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一百五十五章 勒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勒索

g,更新快,無彈窗,!

魔章王述說自己往事的時候,老白探頭探腦的推開了媧谷酒館的大門,走進了人聲喧嘩的酒館中.

撲面而來的,是一股濃濃的酒氣肉氣,還有正在熬煮的肉湯味道,混雜著人身上的汗味,體味,腳丫子味,以及酒館牆壁上掛著的一張張怪異的猛獸大蟒的皮革味.

幾乎凝成實質的怪異味道,差點將老白沖了一個跟頭.

嗅覺敏感直接的老白站在酒館門口,渾身僵硬的發了好一會兒呆,這才帶著一絲被沖出來的眼淚水,眨巴著眼向四周打量著.

酒館用黑色的巨石搭建而成,厚重的牆壁,厚重的屋頂,用金屬澆鑄而成的梁柱整齊的排列在頭頂,黑漆漆的梁柱下掛著一個個碩大的圓形燈台,上面點滿了油燈.

一張張金屬制成的方桌,長桌整整齊齊的碼放在酒館里,一眼望去,長條形的酒館里起碼擺放了兩三百張碩大的桌子,每一張桌子旁都坐滿了面容精悍的漢子.

一個個衣衫暴露的女子扭動著腰身,笑盈盈的在人群中走來走去.

她們或者肩膀上扛著酒桶,或者端著碩大的托盤,里面擺滿了各色烤肉,燉肉,香腸之類的食物.

一旦有人招呼一聲,她們就給那些大漢舉起來的碩大空酒杯里倒滿美酒,同時在掛在桌邊的獸皮上狠狠的畫上兩筆.

同樣一旦有人招呼,手持托盤的女子就拿起鋒利的短刀,狠狠砍下幾塊熱氣騰騰的肉食,重重的摔在那些大漢面前的托盤中,再在桌邊掛著的獸皮上簡單的記上一筆賬.

在媧谷,那些大勢力出身,地位尊貴的人,他們都住在媧宮附近的石樓中,他們有自己的交際圈子,不會來這種混亂不堪的場合.

在這座酒館中厮混的,要麼是那些大人物身邊的護衛,要麼是遠道而來求發財機會的傭兵,或者一些其他的雜七雜八的人等.

人員複雜,品流不高,時常有打架斗毆的事情發生.

老白緊了緊腰間的皮帶,摸了摸插在腰帶上的淬毒匕首,小心的踏著小碎步,向酒館中間的長條櫃台走去.

一個身高兩米開外,圓鼓鼓猶如一座肉山的大漢站在櫃台後面,他用一塊麻布用力的擦拭著一個石質的酒杯,足足有普通人腦袋大小的酒杯被他擦得光可鑒人.

老白進來的時候,這大漢已經注意到了他,等到老白一路避開那些橫沖直撞的大漢來到櫃台前,這大漢將手中酒杯放在櫃台上,左手肘子杵在櫃台上,側著身體歪著眼睛看著老白.

"臉生得很,剛來的?媧谷,是個好地方……只要是有能耐的好漢,都能發財."大漢甕聲甕氣的說道:"只要是好漢子,都能發財……如果你足夠幸運,能找一個媧族的女人,你這輩子就不愁了."

不等老白開口,大漢已經拍打著桌子大聲的笑了起來:"不過,媧族的女人,永遠不會找一個還沒她們大腿高的鼠人……哈哈哈,哈哈哈!"

櫃台旁的好幾張長桌上的壯漢們,還有好幾個坐在櫃台邊的散客,以及附近的七八個身材火辣的女郎同時笑了起來.

他們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老白,笑聲更加的響亮了.

"鼠人……還是一個老鼠人……"

"哈哈哈,看這皮包骨頭的勁兒……"

"喂,老家伙,你腰上的匕首不錯,不過,你還能殺人麼?"

"嘖,我看他天生一張欠揍的老鼠臉……"

幾個喝得醉醺醺面孔通紅的大漢站起身來,搖晃著膀子走到了老白面前,一個大漢'咚’的一下單膝跪在了老白面前,低頭將紅彤彤的圓臉蛋湊到了老白的臉前不到三寸的地方.

"唔,你來這里干什麼?老家伙,這里是我們年輕好漢子們來的地方,你來這里做什麼?"

老白向後退了一步.

作為一個帶著自己的族人在荒野中生存,還能讓族群不斷繁衍壯大的前鼠人部落的族長,老白遇事的第一選擇不是武力,而是講道理……第二選擇是如果道理講不通,那麼就用最快的速度溜走……

除非是到了不得已的絕境,老白輕易不會選擇暴力.

哪怕這幾個已經喝得醉醺醺的漢子,他們的脖頸已經暴露在老白的面前,只要輕輕的一匕首劃在他們的脖子上,以匕首上淬的爛骨髓劇毒,哪怕只是傷了一絲皮就能讓他們暴斃當場……

老白選擇講道理.

"諸位,我是來找人的……"老白干笑了幾聲,他用力的搓了搓手:"我找一個,叫做金幣的兄弟."

是金幣通過特殊渠道放出風聲,有人在媧谷找巫鐵,而且這人是受了巫金的委托來找巫鐵.

老白覺得,既然到了媧谷,那麼還是來見一見金幣的好.

他當然不會是惦記著金幣懸賞的那些金幣,他絕對不是惦記著那些懸賞……

好吧,或許他是有點惦記那些金幣,但是天下鼠人是一家,既然來到了媧谷,還是要和這里的鼠人兄弟們聯系上,或許什麼時候大家都能互相幫助呢?

幾個醉醺醺的大漢呆了呆,單膝跪在老白面前的大漢突然大笑了起來:"喂……有人找金幣!老羅,有人找金幣……他還欠你不少錢吧?"

在櫃台的一側,酒館的另外一端,二十幾張長桌中間,有一片比較寬敞的方形空間.這里擺放著一張比普通桌子大了好幾倍的長桌,有近百名男女正圍在長桌旁大聲的叫囂著.

醉漢們的叫聲讓那些叫囂的男女同時閉上嘴,一個個回過頭來看向了這邊.

人群突然左右分開,一個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猶如鐵塔,一只眼睛上帶著黑色眼罩,上半身密布著猙獰疤痕的壯漢把玩著三顆嬰孩拳頭大小的骰子,一步一步的分開人群走了過來.

幾個光著膀子,生得賊眉鼠眼卻又一臉凶煞之氣,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漢子跟在這鐵塔般大漢身後,帶著怪異的笑容,亦步亦趨的走了過來.

"哦,一只鼠人?"鐵塔大漢老羅一巴掌拍在了櫃台上,他看著那肉山一般的壯漢笑道:"老酒,這是你的酒館第二只鼠人,值得慶賀一下……哈哈哈,除了金幣那家伙,你的酒館,居然進來了第二只鼠人……"

老酒'嘿嘿’笑了幾聲,他搖著頭,抓起石質酒杯繼續努力的用麻布擦拭著.

老羅搖搖頭,低頭看著老白,甕聲甕氣的說道:"你找金幣?有什麼事情麼?"

不等老白開口,老羅已經咧嘴一笑:"我明白了,你也是鼠人,金幣也是鼠人,唔,你是他的親戚?"

老白眨巴著眼睛,很機靈的笑道:"當然是,我從來沒見過他,我只是來找他打聽一些消息……很抱歉,如果他和你們有矛盾的話,我不認識他."

老白向後退了兩步,就要離開酒館.

他有點後悔,他應該聽巫鐵的話,沒必要就不要來找金幣這家伙……反正巫鐵已經來到了媧谷,他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母親,已經得知了巫金的消息,他干嘛還要多此一舉呢?

一只大手猛地按在了老白的肩膀上,然後是第二只手,第三只手……

好幾個喝得醉醺醺的漢子伸出手,胡亂的按住了老白的肩膀和脖子,死死地抓住了他.

"喂,老羅和你說話,你不能跑!"幾個醉漢笑得很開心:"老家伙……嘿嘿……老家伙……"

老羅身高兩米開外,老白只有一米高下,基本上,老羅的一條胳膊,就比老白的整個身軀還要雄壯一些.老羅上前了一步,似乎是覺得高度差距太大,實在是不好和老白說話,他'嗯’了一聲.

幾個醉漢就把老白一把提了起來,將他舉到了和老羅等高的位置.

"你認識金幣……這,很好."老羅伸出手去拍打老白的面孔:"他欠我……多少金幣來著?"

老羅身後的幾個漢子同時笑了起來,一個生了滿口爛牙,眼角也長了爛瘡,不斷有膿水滲出來的漢子怪聲怪氣的笑道:"老大,金幣那家伙欠我們的賭債足足有二十個金幣……加上利息,那是二十……不,兩百個……"

老白多機靈的人,一聽這漢子的話,他就知道,他被惡意的敲詐勒索了.

搖了搖頭,老白干巴巴的說道:"嘿,聽好了,我從未見過金幣,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他的賭債……"

老羅一手按在了老白的肩膀上,他很認真的對老白說道:"你是鼠人,他也是鼠人,你來這里找他……之前這麼多年,沒有任何一只鼠人來找過金幣,所以,你和他有關系……你是他的,親屬?"

"是親戚,那就最好不過了,兩百個金幣的賭債,你要幫他還.嗯,當然,我知道,你們這些鼠人很窮,過得很艱難,不容易……所以,你的軟甲不錯."

老羅雙眼放光的看著老白身上的軟甲.

這是一套精品的大蟒皮甲,而且是幾乎要化為蛟龍的大蟒皮制成的皮甲,更是魯家的高手匠人專門為老白量體打造的軟甲.

黑色的軟甲表面隱隱有一層熒光,這是附加了強力符文特有的征兆,這是一件精品的元兵甲胄.

"你們,沒弄錯吧?"老白愕然看著老羅:"你們,想要搶我的裝備?可是,我的甲,你們穿得上麼?"

老白無法理解老羅等人的思路.

"也是,我們體型差距比較大.但是好東西,總歸能出手."老羅微笑看著老白:"哦,不,我說錯了話……"

老羅輕輕的給了自己一個耳光,他看著老白嚴肅的說道:"你這件軟甲,大概就值一個金幣?所以,你還欠我們一百九十九個金幣……讓我們看看,你身上還有什麼值錢的?"

老白瞪大眼看著老羅.

一個金幣?

他身上這件軟甲,雖然因為體型的緣故,用的材料比較少,但是一塊近乎成為蛟龍的大蟒皮,單純原料就價值蒼炎域的近千個金幣.

哪怕是蒼炎域的金幣比起媧谷的金蛇石略小一些,純度也差一點,也價值得數百金蛇石.

更不要說,這還是一件精心鍛造過的元兵軟甲,價格起碼還要再翻兩三番.

這是敲詐,這是勒索,老白心知肚明.

他身體一晃,肩膀附近的骨骼'咔咔’幾聲響,抓著他肩膀的幾個大漢只覺手里一空,老白莫名的就從他們手掌中滑落.

隨後老白一彎腰,輕松的就從一個大漢的雙腿之間竄了出去,一溜煙的直奔酒館的大門.

幾個醉漢迷迷糊糊的,他們的動作極慢,老白竄出了老遠,他們還沒能轉過身來.

老羅則是挑了挑眉頭,手中把玩的三個骰子突然閃過一抹幽光,他一握拳,一松手,三顆骰子'唰’的一下驟然消失,然後突兀的出現在老白頭頂.

一粒骰子壓住了頭頂,一左一右兩顆骰子壓住了肩膀.

猶如一座小山當頭壓了下來,身體瘦削,天生力量不大的老白怪叫一聲,被三顆骰子壓得'咕咚’一下摔倒在地,一腦門杵在了地上,差點沒摔暈了過去.

三顆骰子狠狠的碾壓下來,壓得老白渾身骨頭'咔咔’直響.

如果不是這些天老白苦修《無相骨魔經》,他的身體內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就這一擊他全身骨頭早就粉碎了.

老白尖叫了一聲,他的身體猛地一晃,渾身骨頭變得猶如流水一樣,他的身體猶如一條靈蛇,突然脫下了所有的衣服和甲胄,瞬間擺脫了三顆骰子的禁錮竄了出去.

老羅身後的幾個漢子已經三兩步追了上來,老白剛剛脫去了衣服和甲胄脫身,他們紛紛拔出腰間短劍,匕首,短刀,抖手向老白打了過來.

這幾個漢子都是感玄境的修為,都已經修出了法力.

幾柄短劍,匕首,短刀帶起米許長的寒光劃過老白的身體,老白身上頓時血光飛濺,大片皮肉混著白毛同時飛起.

老白痛得'吱吱’慘叫,他一萬次的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貪圖那點金幣跑來這該死的酒館.

他身體一晃,天賦神通影遁施展開來,身體驟然沒入一縷陰影,呼吸間就跑得無影無蹤.

"哦?跑掉了?"老羅得意洋洋的笑著,一把抓起了老白留下的衣物,甲胄和匕首.

"不過,這些東西,還是值不少的……老酒,我請所有的兄弟,喝一杯!"老羅大笑著舉起了手上原本屬于老白的裝備.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很久很久以前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算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