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61. 慢慢靠近   
  
161. 慢慢靠近

(A)

在僵持了好幾分鐘之後,小淫終於說了第一句話,小淫說:亞瑟他們,會不會背著我們在外面吃了?
我飛快的點頭:有可能。
然後我看見小淫拿起茶幾上的電話,開始撥打亞瑟的手機,一會兒,手機通了,小淫說:哎,你們都去哪兒了?要是不回來吃,我和十八出去吃飯了。
不知道亞瑟在手機堶掩﹞F什麼,小淫恩了兩聲,放下了電話,我深呼吸了兩下,轉身來到洗手間開始用自來水拍打著燥熱的臉頰,我看著鏡子堶悸漲菑v,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頭髮也有些濕了,白色襯衫的領口也濺了一些水點兒,我有些發呆的想著,難道這就是一個人戀愛??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會很想時時刻刻的跟他在一起,會不會太黏糊了??對於他的靠近或者一些親近慢慢變得不是那麼很排斥,還會很喜歡他身上的味道,不管是濃重的啤酒味道還是煙草的味道還是混合著古龍香水的味道;夜媞恅悸漁伬啎]會想念他那種溫和的微笑還有可愛的酒窩……
我對著鏡子,摸了摸自己的臉,我懷疑自己有點兒白癡在做夢,剛才那會兒的神遊有點兒讓我不安和悸動,之前因為不斷收緊自己的感情,即使小淫偶爾說著互相喜歡的話也能硬撐著混過去,現在好像有點兒不行,兩個人一點點的靠近之後好像沒有了平時那種沒有正形兒相處,都多了一點兒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我深呼吸了一下,慢慢靠近洗手間的房門,我看見小淫低著頭叼著煙,在客廳的沙發旁邊走來走去,我咳嗽了一下,小淫好像嚇了一跳,嘴堛熒洃]掉到地上了,有點兒尷尬的看了我一眼:你,沒事兒吧。
我的兩隻手顯得有些多餘,我隨便胡亂的擺了一個手勢:那個,亞瑟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小淫好像很煩躁的吐了一口氣,突然抬頭盯著我:十八,你過來。
我不明所以的靠近小淫:怎,怎麼了?
小淫泯著嘴唇,雙手拍拍我的肩膀,鄭重的看著我:我們不要這麼尷尬,太難受了,我都不知道跟你怎麼講話了,我們也沒有做什麼錯事兒,幹嗎這麼誰看誰都不好意思的,恩?
我剛想說什麼,聽見有人用鑰匙開門的聲音,一會兒亞瑟他們進來了,大部分人手堻ㄩ搧菑@盤菜,估計是從餐廳拿回來的。我看見楠楠甜蜜的跟元風兩個人笑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是亞瑟、佐佐木、大雄他們故意使壞的話我就會至少也是事後補給他們幾拳,不然也要瞪他們一眼,但是雖然我知道今晚的主意可能是元風出的,但是我就是無法沖著元風瞪眼或者上去給他幾拳,亞瑟把手堛漱j盤子放到餐桌上,沒有個正形兒的看著小淫笑:哎,你倆剛才研究好了沒有??是不是研究出什麼了……
元風不知道拿什麼東西從後面打了亞瑟的腦袋一下說了句:多事兒。
元風朝我笑:來,十八,今晚我要和你好好的喝一次,上回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喝醉了,這次我保證喝慢點兒,我還真是想見識下你的酒量呢!
楠楠也跑到我身邊拽著我的胳膊:就是十八,元風根本就不喝酒,我們家堣H都說他不爺們兒,我爸爸每年過年吃飯的時候說起這事兒都怪難為情的,哪有男人不喝點兒酒的,我那些同學朋友聚會,元風也是滴酒不沾,太丟人了都。
元風笑嘻嘻的不說話,佐佐木開始解釋:楠楠,元風不喝酒是好事兒,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女生因為男朋友不喝酒犯愁的,要是一旦開了這個頭,絕對不好收的。
吃飯的時候,我和小淫挨著坐著,這麼久了,我還是第一次懷著一種很願意的心態和小淫挨著坐著的,以前不是不停的吵架就是掐架,再就是被人故意安排那麼坐著的。亞瑟挨著小淫,小麥挨著我坐著,還不停沖我嘿嘿笑,小聲說:十八,今晚上感謝我吧,我要是不推你一下,你能那麼甜蜜的抱住小淫嗎?雖然說施恩不圖報,要是你願意給我買點兒可樂我就會更加的HAPPY了……
我咬著牙伸手剛要去掐小麥,小淫的手在桌子底下握了我的手一下,我轉頭看見小淫安靜的朝我笑了一下:十八,元風問你喝什麼?
我回過神兒:啤酒吧。
楠楠拍著手笑:好啊,我也要。
這個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元風喝得比上次還多了,在酒桌上講了很多的話,看著元風醉熏熏的樣子,我感覺有點兒不像平時完美的元風,平時的元風永遠是穿的乾乾淨淨,永遠是筆直的褲線,永遠是乾淨眼神,不會抽煙也不會喝酒的元風,最大的嗜好就是偶爾打打不贏錢的撲克牌,但是這個晚上元風喝了兩三瓶的啤酒,不停的說著一些他認為好笑的事兒,亞瑟叼著煙眯著眼睛看看元風,看看楠楠:哎,都說酒能能亂性,這話我還真信,就說這個元風吧,這會兒怎麼變得跟大白乎似的?
元風又逼著亞瑟喝了一杯酒,然後開始跟我們說今年十月份他和楠楠結婚的事兒,元風還揮舞著手臂抖了一圈兒,我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看清了桌子上到底坐著幾個人,元風說:你們,到時候都來,都來,小淫給我當伴郎,十八給楠楠當伴娘,都來。
我朝小麥笑:你見過像我這麼慘的伴娘了嗎?
小麥誠實的看著我:是沒有見過。
小淫拽了我的胳膊一把:十八。
我轉頭,看見小淫趴在桌子上,喝的挺多的:怎麼了?
小淫的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幹嗎那麼說,自己?別那麼說你自己,真的。
我感覺自己的心堣@熱,有點兒說不出話的看著小淫。
最先說要走的人是大雄和平K,說是要回學校,因為亞瑟這兒實在也住不下,佐佐木想了一下也說要跟著走,佐佐木看著我:十八,小淫喝得太多了,就不要回去了,楠楠和元風今晚也在這兒吧,他們的宿舍一直沒有收拾,你們接著喝,開心點兒,你今晚真的很出色。
最後房間堶掖悀U了喝得有點兒糊塗的元風,還有小淫,亞瑟喝得也不少,但是亞瑟至少還沒有說胡話,只是叼著煙吊兒郎當的看著小麥鼓著腮幫子喝可樂,楠楠好像有些困,靠在在元風的肩膀上都有想睡著了。亞瑟朝小淫喊:哎,多了吧?
小淫朝亞瑟擺擺手:沒有,你們困了先去睡,我,我想和十八再喝會兒,我們很久沒有這麼喝酒了。
亞瑟點頭:行,小麥跟我睡一個房間,元風跟你睡一個房間,楠楠和十八睡一個房間,小麥,幫著把元風扶到小淫房間去。
小麥還有點兒戀戀不捨的看著我:可是,我想跟十八拼酒……
亞瑟用手指頭彈了小麥腦袋一下:拼個六啊,你也知道什麼是酒?
亞瑟叫醒了楠楠,指了指小麥的房間,然後架著還很想說話的元風進了小淫的房間,我想站起來幫忙,小淫拽住了我的胳膊:十八,你坐著。
楠楠打了一個大大的磕睡,朝我點頭:十八,我先睡了,你們慢慢喝。

(B)

當客廳堶探N剩下我和小淫的時候,我還有些不習慣,小淫半邊身體趴在桌子,看著我吃吃的笑:看了一晚上,看夠了人家沒有?
我瞥了小淫一眼:你說什麼啊?
小淫到了一杯啤酒,接著笑:以為我沒有看見?元風說了一個晚上,你就看了人家一個晚上,是不是很過癮?
我接過啤酒,喝了一口:沒有。
其實晚上我也沒少喝,這個讓我喝一杯,那個讓我喝一杯,哪個都不能拒絕,但我至少沒有小淫喝得多,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小淫碰了我一下:過來一下。
我小心的往小淫身邊靠了一下,小淫的神情有些迷亂,我想他真的喝得多了,小淫用手按著我的肩膀,溫和的笑,用很小的聲問我:十八,你喜歡我麼?
我沒有想到他這會兒會這麼問,有點兒無措,環顧了一下房間,確定沒有別人在,我才慌亂的看了小淫一眼,很匆忙很小聲的恩了一下,小淫開始笑:我沒聽見,你說什麼了?
我用手推了一下小淫:你,你喝多了。
小淫半邊身體趴在桌子上,笑吟吟的搖頭:我沒有,你說什麼我真的沒有聽見,哪有這樣回答的?要不就別回答。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反應也遲鈍,我猶豫了一下,朝小淫的身邊又稍微靠近了一下,然後我慢慢想靠近小淫的耳邊,我想飛快的說一下,然後回房間休息,我剛想說話,小淫好像突然拽了我一下,我的嘴唇很自然的觸到小淫有點兒發燙的臉頰上,我嚇了一跳,呼吸都開始不正常了,我差點兒叫出聲來,小淫的手臂還很自然的按在我的肩膀上。
我掙脫小淫的第一件事兒是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唇,我覺得自己的嘴唇熱的厲害,小淫從趴著的桌子上起來,溫和的看著我:討厭那樣嗎?
我慌忙站起身,差點兒碰翻一個酒杯,小淫接住酒杯也跟著我站起來,拽住我,我低著頭不敢說話,小淫輕聲說:去睡吧,還有,以後不要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過些天給你補習微積分。
我逃跑似的,匆忙進了小麥的房間,怕吵醒楠楠,我靠著門板喘息了好幾分鐘才慢慢走向床邊兒,楠楠好象已經睡了,我這才慢慢爬上床,小心的睡下,但是心跳的厲害,臉熱的也厲害,嘴唇有點兒不聽自己的使喚似的。我傻呆呆的盯著天花板有點兒睡不著,不知道怎麼搞得竟然想起小淫之前說過的那句話:親近有時候會上癮的。 然後我就想到了一件事兒,完了,我的人品沒有了。
我一直也沒有睡著,每次翻身的時候都很小心,我怕吵醒了楠楠,在淩晨四五點鐘的時候我再次醒了過來,我轉頭看著的時候,楠楠醒了,也正在看著我。我朝楠楠笑:你醒了?
楠楠伸了個懶腰,也笑:恩,昨晚沒有影響你吧,我看你好像睡眠不足似的。
我搖頭:沒有。
再沉默了一會兒,我小心的問楠楠:十月份就結婚了,會不會很興奮?
楠楠來了興致:當然會了,我們處的時間夠長了,高二的時候開始談,大學四年,所以我真是很想結婚,呵呵,看來結婚真的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兒,我們家媮晹酗葉榆a堻ㄥ妗菃畯怍O,怪不好意思的。
楠楠的小女兒態一覽無餘,眉宇間儘是興奮還有一種幸福的憧憬。我正想著的時候,楠楠異常興奮的碰碰我:知道嗎十八,我的夢想就是生一個可愛的孩子,哈哈,嚇到你了吧,元風說很喜歡小孩子的,然後週末的時候一家人在一起,那種感覺真的很,呵呵。
我也跟著笑,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好,跟一個沒有多久就要結婚的女孩子交流,我想那個年齡的我好像欠缺很多經驗,楠楠笑著碰碰我:十八,你喜歡小淫嗎?是不是很喜歡他?
我笑了一下,沒有說話,但看見楠楠一直那麼好奇的盯著我,我恩了一聲,楠楠把枕頭往我旁邊靠了靠,笑:那你會不會很想一直和他在一起?會不會想像我……
我怕楠楠說出我想不到的事情,慌忙打斷楠楠:我,我們才剛開始,還是……
楠楠忍著笑:好,不說這個了,看把你緊張的。
這一天是週末,所以誰也沒有必要起早,五六點鐘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客廳堶惆咧茖咱h的,我估計是亞瑟,因為亞瑟的生物鐘一直都是早晨五點就起床,我和楠楠又睡了一會兒才起床,看時間都是上午九點了。
出了房間,看見亞瑟坐在沙發上翻雜誌,看見我和楠楠出來,開始揶揄我們:看看,這是什麼世道了都,女人都這麼晚起床,男人竟然要在廚房準備東西吃,天,難道我們又返祖了嗎?還有十八,昨天晚上你們怎麼也不把吃完的桌子收拾一下?天,我到底是生活在什麼樣子的環境下……
楠楠笑著拉著我去洗手間洗漱,竟然看見小麥正對著鏡子,好像用了亞瑟的剃鬍子的東西,搞得一臉全是泡沫,我和楠楠正準備退出去,小麥朝我伸出手:十八,把左邊第一個毛巾拿給我。
我看見小麥左右手搞得全是泡沫,連脖子上也是,忍著笑,把他說的那個毛巾遞給小麥,小麥用毛巾稍微擦了一下脖子和臉頰上的泡沫,朝我接著示意:香皂盒上面的東西遞給我,對,就是那個。
我耐著性子把香皂盒上面的東西遞給小麥,小麥用一個杯子接了水,叼著牙刷:牙膏給我,藍色的佳潔士是我的……
我惱怒的盯著小麥:哎,你幹什麼?是不是欠揍?
楠楠已經開始笑出聲音,小麥還很有脾氣的瞪著我:哎,哎,叫你幫個忙而已,你應該更主動一些才行,沒有看見我正……
我胡亂抓起一個東西就朝小麥打過去,小麥躲了一下,沖我做了個鬼臉,搞得臉上的泡沫蹭的到處都是。
楠楠捂著嘴在笑,有人拍拍的肩膀,我回頭,看見是小淫,小淫疑惑的看著我:你,幹什麼呢,快和楠楠洗漱,就等你們吃飯了。
我和楠楠洗漱完畢,大家一起吃了一個不知道是早飯還是午飯的飯,小麥在飯桌上開始胡鬧:哎,我發現我也應該快點兒成長,你們看啊,以前我都是自己忙著這個忙著那個,今天早晨我就嘗試了一下被別人照顧的感覺,還真是不錯,不過選擇的物件有點兒不夠水準,耐性太差。
亞瑟沒好氣的拿一個雜誌砸了小麥一下:你給我閉嘴,等吃完飯再收拾你,你把我的那個剃鬚刀給我洗乾淨了,你長鬍子了嗎你,你那也叫鬍子,充其量就是汗毛,還有啊,你長了多大的一張臉,有平底鍋那麼大嗎?竟然用了那麼多泡沫??
元風沒忍住笑,噗哧的噴了一口水,楠楠急忙幫著元風捶著後背。

上篇:160. 競選前後    下篇:162. 肖揚回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