黑皮啃掉她的腦袋,她怕的是另外的事情.

黑皮無聲的咧嘴笑著,他伸出手去抓炎寒露的胸口,驀然間,四周同時被血色光芒籠罩.

在隊伍的後面,戰刀城的方向,刺目的血光猶如海**湧而來.伴隨著尖銳的'啾啾’聲,一顆填充了整個甬道,直徑過百米的血色骷髏從血光中凝聚而出.

巨大的血色骷髏雙眼噴吐著炫目的血色火焰,光焰照亮了整個隊伍.

一股可怕的吸力從血色骷髏的嘴里噴出,血霧旋轉著在血色骷髏的嘴邊化為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

殿後的百多個鼠人戰士沒能發出一聲驚呼,他們的身體急速的干癟,茫茫血霧從他們體內噴出,瞬間沒入了血色漩渦中.'啪啪’聲中,這些鼠人戰士渾身血漿連同一切水分被抽得干乾淨淨,干癟的身體摔倒在地,立刻炸成了灰色的灰燼.

"敵人!"一個鐵矮人猛地回頭看了一眼,血光中,他正好看到了那些鼠人戰士死亡的整個過程.

他聲嘶力竭的吼叫了一聲,剛剛舉起自己的戰斧,他的身體也急速的干癟了下去.

隊伍中,從後到前,一個個戰士身體內不斷噴出血霧,他們張開嘴,卻無法發出半點兒聲音,他們的身體急速的干癟,變成了干尸,然後重重摔倒在地,炸成了灰色的塵土.

在隊伍前方開路的五尊巨人同時轉過身來,他們嘶吼著,抓起巨大的兵器向那血色骷髏投擲了過去.

血色骷髏眼里噴出血光落在了五件巨大的兵器上,五件沉重的元兵瞬間化為汁水飛墜,在地上濺起了大片火光.

飄忽不定,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呵呵’聲響起,朱紫溪從血色骷髏的眉心部位走了出來,他站在一片血云中,居高臨下的俯瞰著整只隊伍.

"烈焰三劫果何在?拿出來,讓你們死得痛快些!"

朱紫溪的目光掃過車隊,他擺了擺手,大車上被捆得結結實實的炎寒露等炎家所屬絲毫無損,而車架旁巫鐵帶來的戰士一個接一個的倒了下去.

可怕的氣息充盈密道,巫鐵渾身僵硬的睜開眼,他眼睜睜的看著獨眼兒和鐵八十八在他面前化為灰燼.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巫鐵的隊伍幾乎全軍覆沒.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三劫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大能,遁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