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三集 忘情篇 第四章 如此佳徒   
  
第三集 忘情篇 第四章 如此佳徒

第四章如此佳徒

半個時辰後,眾弟子陸續散去,厲無怨只將小蛋留了下來,自是要親自傳授“銅爐心鑒”的入門功法。

小蛋目送姜楚兒離去的背影,心頭歉道:“也不曉得諸極玄黃洞天是個什麼地方,竟讓蒙師兄對我憤怒成這樣。

“唉,想必楚兒師姐這回要吃苦頭了,等她面壁回來,我得找個機會向她好生賠不是。”

正尋思著,厲無怨已站起身道:“隨老夫來。”

兩人進到愚步齋內,里頭別有洞天,竟是十余間形態、面積不盡相同的靜室。

厲無怨雖沒回頭,卻注意到了小蛋在身後的舉動,冷冷問道:“你在吃什麼?”

敢情站了一早上,小蛋的肚子又覺餓了,正在慰勞自己,他忙把剩下的半截紫寒草藏進懷里道:“沒什麼。”

厲無怨很是不喜,推開一間靜室的門道:“又不是姑娘家,整天嘴里嚼著莫名其妙的零食,成何體統?”

小蛋也不爭辯,應道:“是,弟子下回一定留神,盡量少吃些。”

厲無怨沒好氣道:“進來!”闊步走入靜室,在一個空蒲團上坐下。

小蛋猶豫了下,在他對面的蒲團正襟危坐,靜室的門無風自閉,光線頓時變得幽暗。

厲無怨徐徐道:“還記得老夫適才告訴過你,本門的修煉心訣叫何名稱?”

對于剛說過的,小蛋還不會忘得那麼快,回答道:“叫『銅爐心鑒』,分十八階。”

盡避小蛋只是答對了如此簡單的一個問題,厲無怨心里竟油然生出一絲欣慰道:“還好,至少他不是白癡。”想想堂堂忘情宮宮主興師動眾收下的弟子,對其的要求僅是如此簡單,他也不知該笑該哭。

“不錯,十八階。”厲無怨道:“如你的蒙師兄,最近已修煉到了銅爐心鑒的第十三階『顯定極風』,你姜師姐稍差些,業已晉入第十二階『太安皇崖』的境界。”

小蛋心里動了動,想起了自己的師姐姜楚兒,正被罰往諸極玄黃洞天內面壁三個月,也不曉得她的情況如何了。

厲無怨接著道:“本門功法不同于所謂的名門正道,講究先易後難、循序漸進。所以初學者僅需三個月,就能煉成第一階的『虛無越衡』心訣,一年內即可晉升到第三階修煉『赤明和陽』的功法。

“假如天賦過人又心無旁騖,不出二十年,『太安皇崖』的修為唾手可得。但再往上每行一步,都會凶險倍增、艱辛萬分。

好在,如今你還不需要考慮這些。”

那倒是,二十年後,自己能否修煉到“太安皇崖”也未可知;又或許厲無怨壓根就沒看好他能修煉到十二階呢?

忍著嚼紫寒草的強烈欲望,聽厲無怨又道:“大凡各家的心法真言均是洋洋萬言,但修煉主旨卻盡皆言簡意賅。要想煉成本門心法,你只要牢記『絕情滅性』這四字真言,修煉起來當可事半功倍。”

小蛋詫異道:“師伯,不是忘情見性麼?”卻是把忘情宮和見性山莊的名字熟記在心,這時給搬出來套上了。

厲無怨一怔,沒料到這傻小子居然會頂撞自己,不悅地哼了聲,也不理睬他,說道:“今天上午我傳你『虛無越衡』的三十六句口訣,你認真牢記、用心思悟。午後便在這里靜修參悟,明日清晨老夫要考校你的進境。”

小蛋應了聲,看厲無怨眼睛微合,好像沒在看自己,忙抓了把紫寒草塞進嘴里。

然而厲無怨是何等人物,豈會被小蛋蒙過,勃然怒喝道:“你又在吃什麼?”

小蛋滿嘴塞著紫寒草,堵得說不出話,只好老老實實從懷里掏出一根給師伯過目。

厲無怨差點背過氣,“啪!”一巴掌打飛紫寒草道:“你又不是畜生,吃草干什麼?”

小蛋三口兩口吞下,肚子里舒服了許多,囁嚅道:“不是我要吃,是─”

厲無怨眼里閃過一抹寒光,森然道:“別讓老夫再看見你吃紫寒草,懂麼?”

小蛋趕緊點頭,只當師伯寬宏大量饒過了自己這回。他哪里曉得厲無怨生性冷酷,對自己的弟子動輒凌辱大罵,更莫遑論忘情宮的一干部屬了。

雖說對待蒙遜和姜楚兒稍好一些,但觸犯門規責罰起來亦絕不手軟,今早的事情便是明證。只因葉無青私下交代他,對小蛋要“恩威並用,懷柔為主”,他才不得不收斂凶性,強自隱忍。

要是換個人在他說話時偷吃,早一掌拍碎了腦袋。

有了這一小段不愉快的插曲,厲無怨也無心再為小蛋詳解了,說道:“我先念一遍三十六句口訣,然後再做解釋,你專心聽好。”

小蛋點點頭,無奈眼皮子開始犯困,似乎存心要和厲無怨過不去,腦袋漸漸變得沉重,有一下沒一下地往下點著,迷迷糊糊就聽師伯念誦道:“破濁念,是為顯;守靈心,是為定。夫天設銅爐鑄煉萬靈,惟我輩矯矯不群,何也……”

聽著聽著,小蛋不由自主打了個哈欠,在這安靜封閉的石室里,繃緊了數日的心神終于得到了放松,將厲無怨的誦讀當作催眠曲般懨懨欲睡。

其實,這不僅是小蛋體內與生俱來的“夢覺神功”在作祟。更為重要的是,他的潛意識里早對整個忘情宮產生了極度的抵觸情緒。

他忘不了盛年的悲憤,忘不了淡怒真人渾身浴血的身影,更不能忘記燃燒在翠霞山巔的火,這一切都令小蛋無法認同葉無青,無法融入忘情宮,甚至無視他對自己的優待。

或許對某些人而言,能拜忘情宮宮主為師,乃是一件無上的榮耀,但對小蛋,卻只不過是用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去換取羅羽杉的自由而已。

他既無法開心,也不感興趣,往後歲月的修煉成果亦就可以預期。

起初,厲無怨以為小蛋在安靜而專注地聆聽,可慢慢覺得不對勁,待他定睛觀察,不由火冒三丈,彈指射出一束精光,擊中小蛋胸口!

小蛋啊呀大叫,身上像被蠍子灼了口,火辣辣地疼,禁不住跳將起來,揉揉眼,便看到厲無怨滿面猙獰正迫視著自己。

小蛋自知理虧,不等師伯訓斥,乖乖認罪道:“師伯,我錯了。”忍著疼,畢恭畢敬重又在蒲團上坐下,拼命撐大眼睛,不讓自己再睡。

就這樣勉勉強強熬過一個上午,稍事休息後,小蛋便獨自在靜室里,修煉起上午厲無怨傳授的三十六句“虛無越衡”心訣。

由于盛年贈給小蛋的歸元吐納法,僅能用作導氣築基,本身並無法修煉翠霞派的“翠微真氣”,故此避免了他同時修煉“銅爐心鑒”後,正魔兩股真氣相沖相激、走火入魔的可能。

至于原本存在的那股不明不白的“夢覺真氣”,連葉無青這樣的絕頂高手,也無從識別其來曆。

念及明早厲無怨要考核,半個月後,葉無青亦將親自檢查自己的進展,小蛋偷偷嚼了兩根紫寒草後,勉為其難修煉起來。

果如厲無怨所言,“銅爐心鑒”初階心法並不複雜,何況小蛋好歹也有點根基。

靜坐半個多時辰,丹田內一縷灼熱流漸生,汩汩游走,癢颼颼的倒也好玩。似乎,聖淫蟲的精魄對這縷新生的魔氣也很對胃,始終蟄伏不動,省卻了小蛋的麻煩。

傍晚時分,厲無怨回到靜室。見小蛋老老實實如老僧入定正在修煉,不由稍感氣平,暗道:“笨不要緊,只要肯用功,總能將就。”回身往外退去。

剛邁開步,忽聞背後傳來細微的鼾聲,厲無怨一呆,轉過頭,幾乎沒昏過去。

這寶貝師侄哪是在入定煉氣,分明睡得正香!

饒是他凶殘成性,這刻也只能絕望地哀歎道:“天啊,葉師弟這是給自己收的什麼徒弟?異日本門的威名不毀在他手里,我就跟他改叫『厲無蛋』!”

沖上去一把揪起小蛋的後脖領,左手“劈啪劈啪”連抽八個耳光,低吼道:“混蛋,你真當老夫不敢動你!”

孰知小蛋此際體內“夢覺神功”正在流轉,受此刺激立時錯亂渙散,身軀一顫,不但沒睜開眼醒過來,反而“哼”地吐出口淤血,昏了過去。

厲無怨一凜,已察覺到小蛋真氣有異。他可不敢真弄死了這個不成材的混蛋,否則回頭如何向葉無青交代?于是忙將小蛋放下,雙掌抵住他背心注入銅爐魔氣,替其疏導經脈,約束真氣。

好不容易真氣納入丹田,小蛋悠悠蘇醒,渾不知發生了何事,見厲無怨站在自己身旁一臉緊張,感激道:“師伯,弟子勞煩您老人家操心啦。”

厲無怨萬念俱灰,先前的怒氣了無蹤影,心道:“罷了,我為他費心作甚?隨這小子去罷,大不了今後找個機會勸葉師弟將他廢去,也好過將來給本門丟人現眼。”終究,“厲無蛋”自己是萬萬不能做的。

小蛋哪曉得他的心思,往敞開的門外看了看,驚訝道:“天已經黑透了。”

厲無怨全沒了火氣,沮喪揮手道:“你回去罷,明早再來。”也不管小蛋是否答應,頭也不回出了靜室。

小蛋樂得如此,摸黑出了愚步齋,江南居然還在門外守候。

兩人回到小蛋的宅內,推開廂房的門卻是呆住了:地上桌上、櫃里床下滿滿都是攤放的紫寒草。

小蛋愕然道:“你們、你們一整天為我弄來了這麼多紫寒草?”

阿青笑吟吟端著洗臉水進來,說道:“這都是江爺的主意。他說您對咱們慷慨厚贈,無以為報,只好多摘些紫寒草聊表心意。”在小蛋看來,用那些既不能吃又不能用的賀禮,換來一屋紫寒草,實是再劃算不過的買賣,連聲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啦。”

相處兩日,眾人對小蛋和藹憨厚、毫無主人架子的作風,都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也都親近了不少。

昨日為他取瀉藥的小避從門外探進腦袋,笑呵呵道:“要是寞少肯教咱們幾手功夫,我明日就把忘情宮方圓百里的紫寒草拔個精光。”

小蛋放下洗臉巾,疑惑道:“你們的功夫都是要跟我學麼?”

江南一呆,隨即笑嘻嘻道:“寞少有所不知,咱們這些人,大都是從忘情宮後備弟子的各類選拔里給淘汰下來的,自身修為著實有限。倘若能追隨上一位好主人,願意將他的絕學賞賜個三招五式,那就是天大的造化了。”

小蛋恍然道:“我說怎麼在長生殿門口列隊的灰衣武士,個個看上去都很厲害,敢情是通過層層選拔出來的。”

“可不是?”小避道:“就算能選上,也得分個三六九等。譬如厲副宮主的灰霜營,那是萬里挑一、精英中的精英。他的八名親傳弟子各領一個十一人隊,可後頭的候補武士還有百多個,隨時等著入替。”

小蛋聽得咋舌,思忖道,忘情宮一戰險些滅了翠霞,除了葉無青的謀略,其龐大的實力也真夠瞧的,難怪能稱雄西域、威壓百派。

江南苦著臉道:“相比之下,咱們這些人若非有幸追隨寞少,恐怕在忘情宮混上一輩子,也難有出頭之日。”

回想起這兩天的際遇,小蛋歎了口氣道:“其實你們跟著我也未必就是幸運。”

阿青笑道:“不管怎麼說,能遇上寞少就是我的福氣。”

不防門口有人歎息道:“只是像寞少這樣的老實人,難在忘情宮里出頭啊。”

小蛋聞聲望去,訝異道:“杜先生!”

杜先生一醒,歉疚道:“老朽失言了,寞少千萬別把剛才的話放在心上。”說罷朝小蛋抱拳一禮,施施然離去。

小避手扒著門框,目送杜先生低聲道:“這老先生,老得有些陰陽怪氣了。”

小蛋默想他的話何嘗沒有道理,只是杜先生也決計想不到,自己其實並不指望能在忘情宮里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如果哪天,葉無青不再關注自己,最好是能忘記還有自己這麼一個徒弟,那才是最讓自己興奮的一天。

阿青道:“寞少,往後有空您就指點我們兩手罷,反正各府的慣例如此,也不犯忌。”

拂視過江南、小避和阿青滿是期盼的臉,小蛋心中苦笑。自己會的一點可憐的本事,可能連最低等的灰霜營武士也打不過,哪有資格來教他們?

但不忍令他們失望,硬著頭皮道:“好,等我回頭好生想想能教你們什麼。”

眾人盡皆大喜,江南道:“咱們不打擾寞少晚上用功了,不然可是罪過。”

等眾人退走,小蛋回屋上床靜坐沉思。

教江南他們什麼才好呢?干爹的北海絕學未得允許,他不敢私授;盛年的天照九劍道理也是一樣。羅牛贈的天道星圖,自己想教也教不了,算來算去,只剩下新近開始修煉的“銅爐心鑒”。

可他自己才修煉到第一階的前三十六句,況且都沒弄明白怎麼回事,胡亂教授豈不害人?畢竟內功心法修煉起來極為凶險,鬧出岔子可不是好玩的。

想了半天,仍舊不得要領,沮喪道:“再等等罷,說不定過幾天師伯會傳我忘情宮門中的某種絕學,剛好合適呢?”

這晚他也不去繼續修煉“銅爐心鑒”,只對盛年的歸元吐納法靜心參悟,以期能鎮住來日可能造反的蟲寶寶。

後半夜不覺又睡了過去,第二天的晨課自又一次習慣性遲到了。

如此日複一日,教的人失望灰心、不願盡責,學的人漫不經心,也不專注,其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這天清晨小蛋照常前來愚步齋報到,卻意外地看見師尊葉無青赫然在座,這才意識到今天是考評進境的日子。

他不清楚,自己的師伯會如何向葉無青評價這半個月的修煉情況,從師父不見喜怒的漠然神情里,也看不出絲毫端倪。走上前躬身施禮道:“弟子拜見師父!”

葉無青微一頷首道:“常寞,你自覺通過這些天的苦修,進展如何?”

小蛋看了看一旁默坐冷笑的厲無怨,回答道:“弟子也說不好,讓師伯費心了。”

“蒙遜。”葉無青吩咐道:“用三成功力和常寞試招,只當是實打實的對決,但不得傷他性命。”

蒙遜應聲出列,躬身道:“請問師父,弟子是否將他擊倒在地就算贏了?”

葉無青搖頭道:“何時叫停聽我命令,你只管與他過招就是。”

且不說蒙遜打心眼里瞧不起這個小師弟,僅是姜楚兒受小蛋牽累,被罰往諸極玄黃洞天的事,蒙遜早已耿耿于懷。今日難得葉無青“開恩”,他焉能不好好招待小蛋一番?

走到小蛋面前,草草一禮道:“小師弟,請先出招。”

小蛋不知厄運將臨,仍當是普通的一場同門切磋,好讓葉無青考教自己的進境,當下還禮道:“多謝蒙師兄賜教。”調息凝神,想著該如何出招。

來了半個月,他只練了個似是而非的“銅爐心鑒”初級,忘情宮的諸般掌法身法、劍法指法一概不會,如今要讓他出招和人對練,也著實夠為難小蛋。

吐氣揚聲振臂出掌,一招攻出,用的還是常彥梧所傳授的“摩冰掌”。

蒙遜重重一哼,側身出爪,“哧拉”一響,小蛋右臂衣衫破裂,露出三道血淋淋的指痕,痛徹心腑。僅這一招,已高低立判。

但葉無青有言在先,他不叫停就不算結束,蒙遜放開手腳左腿飛出。小蛋忙朝左閃,豈知中了對方的虛晃,“砰”右肩又捱了一掌。

他跌跌撞撞退出數步,險些坐倒在地,整條右臂麻木難當,已不能動彈。

旁邊的厲無怨等人瞧得無不搖頭,暗道這哪里是同門切磋,給蒙遜當練功靶子都欠奉。

蒙遜雖對小蛋心中不滿,但不敢違拗師父嚴令,果真只用了三成功力,接著擰身欺近,又一爪鎖向小蛋咽喉。

他的勁力雖減,速度卻愈發迅捷,小蛋只恍惚看到一只大手五指齊張,奔著自己插了過來,不及反應本能地抬左掌封架。

蒙遜手腕一沉晃過小蛋,鐵爪“嗤”拉下他身上一大片衣衫,外帶加贈五道血痕。似乎還嫌這不足以替師妹出氣,跨步出腿蹬中小蛋胯骨,“呼”地飛跌出去。

小蛋滿眼金星,結結實實摔落在地。咬咬牙他挺身躍起,重新擺開門戶,眼角余光打量葉無青,思量道:“敢情忘情宮里同門過招是真打,他存心考驗我來著?”

蒙遜見師父不出聲喊停,縱身再上拳腳相加,短短半盞茶的工夫,小蛋已是口吐血沫、籲籲喘息,每摔飛一次都暈頭轉向地勉力爬起。

他不求饒,葉無青也不喊停,蒙遜索性揍個痛快。左一拳、右一腿,終于小蛋倒地不起,努力撐了幾次又無力地撲倒。

葉無青居然還沒有開口,好像真鐵下心,要把這個新收的不成材弟子,給活活打死算了。

小蛋全身真氣淤塞,眼前一陣一陣的黑了又亮,亮了又冒金星,耳朵里只聽見自己粗重的喘息,再也察覺不到其它,甚至,不遠處蒙遜的身軀,都化作了一道朦朦朧朧、看不真切的黑影,在劇烈晃動。

他不明白葉無青為何如此,也不曉得蒙遜的下手為什麼那樣重、那樣狠。只是迷迷糊糊想道:“我要爬起來,他沒叫停,我就不能認輸!”

在他木訥溫和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剛毅血性。只是,很少有人了解,而他自己也從未真正意識到。

又吐了口血沫,第七次的起身又以失敗告終。額頭“咚”地狠狠撞在堅硬冰冷的地磚上,差點令他暈厥。

恍惚里,眼前的星星又多了起來,耳朵里聽見了“劈哩啪啦”煙花燃爆的脆響……

蒙遜一步步走近,俯低沉重的身軀,伸手抓向小蛋的背心道:“起來,別在地上裝死。忘情門下,沒有軟蛋!”

我不是軟蛋!昏沉沉的神志陡然爆發出石破天驚的怒吼,小蛋也不曉得從哪里生出的力量,一股螺旋氣勁驟然升騰直灌左臂。

他猛然奮力抬手,不可思議地抓住蒙遜右腕,想也不想拼命朝腦後一甩。

蒙遜猝不及防,袖口的衣袂竟被螺旋氣勁絞碎一圈,身子橫空飛起,掠過小蛋直往前拋出。幸虧他修為勝過對方太多,小蛋又是疲憊乏力,見勢不妙,忙在空中挺腰翻身,順勢飄落在地。

腕上一縷疼痛刺入蒙遜心底,更傷的卻是他的自尊。他,堂堂的忘情宮宮主葉無青座下大弟子,居然被才入門半個月兼且半死不活的小師弟給摔飛了出去,當著師父師伯,還有厲無怨門下一干師兄弟的面,可謂顏面丟盡!

眼中凶光一閃,冷笑道:“好個小蛋,差點就騙過了蒙某!”

回轉過身正要再給小蛋一記重擊以泄怒火,只聽葉無青冷漠的嗓音道:“可以了。”

可以了,這就結束了麼?蒙遜一呆,怔怔望向木無表情的師父,最終垂首道:“是!”

“可以了……”小蛋覺得這聲音彷似從天外傳來,沒有歡喜也沒有憤怒,漫天的星辰卻在環繞著他,向他親切微笑。

在失去神志前的最後一刻,他依稀聽見葉無青在說:“讓常寞休養三天,然後就請師兄將本門的『溜火神掌』傳授給他。”

接下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上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三章 朽木雕琢    下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五章 溜火神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