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二百三十章 華光   
  
第二百三十章 華光

g,更新快,無彈窗,!

大湖域,大湖城.

四周皆為水波,正中一座長七八里,寬三里許的小島一端,高有百米的懸崖上,一座石堡猶如展翅欲飛的大鳥巍然矗立.

整整二十四輪千丈虛日高懸穹頂,照亮了整個水域.

大湖大致呈橢圓形,最長三千多里,最寬兩千又四百里,湖水極深處超過萬米,更連同數十條極大的陰河,湖內水族無數.

七八條甬道聯通大湖.

與其說是甬道,不如說是河谷.

七八條窄則數十米,寬則三五百米的大河翻騰著白浪呼嘯而來,一頭紮進了大湖中.河道兩側有寬窄不一的灘塗地,上面建造了一行行簡陋的屋舍.

那小島上的石堡,就是大湖城鎮守將軍府所在,而這幾條河道旁錯落有致的屋子,就是大湖城普通子民,那些打撈水產的子民居住的地方.

小島上,懸崖邊,一張碩大的長條石台端端正正的擺放在那里.

一口三足小鼎中香煙嫋嫋,身穿一裘白衣的華光站在石台旁,手持一只做工精致的毛筆,在一張碩大的白紙上一筆一劃,全神貫注的書寫著.

造紙.

這是一門極其高深的技藝.

在這個世界其他的大域,那些極強大的勢力都還在使用獸皮記事時,唯有三連城的這些大家族,傳承了上古的造紙之術,而且將其一直傳承到了今天.

三連城特產光華皎潔,瑩白如雪,紙質細膩堅韌的上好白紙,其中滲入了特殊藥物,這些白紙輕巧纖薄,卻又堅韌耐用,更能長期保存,曆經數百年而不蟲不腐.

因為造紙術的關系,三連城的皇室圖書館內,保存了大量的典籍.

因為這些典籍的緣故,十二執政家族的核心高層,多少都染上了一些'風雅’習氣.比如說華光,他自幼就獨愛書法,一手端正的楷書冠絕整個三連域.

雖然整個三連域擅長楷書的高層總人數不會超過三十人,華光的這一手書法的確可觀.每一個字都蘊藏一絲古樸渾濁之氣,筆畫卻又流暢華麗,蘊藏了濃烈的文華精神.

一筆一劃,端端正正.

生得高挑俊朗,面容堅毅冷峻如冰山的華光認認真真的將優曇一族的《先祖訓誡後世子孫書》抄寫了一遍.

隨後他放下筆,端詳了一陣白紙上烏黑亮麗的字跡,滿意的點了點頭,將毛筆清洗乾淨,小心的掛在了一旁的筆架上.

滿足的輕歎了一口氣,華光手一指,寬六尺,長三丈的白紙就飛了起來,端端正正的懸浮在他面前.他退後了七八步,雙手背在身後,搖頭晃腦的逐字逐句了念誦起這篇訓誡後世子孫書.

"先祖有大智慧……奈何現在的族長,長老,一個個其蠢如豬."

華光將自己書寫的訓誡書認真的誦讀了七八遍,搖搖頭,咧嘴一笑,腦後披散的銀色長發就無風自動,一縷縷極細的劍意從每一根頭發絲上噴湧而出,切得四周空氣'嘶嘶’直響.

"只不過,事情做了也就做了,大孔雀王朝的那群王室蠢貨,實在也太不堪了些."

"可是,蠢貨們,你們不該親自操刀上場……尤其是那些嫁給了王室的族女……一個個下手如此狠辣,搞得現在優曇一族惡名在外,十二執政家族中,敵視我族的,怕是最多的."

華光輕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這才幾年的功夫,十二執政家族的腐化墮落,已經不比大孔雀王朝的王室差多少了."

"大孔雀王朝的王室,攏共多少人?十二執政家族的族人,加起來又有多少?"

"區區三連域,經得起你們這麼多人禍害麼?"

手一指,那張寫滿了端正華麗大字的白紙被火焰覆蓋,頃刻間燒成了一縷青煙.

"此世汙穢,我的字,本不該留在這個汙穢的世間.唯有付之祝融,讓它們清清白白的來,清清白白的去……"

華光歎了一口氣,他搖搖頭,右手向空氣中一抓,一柄通體碧光隱隱的長劍'鏗鏘’一聲跳入手中.

他身如流云,行云流水般在懸崖邊上快步疾走,手持長劍,舞出了一套極其華麗,不斷有無數道流光四射的劍法.

他一邊快步行走,一邊舞劍,一邊低聲吟唱:"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唷,真好聽!"

清脆甜美的笑聲從懸崖下傳來,過了一小會兒,蒼幽腳踏寒風,背著坐在他背上的玄蛛冉冉飛上了懸崖.

玄蛛手中拎著兩條銀鱗,紅紋的大魚,笑吟吟的向華光打著招呼:"華光大人,今天運氣好,我抓住了兩條紅紋銀鱒……用清酒燉了,最是鮮美不過……我燉了,請你吃酒?"

玄蛛眸光流轉,不眨眼的打量著高挑,俊朗,身形挺拔如劍的華光.

華光收起劍勢,冷然看著玄蛛:"我說過,這里,不許外人上來."

玄蛛委屈的看著華光:"我只是聽得華光大人您在這里誦讀……行路難……"

玄蛛正要重複華光剛才誦讀的詩詞,華光突然怒氣沖沖的大吼了起來.

"閉嘴,閉嘴,如此絕世詩文,不要從你嘴里說出來,沒來由汙穢了這等絕佳好詞……"

玄蛛的臉色微微一僵,然後越發燦爛的笑了起來,她輕柔的朝著華光說道:"華光大人,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呢?"

放下手中兩條銀鱒,玄蛛扭動著纖細的腰身,邁開長腿,正要一步邁上懸崖.

華光的臉僵硬如冰山,他死死地盯著玄蛛邁出的那條長腿,冷然道:"你身上哪個部位碰到我這清淨之地,我就親手剁掉它."

玄蛛的身體一僵,她收起笑容,可憐兮兮的看著華光:"華光大人啊!!!"

華光激靈靈打了個寒戰,他朝著玄蛛厲聲喝道:"閉嘴,女人……如果不是家主下令,讓我幫你搜尋拿人,我已經讓人將你大棍打出我的地盤."

深深的盯著玄蛛那張俏麗的面龐,華光厭惡的說道:"半個月前,你做的事情,當我沒看到麼?簡直是……汙穢,肮髒,下賤,無恥……世間,真有你這等美豔如花,卻不堪墮落,汙穢絕倫之人?"

玄蛛被華光一通破口大罵弄得目瞪口呆.

呆滯了好一陣子,玄蛛眯著眼,開始回想自己半個月前做過的事情.

然後,她的臉色突然變得僵硬,那嫵媚的笑容徹底的從她臉上消失了.半個月前,玄蛛想起來了,她似乎,真的一時興起,做了一些在她看來,很是賞心悅目的小事情.

不就是吃了幾口鮮嫩的小野菜麼?

"你看到了?"玄蛛輕歎了一口氣.

華光冷然呵斥道:"我差點要挖出自己的眼珠,簡直汙穢不堪……你,你,你在這里多待一天,都是汙了我大湖城的風水,水土."

玄蛛歎了一口氣,她幽幽歎道:"沒想到,居然被你看到了,華光大人果然好修為,我都沒有發現您在一旁窺視呢."

華光再次激靈靈打了個寒戰,他怒道:"誰窺視?誰窺視?我不過是深夜循例巡城,隨機四處游走巡視……想不到,見到你那等下作不堪的事情."

玄蛛臉上,兩行清淚潺潺而下,她可憐的看著華光,嘶聲叫道:"那不是我的錯,我是被逼的,是他們那幾個畜生,他們強迫我的……"

華光冷然看著玄蛛:"閉嘴吧,女人,你是什麼樣的貨色,我見得多了……當年,大孔雀王朝的王室,不乏和你一樣的賤女人,所以,狡辯無用."

"或許那幾個人最初是強迫你的,但是我看到的,卻是你在主動索求,簡直……卑賤,肮髒,簡直,下流不知道廉恥……"

"那幾個混蛋,已經被我趕出去巡邏去了,終此一生,我不會讓他們返回大湖城一步.我的麾下,不要這種沒有定力,沒有定性,被女人輕松勾搭,就堅守不了底線的蠢貨."

"而你……玄蛛,你記住,如果不是家主的命令,我早就讓人將你大棍趕出大湖城."

"所以,你在這里,離我遠點……我生性有些潔癖,見到你,簡直是連我目光都汙穢了……"

華光的話極其的苛刻,甚至說得上是刻薄寡毒.

玄蛛幽幽歎了一口氣,她收回邁出的長腿,站在蒼幽的背上,冷然看著華光好一陣子,然後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好一個華光大人……好哩,我明白了,嗯,在沒有足夠的把握把你弄到手的時候,小女子絕對不會在你眼前再出現……"

"嘻嘻,不過呢,華光大人,你要小心哦……一旦被我得手,你這輩子就不可能離開我了."

"你越是驕傲,越是潔身自好,我就越想毀掉你."

"你要明白……在我面前,你優曇一族嫡系族人的身份算什麼呢?嘻,用不了多久,你會變成我的一條狗……"

玄蛛笑顏如花的看著華光.

華光心頭一陣惡寒,只覺好似被一條毒蛇盯上了一樣,渾身一陣陣的不舒服.

他手中長劍轟然長鳴,一條藍色的巨鯨虛影在長劍上憑空浮現,仰天發出一聲低沉渾厚的長吟聲.

華光手持長劍,看著玄蛛,冷酷無情的吐出了兩個字:"快滾."

玄蛛目光流轉看著華光,輕聲笑道:"滾這個字,我很喜歡……下次,我也會對你這般說這兩個字,當然,語氣不會這般無情,反而是會非常的溫柔多情就是了."

玄蛛的每一個字都在挑逗華光.

華光對她的回應是一劍朝著她那張俏麗的面孔劈了下來.

玄蛛笑了一聲,她閉上眼,故意將自己俏麗如花的面孔向華光的長劍送了上去.

玄蛛皮膚上雪光縈繞,她擺出了自己最迷人的笑容,最優雅的姿勢,用一種甘心情願死于華光劍下的儀態,將自己的面龐送到了劍鋒下.

這一招,過去無往而不利.

曾經多凶悍凶殘的人,面對玄蛛擺出的這陣仗,都心軟收劍,接下來就是玄蛛賞心悅目的休閑運動.

但是這一次……

華光面帶冷笑,毫不留情的一劍劈下.

劍鋒幾乎要挨到玄蛛面皮的時候,玄蛛終于明白,華光和她之前碰到過的所有男人都不是同類人.

她嘶聲怒嘯,又驚又怒的急忙向後一縮身子.

劍尖幾乎擦著玄蛛的面皮掃了過去,一抹極其鋒利的劍氣切開玄蛛的面皮,在她清麗絕美的面龐上留下了一條三寸長深可及骨的劍痕.

鮮血'唰’的一下就噴了出來.

玄蛛痛得面皮一抽,她猛地睜開眼睛,幽怨,絕望的朝著華光嘶聲大吼:"你一定要毀了我麼?你怎麼就這麼……"

她還想盡最後的努力,竭力攻破華光的心防.

華光毫不猶豫的一劍向她心口刺下,他冷聲道:"家主的命令,是讓我幫你抓住那些人……也好,殺了你,我依舊可以幫你抓住那些人."

劍光快到極點,頃刻間刺穿了玄蛛胸前衣衫,她清楚的感知到了劍尖上的那一絲刺骨陰寒.

這生得俊美冷峻的家伙,真是個心狠手辣,毫無憐香惜玉之情的混蛋!

玄蛛心中暗罵了一聲,她收起了心底那一絲遐思,身體向後帶起縷縷殘影急速後退.

蒼幽猛地舉起了前爪,'叮’的一聲架住了華光的長劍.

劍鋒和蒼幽的爪子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濺,兩者都毫無傷損.

華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蒼幽碩大的爪子,冷然贊歎:"好硬的爪子……可惜了,這麼一頭靈獸,跟了這麼一個肮髒汙穢之人."

玄蛛懸浮在遠處,雙手叉腰,臉上的傷口已經急速愈合,沒有留下絲毫的傷痕.

她朝著華光冷笑道:"華光,今天一劍之仇,我記住了,你給我記住,你遲早要落到我手中,我一定要讓你……"

玄蛛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興奮得面皮發紅.

她想到華光被自己折騰的樣子,就興奮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遠處十幾聲尖銳的破空聲傳來,十幾只青蚨所化的青影急速飛來,逐次落入華光手中.

華光眉頭一挑,冷然道:"好,找到他們了……"

玄蛛頓時眉開眼笑的笑了起來.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群起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到破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