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三集 忘情篇 第六章 玄黃洞天   
  
第三集 忘情篇 第六章 玄黃洞天

第六章玄黃洞天

光陰飛逝,晃眼小蛋已在忘情苑里住了三個多月,他日常所住的小院子,漸漸也被人稱之為“寞園”;但每天晚上這里非但一點不寂寞,反而熱火朝天、雞飛蛋打。

不過自從上次發生過“凍蛋”事件,小蛋就更不願意在眾人面前演示“溜火神掌”了,好在誰也不會真的叫他去掃廁所。

由于他入門之前小有根基,“銅爐心鑒”也順利晉升到第二階“太極朦翳”,這在厲無怨看來,根本不足一提,小蛋本人也不以為意。

相反,歸元吐納心法小蛋卻修煉得頗有成就,畢竟對聖淫蟲好,才是對自己真的好。

這天清晨到了愚步齋,居然在門口撞上了久違的師姐姜楚兒。三個多月不見,她憔悴了不少,但眼睛里的神光卻更冷更足。

小蛋追到她身後,還沒開口就聽她冷冷道:“滾開,別來惹我。”

小蛋歉疚道:“楚兒師姐,上回的事真是對不起,妳要不打我一頓出出氣罷?”以往惹了干爹不高興,捱上一頓拳腳就會好些,小蛋這次照例借用上了。

孰知楚兒冷哼道:“打你,我還怕髒了本姑娘的手。”頭也不回往門里走去。

小蛋亦步亦趨跟著她,說道:“那妳就罰我干點什麼,算我對妳的補償。”

楚兒輕哼一聲,卻又突然駐足回身道:“你真想讓我原諒你?”

小蛋誠摯道:“我害得妳受罰,補償妳是應該的。”

楚兒道:“那好,今晚你到我府里來。還有,這件事不准跟任何人說起,否則你也不用來了。”也不管小蛋是否答應,快步離去。

小蛋見師姐對自己的仇怨,終于有了能夠化解的好開端,滿心喜悅,一天下來都心情極好。晚上出了愚步齋,打發江南先回了寞園,他獨自前往楚兒在忘情苑中的居所朱雀園。

到了門口,守衛早得楚兒吩咐,引著他進入園中。小蛋隨意打量,見朱雀園占地比自己的寞園稍大,但假山流水曲徑通幽更見精致優雅。

將小蛋請入小廳,守衛退去,屋里只留下姜楚兒和他兩人。

姜楚兒坐在幾案邊捧著一盞香茶,漠然望著他道:“你總算還敢一個人來。”

小蛋沒察覺出話中隱藏的不祥氣息,呵呵一笑道:“楚兒師姐,您要我做什麼?”

楚兒道:“我在諸極玄黃洞天中面壁時,將娘親送的一對耳環遺落在了里面。本該我自己去取回來,但又很不想再踏入那個鬼地方。若是拜托大師兄嘛,難免又要欠他一個人情。小師弟,你能不能幫我這個忙?”

小蛋還是頭一遭聽楚兒叫自己“小師弟”,而且如果找回對耳環,就能讓師姐從此不再恨他,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他想也沒想就道:“好,我去。”

楚兒繼續淡淡道:“此事你知我知,若有第三個人曉得,我便會更加恨你。尤其,不能讓師父和厲師伯知道,你懂麼?”

小蛋慨然點頭,問道:“楚兒師姐,諸極玄黃洞天在哪兒?”

楚兒回答道:“等天再晚些我就帶你過去。乘這會兒工夫,你可以打坐養神。”

歇了一個多時辰,小蛋坐在那兒迷迷糊糊又要睡著,被楚兒推醒道:“走罷。”

兩人悄然離開朱雀園,*夜色*(禁書請刪除)里小蛋望著楚兒的背影,火紅的衣袂在風中輕輕飄漾,像極了一羽高傲冷漠的火烈鳥,想想大師兄蒙遜、師伯厲無怨,也盡皆屬于性情冷酷一類,難道將忘情宮的絕學修煉到精深處,連脾氣都會改變?

出了忘情苑,楚兒領著小蛋禦風往後山行去。

大約飛了小半個時辰,前方山麓綠霧彌漫,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小蛋自到這里,從未走出過忘情苑,自然也無從知道那團綠霧籠罩的地方,是何所在。

楚兒飄落身形,在綠霧邊緣站定。

小蛋趕到她的身旁,問道:“咱們到了麼?”

楚兒點點頭,說道:“運氣護體,改用內息流轉,別讓綠霧里的毒氣侵入肌膚。”

小蛋心頭一暖,暗道:“雖然師姐說話還是這樣冷冰冰的,可也是關心我,怕我受傷。”依言而為隨著楚兒走入綠霧中。

他功聚雙目勉強能看清周圍三丈的景物,小心跟緊前面的一襲紅影,免得一旦失散不知該如何走出去。

兩人默默無語行出兩里多,腳下赫然出現一道寬逾十丈長過數里的地下裂谷,一蓬蓬濃郁的綠霧從底下滾滾冒出,耳邊“嗚嗚”狂風呼嘯,跌宕衣發。

楚兒道了聲“跟緊”,縱身躍下裂谷,旋即化作一個豔紅的小點。小蛋趕緊追著跳下,四周綠霧越發濃厚,寒意漸起。

忽地足底一實,已接觸到谷底,楚兒也不看他,徑自沿著裂谷向西疾行,不一刻,左首的峭壁底部露出一個巨大的豁口,像是仰天怒吼的大嘴,不斷噴吐著茫茫綠霧,但在豁口表面,卻有一道封印結界光華熠熠,似在防止里頭會有什麼怪物出來。

楚兒低聲道:“這里是諸極玄黃洞天九大入口之一的朱天洞,里面深約千丈,直通洞天中央的玄黃鬼府,我這三個月里便是在此面壁。

“如果你看到前方的綠霧轉為玄黃色,就不能再進,因為那表明你距離玄黃鬼府已近在咫尺,一旦誤入,連師父也救不了你。”

性命攸關,小蛋自要用心牢記,點點頭道:“我曉得了,師姐還有什麼要交代麼?”

楚兒道:“沒有了。我就在這兒等你,你……快去快回。”

小蛋說道:“多謝師姐提醒,我這就進去幫妳把耳環找回來。”

楚兒開啟封印,道:“去罷。”小蛋笑一笑,邁步走入朱天洞,卻聽楚兒在身後喚道:“小蛋!”

他一愣回頭,道:“師姐,還有什麼事?”

楚兒良久之後低低道:“萬一找不到也沒關系,記得不要逞強,我們天亮前一定要回去,免得被厲師伯察覺。”

小蛋頷首道:“我記住了。師姐放心,我一定能找到的!”信心十足地朝洞內一步步摸索前進。

然而,他的信心卻是建立在對諸極玄黃洞天的一無所知,以及深信楚兒不會害自己的基礎上。實際,諸極玄黃洞天乃天陸罕有人知的地底鬼域、無回絕地,即使是葉無青,也不敢踏近玄黃鬼府。

在洞天的中心,生存著某種不知名而可怖的魔物,又或者是一種于幽冥地獄的神秘力量,終日朝外釋放著玄黃寒霧。

這寒霧對于常人固然不堪忍受,但對諸般魔物和無所皈依的冤魂厲魄而言,卻是天賜瑰寶。

千萬年來,整座洞天里不知生出多少類、多少頭窮凶極惡的魔物,甚至踏遍天陸也無處尋覓,更有不計其數的孤魂野鬼、山精地靈棲息此中,直將它當作了天堂樂園流連忘返。

根據曆代忘情宮宮主冒險探明的洞天入口數量,先後以鈞天、蒼天、變天、玄天、幽天、顥天、朱天、炎天、陽天為名以作區分。

難以置信的是,盡避九個入口都直通玄黃鬼府,每日受到寒霧卷湧的影響,卻相差懸殊。以鈞天洞論,其中充盈的寒霧濃度最高,足足超越濃度最低的陽天洞千余倍。

久而久之,魔物靈鬼們亦各自量力而為,聚居到相對適合棲息的洞穴內,互不干擾、自成體系。

其中當屬陽天洞魔物的數量最眾,實力也是最弱。

千年前忘情宮在宿業峰開宗立派,起初屢受從裂谷里不時竄出的魔物騷擾。後曆經六代宮主四百余年的苦心經營,將九大入口全部封印。

好在那些魔物精鬼並不齊心,也沒有太強烈地脫困願望,這才保得宿業峰的平安。

但凡事有其弊亦就會有其利。在探索諸極玄黃洞天的過程中,這些位前代宮主逐漸發現洞中的種種凶險,于自身乃至門下弟子的試煉磨礪也大有好處。

尤其是那團從鬼府里釋放出的神秘寒霧,逼得入洞之人需時時刻刻運功抵禦,在求生願望的支撐下,修為進展遠較關在靜室里閉門造車為高。

當然,這個結論的前提是,入洞試煉之人還能夠活著走出來。

三個月前楚兒受罰進入的朱天洞,其凶險程度,堪堪是晉升至通幽境界的忘情宮弟子所能承受。但尋常情況下,也只能待上十天半月就必須出洞,不然被寒霧耗盡了體內的銅爐魔氣,轉眼就可能成為魔物精鬼的大餐。

故此當厲無怨宣布要楚兒面壁三個月,蒙遜才會那般的痛恨小蛋。

這些內情小蛋一概不知,懷著對楚兒給予自己和解機會的感謝,他踏入絕地,一門心思只想著找回那對丟失的耳環。

念及耳環,他忽然拍著自己的腦袋道:“哎喲,我都忘了問問師姐,那對耳環是什麼樣子的,又大概丟在了什麼地方?”

可惜,這不過是楚兒騙他進入朱天洞的一個借口,即使他問了,結果也只有一個,沒有。

朝前走出十多丈,身上的寒意越加濃烈明顯,迎面吹刮來的狂風撲打在臉上猶如冰刀,讓他情不自禁回憶起了黑冰雪獄。

黑暗中,耳邊呼呼低吼咆哮不斷,一雙雙色澤各異卻無不森寒可怖的眸子,緊盯著這莫名其妙闖進洞來的不速之客。

牠們並未急于撲過去,以往曆次血的教訓,令這些魔物精鬼們了解到膽敢孤身進洞的人,絕不好惹,前些天獨自進來的那位紅衣少女,便是最近的例證。

所以牠們只是盯緊獵物,等待機會;一旦小蛋體內真氣受到寒霧影響,而急遽耗損出現疲態,那就是牠們下手的機會到了。

小蛋環顧四周,看到或遠或近一雙雙五光十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閃爍凶光,宛若天空中密布的星斗。他起初還有點緊張,但走出一段察覺沒有異動,便慢慢放下心來,尋思道:“說不定牠們對我這百八十斤的肉都不感興趣。”

他不敢走得太快,一路留心著所有發光的物事,漸漸進入到朱天洞的深處。

隨著寒霧愈烈愈濃,盤踞在洞中的魔物精鬼的實力,亦逐步水漲船高。而為了抵禦寒意侵襲,小蛋亦只能不斷催動提升自己的真氣,免得也變成一個“凍蛋”。

終于,他的好運結束了。一頭狀似蝙蝠的怪鳥,在悄悄跟隨小蛋百余丈後,決定冒險下手。

牠先試探著兩次從距離小蛋頭頂不到六尺的空中掠過,以觀察對方的反應。當確定小蛋毫無躲閃甚或出擊意圖時,天性中的嗜血凶殘,終究戰勝了對未知危險的顧慮。

“嘎─”等到無聲無息掩襲到小蛋身後丈許,怪鳥陡然發出一聲唳鳴,舒展雙翅俯身沖下,尖長如箭的鐵嘴直插他的後腦勺。

小蛋聽到背後惡風響動,情知不好,他已來不及回頭張望,就勢倒地朝前翻滾,反手掣出雪戀仙劍,一式“破甲沉戈”朝怪鳥下腹劈去。

這一劍事起倉促又用上了螺旋氣勁,不僅外觀上歪歪斜斜、乏善可陳,劍氣罡風亦一應欠缺。怪鳥見狀歡呼一聲,只以雙爪招劍,探脖沉頭啄向小蛋胸口。

雪戀仙劍“吭”嵌入怪鳥雙爪糾纏中,蘊藏的螺旋氣勁勃然湧動,怪鳥的鐵爪滑轉,劍鋒順勢化出往下一壓。

“噗!”劍尖刺入怪鳥小肮,頃刻拉出一道尺許長的血口。

怪鳥歡呼聲化為悲鳴,藍羽零落繽紛,掙紮著往上飛起。然而透入體內的螺旋氣勁掃蕩而過,五髒六腑彈指便被絞得七零八落,沒飛起三丈高,“砰”地重重摔跌在地一動也不動了。

小蛋以劍拄地站起身,道:“是你先想吃我,我沒法子才自保的。”

忽聞到身上散發出一股腥臭作嘔的氣味,低頭一看,才見滿身都噴灑上了那怪鳥濺出的幽藍色濃綢血液。

更糟糕的是,剛才在地上一滾,衣服上沾滿洞內積聚的各種糞便唾液,亂七八糟如開作坊,味道更臭不可聞。

好在小蛋記著楚兒的吩咐,始終屏著呼吸,透入鼻孔的氣味不算太濃。他恍然道:“難怪楚兒師姐出了朱天洞,要在家休息上十來天,才回愚步齋報到,原來是沾了滿身這玩意兒。我是無所謂,可她卻一定煩惱得很!”

他越想越覺得,一身臭氣對楚兒這樣的少女來說,不啻是比死還可怕的懲罰。在這鬼地方待了整整三個月,就是男人也難以忍受這般齷齪,況且是她?心中的愧疚不禁又加深了一層。

其實楚兒絕不可能像他這樣滿地亂滾,也不會容忍自己的衣衫沾上丁點膩心的鮮血,惡臭的折磨實屬次要。概因三個月的面壁幾乎令她險些走不出朱天洞,回到朱雀園後,經過十多天的調理休養,才恢複了些許元氣。

譬如剛才襲擊小蛋的那頭怪鳥,乃《天陸魔物志》中有記載的凶禽藍鷸,只不過被小蛋那式“破甲沉戈”的表面現象所惑,心存大意,才含恨倒地。

若非雪戀仙劍乃一等一的頂級仙劍,若非螺旋氣勁詭異,現在倒地等著被魔物蠶食分尸的,就該是小蛋了。

渾然不知的小蛋繼續前行。迎面風勢更大,每邁一步都要費上他不少氣力,宛若是尋常人在過膝的積雪里艱難跋涉著一般。

綠霧的顏色在逐漸轉淡,里面充斥的寒意卻更濃。小蛋半瞇起眼睛,一寸寸找尋著耳環的下落,卻忽略了丹田真氣已開始呈現不支的征兆。

“嗤─”一條水缸粗細兩丈多長的怪蛇,從暗中緩緩滑出,牠居然沒有尾巴,而是兩端生長著一模一樣的扁鏟狀怪頭,四只眼睛碧光森森咄咄逼人,嘴巴“絲絲”吞吐著如**手掌般的長舌,帶出一蓬蓬暗綠色的毒氣。

已遭遇過攻擊的小蛋,此時小心了很多。他停步橫劍,注視怪蛇道:“這位蛇大哥,我只是進來找師姐丟失的耳環,無意侵犯你的寶地。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就當沒見過我可好?”

這些話他聽干爹說得滾瓜爛熟,這時用上倒也流利。

可惜雙頭怪蛇彷佛聽不懂人話,非但沒有走開,反而高昂頭顱徐徐游近,此刻倘若小蛋搶先出劍,或者還能占到一線主動,但他天生就不願主動招惹別人,只站立不動,加緊提防可能的暴起突襲。

“呼─”怪蛇的兩張嘴同時噴出一團綠霧,沖著小蛋的面門撲卷!

小蛋忙揮左掌打出一道罡風想驅散毒霧,可惜功力淺薄僅震散了一半,仍有不少鑽入了他的耳鼻之中,立時一團火辣刺骨。

小蛋腦袋一暈,趕緊催動真氣逼毒,但收效甚微,全身漸起麻痹感。

他心里“咯登”一下,未及轉念,丹田里一團冰涼陡然湧出,如秋風掃落葉般將灼熱的毒氣滌蕩一空,瞬間麻痹感覺消失無蹤。

原來聖淫蟲乃天下絕多數冰火毒物以及惑神迷藥的天敵,雙頭怪蛇的毒霧雖了得,但較之牠的道行還淺了許多,別人在外頭愛噴就噴,牠也不耐煩去管,可若妄圖侵入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卻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雙頭怪蛇一心等著小蛋毒發身亡好吞食獵物,豈料對方居然像個沒事人,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沒了動靜,不禁驚怒交集。

“嗚─”腥風刮過,牠雙頭並進,張開巨口朝著小蛋左右夾擊而至,小蛋揮出雪戀仙劍,一招“雷厲風行”刺向左首的怪蛇大嘴。

這次怪蛇不上當了,長舌一探鎖住劍鋒,另一顆腦袋已欺近上來,小蛋一凜,左掌自然而然推出,使勁撐住敝蛇的下顎不讓蛇信近身,一時你頂我舔形成僵持之局。

但他終究不如怪蛇力大,手上越來越沉,眼看就要有大麻煩,猛然小蛋也不知從哪里閃現的靈光,暗運歸元吐納法里的“吐”字訣死中求活,“噗”地噴出一口氣。

天隨人願,一蓬嫣紅煙霧散開,大半被猝不及防的怪蛇吸入,小蛋一連又噴出數口,折騰得肺都快炸了,忽覺手上一松,雪戀仙劍透過蛇信紮入對方口中。

怪蛇暈頭轉向,狂吼一聲落荒而逃,動作較之來時顯得笨重呆板了許多,自是體內中了聖淫蟲毒霧的緣故。

牠實在沒有想到,對面這小子不僅能破解自己的毒霧,而且比牠還能噴!

危機一去,小蛋渾身癱軟,不由自主坐倒在地大口喘息起來,嘴巴張到一半,驀地想起楚兒叮囑,但已來不及閉上。一股犀利冷風灌腸而入,激得他腦袋暈眩、渾身發冷,險些雪戀仙劍也握不住。

與此同時,聖淫蟲精魄卻歡呼雀躍,迫不及待地流轉奔騰,如貪婪老饕吸吮吞噬著入體的寒息,小蛋的嘴巴似凍僵了,半張半閉地任由寒霧湧入,而聖淫蟲的精魄,對著源源不斷送上門來的陰氣,則欣喜萬狀,一概地來者不拒、照收不誤。

如此僅過須臾,小蛋身體恢複了知覺。他慢慢起身閉上嘴巴,但不再屏住呼吸,好讓聖淫蟲繼續享用難得的盛宴,暗中感激道:“蟲寶寶可又救了我一回,回去後要多用紫寒草犒勞才對。”

兩次險死還生,已令小蛋萌生退意。可轉念想到楚兒就在洞外等著自己,若找不回耳環空手返還,豈不令師姐失望?況且大丈夫一諾千金,自己拍胸脯答應的事,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于是,他稍事休整咬牙再進。然而這時候洞內的魔物精鬼,已看出小蛋的真實實力,再沒那麼好說話了,勉強讓他又逃過兩劫之後,大難終于臨頭。

兩道有形無質的幽黃色厲魄,從洞壁左右呼嘯撲下,鬼氣撲面殺意嚴霜。

小蛋揮劍橫掃,“嗤”劍鋒掠過左側厲魄的形體,竟如船槳過水,那厲魄的身形僅微微一晃,旋即恢複如常,左手利爪“咔嚓”紮入小蛋肩頭,帶出一團血肉。

“絲絲”連聲,在牠掌心的血肉,彈指化作殷紅汁液,再變成縷縷青煙,被吮食一荊

小蛋吃疼後閃,右側的厲魄飄忽而至,張嘴噬向他的咽喉。

小蛋全身直起雞皮疙瘩,叫道:“不要吃我!”一掌拍出,無意中用上了“溜火神掌”的心法。

“砰!”寒氣透體而入,厲魄怪叫一聲,身影連晃朝後飄退。小蛋的手掌頃刻如塗上一層黃黃的臘油,幾近麻木。

眼見左側的厲魄吃完那塊血肉,又一次貪婪撲上,小蛋再好的脾氣也生出怒火,低喝揚袖射出一束橙黃光飆,正是秦柔所贈的九雷動天引!

“喀喇喇”一聲爆響,厲魄的身影被九雷動天引剎那絞得支離破碎、化為烏有。

輪不到小蛋松一口氣,背後惡風不善,竟有一頭高多兩丈的山魈從地下鑽出,如山岳壓頂,揮舞巨靈大掌拍了下來。

小蛋哪里還有余力躲得過,暗自苦笑道:“師姐要白等一夜了,她娘親的耳環,也只好等她改天親自入洞來找啦。”

“轟!”地面顫動霧嵐翻滾,小蛋驚異回頭,就見身後一襲紅衣如火,師姐姜楚兒手持赤色軟鞭勒斷了山魈脖頸,巨大的身軀仰面撲倒絕氣身亡。

他又驚又喜,叫道:“師姐,妳怎麼也來了?”

姜楚兒目送逃遁的厲魄,冷漠道:“這麼久也不出來,你想等死我麼?”

上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五章 溜火神掌    下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七章 金蠍魔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