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三集 忘情篇 第五章 溜火神掌   
  
第三集 忘情篇 第五章 溜火神掌

第五章溜火神掌

“幸好,都是外傷。”這句話是杜先生說的。

“還好,宮主賜下的丹藥夠靈。”這話,好像是江南說的。

至于其它還有誰在、他忽昏忽醒間說過什麼,小蛋事後已全然回憶不起。

忘情宮宮主葉無青的話是金口玉言,絕不會錯,所以小蛋在第四天果然恢複了過來,至少身上該結疤的地方都結疤了,該腫的地方也都腫起來了。

然而,當他清醒後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卻令守護在旁的江南等人瞠目結舌。

望著眾人的臉,小蛋舔舔嘴唇,微弱的聲音無比執著地說道:“草……我想吃紫寒草……”

可能紫寒草的效用,果真被小蛋發掘出來了,這日早晨小蛋又出現在了愚步齋門前。

他仍然很心平氣和,因為在他看來,葉無青如此作為,多半是想激起自己的上進之心,好奮發圖強,免受蒙遜的進一步羞辱。

可要是換個心眼靈活點的人,或許就能想到,葉無青此舉未嘗不是在逼他,逼他出于求生本能,而施展出天道星圖上的體悟;實際上,小蛋也果然用了出來。

可惜,“生生不息”也好,“星移斗轉”也罷,皆乃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到頭來除了小蛋的全身青紫淤傷,葉無青依舊什麼也沒得到。

或許蒙遜的半跤也沒白摔,厲無怨再見到小蛋時,審視他的眼神頗有變化,傳功時,較之前幾日無形里用心了許多,想來是小蛋表現出的血氣和硬挺,讓大家意識到,他絕不是個窩囊廢。

上午傳授過“銅爐心鑒”的口訣,小蛋一邊幾乎掩耳盜鈴地偷吃著紫寒草,一邊聽厲無怨交代道:“這心法你下午先試一遍,我有事,等我處理完,回頭再來傳你『溜火神掌』的入門要訣。”

也許頭幾天在床上睡多了,這日下午,小蛋修煉“銅爐心鑒”的過程中,居然沒再睡過去。等到厲無怨回轉,剛好將新傳的口訣走過一遍。

“被打怕了罷?”厲無怨見狀心道:“早知道換老夫來爆揍你一頓,效果可能會更好。”

他在蒲團上落座,開始講解道:“『溜火神掌』是本門世代相傳的看家絕學,以『銅爐心鑒』為內功根基,易學難精,能煉到登峰造極之境的,曆代以來也屈指可數。

“它的心法共分三層,多數悟性不夠的人,都在第一層遲滯不進,難有作為;如你的蒙師兄,則已修煉到第二層;至于第三層的心訣,目前能夠參悟掌握的,全宮上下僅只三五人而已。”

小蛋想了想,問道:“師伯,那第一層的心法怎麼樣才能算煉成?”

厲無怨淡然一笑,從袖口里取出個雞蛋,“啪”地捏碎倒入左掌掌心。掌上赤芒乍閃“哧哧”連聲,那雞蛋彈指便被烤熟,一如廚房做出的煎蛋黃白分明。

一揚手,整只煎蛋飛起在空中“啵”地崩為齏粉,落到地上什麼痕跡也看不見。

厲無怨擦擦手,說道:“等你練到這個地步,就能傷人經脈內腑于無形。這『溜火神掌』的第一層境界,亦算小有所成。”

小蛋嘴里沒說,內心卻在尋思,往後要是身上的衣衫給淋濕了,用它烘干倒也方便。

花了兩個時辰,初步講解過“溜火神掌”的運氣心訣和總綱概要,厲無怨將一本冊子交給小蛋道:“第一層掌法心訣都已記載其上,你自行參悟。遇有不懂莫要強練,可先來問過老夫。待熟悉了運氣法門,我再傳給你實戰的掌法。”

出了門,看到江南站在那兒眉飛色舞地等著自己,他詫異道:“你撿到寶貝了麼?干什麼這樣開心?”

江南看看周圍沒人,壓低聲音道:“今天小的得空出去轉了圈,聽外面將當日寞少和蒙少比武的事情,早已傳得沸沸揚揚,都說您摔了蒙少一個大跟頭,不愧是葉宮主親收的關門弟子。”

小蛋苦笑道:“他們怎麼不說我差點被打死?葉宮主又什麼時候宣布我是他的關門弟子?何況蒙師兄不過稍有大意,我也是稀里胡塗那麼一甩。”

江南滿眼欽佩挑起大拇指道:“勝不驕敗不餒,寞少果然非同尋常。”

小蛋意興闌珊地閉上了嘴,想著倘使果如江南所言,蒙師兄豈非又因為自己而成了眾人譏嘲的對象?

今天也沒見他人影,明日相遇又該要做番解釋才對。

回屋用了點飯,小蛋坐在桌邊翻閱起《溜火神掌》,見封頁左上角果有個“上”字。他打開書頁,起初幾頁都是總綱歌訣,和厲無怨適才所說的無甚區別,從第七頁起,才是基本的運氣出掌方法,亦都配有詳細圖文。

他大致翻翻,頭上幾頁尚能看懂,到後面內容漸漸晦澀,有不少地方都被自己先行跳過,打了個哈欠,小蛋在燭火下抬起左掌默默觀瞧,心道:“這功夫可只能醒著的時候煉。萬一睡著了打出一掌,把被褥蚊帳什麼的都給點燃,那就糟了。”

正想得入神,聽見有人輕敲屋門。

小蛋一怔叫道:“請進。”

阿紫推門,端了碗宵夜笑盈盈走進來道:“寞少,您還在用功?吃點東西提提神罷。”小蛋謝了,端起宵夜吃了起來。

阿紫瞟了眼桌上的小冊子,好奇道:“這不是『溜火神掌』麼?寞少已得准修煉啦。”

小蛋點頭道:“今天厲師伯剛開始傳授,我還在琢磨著呢。阿紫,妳練過它麼?”

阿紫搖頭道:“這等深奧的絕學工夫,我哪有福氣修煉?”

小蛋詫異道:“厲師伯好像說過,入門三年的弟子就可以修煉參悟,易學難精,我還以為你們都會呢。”

“哪有?”阿紫笑道:“那是指正式拜入師門的弟子,像我們這樣的人,怎會有資格?”

“這樣啊?”小蛋喜道:“江南大哥他們都睡了麼?”

阿紫回答道:“江爺和小避、小冰、葛大在廳里玩牌,杜先生有早睡的習慣。葛二今晚守值,阿青姐在廚房幫老范收拾。寞少,您有事麼?”

小蛋道:“妳去問問,有誰沒學過『溜火神掌』,又願意練的,都請到這兒來。”

阿紫驚喜道:“您要傳我們‘溜火神掌’?”

小蛋不好意思撓撓頭,道:“我自己還沒學會,哪說得上傳不傳的?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大伙兒一起參悟,也比我一個人瞎琢磨強罷。”

阿紫神情興奮,看上去恨不能撲上前親小蛋一口,總算記得尊卑有別、男女授受不親,端起空碗道:“您等著,我這便去問他們!”

“對了,”小蛋對走到門口的阿紫道:“廚房里有多少雞蛋,都一塊兒拿來。”

阿紫連聲應了出門,小蛋見她喜悅的模樣,心中也感高興。

一直以來,他在別人眼里,都是可有可無,甚至有些累贅麻煩,縱然想幫助誰,也多是有心無力,而如盛年、羅牛這般的豪傑,更是只能受恩而無從圖報。

難得今晚看到阿紫由衷欣喜的表情,令小蛋少有地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腳步紛遝,沒多久門外湧入一群人。除了阿紫和拎了兩籃雞蛋的阿青,還有江南、小避、小冰三人。

阿紫一進屋就彙報道:“寞少,杜先生睡了,我沒敢打擾,葛氏兄弟都說有練過,便不來叨擾您了,老范說他只修煉菜刀,所以也不來了。其它的人,都到齊啦。”

“還有雞蛋!”阿青輕笑道,將兩籃子雞蛋放到了桌上。

叫眾人都坐下,小蛋問道:“你們五位里,有誰曾經接觸過『溜火神掌』?”

江南和小冰雙雙舉手道:“小的曾經練過,不過莫說烤熟雞蛋,連鵪鶉蛋都不成。”

小蛋想了想,道:“那你們都修煉過『銅爐心鑒』麼,江南大哥,你修到第幾階了?”

江南道:“小的從十二歲被選進忘情宮,修煉了五年的『銅爐心鑒』,只到了第三階,然後就給分派去內務當差。這幾年雖然私下在練,但沒人指點進展不大,比葛氏兄弟他們差遠了。”

小冰道:“小人比江爺還不如,剛練到『太極朦翳』,才入門便教人踢了出來。”

見小蛋的目光望向自己,阿青、阿紫和小避亦各自報了修為境況,與小冰一樣,都停留在“銅爐心鑒”第二階上,盤桓不前。

小蛋微笑道:“那你們都比我強,我連第一階都還沒煉呢。”

阿青笑道:“寞少,咱們怎麼能跟您比?”

小避忐忑道:“我一直很笨,在那一批入宮的同伴里,也是頭先被刷下來。小人怕練不好『溜火神掌』這般精妙深奧的絕學,辜負了您的好意。”

小蛋搖頭道:“世上只有教不好的師父,沒有學不會的徒弟。其實我比你們還笨,說不定將來你們『溜火神掌』都學的比我還精。”

他拿起秘籍揭開第一頁道:“從今晚起咱們就一同參悟,比比誰能最快最好?”

小冰笑嘻嘻道:“我有個想法,若是誰學得最慢就罰他掃茅房,直到追上前頭的人。”

小避道:“反正茅房一直是我清掃的,那也沒什麼。如果真能煉成皮毛,往後老范做菜熬湯不用生火,我把手往鍋底下一擱就成,省得再去劈柴禾了。”

眾人興致勃勃,小蛋清清嗓子,振作精神念起了總綱。

江南等人明白機會難得,再無人嬉笑,只專心傾聽。盡避他和小冰都曾修煉過,但在第一層上便不得不半途而廢,有此機會焉能錯過?

總綱念了一半,小蛋的眼皮開始打架。但又不忍掃了眾人興致,強打精神讀完,問道:“你們都抄好了麼?”

江南看出小蛋狀態不佳,說道:“寞少,您早點休息。這點總綱也足夠咱們參悟上一陣子啦。”

小蛋哈欠連天,忙捂住嘴道:“大伙兒若有想不透的問題,明早可以跟我說,我一並去請教厲師伯,等晚上回來再轉告給你們。”

當下眾人散去,小蛋上床練了會兒歸元吐納法,便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此後月余,每日晚飯後,眾人便聚集在小蛋屋里或是聽講或是討論,遇見問題,小蛋便用筆記下,次日求教厲無怨。

厲無怨倒是有問必答,私下因為小蛋的勤思多問,而對他的看法稍有改觀。

期間經曆兩次考教,小蛋終歸會被蒙遜揍得半死不活,在床上躺個數日,但小蛋想再摔蒙遜一次,也不曾覓到任何機會。

而有了每日里大量紫寒草的喂養,聖淫蟲亦變得安分,只是在人後又多給小蛋爭取到個“兔爺”的雅號;當然,也絕沒誰傻到在公開場合如此戲謔,否則就該數數自己脖子上有幾個腦袋,夠厲無怨砍的。

最讓小蛋擔心的是,萬一葉無青逼問他天道星圖該怎麼辦。但天幸葉無青只字不曾提這方面的事,小蛋暗自大松一口氣。

他自然不能告訴葉無青有關《天道》下卷的任何內容,不然就對不起羅牛和盛年,但葉無青如今畢竟是自己的師父,一旦問起總是麻煩。

惟一不妙的是廚房的雞蛋,這玩意兒用來驗證“溜火神掌”的進境,又直觀又便宜,誰的兜里都隨身揣著幾個。什麼時候得空想著了,敲碎就練。

如江南這等稍有根基的還好,勉強能在半盞茶的時限內,將雞蛋“蒸”成面糊狀。小避他們就沒那麼幸運,每回都弄得滿手濕答答、黏乎乎。

這天小蛋從外回轉,一進自己的房門,阿青便興高采烈追進來道:“寞少,我熱了!”

小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望望外面的天色,說道:“嗯,這天是要熱起來了。不過咱們住在山上,應該還好。”

阿青激動得滿臉通紅,連連搖頭道:“不是天氣,是我的掌心終于覺得熱了!”說著攤開手,熟練無比地“啪”將一個雞蛋敲碎倒入,微合雙眼,嘴里念念有詞老半天後,蛋清表面慢慢冒起了幾個微小的氣泡。

這樣的程度別說傷人于無形,想傷耗子于有形都辦不到。但小蛋依舊很耐心地等阿青收功睜眼,笑了笑說道:“看來明天起我得去掃茅房了。”

阿青早有准備,取出塊麻布將自己的“戰績”收拾乾淨,嬌笑道:“寞少,您是真人不露相。這麼多天,咱們誰也沒見您發過『溜火神掌』,能不能演示一回?”

小蛋苦笑道:“其實我私下試過好幾回,但不知為何一點熱意都運不出來。”

阿青哪里肯信,催促道:“寞少,您就別謙虛啦,再來試一次嘛。”

小蛋生性隨和,又見阿青經過月余苦練也有了成效,不禁心動,便道:“好罷,我再來試試。”回身在桌上的籃子里取了個雞蛋,在左掌上打碎。

他凝神澄心,默念“溜火神掌”的運氣口訣,催動丹田真氣流轉。

奇怪的是,明明所有的步驟都對,真氣也如願灌注到左掌掌心,偏偏毫無動靜,依舊感不到絲毫熱力。

看阿青睜大圓溜溜的眼睛滿懷期待,小蛋咬牙接連催動了三次真氣,卻都不見效果,剛想放棄道:“我還是不成。”陡然丹田一寒,升起股奇冷無比的冰流直透掌心。

“嗤”地一聲,雞蛋上冒起冉冉寒霧,須臾凍作脆生生的一團。

阿青呆呆盯著小蛋掌心里的冰蛋,喃喃道:“這是溜火神掌……麼?”

小蛋也愣住了,他收起真氣用右手指尖捅捅雞蛋,觸手冰涼堅硬,猶如寒冬時節農戶人家懸掛在屋簷下的冷凍臘肉,也迷惑道:“怎麼這樣?”

阿青幫小蛋取下冰蛋,道:“是不是哪個運氣環節出錯了?寞少,再試試看。”又拿了一個雞蛋敲碎了,倒在小蛋的掌心。

小蛋也急于弄清是怎麼回事,便二次運功發掌,這回收效更快,銅爐真氣甫出丹田,冰流隨之升騰,“嗤”,掌心又多了個凍雞蛋。

阿青徹底說不出話來,一手捏著一個凍蛋,相互敲了兩下,居然“叮叮”有聲。察覺小蛋神情有異,以為他是在不開心,便安慰道:“寞少,這樣也好。等天熱了您想喝加冰酸梅湯,可方便多了。”

小蛋沉默不語,體悟著丹田那股徐徐回流的寒氣,思忖道:“別是蟲寶寶又在搗鬼罷?這下我的『溜火神掌』,可不就成了『凍蛋冰掌』了麼?”

正胡思亂想著,胸腔里有一股寒氣似不願再回老窩,“呃”地一個悶嗝,從小蛋嘴巴和鼻孔里噴出蓬淡淡的嫣紅霧氣,空氣中飄散開一股若有若無的甜香。

小蛋自己沒覺得有任何異常,站在他對面的阿青吸入一口後,卻立時生出異樣,但感嬌軀發燙、面紅心熱,渾身躁動難安。

小蛋詫異道:“阿青,妳的臉怎麼紅了,像火燒似的?別是剛才運氣施展『溜火神掌』發力過猛了罷?”

阿青一雙眸子水汪汪地注視小蛋,細細嬌喘道:“寞少,我難受─”

小蛋一驚,唯恐阿青內息出了岔子,急忙探手握住她脈門道:“深吸一口氣。”

這一吸,無疑將空氣里殘留的紅更多吸入了體內。阿青終究修為淺薄,又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面對著暗自心儀卻又自慚形穢、往常不敢有非分之想的少主,哪里還把持得住?身軀酥軟,嚶嚀一聲順勢倒入小蛋懷里。

小蛋壓力感頓生,既不能松手任憑阿青摔到地上,又不敢抱緊,手足無措道:“阿青,妳到底是哪里不舒服?身上好燙!”

阿青靠在小蛋的胸膛上,只覺他身上彷佛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特異氣息,冰涼舒適,教人情不自禁想緊緊抱擁緊貼,婉轉呻吟道:“寞少,您剛才噴出來的那口、那口紅煙好古怪。我、我─”將臉貼著小蛋胸口輕輕蹭擦,一陣陣的銷魂蝕骨,恨不能立刻解衣獻身。

小蛋聞言心知壞了,想起那日拔開玉筒見著從里頭散出的紅霧時,不也有這奇怪感覺麼?

他將阿青橫身抱到床上,正想設法解救,豈料阿青卻誤會了其中涵義,又羞又怕,死死勾住小蛋脖子道:“寞少,人家尚是清白女兒身,您……您……”貼緊小蛋的耳朵,輕聲叮囑了幾句。

小蛋嚇得寒毛倒豎,又扯不開阿青勾緊自己脖子的一雙胳膊,急道:“不是的,妳快松手,我再來想想該怎麼做。”

阿青埋首到小蛋肩膀上,羞赧道:“不准多想。”

天哪,怎麼會是這樣啊?小蛋急中生智,只求能讓阿青松手,左掌在她背心一按,運起“溜火神掌”道:“別亂動。”

阿青正自奇怪著,背後陡然一股冰寒徹骨的掌力透入,凍得她渾身猛地激靈,遍體熱意盡消,雙手也不覺松了。

小蛋大步退出數尺,望著床上釵橫簪亂、衣衫不整的阿青,擦擦額頭熱汗暗道好險,說什麼也不敢再靠近了,隔著桌子問道:“妳好些了麼,我沒傷著妳罷?”

只聽阿青啊地低低慘叫,雙手掩面在床角蜷成一團,香肩**,但哭無語。

小蛋平複了一下心緒,訥訥說道:“那個,都是我不好。妳沒事罷?”

阿青緩緩放下雙手,臉上涕淚縱橫,抽泣道:“是我該死,求寞少責罰。”

小蛋苦惱道:“這關妳什麼事,都是我肚子里該死的寶寶在做怪。”

阿青輕輕道:“我哪敢生寞少的氣,只求能伺候您就好。”

小蛋剛想回答,嗓子眼一股寒氣又要冒出,嚇得他趕緊屏氣捂嘴。

阿青久久沒聽他說話,微覺奇怪地朝小蛋望去,見他窘迫模樣,終于禁不住“噗哧”一笑,轉悲為喜。

小蛋見她破涕為笑,心情一松,笑道:“妳開心了就好,開心了就─呃!”勁氣一懈,嘴巴里又噴出一團紅霧。

他趕緊打開窗戶揮掌驅散,運起歸元吐納法中的“納”字訣,把胸口剩余的寒氣慢慢收回丹田。

忽聽門外阿紫問道:“阿青姐,什麼事情讓妳笑得這麼開心?”

阿青大驚,慌忙下床整理衣發。

小蛋也大為尷尬,對進了門的阿紫問道:“阿紫,妳有什麼事麼?”

阿紫瞧瞧紅霞未褪的阿青,再看看小蛋的窘樣,不由大惑不解。

沒過多一會兒,她的臉也漸漸紅了。

上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四章 如此佳徒    下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六章 玄黃洞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