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二集 玉緣篇 第八章 翠霞浩劫   
  
第二集 玉緣篇 第八章 翠霞浩劫

第八章翠霞浩劫

小蛋還沒醒悟過來,喜出望外道:謝謝你啦,大叔!

葉無青淡然笑笑,轉首望向楚兒身後,眼光陡地犀利森寒,露出懾人霸氣。

就在他教訓楚兒時,觀禮台上所有人以淡怒真人為首,已步入場內。

紫衣青年和楚兒不出一聲退到葉無青身後,聽他冷笑道:葉某何德何能,竟令淡怒真人興師動眾,移駕相迎?

淡怒真人不動聲色稽首施禮道:葉宮主大駕光臨寒山,貧道豈可怠慢?

小蛋聽傻了,他這才意識到,身邊這位和藹可親的大叔是誰。

就聽葉無青說道:真人不必客氣,葉某此來只為三件事,恐怕要給貴派添上不少麻煩。

淡怒真人心一沉,但他向來喜怒不形于色,平靜問道:不曉得有哪三件事情,敝派可以幫上葉宮主,敬請賜教。

葉無青吩咐道:蒙遜,將我們的三樁請求稟報淡怒真人,請他定奪。

紫衣青年恭恭敬敬應了聲,金石般喀喇作響的嗓音,一板一眼道:第一,請貴派恭送我家楚老宮主回山;

第二,交出丁原首級以雪敝宮前恥;

還有一樁,三個月內召開正道七派掌門大會,由貴派負責舉薦我師父為天陸仙林的總盟主!

這三個要求盡都歹毒陰損,眾人聽到一半便勃然變色,別說翠霞派是否能夠辦到,就算有此能力,也勢必不能答應其中任何一條,否則千年名門的招牌就砸定了。

等蒙遜念完了,葉無青悠然道:不知掌門真人意下如何?

淡怒真人果配得上他的道號,面對這般無禮要求,臉上居然一點怒色都不顯,鎮定自若道:貴宮舊主楚望天現囚禁于蓬萊仙山,要待百余年後仙會再開之際,貧道才能請上葉宮主前往,或可能再見令師一面。

蒙遜怒道:你胡說什麼,等上一百年,我師祖不早就完蛋了?

眾人差點笑起來,心道原來這家伙也是個渾人,跟小蛋倒有一比。

淡怒真人自恃身分,也不與他計較,繼續說道:丁原已非我翠霞弟子,況且近年來行蹤飄忽、無人知曉,假如敝派有人能見到他,自當為葉宮主轉告此事。至于丁原是否答應把自己的首級割下,送上忘情宮,確非貧道所能定奪。

這次蒙遜只怒哼了聲,沒有插嘴。

淡怒真人接著道:最後一件事,葉宮主委實高看我翠霞派了。別說能否召集起其它六派,單單僅憑敝派的舉薦葉宮主想當上這個仙林盟主,也殊無可能。況且,七派只是七派,天陸之大,藏龍臥虎,『總盟主』的高冠,也實在太大了一些。

蒙遜耐著性子聽完,道:這麼說,我們提出的三件事,你們是一樁也辦不到了?

姬欖相貌儒雅,骨子里,卻繼承了乃父姬別天的七分烈火脾氣,道:閣下耳朵不好使麼,能不能辦到,不是敝派說了算,而是要看貴宮夠不夠這個分量。我家掌門師叔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了,偏還有人自討沒趣,恁的可笑。

蒙遜眼中凶光一閃,葉無青已冷然道:既然貴派連區區三件小事都無能為力,還號稱什麼天陸正道的泰斗翹楚?

淡怒真人的眼睛緩緩合成一線,道:翠霞從不敢以泰斗自居,所謂的正道翹楚,也是要由億兆芸芸眾生心悅誠服,口耳相傳,並非某人張嘴隨口自封。葉無青木無表情,道:蒙遜,你來告訴諸位翠霞派的尊長,咱們來這兒之前是作何盤算的?

是!蒙遜一清嗓子,瞪了眼姬欖:假如翠霞派能全部答應咱們的條件,師父便和淡怒真人握手言歡,即刻下山;如果同意了其中兩項,師父便不得不向掌門真人討教幾手高招,也好對門下有個交代;倘使僅僅辦到一條,那咱們就一把火燒了翠霞觀,拍屁股走人!

無視眾人的憤怒之色,葉無青慢條斯理道:現在,他們答應了幾條?

蒙遜毫不猶豫回答道:啟稟師父,掌門真人很不給面子,一條也沒答應!

那就沒法子了。葉無青道:咱們只好把整座坐忘峰全部燒光。

他話音落下,楚兒抬手射出一枚信炮,一蓬耀眼紅光砰地在高空炸開。

翠霞山四周立時響起一片喊殺之聲,宛如有千軍萬馬從四面八方洶湧席卷而來,先是飛瀑齋、碧瀾山莊,繼而翠霞觀、天水觀和紫竹軒方向,陸續燃起沖天火光,兵刃交擊、金石鳴響之音此起彼伏,隱隱傳來。

所有人都在刹那間面色大變,淡怒真人威嚴冷靜地命令道:各支門人分別回援,葉宮主,貧道不才要向你討教了。

淡嗔師太怒不可遏:師兄,此賊殊為可恨,待我先解決了他再回天水觀!

姬欖、羅鯤等人均都心懸各自家業,但聽聞淡怒真人要對決葉無青,無不紛紛道:不錯,先殺此獠,回頭再誅跳梁小丑!

淡怒真人面如寒霜,沉聲喝道:不必多言,快去!

他何嘗不明白,自己和葉無青交手吉凶難卜,但上自翠霞觀下到紫竹軒,哪一處不是傳承千年的先祖基業,豈能坐視魔道妖孽逞凶蹂躪?

葉無青不愧為一代梟雄,正看准了翠霞派的這點破綻,選在劍會之際動手,雖然自身的實力也因此分散,但各處乘虛而入、風卷殘云一番,縱無所得,對于翠霞派的打擊依舊致命。

盡管各處都留守了若干弟子,但豈是突如其來的虎狼之師所敵?淡怒真人此舉事出無奈,亦包含悲壯意味。

混亂中,無人注意到小蛋啊呀一聲,拔腿就往紫竹軒跑,對他而言,負傷的盛年比什麼都重要,也不管自己是否有能力擊退強敵,先去了再說。

淡嗔師太等見掌門真人斬釘截鐵、神色凜然,無不心頭一震,了解到他的良苦用心。否則大伙兒一擁而上,不僅能困住葉無青師徒,更可保全住九懸觀,但別的五處所在那是毀定了。

姬欖一跺腳,百感交集道:掌門師叔保重!更不多話,率了碧瀾山莊一系的百多弟子禦風而去,抱定信念,拼著性命不要,也需速戰速決,好盡快回援九懸觀。

羅鯤等人見狀,亦各自統帥本支門人迅速撤去,最後只剩下九懸觀弟子,和一眾前來觀禮的同道中人。

屈翠楓剛要和羅羽杉回救紫竹軒,不防蒙遜飛身攔截住去路,一抖手中黃銅巨錐,爆喝道:我師父說,你可以走,留下那丫頭!

屈翠楓怒道:豈有此理!玉扇一點,虛指蒙遜咽喉。

楚兒橫身殺到,琥珀淚叮地架住玉扇,冷冷道:上次沒打完,這回咱們接著來打過!

蒙遜顯然對小師妹寵愛得很,也不惱怒自己的對手被搶,望向羅羽杉道:丫頭,我師父吩咐要生擒你,可別怨我!

羅羽杉明知不敵,卻一反嬌柔之態,掣出玉緣仙劍橫亙胸前,清聲道:請!

此刻,碧瀾山莊等五路人馬剛退離九懸觀,數十名忘情宮高手像是算定好的殺將出來,為首之人便是葉無青的大師兄厲無怨,身側還有包括當日陪伴楚兒投宿客棧的老婦在內四大長老。

九懸觀眾長老弟子早紅了眼,也不用誰招呼,齊齊撥出兵刃迎上進犯之敵,各尋對手殺得天昏地暗、血光四濺。

原先的擂台空了,淡怒真人對周圍的慘烈戰況恍若無睹,反手拔出制怒仙劍,中規中矩擺下飛瀑十八劍的起手式,目中針芒般精光湛現,緩緩道:葉宮主,請亮劍!

葉無青不答,吭—地背後焚淚沉灰劍霍然出鞘,銀灰色光寒奪目的劍刃上,竟滾動著一顆顆水銀般的珠子,絲絲生出妖豔的霧氣。

小蛋剛到,兩名盤火崖下屬不由分說揮動巨斧,左右夾擊。

小蛋心跳氣喘、手足無力,咬牙施展吾身獨往,雪戀仙劍一往無前地掠出。

吭!巨斧斬到劍上,將雪戀輕而易舉地擊飛,另一人的斧鋒呼嘯劈落,已近至小蛋的鼻尖。

生死一發中,小蛋一閉眼,出奇的沒感覺到害怕,只有些內疚地想道:幫不上盛大叔的忙了……

耳畔聽到叮叮兩記脆響,等了半天,也沒感覺到斧頭落到頭上的涼快,小蛋大奇睜眼,就見一位身穿水色衣衫的美麗女子,神態從容,短短一招,手中仙劍接連挑飛兩名盤火崖高手的巨斧,更以劍氣破入二人體內,教他們軟倒在地、動彈不得。

水衣女子將雪戀凌空攝回交到小蛋手中,卻有意無意地多看了仙劍一眼,唇角逸出醉人微笑道:別怕。

小蛋不認識水衣女子,但在她的笑容里莫名地勇氣倍增,接過雪戀道:我沒怕,您趕緊去幫盛大叔罷!

水衣女子頷首淺笑,身形如清煙縈繞,似緩實疾飄落到盛年和竇憲夫婦之間,仙劍吭吭隨意揮灑,擋開了兩人的攻招,凝身道:天一閣蘇芷玉,見過賢伉儷。

人的名,樹的影。這句話小蛋聽干爹說得滾瓜爛熟,今日總算見識到了它真正的涵義。

聽到蘇芷玉自報身分,非但竇憲夫婦驚愕住手,連數十名盤火崖的部下也如有默契地齊齊停戰。

盛年以劍支地借機喘息,縱聲笑道:芷玉,你來得正是時候!

蘇芷玉注視盛年,見他傷勢雖重,但暫無性命之憂,溫婉地微笑道:我路過翠霞,原本想登門探望盛大哥,不料竟有此巧遇。

等盛年和她寒暄完畢,竇憲這才說道:愚夫婦久仰蘇仙子大名,今日有緣得見不勝榮幸,可惜身負使命不能與仙子把酒言歡,尚請海涵!

竇崖主言重了。蘇芷玉的玉容上,始終含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意,不疾不徐道:只是想請賢伉儷看著芷玉薄面,即刻退下坐忘峰,不知意下如何?

竇憲露出為難神色,苦笑道:在下怕要令蘇仙子失望了。如果不戰而退,我等稍後絕難向葉宮主交代。

竇夫人隨即道:恕愚夫婦斗膽,想請蘇仙子賜教一二。如果咱們落敗,那退下坐忘峰的事,在葉宮主面前好歹也說得過去。

她的話軟中帶硬,蘇芷玉焉能聽不出來?當即盈盈朝前俯身一禮,道:竇夫人過謙,芷玉素聞盤火崖有一門獨家絕學『風林火山』,須四人結陣方能發揮最大威力。但賢伉儷獨辟蹊徑,刪繁就簡,已將它演化為夫妻連手奇術,威力卻不減反增,技驚西域仙林。

小妹不才,願乘今日良機一開眼界。

竇憲夫婦微微變色,盤火崖風林火山陣蘇芷玉曉得並不足為奇,但他們夫婦秘密研修近六十年方才創出的連手奇術,從未在公開場合用過,對方又是如何知曉的?

單憑這點便知,南海天一閣號稱三大聖地之一、而凌駕七大劍派之上,實非虛至。

竇憲臉上陰晴不定,蘇芷玉既然敢直言要會風林火山,難保不是胸有成竹,早想好了破解之道。

竇夫人卻沒想那麼多,快人快語道:正想請蘇仙子指點!

蘇芷玉淺淺一笑,嗡背後盈雪仙劍悠然如發琴音,一股空靈飄渺的劍氣意起形生,如和風拂面罩定竇憲夫婦。

竇憲凜然暗驚,尚未交手,心底已生出絕非蘇芷玉敵手的微妙預感,這種事,惟有在面對葉無青時才會發生。

但忘情宮宮主給予他內心的沖擊,更多地在于深不可測的畏懼,而跟前的新一屆天一閣主猶如清溪流泉,彷似能一眼見底,偏將他的斗志與信心不著痕跡地消融而去。

他急忙澄心靜念,將功力提升到滿盈之境,注視蘇芷玉不敢有一絲疏忽,盡管右手已然握了一把厚重寬大的烏黑色魔盾,卻又再用左手緩緩自後腰掣出一截三尺余長的殷紅魔槍。再看竇夫人,右手執一柄細長黝青的軟鞭,左手亦一翻一轉,取出柄類似拂塵的兵器。

蘇芷玉一目了然,明白這四件魔兵暗合風林火山之道,剛柔並濟、攻守兼備。她耳聽翠霞山處處喊殺震天、大火熊熊,雖神色悠閑沉靜,實則心急如焚,曉得每多耽擱一刻,便會又多幾個人躺倒在血泊里。

待竇憲夫婦並肩站定,蘇芷玉道了聲得罪,展動天一閣水天一色身法,也不拔劍,飄身直進,切向對方結合部的空位。

竇憲大喝,烈魔槍化作一束火紅光電,飆射出滔滔殺氣,挑向蘇芷玉眉心,竇夫人的風靈鞭同時出手,幻開重重青影,卷湧而上。

蘇芷玉玉容無波,左手纖指微屈彈出,叮地擊中風靈鞭真身,右掌輕盈地在烈魔槍槍杆上一按一推,身形如水穿石,倏地從兩人間的縫隙滑過。

竇憲夫婦旋即轉身,蘇芷玉卻更快一步,盈雪仙劍鳳鳴而起,一劍兩花,左右開弓,分取對方胸前。

竇憲舉烏山盾、竇夫人揚夜林魔拂雙雙封架。孰料蘇芷玉仙劍陡然一凝,隱而不發,烏山盾與夜林魔拂悉數走空。

竇憲剛想收盾,盈雪仙劍動若脫兔,迅捷靈動地在烏山盾上輕輕一點,耳旁只聽叮叮兩響,幾乎不分先後,竇夫人的夜林魔拂也被擊中。

竇憲渾身一顫,概因蘇芷玉的這劍拿捏得著實巧奪天工,正掐在他烏山盾舊力用盡、新力未生的當口,宛如掄空了千鈞重錘後,又讓人以四兩撥千斤的絕妙修為直擊軟肋,震得胸口氣血翻騰。

蘇芷玉一招得手擰身再攻,盈雪仙劍水銀泄地、變幻莫測,卻是忽緩忽疾,總恰到好處地招呼在兩人招式轉換的空隙之間,每一劍都借力打力,牢牢壓制住竇憲夫婦。

竇憲夫婦的風林火山連手奇術,碰上蘇芷玉竟是束手束腳,招招受制,空有參悟了六十年的精妙變化,無從發揮,兩人越打越郁悶,明明看到蘇芷玉輕描淡寫的一劍攻到,擊在自己的魔兵上,偏是重逾雷霆,不堪承負。

二十個回合一過,竇憲夫婦已變成各自為戰,所謂動如風,靜如林;攻如火,守如山的十二字真言,被盈雪仙劍切割得支離破碎,變成動不了,靜不下;攻不出,守不住。

蘇芷玉越發地游刃有余,忽而快忽而慢,忽而前忽而後,竇憲夫婦如同牽線木偶,被引得團團亂轉,幾次險些將魔兵招呼到對方身上。

那些盤火崖的部屬,尚是第一次親睹天一閣主出手,見她一把仙劍翩翩若舞,將兩位崖主打得狼狽不堪、毫無還手之力,不由盡皆駭然。

忽聽竇憲夫婦齊聲長嘯,身形飛起,脫出盈雪劍光,在高空一翻一折遠遠飄落,各自哼了一聲,從嘴里溢出一絲淤血地球來客整理蘇芷玉背劍玉立,稍一欠身道:芷玉多有冒犯。氣定神閑,與對手的氣喘如牛、面目猙獰,全然不可同日而語。

竇憲夫婦強行破出盈雪仙劍的劍氣籠罩,體內魔氣震蕩均自負了些許內傷,雖說仍有再戰之能,卻已斗志盡消。

竇憲頹然長歎道:罷了,山高水長,蘇仙子,後會有期!一聲呼嘯,與竇夫人率著盤火崖高手,朝山下退去。

小蛋目睹蘇芷玉宛若天仙降臨,兵不血刃便折服了威震西域的盤火崖兩大凶人,禁不住心情激蕩,暗自下決心道:有朝一日,我也要像她這般,才能幫助所有愛我的人!

上篇:第二集 玉緣篇 第七章 嶄露頭角    下篇:第二集 玉緣篇 第九章 天一閣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