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四集  明駝篇 第八章 石谷怪人   
  
第四集  明駝篇 第八章 石谷怪人

第八章石谷怪人

歐陽霓面露懇求之色,道:「兩位大叔,讓我見六叔公一面好不好?」

顧氏兄弟尚未回答,左側數丈外紅影一閃即逝,有沙啞陰冷的老者聲音吩咐道:「帶他們兩個來見我。」

顧氏兄弟肅容垂手應道:「遵命!」顧彥岱伸手一引,道:「兩位請。」

小蛋愈發覺得奇怪,瞧自己兩位叔叔的模樣,居然像是仆從一般,他忍不住問道:「七叔,八叔,你們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顧彥岱慍怒瞪視小蛋,轉而若無其事地嘿嘿笑道:「過一會兒你就明白了。」

四個人兩前兩後往谷內行去,須臾看見左側懸崖下有幾座冒著紅霧的石洞,熱氣灼人。顧氏兄弟在中間一座石洞前停住,朝里頭齊齊躬身道:「谷主,人到了。」

石洞中那老者哼了聲,大剌剌道:「叫他們等著,老子要打坐靜修了。」

小蛋心道:「這地方處處透著邪門,我還是盡早離開得好。」況且,誰曉得那老者一入定得多久才能醒轉?他心懸衛驚蟄、古燦等人圍捕地龍之事,恨不能肋生雙翅趕快飛了回去,當下道:「歐陽姑娘,妳想找的六叔公就在里面,我也該走啦。」

顧彥竇冷冷道:「你不能走。」

小蛋一怔,問道:「為什麼?」

顧彥竇說道:「谷主叫你等著,你就必須留下等他召見。在此之前,休想跨出獨尊谷半步。」

自打穿上烏犀怒甲,小蛋已很少撓頭,取而代之則是用手指頭輕撫鼻翼,說道:「七叔、八叔,我只是送歐陽姑娘來這兒,身上還有急事,真的不能多待了。」

顧彥岱冷笑道:「我管你是真有事還是假有事,總之你不能走。」

他的話音剛落,驀然聽到身邊顧彥竇口中發出「呼哧呼哧」的低喘,從鼻孔和嘴巴里噴出一團團紫色熱氣。

顧彥岱惶急叫道:「谷主,谷主,我八弟他毒發了,求您趕緊賜藥救他!」

喊了兩聲,石洞內無甚動靜,顧彥竇卻已受不了了。他額頭的「宏」字泛起熠熠鱗光,往外冒出一縷縷妖豔的紫煙,雙手拼命捶打腦門「呼呼」嘶吼,舌頭從口中長長探出,竟也染作醬紫色。

小蛋問道:「七叔,八叔中的是什麼毒,解藥只有那位歐陽谷主獨有麼?」

顧彥岱緊緊抱住顧彥竇不讓他自殘,怒聲道:「閉嘴!若不是你們闖進谷里耽誤了彥竇向谷主求藥,他又何必受這‘紫金焚腦汁’發作之苦?」

小蛋轉頭問歐陽霓道:「歐陽姑娘,妳有沒有‘紫金焚腦汁’的解藥?」

歐陽霓搖頭道:「這毒……該是由我六叔公獨創的,小妹也是第一次聽說。或者,我這就進洞求他賜藥救治這位大叔。」說罷舉步向石洞走去。

顧彥岱無暇分身,已不及攔阻。

歐陽霓甫一踏入石洞,突然「嚶嚀」低哼踉蹌倒退,小蛋在後扶住歐陽霓,問道:「妳沒受傷吧?」

歐陽霓真氣略作流轉,片刻後緩過勁來,心有余悸道:「洞口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像看不見的火牆,根本沒法接近。」

顧彥岱嘿然道:「每次歐陽谷主修煉時,都會在洞口布下‘懸霞罡氳’。要是能進去,老子還待在這兒干叫什麼?」

他一說話,懷里的顧彥竇陡然掙脫,發瘋似地沖向石壁,嘶聲嚎叫道:「我受不了啦,讓我死,讓我死!」「咚咚咚咚」狠狠將腦門叩在石壁上,立時鮮血橫流。

顧彥岱沖到他背後重新抱牢,將顧彥竇一步步拖離石壁,喊道:「谷主、谷主,求求你大發慈悲,救救我八弟!」

小蛋見此情景不禁駭然,眼前浮現起那名仙鴛門弟子臨死前瘋狂而絕望的眼神,怒道:「豈有此理,他怎能見死不救?」

合身沖向石洞。

「砰!」一陣金星亂閃,小蛋用力即猛,摔跌得也遠比歐陽霓更慘。身軀如石頭般倒彈而回,令歐陽霓亦不及反應,重重栽落到地上,額頭被尖銳的碎石蹭破一片,鼻子里一酸鮮血汩汩長流。

見到血,他反而欣喜道:「血,血,我的血!」

顧彥岱聽到小蛋叫聲,思忖道:「這傻小子腦筋實在不怎麼靈光,鼻血都摔出來了,居然還那麼開心。不會是撞傻了吧。」

小蛋興奮地爬起身,跌跌撞撞沖到顧彥岱跟前道:「七叔,快讓八叔張開嘴把我的鼻血咽兩口進去,說不定就能好了。」

顧彥岱不耐煩地呸道:「滾遠點,胡說八道什麼,我沒工夫陪你發瘋。」

小蛋急忙解釋道:「七叔,你不知道,我的體內有聖淫蟲的精血,能解萬毒。那回歐陽姑娘不小心中了自家的千金銷魂散,就是我幫她吸毒的。」

顧彥岱將信將疑,望向歐陽霓。

歐陽霓點頭道:「他沒有騙你,是真的。」

顧彥岱仍不敢相信,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惡狠狠道:「你若敢耍我,老子要你一輩子好看!」摁住顧彥竇的腦袋,掰開他的嘴。

小蛋一抹鼻子,道:「糟糕,血不流了。歐陽姑娘,麻煩妳再打我一拳。」

歐陽霓舉起拳頭比了兩下,始終打不下去。

顧彥岱道:「我來!」揮起老拳結結實實揍在小蛋的鼻子上。

「啪!」小蛋被打得涕淚齊出,鼻血四濺,忍疼道:「八叔,快來喝點!」

不用他提醒,在顧彥岱松開左手捶打小蛋的時候,顧彥竇已乘機掙脫,猛一抬頭,似瘋狗般張嘴咬住小蛋面頰。小蛋「哎喲」大叫,生恐八叔真從自己臉上咬下一塊肉來,急忙運起金光聚頂護住面門。

可惜他的功力遠有不如,且顧彥竇神志迷失,大半氣力大得異乎尋常,依舊死死咬住不放,喉嚨「咕嘟咕嘟」連響,玩命吸吮小蛋的鮮血。

歐陽霓惶然道:「這位大叔,快松開常公子,有這幾口也該足夠了。」

顧彥竇哪里肯聽,而他的兄長更是一個勁兒地道:「多喝點,多喝點,別噎著。」

小蛋這個疼啊,齜牙咧嘴也不頂用,急中生智噴出一口紅霧。顧彥竇正大口吸氣好多喝兩口,一古腦將聖淫蟲的淫毒盡數吸入體內,頓時全身發燙、手足酸軟。

小蛋忙脫開「虎口」,手撫面頰。還好,肉沒被咬掉,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顧彥岱急聲叫道:「小蛋,你對他做了什麼,為何八弟昏了過去?」

小蛋苦笑道:「我噴了口聖淫蟲煉化的惑神迷煙,他吸得太多才會昏倒。不過八叔已喝下我了我的血,這點迷煙應該無礙,很快就能蘇醒。」

歐陽霓取出絹帕,小心翼翼擦拭小蛋血淋淋的面頰,疼惜道:「常公子,痛不痛?」

小蛋瞅了眼顧彥竇,暗道:「沒想到我八叔咬起人來這麼狠,不曉得他和小黑、大黑比起來,哪個咬人更厲害?」

總結下來,還是大黑最為安靜溫順,似乎可以首先排除。卻突地閃念道:「不對,干爹說‘咬人的狗不叫’,照這說來大黑更是不能招惹。我往後見著牠還是躲遠點才好。」

正胡思亂想著,顧彥岱驚喜道:「快看,他額頭上的字褪掉啦!」

果然,顧彥竇額上印著的那個「宏」字已漸漸淡去,他痛楚的神色亦恢複甯靜,眉頭徐徐舒展睜開了眼睛,茫然道:「七哥,谷主已經出洞了麼?」

「沒有,」顧彥岱兀自不放心道:「你試著察看一下紫金焚腦汁是否給化解了。」

顧彥竇凝神內視,片刻後大喜若狂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毒怎麼完全解了?」

差點咬下我一塊肉來,你的毒能不解麼?聽著顧彥岱在給顧彥竇做著解釋,小蛋心里苦笑不已,問道:「七叔、八叔,你們怎會在這里做了歐陽谷主的仆人?」

此刻顧彥岱對小蛋自然客氣了許多,歎口氣道:「說來話長,不提也罷。總之撞上這個老怪物,是咱們兄弟倒了八輩子的楣。他為了防止我們逃跑,就用紫金焚腦汁在咱們腦門上畫字,說這樣就表示我們倆都是他歐陽修宏的人了。

「奶奶的,每隔三天毒發一次,老家伙就像看耍猴似的故意拖著不給解藥,直等我們要疼死過去,才施舍一顆。」

北海八鬼本非善茬,偏偏顧彥岱、顧彥竇落入歐陽修宏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卑躬屈膝為奴為仆、苟且偷生,也算是時運不濟。

顧彥岱說完,緊緊盯著小蛋的臉龐,眼睛里光芒閃爍不定,努力堆起笑容親熱道:「小蛋,七叔再求你一件事,不知你能不能幫忙。」

小蛋不由自主捂住受傷的面頰,道:「除了讓你再咬我一口,其它什麼都成。」

顧彥岱連搖頭道:「七叔又不是狗,咬你干什麼?只要你……再給我喝點鼻血行不行?」

小蛋揉揉酸麻的鼻子,還好鼻梁沒斷。

顧彥岱又低聲下氣道:「好孩子,七叔就全靠你救命啦。看在叔叔從小一直疼愛照顧你的份上,你就幫幫忙,不然我遲早有一天得死在那老怪物手上。」

聽他說得悲涼,小蛋無可奈何道:「好吧,不過這回你可要打輕點。」

顧彥岱眉開眼笑,忙不迭答應道:「一定一定,我會小心,就像讓蚊子叮你一口,絕不會疼。」走到小蛋面前,捏起拳頭「砰」

地捶落,果然比方才輕了不少。

沒等鼻血流下,顧彥岱猛然一把抱住小蛋肩膀,張嘴湊近用力猛吮。畢竟老命要緊,也顧不得吸進嘴里的是鮮血還是其它,骨碌骨碌盡數吞落肚里。

小蛋傻了眼,他倒不擔心別的,就怕顧彥岱一時興起,把嘴巴往下稍稍挪動些許,那自己這一輩子就不用做人了。

幸好,顧彥岱只求解毒,倒沒有任何非常癖好,吸了許久,才意猶未盡地松開小蛋咋咋嘴,顧不得口中又咸又腥的說不出什麼味道,笑說道:「小蛋,七叔和八叔多謝你了。」

小蛋的鼻子腫得好似根胡蘿蔔般,碰一碰都是生疼,只得咧嘴苦笑道:「不用謝,反正我血也夠多。」

猶如一語驚醒夢中人,顧彥岱轉動著眼珠尋思道:「對呀,這小子身上的血可真是個寶貝,我若能設法多弄一點,將來煉成解毒靈藥豈不妙哉?」

他外號叫做「雁過拔毛」,其實素來的行事作風何止僅僅是拔毛而已,恨不得把別人的骨頭嚼成渣才罷休。

不過,他也不清楚,其實小蛋體內的聖淫蟲精血並非能解萬毒,只是恰好對紫金焚腦汁這類的火毒具有特效。然而即便如此,業已彌足可貴。

察覺顧彥岱眼神變得不善,歐陽霓心細如發,不動聲色道:「大叔,我六叔公進去那麼久,也該快出洞了吧?」

一提起歐陽修宏,顧氏兄弟頓如驚弓之鳥,下意識朝石洞里張望。

顧彥竇道:「七哥,你的毒解了沒?」

顧彥岱點頭道:「好像已經解了。」他明白顧彥竇的意思,轉首問道:「小蛋,我們要馬上離開,你跟著一起走吧。」

小蛋尚未開口,歐陽霓搶先道:「常公子,你救下了兩位大叔,又放他們離去,我六叔公曉得後定會發怒。你還是趕緊出谷吧。」

她不說,或許小蛋就真的和顧氏兄弟出谷了。可此時聞言省道:「我要是就這麼走了,稍後歐陽谷主勢必把帳算在歐陽姑娘頭上。大丈夫敢作敢當,怎能連累別人?」

計議已定,他反而不打算走了,拒絕道:「七叔、八叔,我在這里陪歐陽姑娘。你們不用管我,先走一步吧。」

顧彥岱恨恨瞪過歐陽霓,暗怪這丫頭多嘴,急道:「好小蛋,你救了我們,老怪物絕無善罷罷休之理!乘他沒出來,趕快跟我們一塊兒逃吧。」他當然不是真的牽掛小蛋,只是想路上能找機會下手。

小蛋懵然不知,婉拒道:「謝謝七叔關心,不過我還是等一等的好。」

正僵持不下,洞口的紅霧忽然徐徐朝內收縮。

顧彥竇變色道:「老怪物要醒了!」

顧彥岱打了個寒戰,朝顧彥竇使了個眼色,道:「好,你多多保重,咱們走了。」

他自知小蛋凶多吉少,故此連「後會有期」之類的話也省了,與顧彥竇雙雙禦起仙劍匆匆逃離。

兩人剛一走,歐陽霓便道:「常公子,你也趕快走吧。雖然我剛才是擔心那兩位大叔窺覷你體內的精血,才有意那麼說,但話里都是實情。我的這位六叔公脾氣暴躁、難以親近,你放了他的人,稍後他一定會狠狠地報複你的。」

小蛋淡淡道:「這個我都知道啊,可我走了妳怎麼辦?正因為歐陽谷主脾氣不太好,我才更需要留下來。」

歐陽霓搖頭道:「你不用擔心我。我既敢來見六叔公,自有保命之道。」

正要送小蛋出谷,忽聽洞內歐陽修宏的聲音說道:「顧大、顧小,讓他們進來。」

歐陽霓神色一變,嗔怨地瞥了小蛋一眼,回答道:「六叔公,那兩位大叔已經離開獨尊谷啦。」

歐陽修宏一怔,問道:「你是誰,那兩個窩囊廢,他們中了老子的毒還敢跑?」

小蛋道:「歐陽谷主,她是您的堂孫女。七叔和八叔體內的毒,已被我解了。」

「放屁!」歐陽修宏怒道:「老子下的毒,有誰能解?你敢騙我?」

伴隨著話音,一個削瘦的老者步出石洞,來到兩人近前。他的相貌和歐陽霓的花容月貌形成極其強烈的反差,以至于小蛋不由得奇怪,同樣是歐陽世家嫡傳的血脈,怎麼兩個人之間的差別可以那樣驚人?

五官丑陋自不必說,歐陽修宏滿頭亂糟糟的紅發,更是教人慘不忍睹,如同一個鳥窩,腦殼四周的頭發高高爆起,中間稀稀疏疏卻沒幾根,有氣無力地耷拉在光禿禿的頭頂上。偏偏他還一心向往瀟灑,把鬢角兩旁的亂發集合成束,不倫不類地盤到額頭,似在顯示他老人家的特立獨行之處。

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令人惡心的是,他全身散發出一股酸澀難聞之氣,一件破爛肮髒的紅袍上,居然還大大小小縫滿數十個口袋,里頭鼓鼓囊囊,不曉得裝了些什麼,活脫一個老乞丐。

可再看他腰上束的一根價值連城的殷紅玉帶,恐怕躺到路上也不會有誰施舍他半個銅板。

在他背後,斜插一長一短一粗一細兩根青銅杖,杖端高踞一對神態猙厲的魔獸,小蛋卻識不得來曆。

歐陽霓鼓足勇氣,說道:「六叔公,那兩位大叔真的走了很久,常公子沒說謊。」

歐陽修宏四下不見顧氏兄弟,這才信了,喋喋怪笑道:「丫頭,妳是誰的閨女?」

歐陽霓盈盈一拜,道:「家父歐陽景海,是您老人家的堂侄。」

歐陽修宏道:「嗯,果然和歐陽景海那個混帳王八蛋長得有點像。好,你們兩個既然來了,便留下來頂替顧大、顧小罷。」

小蛋道:「歐陽谷主,歐陽姑娘是來請你回返明駝堡主持家業的。」

歐陽修宏一愣,隨即縱聲大笑道:「放你娘的屁,那堆鳥人都巴不得老子早一天完蛋,還會來請我回去?真若這樣,歐陽景海自個兒為何不來?」

原來他久不出谷,連歐陽景海繼任家主的消息,都是從顧氏兄弟口中聽說的。

歐陽霓如實道:「我爹爹已經過世將近一年了,無法再來拜望六叔公。」

歐陽修宏笑聲更響,道:「死得好,早該去見閻王了。姓歐陽的死個乾淨老子心里才痛快!」

小蛋心里困惑道:「你不也姓歐陽麼,難不成連帶自己都死了還會覺得痛快?」

歐陽修宏笑聲徐歇,說道:「你們進來時,有沒有看到谷口的字?」

「有,」歐陽霓道:「‘惟我獨尊’─您老人家的豪情霓兒欽佩之極。」

「不是這個,是朝谷里一側。」歐陽修宏搖頭道:「我寫的是‘有進無出’,為的就是提醒那些不知道的笨蛋,不要隨便入谷,否則這輩子都別想活著出去。」

「歐陽谷主,你把這四個字寫在谷里頭,等人家真的瞧見了,已經進了獨尊谷,好像也提醒不了誰吧?」小蛋素來佩服干爹的銅皮鐵面神功,卻不料今天在漠北還遇上一個更厲害的。看來俗話說得沒錯,哪怕是論起強詞奪理厚顏無恥,同樣也存在「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干爹他老人家的境界似乎還大有提升的空間。

歐陽修宏勃然怒道:「你算什麼東西,敢編排老子的不是?」身形一晃,抓住小蛋肩膀運勁外吐,想教這不識相的小子吃點苦頭。

但掌力擊在烏犀怒甲上不帶反應,歐陽修宏不禁一怔,嘿嘿道:「你這身鐵皮不錯,老子收了。就當是你孝敬本谷主的見面禮吧。」可用力扯了兩下,烏犀怒甲紋絲不動。

歐陽霓在旁哀求道:「六叔公,這位常公子是霓兒的恩人,您放過他吧。」

歐陽修宏扯不下烏犀怒甲深感顏面大損,惱怒道:「狗屁,妳的恩人關老子鳥事。獨尊谷里只以老子為尊,你們算個屁!」

怒沖沖夾著小蛋走入石洞。

歐陽霓從後追上,叫道:「六叔公─」

歐陽修宏也不理她,將小蛋身軀抵到石壁上,嘴巴一咧似笑非笑道:「嗯,老子先把你們兩個登記注冊了,從今往後就是我的人了。」

小蛋動彈不得,又不願借助聖淫蟲對付歐陽修宏,只好眼睜睜瞧著他老人家從一個口袋里掏出青瓷瓶,用牙咬開瓶塞,倒了兩滴深紫色的液體在右手拇指上。然後收起瓷瓶,換由左手壓制小蛋,用那根拇指在他腦門上鬼畫起來。

「哧哧」輕煙直冒,彈指小蛋額頭現出一個「宏」字。歐陽修宏得意洋洋欣賞片刻,點了點頭道:「寫得還算不錯,算你走運,不用抹了重來了。」

他剛准備放下小蛋轉而去拽歐陽霓,不料那額頭上的「宏」字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歐陽修宏「咦」了聲,重新試了一次,結果依然一樣。

小蛋忍不住說道:「歐陽谷主,要不你多用點藥水,說不定就能成了。」

他的本意是,想讓歐陽修宏把所有的紫金焚腦汁都塗到自己的頭上,這樣就不能再拿去在歐陽霓額頭上亂畫。可話聽在歐陽修宏耳朵里,就變成了嘲諷。

他黃豆大小的眼睛里凶光連閃,猙獰陰笑道:「你,當我治不了你?」「砰砰砰」接連三拳轟中小蛋胸口。

小蛋早瞧出事情不妙,先一步運起「有容乃大」,三拳捱下來卻仍不免氣血浮動,眼前發黑。多虧有烏犀怒甲護體,否則恐怕已成一堆血肉醬。

歐陽霓哀聲道:「六叔公,求求你快停手,別打啦。」

小蛋勉強笑了笑,安慰道:「沒事的,他傷不了我。」

歐陽修宏爆怒欲狂,突然並立雙指插向小蛋兩眼,吼道:「我讓你再笑!」

「鏗!」烏犀怒甲的面罩滑落,歐陽修宏雙指戳中黑鎧隱隱作痛。他呆了呆,面孔扭曲呼呼喘氣道:「老子要發飆啦!」

右手倒提小蛋雙腿如掄大錘,在石洞中「砰砰」亂砸火星四濺。歐陽霓沖上去阻攔,也被他一腳踹飛昏死過去。掄了半天,自己也覺得有點累了,停手道:「小子,你死了沒?」

就聽小蛋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暈乎乎地回答道:「我死了,我死了……」

上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七章 塞外風霜    下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九章 熔爐煉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