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三集 忘情篇 第十章 劫難重重   
  
第三集 忘情篇 第十章 劫難重重

第十章劫難重重

天幕昏暗,風雪將至。

百里外的宿業峰籠罩在寒霧薄暮之中,已看不真切。

在一處雪嶺上,蒙遜站住身形放開小蛋,他從背後緩緩掣出重逾兩百斤的雷轟錐,拿在手里,宛若小木棍般地打了兩個轉,遙遙一指小蛋面門,沉聲道:“拔劍。”

“什麼?”

小蛋滿臉困惑,努力想了想,一再確認今天並非切磋的日子。

蒙遜平舉的雷轟錐紋絲不動,隱隱迸射犀利殺氣,說道:“我也給你五招的機會。假如你贏了,往後我再不阻止你和楚師妹的來往。若是你挺不過這五個回合,便從此不准再接近她半步。”

小蛋望著蒙遜一臉肅穆的神情,有些啼笑皆非,頭皮發麻道:“蒙師兄,你誤會了,我和楚兒師姐根本就是沒什麼,上次的事情我……”

他不提上回寞園的事還好,剛一開口,蒙遜心中嫉火大盛,厲喝道:“住口!你裝什麼孫子,你能騙得過師父和師妹,卻瞞不過我。拔劍!”

這是何苦來由?小蛋搖搖頭:“蒙師兄,我真的不想和你動手。再說,我也壓根不是你的對手。”

蒙遜輕蔑一哼,冷冷道:“你不敢和我斗也行,便立下一個毒誓,從今日起絕不再去朱雀園,更不能和楚師妹說上一句話,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小蛋撓撓頭,為難道:“我答應過楚兒師姐要練成驚雁鞭法,如果突然不去了,她會生氣的。蒙師兄,師姐這些日子脾氣很壞,多半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你有機會也去勸勸她罷。”

蒙遜森然道:“你當我沒去找過她麼?可她連面都不願露。這麼說,你是不肯發這個誓了?”

小蛋歎了口氣,心里忽地同情起蒙遜,道:“蒙師兄,我恐怕不能答應你。不過,等回頭見著楚兒師姐,我會幫你說明心意,勸她見你。”

“你幫我?不必了!”蒙遜冷笑道:“既然你不肯立誓,那就動手罷!”

身形一晃,雷轟錐銳利呼嘯,朝著小蛋咽喉刺到!

小蛋愕然道:“師兄?”眼見錐鋒森森迫至身前,再不躲閃,脖子上就要多個窟窿。

他不及拔劍,只好後仰撲倒在雪地上順勢翻滾,模樣狼狽之極。

蒙遜並未乘勝追擊,手持雷轟錐看著小蛋從地上爬起,口中道:“還有四招。”

小蛋剛想說話,蒙遜高大的身影鬼魅般迫近,雷轟錐影光重重、罡風鼓蕩,排山倒海砸向他的頭頂,將所有閃躲的角度一概封殺鎖定。

小蛋迫不得已,反手掣出雪戀仙劍一式“擲地有聲”,以攻對攻劈斬蒙遜眉心。當日在坐忘峰九懸觀前,他正是以這招奇兵突出迫退了楚兒。

但蒙遜不再給他故技重演的機會,雷轟錐陡然變招,硬生生擊在雪戀仙劍之上,“叮”地脆響,仙劍脫手激飛,小蛋被震得胸口氣血翻騰、踉蹌而退。

蒙遜闊步搶進,喝道:“第三招!”

雷轟錐風馳電掣化作一束黃色光飆,直掠小蛋胸口,竟是招招奪命、毫不容情。

小蛋大驚,記起葉無青“以掌代劍”的指點,急中生智,身軀勉力側閃,左掌用一式“破甲沉戈”,翻腕拍在雷轟錐上。

“砰!”

雷轟錐受到掌力震蕩堪堪走偏,罡風劃破小蛋右臂衣衫,頓生血痕,小蛋的左掌猶如結結實實打中了一塊鋼板,“喀喇”一聲,手腕承受不住巨大的反挫之力,當場鼻折,疼得他冷汗直冒。

蒙遜面無表情,左掌拍出將小蛋凌空震飛,遠遠摔落到雪地上,“哇”地噴出一大口淤血,全身真氣游離渙散、手足酸軟。

蒙遜飄身掠到,微一俯身,用雷轟錐抵住小蛋咽喉道:“第五招,你輸了。”

小蛋喉嚨上教雷轟錐鋒銳的錐尖迫定,略一喘息,肌膚生疼刺痛,已被刺破一個小血口,幸好沒傷到氣管,不然體內煙花放得再多也救不了他。

他抬眼望著蒙遜有若天神般威猛的身影,咽了口血苦笑道:“我本就沒想跟你動手,你贏了我也沒什麼。”

蒙遜面色一寒,冷喝道:“你想耍賴?”

小蛋本想搖頭,猛感到喉嚨上的森森寒意刺骨,趕忙忍著不動道:“蒙師兄,我早已向你解釋過,你怎麼就是不肯相信呢?”

蒙遜道:“要我相信不難,你發個誓,我便饒過你。”

其實,如果一開始,他要小蛋發誓這輩子絕不會愛上楚兒,卻不是什麼不說話、不交往,小蛋或許一口就答應了,畢竟,一來小蛋內心對蒙遜的癡情很是同情;二來他心里也早有所屬,更對于冷傲孤僻的楚兒師姐只是愧疚與敬畏,從不涉及其它非分念頭。

然而蒙遜用雷轟錐抵住他咽喉,再威脅小蛋發誓從此不得與楚兒交往,效果恰恰適得其反,葉無青曾評價小蛋是頭順毛驢,雖有些調侃意味,但亦不無道理。

小蛋生性隨和謙退,有時候難免讓人誤以為他性格懦弱怕事。實則,他骨子里與生俱來的剛毅和倔強遠勝他人,一旦偶露崢嶸,連常彥梧也無可奈何,惟有通過拳打腳踢找回點做干爹的尊嚴。

蒙遜本是粗人一個,平素又崇尚武力,總以為天下一切的事情,其實都是看誰的拳頭大,哪里能夠明白這些?

莫說小蛋無法答應他的要求,即使可以,但也絕不願是在性命受脅迫的情況之下發誓,那和求人饒命又有什麼兩樣?

他兩眼一閉回答道:“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師兄若想殺我,就下手罷。”

蒙遜眼中殺機盈動,陰冷道:“你在賭我不敢殺你?”

小蛋忽然覺得眼前發生的事情無比可笑,而蒙遜又是恁的可憐。他習慣性地想去撓頭,手剛一抬,蒙遜立即警告道:“別動!”

小蛋只能忍著不動,說道:“你敢。但我不能騙你,所以只有讓你殺了我。”

蒙遜靜默了下來,驀然想通一點:假如小蛋甯死不肯騙自己而違心立誓,那他說和楚兒之間並無私情,也許該是真的了。

一陣朔風吹過,冷冽的氣息令他發熱的頭腦清醒了不少,想起師父如此看重小蛋,自己如果不明不白地殺了他的話,後果才真是不堪設想。

殺氣漸漸消退,他收起雷轟錐,徐徐道:“這次我相信你,不過,你最好不要騙我!”紫衫一閃,自顧自地禦風去了。

小蛋死里逃生,心神略松,頓覺體內翻江倒海內腑如焚,畢竟,蒙遜那一掌雖沒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卻也不是好挨的。

他長長出了口氣,四肢軟綿綿地動彈不得,也懶得動彈,索性松弛身心,靜靜仰天躺倒在雪地里,一任“生生不息”的心法為自己療傷疏淤。

風越發猛烈寒冷,雪嶺上萬籟俱寂,忽然,天空中飄落下一片片鵝毛般的雪花,很快幕天席地掩沒了小蛋的視野。

由于真氣受震渙散,難以運功禦寒,他慢慢感到有點冷,閉上眼睛,回想起今年入春的那一場大雪,醒來時自己置身在羅府中。

這次當他再睜開眼時,又會看到誰呢?

朦朦朧朧里,他隱約察覺到似乎真的有人正在向自己走近。他詫異地張開雙目,果然看到了一張臉,風信子花彥娘的臉。

“六姨?”小蛋驚訝叫道:“妳怎會在這兒?”

“我怎麼不能在這兒?”花彥娘彎著細腰,垂首笑吟吟看著小蛋,嘖嘖贊歎道:“好小子,居然學會和自己的大師兄為了女人爭鋒吃醋、大打出手啦,行啊。你干爹曉得了,一定高興。”

小蛋囁嚅道:“我沒有,是蒙師兄誤會了。”

花彥娘咯咯嬌笑道:“好小蛋,還想騙六姨?我上次放在你身上的東西呢?”

原來,那日她將聖淫蟲轉移到小蛋身上,躲過柳翩仙的搜查後,並未走遠,只待事後尋找機會,向小蛋索回。

孰知柳翩仙因小蛋把聖淫蟲吞服入肚,又疼又恨,將一腔怒火盡數發泄到了她的身上,派出門下弟子四處搜索花彥娘的蹤跡。

花彥娘不得已,逃回中土避風,直等到月前才偷偷回返西域,抱著萬一的希望來到宿業峰下。

她唯恐暴露身形丟了性命,又不敢冒險潛入忘情宮,只好苦苦隱忍等待小蛋出宮。

所謂天從人願,今日蒙遜將小蛋挾持到雪嶺,花彥娘也悄悄跟來,兩人交手時,眼見小蛋危在旦夕,她自忖修為遠不及蒙遜,竟不敢施救,待到蒙遜走遠,諒他不會去而複返,這才露面。

小蛋聽到花彥娘問起聖淫蟲,臉一苦道:“六姨,那東西跳進我肚子里啦。”

“什麼?”花彥娘大吃一驚,道:“小蛋,這種玩笑可開不得。”

小蛋搖頭道:“我沒跟您開玩笑,真被我吞進肚子里了。不信,您瞧─”

說著他掀起衣衫,露出小肮上銀灰色的斑痕。這樣子雖說不雅,但念及花彥娘是自己的長輩,小蛋也就沒避諱太多。

花彥娘神色陰晴不定,道:“你是怎麼將牠吞入肚里的,跟六姨說上一遍。”

小蛋也不隱瞞,一五一十把經過說了。他講到一半花彥娘已然信了,自忖這傻小子說多上三句話都難,若是故意在胡編亂造,哪能說得這般順暢流利?

一待確信聖淫蟲已被小蛋吞服,她又是沮喪又是怨毒。

自己用盡心機好不容易弄到手,又遭柳翩仙圍捕九死一生,到頭來卻莫名其妙地喂了這傻小子,著實是恨到了極點。

她心念急轉殺機已萌,依舊笑容可掬道:“小蛋,六姨和你商量一件事。”

小蛋哪曉得花彥娘的心思,他自覺有失所托正在歉疚,忙道:“您說。”

花彥娘冰冷的手指撫過小蛋的肚皮,緩緩道:“讓六姨把你的血都喝了,好不好?”

小蛋渾身雞皮疙瘩驟起,訥訥道:“那個……我的血很臭,不好喝。”

花彥娘喉嚨里發出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嬌笑,道:“你的血里有聖淫蟲的精血,六姨最是喜歡不過。小蛋,好孩子,便成全你六姨罷!”

說罷指尖透力,封住小蛋經脈,滿面煞氣將朱唇湊近他的咽喉。

小蛋無法掙紮,眼睜睜瞧著花彥娘俯下身軀,一口口熱氣噴在他的臉上,心頭大駭道:“不好,六姨可是要玩真的了。”

他情急求生,再顧不得其它,“噗”地張口噴出一蓬紅霧。

花彥娘猝不及防,登時中招。

想那聖淫蟲的淫毒何等厲害,連朱天洞內的雙頭怪蛇也要退避三舍,花彥娘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又豈能抵擋得住?

她一陣耳熱心跳,面泛桃花,水汪汪的媚眼注視小蛋,滿是春心蕩漾,竟放下吸食精血的念頭,柔手撫摸小蛋胸膛膩聲道:“冤家,你對我都干了什麼?”

小蛋暗叫糟糕,有了上回的經驗,他自然知道花彥娘想干什麼!這次,自己可真的弄巧成拙、作繭自縛了。

他漲得滿頭大汗,結結巴巴道:“不可以的,不可以!”

“有什麼不可以?”花彥娘一面扯著小蛋的衣帶,一面喘息道:“你是男人,我是女人,這就行了。”

轉眼小蛋上身盡裸,花彥娘的手又探向下方,居然打算幕天席地要用他一解體內的淫毒。

“天啊─”小蛋欲哭無淚,恨不得一腦袋撞死在雪地里。

驀然,花彥娘感覺到背後一股凌厲殺氣有如實質,壓制得她不敢再動,一聲脆冷的嗓音徐徐道:“放開他。”

小蛋滿臉驚喜,叫道:“楚兒師姐!”

姜楚兒一襲亮麗紅裳,手握琥珀淚虛指花彥娘背心,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她在朱雀園久等小蛋不見人影,便命人前往寞園查問。江南自然把蒙遜帶走小蛋的事說了出來,楚兒立知有異,匆匆追出忘情宮。

幸好蒙遜不避形跡,與小蛋出宮時有不少守衛看到,楚兒問明兩人離去的方向,一路尋覓,終于在千鈞一發之際趕至。

花彥娘欲火焚身,恨楚兒壞了她的好事,手掌撫定小蛋額頭,威脅道:“走開,不然我殺了他!”

誰知楚兒漠然答道:“那最好,我還要謝謝妳。”

花彥娘一呆,她自然不敢去賭楚兒的話是真是假,恨恨放開小蛋,一飄身掠出數丈,回頭冷笑道:“還給妳就是!”

她朝著雪嶺另一面離去。

楚兒瞧著小蛋赤裸上身,右臂和咽喉血跡斑斑,蹙眉道:“快穿上衣服!和一個老妖婆光天化日做這等丑事,也不知道羞恥。”

小蛋紅著臉道:“我經脈被六姨封住了,動彈不了。”

楚兒冷哼出劍,在他身上迅捷連點數下,勁透劍鋒卻不傷小蛋肌膚分毫,沖開了經脈禁制。

小蛋經脈中一熱,手足漸漸恢複感覺,急忙將衣衫裹上爬起身來道:“多謝師姐。”

剛說完,“嘩”腿上一涼褲子滑落至腳底,只剩下最里頭的一條短褲衩勉強遮住了要害,原來方才花彥娘其實已解開了他的腰帶。

楚兒玉頰飛紅,轉過臉去怒喝道:“小淫賊,你找死麼?”

小蛋大窘,慌慌張張拉起褲子尷尬道:“我、我不是存心的。”

楚兒背對他,冰冷的聲音問道:“蒙師兄為何約你來此,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小蛋用手試探了下喉嚨上的傷口,已然封凍不再流血,但火辣辣的疼痛煞是難受,稍一用力呼吸便會猶如針刺。

他不願再增添蒙遜與楚兒之間怨怒,遮掩道:“蒙師兄是想考教我這陣子的修為進境,所以約我到這兒來。我的傷……是過招時身子沒站穩,一不小心碰上了他的雷轟錐,幸好師兄眼疾手快才沒大礙。”

“說謊都不會!”

楚兒鄙夷道:“蒙師兄有這樣疼愛你?他若真想和你切磋,何須跑到荒山野嶺里來?小蛋,你給我說實話,他是不是在找你的麻煩?”

“沒有,沒有!”明明楚兒背對著他看不見,小蛋還是把腦袋搖得像波浪鼓般。

楚兒心中雪亮,見小蛋不願承認也不逼迫,道:“你過來。”

小蛋不曉得師姐又有何打算,戰戰兢兢半天才挪過去,楚兒撕下他一片衣袖,取出外敷靈藥喝令道:“閉上眼睛,不准偷瞧。”

小蛋哦了聲,老老實實合上雙目。楚兒將藥膏細細塗抹到他喉嚨傷口上。

忍著疼,小蛋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惟恐噴在了她的臉上,唐突師姐。他心里莫名想道:“師姐人雖凶,其實心地很好。唉,她的手可比羅姑娘的冷多了。”

記起先前對蒙遜的許諾,他鼓起勇氣開口道:“師姐,其實蒙師兄真的很喜歡妳,他修為高,人又威猛高大,還─”

話沒說完,臉頰上便挨了重重的一個耳光!

小蛋錯愕睜眼,只見楚兒神情肅殺黛眉斜挑,冷笑道:“怕我嫁不出去麼?”

“不是,不是的!”

小蛋急忙辯解道:“師姐這麼漂亮,神仙看了都會動心,哪有可能沒人喜歡?”

見楚兒面色稍緩,替自己包上傷口,他暗松一口氣,心道:“諸位神仙大哥,原諒我胡說八道。不過,師姐真的很好看,就是凶巴巴、冷冰冰的,除了蒙師兄,只怕也沒誰有膽子追她。”

包好傷口,楚兒問道:“你現在好一些了麼,能不能禦風?”

小蛋試著一提氣,疼得直出冷汗,回答道:“怕是不行。”

楚兒見他傷重,心中惱怒蒙遜下手太狠,卻也不表露出來,淡淡道:“慢慢步行總可以罷?”

小蛋點點頭道:“師姐,天快黑了,妳先回去罷,我自己走上一段,等緩過了勁,便能禦風回家了。”

楚兒道:“你……就不怕花彥娘去而複返,再脫你的褲子?”

見小蛋情不自禁朝四周張望,表情緊張至極,楚兒唇角逸出一抹笑意,旋即消失說道:“走罷。”

兩人一前一後往雪嶺下行去。

漫天的風雪越加猛烈,曠野中莫說人蹤,連鳥獸也不見一只,只有呼嘯的風聲充斥耳畔。

冰寒的雪花撲打在人的臉上,讓人睜不開雙眼。

一腳高一腳低走出兩里多,剛下了小半截的雪嶺,小蛋已呼呼喘息、步履蹣跚。

他不願拖累楚兒,咬牙強撐著,勉力跟上她的速度,眼前一蓬蓬的金星亂閃。

楚兒忽地駐足,回過頭看到小蛋又一次滾倒在雪地里,費力地掙紮站起,臉上沾滿雪白的冰屑瞧著她,不好意思地笑道:“雪地軟得很,我沒事。”

“唰!”楚兒袖口里探出胭脂靈鞭纏住小蛋腰際,吩咐道:“放松身體,不要用力。”

楚兒手上勁力微吐,小蛋身子一輕,隨即渾不費勁的在雪地上滑動前行。

他望著楚兒苗條的背影,心頭暖洋洋的,忍不住問道:“師姐,最近妳是不是碰上了煩心事,很不開心?”

楚兒一語雙關道:“我原本很開心,自從遇見你以後就變得很不開心了。”

小蛋傻傻道:“那要怎樣妳才能開心起來呢?”

楚兒沒好氣道:“你不是叫小蛋麼,若像個雞蛋似的在地上滾幾圈,說不定我會高興點。”

她不過是句玩笑,卻小蛋聽毫不猶豫地道:“這麼容易,我這就滾。”

他往雪地里一倒,又翻又滾,似乎也忘了身上的疼。

楚兒冷漠的面容先是有些驚訝,而後有了笑意,眼眸里浮現起些許溫暖又或是落寞,一抖軟鞭拉起小蛋,說道:“行啦,太難看了,簡直在汙染我的眼睛。”

小蛋嘿嘿笑笑,拍了怕身上的冰屑,呼呼喘著白氣道:“師姐,妳好一點了麼?”

楚兒嬌哼道:“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蟲子,怎知我不好受?”

小蛋老老實實道:“妳在寞園照料我養傷的時候,有天晚上我醒過來,看到妳睡著了還在哭。我想,妳一定是受了委屈又不肯告訴別人,所以自己在夢里流眼淚。師姐,我能不能幫─”

他還想說下去,楚兒的臉色已漸漸變了,“呼”地一甩軟鞭,將小蛋重重拋飛到雪地里,冷喝道:“住口!你當你是誰?你又能幫誰?”

小蛋摔得全身宛若散架,趴在雪里,勉力抬頭望著楚兒:“我只想讓妳高興點,不要整天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楚兒深吸一口冷冰冰的寒風,咬緊銀牙道:“去死罷!”

她足尖輕點,紅裳如一羽靈雀飛起,朝著茫茫風雪深處隱沒,竟將小蛋獨自丟下。

“師姐!”小蛋叫了聲,呆呆地伏在雪里,不曉得自己哪里又犯錯了。

上篇:第三集 忘情篇 第九章 飛來豔福    下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一章 烏犀殘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