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二百二十一章 破境   
  
第二百二十一章 破境

g,更新快,無彈窗,!

巫家族人狂歌而去,巫鐵全身燃起了滔天烈焰.

除了老鐵,方圓三百里的洞窟中,所有人都被逼得不斷後退.

石飛,魔章王,鐵大劍,山盾,炎寒露,包括十八尊鎮宮天王在內的六道宮弟子,他們都被巫鐵身上散發出的可怕高溫逼得退出了石窟.

連帶著,他們帶走了被生擒活捉的饕餮鴣和他手下四大命池境,帶走了被冰封的媧窈和公孫晟,帶走了被禁錮的大蛇燚和數十黑蛇少年.

唯有那些原本要被當做祭品的少年,他們被巫家族人帶走了.

巫鐵已經顧不上外界的事情,他渾身每個毛孔都在向外噴出熾烈的火焰,他全身的骨骼不管長短粗細,不管大小厚薄,全都在劇烈的震蕩.

三十六滴大巫精血在巫鐵體內急速游走,猶如三十六頭瘋狂的太古魔獸,在巫鐵體內亂竄.

這些精血堅硬如金剛,沉重如大山……這並非虛言,而是真正的一滴血就有一座萬米高山那般沉重,每一滴精血蘊藏的能量都極度恐怖.

每一滴精血內蘊之力,也不知道等同多少上品元草,多少珍稀的修煉資源.

精血所過之處,巫鐵的肌肉一絲絲粉碎,然後又急速重生.

精血所過之處,巫鐵的血管一節節破碎,然後又急速愈合.

肌肉,經絡,內髒……甚至是巫鐵已經變異的那些骨骼,都被三十六滴精血震出了無數裂痕.

巫鐵的骨骼已經變異得極其堅硬,柔韌,依舊承受不住這些精血狂暴的能量沖擊.

不斷粉碎,不斷愈合,不斷重組,然後再次粉碎和愈合.

精血本身並無任何消耗,只是它們釋放出來的一絲烙印在精血內的力量痕跡,就讓巫鐵全身發生了極其劇烈的變化.

每個毛孔都在向外噴射熾烈的火焰,巫鐵猶如一根粗壯的燈芯杵在石窟正中,他身上噴出來的火焰足足有三四千米高,火光熊熊,向四周輻射數十里.

老鐵站在巫鐵身邊,大片黑風卷著黑沙覆蓋了整個石窟,幫巫鐵遮擋住了他外泄的火光和熱力,維持著這個石窟不會因為巫鐵身上的異變而被再次破壞.

"巫族……這群沒腦子的蠢貨……總是管殺不管埋麼?每次都是管殺不管埋……闖禍後總要別人給他們擦屁股……"

老鐵喃喃自語……他眸子里黑色神光閃爍,他在自己的記憶深處挖掘關于這一支巫家族人的資料.

過了許久,許久,老鐵才低聲說道:"哦……是……一支種子麼?被強迫撤離,當做繁衍之種而保存下來的種子血裔?難怪,他們的傳承這麼完整."

"我就說,巫鐵家傳的煉體拳法如此粗野狂暴,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夠完成的……居然是這群暴力分子的家傳玩意兒……"

"《元巫經》,《祝融經》,《共工經》,《玄冥經》……嘖,連我這里都沒有任何記載,這群家伙,粗暴,野蠻,瘋狂,偏執……而且還一個個小氣得很……"

"不過,對本家族人,他們卻又極其護短……對了,還有排外,極度的排外……更極度的驕傲,驕狂,驕橫……蠻橫不遜……"

"這些家伙,從他們身上找不到任何優點,唯一的優點,就是護短吧?"老鐵齜牙咧嘴的笑著:"可是,就算是護短,也不能這麼管殺不管埋……十二個命池境之上的高手的本源精血,混蛋啊!"

老鐵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眼睜睜的看著巫鐵皮膚上冒出了大量的水泡,然後大片大片的皮膚脫落,露出了血淋淋的肌肉和各色血管,經絡……

巫鐵的身體承受不住三十六滴精血的沖擊,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老鐵怒罵了一句,往生塔虛影從他頭頂冉冉噴出,高有三尺的半透明黑色金字塔灑下大片黑色神光籠罩在巫鐵身上,強行幫他穩固了幾乎崩潰的軀體.

"小鐵,全力運轉《元始經》."

老鐵急促的說道:"這些家伙的本源精血中,肯定銘刻了他們修煉的巫家本源功法……這些功法你可以記下來,但是一定不要修煉."

"巫族的功法,太極端,太偏執,雖然也是一條通天大道,但是並不完全."

"《元始經》才是根本,趕緊全力運轉,借他們精血能量沖擊天地枷鎖,突破重樓境界……他們本源精血中銘刻的那些古怪法門,以後可以當做你的應敵手段來使用."

巫鐵艱難的點頭.

他渾身燒得劇痛難當,整個身體似乎隨時會變成一片飛灰,隨著風就這麼飄得無影無蹤.

他已經痛得迷糊了,只能勉強聽到老鐵的大吼大叫.

不僅是肉體,他的靈魂也開始受到本源精血的沖擊.

眉心金光已經被壓制成只有一粒沙塵大小,金光變得極其明亮,密度極大,幾乎凝成了實質.但是在本源精血的沖擊下,金光也隨時可能破裂粉碎.

老鐵動用往生塔本體,幫巫鐵穩住身軀的一瞬間,巫鐵只覺一股極寒的死寂之力湧入身體,幫他勉強抵消掉了體內可怕的高溫.

肉體的狀態得到穩定,但是靈魂的沖擊依舊.

一波波恐怖的靈魂力量呼嘯而來,巫鐵就覺得自己是一塊可憐巴巴的小小礁石,卻被無邊的海嘯包裹.

那海嘯不是普通的海水,而是鋼鐵融化成的汁液,密度比礁石高出了百倍,千倍,萬倍,他的靈魂隨時可能被這可怕的巨浪壓成粉碎.

眉心劇痛,金光幾乎崩解的一瞬間,巫鐵忍不住張嘴想要發出慘嗥聲.

三十六滴精血中同時有一絲絲一縷縷極其精純,而且完全不需要巫鐵消化就能直接融合的靈魂之力融入了他眉心那一粒比沙塵還要細小的金光中.

細細的金光開始生長,一粒沙塵大小,兩粒沙塵大小,三粒沙塵大小……

極其緩慢的,巫鐵的靈魂力量開始增加,他的法力也開始蛻變……

原本巫鐵的法力虛浮,只是一團光影,但是此刻他的法力從光影逐漸變得和霧氣一般,隨後從霧氣急速向著流水質地轉化.

法力如水,這是命池境的高手才能擁有的法力品質.

隨著一絲絲靈魂力量的融入,一如老鐵所言,無數散發出極其古老氣息的文字猶如海嘯一樣湧入.

這些文字直指天地本源的奧秘,或者熾烈如火,或者深沉如淵,或者陰寒如冰,或者死寂如冥……

巫家各支脈氏族的本源功法不斷湧入巫鐵靈魂,讓巫鐵瞬間明白了這些功法的修煉法門,明悟了其中無數詭異絕倫又或者強橫霸道的秘術秘法.

巫鐵按照老鐵的提點,他將這些功法,秘術全部烙印在了靈魂中,卻強行控制自身不去修煉他們.

他也辨識出來,巫家的功法在靈魂方面的修煉乏善可陳,所有功法都是蠻橫的熬煉肉身,瘋狂的將肉身向著某種天地極端的極致力量不斷靠近.

祝融爆炎他們的靈魂力量也非常強大,強大到非人的境界.

但是他們的靈魂,完全是依靠自身過于龐大的精血氣息滋養而成,他們對靈魂的修煉手段極其的粗陋,甚至是不屑一顧……

就連他們破開天鎖重樓的法門,也都是用精血暴力蠻橫沖擊,完全和靈魂,法力方面的運用沒多大關系.

果然如老鐵所言,巫家的這些功法過于極端,雖然也是一條輝煌大道,卻並不完善,更稱不上完美.

巫鐵盤坐在地,渾身燃燒著滔天烈焰.

他一次次的深呼吸著,運轉《元始經》中法門,竭力的,小心翼翼的從一滴精血中,抽出了一絲微不足道的精血力量融入自身.

一聲巨響.

巫鐵腦海中好似有雷霆爆開,巨大的轟鳴聲震得巫鐵靈魂天旋地轉,差點將他震暈了過去.

一個磅礴不可思議的巨力在巫鐵體內爆發開來,巫鐵全身血肉細胞瞬間粉碎,所有的血肉細胞在這一瞬間都粉碎了一次,然後在這股巨力的暴力捏合下,又重新滋生.

巫鐵全身的血肉細胞體積驟然縮減.

假如巫鐵全身的血肉細胞原本體積是一百,如今就變成了九十九點九.

細胞的體積縮小,密度增加,內部容納的力量卻飆升了一倍有余,每一顆細胞都比之前強大一倍以上.

巫鐵的體積略微縮小了一絲絲,但是很快他的身體內就有新的肌體細胞不斷生出,他的體積迅速擴張了一絲絲,而且比之前又長高了一些,強壯了一些……

巫鐵身後,兩條輝煌奪目的雙螺旋流光出現.

三十幾億條細細的光絲纏繞在兩條雄壯如龍的雙螺旋流光中,凝成了三十三道重樓枷鎖,巫鐵整個人都被這一重重的重樓枷鎖投影死死的禁錮在里面.

身體內,這一絲精血力量所化的洪流呼嘯而起,化為一條血色巨浪狠狠沖刷在第一道重樓枷鎖上.

刺耳的破裂聲不絕于耳,第一道重樓枷鎖上數萬條細細的光絲被血色巨浪一擊粉碎.

光絲化為無數細細的光點飛入巫鐵全身,和他的每個細胞融合.

第一絲精血能量消耗一空,隨後巫鐵又從一滴精血中,抽出了第二絲精血能量.

又是一聲雷鳴在巫鐵體內傳來,他腦海中同樣是一聲炸雷般巨響傳出,他眉心的金光已經膨脹到了綠豆大小,被這一聲巨響轟了一下,綠豆大小的金光驟然壓縮到了原本的一成左右.

金色光團變得越發致密,巫鐵的法力也同樣凝實了些許.

又是一條血色巨浪沖擊在第一道重樓枷鎖上,又是數萬條細細的光絲被沖得支離破碎.

巫鐵全身都有一種飄飄欲仙的美妙感覺傳力,他能隱隱察覺到,自己的身軀變得輕靈了許多,而且憑空多了幾絲神異氣息.

他感覺,自己好似被困在一座被無數厚重的毛玻璃組成的小黑屋中.

這些毛玻璃上,還被人塗上了厚厚的粘稠的墨汁.

每一根光絲破碎,都好像一塊毛玻璃上的墨汁被擦去了一點兒,就有一絲微不足道的光照進了小黑屋中.

自己的身軀在蘇醒,在朝著某種本源之道不斷的靠近.

那種欣喜和寬慰的感覺,猶如潮水一樣一波波的沖刷著靈魂,讓巫鐵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有火焰,狂風,沙土,流水,玄冰,雷霆,樹木,花草等等異象在巫鐵身邊浮現,這些異象大的不過巴掌大小,小的更是只有拇指方圓,但是每一道異象都充斥著玄妙不可言的氣息.

老鐵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巫鐵的變化.

每當他看到巫鐵身後一道血色巨浪拍打天鎖重樓的威勢,老鐵黑漆漆的胡狼臉上就是一陣抽搐.

"這群殺千刀的巫家混蛋……管殺不管埋,管殺不管埋……老子算是知道他們的這個臭名聲是怎麼來的了……"

"分明是天大的好事,硬是被他們弄成這樣……"

"要不是有老子在這里看護著,這小子早就'嘭’的一下嗝屁朝梁了!"

"大巫精血,這是區區重樓境一重天的小子能消化的麼?"

"混蛋啊,混蛋啊……欸?"

老鐵突然一臉狐疑的看向了巫家族人離開的方向:"那些蠢貨也就罷了,那個白毛老鬼……很有點奸猾……難不成,那混蛋算死了老子?"

巫鐵身後異象不斷,巨大的天鎖重樓沖起來有上萬米高,一道道血色巨浪源源不斷的沖刷上去,無數條極細的光絲不斷的被破壞.

經曆了數千次沖刷,巫鐵天鎖重樓的第一重枷鎖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第一道天鎖重樓徹底崩潰.

巫鐵的身體劇烈的震蕩了一下,他渾身皮膚同時脫落,一層瑩白如玉的新皮已經自身出來,不斷釋放出熠熠光輝.

有無形無跡的風從四周虛空中冒了出來.

這些風無聲無息的,順著巫鐵的每一個毛孔竄入了他的身體,瞬間吹遍了他的四肢百骸和血肉神經……

老鐵低沉的咕噥道:"風劫來了……嘖……可憐啊,這風……"

老鐵一句話剛說完,巫鐵體內三十六顆沒怎麼消耗的精血同時劇烈震蕩,剛剛侵入巫鐵體內的無形風劫頓時變得支離破碎,哀鳴著從巫鐵體內噴了出來.

巫鐵身後,雙螺旋流光中,三十二重天鎖重樓光芒更甚,每一道天鎖重樓都比之前粗壯了一些.

又是一道血色巨浪呼嘯而出,重重撞在了第二重天鎖重樓上.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精血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遠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