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三章 性命交易   
  
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三章 性命交易

第三章性命交易

小蛋卻沒有坐下,問道:「陳長老,咱們在這兒能夠堅持多久?」

陳長老略作沉吟,頹然回答道:「一炷香吧。幸好今次來的這些弟子,都是本門年輕一代中的好手,要不然損失更大。」

小蛋環顧一班正在生死在線苦苦掙紮的同伴,想到正是自己領著他們一步步蹈入了死地,歐陽泰檀沒有救出,卻已有人慘死,他的心頭沉重,暗暗默念道:「義之所至,就是值得!」緊緊雙拳沉聲說道:「我想再闖一次。」

朱長老吃了一驚道:「不行,咱們已闖過一次,結果是白丟了兩條命。再闖也是一樣!」

小蛋道:「這回讓我一個人出去試試,要是能成功的話,便接應大伙兒脫險。」

陳長老打一開始就瞧不起這全身都在「叮當」響的鐵甲怪人,雖然表面恭敬有加,內心根本就不把他當作一回事。聽他主動提出要孤身硬闖,只以為這傻小子不自量力還想逞能耍寶。如果小蛋是自己的門下弟子,想去送死他老人家自不會攔住。可人家的師父是忘情宮宮主葉無青,那就不一樣了。

死了歐陽泰檀和門下弟子,勉強還能交差。萬一葉無青的小弟子出了差池,別說柳翩仙保不住他們,整個仙鴛門也要跟著一塊兒遭殃。當下勸阻道:「常公子,一動不如一靜,咱們遠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再忍耐片刻又有何妨?」

朱長老也道:「不錯,無論如何,也犯不著你去孤身冒險強闖。真等不到援兵,就由老夫和陳長老去打頭陣。」

小蛋暗自盤算,自己救治歐陽霓時吸入了不少毒氣,卻並無大礙,顯然體內的聖淫蟲精氣,乃是千金銷魂散的天生克星,只此一樁便非旁人可比;兼之有烏犀殘甲護持全身,金線蛇毒牙再利,也找不到地方下口,成功的把握無疑再添幾分。只要能一鼓作氣沖出地牢,驅散馭蛇之人,這里受困的人即可立時得救,總好過全在這里坐以待斃。

他思量已定,說道:「我只要試上一試,如果不行再退回來就是。」

朱長老深不以為然,好良言難勸該死鬼,他不把自己的小命當一回事,咱們可不能。也罷,大不了陪他出去走一遭,教這小子吃點苦頭,也好知道天高地厚,于是道:「既然常公子決心以身試險,老夫與陳師弟願同去,聊盡綿薄之力。」

小蛋心中感動,抱拳道:「有勞兩位長老。」整了整烏犀殘甲沖出牢門,外面的夾道里煙霧湧動如驚濤拍岸,幾不能視物。

「咔!」小蛋放下面罩,內息汩汩流轉,足尖一點掠向石階。朱、陳二老無可奈何對視一眼,各掣仙劍緊隨其後,只等小蛋嘗著苦頭,曉得了厲害,便立即將他拽回牢房。

小蛋身形甫一接近石階,隱約聽上方響起竹哨,「哧哧」掠空聲不絕于耳,數百條金線蛇猶如一蓬光華閃閃的云瀾,遮天蔽日壓了下來,令人心生寒意。

小蛋有恃無恐,抖擻精神,反手拔出雪戀仙劍,施展一式天照九劍中的「睥睨四海」,亮麗的劍光如雪飛掃,借助螺旋氣勁「噗噗」絞裂四條金線蛇。然而這小蛇竟似殺之不絕,須臾之間已將他的身軀團團籠罩,潮水般地瘋狂圍攻。

「叮叮叮叮─」一串脆響,金線蛇的毒牙磕擊在烏犀殘甲上,連齒印都留不下一點,小蛋信心陡增,揮劍又劈斷若干條金線蛇。

朱長老見狀大喜:「難怪這小子信心滿滿要往外闖,原來是這身破盔甲不怕被蛇咬!」

若是他了解烏犀殘甲的來曆,或者知曉蒙遜用五成功力揮動雷轟錐,也不能傷其分毫,恐怕會更加理解小蛋的有恃無恐。

「嗚嗚」竹哨低嘯,金線蛇彷似通靈聞風而動,「嘩」地放過小蛋從他身側繞過,徑自攻向朱、陳二老。

小蛋周身壓力驟消,前方地牢出口外的光亮隱隱閃爍,只需跨上幾步便能得脫生天。但聽背後罡風激蕩、呼喝如雷,同行的仙鴛門兩大長老,卻陷入與近千條金線蛇的苦戰中無法脫身,只能且戰且退往地牢的盡頭撤去。

竹哨聲撥高,那些金線蛇聽得指揮,居然也玩起了迂回穿插術,各有百多條分從左右繞到朱、陳二老身後,截斷了兩人的退路。

小蛋暗叫「不好」,這些毒蛇全仗主人用竹哨駕馭,假如沒了哨音指揮,勢必會凶性大發,對朱、陳二位長老死纏不休。

除非能制服上頭的馭蛇之人,否則金線蛇失去控制在地牢里橫沖直撞,大伙兒一樣也逃不出來!

對于本身的修為,小蛋深有自知之明。倚靠轟不碎、斬不裂的烏犀殘甲,和盛年傳授的天照九劍,他或可與守衛在上頭的明駝堡弟子一拼,但想制服這些人,讓他們收回金線蛇,卻沒有絲毫的把握。

回頭看見朱、陳二老在金線蛇的猛攻之下迭遇凶險,被困在夾道當中進退維谷,隨時都會葬身蛇口。兩人有心祭出隨身的魔寶,奈何毫無喘息出手的機會,眼看就要命懸一線。

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突聽小蛋叫道:「千萬憋住氣,我來救你們!」身前金煌煌的蛇群潮水般中分,竟是小蛋折轉身形殺奔回來。

「啪!」小蛋推起面罩露出黝黑的臉龐,幾條金線蛇以為尋見了破綻,不約而同振動薄翼直掠他的面門。

小蛋丹田鼓氣,「呼」地從口中噴出一團殷紅濃煙,那幾條金線蛇首當其沖「絲絲」扭動翻滾,身形陡然變得凝滯呆板,被雪戀仙劍輕而易舉地一揮斬落。

原來小蛋情急生智,記起在玄黃洞天里,曾用聖淫蟲的毒霧迫退了雙頭怪蛇。想那怪蛇何等凶悍,亦要退避三舍,小小的金線蛇又何能當得?只是擔心誤傷朱、陳二老,才出聲提醒。不然再上演花彥娘癡纏自己的一幕,二老在夾道里互扯衣襟、抱作一團,那可就畫虎不成反變貓了。

幾口毒霧一噴效果立竿見影,緊繞小蛋周身的金線蛇擋不住聖淫蟲的淫毒,接二連三無力墜地,症狀稍輕的也暈頭轉向,動作明顯遲緩麻木。

朱長老絕處逢生驚喜交集,看著小蛋大顯神威一口接一口地吞云吐霧,紅霧所過之處金線蛇當者辟易,終于開始畏懼退縮,紛紛朝地牢出口逃竄。

小蛋早數不清自己吐了多少口毒霧,一陣心跳氣喘,好險沒把自己的肺從嗓子眼里也一起噴出來。他呼呼直喘,累得滿頭大汗,問道:「兩位沒受傷吧?」

陳長老暗道了聲慚愧,如同打量一個怪物般重新審視面前的鐵甲人,定了定神道:「多謝常公子搭救,我們都沒事。趕緊追著金線蛇殺上去,別給他們喘息翻盤的機會!」

三人銜尾直追,綴著金線蛇躍出地牢。上方的石廳里,一名華服老者口含竹哨、面帶惱怒正在頻頻施發號令,身後猶有十余名門人茫然不知所措。

那些金線蛇察覺小蛋追來,在石廳里到處亂竄,尋找逃生的出路,任憑華服老者聲嘶力竭地吹動竹哨,亦無濟于事。

朱長老厲聲長嘯,搶在明駝堡弟子圍堵之前騰身縱起,振劍挑向華服老者。

「鏗!」華服老者橫鐵杖招架,腳下踉蹌朝後退了三步方自站穩,明顯功力上要遜色一籌。朱長老得勢不饒人,步步進逼,劍光縱橫跌宕,將對方緊緊裹在中間,更不給華服老者施展毒技的空間。

那邊,陳長老和小蛋也和十余名明駝堡弟子短兵相接,戰成一團。別看小蛋每隔十日都要被蒙遜和楚兒爆扁一頓,但應付幾個明駝堡的小角色卻是綽綽有余。他無需躲閃對手的攻擊,放下面罩,舞動天照九劍大開大闔的雄奇招式,有生以來從未打得有今天這樣輕松爽快過。

但聽地牢下喊殺聲起,歐陽霓與幸存的五名仙鴛門弟子也沖了上來,猶如虎入狼群加進戰團。人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怨氣和怒火,如今盡數傾瀉在這群倒黴鬼身上。一眨眼間,十來個明駝堡守衛,除了給小蛋打倒的兩人僥幸保住一命,其它的皆被屠戮殆盡,只剩下華服老者獨自一人披頭散發,苦苦強撐。

歐陽霓見到老者的狼狽模樣,面露不忍之色,悄悄將臉側過一邊不願繼續觀戰。小蛋的嘴唇動了動,終于也沒出聲勸阻。

畢竟,歐陽泰檀和仙鸞門弟子兩個人的慘死,都因這華服老者而起。記起干爹常說的一句老話:欠債還錢,殺人償命。

「噗!」是寒冷的劍鋒刺入心髒的聲音,華服老者低低「呵」了一聲,手捂傷口仰面摔倒,鐵杖鏗然墜地,滾到朱長老腳下。

朱長老冷然將沾滿鮮血的劍鋒,在尸體的衣衫上擦干,收入鞘中大出了一口惡氣。回過頭向小蛋問道:「常公子,我們是否該去接應楚兒姑娘和柳門主了?」

小蛋並未意識到此刻他在朱長老心目中的位置已大不一樣,所以才會主動出言征詢自己的意見。他摸摸冰涼的盔甲道:「好,咱們這就趕過去吧。」目光梭巡,望見面容憂傷的歐陽霓,歉疚道:「對不起,歐陽姑娘,我們沒能救出妳的二哥。」

歐陽霓幽幽歎息道:「常公子不必愧疚,都怪我沒用。」

說著眾人離開地牢趕往議事廳。廳內的激戰也已接近尾聲,歐陽景峰的黨羽盡被翦除,柳翩仙正與他單打獨斗做著最後的決戰。歐陽泰克面色蒼白倚靠明柱大口喘氣,緊張地關注著兩人的交手。

未曾參與內亂的十幾位歐陽世家閣老明哲保身,退立到廳角,自有仙鴛門的弟子嚴密監視。楚兒氣定神閑冷冷負手佇立圈外,琥珀淚和胭脂靈鞭均已收起。

歐陽景峰身上幾處負傷,神情猙獰,一頭靛藍色的長發隨風亂舞,手持一柄丈許長的青杖仍在負隅頑抗。柳翩仙氣度悠閑風姿瀟灑,衣袂飄飄劍走如虹,將仙鴛門的一套落花無情劍法施展得曼妙灑脫到極點,形同靈貓戲鼠,牢牢罩定歐陽景峰,打得不慍不火、游刃有余。

「著!」柳翩仙一聲輕喝,劍鋒「噗」地挑開歐陽景峰左肋衣襟,鮮血泉湧。

歐陽景峰咬牙悶哼,拼著硬受了這一劍換取到彈指的喘息時機,錯步後滑橫執青杖,口中默念真言,寒聲爆喝:「咄!」

青杖頂端雕琢的一頭五彩蟾蜍眼眸亮起妖豔精光,張開大口「呼─」吐出一蓬色彩斑斕的毒霧。柳翩仙早有防范,屏息搶攻,劍鋒直刺歐陽景峰眉心。

歐陽景峰臉上青光乍現,「嘿」地噴出一口血箭擊中五彩蟾蜍。毒霧翻動卷湧,陡然從蟾蜍大嘴里掠出一道道流光,轉眼幻化作數十只體型碩大猙厲凶惡的五色光蟾,朝著四下凌空飛撲擇人而噬。

一名歐陽世家的閣老驚聲叫道:「五毒光蟾,快躲!」

不消他提醒,眾人或舉掌相抗、或揮刃劈擊,護住身形,廳中頓時亂套。

歐陽景峰乘機閃過柳翩仙的攻招,縱聲喝道:「克兒,快走!」

歐陽泰克已經早一步縱起身如利箭般激射向廳門。如今仙鴛門的弟子除了尚被阻礙在地牢中的朱、陳二長老等人之外,盡皆云集此處。只要能殺出門去,便有生的希望。

楚兒冷笑道:「想走?」火紅的身影如云絮飄飛,橫空揮鞭卷向歐陽泰克的雙腿。

歐陽景峰奮不顧身,在追不上楚兒的情況之下,居然想也不想脫手擲出青杖直取她的後心,宏聲催促道:「快、快!」

楚兒暗惱,在空中回身揮動胭脂靈鞭纏住青杖,手腕一抬將它甩飛。「轟!」青杖撞破屋頂高高飛起,不知摔落到了哪里。

只這一阻隔,歐陽泰克右手金笛射出赤蠍釘,左袖拂出一蓬千金銷魂散,連傷把守廳門的兩名仙鴛門弟子,足不點地沖到廳外。

他剛一抬頭,迎面正撞見恰好趕至的小蛋等人。

歐陽霓走在前頭引路,與歐陽泰克冷不丁打了個照面,驚愕道:「三哥!」

歐陽泰克看到歐陽霓背後的陳、朱二老和小蛋,心頭一沉,瞬間腦筋急轉,從唇角擠出一絲笑容道:「小妹,妳回來啦?」

面對歐陽泰克和顏悅色的問候,歐陽霓不禁一怔。未等她開口,歐陽泰克已欺身到近前,左手迅捷地一把抓住歐陽霓脈門,借勢擋到自己身前,金笛抵住她的胸口喝道:「都別動,誰動我就殺了她!」

事起突然,不等任何人反應過來,歐陽泰克已告得手。當下眾人散開,將歐陽泰克圍在中間,卻沒有誰敢輕舉妄動,一時形成僵持之局。

歐陽泰克挾持住歐陽霓,朝廳內招呼道:「叔叔,您快到我身邊來!」

歐陽景峰哈哈笑道:「好孩子,不愧我栽培你一場!」大剌剌越過柳翩仙,一瘸一拐走到歐陽泰克身旁站定。

朱長老快步走到楚兒和柳翩仙跟前,低聲稟報了地牢的狀況。柳翩仙眉頭不覺皺起,舉棋不定地望向楚兒。

楚兒漠然道:「歐陽泰克,你以為有歐陽霓作擋箭牌,今日就能逃過一劫?」

歐陽泰克恨恨瞪視楚兒,獰笑道:「橫豎是死,老子無所謂了!」

歐陽霓幾乎讓歐陽泰克勒得喘不過氣,嘶啞喉嚨道:「三哥,你和二叔大勢已去,還是投降吧。我願拼著這條性命替你們求情,懇求諸位族中長輩網開一面。剛才二哥已死在了地牢里,咱們家就剩下你這一個獨子了!」

歐陽泰克滿目怨毒,惡狠狠道:「住口,賤人!若不是妳勾結外人引狼入室,明駝堡又何至于落到這般田地?」

歐陽景峰望向楚兒,道:「姜姑娘,歐陽霓的小命如今就捏在妳的手心里。她是死是活,就看妳怎麼說了!」

楚兒的玉容依舊是那樣嬌美冷傲,徐徐道:「一命換一命,你和歐陽泰克兩人之中,必須有一個留下。否則,一切免談。」

歐陽泰克變色道:「姜姑娘,妳好狠毒,竟想挑撥我和二叔!」

楚兒冷然道:「如果你真心敬愛自己的二叔,不妨主動留下,以盡孝道。」

歐陽泰克下意識地愈加抓緊身前的歐陽霓,嘿然道:「我和二叔同進共退,妳莫要白費心機了。」

楚兒搖頭道:「那就沒法子了,我只好拼著對不住歐陽姑娘,把你們都留下。」

小蛋大驚,唯恐歐陽泰克叔侄子惱羞成怒,絕望之下一掌殺了歐陽霓。

他剛要開口,歐陽景峰一陣長笑道:「好,算妳狠!一命換一命倒也公平,你們放克兒走,老夫留下就是!」

楚兒點點頭,道:「歐陽先生舐犢情深,令人贊歎。好,就這麼定了。」

「多謝!」歐陽景峰悲憤一笑,轉首道:「克兒,將你妹子交給我。」

歐陽泰克猶豫道:「您真的要留下來?」心里半是感動、半是存疑,相比較卻是懷疑歐陽景峰借機奪過歐陽霓自保的擔心更多一點。

歐陽景峰歎息道:「你還年輕,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記得,替老夫報仇,我在九泉之下亦能瞑目!」

他探手攬過歐陽霓,朗聲道:「姜姑娘,妳讓克兒走出二十里,不得派人追蹤,老夫只要看到他放出報平安的信炮,就立刻放人。」

楚兒冷哼道:「倘使令侄這一輩子都不放信炮,莫非我便要陪你在此一直耗下去?」

歐陽景峰頷首道:「說得也是,那就以兩炷香為限,香頭一滅,我即刻放開歐陽霓。」

柳翩仙道:「且慢!你為保歐陽泰克逃生可謂耗盡心機,但咱們也不得不考慮歐陽姑娘的性命。假如兩炷香後歐陽泰克逃得無影無蹤,你卻食言又或一掌殺了歐陽姑娘,我們豈不是被你玩弄到家?」

歐陽景峰哼道:「柳門主,你該清楚,老夫素來一諾千金,絕不翻悔!」

柳翩仙嘿嘿道:「生死關頭,有些事可就不好說了。咱們小心些,總不會錯。」

歐陽泰克眼瞧又節外生枝,急道:「那你們究竟想怎麼樣?」

柳翩仙慢條斯理道:「好說好說,只要你們能提出令我等信服的保證就成。」

歐陽泰克怒道:「我二叔以命相抵,難道還不是最大的保證麼,你還要如何?」

他卻不明白,柳翩仙得知門人死訊,早對歐陽景峰叔侄恨之入骨,又不願放虎歸山,留下後患,故此有意出言刁難。巴不得歐陽泰克翻臉,好將兩人當場格殺。

然而,他的心思能瞞過歐陽泰克,卻騙不了所有的人,歐陽景峰掌心勁力微吐,迫得歐陽霓呻吟出聲,木然道:「姜姑娘,妳怎麼說?是否要老夫再立個毒誓?」

楚兒淡淡道:「歐陽先生,聽說你沒有妻室兒女,因此對歐陽泰克視同己出,今日一見果然不假。為了令侄,你可謂煞費苦心。我便成全了你,毒誓也不必發了。歐陽泰克,給你兩炷香的工夫,滾!」

歐陽泰克大喜過望,看了眼歐陽景峰,見他對自己微一點頭,忙道:「二叔,您保重!」匆匆起身,禦風向南而去,竟毫不顧戀歐陽景峰舍身相救之恩。恐怕在他心里,仍將這份功勞算在了自己成功挾持住歐陽霓的份上。

仙鴛門弟子點起檀香,柳翩仙警告道:「歐陽景峰,楚兒姑娘寬宏大量放了你的侄兒。如果你還要耍花招,莫怪我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歐陽泰克不屑道:「老夫說到做到,歐陽霓的小命,克兒有一天會回來取的。」

柳翩仙譏笑道:「歐陽景峰,看你侄兒頭也不回有多快跑多快,對你哪里有一點情分?別說指望他將來能夠替你報仇,能否逢年過節燒些紙錢都難講得很。」

歐陽景峰臉上的肌肉微微**,手上加勁閉目不言。

兩炷香堪堪燒完,楚兒道:「時間到了,現在該輪到歐陽先生履行承諾了。」

歐陽景峰揚聲大笑,睜開雙眼一把推開歐陽霓道:「小萱,我已對得起妳了!」嚼碎口中暗藏的蠟丸,霎時毒發,身軀搖晃數下,栽倒在地。

歐陽霓踉蹌站定,凝望歐陽景峰倒地的尸首呆如木雞,盈盈珠淚在眼眶里打著轉兒,櫻唇幾張幾合,雙手掩面泣不成聲。

她終于替大哥歐陽泰堅和二哥歐陽泰檀報了仇,卻親手把自己的二叔和三哥送上了不歸路。這其間的痛楚與矛盾,又有幾人能夠明白?

小蛋同情地注視歐陽霓,也想不出什麼安慰的話,自己比起歐陽姑娘,實在幸運得太多。

柳翩仙低聲道:「楚兒姑娘,歐陽景峰雖死,歐陽泰克卻仍在逃。這小子刻薄無情,留著終是禍患,該盡早斬草除根才是。」

楚兒沉靜道:「人是我放的,我自會抓他回來向師父複命。」

柳翩仙一喜,又肅容道:「他已走了兩炷香,再想找他猶如大海撈針,是否要頒下忘情令,命西域各派同道協同搜捕?」

歐陽霓低泣道:「柳叔叔不用擔心。我已偷偷捏破香囊,將里頭的‘倩女幽蘭’灑到我三哥衣衫上。這股香氣雖淡,但三日三夜也不會飄散,循著它便能找到人。」

柳翩仙欣喜道:「幸虧侄女兒想得周到,這下就算他能逃上天去也不怕!」

上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二章 初出茅廬    下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四章 千里追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