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三百五十二章 地脈   
  
第三百五十二章 地脈

g,更新快,無彈窗,!

青山在旁,瀕臨綠水.

一座占地極大,鑲金嵌玉的獸皮搭帳篷端端正正的紮在山林中,四周環繞著眾多稍小一些的帳幕.

篝火升起,青煙寥寥,篝火上架起了洗扒乾淨的野獸,花心心和十幾個任家的'好妹妹’聚在一起,向獸肉上塗抹著各色調料,不時發出清脆歡快的笑聲.

花心心玩得不亦樂乎,如此紅袖添'油’,露天燒烤的滋味,哪里是平日里在花家大宅中能體味的?

如此野趣,實在是有趣極了.

他忙著和一眾好姐妹玩耍嬉戲,勘測礦脈的重任,就交給了花家大隊中的幾個工匠首領負責.

原本這一切,應該是由九總管統籌的.可是九總管被打得魂飛魄散,花心心不擅長俗務,也就只有交給手下人來辦.

幸好除了那幾個工匠首領,還有任善文,任獨行這樣的人家精英襄助,任善文將後勤工作打理得妥妥當當,任獨行居然很有管理,動員能力,在他的指揮下,任家的仆役,護衛們,配合著花家的工匠們,很快在山腳下豎起了一排十幾座高塔.

高有近百丈的金屬高塔正中,一根筆挺的金屬樁子緩緩旋轉著,帶動著樁子頭上的鑽頭飛速旋轉著,慢慢的靠近了地面,然後合金鍛造,密布符文的鑽頭迅速鑽進了地里.

'嗤’!

金屬鑽杆一寸寸的向地下侵入,光芒繚繞的金屬鑽頭後方噴出大片土霧.泥土也好,堅硬的岩層也好,在這些秘制的鑽頭面前,都脆弱得和豆腐一樣.

鑽杆很快向地下伸進了十丈,一根新的鑽杆被接在了鑽杆後面,高塔通體噴出淡淡的光芒,鑽杆繼續向地下打了進去.

幾名身材粗壯,手臂幾乎有尋常人腰身粗細,雙手極其壯碩,手臂上有著大量高溫金屬汁液燙出的疤痕的大漢站在高塔之間,仔細的觀察著四周的山脈走勢.

偶爾他們會走到高塔旁,側耳傾聽鑽杆發出的聲音.

地下有時候有極其堅硬的岩層,鑽頭鑽破這些岩層的時候,就發出比較尖銳的摩擦聲,這時候,這些花家供奉的大匠就會下令調慢鑽頭的旋轉速度,讓鑽杆向下挺進的速度也放慢下來.

巫鐵蹲在十幾里外的一個小懸崖半腰上.

這里有一塊凸起的山石,他好似一只碩大的禿鷲,背靠著山崖蹲在半空中,正好可以看到花心心營地里的動靜,同時那十幾座高塔附近的景象也被他一覽無遺.

花家的大匠們下令豎起高塔的時候,巫鐵眯著眼,眸子里有灰蒙蒙的混沌光芒閃爍,他也在觀察這附近的山勢.

他下意識的用上了老鐵傳承的'風水堪輿’,'尋龍點穴’的那些秘技.

在他視野中,這一片天地頓時變了顏色,山川河流都變成了一條條氣勢恢宏的元能洪流.山嶺洪流穩固,堅定,極少有活動跡象;河川洪流則是靈動異常,浩浩蕩蕩向前不斷奔走.

一條條色澤各異,深深淺淺的元能洪流相互影響,相互呼應,在大地上沖刷出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元能漩渦.這些元能漩渦色澤深淺不一,屬性也是各不相同.

花家的大匠們的確有一手,他們豎起來的高塔,每一座高塔都正好位于一個元能漩渦上方.

隨著高塔內鑽杆的不斷深入,在巫鐵視野中,一個鑽頭距離下方的元能漩渦只有不到十丈.

又過了一刻鍾的功夫,就聽'嗤’的一聲,那個元能漩渦上空的岩層被徹底鑽破,大量鋒利的氣息順著鑽頭上的泄氣孔,順著鑽杆上密集的花紋噴出了地面,有幾塊極小的岩石碎片隨之噴出.

一名花家大匠眼明手快,朝著鑽杆一抓,一片亮晶晶的黑色岩石碎片就被他握在了手中.

"老師."花家大匠低沉的喝了一聲,將那黑色岩石碎片送到了一名頭發胡須大片花白,體型猶如矮人一樣四四方方好似鐵墩子的老人面前.

老人抓起雞蛋大小的岩石碎片瞥了一眼,沉聲道:"寒鐵礦,寒鐵含量三成七……蘊藏量大概在千萬斤上下,不算什麼好東西."

沉吟片刻,老人將碎片湊到鼻頭嗅了嗅,又硬生生掰下一小片黑色石片塞進嘴里品味了一陣子,他緩緩說道:"有一絲清甜味,下方當有赤金礦伴生……嗯,向下再鑽一百丈,如果赤金礦足夠大,這里倒也值得開采一陣子."

隨手將寒鐵礦石丟在地上,老人輕聲道:"如果僅僅是一座寒鐵礦,就不用在這里浪費力氣了."

幾個花家大匠應諾了一聲,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匠舉起右手,大聲的呼喊起來:"再鑽一百丈,看看有沒有赤金礦脈.若是沒有……"

這大匠看了看天色.

山林之中的夜來得快,四周都是高山峻嶺,太陽很容易就會落下山頭,夜幕降臨後,山林中就成了凶禽猛獸,甚至是一些更加可怕玩意兒的樂園.

"再鑽一百丈,若是沒有大的發現,今日就停工,整頓營地,修建柵欄,設下壕溝,埋伏,布置陣法禁制……山林中,要小心再小心,多小心都不為過!"

忙碌著的工匠,雜工們齊齊應了一聲.

十幾座高塔繼續鑽探,有雜工走向營地,在任家的仆役,奴隸和私軍護衛們的幫助下,開始砍伐樹木,修建營地,同時布置各種安全防禦措施.

巫鐵掏出了一塊白面餅,又掏出了一個小瓦罐,從里面取了一些野蜂蜜,仔仔細細的塗抹在了白面餅上,巫鐵取了一瓶果酒,一邊喝著小酒,一邊快活的吃起了香甜可口的面餅.

'唰’.

巫鐵身邊一塊突出來一尺多寬的石頭上多了一個人.

同樣是一身的粗布衣,腰間掛著一柄柴刀,頭發凌亂,上面掛滿了各種小斷枝,葉片渣子,乍一看去就是一個正常的樵夫.

只是這家伙腳上的靴子……巫鐵瞥了一眼這厮的腳,那是一雙做工極其華美,應該已經超出了元兵范疇,達到了靈兵水准的蛟龍皮靴.

淡淡靈光閃爍,蛟龍皮靴死死的吸附在了山石上,這厮蹲在山石上,好似和山石連為一體.

"這位兄弟,你說,他們在干什麼?"突然出現在巫鐵身邊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問巫鐵.

"眼生得很啊,你不是花蟲城的人?"巫鐵沒回答這家伙的問題,而是上下打量起他來.

"呃,兄弟你好眼力……"中年男子笑了起來,他看著巫鐵,沉聲道:"讓我猜猜,你是花蟲城城主府的,還是神武軍的人?或者是,禁魔殿?當然,也有可能是任家之外的另外幾家的探子?"

"你呢?"巫鐵三兩口將塗了蜂蜜的白面餅吞了下去,又一口將瓶子里的果酒喝得干乾淨淨,反手將陶土酒瓶拍碎在了山崖上.

"你是什麼人?在花蟲城襲擊花心心的,不會是你吧?"巫鐵上下打量著中年男子:"修為很不錯,命池境的修為,有資格襲擊花心心了!"

中年男子笑了笑,搖了搖頭:"兄弟你說笑了,心公子……我怎麼敢冒犯?實話實說,我是心公子二哥花天羅的人.這次花家一共派出了二十四隊勘測隊伍,就心公子這一支隊伍規模最大,人手最多.二公子派我們一路跟著心公子,也是一番好意."

"大家族的傾軋,爭斗,是要死人的."巫鐵很不客氣的對中年男子說道:"尤其是,花心心身邊的九總管被人殺了,這事情……誰都有嫌疑,尤其你們二公子嫌疑最重."

巫鐵冷笑,叫你們二少爺瞎折騰.

派心腹手下在暗地里跟蹤花心心.

這事情,真以為你們瞞得過花家的那些老家伙?

花心心不出事還好,出事了,第一個倒黴的就是趙釷他們這伙人.但是現在,花心心擺明出事了.

花家老祖們最看重的心肝寶貝,很明顯的落入了任家的控制中.十幾個族女,就把花心心迷得五迷三道的,呵呵……如果花家老祖們硬要說花二少勾結任家,也不是沒有道理啊!

"如果花家追究這件事情,你們這些花天羅派出來的人,嫌疑最大啊!到時候,你們會被丟出去背鍋麼?"巫鐵幸災樂禍的笑著:"我都能預見到你們被花家大佬們下令砍頭的倒黴模樣……所以,不要來招惹我,我怕死,怕被你們花家的大佬們下令干掉."

中年男子的面孔有點扭曲了.

他苦笑了起來,將一個小小的獸皮囊遞到了巫鐵面前:"霍校尉……"

巫鐵的笑容一收:"你認識我?這是什麼?賄賂麼?你們想要我……幫你們做什麼?"

中年男子沉聲道:"趙釷,現為二少身邊的一個管事,在二少面前,也有幾分面子."

"心少自己不覺得,但是我們都知道,他似乎,掉坑里了."趙釷沉聲道:"這里面,是一柄六煉靈刀,微薄之物,些許心意而已……還請霍校尉幫幫我們."

六煉靈刀?

元兵分九品,最強的一品元兵之上,就是靈兵.

靈兵和靈丹,仙丹一般,分成普通,三煉,六煉,九煉四個品級.

如霍雄這樣的神武軍八品校尉,配發的也只是普通靈兵,連三煉的水平都達不到.六煉的靈兵對上普通靈兵,就好像精鋼寶刀對上木質的木劍,木刀,絕對有著壓倒性的優勢.

六煉靈刀,對'霍雄’的吸引力堪稱'絕大’.

"我,能幫你們什麼?"巫鐵毫不客氣的將獸皮囊抓了過來.

往生塔也好,白虎裂也好,乃至巫鐵自己煉制的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靈劍,這些寶貝都是見不得光的.

如今他身上的佩刀,只是神武軍頒發的制式靈兵,在普通靈兵中也是品質較差的那一種.一口六煉靈刀,絕對能極大的提升巫鐵如今的殺傷力.

送上門的好東西,巫鐵才不會嫌棄.

"您是地頭蛇嘛……"趙釷笑得很燦爛:"也沒什麼別的,就是請您,幫幫我們……一個呢,維護心少的安全,一個呢,找到背後真正算計心少的人."

"我們二少,只是想要隨時掌握心少的勘測進度,想要知道心少是不是在這里真的找到了族里需要的那幾種珍稀礦藏……並無別的意思."

"所以……我們這些二少身邊的人,還不得不保護心少的絕對安全."

趙釷苦笑著,一臉皮的苦澀幾乎都化成黃連水流淌出來.

巫鐵看了看趙釷,沉默了一會兒.

他從獸皮囊中掏出了一柄六尺四寸長的雙手苗刀,通體帶著一絲青藍色,刀刃極薄幾乎半透明的雙手苗刀線條優美,流暢,通體有著一片片流云紋路,仔細看去所有流云紋路都是極其細微的符文,道紋凝聚而成.

巫鐵往刀口上噴了一口熱氣,'嗤嗤’聲中,刀刃上就凝聚了一絲絲極細的冰渣子,然後這些冰渣絲毫不能掛在刀口上,全都順著極其光滑的刀口向下滑落.

可見,這柄刀用來殺人,定然不會留下絲毫血痕.

"好刀……如此,很好."巫鐵將內部空間有一丈方圓的獸皮囊丟回給了趙釷.

大晉神國戒律森嚴,每一件空間寶物都極其珍貴,這個不大的獸皮囊,估計是趙釷身上唯一的空間寶物了.靈刀可以收下,但是這獸皮囊,還是要還給趙釷的.

將靈刀掛在腰間,巫鐵淡然道:"你們有多少人?罷了,這和我無關……但是你們要保護心少的安全呢,就去干掉那幾個家伙."

巫鐵朝著十幾里外的山林指了指,迅速指出了幾個人的藏身位置.

"那幾個家伙,前幾日在花蟲城中,我記住了他們……第一個出手襲殺花心心的,就是他們的同伙."

"打草驚蛇也好,作為一種警告也好,我覺得,先干掉他們,是一件好事."

趙釷的眼睛眯起,猶如鷹隼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刺骨的寒意.

巫鐵正要說話,遠處一座高塔下方突然傳來低沉的轟鳴聲.

剛才巫鐵發現,在那高塔下,是一個不小的元能漩渦,此刻那鑽頭已經打到了那漩渦中.

一聲低沉的轟鳴沖天而起,一條拇指粗細的小小龍形霧氣順著鑽杆噴出了地面.

"打到地脈了……嘿,色澤青白,這下面,定然有珍稀礦脈."

鐵墩子一般的老人大匠猛地一躍而起,帶著幾個大匠徒弟沖到了那座高塔旁.

上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任家的協助    下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真的是勘礦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