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三百一十六章 饕餮來襲   
  
第三百一十六章 饕餮來襲

g,更新快,無彈窗,!

大龍蜥發出威懾性的怒吼.

巫鐵一躍而起,腳踏流風站在半空中,雙手已經緊握住了白虎裂.

十幾頭體型碩大,遍體生滿了黑色毒刺,黑色的外殼上密布著血色條紋的大虎蛛攀附在懸崖上,慘綠色的眼器正死死的盯著巫鐵.

在這些大虎蛛的背上,有制作精良的鞍韉.

十幾個身穿黑色甲胄,體型精悍的青年坐在大虎蛛背上,手持黑色的骨質長矛,一個個面無表情的盯著巫鐵,眼里盡是冰冷的殺意.

"好可惜,沒能一槍戳死你."一個青年反手從身後拔出了一柄骨質標槍,朝著巫鐵指了指:"那,我們繼續!"

大虎蛛猛地跳了起來,它們在懸崖上靈活的穿梭著,猶如在平地上靈巧的蹦來竄去.一柄柄黑色標槍從這些青年手上不斷投射出來,伴隨著淒厲的尖嘯聲射向巫鐵.

大龍蜥發出惱怒的咆哮,同樣靈巧的在懸崖上攀爬跳躍,不時拍打翅膀,將一根根黑色標槍打飛.這條大家伙老成精了,它知道這些標槍上有劇毒,小心翼翼的避開了標槍的槍頭.

老鐵穩穩的站在大龍蜥的背上,任憑這條大家伙亂蹦亂竄,他的身體只是紋絲不動.

巫鐵揮動白虎裂,幫著大龍蜥將幾柄標槍打落,他厲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老鐵突然竄了出去.

他在垂直的懸崖上急速的奔跑,突然竄到了剛才說話的青年身邊,張開嘴一口咬在了青年的小腿上.'咔嚓’一聲,青年小腿粉碎崩折,不由得發出淒厲的慘嗥聲.

老鐵一口得逞,得意洋洋的竄回了巫鐵身邊,齜牙咧嘴的笑得好不開心.

大虎蛛猛地向後方退去,十幾個青年惱怒的盯著巫鐵.一番猛攻,沒能傷到巫鐵一根毛,連他的坐騎大龍蜥都沒能傷到,反而自家的頭目被老鐵一口咬斷了腿,這些青年有點出離的憤怒了.

"好狗,好狗!"被咬斷小腿的青年歇斯底里的嚎叫著,他掏出一包藥粉,重重的拍在了斷腿上.

一聲慘嚎後,傷口血流止住了,青年咬著牙,死死的盯著巫鐵,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是饕餮黿(yuan),我饕餮家的家主饕餮圖何在?"

巫鐵驟然想起了被他生擒活捉,當做肉票向饕餮氏勒索贖金饕餮骨的饕餮圖,饕餮鴣,以及饕餮鴣的四個隨行護衛.

"這就是你們來贖人的態度?"巫鐵和老鐵的臉色都變得極其詭秘.

饕餮黿冷笑了一聲,冷聲道:"難不成?你以為?若是能殺了你,救回家主,自然是大功一件.想不到,你還有幾分本領."

巫鐵,老鐵半天沒吭聲.

這個饕餮黿的腦回路也是頗為清奇,看樣子,他是負責來贖回饕餮圖的,可是他非要嘗試著用武力解決問題.好吧,他也不想想,饕餮圖都栽在了巫鐵手中,何況是他?

這下好了,人沒救回來,自己掉了一條腿!

當然,有各種靈丹妙藥在,斷掉一條腿怎麼也能想辦法長出來,可這不是自找苦吃麼?

更加糾結的是……

之前巫鐵帶著饕餮圖,饕餮鴣等人離開三連城,結果在去巫域的半路上,遇到蕩魔殿的司馬秀,那厮手下的巨神兵一言不發就下手突襲,饕餮圖他們,全死在了巨神兵手上.

這就尷尬了.

巫鐵作為綁票者,人家家屬帶著贖金過來了,可是巫鐵交不出人來了.

饕餮黿摸了摸帶著血跡的斷腿傷口,右手一揮,掏出了一個儲物手鐲,抖手丟向了巫鐵:"這里面,有你索要的饕餮骨殖……交出本家家主……以後,你就是我饕餮氏的死敵,此番羞辱,我饕餮氏一定會找回這個場子."

饕餮黿和他身後的族人,都一臉陰沉的盯著巫鐵.

自家家主被人生擒活捉,還被勒索了一大批先祖留下的骨殖,這等羞辱,等同是被砸了祖宗牌位……更不要說他,饕餮氏本來就是橫行霸道,肆無忌憚的做派,更不能容忍這等羞辱.

只等救回了饕餮圖,這筆賬,他們會和巫鐵慢慢算.

饕餮黿目光歪了歪,向正打得驚天動地的鐵血城方向看了一眼,他在心里暗自咆哮,巫鐵出現在這里,而且座下坐騎是巫家獨門招牌的坐騎大龍蜥……

沒得跑了,這厮是巫家的族人.

饕餮黿自以為自己發現了真相,很好,難怪饕餮圖會失手被生擒活捉,感情是巫家在背後作祟?

很好,很好,非常好.

饕餮黿手指微微哆嗦著,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斷腿,齜牙咧嘴的朝巫鐵冷聲道:"贖金,完全按照你說的數量准備,現在,放出我巫家家主,還有饕餮鴣等人."

巫鐵拿著那手鐲,眨巴了幾下眼睛.

一縷靈識投入手鐲,沒錯,里面塞滿了黑漆漆的饕餮骨殖,饕餮氏這次真沒搗鬼,他們真是按照巫鐵的要求,准備了足夠的贖金.

可惜啊……

巫鐵歎了一口氣,將手鐲納入懷中,然後朝著饕餮黿搖了搖頭.

"抱歉嘿,饕餮圖他們,死了."巫鐵歎息道:"不過,你們放心,殺他們的人,我已經幫他們報仇了.所以,這些饕餮骨頭,就當做我為他們報仇的酬金吧."

"好了,我們兩清了."巫鐵拍了拍手,很燦爛的朝著饕餮黿笑了笑.

饕餮黿一行人全傻在了那里.

他們呆呆的看著巫鐵,過了好久好久,他們的眼珠同時變成了血色.

"混賬!"饕餮黿一聲長嘯,他的身體猛地膨脹起來,皮膚下面生出了黑色鱗片,身軀變得四五米高下,手中黑色的骨質長槍也隨之變化,座下大虎蛛猛地向前彈跳沖出,凌厲的一槍帶著刺耳的破空聲直刺巫鐵心口.

巫鐵冷哼了一聲,右手精准的一把抓住了饕餮黿的長槍.

五指一合,'嘭’的一聲個,饕餮黿的長槍炸碎,巫鐵右手順勢一拳轟出,打得饕餮黿胸前鱗甲崩碎,饕餮黿大口大口的吐著血,被一拳打飛回去,被一個同行的饕餮氏青年一把抓住.

大龍蜥猛地張開嘴,一口咬在了饕餮黿騎的大虎蛛腦袋上.

'咔嚓’幾聲,大龍蜥叼著大虎蛛,將它幾口咬碎了吞了下去,然後心滿意足的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

饕餮氏的這些青年簡直要瘋掉了.

在他們眼里,巫鐵儼然已經成了綁票,撕票,殺人,行凶,甚至連坐騎都不放過的絕世惡人.他們一言不發的同時激活血脈之力,紛紛化為身高數米,遍體黑鱗的壯漢,然後同時朝著巫鐵深深一吸.

懸崖上,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翻卷而來.

巫鐵和大龍蜥的身體猛地向前一傾,差點就被這十幾個饕餮氏族人的聯手吞噬給拉了過去.

大龍蜥渾身肌肉繃緊,四足死死的陷入了懸崖,巨大的翅膀張開,不斷向前噴射狂風,強行穩住了身體.

巫鐵則是大聲喝道:"饕餮圖他們死在蕩魔殿巨神兵手中,和我有什麼關系?你們要報複,就找蕩魔殿的人去……你們,也是參加討伐大戰的麼?大家都是伏羲神國的人,為何自相殘殺?"

巫鐵自覺理虧,所以,不想對這些饕餮氏的年輕人下手.

饕餮黿則是猛地冷笑了起來:"任你巧言令色……今日,你必死無疑."

饕餮黿冷聲道:"原本還說,完好無損的救出家主,再將你就地格殺,但是既然家主已經死了,那麼……你為什麼還不死呢?"

十幾個饕餮氏的青年聯手,強大的吞噬力讓巫鐵和大龍蜥有點狼狽.

驀然間,巫鐵頭頂一股更加可怕的吞噬力量襲來,巫鐵渾身氣血驟然松動,上半身毛孔猛地碎裂開,一縷縷極細的血霧不斷從體內噴出,急速向空中飛去.

巫鐵猛地抬頭.

就在他頭頂,上方千多丈高的懸崖頂部,三名身穿黑色鱗甲,臉色陰沉發黑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里.

其中一個中年男子身後黑霧翻滾,一頭巨大的饕餮虛影在黑霧中若隱若現,正張開大嘴死死鎖定了巫鐵的氣息瘋狂的吞噬.

這個中年男子絕對是胎藏境的修為,他一個人放出的饕餮真形的吞噬力,就比那十幾個饕餮氏的青年聯手還要強了數十倍.

巫鐵全身氣血浮動,體內精元猶如滾湯一樣沸騰,五髒六腑都好像要從嗓子眼里噴出去.

一絲絲血霧不斷從體內噴出,不斷被那中年放出的饕餮真形吞噬,只是一個呼吸間,巫鐵體內的精血就被吞掉了一成有余.

"既然家主已經死了,有你陪葬也好."那中年男子不緊不慢的說道:"你是巫家族人?很好,殺了你,我們饕餮氏自然會找巫家算賬……"

另外一個中年男子突然笑了起來:"其實,這樣也好.饕餮圖格局太小,他這個家主,我們好些族人並不心服,奈何老祖中意他?"

"現在他死了,很好,很好."中年男子看著巫鐵輕聲道:"帶你的頭顱回去,怎麼都能交待了."

巫鐵一拍座下大龍蜥.

袖管一動,大龍蜥被巫鐵用袖里乾坤收了進去.

隨後巫鐵滿身金光大盛,他化為一道金色長虹,倏忽向遠處急速掠走.

"縱地金光!嘿!"朝著巫鐵出手的中年男子大笑一聲,他身體一晃,同樣化身一道金光沖天而起,劃出一道極大的弧線,'唰’的一下落在巫鐵面前,張開雙手擋住了巫鐵去路.

巫鐵一槍向中年男子刺了過去.

中年男子身後黑霧翻滾,饕餮虛影猛地發出一聲大吼.

巫鐵身邊虛空劇烈的波動著,方圓數里內的天地元能連同空氣,乃至空氣中的塵埃被饕餮虛影一口吞得干乾淨淨.巫鐵身邊光線驟然黯淡,簡直變成了一個圓形的黑洞.

除開巫鐵本體,巫鐵身邊數里內的一切,包括太陽光都被饕餮虛影吞得干乾淨淨.

白虎裂劇烈的震蕩著,順著巫鐵前刺的勢頭,加上饕餮一吸,白虎裂差點從巫鐵手中滑出.巫鐵急忙抓緊了槍杆,咬著牙向後倒退了好幾步.

大片黑色風沙沖天而起,老鐵化為人身胡狼頭形態,拎著一根碩大的權杖從風沙中沖了出來.黑色的饕餮虛影朝著老鐵狠狠的咆哮了一聲,老鐵面不改色的,掄著權杖朝著中年男子就是一棒轟下.

中年男子駭然看了老鐵一眼:"原來,不是血肉之軀."

他舉起了右手.

老鐵一棒子轟在了中年男子的手上,一聲巨響,中年男子掌心黑鱗上火星四濺,老鐵的身體被反震之力震得晃了晃,中年男子身體一晃,向後退了兩步.

巫鐵低沉的長嘯了一聲,這些饕餮氏的族人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天才人物,從他們血脈中獲取了大量的神通秘術,一個個難纏得很.

就眼前這胎藏境的中年男子,他展露出來的就有縱地金光和丁甲神軀兩門神通.

巫鐵的修為和對方差距太大,在神通秘術相差仿佛的情況下,巫鐵真的很難和對方抗衡.

剛剛被老鐵一口咬斷了小腿的青年大聲笑了起來:"叔祖,殺了他!"

一眾饕餮氏的青年紛紛鼓掌叫囂,另外兩個胎藏境的中年男子則是分別化為流風,電光,迅速向巫鐵這邊逼近.

"我說了,要帶你的人頭回去,給本家長老們一個交待."巫鐵面前的中年男子笑道:"尤其是,老祖最是寵愛饕餮圖,他死了,你不死,怎麼都說不過去."

老鐵在一旁低聲咕噥著:"小鐵,這家伙,不好對付……他這一身鱗甲,堅固得很."

化身流風,電光的兩個中年男子已經逼近,三大胎藏境高手呈品字形,將巫鐵和老鐵困在了正中.

"當然,在殺你之前,你的這一身血脈精氣,我們就不客氣了."身後追來的一名中年男子笑道:"你小小年紀,能夠讓饕餮圖他們吃虧,很好,很好."

三個中年男子的眼珠隱隱放著綠光,直勾勾的盯著巫鐵,讓巫鐵不由得頭皮一陣發麻.

深吸了一口氣,巫鐵突然大吼了起來:"來人啊!有饕餮氏的,欺上我巫家了!"

正在猛攻鐵血城的三萬巫家族人,頓時有兩萬多人同時回頭朝著這邊望了一眼.

尤其是刑天鱔等近百名胎藏境高手,他們更是停下手,同時向這邊望了過來.

上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攻城和偷襲    下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軍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