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53. 有些麻煩   
  
153. 有些麻煩

師姐咬著嘴唇看著我,淚水順著她好看的眼睛流了下來,我有些發慌,師姐苦笑著搖頭:十八,我也難過,我也很難過,我也付出了真的感情,你以為我就真的不難過嗎?你以為我難過的程度會比他小嗎?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師姐用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和我一起靠在窗戶邊兒上,看著窗戶外面的黑漆漆,師姐開始歎氣:十八,可能你的年齡並不比我小多少,可是你不知道,我也為難啊,馬上就要畢業了,我沒有時間了,我需要錢,真的需要。
我小心的看著師姐:可是,可是佐佐木也很好啊,畢業之後你們可以找工作,錢總是會賺到的,你怎麼就知道佐佐木賺不來很多錢?
師姐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十八,我等不了他,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等他,何況他也不一定會成功,我弟弟已經高二了,妹妹高一,我媽媽已經病了十年,家堨u有我爸爸一個人在支撐,真的,我爸爸老了,已經馬上就支撐不住了,我只好頂上去接著支撐,對我而言,最快的方式就是嫁給一個北京的有些錢的男生,那樣我會省去很多奔波,或許會緩解一下,不然我還能怎麼辦?十八,你要是有好辦法,那你教教我?
我沒有反應的看著師姐:這個,這個我教不了你。
手堛漲B鎮礦泉水瓶子已經不再有開始的冰涼溫度,被我的臉頰溫熱了。師姐轉了個身,背靠著窗戶:忘了是什麼小說還是電視劇堶掩★L一句話,好像是說女人自己要追求的幸福,始終是排在所有東西之後的,十八,你聽過這句話沒有?
我搖頭:沒有,可能是我看的電視劇不多吧。
師姐嗤笑了一下:我是覺得老天對我還不薄的地方就是讓我長得還不錯,這應該是一個資本了,所以我不想浪費這個潛質,我也沒的選擇,之前老人會經常說,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說不定我現在作出的選擇就是一個錯誤的,說不定佐佐木真的會很有出息,可惜我看到的只能是眼前,一個人在絕望的時候總是會胡亂抓東西,抓到什麼就是什麼吧,你替我跟佐佐木說對不起吧,還有就是這兩年,這兩年我跟他一起,過得挺快樂的,謝謝他照顧我。
我疑惑的看著師姐:你為什麼不自己跟他說?
師姐看了我一眼:跟他說什麼?說對不起?沒有必要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再說越是解釋,反而會讓他覺得我是在瞧不起他的無能為力,十八,你幫我把這個手鏈轉交給佐佐木,這是前些天他送給我的,我不想要,也沒有什麼意義……
我接過師姐遞過來的手鏈,覺得師姐的話說的硬梆梆的,沒有一點兒溫度,我開始嗤笑:你真心狠。
師姐的眼睛盯著我,看得我有些毛骨悚然,然後師姐開始笑:十八,女人,知道嗎?一旦決定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通常心腸都狠,決絕的狠,你可以嘲笑我,不過有一點你也別忘了,之前你和小淫吵架鬧僵的時候,你也一樣夠狠心,你不記得了?我和佐佐木也看見過小淫在你背後流淚的時候,你回過頭嗎?恩?想說什麼解釋的話?是想說你跟我不一樣是麼?十八,你雖然年紀和我不差多少,但是你的經歷絕對不會比我多,心狠的形式可能都不一樣,但是結果都一樣。
我張著嘴,尷尬的說不出話來,師姐看了我一眼,沒有再給我說話的機會,轉身走了,我感覺自己被搶白了一通,把手堛漲B鎮礦泉水瓶子捏的哢哢的響,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就是…… 哼。我轉身看著窗戶外面,不再看師姐的背影,我氣乎乎的扭開手堛瘧q泉水,喝了幾口,冰鎮礦泉水已經不再有涼的溫,溫熱的口感實在不好。我長長的呼了口氣,口袋堶悸漫I機響了起來,我掏出呼機,上面有小淫的留言:十八,現在是睡覺時間了,你在幹什麼?回到家堙A妹妹很聽話,反倒是我不大習慣,竟然開始失眠了,是不是很可笑?你習慣嗎?
我發呆的看著手堛漫I機,我習慣嗎?我會有不習慣的地方?是不是小淫想說他不在身邊,我也會開始不習慣?這個傢伙,什麼時候學會說話拐彎了?這小子。我剛把呼機放回口袋,感覺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回頭,看見許小壞和小諾,還有小丘,都在詭異的笑,笑得我有些不大自然:唉,你們笑什麼啊?
許小壞奸詐的笑:哎,十八,聽小諾說,小淫好像把他的呼機交給你了?二十四小時報備他的行蹤?你還真是幸福,對啊,你臉撞到什麼地方了,怎麼腫的那麼厲害……
我沒有說話,小諾疑惑的看著我:十八,剛才找你的那個女生是不是今天在樓下找你的那個男生的女朋友啊?之前,我在綜合樓上自習的時候看見過他們倆,發生什麼事兒了?
我接著喝了一口礦泉水:分了,兩年多的交往,玩完了,想想看,感情真是不值錢,有什麼用啊?
許小壞挨著我肩膀嗤笑:哎,誰跟你說談一次戀愛就結婚了?小丘,易名說沒說畢業之後娶你回家,你準備嫁給易名了嗎?
小丘臉紅的看著許小壞:你瞎說什麼啊?我們才多大,再說,再說……
小丘沒有說下去,許小壞扁著嘴看著我:明白了吧,年輕時候的愛情是向不再年輕時候的愛情的過渡,沒有誰那麼一次戀愛就能搞定了婚姻,兩年多算什麼?不過七八百天的日子……
我瞅了許小壞一眼:哎,憑什麼不行啊?我就是覺得戀愛就是以真誠為基礎,是尊重婚姻的前提,幹嗎談那麼多次戀愛?想讓自己免疫麼?怎麼就不能談一次就結婚?
小諾白了我一眼:十八,這話呢,你也就跟我們說說,千萬別去跟小淫說,不然小淫會被你嚇跑的,就他那個花花公子……也不是了,就他那種性格,一旦知道你一個牛角尖鑽到底兒,就是為了婚姻才談戀愛,說不定人家會有壓力提前跑掉的。
小丘小聲的補充:是啊,我跟易名從來都不說這個方面的事情,說這個不大好吧?
我皺著眉頭:為什麼就不能說?你不說,易名怎麼知道?還有啊,戀愛是玩麼?噢,合著你們的理論就是初戀啊,或者最初幾次的戀愛就百分之百不能當回事兒了?故意把傷害或者陰影留給自己或者對方了?
許小壞開始點頭:對,就是這個道理,也可以換個說法,這叫婚姻之前的情感鎮痛,我可以跟你打賭,畢業就分手的事實是大部分大學生畢業之前要處理的程式,小丘明天要是跟易名提提家庭或者婚姻之類的話題,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說不出兩個星期,易名和小丘的關係就緣散情盡了,小丘,你敢不敢跟易名說去?
小丘嘟著嘴,尷尬的笑了幾下,沒有說話。許小壞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十八,所以說啊,你要學會現實的看待世界,這個世界上最簡單的事情都要繞好幾個彎,就更不要說是感情這種事情了,你可能綜合排序啊、寫文章啊比我強的多,但是呢,對於情感的經驗,我的水準應該相當於你是英語沒有過級,我已經英語專業八級了……
我嗤笑:哎,你談過多少戀愛啊你?很有經驗嗎?
許小壞開始扒拉手指頭:也不多,從初中開始吧,應該有十幾二十幾次了,這個絕對不是吹牛,按照我的自身條件,想不談戀愛都不行,總有男生追啊……
小諾哼了一聲:是,你是厲害,男生都跟蒼蠅似的在你身邊繞啊繞的。
我忍不住一笑,嘴角腫起的地方被抻的疼了一下,許小壞不依不饒的看著我:十八,你臉到底怎麼回事兒,怎麼可能撞到牆上撞的那麼厲害?你以為我和小諾都是白癡麼?
我齜牙咧嘴的用手摸了一下嘴角:靠,今天真是倒楣,該死的胖子,明天非要查查他是哪個專業的,就是死胖子惹的禍,雖然動手揍我的那個男生出手倒是重了點兒,但是該死的胖子更欠揍,我今天實在不宜出門……
小諾白癡的看著我:十八,你,你挨揍了?你多彪悍啊,還有人敢揍你?
其實,這件事兒,估計壞就壞在我表面長得貌似彪悍的假相上。
第二天早晨起來,我腫起來的臉頰已經消下去了,但是肉體的疼痛感依然存在,嘴角破的地方也停止流血了,已經結疤了。我對著鏡子看的時候,小諾迷迷糊糊的朝我打著哈欠:十八,要不你去學校校醫室問問,你這個算工傷不?
素素噗哧一笑:小諾,要是十八這個算工傷的話,那我求求你,快點兒打我一頓吧,我也混個工傷什麼的,說不定學校還會有什麼特殊照顧呢!
許小壞坐在床邊笑著梳頭發,我掀開小諾的毛巾被:哎,你給我起來,一會兒就要上課了,快點兒。
這天就上午有兩堂課,但是大家早晨都不大願意起床。我拖著小諾晃晃蕩蕩的到了綜合樓四層的教室,夭夭和許小壞還沒有來,小丘去找易名了,小諾打著哈欠趴在書桌上:十八,你男人什麼時候回來,走了快兩天了吧?對啊,上次跟你說讓你幫忙找許浩顏的事兒你放在心上了沒有?都說戀愛具有不確定性,所以說不定我就是許浩顏最後最後那個啊。
我順手拍了小諾的腦袋一下:可惡的丫頭,你想什麼了你?許浩顏已經有女朋友了,你非要湊熱鬧麼?不適合你的。
小諾惡毒的看著我:哎,十八,是不是你看上許浩顏了?啊,就這麼點兒事兒,很不好幫忙嗎?你怎麼知道他就不能改變了?我長得很醜嗎?還是長得過於營養不良了,你這麼肯定許浩顏看不上我?你這麼說我很受傷的……
我無奈的點頭:好,好,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幫你,行了吧,但是之後發生任何事情,你千萬不要說我現在沒有提醒你,是你自己要往坑婺鶠A不是我把你推到坑堛滿A你記清楚了。
我正氣哼哼的瞪著小諾說話,看見易名在教室前門進來,笑吟吟的朝我招招手:十八,十八,你出來一下,有人找你。
小諾朝我努努嘴:知道了,我堅強的很……
我起身朝教室外面走,心媔}始疑惑,不知道是誰找我。在踏出教室門口的一瞬間,我看見了易名笑得陽光燦爛的笑容,易名朝旁邊指指:十八,他們找你……
我順著易名指的方向,嚇了一跳,原來就是昨天那個打我的男生,他身邊站著那個該死的胖子。我身體一抖,是不是因為我今天落單兒了,所以這兩個傢伙找我準備報復了?天啊,這可怎麼辦,現在亞瑟還有佐佐木都不在我身邊,我一個人怎麼應付啊?我快要瘋了。我轉身就往教室堶捷],易名在我身後喊:十八,十八,你幹什麼,哎,你等等……
跑回教室,我四下看了一下,最後我看見教室的後面,靠著牆邊放著一把掃地用的掃把,我迅速跑過去,小諾吃驚的看著我:十八,你瘋了,你幹什麼……
我拎著掃把就沖出了教室,朝那兩個人奔去,心想這次我拼了,就算再挨揍一次也不能讓別人欺負到家門口了,真是顏面掃地,人活不就是一口氣麼。那個昨天打我的男生不知所措的看著我,他身後那個該死的胖子哆嗦了一下,往後退了一步,易名快速攔住我:哎,哎,十八,你誤會了,他們是來找你道歉的,不是打架的,你冷靜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兒我都知道了,他們是我朋友,大家都認識的……
易名順手拿開我手堛滷膚漶A我氣乎乎的看著他們: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和他們不認識,用不著這麼費事兒,大家以後井水不犯河水,虛偽,哼。
易名抿抿嘴唇,笑了一下:十八,別這樣,昨天的事兒真的是誤會,那個胖的,看見了嗎?他和平K還是高中同學呢,真的,我不騙你,不信你可以去問平K,都說是誤會了,他們覺得實在不好意思,所以特意找你道歉的。
我皺著眉頭,心堻o個鬱悶,真是瘋了,平K這小子跟誰同學不好?該死的胖子,我揍他一千次都不解恨。易名笑著碰了一下那個打我的男生,看著我:十八,別氣了,都是認識的,即使不認識也是互相都有共同認識的朋友,別傷了和氣,恩?這個是平K的高中同學方小刀,這個是左手無名指,我們早就認識了,關係還不錯,他們都是企業管理專業的,來,你們認識一下……
那個叫左手無名指的男生窘迫的看了我一眼:昨天,真是,真是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女生,都是一場誤會,今天要是,要是有時間的話,我們,我請你們吃飯,算是陪罪,陪罪吧……
我冷冷的盯著他:哎,按照你這麼說就是要是我男生的話,那你就打對了?還有那個死,那個胖子,是不是更欠揍?恩?我要問問平K,看看到底是誰對?
方小刀艱難的咽著口水,沒有吭聲。易名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笑:十八,生氣歸生氣,再說了,亞瑟不是也替你出氣了嗎?我和左手無名指的關係跟親兄弟似的,你不會不給這個面子吧,平K也不好使了?來,握個手,都別氣了,不然小淫回來還得重新再打一次架,你不會就是想要這個結果吧。
我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方小刀顫顫巍巍的朝我先伸出手:那個,那個美女,對不起了,這事兒怪我們,你想怎麼著都成,我認罰。
我本來沒有打算理睬方小刀,但方小刀說了美女,我差點兒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我始終覺得美女這個詞兒和我沒有什麼關係,估計也是男生為了緩解矛盾隨口說出個讓人聽著順耳的詞語而已。左手無名指也朝我伸出右手,點了下頭:是怪我們,你要是覺得不解氣,那你就打我一頓,我保證不還手,易名可以作證。
易名開始朝我笑:十八,要打嗎?要是覺得這個場合不方便,這個先記帳,等你什麼時候想算帳都可以,我擔保他絕對不能還手,直到你出氣為止,這樣行了吧?
我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吃軟不吃硬,別人一客氣我就受不了了,我不大情願的看了一眼方小刀和左手無名指:算了,我又不是不講理的人。(不過說實話,那個時候我並不想說這個話,我想說,算了,我才不跟你們一般見識,這事兒沒完,我又不是吃素的,但是考慮易名在面前,這些話我實在說不出口,真是沒有出息。)
等方小刀和左手無名指下樓走遠了,易名才轉頭看著我:十八,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的事兒實在有點兒對不住你,左手無名指也跟我說了,本來不想插手,但是我們都是挺不錯的朋友,不忍心看著大家都尷尬。
我看著左無名指的背影,不屑的看著易名:哎,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渾身上下叮叮噹當的全是金屬鏈兒,牛仔褲上不是窟窿就是補丁,哪點兒正常了,真是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你們很談得來嗎?
易名笑:十八,那是你審美觀的差異,你覺得不好的東西不能一概否定吧?我覺得左手無名指挺好的,他人好,還有就是我們一樣喜歡音樂,喜歡旅遊,喜歡踢球,所以很合得來,怎麼,你隨便看看別人穿的衣服就知道別人好壞了?你上輩子是算命的還是跑江湖的?要不,幫我也算算,看看我穿著這身衣服代表什麼樣的人品或者性格,恩?
我嗤笑了一下,沒有說話,易名往我身邊靠了一步,用肩膀撞了我一下,笑:好了十八,看人呢,不要光是看外表或者穿衣打扮,這些說明不了什麼的,其實……
不知道為什麼,易名說著說著突然停住了,別開看著我的眼神,往教室走,扔給我一句話:那個十八,快要上課了,進去吧,對了中午,約一下亞瑟和平K,左無名指和方小刀要請你們一起吃個飯,算是陪不是,到時候我在你宿舍樓下面等你。
我轉頭看著易名的背影,有點兒木然,我有些不明白,之前明明很清晰的身影、明明很熟悉的笑容、明明很悸動的聲音,可是這個時候卻變得那麼的陌生和遙遠。我有點兒發愣。易名拎著掃把在進入教室的時候回頭:十八,你怎麼了?不上課了?
我哦了一聲,開始朝教室走:沒事兒,上課啊。對了,小丘呢,早晨不是去找你了嗎?這會兒怎麼沒有看見?中午小丘也一起吃飯嗎?
易名看了一下手錶,笑:小丘今天有同學過來,所以去火車站接她同學了,估計這會兒應該到火車站了,中午小丘估計是陪她同學了,來不了,再說了,小丘來不合適,一堆男人吃飯,女生跟著湊什麼熱鬧?
我不滿的看著易名:什麼一堆男生啊?我是男生嗎?
易名尷尬的看了我一眼:對不起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上篇:152. 我挨揍了    下篇:154. 他要回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