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四集  明駝篇 第十章 龍生九子   
  
第四集  明駝篇 第十章 龍生九子

第十章龍生九子

透過薄薄的一層熔漿,小蛋看清數十丈的高空頂端,是嶙峋的石壁,卻不似獨尊谷里的那座石洞。可就算這里是個沒有通道的密封石窟,總也遠勝待在荼陽火脈里接受烘烤。何況,他還可以施展新悟的土遁之術穿越而出。

小蛋雙腿一蹬躍出池面。「嘩」面罩彈起,他仰頭張嘴貪婪地深深吸進一口充滿火熱氣息但又可愛無比的新鮮空氣,體會著劫後余生的喜悅。

「啵」冷不防上方有團紅彤彤、熱乎乎的橢圓形硬物,被他一口吸入嘴里,好在那東西夠大,才沒順著喉嚨一舉滑落入肚。

小蛋給哽得一嗆,趕緊「噗」一口噴出接在掌心打量。嘴巴里強烈的爍疼感傳來,不知給燙出了多少個火疱。

不過他現在心情極好,也就來不及沮喪了。只見肇事燙傷他的,是一顆雞蛋大小的火紅色石頭,通體流動著火熱的赤光,非常的漂亮小巧。他掂了掂,這東西居然出奇的沉重,足有二三十斤的分量,也不知是什麼質地。

小蛋托在手里越看越喜歡,不由想道:「我上回沒能把師姐的耳環找回來,若將這顆會放光的小石彈送給她,也算是個補償。」

有了主意,小蛋心念微動。胸前軟胄輕輕脫離,露出久違的衣襟。他小心翼翼將小石彈放入胸衣里,用聖淫蟲精氣護持著便感覺不怎麼燙了。而後重新合起胸甲,開始觀察四周的景狀。

這兒果然是一座巨大的封閉石窟,岩壁色澤殷紅突兀嶙峋,底下一潭熔漿汩汩滾動,冒著紅蒙蒙的熱氣。

他飄身站到一塊從峭壁上凸起的岩石上,渾身酸軟無力,丹田更是空蕩蕩的難受。畢竟,脫險之後心神松懈,種種疲倦亦就應運而生。

小蛋幾近虛脫地坐了下來,心想這兒空曠無人,正可休息片刻,等養足了精神再設法出去不遲。倚靠在石壁上,不禁盼望道:「哎,這時要是能喝點水,再吃(電腦小說站更新最快)上幾口干糧就好了。」

念及此處,頓覺口干舌燥、饑腸轆轆。無奈身上只有胸前藏了個很像雞蛋的石彈,可惜牙齒咬不動,嗓子眼又太小。

他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猛然警醒,急忙反手去找背負的雪戀仙劍。手落處一實,正握住雪戀仙劍的劍柄,登時心頭一松,驚喜道:「好家伙,這把仙劍竟連劍鞘都沒給熔化掉。」對于羅牛的感激,又由衷加深了一層。

但小蛋終究不怎麼放心,還是掣出仙劍橫在膝上仔細審視了一番。晶瑩如雪的劍刃,猶如一泓寒波靜靜驛動柔和的光芒,卻在兩面的劍脊上多出了一道暗紅色的絲痕,直貫整柄劍身。

小蛋還劍入鞘,想碰碰運氣,看能否在石窟里找出點什麼吃的。底下的熔漿不少,他自然一口也不敢喝。周圍的石頭也很多,他也怕咬了磕牙。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還是打坐養神吧,他努力不去考慮饑渴交加的問題,合眼盤膝入定。

約莫過了兩個多時辰,小蛋猛然被一陣地動山搖的怒吼聲驚醒。他睜開眼睛,差點從震瑟不已的岩石上摔下去。

但見冤家路窄,那頭被漠北群雄圍捕多日的地龍騰動身軀,在石窟中飛速奔轉,口中不住地發出昂昂嘶吼,透著焦灼。

小蛋驚得彈身而起,只盼地龍沒有發現自己。然而整座石窟毫無遮蔽之處,小小的一點動靜,卻足以讓自己變成惟一的目標。地龍一雙凶目精光閃閃惡狠狠盯著小蛋,粗大的鼻孔里「呼哧呼哧」噴出紅霧。

「難不成這是地龍的老巢?」小蛋左右張望,想尋找可能藏身的地方。

地龍像是認出了小蛋,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眸子里凶焰閃爍,「昂」地仰首長吼,如一座黑沉沉的大山壓了過來。小蛋無暇細想,忙縱身橫移拼命朝左側飄飛。

「轟─」站立的山岩崩碎塌陷,地龍掉轉頭來,再一次撲向他。

小蛋腳跟一磕石壁,朝前飛射。無需回頭,他便能感到地龍緊迫而來的身影,激蕩起澎湃的罡風如洪水般卷湧,在身後越追越近,小蛋竭力加快身形,仍舊無法甩脫。而石窟再大,也有盡頭,對面的石壁倏忽已迫近身前。

小蛋暗叫苦也,他騎虎難下,再不停下,無需地龍出手,自己也得撞得漫天星斗。一想到「星斗」,他霍然一振,有了主意。

眼看身軀就要撞中石壁,小蛋身前猛然迸放出一團絢光,石壁光華盛綻,星門開啟。小蛋想也不想一溜煙鑽了進去。

地龍微微一愣,沒料到小蛋居然也會鑽山。牠頭顱一探,緊追不舍。

小蛋連施兩次土遁,業已氣喘籲籲、真氣不濟。他舒展靈覺,探查到地龍如影隨形依舊在追殺自己。當下不敢停留,咬牙逃命。

「呼─」第三次從微土星門中鑽出,眼前景物卻變得頗為熟稔。略一轉念,小蛋好懸沒昏過去,卻是一陣暈頭轉向的逃亡後,又回到了石窟中。

身後風聲響動,地龍緊跟著掠出,瞪視小蛋呼呼低吼。

小蛋苦笑道:「地龍大哥,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別再追我了好不好?」

見地龍無動于衷,他接著道:「要不,我讓你打一頓出氣,或者吐兩口火云。」

猛然小蛋恍然問道:「地龍大哥,你在找那顆紅顏色的小石彈?」

這回地龍有了反應,微微頷首打了個響鼻。

小蛋如釋重負,說道:「對不住,我不曉得那東西是你的才拿了去。既然你想要回去,我這就還給你。」他說著微松胸甲,探手到衣襟里摸索石彈,忽地臉色一苦道:「糟糕,石彈好像被我弄碎了。」

地龍應聲狂吼,猛撲上來。小蛋也顧不得再把石彈掏出來還給牠了,趕忙合上胸甲轉身又逃。

地龍瞬息追近,小蛋欲想故技重施再鑽石壁。豈料丹田真氣一空,眼瞅著自己結結實實地往石壁上撞去,猛地從石壁中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來,一把扯住小蛋肩頭喝道:「快、快進來!」

小蛋眼前一黑,身子沒入石壁,只覺被人夾在肋下正飛速地行進。

他聽這嗓音,已知道救星是誰,喜道:「桑公公,你怎麼找到我的?」

桑土公一邊鑽土一邊猶有余暇回答道:「我、我不是在找你,是、是跟蹤地龍到、到了這兒。我們來─了已經有老半天啦,可、可這地方埋得太、太深,岩層又─太硬,還沒來得及打通。」

一陣風馳電掣,小蛋陡地眼前亮起白光,有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

桑土公攜著他一躍而出,叫道:「快、快准備,地、地龍上來啦!」

話音未落底下紅云噴湧,地龍發出憤怒吼叫,破土竄出。

地面上方,是一處位于距離吐火嶺不到三百里的荒山山坳,數百漠北魔道高手早已將它團團圍住,只是無法深入石窟,才與地龍形成僵持。

這時看到地龍主動現身,眾人盡皆大喜。

古燦揮動金鉤,縱聲喝道:「兄弟們,圍住牠!」

經過幾番慘烈搏殺,漠北群豪已逐步掌握到圍捕地龍的不少經驗。此際無需多想,各按其職行動起來。

按理說,地龍吃過漠北群豪的苦頭,乍見地上有數百人在守候著牠,本該立刻遁回土下。如此一來,外頭的人再多也無濟于事。

可此刻的牠竟似發了瘋一樣,對撲上來的魔道高手渾不理睬,只緊緊追著桑土公和小蛋。

激戰展開,古燦等人圍上地龍,令牠不得不放棄追擊,轉而應戰。

桑土公在高空中停住,大喘了口氣道:「好……險,差、差點就教牠追、追上!」

小蛋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道:「桑公公,多虧你救了我。」

桑土公帶著小蛋飄回地面,笑道:「你、你歇一歇,我、我去幫忙。」

小蛋想跟著桑土公去,可稍一提氣便頹然坐倒,骨頭如散架似的酸疼。

血戰了一炷香的工夫,群雄中又有數人死傷。地龍也身負數處外傷,只瘋狂地左沖右突,做著困獸之斗。

北方空中隱約響起一陣蒼老雄勁的長嘯,譬如奔雷萬里來得好快,只見飄浮的云層里透出一束雪白劍芒光耀長空,竟看不清來者究竟是何人。

嘯聲久久不衰,反變得更加強雄壯激昂,那束雪色劍光雷霆萬鈞從上空俯沖而下,正向著地龍的頭頂轟落。

小蛋瞧得心搖神馳,但覺這一劍氣壯山河恢宏萬千,已是人間巔峰。

「冰魄寒光訣!」談禹興奮叫道:「是凌老宮主到了!」

原來,禦劍長嘯之人竟是天陸魔道三宮之一,冰宮的上任老宮主凌云霄!而他在一百四十余年前的蓬萊仙會上,便已被列入魔道十大頂尖高手之林。其一身修為功通造化,三甲子的潛心靜修更令他早已突破大乘之境,距離羽化飛天亦僅僅不過咫尺之遙。

在十八年前的上屆蓬萊仙會後,凌云霄宣布退隱,從此鶴蹤渺渺不複現于天陸紅塵。但漠北與北地冰宮地緣相鄰,他又和古燦等人交情頗深,因而在他獲悉地龍肆虐之事後,亦兼程趕來。

地龍顯然也發現對方是來者不善,仰頭噴出一團洶湧火云直沖凌云霄。

凌云霄身劍合一,面對湧到的火云竟是不避不閃、直攖其鋒。

「嗡」仙劍龍吟振霄,光華暴漲,遽然升騰起一蓬白茫茫的霧瀾,頃刻殺氣嚴霜罡風如吼,排山倒海般與火云迎頭激撞。

「轟─」光瀾流散狂風席卷,天空中竟飄落下瑩瑩雪花。四周群豪立身不穩盡皆拋飛而出,即使如古燦這等魔道高手,亦要退出數丈方自站定。

凌云霄的仙劍破開火云,威猛無儔直貫地龍頭顱。「噗」黑血四濺,地龍爆發出幾可令天地齊齊變色的狂吼,噴出最後一蓬火云。

凌云霄撤劍抽身,腳踏火云冉冉飛升,白衣如雪大袖飄蕩,宛若謫仙。

地龍碩大沉重的身軀晃動數下,一頭朝著地面栽落。「砰」地悶響,將堅硬的山石砸出個坑來,抽搐了片刻終于氣絕。

群雄歡聲雷動迎向凌云霄。凌云霄飄然落在地龍尸首旁,劍上滴血不沾鏗然回鞘,微吐一口濁氣道:「古大先生,久違了。」

古燦迎上凌云霄,抱拳笑道:「凌老宮主,虧得你拔劍相助,不然這孽障不知還要傷我漠北多少弟兄的性命。」

眾人擁上,團團圍住凌云霄互道舊情,場面極是熱烈。

小蛋見地龍伏誅,也替漠北群豪高興。記起身上藏著的小石彈,又伸手往胸襟里一摸。這回更糟,整枚石彈都破了:「奇怪,這石彈堅硬無比,又沒受過劇烈碰撞,怎麼說碎就碎了呢?」

正百思不得其解,手指一熱,卻碰到一個光溜溜、粘乎乎的小東西。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指尖猛然一疼,居然被那東西用牙齒咬住。

小蛋吃疼,把手抽了出來。就見食指上吊了只紅色甲殼的烏龜,約莫有收攏的嬰兒拳頭那般大小,滿嘴的細白小尖牙正緊咬著他不放。

敢情,被他收入懷中的不是什麼石彈,而是一枚龜蛋。至于這烏龜為何是紅色的,而蛋殼又為何堅硬如鐵,小蛋就想不明白了。

他慢慢掙脫開手指,把小紅龜托到手心里觀瞧。那小紅龜眼睛半閉半醒,氣息微弱,看上去沒精打采地,趴在他手上一動不動。

小蛋困惑道:「地龍拼著命追著我要的,就是這只小紅龜麼?可牠要小紅龜作什麼?」

忽聽身旁有人微笑道:「小朋友,你手里的這只小龜可少見得很。」

小蛋一怔抬頭,凌云霄不知何時已來到跟前,背負雙手含笑望著自己。

他從懷里把碎裂的蛋殼掏了出來,道:「凌公公,您識得這只小紅龜的來曆麼?」

凌云霄看了眼小蛋取出的蛋殼,心里再無疑問,拍拍他肩膀道:「來,我們找個僻靜的地方,讓我慢慢告訴你。」

小蛋隨凌云霄轉過一道山岩,在他身側坐下,說道:「凌公公,您剛才那手禦劍訣著實厲害,連地龍也抵擋不住您的一擊。」

凌云霄灑然一笑,道:「你知道地龍為何要連傷漠北群豪的性命,又蟄伏在地下石窟中盤桓不去麼?」

小蛋搖搖頭,凌云霄徐徐道:「答案就在你手里。」

「為了牠?」小蛋愕然道:「這只小紅龜?」

凌云霄笑道:「牠哪是什麼小紅龜。小朋友,聽過‘龍生九子’麼?」

小蛋點點頭回答道:「聽我干爹說過。凌公公,您叫我小蛋就成。」

此刻他已知曉面前這位老者,便是威震四海、叱咤風云的冰宮前宮主凌云霄,論及輩分猶在他師父葉無青之上。

可與他想象中的稍有不同,這位魔道頂級高手全無恃才自傲的盛氣,對自己和顏悅色,猶如師長。若非親眼見他劍誅地龍,小蛋幾乎難以將他和傳說中橫掃天陸、獨尊北地的冰宮宮主聯系起來。

凌云霄道:「據說遠在洪荒時代,天陸曾有神龍下凡。可後來因為某種原因,天界來往凡間的通道被關閉,神龍亦不複見。

但在天陸,牠們仍留下了自己的後裔,卻分別擁有九種完全不同的形態。」

他伸手點了點小紅龜接著道:「其中有一種叫做‘霸下’,外形似龜,通身火紅,口中長齒,數萬年而孵化。小蛋,你說牠厲害不厲害?」

「厲害!」小蛋暗自咋舌,數萬年對他而言,已漫長得無法想象。

「相比之下,地龍不過是仙界神龍留下守護子孫後裔的奴仆,較之‘霸下’不足一提。」凌云霄感慨道:「可惜霸下對孵化環境的要求極為苛刻,必須終日在超逾凡俗烈火千百倍熱力的地方才能生長。即使是火山岩漿和大乘高手煉出的三昧真火,也難以達到這個要求。

「等到即將出世的時候,牠更需要獲得大量精元的補充才能正常成長。所以,地龍才會四處找尋魔道人物下手,吸食他們的真元精血。」凌云霄搖搖頭,唏噓道:「以忠心而論,地龍守護霸下數萬年不棄,遠勝我輩。」

小蛋心有同感地頷首,不由對地龍生出歉仄之意。若非為了追自己,牠也不會冒險鑽出地面,最終喪命。

凌云霄取出酒囊,慨然豪笑道:「你也不必愧疚,牠傷及數百無辜,本屬凶物,命殞于此也是咎由自取。況且老夫平生殺人不計其數,只要心中坦然,何問對錯?」

他痛飲了一口烈酒,再說道:「可惜,這頭霸下好像早產了數日,樣子十分虛弱。如果不能及時救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小蛋一驚,將如何獲取霸下的經過,簡略告訴了凌云霄。

凌云霄默默聽完,注視小蛋身上的軟胄,贊歎道:「烏犀怒甲老夫早有耳聞,不想內里竟另有玄機。」

他眉宇一揚,笑道:「我曉得了。幸虧你將牠放入懷中,依靠烏犀怒甲的靈氣才得生存,但牠終究受到干擾以致早產。」

小蛋將霸下托到凌云霄面前,說道:「凌公公,我怕養不活牠,還是請你收下,想法子救牠一命。」

凌云霄一怔,凝視小蛋雙眼緩緩道:「你要把這樣一頭孵化了數萬年的神獸送給我?」

小蛋點頭道:「牠和我一樣,見不著爹娘,連守護自己的地龍也被殺死。一生下來就孤苦伶仃,實在可憐。凌公公,您是半仙之體功參天地,定然有法子救牠。」

凌云霄搖頭道:「你可高看了老夫,我同樣無能為力。惟今之計,便是你將霸下收入懷中繼續豢養,讓牠吸食烏犀怒甲的靈氣延續生命。至于如何救治好牠,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蛋見凌云霄也坦承無力救治霸下,心里一沉,將牠趕緊收入懷里小心安放,道:「多謝凌公公指點。」

凌云霄肅容道:「小蛋,你我有緣,老夫才要提醒你一件事。你身懷霸下的秘密切莫告訴別人,甚至連至親好友也不能透露。萬一引起惡徒窺覷,以你目下的修為,殺身之禍便在不遠。」

小蛋凜然道:「我記下了。其實只要牠不落入惡人手里,我甯願將霸下送給能救治好牠的人。」

凌云霄笑道:「難得你宅心仁厚,有此機緣。也罷,老夫傳你一項絕學,或許對維續霸下的性命略有效用。」說罷從袖口里取出一卷小冊子,交代道:「這是老夫近年所創的七式掌法,實則是從早年的‘大寒七式’中演化而來。你參悟後,每日用忘情宮的溜火掌力配以大寒七式的掌招撫煨霸下,或可見效。」

小蛋望著《大寒七式》,搖頭道:「凌公公,我不能收。您不曉得,其實我的溜火掌─」

他沒來得及解釋,凌云霄豪邁大笑截斷道:「你不想救活霸下麼,快收下。老夫平生最恨矯情,莫要扭扭捏捏像個大姑娘。」

他將小冊子塞入小蛋手中,抬眼瞥道:「嘿,古燦他們找過來了。」

果然,古燦、談禹、桑土公和尤怨等十多人連袂行來。

尤怨招呼道:「小兄弟,又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小蛋起身相迎,看看人群里沒有衛驚蟄、農冰衣和屈翠楓,禁不住疑惑道:「尤山主,衛大哥他們去哪兒了?」

尤怨答道:「你還不知道吧,他們幾個到獨尊谷找你去了。」

小蛋驚訝道:「衛大哥如何曉得我去了獨尊谷?」

古燦答道:「那就要從你的兩位叔叔,顧彥岱、顧彥竇身上說起了。」

請繼續期待仙羽幻鏡續集下集預告:小蛋被獨尊谷的歐陽修宏一怒投下修羅熔池,不料竟令烏犀怒甲在荼陽火脈中得以煉化。小蛋脫險後又遇古燦等人,才知道衛驚蟄他們為救自己已前往獨尊谷。

地龍伏誅後,小蛋與漠北群雄會合一處進發獨尊谷,以接應衛驚蟄。而與此同時,衛驚蟄、農冰衣和屈翠楓三人在獨尊谷中,也正經曆著九死一生的險情。更糟糕的是,孤身追擊歐陽泰克的楚兒,竟然失蹤了……

上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九章 熔爐煉甲    下篇:第五集 寂寞篇 第一章 石谷驚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