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32. 絕不原諒   
  
132. 絕不原諒

(A)

週六晚上,亞瑟告訴我他和小麥在五一期間會回家呆上兩三天,不然家堣H又該嘮叨了,像是唐僧的緊箍咒一樣讓他難過,在我看來,回家是很正常的事兒,因為家在外地所以回不去是原因,但是在北京的孩子回家應該是一種幸福,但是亞瑟和小麥好像不是這樣以為的。
亞瑟叼著煙看著我笑:十八,我和小麥明天上午就回家了,房子呢,就空了,趁著我和小麥不在,你和小淫可以可勁兒的折騰,這個二人世界就歸你倆了,只要不把房間門給拆了,幹啥都成。
我不樂意的看著亞瑟:哎,你以為我們是土匪啊,再說了,誰希罕這兒啊。
亞瑟推了小淫一下:十八,你不希罕,小淫覺得希罕,你信不信?
小淫咬著嘴唇笑,沒有說話。
星期天上午,我校了一上午的稿子,整整校對了兩百多頁,我估計其中可能有遺漏的地方,但是大體應該沒有什麼錯誤了,我有些亢奮,我不知道是馬上就要五一放假了還是有機會可以和小淫獨處了,反正我就是很亢奮,感覺怪怪的,小淫快到中午的時候來自習室找我,說是一起吃午飯,我整理著手堛瑤Z件,有點兒不理解的看著小淫。
小淫拿著本書翻著,然後看著我:十八,我下午呢,要去公司一下,交程式,可能要五點以後才能回來,也可能是六點,你等我回來再一起吃晚飯好不好?要不我們去亞瑟房子那兒,我給你做好吃的行不行?
我奇怪的看著小淫:你忙你的去啊,我這兒校稿的東西就很多啊,吃飯不是很重要吧?
小淫溫和的看著我笑:知道了,你呀,什麼時候都是這個樣子,真是,放個長假,連點兒想法都沒有,五一我陪著你過,聽見沒有?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誰說五一跟你一起過了,我還有很多事兒呢。
小淫只是笑,沒有說話。中午吃過飯小淫早早就走了,叮囑我晚上回來要一起吃飯,我笑著看小淫:知道了。
那個時刻,我第一次有了叫做戀愛的感覺,興奮的有些輕飄飄的,下午的時候天氣突然陰翳了,好像是有雨的跡象,我一個人在自習室校稿校了大概兩個多小時的稿子,三點多的時候我感覺有些累,就抱著稿子往宿舍走,空氣中有著淅淅落落的雨滴,但是不大,我跑回宿舍的時候才知道犯了一個錯誤,宿舍沒有人,而我,也沒有帶宿舍的鑰匙,這個鬱悶啊。
我摸身上所有的口袋,除了亞瑟房子的鑰匙之外我真的沒有帶宿舍的鑰匙,我敲了敲宿舍的門,堶惟l終沒有人回應,我失落的靠著牆壁呆了一會兒,在確定一時半會兒沒有人會回來的時候,我決定去亞瑟的房子,下了樓之後,天空中始終飄著零星的雨滴,但是不大,想起亞瑟說的那個話,說是這兩天不在,房子可以盡可能給我和小淫用,我就有些尷尬,但是還是有些興奮。我決定去超市堶捷R些啤酒和吃的,這樣小淫回來後就不用買什麼了,我們可以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我買東西的時候還在想,是不是可以背靠著背那樣的喝酒呢?
買了一堆東西,我順便抱著自己要校的稿子,往亞瑟的房子走,空氣中飄落的雨滴開始有點兒大了,但是還不至於把我澆成落湯雞,我加快腳步跑到亞瑟的房子,開了門,房間堶推R悄悄的,我還故作深沉的喊:有人麼?我來了。
但一想到亞瑟和小麥中午時候已經回家了,小淫去公司交程式了,我就有點兒想笑,自己是不是有點兒謹慎過頭了?本來打算抱著東西去小淫房間,但是最後我還是抱著買來的啤酒和吃的還有要校對的稿子去了小麥的房間,我坐到小麥的床上打算眯一下,我準備先稍微睡一會兒,等到五六點的時候再呼小淫一下,告訴他我在亞瑟的房子,讓他過來,然後晚上呢?讓小淫自己做些好吃的東西,還有我買的酒和吃的,這樣五一放假也就在和諧的氣氛中開始了,我們可以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我有點兒興奮的躺在小麥床上,五一時候是不是和小淫一起出去逛逛呢?那小子願意去書店買什麼電腦的書,那我陪著他好了,這次出去的時候堅決不帶錢包,一定要吸取上次的教訓,免得出現上次丟錢包的事兒了,想著想著我就有些困意了,但是還不能完全睡去,我看見小麥的房間門沒有完全關上,還留著一條縫,本來想下床去關,但是想到自己也不一定能睡多會兒就沒有起身去關門,只是眯著眼睛朦朧著睡意。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迷迷糊糊的聽見有人拿著鑰匙看門的聲音,我有點兒興奮,因為我知道亞瑟和小麥已經回家了,四把鑰匙,除了亞瑟小麥還有我,再就是小淫有了,應該開門的是小淫,我慢慢的從小麥的的床上爬起來,我想嚇小淫一下,我躡手躡腳的下了床,走到小麥的房門邊兒,因為之前沒有關上門,所以門始終留著一條縫隙,我聽見房子門開開的聲音,正想沖出去,我很意外的聽見小淫的聲音:快進來吧,身上都濕了。
我奇怪的靠著門框旁邊,順著房門的縫隙往外看,我很奇怪小淫是在和誰說話,順著門縫,我看見了小淫的身影,小淫外面的襯衫已經脫了,只是穿著堶悸熊u袖衫,小淫的旁邊站著一個人,不停的忽扇著身上的衣服,那件襯衫是小淫的,我終於看清了和小淫一起進來的那個人,是好些天沒有看見的江雪琪,江雪琪的頭髮已經濕了,估計是外面的雨水已經大了,江雪琪的表情好像很傷感,臉上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反正眼睛看起來怪怪的,我的心跳開始砰砰的,我用手按住胸口,生怕自己的心會跳出來,我靠著牆,生怕自己出一丁點兒的聲音。
我聽見小淫說:坐吧,沙發旁邊有面巾紙,你先擦擦臉上的雨水,我去給你倒杯水。
江雪琪拽著小淫的胳膊:小淫,不用,你也坐著,我不喝水。
小淫慢慢坐到江雪琪的對面沙發上,表情看著很不自然。
然後是不停的沉默,沉默了能有好幾分鐘,我都能聽見自己呼吸的聲音,我的腦子都快要僵住了,小淫不是去公司交程式麼?怎麼會和江美琪在一起,他們,他們之間不會有什麼事情吧?我看不見江美琪的表情,因為江美琪背對著我,但是我能看見江美琪的背影還有她濕漉漉的頭髮,但是我還能看見小淫的臉上表情。
好一會兒,我聽見江美琪的聲音,江美琪說:小淫,謝謝你,謝謝你下午肯陪著我。
我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我生怕自己會發出聲音,小淫心不在焉的搖搖頭:不用這麼客氣,反正,反正我已經跟你說明白了,是,當初我們沒有說分手就分手了,是我不對。
江美琪歎了口氣:這也怪我,我不該太任性了,可是,可是我實在想不明白,十八到底哪里好了?我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好了,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和把柄在十八手堙A所以你才不得已的跟她在一起,如果是這樣,我可以理解你,我可以等你,等你畢業之後……
小淫搖頭:江雪琪,不是你想的那樣。
然後又是沉默,江美琪說:小淫,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在這兒?就一晚。
我的心忽地緊張起來,小淫好一會兒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小淫說:不行,晚上這兒有人過來的。
江美琪說:那我們一起出去,我有朋友在外面租房子,她們五一回家了,我們可以去她們哪兒,我有鑰匙的,就一晚……
小淫的聲音:對不起,我,我不想……
江美琪的聲音:是因為十八?
小淫的聲音:不是因為誰,是我自己不想。
江美琪站了起來,身上還披著小淫的襯衫:小淫,我們真的不能重新開始麼?我等了好久的時間,如果當初我沒有不找你,我們會不會還接著來往?
小淫遲疑的聲音:不知道,不要說了,過去的事兒就過去吧。
我看見江美琪的肩膀在抖動,江美琪說:小淫,你真的那麼心狠麼?
小淫沒有說話,我感覺自己的腿都在發抖,我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還能堅持站著,我覺得自己的心跳很厲害,我緊張的用牙齒咬著自己的手指頭,我生怕自己發出任何聲音,我也害怕自己會沖出去。
良久的沉默之後,我看見小淫看了看手錶,然後很不自然的看著江美琪。
江美琪的聲音:小淫,我想再抱你一下,就是抱你一下而已,好不好?這個是我最後的要求,就是抱你一下而已,行麼?
小淫坐著沒有動:不用吧,算了吧。
江美琪朝小淫的身邊走了過去,小淫慢慢騰騰的站了起來,站在江美琪的對面,好像很無措,我的心突突的跳著,緊張的要死,我看見江美琪突然就那麼抱住小淫,她把頭靠在小淫的胸前,小淫的雙手本來在空氣中擎著,過了一會兒,小淫擎在空氣中的手慢慢的慢慢的抱住了江美琪的後背,小淫柔和著聲音說:好了,忘了過去吧,我們都要重新開始。
小淫的手輕輕的拍著江美琪的後背,很輕。那一刻,我的心變得比千斤頂還要沉,我的眼淚毫無預警的流了下來,我覺得我無比的委屈,無比的難過,我用雙手死死捂住自己嘴唇,我的牙齒咬著自己的手指頭,我感到了自己手指頭的疼痛和麻木,我忍著,不停的忍著來自身體的疼痛和麻木。

(B)

我再次看見江美琪的時候,她已經在仰著臉看著小淫,小淫的雙手還在她的後背上,我看見江美琪的嘴唇慢慢的慢慢的往小淫的嘴唇上靠著,小淫遲疑的往後靠了一下,但是江美琪沒有停止動作,小淫後退了一下:不要這樣。
江美琪仍舊是很突然的吻向小淫的嘴唇,那一刻,我聽見了自己眼淚掉在地上發出碎裂的聲音,原來分手也要一種儀式,原來分手之前也都可以這樣,分手之前也可以最後抱一次自己喜歡的人或者吻一下自己喜歡的人,如果真是這樣愛的難分難舍,幹嗎還要分手,如果我真的會成為別人幸福的絆腳石,那麼我願意退出,因為我沒有付出過什麼,所以我還是能夠全身而退,這是不是就是自己不能心安不停的給自己留後路的潛意識的原因?
在小淫推開江雪琪的那瞬間,我的眼淚真的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肆意橫流,我使勁兒的捂著自己的嘴巴,我聽見小淫的聲音:夠了,你回去吧,我還有事情。
江雪琪歎了口氣,和小淫一起慢慢的出了亞瑟的房門,我順著小麥房間的牆壁,慢慢的往下滑著,直到最後我坐到了地上,在我聽見客廳房門發出砰的一聲的時候,我的手也慢慢的放開,我的淚水流到了嘴堙A原來淚水是鹹的,真的是鹹的,像是過期的食鹽一樣苦鹹苦鹹的,我覺得這一次我真的虛脫了,比哪一次脫水脫的都厲害。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恢復了自己的意識,我開始後悔我真的不該來這兒,不來這兒即使小淫說謊我也不知道,剛才目睹的事情如果不知道我就不會這麼傷心,也不會這麼絕望,大不了我記著的始終是小淫過去的不好,而不會就加上眼前的一筆。
我拎著自己買來的啤酒和吃的,慢慢的往學校晃蕩,外面的雨還在下著,只是不大了,變成了小雨,我心不在焉的拎著超市的袋子,不均勻的搖晃讓啤酒罐不時打在我的腿上,我已經沒有了什麼感覺,只是不時的被絆,差點兒摔倒。
回到宿舍的時候,小丘和小諾都在,問我去哪兒了,我沒有什麼表情的抱怨說下午沒有帶鑰匙,被關在外面了,所以才回來,小諾嘻笑著說:十八,剛才你男人打電話找你了,我不知道你去哪兒了,所以就沒有跟他細說,估計還會打電話過來。
我哦了一聲,把袋子堶悸漲Y的拿出來,扔給小諾和小丘:哎,吃吧,過五一了,我們也應該慶祝慶祝,終於有假期可以休閒了。
小諾懷疑的看著我:十八,你平時都跟鐵公雞似的,這會兒就真的大方了?你不會又想求我們什麼事兒了?
我苦笑:我有那麼差勁兒麼?
小丘推了小諾一下:小諾,你幹嗎擠對十八?沒有良心。
我看著小丘:哎,上次小淫沖你和易名發火的事兒,千萬別放在心上,他喝多了。
小丘憨厚的笑:十八,不會了,感情這個東西是自私的,我們能理解,易名也說了,只有真的喜歡一個人,才會對那個人身邊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也跟鑽牛角尖兒似的較真的,我們當然能理解了。
我歎了口氣,易名能說出這麼經典的話來,真是想不到,我以為感情對於他可能不重要。
大概六點左右的時候,小淫打過電話,讓我下樓去,我遲疑了一下,從食品袋子中拿出兩罐啤酒,下了樓。小淫在女生樓門口等著我,身上穿著的是那件被我洗花了襯衫,看著我笑:十八,你去哪兒了?我五點多回來的,去自習室找你不在,後來打你宿舍電話你也不在,你下午跑去哪兒了?
我盯著小淫,小淫笑的很柔和,沒有一絲的做作,我把手堛滌鈰s扔給他一罐:其實我下午一直在宿舍呆著著,後來感覺無聊,不到五點的時候出去了一下,買了幾罐啤酒又回來了,我們宿舍的人告訴過我你找我了。
小淫俐落的接過我扔過去的啤酒,笑:今天下午本來可以早些回來,但是交程式的時候,被挑了幾處錯誤,所以就現在那兒改了,耽誤了時間,所以回來了就晚了一些,沒有及時找你吃飯,你沒有餓壞了吧?
我的心很痛的顫了一下,交程式被指出幾處錯誤?在公司改程式?
我喝了一口啤酒:沒有,我這個體格餓上幾天都不會有問題的。
我和小淫並肩的往學校後面的甬路上走著,小淫也開了啤酒,喝了幾口,我轉著手堛滌鈰s罐,發呆的轉頭看著小淫:你下午是去公司交程式了是嗎?
小淫笑著點頭:是啊十八,有什麼不對麼?
我搖頭:沒有,我忘記你跟我說這個事兒了。
小淫用肩膀撞了我一下:記性不好吧?
走到學校後面的樹林的時候,我停了下來,這個季節的樹木已經是枝葉茂盛了,被風吹得時候發出沙沙的聲音,因為剛剛下過雨,所以空氣中有著涼意還有清新的水分味道,長凳上落滿了雨水,所以不能坐著,我把手堛滌鈰s罐放到長凳子上,朝小淫要了一支煙,小淫把煙和打火機一起遞給我,我對著樹林點了煙,吸了一口,對著潮濕的空氣大大的吐了一口煙,小淫看著我笑:十八,你吸煙的姿勢真的很帥,不是你自戀,你好久沒有抽煙了,我以為你戒煙了。
我彈了下煙灰,苦笑:怎麼可能?戒煙?很多東西一旦有了慣性的開始就不會再停下來,吸煙也是一樣,能停的下來嗎?
小淫摸了摸鼻子,看著我:十八,你今天好像有點兒怪?有什麼事兒麼?
我轉過身,面對著小淫,我遲疑了一下,慢慢的往小淫身邊走了幾步,這樣,我和小淫的距離變得很近,大概半米左右,小淫愣神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
我掐了煙,盯著小淫的眼睛:今天下午去公司交程式,有意思嗎?電腦公司是不是人很多?工作是不是比上課要有意思?
小淫遲疑的看著我:十八,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笑:你不是去公司交程式了嗎?我好奇而已,可能是在學校堶惕b的太久了,感覺外面新鮮而已。
小淫松了口氣,笑:哪有那麼多好玩的事兒,給別人打工始終要看別人的眼色行事啊。
我點頭,慢慢伸出手,把小淫散開的襯衫口子慢慢扣上兩個,只留下他下巴下面一個扣子,小淫緊張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今天,你怎麼了?
我笑:沒有,這會兒起風了,小心著涼,還有,你一直都對我很好,所以其實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挺對不住你的,想起來心媟|很難過,其實我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生,不值得別人對我這麼好,你也是,如果能找到合適的就找,別為了遷就我而讓自己受傷,其實我想的很明白,普通人就應該有普通人的日子,奢望太高,失望也高,知道了麼?
系完小淫襯衫的扣子,我轉向身邊的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真的很輕鬆,小淫慢慢站到我身邊:十八,你今天怎麼了?到底怎麼了?
我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我轉頭朝小淫笑:哎,回去吧,我今天校稿子校的很累,晚上我想好好睡一覺,如果休息不好,我估計校稿子的效果也會很差,是不是?
小淫小心的看著我:十八,要不我們去亞瑟房子哪兒,我給你做好吃的東西,你最近很缺乏營養……
我的心疼了一下,亞瑟的房子?我搖頭:不去了,今天就是很困,困的厲害,五一好容易放回假,你讓我好好睡一次吧。
小淫泯泯嘴唇:好吧,十八,明天上午我來找你。
小淫把我送到女生樓下,在快要踏上樓梯的時候,我看著小淫笑:小淫,你可以讓我傷心或者難過,但是你不能騙我,你之前也說過這話對吧?
小淫點頭,溫柔的笑:十八,我說過,以後也是這樣。
我也點頭,踏上宿舍門的樓梯,最後一次回頭看著小淫:你再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了?
小淫朝我招招手,笑:好好睡覺吧,明天上午我來找你,我帶你出去玩一天,最近你都快成土撥鼠了你,做個好夢。
我笑著點頭,轉身上樓,走上陰暗的樓梯,我在心媯敢瑼獄﹛G小淫,不是我沒有給你機會,我給過你好幾次機會,是你自己不說的,如果你主動說也許我會傷心好長一段時間,但是我不見得會這麼絕望,但是你沒有說,所以,這次我絕對不原諒,決不原諒!!!!
晚上睡覺的時候,許小壞也沒有回來,據說去了夭夭宿舍,素素和紅梅回家了,所以只有小諾和小丘再加上我三個人,我用被子一角捂著自己的嘴,淚水順著我的眼角不停的流著,我不敢出任何聲音,只是那麼默默的哭著,默默的想著,我生命中我所喜歡的人沒有哪一個讓我真正的快樂過,也許這也是一種輪回或者宿命,是不是老天在提醒我,這一輩子我無法靠上任何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
五一長假第一天,小丘和小諾說是集體去學校一個什麼很大的商場買東西,所以早早就起床了,順便把我也給轟了起來,我有點兒寥落的看著窗外的天氣發呆,洗臉刷牙,然後坐在床上發呆,我不知道自己應該幹什麼。直到小淫的電話打過來,說是在樓下等著我,我心不在焉的收拾了一下東西,小諾正在套著一條牛仔褲,最近小諾有點兒發胖的跡象,所以牛仔褲不再象之前那麼穿著順溜了。
我拿了東西就慢慢騰騰的下了樓了,小淫在女生宿舍樓的門口站著,看見我出來,笑的很安靜,小淫穿著一條很得體的牛仔褲,顯著他的身高很高腿形很好看,我下了門口的樓梯,小淫朝我走過來:十八,今天我帶你去遊樂場玩玩好不好?據說有個什麼滑板的遊戲很受歡迎,你呀,老是這麼呆著會呆傻的,走吧。
我剛要說話,就聽見身後有人喊我,我回頭,看見小諾急三火四的追了出來:十八,十八,你等等……
小諾跑到我身邊,喘了兩口氣:十八,你,你的宿舍鑰匙又忘記帶了,你怎麼忘性這麼大啊?今天我和小丘去逛商場,說不定什麼時候才能回來,難不成你又想像昨天下午那樣在外面遊蕩一下午進不去宿舍麼?沒法說你了,昨天下午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晃蕩進不去宿舍的感覺好嗎……
我拿過小諾遞給我的宿舍鑰匙:好了,知道了,你和小丘早點兒回來,人家小丘還有易名呢,你別跟著瞎起哄,知道了嗎?
小諾哼了一聲,又往樓上跑了。
我轉身,看見小淫狐疑的眼神,小淫咬著嘴唇盯著我:十八,你為什麼會告訴我你昨天下午在宿舍?昨天下午你不在宿舍也不在自習室,你去哪兒了?你去哪兒了?
小淫最後一句話幾乎是朝我喊出來的,我也盯著小淫的眼神:你幹嗎這麼緊張?你很關心這個麼?
小淫開始喘粗氣:十八,你告訴我,你昨天下午去哪兒了?你到底去哪兒了?你為什麼要騙我你在宿舍?你根本不在宿舍是不是?你是不是在自習室?那你一定是去自習室了,是不是朱檀找你了,朱檀五一放假所以有事兒找你了,還是經管學院的張教授找你了?
我苦笑的看著小淫:你希望我在什麼地方?你希望我在什麼地方我就在什麼地方好了,只要你能心安理的就好。

上篇:131. 心跳之後    下篇:133. 愛的很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