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8. 人生苦短   
  
18. 人生苦短

亞瑟的最後一句話大大刺激了我的自尊心,我有點兒賭氣的想知道他會給我一個什麼樣子的解釋,我很想知道他會用什麼樣的解釋才能讓我信服。
晚上小學生的媽媽問我寒假的時候,會回家嗎?說實話我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後來小學生的媽媽說感覺我補習的不錯,想讓我接著在寒假堶接馱p學生補習,小學生在學校堶掘穨O人吹牛,說是自己的家教老師(當然就是我了)好的了不得,搞得有兩個別的孩子也有想補習的欲望了,說是想在寒假的時候補習,所以小學生的媽媽問我寒假能不能也接著補習。其實,我很樂意留下,有賺錢的生意怎麼能不做呢?但是表面上,我還是裝出一副比較矜持的表情:這個嗎,還是讓我回去考慮一下,畢竟寒假涉及到過年。
據說生意人都這樣,好像可以賺到不少好處,果然,小學生的媽媽非常客氣的對我說:好,好,應該考慮,耽誤您過年,也不大好。
補習完後,我開始往學校騎著車子,十一月末的天氣真的冷了,風吹在身上,感覺到很大的涼意,我有點兒哆嗦,好容易騎到學校,快進校門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喊我,我停了車子,回頭,看見一個高個子的男生和一個女生正在往學校方向過來,等他們慢慢走近我才看清楚,是小淫和之前我送護手霜的那個女生,我搓了自己帶著手套的雙手,不知道小淫喊我幹什麼,小淫朝身邊的女生笑:你先回去,我還有點兒別的事情跟十八說,晚上我給你電話。
那個女生答應了一聲,朝我笑了一下,先走了,我下了車子,看著小淫:哎,有事兒就說吧,過一會兒宿舍就該熄燈了。
小淫背過身,點了一支煙,朝我笑:那天真的生氣了?
我哼了一聲:無所謂,又不是我的東西被人漠視。
小淫點了一下頭:也是,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應該隨便丟別人的東西,不過我沒有想到你脾氣夠大的,竟然把我們這些大男人都甩了一邊,我和亞瑟好長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小淫笑了一下,手堛熒洃@亮一亮的,我沒有說話,推著車子慢慢走著,小淫扭頭看我:我為嘟嘟的事情說對不起,如果還不行,是不是我給她買支花,再買個什麼卡片或者貓熊之類的東西,當面陪個不是?
當小淫說到貓熊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不是笑小淫,是笑自己想像中的貓熊的那種笨笨而且可愛的樣子,我忍住笑:算了,你既然不會和她有相處的機會,就不要給人家希望,好像怎麼著似的。
小淫猶豫了一下,看著我:十八,有些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可能會用自己的真誠看待別人,這也是亞瑟和我們願意與你做朋友的原因,可是問題是並不是別人都有真誠,很多人都是抱著一種似是而非的心態,如果別人不真誠,那麼我呢?是不是要真誠到底呢?讓自己受傷害嗎?
小淫說這些話的時候,我也無話可說,也是,比如許小壞,我擔心她會受到傷害,但是她自己根本不在乎會怎麼樣,似乎很想嘗試或者比拼一下誰更有魅力。想到這兒,我歎了一口氣,感覺挺理虧的,小淫又點了第二支煙,笑著看了我一眼:你呀,慢慢成長吧,和我們比,你的想法,有時候真的,不是說不好,只能說是很,很孩子氣,世界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美好和天真,等價交換的理論並不適合人際交往的。
快到女生宿舍樓的時候,我轉頭看小淫:我快要到了,你回去吧。
小淫吐了一口煙,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不過易名有一點說對了,你適合當兄弟。
說完小淫轉身走了,我騎著車子朝女生宿舍方向走去,小淫提起易名,我的心堿藒M變得很難過,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自己最先動了心?還是因為別的?
回了宿舍,嘟嘟趴在床上落淚,不用問,肯定是因為言情小說堶接篝c的主人公讓嘟嘟傷心欲絕了,難道愛情真的這麼有魅力?就連虛構的都能讓人肝腸寸斷,有意思。
蘇小月轉身的時候,我以為自己看錯了,因為蘇小月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淚水,蘇小月平時就是一副石頭心腸,她能哭?首先她不會因為言情小說哭泣,我慢慢站到蘇小月的窗前,用手碰了碰蘇小月:哎,你怎麼了?怎麼了?
蘇小月低著頭不說話,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眼睛有點兒紅,看著我:十八,我,我爺爺去世了。
我哦了一聲,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用手拍了蘇小月的肩膀幾下:不要太難過了,人都會有那一天的,免不了的,免不了的。
蘇小月壓抑著聲音,一飛已經睡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管一個人怎樣過自己的人生,怎樣的與眾不同,到最後的時候都一樣,好像聖經說過:你來自泥土,必將回到泥土。這話是聖經說的,還是中國人的古話,我有點兒搞不清楚,按照女媧用泥土造人的傳說來講,這句話應該是中國人先說的,祖宗的話真是有道理啊,不用多少年,我也就是一堆泥土了,不知道那個時候形狀能不能好看點兒?
這一晚我沒有睡好,不知道為什麼,半夜的時候還覺得身體的腰部有些疼痛,像是燒傷似的,我翻了身,我也沒有點蠟燭更沒有火柴什麼的,我迷迷糊糊的覺得很奇怪,但是還是覺得湊合著混到天亮再說吧。
當鬧鐘響起來的時候,我極其疲憊的爬了起來,先去檢查自己腰部疼痛的地方,我看了好長時間,沒有發現什麼東西,但是腰部有著明顯的兩個紅點兒,一個大一個小的,很疼痛,我懷疑是不是跳蚤,不過大冬天估計也不會有什麼跳蚤了,我跳下床開始找原因,最後我發現我的床單上有三個小洞,好像是被燒壞的,真是奇怪?我找不到原因,忍著痛,穿好運動衣,準備下樓跑步,出了宿舍樓,感覺到很冷,外面起風了,我打了個哆嗦,朝操場跑去。
操場上很安靜,零散著幾個早晨堅持做運動的人,深秋時候從樹上飄落的葉子被風吹得嘩啦嘩啦的響,葉子的顏色沒有了葉綠素,像是消瘦老去的人,我想起昨晚蘇小月說她爺爺過世了,咳,人啊,很多時候活著就是一個簡單不能再簡單的過程而已,無論貧窮富貴無論英雄市井無論君子小人無論聖人白丁。
易名沒有出來陪著那個女生打籃球,估計是天太冷了,我哈了口氣,想讓自己變得更暖和一些,網球場上空蕩蕩的,我嗤笑,亞瑟昨天還說今天會給我解釋,還說什麼如果我不給他機會,就當他看錯了我,哼,誰看錯誰還不一定呢?我搖頭,跑到中間的時候我看見前面有個人在看臺上朝我招手,我仔細看了一下,沒有看出來是誰,跑得更近了一些,才看出是小麥,小麥整個人縮在寬大的運動衣堶情A雙手抄在一起,一個勁兒的跺著雙腳,朝我哆嗦的招著手,冷的很厲害,我詫異的停了下來:小麥,這麼冷的天,你瘋了,跑到看臺上?
小麥往下走了兩個臺階,有點兒打戰:十十八,亞瑟,亞瑟昨晚家埵釣い遄A他回家了,今天中午能回來,亞瑟亞瑟讓我告訴你中午他找你,我昨晚想打電話告訴你的,但是我給忘了,所以只好早晨跑來等你,等你,跟你說一下。
我看著小麥:真是的,你等了多長時間啊?快點兒下來。
小麥哆嗦著又往下走了一個臺階:有半個小時吧,我怕睡過頭,所以直接過來了,亞瑟說做人不能,不能失信,不然很沒有水準。
我心堣]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了,只是讓小麥下來,小麥慢慢往下走,我在臺階下面等著,不知道怎麼的,很突然的,小麥好像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竟然從四個臺階上跌落下來,我嚇了一跳,慌忙跨過欄杆,飛快的往小麥身邊跑,但是,還是晚了,小麥跌了下來,捂著雙腿極其難受的看著我:十八,好疼啊……
我著急的蹲在小麥身邊:怎麼樣了?哪兒疼啊?
小麥的眼淚一瞬間就落了下來,我有點兒不知道所措了,小麥坐在地上站不起來,抱著被磕到的腿疼的齜牙咧嘴的,我一咬牙,蹲在小麥前面:小麥,你把雙手搭上來,我背著你先回你的宿舍。
小麥掙紮著把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扶著旁邊的欄杆,站了起來,往上托了托小麥的身體,可能碰到了小麥的腿,我聽見他小聲哎呀了一下,我背著小麥往小麥的宿舍走,拐過兩個樓,到了小麥的宿舍樓,小麥讓樓道阿姨用傳呼機叫人下來,過了幾分鐘,我聽見樓梯的地方傳來匆忙的腳步聲,我聽見小麥喊:佐佐木!
我抬頭,看見佐佐木走在前面,衣服都沒有穿好,後面跟著小淫,小淫吃驚的看著小麥:十八,怎麼了,小麥怎麼了?
佐佐木慢慢把小麥轉到小淫背上,我大概說了一下小麥摔倒了,佐佐木看了一下手錶:小淫,不行啊,現在醫務室和醫院都沒有正式上班啊,七點不到啊。
小淫看了我一下:十八,你先回去,我和老佐先帶小麥上樓,到八點的時候我們帶他去醫院看看,小麥,你先忍忍。
我著急的看著佐佐木,我也很想去,但是想到上午約了朱檀,真是沒有辦法脫身,我看著小淫:哎,你們回來之後給我宿舍打個電話,不管我在還是不在都給我留個口信,好不好?我上午約了朱檀,是九點,走不開。
小淫點點頭:放心吧,我們上去了。
上樓拐彎的時候,小麥淚眼朦朧的朝我招了招手:謝謝你,十八,你回去吧。

上篇:17. 愛情春天    下篇:19. 寒假計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