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二集 玉緣篇 第十章 孑影西行   
  
第二集 玉緣篇 第十章 孑影西行

第十章孑影西行

災劫過後的翠霞山,到處充滿悲壯哀婉的氣息。

淡怒真人已被護送入九懸觀靜室內,但誰都知道,他只不過*著一口真元勉強支撐,隨時都會油盡燈滅。

姬欖等人都已趕了過來,翠霞觀的首座無缺真人,卻不幸戰死在無離派掌門孟翔的掌下,而其它人亦無不滿身帶傷、血染征衣。

環顧面前一張張朝夕相處的面龐,他的嘴角露出一縷笑意,低聲道:翠霞有此大劫,實為貧道之過,我對不起諸位,也對不起本門的列祖先賢。

羅鯤強忍熱淚,哽咽道:掌門師叔,您不必自責,是弟子無用,未能擊潰仇寇,保全師門威名。您、您責罰我罷!

淡怒真人吃力搖頭道:現在最關鍵的不是責罰誰,而是如何應付葉無青的卷土重來。不然,貧道真要百死莫贖了。

到了這個時候,眾人見援兵遲遲不到,自然醒悟出其中的奧妙。

蘇芷玉寬慰道:掌門真人不必擔心,我立刻著手在坐忘峰各處要沖布下陣勢,葉無青要破解它們,尚需耗費一番手腳,諒他多半會知難而退,以免真讓聞訊趕至的正道各派銜尾直追,損兵折將、鎩羽而回。

淡怒真人微笑道:蘇閣主,難為你了。如此大恩,我翠霞永世不忘。

蘇芷玉黯然道:芷玉只後悔未能及早擊退竇憲夫婦,趕到九懸觀,累得掌門真人慷慨取義,令天陸正道又失一位中流砥柱。

淡嗔師太道:師兄,求你聽我一次,趕緊服下一顆九轉金丹,現在還來得及。

淡怒真人微弱的聲音道:貧道有負淡一師兄托付,惟有以死相謝。豈能再浪費本門的九轉金丹苟延殘喘?

姬欖急道:可您是翠霞掌門,您萬萬不能死!

淡怒真人堅定道:僅是九懸觀喪命的弟子,就有七八十人罷?其它各處的傷亡雖可能少一些,但也觸目驚心,他們死得,貧道為何死不得?貧道不死,又何以對得起死去的他們?

盛年熱淚盈眶,緊緊抓住淡怒真人的手道:師叔,弟子有愧,弟子有恨!

淡怒真人哼了聲,嘴角湧出一縷深紅的鮮血,若斷若續道:我們都有愧,也都有恨。但為師門千載基業為計,絕不要沖動行事。

盛年,這副重擔貧道就轉托給你,你要記得,一切以翠霞為重、以萬千生靈為重,戒急用忍,徐圖恢複。

盛年大驚道:師叔,我……

淡怒真人截斷道:你不必推托,也不能推托。中興翠霞,舍你其誰?這副擔子,本門千余弟子里,亦只有你挑得起!原諒貧道給你留下這殘局,但我相信你能勝任,一定能!

說著,他握著盛年的手用力緊了緊,目不轉睛,注視著自己的師侄道:答應我!

盛年熱淚滾滾跪倒榻前,垂首道:是,師叔。弟子一定竭盡所能不負所托,中興師門,洗雪今日之奇恥大辱!

淡怒真人松了口氣,臉上泛起興奮的紅光,喃喃道:這就好,這就好—盛年,我對不起你師父,當日一念之差,沒能在云林禪寺保住他,所幸他為翠霞留下了你,也培養出了羅牛和丁原這樣的天陸奇才。

有你們師兄弟三人在,何愁翠霞不興,何愁天下不甯……

他的聲音逐漸微弱,驀然手一松,從盛年的掌里滑落,垂在了軟榻邊緣。

掌門師叔—盛年心沉谷地,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奈何淡怒真人眼雖睜著,人卻再沒有反應,唇角兀自含著安逸的微笑,一縷縷血絲從耳鼻口眼內汩汩滴淌,如殘陽般染紅榻上。

葉無青!姬欖匍匐在地,陡然抬頭朝向西方怒吼道:我要滅你忘情宮滿門!

淡怒真人的嫡傳弟子無憾道人奮身站起,一言不發向靜室外大步沖去。

盛年背對著他沉聲道:站住!無憾師兄,你要去哪里?

無憾道人悲憤滿腔道:我要去追殺葉無青,縱然拼了性命也要給師父報仇!

對,報仇!羅鯤跟著站起,道:咱們一起去,殺葉無青祭奠師叔在天之靈!

盛年深吸一口氣,徐徐道:你們誰都不准去,忘了掌門師叔臨終的叮囑麼?戒急用忍,徐圖恢複。

無憾道人怒道:死的不是你師父,你當然可以忍!一抬腿就要跨出門去。

你若走出這扇門,就不是翠霞弟子了。盛年望著淡怒真人的遺容,努力平靜道:其它人也都一樣。

無憾道人叫道:你憑什麼逐我出牆?你—突然,他語聲打住,回頭看著盛年,逐漸意識到在淡怒真人仙逝的一刻起,自己的這位師弟已然成為翠霞掌門。

盛年緩緩起身,道:仇要報,恥要雪,但不是今天,更不能意氣用事。我們現在必須冷靜,否則因為一時血勇,毀了師門千年基業,誰還有臉見掌門師叔于泉下?

他的嗓音不高,卻字逾千鈞敲擊在眾人心頭。

羅礁沉默片刻,低聲問道:我只想知道,要報此仇需要等上多少年?

五年。盛年回答道:如果盛某無能辦到,便以一死相謝。也懇請諸位師長、師兄與我同心同德,重振翠霞—

說到這里,淚水再次模糊眼簾。

注視著淡怒真人平靜的神情,盛年回想起當年平沙島上,淡怒師叔為自己代受九刃穿身之刑的往事。

假如能夠,他願用九十刀、九百刀換回掌門師叔的生命!

可惜,已沒有假如。

與此同時,在翠霞觀里還有一位自覺心中郁悶已極的人,那就是常彥梧。

他老人家乘著劍會最後一天偷偷潛入翠霞觀,直等到中午守值弟子換班的機會,才溜進到藏經樓內,想撞撞大運,看看能否找到傳說中的翠霞至寶九轉金丹,至少也可順手牽羊,帶走幾本翠霞派的心法典籍,也算沒白來。

誰曉得他正在藏經樓里大海撈針、翻得高興,猛聽外頭喊殺聲起,未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一眾西域無離派的弟子已然窮凶極惡闖了進來,見人便殺、見寶便奪。

起初常彥梧還當是遇見了道上的朋友,便想報上名號,和人家套套交情;孰知那些個無離派弟子根本不給他常五爺面子,兩個五大三粗的中年漢子見著常彥梧,二話不說揮刀就劈。

常彥梧立時火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凡事也總該有個先來後到,這幫後生小子不懂規矩也就罷了,居然還要跟常五爺動粗,妄圖獨吞藏經樓的寶藏,那還了得?當下掣出點金神筆,和這些無離派弟子戰在一處。

眼看常彥梧寡不敵眾,從九懸觀回援的翠霞觀門人終于趕到,他老人家精神大振,神色凜然地叫道:保護經樓,盡誅來敵!

翠霞弟子見本門聖地藏經樓竟遭此浩劫,早已紅了眼,聞聽常彥梧的呼喊,更是義憤填膺、拼死抵抗,口中不約而同也叫道:保護經樓,盡誅來敵!

常彥梧不由大樂,翠霞派的典籍這些混蛋搶得,老子便拿不得麼?好歹我如今也是護寶功臣,得點東西也是應該的。

乘別人舍生忘死殺成一團,他游走藏經樓,也不管有用沒用,見到順眼的便往袖口里塞,著實賺了一票。

待到九懸觀上空燃起撤退信號,無離派人馬丟下數十具尸體撤出翠霞觀,常彥梧赫然成了有功之臣,受到眾道士的由衷感謝。

常彥梧嘴里謙虛,心中卻抱怨這些道士好生不懂事,光說個謝字頂個屁用,也不給老子來點實惠的。

覓得一處僻靜地方,他將從藏經樓里偷來的典籍一一取出觀賞,不禁登時傻眼。敢情這些典籍皆屬道家經典,與翠霞諸般仙門絕學毫無關系。

常彥梧並不甘心,還待一本本仔細翻閱,小蛋卻已找來。

常彥梧趕緊收起千辛萬苦得來的寶貝,聽小蛋將要拜葉無青為師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不由也有點傻了。

常彥梧本就是魔道中人,所以小蛋拜入忘情宮門下,他並未覺得有何不妥。相反,從此自己多了一座天大的*山,又何樂而不為?

至于葉無青和翠霞派之間的血海深仇,那關他常五爺鳥事?

只是他壓根沒料到葉無青居然會看上小蛋,甚至不肯用盛年的性命交換,真不曉得自己這個傻乎乎的干兒子,到底有哪點對上了他的胃口?

瞧見常彥梧半晌不語,小蛋以為他是在難受,便安慰道:干爹,您別傷心,我也舍不得離開您老人家,可為了救羅姑娘,也只能這樣。

常彥梧一瞪眼,道:傷心,你看我是在傷心麼?你成了葉無青的關門弟子,今後在魔道上呼風喚雨、威風八面,我老人家豈不也跟著沾光?這般的好事求也求不來,傻瓜才會傷心!

小蛋瞠目結舌,囁嚅道:您……真的一點也不介意?

常彥梧似沒聽見他說話,自顧自喜滋滋道:太好了,往後說出去,老子和忘情宮宮主葉無青也是一家人啦,看誰還敢不拿正眼瞧老子?

嘿嘿,我早就看出來你小子絕非池中物,沒曾想葉無青倒難得也有這份眼光,英雄所見略同啊。

小蛋望著干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險些暈倒,訥訥道:可,可我……

常彥梧一拍小蛋,笑呵呵道:我知道你孝順,不願離開干爹。放心,往後有空我會到西域去探望你,哈,到時候我豈不成了葉無青的座上賓?

幸好,這番話沒有翠霞派的弟子聽到,否則不吐血三升,也要拔劍相向。

此後數日,各派前來吊唁的同道耆宿絡繹不絕抵達翠霞,派出四處偵探的弟子亦紛紛回報,方圓千里已無忘情宮一系魔道高手的影蹤。

又過了幾日,盛年正式繼任翠霞派掌門,淡怒真人業已入土為安,大伙兒陸續告辭離去。

蘇芷玉和羅羽杉、顧智要回天雷山莊,屈翠楓想順道拜望羅牛,便也一路隨行,自然,還有小蛋和常彥梧。

臨別前,盛年將連夜趕制的天照九劍劍譜和一套吐納心法,私下交給小蛋,小蛋說什麼也不肯收,盛年無奈道:那就當是盛大叔借給你的罷,等三年後你來紫竹軒時,再親手交還給我。

小蛋推托不過,這才收下,隨蘇芷玉等人趕赴天雷山莊,一路無話。

這日眾人風塵仆仆回到莊上,在羅府靜室里見到了羅牛夫婦,以及在此奉命留守的衛驚蟄。

這時翠霞大劫的噩耗早已傳遍天陸,羅牛幾次要趕往師門祭奠淡怒真人,均被秦柔等苦苦勸住,見著蘇芷玉,他也顧不得久別重逢後的寒暄,迫不及待便問起了詳細情形。

當蘇芷玉說到淡怒真人舍生就義,臨終前將翠霞派掌門之位傳予盛年時,羅牛悲不能已,竟哇地吐出一口熱血,虎目里淚水滾動,砰地一掌擊在身前的木幾上,喀喇喇碎裂成一地粉屑。

秦柔潸然淚下,握住丈夫的大手道:阿牛,你想為師門報仇,也需先把自己的傷養好!

羅牛強忍怒憤,點點頭,坐在榻上向蘇芷玉深深一拜:這次翠霞劫難多謝你仗義救助,否則我真沒臉再去見師父他老人家!

蘇芷玉黯然道:你又何須和我客氣?不過今次前來天雷山莊,我也是有一件事打算和你商量。

羅牛一怔,問道:什麼事?

蘇芷玉徐徐道:我想收羽杉為徒,不知你舍不舍得?

羅牛立刻醒悟到蘇芷玉的良苦用心,不由心中感動,他看了看羅羽杉,見她垂首不語,毫無驚訝神情,顯然蘇芷玉已先一步征求過她的意見。

羅牛慨然點頭道:只要羽杉願意,我是求之不得!但五年後盛師兄西征忘情宮,希望你能讓羽杉及早返回,和我們一同前往。

蘇芷玉欣然頷首道:好,就這麼說定了。阿牛,多謝成全。

兩人說話的時候,羅羽杉和小蛋的目光悄然不期而遇,又急忙慌慌張張,各自閃避。

羅牛看在眼里,暗自一聲唏噓。

他本就不是個善于表達自己的人,對于小蛋舍身救回愛女的恩義,盡管嘴上什麼也沒說,但假如有需要,縱使為小蛋犧牲自己的性命,他也不會皺一皺眉頭。

當日,衛驚蟄歸心似箭,禦劍飛返翠霞山,此處既有蘇芷玉這等不世高手坐鎮,他亦可安心複命了。

屈翠楓在天雷山莊小住下來,閑暇時便向蘇芷玉殷勤討教,他的母親楚凌仙和蘇芷玉同出天一閣,昔日情同姐妹交誼甚篤,愛屋及烏,對于屈翠楓的請求,蘇芷玉亦盡力滿足。

這日見蘇芷玉心情頗好,屈翠楓忍不住提出了一個在心底困惑多時的疑問:玉姨,為何這麼久都沒有丁原丁三叔的消息?此次翠霞出了偌大的變故,怎也不見他露面?

蘇芷玉注視屈翠楓,久久後朱唇微逸一抹笑容道:這問題,你有問過羅大叔麼?

屈翠楓在她澄靜柔和的眼神下不敢隱瞞,點頭道:小侄問過,可羅大叔好像對此諱莫如深,一個字也不願多說。

蘇芷玉頷首道:這就是了,那你又何必再來問我?她抬眼眺望遠方天際初露的朝霞,悠悠道:其實,你丁三叔的事情,又有誰能說得清,算得到?

屈翠楓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默默凝視蘇芷玉靜靜佇立的身影。

忽然間他覺得晨曦灑照中,她的倩影竟是那般的落寞孤獨。

光陰荏苒,轉眼小蛋在天雷山莊又住了十余日,屈指一算,距離和葉無青約定的期限已不到七八天。

羅牛的傷勢逐漸好轉,當夜在府內為小蛋和蘇芷玉擺下餞行宴,奈何眾人都是滿腹心事,一場酒席沒個把時辰就草草散了。

次日清晨小蛋首先告辭啟程,羅牛夫婦攜著顧智、遼鋒和雷鵬等人送他到了莊口。

常彥梧將整理好的行囊交給小蛋,叮囑道: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往後干爹照顧不到你,自個兒需得多加小心。

小蛋接過包裹,鼻子一酸道:干爹,您真不陪我去西域了?

常彥梧道:我一個人漂泊慣了,去忘情宮作甚?再說葉無青又沒請我,我還不如在你羅大叔的府上多住些日子。

發現小蛋眼里生出警覺,他哈哈一笑道:放心罷,干爹不會在莊上惹事,等啥時候待膩了,我便去找你三姑。他***,上次的那筆老帳我還得跟她好好算算!

小蛋擔憂道:干爹,算了罷。斗了這麼多年,何苦呢?

常彥梧哼道:你懂什麼,我越跟他們斗,便越覺得其樂無窮。等你練成忘情宮的絕學,咱們爺倆兒連手,還怕整不死這群混蛋?

小蛋笑笑,知道多勸無益,忍住離愁道:干爹,我去了。

常彥梧一點頭,滿不在乎道:快滾快滾,省得讓我看到你又心煩。

小蛋默默向常彥梧拜了三拜,走到羅牛夫婦面前道:羅大叔,羅嬸嬸,你們多保重。

哇─地一聲,卻是旁邊的虎子哭了出來,拽住小蛋的衣角道:你別走,再和我多玩兩天好不好?

秦柔輕輕解開虎子的手,從袖口里取出一個用黃綾卷起的小包,交給小蛋:這里面裝的是你秦嬸嬸早年用過的九雷動天引,送給你聊作防身之備罷。今後有空,別忘了再回天雷山莊來看看你羅大叔跟嬸嬸……

小蛋百感交集,用力點了點頭。

羅牛沉聲道:小蛋,羅大叔對不起你。

小蛋忙搖頭,道:大叔,千萬別這麼說。能遇見您和嬸嬸,是我的運氣。

羅牛看著他尚嫌稚嫩的臉龐,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慨然長歎一聲:好孩子,此去西域多多珍重。羅大叔不送了!

小蛋再和蘇芷玉、屈翠楓、顧智等人一一見過禮,最後朝眾人團團一拜道:大伙兒都請回罷,我們後會有期!轉身邁步往西而去。

驀然,耳中聽見羅牛傳音入密道:小蛋,向西十里,有人在等你。

小蛋愣了愣,回頭就見眾人正向他揮手作別,羅牛亦幾不可察覺地向自己頷首示意,臉上含著親切的微笑。

他的心怦然猛跳了兩下,腳下加快了步伐,不自禁地耳根熱了起來。

已是暮春,道路兩旁楊柳依依,野花開得正豔。一座小小的草亭漸漸出現在小蛋的視野中,還有——亭外纖纖盈立的那束嬌影。

小蛋的心跳更加厲害,看見她櫻唇淺淺含笑,正在朝著自己輕輕揮手,他走到草亭前,整個心被一種莫名的喜悅吞沒,笑了笑,卻又不曉得該說什麼。

原來你在這里等我。彼此間奇妙地靜默了許久,小蛋低聲道。

因為,我有話想私下問你。羅羽杉垂下頭,揉撥著衣袂,輕聲說道。

什麼?小蛋問道,只感到她那瑪瑙般紅潤透明的纖指,真的好看極了。

你─羅羽杉的耳垂慢慢變紅,聲如蚊蚋道:為什麼願意犧牲自己,從葉老魔的手中換回我?

小蛋撓了撓頭,不以為意道:你們都對我那麼好,我這樣做也是該當的。

笨小子,就不會來點甜言蜜語?早已察覺蹊蹺,一路暗隨小蛋而來的常彥梧藏身在一株柳樹後,恨不能一腳踹在他屁股上。

呆頭呆腦,簡直把我常五爺的老臉丟到家了,天,我怎麼會收了你這麼個干兒子?

羅羽杉緩緩將一根精巧的紅絲結系在小蛋手腕上,低聲道:這是我昨晚才趕做好的,不知道你是否喜歡?

小蛋心里暖暖的,羅羽杉抬起頭,輕輕道:你……有沒有什麼可以送給我留作紀念的?

小蛋身上雜七雜八的玩意兒委實不少,但那些都是常彥梧的傑作,焉能送給羅羽杉珍藏?

他想了想,從貼身的暗兜里取出一枚玉佩道:這是我親生爹娘留下的惟一一件東西,送給你罷。

羅羽杉的眸中泛起一縷欣喜,羞澀地將玉佩接過小心翼翼掛到胸前,說道:小蛋,你不會忘了我罷?怎麼能呢?小蛋榆木腦袋全沒多想,回答道。

羅羽杉眼波流轉,輕點玉首道:等到你和鬼鋒對決之日,我一定會趕到紫竹林為你助威。小蛋,你先走罷。我會站在這兒看著你去遠。

小蛋默然半晌道:羅姑娘,聽說海南很遠,想家的時候就奔到山頂往北眺望,喊上幾嗓子,心里就會舒服許多。以前,我就是這麼做的,很管用。淡淡笑了笑,道:可惜,我不曉得自己的老家在哪……

羅羽杉的清淚終于奪眶而出,背轉嬌軀道:你、你一路珍重!

是了,你也多保重。

小蛋眼睛里像是有沙子吹入,澀澀的難受,見羅羽杉不再回身說話,猛一咬牙,闊步離開長亭。

聽到步履聲遠去,羅羽杉霍然回首。小蛋敦實的背影正在漸行漸遠,不再回頭。

淚水,模糊了離人的眼簾,模糊了吹拂過的春風綠柳,模糊了少女驛動的情懷……

請繼續期待仙羽幻鏡續集下集預告:

小蛋為從葉無青的手中救回羅羽杉,主動提出願拜其為師,誰知葉無青居然真答應了他的要求,不僅放了羅羽杉,還給了小蛋一個月的寬限。

小蛋在天雷山莊拜別眾人後,幾經輾轉,終于抵達忘情宮,揭開了他嶄新的人生一幕。

很快,包括葉無青的大師兄厲無怨在內的所有人都發現,這個新來的小子,簡直就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活寶!

真不曉得葉無青是看上了小蛋哪點好?

上篇:第二集 玉緣篇 第九章 天一閣主    下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一章 聖淫邪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