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三關,高烈度   
  
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三關,高烈度

g,更新快,無彈窗,!

巫鐵盤坐在地上,冷眼看著自我感覺良好的司馬釁.

他很想問一下司馬釁,是否他出生的時候,他家請的產婆弄錯了對象,把娃娃丟了,把胎盤當做娃娃遞給了司馬釁的父親……這厮,干脆是一塊胎盤修成了人形,是完全沒腦子的?

"給我一個巴結你的機會?"

"代價是,我把秘寶給你?"

巫鐵默然無語,只是輕輕搖頭.

不要說是來曆莫測,可能帶給巫鐵極大好處的混沌真種,就算只是一件'普通的’神魂防禦秘寶,巫鐵也不可能平白無故送給司馬釁.

憑什麼?

司馬釁又不是他親兒子.

就算司馬釁是他巫鐵的親兒子,就憑司馬釁的這人品,巫鐵更想一腳踹死他,而不是給他寶貝.

"搖頭?你拒絕了?"司馬釁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很難看,他直勾勾的盯著巫鐵,歎了一口氣:"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霍雄,是你拒絕了我的善意,你可不能怪我."

挺起了腰身,司馬釁淡然道:"你要明白,神武軍主帥司馬閻,他也是我皇族中人."

赤-裸-裸-的威脅,司馬釁居然直接用司馬閻的名義威脅巫鐵.

巫鐵很無語的看著司馬釁.

你以為司馬閻這樣的人物,能夠坐上神武軍大帥的寶座,能夠成為大晉神國軍方有數的大佬之一的司馬閻,會因為你們幾個皇族的紈绔子,就不顧身份,不顧體統的幫你們對付一個剛剛立下大功的,而且頗有前途和潛力的功臣?

真是,作為紈绔,司馬釁他們實在是給'紈绔’這個詞丟臉.

看著站在面前的司馬釁,盤坐在地上的巫鐵突然起了促狹之心,他右手食指中指並成劍指,從下而上的,一指頭狠狠點在了司馬釁肚臍眼下三寸多點的,不可用言語具體描述的位置.

人家拳路中有'猴子偷桃’這種被稱之為下三濫的招數.

巫鐵的這一招比'猴子偷桃’還要陰損,還要下作.'猴子偷桃’用力一抓,帶來的是鈍傷.而巫鐵劍指狠狠一點,以巫鐵轉修九轉玄功帶來的強大肉體力量,他的兩片指甲宛如短劍的劍鋒直刺而去,司馬釁身邊的幾個皇族子弟甚至聽到了細微的破風聲.

一聲不似人類的慘嗥聲沖天而起.

司馬釁雙手捂住不可言之處,身體筆挺的竄起來二十丈高,然後一頭向下摔了下來,大頭重重的磕碰在地上,一張臉慘白如紙,渾身不斷冒出冷汗來.

作為一個用巨量資源堆砌出來的胎藏境,作為一個吃不得苦的紈绔子,修煉的不是那種需要苦苦打熬肉身的體修功法,而是更趨向于神通變化的法修.

司馬釁的身軀並不強大,而且,他也很不能吃苦,他更擅長的是吃喝享受.

巫鐵這一指轟出,實在是沒用什麼力氣,但是對司馬釁而言,那感覺就好像一根燒紅的鋼筋,筆挺的從他胯下刺進了他的小腹.

五髒六腑都痙攣成了一團,渾身抽搐,五髒如燃燒一般劇痛.

司馬釁覺得,他快要痛死過去了.

他渾身抽搐著,抽動了幾下,居然硬生生的痛暈了過去.

幾個被他糾集過來的皇族子弟呆了呆,猶如見鬼般看了巫鐵一陣子,然後手忙腳亂的攙扶起司馬釁,轉身狼狽的離開.

姜平,蔣括幾個將門子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他們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當他們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後,他們幾個人的臉色也變得極其的古怪--真看不出來,長得相貌堂堂,平日里話不多,反而有一股子冷峻之意的'霍雄’,居然會用如此陰損的手段.

"不過,司馬釁兄弟眾多,就算那玩兒壞了……"姜平的臉抽了抽:"不過,話說回來,你沒下重手吧?"

姜平等人有點擔憂的看著巫鐵.

"屬下只是這樣出手方便,所以順手給了他一記,只是給他一點小小教訓,並沒有和他結下死仇的意思."巫鐵很認真的看著姜平:"如果未來司馬釁將軍無法大展雄風,那絕對不是屬下的罪過."

巫鐵淡然道:"再說了,在這戰堡中,所有人的傷勢都在快速恢複,想來……他用不了多久就會恢複如初."

姜平等人釋然的點了點頭.

沒有出現最糟糕的結果就好……司馬釁這死犢子玩意兒,怎麼就是皇族呢?

高空中,已經凝成了實質的血旗在高空颶風的吹拂下劇烈的搖擺著,發出'嘩啦啦’的巨響,一道道血光不斷的從逐漸密布上無數花紋的旗面上墜落,恰恰灑落在長寬五里的戰堡中.

在血光的照耀下,城內所有大晉一方的將士修為都在緩慢提升,所有的傷勢也都在快速的愈合.

對于第一軍,司馬閻這樣的大能高手而言,這血光對他們的促進是微乎其微,但是對那些普通的將領,尤其是巫鐵麾下的四千不到的剛剛突破的精銳而言,這血光的效力就太大了.

數日夜的鏖戰,巫鐵手下的這些幸運士卒,居然有人在凝聚命池後,直接突破到了命池境中階.

他們的神魂已經能夠在身後形成各種法相異兆,而且法相異兆旁的法則流光,也已經有了龍蛇之相.

因為他們如今都得到了六轉元功的傳授,他們都改修了六轉元功,所以他們形成的法相異兆,一水兒都是身高三丈六尺身披重甲的血色身影,身邊有一條血色蟒龍盤旋飛舞.

巫鐵暗自盤算,如果這樣的鏖戰再持續一個月,這四千不到點的精銳,很有可能都直接踏入胎藏境,起碼都能達到半步胎藏境的水平.

若是他能平安的帶著這些幸運士卒活著離開三國戰場,巫鐵麾下的這一支人馬,當堪稱神武軍中最奢華的一隊全胎藏境組成的精銳隊伍.

只是……天知道這血旗爭奪戰要持續多久.

大戰已經爆發了六天七夜.

城外的捷豹騎和屠靈軍已經在督戰隊的威逼下,亡命的向戰堡猛攻了幾天幾夜.

巫鐵這幾天都沒有參戰,他也不知道城外究竟殺成了什麼模樣……反正不管死傷多少人,地下都有血色火焰升騰而起,將所有的尸骸燒成青煙飄散.

只是……

巫鐵抬頭看著那面巨大的血旗,方圓數十里的旗面上,一條條細密的血色紋路不斷的浮現.

每一條血色紋路,都是無數士卒的精血凝成吧?

巫鐵靜靜的盤坐在地上,不思不想,只是不斷的吸收四周越發濃郁的天地元能,不斷的凝成法力,然後被那顆嫩芽稍微長大了些的混沌真種一口吞得干乾淨淨.

大戰爆發後第九天.

城外的喊殺聲已經稀疏了下來.

很顯然,在城內越來越多的胎藏境將領的神通碾壓下,捷豹騎,屠靈軍中的普通士卒,想來也死得差不多了.畢竟一道神通碾壓下去,少則數百人,多則數千人上萬人被斬殺當場.

捷豹騎和屠靈軍有再多的士卒,也該死得差不多了.

高空中一聲高亢的龍吟聲傳來,血色大旗上出現了一幅完整的九龍逐日的圖紋.九條瘋狂舞動的狂龍,每一片鱗甲都是無數符文致密的凝成;還有大幅的云紋,風紋,也都是對應法則的道紋凝聚而成.

整面血旗散發出的氣息比司馬閻等人身上的九煉仙兵還要強大百倍,千倍,一股恢弘龐然的氣息從血旗中傳來,讓坐在地上的巫鐵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壓得他渾身骨骼'咔咔’直響.

億萬人的精血,神魂凝成的這面血旗……

巫鐵的臉劇烈的抽搐著,這血旗,似乎已經祭煉成了一件極其強大的寶物.

司馬閻喘著氣,大笑著登上了戰堡正中的祭壇.

"第三關……得斬殺億萬士卒,才能讓血旗凝成完整的圖影."司馬閻站在祭壇頂部大聲歡呼:"兒郎們,九龍逐日圖,這可是最頂級的三種圖影之一……此戰,若是我大晉神國得勝,勢必讓我大晉國運昌隆."

司馬閻喘著氣,他的臉上有一條深可及骨,還在不斷糜爛,燃燒的劍痕.

司馬閻顯然正在調動法力對付這條劍痕,他臉上的劍痕時而長好大半,但是很快傷口又重新撕裂開來.

很顯然,在這幾天的戰斗中,司馬閻也不輕松,有和他同級的大能高手找上了他,給他留下了這條遲遲不能愈合的傷口.

"第三關……九龍逐日圖,看看第三關的獎勵!"司馬閻用力的拍打著胸膛:"還請眾神,庇佑我大晉!"

空氣中蕩開了一圈圈血色漣漪,伴隨著低沉的轟鳴聲,萬丈霞光從血色漣漪中噴湧而出.

'隆隆’巨響不絕,很艱難的,一件龐然巨物從漣漪中緩緩的擠了出來.

巫鐵和他身後的數千下屬紛紛好奇的站起身來,看向了祭壇的方向.

那是一口通體金紅色的巨鍾,高有百丈上下,通體密布著無數繁複的宇宙星辰圖樣,一條體積龐大的金龍纏繞在巨鍾上,龍頭擱在巨鍾的鍾鈕上,整條巨龍栩栩如生,散發出令人窒息的烈烈神威.

"天道神器!"司馬閻,第一軍,司馬德,姜虎等人齊聲歡呼.

"天道神器!"巫鐵的瞳孔縮了縮.

在大晉神國的劃分體系中,仙兵還是用常規的鑄造方法,用珍稀的材料鑄造成型,然後用銘刻陣法符文的方式,將大道奧義融入其中而成的強大兵器.

而所謂的'天道神器’,則是巫鐵煉制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靈劍一般,將完整的一條大道打入其中,讓其自行吸收天地元能而逐漸生長孕育的至高煉器方式,耗費漫長歲月溫養出來的後天靈寶.

大晉神國,並無煉制'天道神器’的秘術.

或許有,但是大晉神國秘而不宣,'霍雄’這個層次的人也接觸不到這樣的秘密.

'天道神器’,據傳掌握在眾神手中.

唯有當大晉,大魏,大武用各種方式取悅了眾神,或者獻上了代價足夠的祭品後,或者用某些極其特殊的渠道,才會有極其罕見的概率,有這麼一件兩件天道神器賞賜下來.

三國中的每一件天道神器,都堪稱'鎮國重寶’,每一件天道神器,都足以讓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提升一大截.

巫鐵當初在三連城,為了煉制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靈劍,可是把身上能拆卸的寶貝全都熔化了,這才勉強拼湊出了足夠的材料.

可是眾神賞賜的天道神器,無不使用了巨量的,最為頂級的材料鑄造而成,而且經過漫長歲月的溫養,每一架天道神器的威力,都比巫鐵自己煉制的,剛剛出爐沒多久的落魂散魄幡,北斗戮靈劍要強大萬倍.

最少強大一萬倍!

這就是底蘊,這就是差距.雖然在本質上,巫鐵自己煉制的兩件寶貝也是天道神器,可是在實際的威力上,相差太大,實在是太大了.

一如同樣是燒瓷器,農村小作坊燒出來的粗糙白瓷酒杯,能和官窯燒出來的丈許龍紋大盤相提並論麼?

"天道神器啊!真是,赫赫神威,威不可當."巫鐵由衷贊歎著,這口金龍鍾散發出的威勢,實在是強大得讓人窒息.

不過,巫鐵也不羨慕就是了.

他的往生塔,豐收之樹,都比這口金龍鍾強大不止一籌.

至于說天地生成的水火葫蘆和水火神槍,更是比這後天煉成的天道神器要強出不知道多少.

更不要說還有混沌真種……

雖然這些神兵利器都不能拿出來見人,但是,巫鐵很歡樂的在心里嘀咕:"在思想上,毫無疑問,老子是一個超級巨富!"

金龍鍾緩緩落在祭壇下,'嗡’的一聲懸浮在離地三尺的高度.

城外,大魏和大武的中軍方向,同時傳來了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聲,戰鼓聲,鍾鳴聲同時響起,驚天動地的腳步聲傳來,整整齊齊的腳步聲就好像整齊有序的悶雷,一聲一聲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坎上.

"捷豹騎和屠靈軍的殘軍撤退了……來的是,他們新增援的精銳."四面城牆上,同時有將領高呼預警.

所有人都登上了城牆,向四周眺望了過去.

猶如潮水一樣胡亂沖鋒的捷豹騎和屠靈軍不見了……四面城牆外,是一個個整整齊齊的,氣息連為一體的萬人方陣.密密麻麻的方陣向著四周排列開來,一眼望不到盡頭.

一條條嶄新的樓船懸浮在離地十丈的空中,船艏甲板裂開,露出了一門門巨大的光炮.

大魏和大武的中軍中,都有人在傾力高呼.

他們在頒布最新的賞格.

但凡斬下城中大晉各軍任何一軍大統領人頭的,封王!

上篇:第三百八十章 混沌真種    下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虛空封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