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四集  明駝篇 第二章 初出茅廬   
  
第四集  明駝篇 第二章 初出茅廬

第二章初出茅廬

當日上午,小蛋隨楚兒和歐陽霓啟程前往明駝堡。表面上的理由是,葉無青認為他入門將近一年,也該出宮曆練一番。至于這樣的安排是否背後隱含意圖,小蛋便不得而知了。不過葉無青要懲戒內亂凶手,為冤死的歐陽泰堅複仇,小蛋當然不會反對,畢竟這是一樁除暴安良的善事。

然而,他確實誤會了自己的這位師父。所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葉無青遠非善男信女。在他的腦海里,也壓根不存在什麼替天行道、除惡揚善的念頭。

明駝堡既是忘情宮門下附庸,葉無青豈能容忍有人不經他同意便在私底下興風作浪,改換門庭?除去作亂的歐陽景峰和歐陽泰克,不僅能換來歐陽世家的感恩戴德和忠心效命,更能殺一儆百,彰顯忘情宮惟我獨尊的地位,葉無青何樂而不為。

事實上,早在三日前,他就收到明駝堡臥底的線報,難得歐陽霓主動送上門哭訴求援,葉無青也就順水推舟應承下來。

不過是個區區的明駝堡,自然無需勞動他親自出手,派柳翩仙和楚兒出馬,已然足夠。

他的想法,小蛋不清楚,楚兒卻心知肚明。歐陽景海生前有三子一女,除去已死的歐陽泰堅和將死的歐陽泰克,依照其傳男不傳女的家訓,有望繼承家主之位的,僅剩如今被鎖入牢籠的歐陽泰檀一人而已。

屆時只需拔出作亂者,將歐陽泰檀推上明駝堡家主寶座,何愁他日後不對忘情宮感激涕零、肝腦塗地。何況歐陽泰檀生性懦弱,要坐穩家主的位子,更需戰戰兢兢聽從忘情宮號令。

次日午後,三人抵達石鼓山南麓,距離明駝堡僅有六十余里路程。

柳翩仙率領一干門人弟子已在此等候多時,見到楚兒、小蛋和歐陽霓到來,迎上前抱拳禮道:「楚兒姑娘,在下已收到葉宮主傳諭,此次行動由妳全權指揮。」

他說話時,注意到了楚兒身後站著一個鐵甲怪人,打量半晌才認出是小蛋,不禁大感錯愕。也不曉得這小子是何打算,對明駝堡的攻擊尚未展開,似乎沒必要提前把自己全身都裝入鐵甲中保護起來吧?

楚兒淡淡道:「柳門主何須客氣,無論經驗閱曆你都遠勝楚兒。我行前師父有過叮囑,明駝堡之事就仰仗柳門主坐鎮主持,我和常師弟此來是聽你差遣的。」

柳翩仙老奸巨猾,心道,小丫頭說的比唱的好聽,這種出風頭的事,葉無青何曾拱手讓人過?他要妳執令而來,擺明要借用我仙鴛門的力量平定明駝堡內亂,抖一抖忘情宮的威風。我如果連此行由誰做主都分不清,豈非白活了這麼多年?

他不露聲色,微微含笑道:「楚兒姑娘謬贊了,在下不敢當。我已暗中察探過明駝堡的情形,今早歐陽泰堅的遺體已落土安葬。眼下歐陽景峰正在明駝堡中召集會議,商議舉薦下任家主的事,似乎私下反對歐陽泰克繼位的人頗多。可因為忌憚歐陽景峰的威勢,所以大多數人都還在觀望局勢發展。」

歐陽霓迫不及待問道:「柳伯伯,我二哥歐陽泰檀的情況如何?」

柳翩仙早留心到歐陽霓,不禁暗贊,這丫頭著實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若能拜入老夫門下,收作入室女弟子,豈不妙哉?

但這個念頭在腦袋里轉轉可以,神情間卻不敢透露出半分,笑了笑道:「侄女兒放心,有眾多元老的維護,歐陽景峰在家主之位塵埃落定前,尚不敢節外生枝將妳二哥處死。他現在依舊被拘禁在地牢里,只消我仙鴛門大軍一到,即可安然脫困。」

歐陽霓感激道:「多謝柳伯伯。」想到忘情宮宮主葉無青差遣兩大嫡傳弟子親自出馬,再加上仙鴛門的助陣,連日的悲愁憂苦亦為之略淡。

楚兒抬眼瞧了瞧天色,道:「柳門主,咱們這就開始罷。」舒展身形率先往明駝堡方向禦風飛去,柳翩仙一揮手追上楚兒,眾弟子護持住小蛋和歐陽霓在後隨行。

不一刻眾人來到明駝堡前,守值的弟子早已換成歐陽景峰的心腹,遠遠看到一眾人馬氣勢洶洶地殺到,趕緊上前攔截。

為首的乃歐陽景峰座下大弟子翟橫,認出了柳翩仙和楚兒,再瞧見人群里的歐陽霓,頓感不妙。一面命人趕往議事廳稟報,一面躬身禮道:「在下見過楚兒姑娘,柳門主。」

楚兒見有人飛快地奔入堡中,無疑是去通風報信,神色冷漠地喝令道:「拿下!」

柳翩仙身後一名仙鴛門長老應聲掠出,形如鬼魅晃到翟橫近前拍出左掌。

翟橫大吃一驚,忙不迭閃身避讓,叫道:「楚兒姑娘,在下何罪?」

楚兒渾不理睬,邁步走向堡門,眼神輕飄飄地掃視僵立兩側的十多名明駝堡弟子,輕輕道:「不想死的,都給我閃在一旁。」

這些弟子面露驚懼之色,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一時間舉棋不定、不知所從。

柳翩仙哼道:「找死!」晃身欺近,手起爪落揪住兩名明駝堡弟子胸襟,輕描淡寫地往地上一拋。也沒見他有多大的動作,這兩人倒地後七竅流血,呼吸立止,各自的身上泛起五點嫣紅的指印,正是柳翩仙的得意絕學「挫骨揚灰爪」。

其它弟子駭然變色,急忙朝兩邊退開,偷眼盯著柳翩仙晶瑩白嫩的左掌,惟恐下一爪招呼到自己的身上。

闖入堡門,楚兒吩咐道:「柳門主,你和我率人包圍議事廳,格殺歐陽景峰和歐陽泰克,分一撥人交給常師弟與歐陽姑娘,去救歐陽泰檀。」話音一落,背後響起翟橫的慘呼,卻是被仙鴛門的長老一爪插破天靈蓋,將他放倒在堡門前。

柳翩仙分出包括仙鴛門兩大長老在內的八名門人,隨同小蛋和歐陽霓趕往地牢。自己則率主力與楚兒勢如破竹殺向議事廳。

這一輪突襲猶如雷霆萬鈞,明駝堡內本就正值風云變換、人心飄搖的多事之秋,又眼見一眾人凶神惡煞,話也不說舉手殺了翟橫和兩名守衛,哪兒還敢阻攔?

歐陽霓心急如焚、箭步如飛地在前引路。小蛋與八名仙鴛門的高手一起摧枯拉朽直闖地牢。偶有幾個頑固者還想上來攔截,不等近身就被朱、陳兩大長老乾淨利落地拾掇。幸虧礙于小蛋「手下留情」的勸誡,才沒讓他們死得難看。

風雷閃電事起突然,歐陽世家的一流高手,又盡皆聚集在一處商討難斷之事,小蛋等人一路風馳電掣,幾入無人之境。更有腦子靈活的明駝堡弟子發現,殺入堡中的居然是仙鴛門的部眾,聯想到這幾日堡內人員的變故,已猜到了幾分緣由。除了歐陽景峰的心腹死黨,誰還願去蹚這潭混水。

家主死了,大不了再選一個,可要是自己的腦袋沒了,卻無論如何也生不出第二個了。

小蛋和歐陽霓的進展異乎尋常地順利,眨眼殺至明駝堡的地牢入口。負責看管歐陽泰檀的,是歐陽景峰的二弟子秦麟。聽到上面人聲喧嘩,他剛走到外間的牢門前,便撞上小蛋等人。

也不用小蛋和歐陽霓動手,陳長老雙掌左右開弓震飛兩名守衛,朱長老揮劍轟開牢門,喝問道:「歐陽泰檀在哪里?」

秦麟心神慌亂竟沒認出朱長老,倒退幾步掣出劍來反問道:「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闖入我明駝堡的地牢!」

歐陽霓從朱長老背後閃出,說道:「秦麟,你將我二哥怎樣了?」

秦麟面色一變,明白大事不好,竭力鎮定道:「小姐,妳帶著外人闖入地牢劫持重犯,難不成想造反嗎?」

朱長老冷笑道:「要造反的是你們!」縱身飄入地牢,劍尖抵住秦麟咽喉喝道:「搜!」

六名仙鴛門弟子如同猛虎出閘沖了進去,手起劍落,又砍倒了幾個守衛,一間間牢房地搜查過去。

歐陽霓心情緊張,目不轉睛注視著牢內動靜,猛聽一名搜索到最里間牢室的仙鴛門弟子叫道:「歐陽姑娘快過來辨認一下,這人是不是歐陽泰檀公子?」

歐陽霓的一顆心懸到嗓子眼,快步奔到牢門前透過小窗朝里觀瞧。只見一名渾身血汙、神情委頓的青年男子蜷縮在角落中,嘴里念念有詞不知在叨咕什麼,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外面已經鬧翻了天。

她喜極欲泣,頷首哽咽道:「是他,是我二哥!」向牆角的歐陽泰檀呼喊道:「二哥,二哥,小妹來救你啦!」

歐陽泰檀似乎聽到了歐陽霓的呼喚,茫然抬起頭望向窗口,旋即又垂了下去。

一旁的陳長老沉聲道:「歐陽姑娘,讓開!」揮劍連斬,「咔咔」兩聲鎖頭墜地。

歐陽霓推開鐵門奔進去,激動道:「二哥,你沒事吧?」

孰料歐陽泰檀竟似不認識自己的親妹子,如同受到驚嚇的野獸口中發出「呼呼」低吼,張開雙臂奮身撲向歐陽霓。

歐陽霓猝不及防被他抱個滿懷,歐陽泰檀雙目閃爍迷亂的凶光,張嘴照著她咬下。歐陽霓失聲尖叫,拼命掙紮想把他推開,肩頭一疼,已被歐陽泰檀惡狠狠咬住。

陳長老眼疾手快飛身轉到歐陽泰檀背後,伸指點出。歐陽泰檀經脈受制又兼神志錯亂,毫不招架,應聲軟倒。歐陽霓站立不定,也被他纏帶著摔倒在地。

小蛋上前扶起歐陽霓,見她肩頭血肉模糊,兩排牙印深可入骨。他久病成醫,出指連點封住歐陽霓傷口,阻止鮮血流淌,問道:「歐陽姑娘,妳有沒有帶外敷的金創藥?方便的話自己在傷處塗抹一些,我再幫妳包紮。」

歐陽霓恍若未聞,怔怔凝視昏倒的歐陽泰檀,顫聲道:「我二哥怎會變成這樣?」

「砰!」朱長老如老鷹拎小雞般單手將秦麟抵到鐵門上,喝問道:「說,歐陽泰檀為何發狂?」

秦麟教朱長老的五指卡住喉嚨難以呼吸,極力張大口道:「他、他被我師父下了‘人面桃花’,靈志不清,誰都不認。」

朱長老五指加力迫問道:「解藥呢?」

秦麟面孔紫漲,嘶聲道:「不在我身上,只有我師父才曉得解藥在哪兒。我、我可以帶你去找他……」

雖然如願救出歐陽泰檀,奈何狀若瘋子猶如廢人,朱長老本已惱怒,再聽秦麟這麼一說,登時心萌殺機,哪里還想得起小蛋事先的勸告,獰笑道:「不必了。」指上運勁,「咔吧」脆響,硬生生拗斷了秦麟的喉嚨。

小蛋阻攔不及,看了眼秦麟滿臉驚恐伸長的紅舌頭,搖搖頭道:「我們去議事廳。」

陳長老吩咐弟子將昏迷的歐陽泰檀背起,眾人魚貫朝出口行去。沒走幾步,一馬當先的朱長老忽然「咦」了聲停下腳步,向著微微透來光亮的地牢口望去。

地牢中光線幽暗,直到此刻眾人才發覺從石階上方的入口處,悄無聲息地湧入一蓬淡淡的粉紅色煙霧,朝著牢內迫近蔓延。

「不好,是‘千金銷魂散’!」朱長老揮袖拂出,將湧到身前的粉霧朝後驅散數尺,厲喝道:「屏息凝神,跟我往外沖!」

也許是事情辦得過于順風順水,令仙鴛門的這兩大長老潛意識里產生了輕慢之念,居然沒有派人把守地牢口。假如換作其它地方,朱長老亦不至于如此緊張,可是地牢空間封閉,又僅只一個方圓不過丈許的出入口,毒煙甫起著實防不勝防。

陳長老越過眾人與朱長老並肩而行,罵道:「王八蛋,連在底下的自家兄弟也不管了!」隨手抓起一個貼在石壁上的明駝堡弟子,運勁于臂「呼」地朝出口擲去,算作投石問路。

洞口一聲慘叫傳來,隨即恢複平靜。朱長老振袖蕩開毒煙,喝道:「沖!」與陳長老仗劍躍上石階,再一縱身沖向出口。

眼瞧兩人距離出口不到丈許,驀然耳畔「哧哧」連聲,數百道金芒似飛蝗般襲來。朱長老駭然變色,提醒道:「小心,是金線蛇!」

他在空中生生煞住去勢,倚靠精純的功力抵禦住千金銷魂散的侵蝕,左袖右劍護持周身。「噗!」劍鋒斬落處一串金色血珠濺起,彌漫出腥濃欲嘔的酸腐氣味,一條金線蛇被劈成兩截,頹然墜地。

然而湧進來的金線蛇實在太多,頃刻把他卷裹入一團金色光瀾里,幾將身影完全吞沒。朱長老雙袖舞動如風,飛速拍打,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萬一讓金線蛇近身咬上一口,那可不是說著玩的。

他和陳長老尚能自保,其它六名仙鴛門弟子卻已左支右絀,險象環生。反是小蛋借助烏犀殘甲的保護,不懼金線蛇撲擊,猶有余暇揮動雪戀仙劍守護身邊的歐陽霓。

這些金線蛇粗不過拇指,長不到一尺,舒展身上一對薄如蟬翼的淡金色翅膀,在空中肆虐狂舞。地牢狹小的空間,阻礙了眾人利用身法閃轉周旋,同時還需時時刻刻提防千金銷魂散的侵襲。

只聽一名年輕弟子「哎喲」驚叫,左臂已被一條金線蛇死死咬住。

朱長老回轉身形喝令道:「別動!」毫不遲疑地揮劍將他的整條左臂卸下。

陳長老叫道:「這樣不是辦法,先退回去再做計較!」當下後隊變前隊,由兩大長老斷後退回那間拘禁歐陽泰檀的囚室里。

洞外傳來兩聲竹哨,金線蛇倏忽退去,並不乘勢追殺。

朱長老關上牢門,命人封閉窗口阻緩毒煙漫入,就聽那背負歐陽泰檀的弟子惶急叫道:「師父,他死了!」

朱長老大吃一驚轉身觀瞧,歐陽泰檀面色發黑、口鼻溢血,已氣絕身亡。原來他經脈受制,根本無力抵擋毒煙侵蝕,而背他的那弟子自身難保亦顧不得其它,直至退入囚牢驚魂稍定,才察覺到後背上的人已沒了生機。

歐陽霓撲倒在歐陽泰檀尸體上淒然喚道:「二哥!」珠淚滾滾滴落,直似梨花帶雨,泣聲哀婉。

歐陽泰檀一死,等若前功盡棄。朱、陳二長老悄悄互視,均感事後難以向楚兒和柳翩仙交代。于是,兩人又不約而同地把目光偷偷投向小蛋。

這時,適才被朱長老卸去左臂的那名仙鴛門弟子,猛然淒厲慘叫,滿地翻滾,渾身「絲絲」冒起一縷縷淡紅輕煙,肌膚迅速腐爛變色,化作一團團紫紅色的膿水溢出衣衫,整張臉更因超乎想象的痛苦而變形扭曲,異常的恐怖詭異。

周圍同伴慌忙閃躲,生怕被沾上一點。

朱長老低低一嘿,凜然道:「糟糕!」他當機立斷斬下徒弟的左臂,本想能夠保全他的性命。不料百密一疏,忘了裸露在毒煙里的傷口,令千金銷魂散毫無阻擋地攻入內腑,此刻再想救已無力回天了。

忽地眼前人影一晃,小蛋搶步俯身抱起那名弟子,一面試圖輸入真氣助他迫毒,一面叫道:「朱長老,陳長老,趕緊想個法子救救這位大哥!」

朱長老面色木然,搖搖頭:「他是老夫調教多年的心愛弟子,若能救他,我豈會袖手旁觀?奈何毒氣攻心,就算拿到了千金銷魂散的解藥,也是一樣的無濟于事。」不過,對小蛋的印象卻略有改觀。

小蛋胳膊驀然一沉,卻是被那弟子用僅剩的右手抓住。他彷如回光返照,血紅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與痛楚之色,沙啞喝道:「快、快補我一掌!」

小蛋心下黯然,安慰道:「你一定要挺住,等咱們設法沖出去再找他們要解藥。」

那名弟子嘶聲吼道:「我受不了啦,求求你給我個痛快,求你啦!」

朱長老一咬牙道:「罷了,讓為師送你一程罷!」側轉面龐,一掌凌空擊出。慘呼戛然停歇,那弟子在小蛋懷中抽搐了數下,終于沒了聲息。

小蛋呆呆望著一個片刻前還意氣飛揚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逝去,惟一能做的,只是抱住他潰爛的身軀,拒絕了他最後的請求。

尸體在小蛋懷里迅速腐爛消融,一灘灘腥臭的濃稠血水流淌下來。小蛋緩緩將他躺放到地上,四周除了歐陽霓微弱的抽泣,一片死寂。仙鴛門的弟子默默注視著地上的尸體一分一分地消失,眼中閃爍著兔死狐悲的感傷。

不知何時,歐陽霓的哭聲亦靜止了下來。小蛋抬眼看去心頭一驚,在她肩頭被歐陽泰檀咬傷的肌膚處,赫然呈現一團深紫色,滲出的毒血將大片衣衫染黑。顯然,她也受到了千金銷魂散的侵蝕。幸虧身為明駝堡嫡系傳人,體內擁有相應的抗毒能力,症狀相較稍輕,人卻昏厥了過去。

然而眾人困守愁城,一無良醫,二無解藥,若不及時施救,歐陽霓的性命亦是岌岌可危。小蛋急中生智,也管不了男女授受不親的規矩,攬住歐陽霓的纖腰,低頭將嘴唇貼到她傷口上,運力吸吮。

陳長老見他冒著劇毒反噬的凶險為歐陽霓救治,不由一怔。這小子和歐陽家的丫頭非親非故,卻豁出性命為她吸毒,難不成是色迷心竅了?

小蛋拼著性命不要連吸十數口,盡管小心翼翼不讓毒血吞入喉嚨,但身上依舊漸起寒意,腦袋昏昏沉沉,四周的景物直打轉兒。他看到歐陽霓傷口流出的鮮血慢慢變紅,曉得這招有用,心中喜慰,更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倏地,丹田一涼。沉寂已久的聖淫蟲精氣,彷佛感應到千金銷魂散的刺激,油然升起一股凜冽的寒意直沖小蛋肺腑。游轉之間,侵入他體內的毒氣如春雪消融,轉瞬蕩然無存,神志亦隨之複蘇。

「嚶嚀」一聲,歐陽霓幽幽醒轉,睜開失神的美眸,望見小蛋正俯頭用嘴巴吸出自己傷處的毒血,不禁又羞又窘,道:「常公子,我已不礙事了。你……不要緊吧?」

她的聲音微如蚊蚋,好在小蛋的耳朵與歐陽霓的櫻唇近在咫尺,仍能勉強聽清,抬頭吐出一口毒血,說道:「我沒事。歐陽姑娘,妳的傷口最好還是包紮一下。」

歐陽霓幾不可覺地點了點頭,玉頰緋紅,一雙纖秀黝黑的睫毛亦在輕輕顫動,勉力起身從袖口里取出一支瓷瓶,倒了粒藥丸在口中嚼碎敷到傷處,又拿了顆送到小蛋嘴邊低聲道:「這‘清心丹’雖解不了千金銷魂散的毒,但稍許抑制毒性的發作還是可以的。」

小蛋試著流轉真氣,並未覺察到體內有任何的不妥,但不願違拂了歐陽霓的好意,伸手接過塞入嘴里,說道:「謝謝妳。」

歐陽霓憂郁一笑,唇角現出一個小酒窩,剛巧將她頰邊一粒嫵媚動人的朱紅小痣托在中心。忽感到周圍數雙眼睛各含意味都注視著自己,道:「陳長老,麻煩你把清心丹分給大伙兒服食。今天的事,委實對不住你們。」瞥過歐陽泰檀的遺體,眼眶又紅。

她取了一條絹帕,想包紮傷口,可惜手上顫抖無力,怎也打不上結。

小蛋道:「我來幫妳。」替她紮好,問道:「朱長老,陳長老,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陳長老恨恨道:「還能怎麼辦,坐守此處,等柳門主和楚兒姑娘前來相救。」

他的話音將落,突聞「哧哧」聲響,從囚室的四周和上下石壁後噴射出一蓬蓬粉紅毒煙,迅即蔓延到每個角落。

朱長老怒喝道:「王八蛋,想趕盡殺絕麼?」一提仙劍打開牢門,又飛快地退回屋內,嘴里咒罵道:「他奶奶的!」

陳長老尚能保持鎮定,吩咐道:「全都坐下運功抵禦毒煙,能多撐一刻是一刻,只要援兵一到,咱們就能脫險!」

五名仙鴛門弟子連忙盤膝坐地,念及同門臨死前的慘狀,人人均是不寒而栗。

上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一章 烏犀殘甲    下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三章 性命交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