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本站原創 有一種愛情叫兄弟175. 我太尷尬   
  
175. 我太尷尬

(A)

在回學校的路上我還一直處於懊惱中,懊惱自己為什麼那麼慌亂,真是沒有出息,這樣想的時候自己都有些迷糊,好像我很期待某種親密的接觸似的,我在自己心婼|了自已一通真是無恥。路過公車站的時候,看見左手一個人背著吉他好像在等車,我習慣性的朝左手點了個頭,左手雙手抄著兜,酷酷的模樣,也朝我點了下頭。
等我走過去的時候,我聽見左手喊:十八。
我回頭,左手往我身邊走了兩步,還是沒有什麼表情:哎,你幹嗎攙合小丘和易名的事兒?你以為你是月下老人麼?易名根本不喜歡小丘,就著這個勁兒分了也就分了,就算暫時和好了,你以為他倆能好到什麼程度?最後還不是分手嗎?
我不樂意的看著左手:我幹嗎攙合?你去問易名啊,當初就是我跟易名說的小丘暗戀他,要是易名不喜歡幹嗎還要湊合著談那麼一段,現在不想談了就不談了??有點兒責任感好不好?是個男人就要做的像個男人,合著談著的那段是過渡期?疲勞就跟人家說分了??要知道現在何必當初啊?我有拿刀逼著易名去跟小丘談嗎?合著我告訴易名小丘暗戀他,他易名就馬上決定談了??那個時候怎麼就沒有替別人想想?
左手皺著眉頭看著我:哎,你幹嗎那麼大的脾氣?女生家家的脾氣真夠大的,就算是你說的,可是是不是能真的談得來也是人家兩個人的事兒,你不會是以為易名會想娶小丘吧?
我哼了一聲:我算是看透你們男生了,個個都是沒有責任感的傢伙……
我轉身就走,左手騰的抓住我的胳膊:哎,什麼叫你們男生,你太偏激了吧,你就算想教訓易名也不用把我也帶進去吧?
我的胳膊被左手抓的有點兒疼,我怒氣衝衝的看向左手,左手松了手:哎,算了算了,真是的,沒有見過你這種脾氣的人,真是怕了你了,這事兒就算我沒有說過好了吧?
左手好像不大耐煩的轉身就往公車站走去,我看了左手的背影一下,也有點兒不樂意的往學校走去。
上宿舍樓的時候,我看見了嘟嘟,嘟嘟手媮椪陬菑@張光碟,我奇怪的看著嘟嘟:哎,你幹什麼?
嘟嘟神秘兮兮的拽著我:十八,一飛買了一台電腦,我們沒事兒看碟的,你有時間也過來看看哈,十八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還沒有明白過來,嘟嘟就拽著我的胳膊往三樓走,我也有點兒好奇的跟著嘟嘟,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我看見房門上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租碟時間為中午吃飯時間以及晚間九點以後,電影單張碟為每張3元,連續劇每張2元,另零售康師傅速食麵(袋裝和碗裝,袋裝2元,碗裝3元),雙匯火腿腸每根1.5元,魚泉榨菜每袋1.5元,每次購貨超過10元,本人提供女生樓送貨服務……
我不相信的看著嘟嘟:哎,宿舍樓允許這樣做嗎?
嘟嘟看著我嗤笑:得了吧,我和蘇小月都定過好幾次夜宵了,嘿嘿,都說南方人超級會做生意,十八,你也動動腦子,別每天老是想著體力上付出,也學學人家多用用腦子好不好?
嘟嘟看了下手錶,伸手敲門:她這兒租碟就一點不好,非要中午時間和晚上九點以後,其他的都不錯,尤其是碟的品質好,基本不卡……
房間堶惘酗H說:請進。
嘟嘟推門,那一瞬間,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江若雨,我有點兒驚訝。江若雨手媮椪陬菑@張碟,好像也很驚訝:啊,十八,你怎麼也來了?
我指指嘟嘟:我,我是陪著她來租碟的,我們以前一個宿舍。
江若雨點點頭,俐落的拿過嘟嘟手堛犖苤A笑:十八的朋友?好,這次優惠你,你要租什麼碟?
嘟嘟驚訝的看著我:真,真的優惠?要租柏原崇的《一吻定情》,十二張VCD的那個。
江若雨熟練的翻著一個紙盒子:行,先說好了,就這次優惠,不然真是沒法做生意了,每張碟按照1元計算吧,12張,給你,不過你們速度快點兒,因為這個很受歡迎的,租借的人不少。
嘟嘟忙忙的掏錢給江若雨,江若雨熟練的找錢記著嘟嘟的宿舍號碼和名字,我笑著在旁邊看著江若雨:哎,你這兒差不多快要成一個小超市了。
江若雨點頭:差不多吧,剛開始是自己看,速食麵也是自己吃,後來覺得可以捎帶著賣點兒,誰知道大家好像還都買帳,尤其是那些准備考研究生的學生,夜堶n碗面火腿腸什麼的特別的多,因為沒有冰箱所以別的東西不太敢進,所以吃的東西很有限,就當賺點兒外快好了,不過選VCD好像有點兒難,之前買過不好的碟都租不出去……
嘟嘟興奮的彎腰:哎,既然是十八的朋友,推薦點兒好看的碟吧,我們也不想浪費精力,你覺得好的可以給我們推薦一下。
江若雨點頭:沒有問題,最近還流行木村拓哉的《悠長假期》,雖然長了點兒,但是很好看,你看完《一吻定情》再租吧,另外柏原崇的電影《情書》也很不錯……
門外有人推門:哎,江若雨,328宿舍要3個碗面還有3個火腿腸,還有一袋榨菜,一會兒你送去。
江若雨飛快的把碟整理好:好的,馬上送去。
我有點兒驚奇的看著江若雨飛快的忙著,有點兒羨慕,到底是江浙的人,就是聰明,輕輕鬆松的就能賺到零花錢,不照我是的,大冷的冬天要跑很遠的地方家教,由此可見,懂得用腦子的人永遠比只會用體力的人知道如何計畫生活。嘟嘟拽著我走的時候,我看見江若雨迅速的拿好剛才別人要的東西,我不停的朝嘟嘟搖頭:哎,這個人的腦子真是不一樣,難怪人家高考數學能考滿分。
嘟嘟撇著嘴:走了,羨慕那些有什麼用啊,去看碟,我跟你說,柏原崇超級的帥,你沒有看過吧,我們宿舍的人都快要迷他迷的發瘋了,小淫的髮型跟柏原崇好像噢,嘻嘻……
我被嘟嘟拖著去了她們宿舍,看見蘇小月正仰面躺在床上,嘴堨p著半根黃瓜,看見我進來誇張了一下:喲,十八啊,好多日子不見了,自從你上次借了嘟嘟的言情小說之後怎麼就不來見我們了?我還懷疑你是不是因為看了言情小說之後受不了那個刺激,緊跟著去撓女生宿舍樓的牆了呢?不過女生宿舍樓也沒有發生坍塌事件,估計是你功力不夠,嘟嘟,再給十八上兩本言情小說,要重色的……
我沖過去狠狠的拍了蘇小月的肩膀一下,嘟嘟著急的往電腦的光碟機堶惟騊菪碟:哎,別鬧了,看碟,《一吻定情》超級的流行,我租了好幾次才拿到手的,快看。
我也伸著脖子,準備看一會兒,之前我從來沒有看過日劇,也沒有那個時間,柏原崇是我記住的第一個日本的影星,真的長得很帥,尤其是那種花灑的髮型,我說小淫怎麼喜歡留那個頭型呢,原來是因為好看。《一吻定情》的開始就是柏原崇和琴子在高中走廊拐角處撞到一起,兩個人的嘴唇撞到一起,然後琴子就很花癡的盯著柏原崇看,連自己嘴角出血了都不知道,就在這樣的場景下開始的一系列又哭又笑的故事,很有意思的一部青春偶像劇,我看著看著也有點兒喜歡看了,莫名中想起小淫上午跟我說的那些話,我有些想笑,用牙齒咬著手指頭忍住了,蘇小月極其不正經的碰了我一下:哎,十八,你和小淫吻上了沒有?你看你這種表情,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還咬手指頭??被我說中了吧……
我知道跟蘇小月怎麼解釋都是白扯,就笑著不說話,但是那個時候自己的心埵h少有些嚮往,開始有莫名的悸動,不知道那會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感覺。一連看了三四張碟,我有些著迷,很想接著看,但是想到下午小淫說要給我補習微積分,我有點兒戀戀不捨的看著還沒有看完的光碟,想來想去還是微積分更加重要一些,帶著不大情願的感覺離開嘟嘟的宿舍,去亞瑟那兒。
去到之後,佐佐木和小麥都在那兒,沒有看見亞瑟,小淫有些冒火的看著我:哎,你又去哪兒了?現在都幾點了,我打電話去你宿舍都說你沒有回去,十八,你最近搞什麼啊?怎麼老是鬼鬼祟祟的??
我知道自己有點兒理虧,老老實實的看著小淫:嘟嘟她們宿舍租了一些碟,所以拖著我去看了一會兒……
小淫有些惱火的看著我:哎,你到底還想不想學微積分了,老佐你見過這樣的人嗎?
佐佐木只是笑,小麥不停的朝我吐著舌頭,一個下午,小淫都沒有給我好臉色看,超級嚴肅的瞪著我,給我講微積分,我也真的有點兒怕小淫了,戰戰兢兢的聽著他講微積分,不敢胡思亂想,不過有點兒意外的是,微積分補習的效果超級好,我聽的效率也特別高,看來學生和老師之間的關係實在不能太熟悉了,我認認真真的把類型題都記了下來,講完之後小淫壞笑著松了口氣:哼,看來就不能對你太仁慈了。

(B)

宣傳部的畢業生活動其實我很頭疼,一是我實在不熟悉,二是我是新晉人員,所以跟哪個部門溝通的時候人家好像都不大甩我,但是也不會特別拒絕,只是說:好的,行,你到時候把計畫跟我們部門說一下就行了,我們一定全力配合。我手堸ㄓF元風給我列出的一個計畫單子,什麼都沒有,搞得一團糟,我開始後悔進學生會了。
期末的總復習也開始了,我自己感覺天都要塌了,小學生的家教從一個小時升級到兩個小時,小旋和她同學的家教時間一直都是兩個小時,在北京炎熱的夏季堶情A我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折騰,小淫讓我辭掉小學生的家教,但是我沒捨得,一是最初是人家的江湖救急,現在我多少能吃上飯了,難道我就過河拆橋嗎?二是多少都是錢,對我而言,錢這個字兒都泛著迷人的綠光,我就像是那個喜歡往自己身上不停的背負東西的蟲子蚨蝂一樣,總是想著背著一點兒就會多一點兒錢。
我在萬般無奈之下,只能求助於元風,讓元風帶著我拜訪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元風畢竟有過一定的人際關係基礎,原來學生會的一些人都會給他一些面子,總不能我上任之後的第一個活動就砸到自己手塈a。
因為大部分專業停課了,之前的學生會老的成員都沒事兒在操場上踢球,踢得不亦樂乎,我約了元風,只好在操場上等著那幫傢伙,男生好像是超級愛足球的,不管夏天多麼的熱,即使流再多的汗水也願意折騰。我茫然的看著那幫傢伙踢球,之前和小淫發生矛盾的那對雙胞胎也在操場上踢球,大呼小叫的,我正看著的時候,忽然看見那對雙胞胎竟然打了起來,這讓我很意外,雙胞胎哥倆抱在一起死命的撕打著,開始有人起哄,我竟然聽見有人喊:打他,打他……
那哥倆好像真的惱了,在撕打的拉扯中,就靠近了我坐著的地方,我也發呆,我是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架,雖然之前對他們全無好感,但是親哥倆打架還打的那麼狠讓我有些奇怪,周圍踢球的人好像都在看笑話似的,誰也不拉架,我都能感覺到他們揚起的灰塵在我眼前飛揚,我正準備換個地方站著,雙胞胎中的一個把另一個給摁到在操場上,還打了好幾拳,被摁到在操場上的那個還惡狠狠的說著一些粗話。打人的那個又接著打了身下的那個幾拳站了起來,還踢了幾腳,這才朝旁邊吐了一口痰哼了一聲,朝我這面的操場出口走過來。
我驚愕的看著這個氣勢洶洶的傢伙,捉摸著他怎麼能對自己一奶同胞的兄弟下那麼大的黑手呢?就在這個時候,後面被摁到在操場上的那個突然飛快的站了起來,從後面追上往操場出口走著的那個,我還傻了吧唧的張著嘴巴連眼睛都不眨的看著他們,我以為從地上爬起來的那個會狠狠的從後面偷襲剛才揍他的兄弟。但是他沒有那麼做,他突然拽著走在前面那個的運動短褲唰的脫了下去,然後整個操場上就轟的炸開了,我聽見所有的男生都在喊:喔……喔……喔……
我羞愧難當的開始往旁邊走去,那個男生距離我不到五米的距離,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我聽見起哄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還有男生開始打口哨,我急的都差點兒哭了,我看見有人朝我跑過來,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朝那個朝我跑過來的人快步走過去,好一會兒才看見是左手,左手抹了一下臉上的汗水,氣喘籲籲的看著我:十八,大熱天的你跑操場幹什麼??
我無比委屈的看著左手:我要找文體部的部長,說是他也在這兒踢球……
我看見有不少人跟在左手後面不遠的地方,有起哄的聲音,有人甚至喊:哎,左手,問問她,是不是很養眼?
左手猛的回頭很凶的沖後面喊了一下:哎,你們夠了沒有?不想踢滾蛋。
可能是那對雙胞胎又在打架,因為還有不少人在起哄,我聽見身後有人喊我名字,回頭,看見元風跑了過來,也是一頭的汗水,元風走近我:十八,怎麼了?
可能是我的表情差到了極點,我咬著嘴唇沒法說話,左手看了我一眼,拽著元風的胳膊往旁邊走了幾步,我低著頭看著乾燥的操場地面,有點兒難過,剛才的場景實在太尷尬。元風再次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左手已經走向操場踢球了,元風好像也有點兒尷尬的表情,我估計左手已經跟他說了,元風咳嗽了一下,朝操場上喊著兩個人的名字。過了一會兒,我看見三個人朝我和元風的方向跑了過來,都是渾身是汗,運動衫胡亂的塞在運動短褲堶情A其中一個男生瞅著我好像還似笑非笑的“哇”了一聲,元風隨手打了那個男生的腦袋一下。
回到學校的咖啡廳,我一點兒心思都沒有,和四個大男生坐在一起,除了元風之外都目睹了剛才的場景,所以那三個男生始終有些怪怪的看著我,剛才喊哇的那個更是明顯,好幾次都轉向另外兩個男生笑著,元風正色的拍拍桌子:哎,夠了,怎麼那麼沒勁兒呢?還有啊,上次不都跟你說了宣傳部的事兒幫著支會一下,我這還沒有畢業呢,怎麼就人走茶涼了??哎,我醜話可先說在前面,當初我可沒有看你們熱鬧吧?你們小心我結婚的時候不請你們喝酒。
中間的男生笑:那可不行,你要是不請我,我肯定去搶楠楠,放心吧,那個是十八吧,廣播站這邊沒問題的,你把元風給你的計畫表給我一份,我幫你往上湊點兒內容不就結了?年年都是這樣,換湯不換藥,沒說的,謝童,你們文體部的事兒也抓點兒緊好不好,指望4暮黃瓜菜都能涼了,那小子就會玩兒嘴,你也幫元風帶帶十八,學生會中沒有幾個女的,不能欺負弱者,聽見沒?
那個喊哇的男生叫謝童,說話的叫萬森,另外一個是外聯部的,謝童朝我伸出手,笑:同樣沒說的,十八也是,你直接說是元風的朋友不就行了?
元風惱怒的給了謝童一拳:哎,有你這樣的嗎?難怪計畫一直拿不下來,你再這樣,我當沒有你這樣的朋友。
謝童朝元風搖頭笑:別,我錯了,我今天傍晚就把文體部去年的活動稍微修定一下給十八,和萬森的綜合一下,然後讓十八交給主席團,夠有效率了吧。
我噓了一口氣,出門靠朋友這個話還真不是蓋的,這個畢業生的活動終於差不多了。

上篇:174. 吻念風波    下篇:176. 尷尬之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