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37. 換位思考   
  
137. 換位思考

那個生日是我上大學之後的第一個生日,現在想想,其實我不是二十一周歲上大學,是二十一虛歲上的大學,北方人不習慣說周歲,這樣子講,可能會顯得自己稍微年輕一些,還能找那麼點兒面子而已。
那個晚上,現在回想起來,是很多人都在遷就我,所有的人都希望我能開心,其實誰也不欠我的,包括小淫,雖然我和小淫鬧得不大和諧,但是小淫真的不欠我的,亞瑟和元風、小麥、陸風、平K,包括佐佐木,誰也不欠我的,即使佐佐木跟我說過狠話,那也是我們之間的私人問題。
小淫蛋糕上的蠟燭點完了,小心的看著我:十八,許個願,吹蠟燭吧,據說很靈的,說是到下個生日的時候這個生日許的願就會實現。
小麥推著我:十八,快許願啊,我和你一起吹蠟燭,小淫,你也來。
我看著生日蛋糕上的蠟燭,有些興奮,一時想不到有什麼願望可許,亞瑟提醒我:十八,許個關於將來的願望,將來的。
我點頭:那就許個將來要發大財的願望吧,發財,越多越好。
平K哼了一聲:十八,你真是沒有創意。
我看見亞瑟他們也是有點兒失望的神色。
吹蠟燭的時候,小麥攔住我:十八,說好了,要一下全部吹完才行,所以我們一起吹,小淫,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吹。
小淫站在旁邊,沒有說話,小麥開始喊:準備吹蠟燭了,聽我口令,一,二,三,吹!
我湊上去準備吹蠟燭,小麥拉著小淫也湊上去吹蠟燭,在吹的時候,小麥突然把我推向小淫,兩個人的腦袋撞到了一起,我憤怒的看著小麥:臭小子,你幹什麼?
小淫用手揉著腦袋,眼神看著蛋糕,亞瑟打著哈哈:好了好了,別鬧了,喝酒喝酒。
喝酒的時候,元風好像顯得特別的興奮,非要跟我喝幾瓶,亞瑟碰碰我的肩膀:十八,看見沒有,這就是不會喝酒的人的反應,越是不會喝酒就越是叫囂的厲害,你跟元風喝,元風一會兒就會趴下。
元風呵呵笑:十八,我大學四年了,這馬上都要畢業了,我跟你說實話,我還真是沒有喝過什麼酒,老是被亞瑟和小淫取笑,今天我豁出去了,真的,十八,不會你也不敢了吧?
我搖頭:有什麼不敢的,就是怕你喝多了楠楠會怪我們。
小麥挽著袖子,沖到我面前:十八,我今天也喝酒,十九歲了,所以也要學會喝酒了……
小麥還沒有說完,平K在後面推了小麥一下:你瞎逞什麼強你,你一邊兒呆著去。
小麥沒有站穩,直接撞到我身上,我也不由自主的往後倒著,倒在一個人的身上,我回頭,看見小淫溫和的看著我,雙手扶著我的肩膀:十八,沒事兒吧。
我搖頭,把小麥推到一邊兒。
這個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元風竟然喝了三瓶啤酒,喝到最後的時候,元風晃著腦袋看著我:十,十八,我跟你說,酒這個東西,其實,其實就是酒而已,不是不喝,其實喝起來也就,就那麼回事兒……
還沒有說完,元風砰的一下趴在餐桌上,直接就睡著了,亞瑟開始笑:十八,十八,你看,這個喝酒喝到一定程度,人就真的變樣了,你看元風,平時多麼紳士的一個人,這會兒喝了酒就變得這個樣子了,哈哈,真應該讓楠楠看看她未來的老公喝完酒是什麼樣子,這個樣子要是進了洞房,會怎麼樣啊?
我正想說話,小麥拎著酒瓶子過來了,小臉兒喝得通紅,一個勁兒的朝我白乎:十八,我告你說,我告你說,我就是不希的喝酒,現在,現在我也喝了,喝了,怎麼著?還不是這個樣子,小淫,哎,小淫,我告你說,你也要多喝,多喝酒,酒很能壯膽,你多多的喝,喝完酒之後直接,就把,就把十八拿下,拿下了,我敢肯定,小,小淫,喝酒啊……
我真想揍小麥一頓,亞瑟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笑:酒壯熊人膽啊,這話還真是不假哈。
我把小麥拉到旁邊:哎,你喝多了,你老實的給我在這兒呆著,聽見沒有!!
小麥還來勁兒了,甩開我,拎著酒瓶子跑到小淫前面:小淫,你說實話,你想不想做我姐夫,啊?不能這麼說,這麼說你,聽不懂,應該說,小淫,你想不想向元風看齊,和十八結婚啊,你想不想,嘿嘿,不好意思了吧,你說啊,你想不想像元風那樣……
小淫被小麥撞得身體不停的搖晃著,訕訕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臉色很不自然。
小麥簡直越來越不象話,我沖過去,捂著小麥的嘴,把他拖到旁邊的椅子上:你給我老實坐著,真是喝得糊塗了你,信不信我會揍你??
亞瑟從我手塈滮p麥拎起來,笑:十八,我把小麥拖到房間堶惕a,省得他胡言亂語。
小麥不服氣的朝我比劃著:十八,你,你說什麼?你揍我?我不發威,你是不是以為我是病貓啊?我告你說,我也是,是老虎級別的,是老虎……
佐佐木幫著把元風架到小淫的房間了,平K看著我笑:哎,十八,就小麥那樣的主兒還說自己是老虎,嘿嘿,這個世道真是變了,毛毛蟲都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了。
小淫朝我舉了下酒杯:十八,生日快樂。
我和小淫碰了下杯子:謝謝。
平K不懷好意的看著小淫和我:哎,小淫,小麥真的長大了,都知道說拿下了……
小淫瞪了平K一眼,把生日蛋糕切開,給我盛了一小塊,我小心的接過來,小淫又給平K和陸風、大雄各自盛了一小塊,然後把其餘的蛋糕分分,可能是準備給亞瑟和佐佐木的。大雄一直沒有怎麼說話,我吃了一口蛋糕,看著大雄:你今天晚上好像不大愛說話。
大雄揉揉太陽穴,笑:不是,主要是在考慮元風之前給我提過的建議,元風和楠楠今年十月份就結婚了,我在想,我是不是也應該結婚成家了,我和我女朋友也相處了不短的時間了,我是覺得應該成家就成家了,老是拖著也沒有什麼意思,再說了,工作也好將來也好和結婚也沒有多大關係,這個確實是個問題。
我有點兒尷尬,怎麼這麼一會兒老是說結婚啊什麼的,我發楞的時候,小淫一直在盯著我,不知道在想什麼。平K嘿嘿笑,吊兒郎當的看著我:哎,十八,不是我說你,你準備將來什麼時候結婚啊,你本來讀書就晚,估計大學畢業就該結婚了,你有譜兒沒譜兒啊你?
我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平K:哎,你胡說什麼啊,我不過才22歲,還是虛歲……
陸風擠到我身邊笑:十八,就你還虛歲呢?就別再虛了,人家楠楠四年大學畢業也不過22歲,你還老是說自己虛歲,對得起你自己的良心麼?小淫,你多大了?
小淫看著手堛熙J糕,好像有點兒心不在焉:24歲,還不到23周歲,我們北方人上學都晚,沒有辦法,南方的孩子上學早,小學還是五年制的,當然是比較小了。
陸風煞有介事兒的看著我們:聽說南方人上學早是因為南方人普遍壽命短的原因,是不是真的啊?
大雄不屑的看了陸風一眼:得了吧你,我女朋友她姥姥,南方人,今年都93歲了,活得可是很硬朗來著,怎麼都看不出壽命短。
大雄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小淫:哎,對了,小淫,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想什麼時候成家啊,你大學畢業也25歲了,你想一直逍遙到多老?讓我們也開開眼界。
大雄說完看了我一眼:十八,我跟你說,找男人呢就要找可靠的,在這個原則上我絕對支持你,沒有二話,下午的時候,和你走在一起的那個男生是誰啊,是咱們學校的嗎?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該不會是別人給你新介紹的男朋友吧?
我笑笑,沒有說話,轉頭的時候看見小淫咬著嘴唇看著酒杯,我本來是想告訴大雄他們那個男生是小旋的表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說出的話是另外的意思:哎,大雄,你覺得那個男生怎麼樣,是不是很穩重?
大雄嘿嘿笑:我倒是覺得還不錯,和你走在一起看著也般配,十八你真有眼光,之前,我和小淫還有亞瑟老是會擔心你嫁不出去啊或者沒有人談戀愛啊,看來不是,你還是很有市場的,那你們好好處吧,爭取也象我和元風那樣,畢業以後就結婚,安安穩穩的,日子嗎就應該這麼過,對不對小淫?
平K撞了大雄一下:哎,你是不是發瘋了?大雄你說的是什麼啊?
小淫把手堛滌s杯往桌子上一放,冷冷的看著大雄:這種事情你別問我。
大雄毫不在乎的看著我和小淫:我說什麼?我也沒有說什麼啊?我只不過實話實說,既然你倆都不舒服,那就怎麼舒服就怎麼來,非要這麼揪著搞得誰都不開心麼?長痛不如短痛,十八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人選,小淫,明天我給你也介紹個新的女生,你放心,我知道你的口味,肯定幫著你找個對心思的……
小淫把杯子往前推了推,皺著眉頭看著大雄:哎,你是不是喝多了你?我的事兒不用你管,你怎麼知道我不開心了?我好的很,用不著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大雄一臉的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看,小淫用得著這麼較勁兒嗎?真是放不開,十八,我還是勸你啊,多多談幾次戀愛,也積累點兒經驗,什麼都不懂的,和什麼樣子的男人戀愛,吃虧的肯定都是你,我這個絕對是經驗之談,真的……
小淫拍了下桌子,很生氣的看著大雄:哎,大雄,你夠了沒有?
大雄臉上也開始有些不樂意:哎,小淫,你什麼意思啊你,我有說錯嗎?先不說別人,就說你和十八好了,你之前談過那麼多次戀愛,十八還一次也沒有談過,這當然不公平了,合著只准你談N次,你就要求十八一次也不談嗎,你總得讓人家找找平衡吧?你不會那麼自私吧?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麼?
小淫咬著嘴唇騰的就站了起來:哎,我有說過嗎?大雄,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說的是什麼話啊你?
平K把小淫按下去:小淫,大雄就是說說玩兒而已,你別往心堨h,喝酒喝酒。
我喝了一口酒,感覺大雄說得真是有點兒驚世駭俗,一般情況下,男人很少注重這些,反而會覺得女生有這些個顧忌是沒事兒找事兒,我沒有想到大雄這麼五大三粗的男生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亞瑟從房間堶悼X來,奇怪的看著我:怎麼了,都跟鬥雞似的,誰跟誰較勁兒呢?
平K搶著把大雄剛才說的話說了一遍,亞瑟驚訝的看著大雄:哎,你是不是被你媳婦給同化了你,啊?
大雄哼了一聲:看看,看看,都自私,亞瑟你說老實話,如果你看上一個女生,但是這個女生之前有過數不清的男朋友,你會有什麼反應?
亞瑟嗤笑:搞笑了吧,我有那麼賤嗎?我幹嗎要找那樣的女生……
大雄接著哼:怎麼樣?你也自己花心花的沒有邊兒了,但是你還是會介意對方吧,你們有時間動動腦子,站在十八的立場上想想,想想十八是什麼感受好不好?你們光是知道不停的撮合他們,可是在心堨i能都會偏向小淫,也沒有錯,小淫是對十八好,可是並不是在見到十八之後就對十八好對不對?是在喜歡十八之後才對十八好的,十八目睹過小淫那種沒有原則的生活,心媟穔M反感了,小淫你自己說,你看的上像你一樣花心隨便的女生麼?我看你挑選的女朋友都很正經啊,這會兒我就這麼說了兩句讓十八多找幾個男生談個戀愛什麼的,你就受不了,好像很想宰了我似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別老是以為你自己多麼委屈似的,抬頭三尺有神靈,作壞事是要有報應的,還有亞瑟你也是,你就這麼晃著吧,說不定你的將來就是會成為那種一輩子孤家寡人的主兒,誰讓你和小淫一樣了,哼。
小淫的手緊緊的握著酒杯,咬著嘴唇沒有說話,亞瑟也是一臉的不自然:大雄,幹嗎說話這麼極端,跟元風似的。
不知道為什麼,大雄這麼一說,我的心埵n受多了,之前每次看大雄都覺得他是北極熊,但是這會兒看著大雄我怎麼發現大雄真的好帥啊,簡直就是帥呆了,我拿著酒杯跟大雄碰了一下:來,喝酒。
大雄也笑著跟我碰了一下杯子,然後湊到我身邊,小聲說:十八,不知道為什麼,剛開始我一直覺得你跟易名挺合適,你倆又是同學又是同鄉的,還在一個城市,怎麼就沒有發展起來呢?
我嗤笑:我哪知道,估計易名看不上我這樣的……
大雄驚奇的看著我,竟然不管不顧的嚷了起來:十八,易名也這麼說啊,易名說估計你看不上他那樣的,有次喝酒的時候易名這麼說的啊,真是奇怪了,你倆說的理由也一樣。
我心堣@驚:真的?
亞瑟往我們身邊湊了一下:你倆說什麼呢?
小淫皺著眉頭,聲音也不小:哎,怎麼老是提易名,易名不是又有女朋友了嗎?你們能不能有點兒創意啊?
大雄看了小淫一眼,然後接著用小聲說:十八,沒有關係,我還有同學在北京,也是沒有女朋友的,這幾天可能會過來看我,到時候我幫你介紹,人挺不錯的,很正經,我覺得挺適合你的,你倆到時候處處。
亞瑟厚著臉皮笑:十八,你還別說,大雄說的也有道理,我也有同學啊,長得跟我一樣帥的級別,還是北京的,十八我也幫你介紹吧,你看看再說。
大雄鄙夷的看了一眼亞瑟:哎,你的那些同學能有什麼好,估計跟你一樣的花心,還是少讓十八遭罪了。
佐佐木一直沒有出來,平K和陸風就一直看著小淫不懷好意的笑,小淫黑著臉,一句話也不說,我反而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我反倒是覺得自己的生活中異性交往實在太少了,所以才會產生一旦喜歡上誰就變得根深蒂固了,我朝大雄點頭:哎,你說的有道理,到時候你那同學來看你的時候,你順便叫上我,反正我們也都是遼寧的,最不濟還能混個臉熟,當個老鄉好了。
大雄興致勃勃的從身上掏出錢包:十八,我給你看他照片,我們高中的時候老是一起玩兒,關係特別的鐵,要不是跟你是兄弟,我絕對不把他介紹給你,真的,人很好,平時唯一的嗜好就是踢球,我女朋友都說要不是因為跟我好上了,准保找他去。
我拿過大雄手堛瑪包,堶惟騊菑@張照片,照片上是三個男生,中間的是大雄,亞瑟指著照片上站在他右邊的男生說:十八,你看就是他,怎麼樣,看著不錯吧?對了,我這個哥們還有個嗜好,就是吹笛子,當時在我們高中的時候還獲過市里的獎呢。
那個男生長得很文靜,有點兒跟許浩顏那種勁兒相似,我笑:哎,這事兒先說著,誰知道他會不會看上我啊?
平K推了我一下:十八,你幹嗎那麼自卑,其實你真的不錯啊,有才能人又好,雖然說你長得象男生,但是那是陽剛之氣啊!幹嗎那麼不自信,咳,要不是因為咱們關係這麼熟,有點兒不好下手,說實話我其實也挺喜歡你的性格……
亞瑟皺著眉頭拿著一個沒有用過的蛋糕叉子扔到平K身上:你閉嘴,都什麼跟什麼啊?
我惱怒的看著平K,發現小淫不停的在喝著酒,臉上的表情很難看。陸風開始打圓場:好了好了,到底喝不喝酒啊,十八喝酒,來吃蛋糕,祝你生日快樂,這才是正事兒,來啊,還有半箱多的酒呢。
大雄拿了幾聽啤酒放到我身邊:來十八,我們一邊喝酒一邊我告訴你我那哥們的事兒,有意思著呢。
大雄很大方的把錢包堶悸熒茪讞漭X來遞給我:十八,給,你好好看看,估計這兩天他會過來,到時候我打電話叫你。
我接過大雄遞給我的照片,對著燈光仔細的看著,亞瑟也有點兒按捺不住的湊到我身邊:十八,我看看,師兄給你把把關,我看女人的本事大,看男人的本事也大著呢……
亞瑟搶過照片仔細的看著,我也看著,大雄那個同學身高不是很高,應該就是175左右吧,但是很瘦所以顯得高,頭髮很短,戴著眼鏡,一臉的書生氣,屬於那種看著就會讓人產生好感的人,但不是那種紮眼的帥,亞瑟朝我點頭:還不錯,就是少點兒陽剛之氣……
我剛想說話,聽見有東西被摔到桌子上的聲音,抬頭,看見陸風和平K尷尬的臉,小淫咬著嘴唇把手堛漯M子慣在桌子上,把空的啤酒罐捏的嘎吱嘎吱的響,亞瑟撞了我肩膀一下,把照片還給大雄,小聲說:等你同學來了,可以大家一起聚聚啊,反正都是老鄉,順便叫上易名,學校堶捫髀蝒漱H也不少。
大雄笑著點點頭,亞瑟給小淫拿了一罐啤酒,沒話找話的看著我:十八,那個你最近的微積分是不是該補習了,難不成你還想等到期末的時候抓緊麼?小淫的數學一直棒著呢,好好搞好關係,免得他不教你……
小淫只是一個勁兒的喝著酒,不說話,也不看別人,我不大自然的笑了一下:是應該補習了……
亞瑟和平K一直想要打開有點兒僵的局面,但是很可惜,怎麼說笑話也沒有人笑,一頓飯吃了個索然無味,倒是小淫破天荒的喝了數不清的啤酒,啤酒罐沒有一個倖免,都被他捏的慘不忍睹,但是小淫一直沒有說話。
亞瑟不知道怎麼搞得,和平K開始灌我酒,左一個壽星右一個生日快樂的,我很被動的喝著啤酒,都不知道喝了多少,一直喝到看見誰都是兩個腦袋的時候亞瑟還是不停灌著我,我有點兒有氣無力的說我不要喝了,但是亞瑟說我要是不喝就是不給他面子,這讓我很為難,平K在我面前晃著三四個腦袋笑:十八,都說了今天大家都要好好醉一回,你是主角,你都不醉,我們怎麼醉啊,元風已經被放倒了,小麥也做夢自己成了老虎了,剩下的人就看你醉不醉了,你要是不醉,我們多沒有面子啊?
其實我已經醉了,但是腦子堶控j撐著那麼點兒還能算清1+1=2的意識遲鈍的反應著而已,我拿著啤酒罐的手都在打晃了,眼睛迷糊的看不清很多東西,亞瑟站起來:小淫,來,我和你換下位置,我要和平K劃拳,我就不信搞不定他,誰怕誰?
我一隻胳膊支撐在桌子,有點兒反應不過來的看著亞瑟,小淫好像沒有動,亞瑟直接把小淫拖過來,讓他坐在我身邊,亞瑟自己坐到平K身邊開始和平K嚷著什麼。
小淫坐到我身邊我有些不大自然,我晃悠著手準備要接著喝酒,我發呆的看著自己拿著啤酒罐的手,像是得了老年癡呆似的抖著,好像要把啤酒安全送到嘴邊有點兒困難,就在我努力要把啤酒喝到嘴堛漁伬唌A感覺自己手堛滌鈰s沒有了,我開始四處張望:誰?咦,啤酒呢,掉了?
小淫把我舉在半空的手壓下去:十八,夠了,你別再喝了。
我這才看清自己的啤酒在小淫手堙A我有些惱怒:哎,要你管,還我。
小淫搖頭:你喝得夠多了,不行……
我伸手就去搶小淫手堛滌鈰s,小淫沒有防備,我雖然搶到手埵是沒有拿穩,啤酒罐翻了,全部灑在小淫的襯衫上,還有我的手上,衣服袖子上,我可能還沒有笨到糊塗的地步,我竟然把自己手上的啤酒液體順著小淫的胳膊往小淫的襯衫上蹭著,小淫抓住我的手腕:哎,十八,你幹什麼?我是個大活人,不是抹布,亞瑟,快點兒,快點兒拿餐巾紙啊?你還笑,快點兒拿餐巾紙啊……
亞瑟說了什麼我開始聽不清,就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很想睡覺,我都忘了自己靠著什麼東西,只是一瞬間就咕咚一下睡著了似的,很瓷實。
我醒過來的時候頭很痛,眼睛都很難睜開,我努力睜開眼睛,看到對面牆上的掛鐘,上午九點半,我感覺自己的胳膊很不得勁兒,轉頭看,嚇了我一跳,因為小淫就趴在我的床邊,我的手抓著小淫的胳膊,小淫枕著他自己另一隻胳膊睡著了,我緊張的看著自己的穿著,沒有什麼不妥,就連腳上的鞋也沒有脫,就是簡單的蓋著被子了。讓我更為奇怪的是,房間的地上還有三個凳子搭的簡單床,上面還睡著一個人,但是我看不出像是誰。
我小心的鬆開抓著小淫手腕的手,但是被小淫的手腕壓在下面,有點兒抽不出來,我試著往外面抽,剛一動,小淫就醒了,也是有些蒙登轉向的看著我,我惱怒的瞪著小淫:哎,你幹嗎跑到這兒睡啊?
小淫苦笑的看著我:十八,不是我想這樣睡,是你昨晚喝醉了就一直這麼抓著我的胳膊不放,我有什麼辦法,只好讓你抓著了,哎,都說酒後失態,看來你的酒德也不是完全君子啊。
我尷尬的抽回手,小淫的手臂被我抓著的地方竟然還有一道痕了,小淫用雙手揉了揉眼睛,睡在三個椅子上的人翻了個身,坐了起來,我這才看清那個人是亞瑟,亞瑟一臉無辜的看著我:十八,你還真是能睡啊?你倒好,抓著小淫的手腕不放,掰都掰不開,平K要去掰開你的手,你竟然跟人家急,恨不得咬人家一口,真不象話。
我努力的回想,可是什麼也想不起來,亞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最慘了,小淫說和你在一個房間堶捧|有什麼非議,非要我在這兒打個臨時床位,說什麼要保全你的清白聲譽,真是怕了你們倆了,就這麼幾個破椅子,怎麼可能睡得好,我中間掉下去過三次,好了,你醒了,我得回房間補覺了,命苦啊。
亞瑟耷拉著腦袋,推門出去了。我有點兒緊張得坐了起來,天啊,我做了什麼了,男女同在一個房間?幸虧還有個亞瑟,不然我真是要羞愧得撞牆了。小淫歎了口氣:十八,昨天晚上大雄剛開始說那些的時候,我很不服氣,覺得他有些胳膊肘往外拐了,不夠兄弟義氣,後來當大雄說要給你介紹他同學的時候,我真是有些火冒三丈,很想揍他一頓,問他為什麼要拆我的橋,後來想想,大雄沒有說錯,我一直站在自己的立場,總是覺得自己很委屈,覺得你太囉嗦太過於迂腐,有時候恨不得直接就揍你一頓,讓你清醒一下,現在想想,其實要醒的人是我,你真的沒有什麼錯,害得亞瑟佐佐木他們都覺得是你虐待了我,好像我很委屈似的,大雄說的也對,我自己在面對過去的情感的時候,如果別的女生很花,交的男朋友多了,我也會看不上,亞瑟更是看不上,換位想想,雖然還是會覺得自己委屈,但能理解你想的事情。
小淫這麼正經的說話,我有些不習慣,我下了床:那個我先去洗漱了……
小淫也站起來:十八,你真的會去見大雄要給你介紹的那個男生麼?
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小淫往我身邊走了兩步,猶豫的看著我:十八,雖然我知道我不該問你,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我很想知道昨天下午跟你走在一起的那個男生是誰,為什麼他會知道你過生日,我從昨天回來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一直強迫自己不問你,但是我心媮椄O會想,這算是自私吧,我看見他和你走在一起心奡N彆扭。

上篇:136. 生日快樂    下篇:138. 抹掉口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