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五集 寂寞篇 第一章 石谷驚魂   
  
第五集 寂寞篇 第一章 石谷驚魂

第一章石谷驚魂

起風了,漫天沙塵迷眼,身上的衣衫也被蓋上了一層黃土。日漸偏西,天邊彤云高渺,丹霞山殷紅如血。

「喀喇、喀喇──」靴底踩在風干的岩石上微微作響,在一座峭立入云的崖前,三人停住腳步。

屈翠楓打量谷口旁的那行手書,不屑笑道:「『惟我獨尊』──好大的口氣啊!可惜往往口氣太大的人,不過僅是只井底之蛙。」

衛驚蟄搖搖頭,說道:「如果這四個字確實出自歐陽谷主的手書,那他的功力恐怕的確比咱們都要高出一籌。從筆力和字跡來看,此人的修為劍走偏鋒,陰柔中暗蘊暴厲,性情更是張狂。稍後見面,需得小心行事。」

農冰衣邁步朝谷中行去,嘴里嘀咕道:「只是谷口寫著的幾個字,你們兩人就能評頭論足說上老半天。咱們為找小蛋而來,又不是要跟歐陽修宏動手拼命,管那麼多干嘛?」

衛驚蟄淡淡地笑了笑,不著痕跡地插到農冰衣身前,一馬當先步入獨尊谷。屈翠楓手中持扇,跟在農冰衣身後,也走進狹石道。

原來顧彥岱、顧彥竇匆匆逃離獨尊谷,正撞上漠北群豪。眾人見他倆面生,神色又非常惶急,心中生疑便攔截下來。一番詢問後,才曉得了前因後果。

衛驚蟄聽完顧氏兄弟的描述,不由擔憂起小蛋的處境。當下和古大先生略作商議,決定立刻前往獨尊谷接應。農冰衣和屈翠楓自告奮勇要求隨行,又請顧氏兄弟引路,禦風趕至丹霞山下。

有人要找歐陽修宏麻煩,顧彥岱、顧彥竇自然十分配合。

但到了獨尊谷前,兩人就打起了退堂鼓。畢竟歐陽修宏的厲害他們心知肚明,衛驚蟄和屈翠楓雖說是聲名鵲起的天陸名門後起之秀,畢竟也太過年輕了點。至于農冰衣,素來以醫術著稱,兄弟倆對她的修為更沒多少信心。

故此三言兩語介紹過獨尊谷內的情形,顧彥岱和顧彥竇便腳底抹油告辭離去。

也難怪他們,好不容易恢複自由身,豈能一轉眼又主動送上門去。

衛驚蟄也不以為意,客客氣氣送別顧氏兄弟,與農冰衣、屈翠楓進了獨尊谷。

穿過狹道進到石谷內,衛驚蟄氣沉丹田吐氣揚聲道:「晚輩翠霞衛驚蟄,和醫聖農仙子、越秀屈公子前來拜訪歐陽谷主。」

他的嗓音內斂和緩毫不張揚,隨風拂送,異常清晰有力地傳遍整座獨尊谷,即使遠至數里之外,亦宛若是在耳畔響起。

可耐心等了一會兒,谷中寂寂不見有人響應。屈翠楓皺眉道:「衛大哥,會不會是歐陽修宏外出追趕顧氏兄弟去了,並不在獨尊谷內?」

農冰衣道:「就算如此,小蛋和歐陽姑娘呢,難道他們也已離開了?」

衛驚蟄一笑道:「有人來了,聽腳步的節奏韻律,應該是一位姑娘。」

果然,一道纖柔的白色身影盈盈步出,正是攜小蛋一同前來獨尊谷的歐陽霓。她看到衛驚蟄三人,略含詫異停身施禮道:「衛公子,你們三位怎麼來了獨尊谷?」

衛驚蟄往歐陽霓背後望去,並未瞧見小蛋跟來,暗自疑惑道:「奇怪,小蛋兄弟若是聽到我的聲音,也該和歐陽姑娘一塊兒出來才對。難道,他又睡著了?」

那邊農冰衣快人快語道:「我們來接小蛋。歐陽姑娘,他在哪里?」

歐陽霓聽了,略顯驚訝道:「常公子不是已經回紅石峰找你們去了麼?」

農冰衣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啊,莫非是咱們和他走岔了?」

歐陽霓道:「多半是這樣了。我六叔公正在煉丹,不便相見。三位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情,還是盡早離谷。說不准常公子已回到吐火嶺,也正在找你們。」

衛驚蟄感覺不對勁,微笑道:「我們既然來了,總該拜會過歐陽谷主才能告辭。好在天色尚早,等他煉完丹出來見上一面再走也是不遲。」

「衛公子好意,我替六叔公謝過,」歐陽霓婉拒道:「但他老人家一向不喜歡被外人打擾。況且谷中粗陋,也沒有能夠接待三位的地方。」

屈翠楓見歐陽霓一再推辭,不悅低哼道:「衛大哥,看樣子人家並不歡迎咱們,勉強留下來,也不過是多遭人幾個白眼,不如回去,看看小蛋是否確已回到紅石峰。」

衛驚蟄凝視歐陽霓,沉聲問道:「歐陽姑娘,請妳說實話,小蛋真的走了麼?」

歐陽霓還沒來得及回話,只聽谷內歐陽修宏怪叫道:「什麼小蛋,老子早把他扔進修羅熔池煮了。難不成你們幾個也想一起下去試試滋味?」

歐陽霓臉色微變,暗暗叫苦。她和顧氏兄弟一樣,均不看好衛驚蟄三人能是歐陽修宏的對手,既不願他們枉自送命,也不想自己苦心而為的事情受到影響,所以只想盡快騙走衛驚蟄等人。

可惜,衛驚蟄年紀雖輕,為人處世卻極為干練,歐陽霓的一番謊話不僅沒能騙動他,反而引起了他更大的懷疑。

歐陽修宏大咧咧走到歐陽霓身旁,斜眼打瞧對面的三個年輕人。對于衛驚蟄和屈翠楓,他的目光皆是一掠而過,只在農冰衣的俏臉上略作停留,暗贊道:「這小妞兒長得挺俊,不比霓兒差,難道又送上門來一個倒貼貨?」

衛驚蟄劍眉微揚,徐徐道:「閣下便是歐陽谷主,方才說的話可是真的?」

「什麼蒸的煮的,老子又不開餃子鋪。」歐陽修宏雙手插腰道:「不錯,老子就是獨尊谷谷主歐陽修宏,有什麼事快說,我忙得很。」

農冰衣怒道:「不知小蛋觸犯了哪一條禁忌,閣下竟下如此毒手?」

歐陽修宏毫不知羞地道:「這小子私自放跑了老子的人,活該完蛋。」他盯著農冰衣左瞅右瞧百看不厭,盤算道:「這女娃兒臉上還是不畫字比較好看,反正老子有辦法。這兩個小子也來得正是時候,剛好可以頂缺。」

轉念又道:「哎喲,不對,這兩個小白臉長得比老子還要帥一點,可別私下里給老子戴綠帽子。嗯,還是一掌斃了最穩妥。」

歐陽修宏不是不知道衛驚蟄等人的來曆,也曉得翠霞派、越秀派和天陸神醫農百草都不好惹,然而這個人狂妄自大慣了,竟全不把這些放在心上,只覺得正道七大劍派又能如何,就算三大聖地的掌門人連袂齊至,也只是攢雞毛湊膽子而已。

衛驚蟄抬手掣出任情仙劍斜指朝天,正是翠霞派「碧瀾三十六式」的起手式,鏗然道:「既是這樣,請恕衛某冒犯,要向歐陽谷主討教一二。」

歐陽修宏越瞧衛驚蟄剛毅的面龐越覺得不順眼,又聽他居然敢主動向自己提出挑戰,當下喋喋怪笑道:「好啊,老子成全你。」

說完,歐陽修宏伸出左手食指朝屈翠楓勾了勾,招呼道:「你,也跟他一塊兒上吧,省得老子一個個地收拾起來浪費時間。」

屈翠楓壓抑怒火,低聲道:「衛大哥,請把這一陣讓給小弟!」邁步出列,拔出吟風仙劍振腕一抖,喝道:「你不過是山野無名之輩,何需勞動我衛大哥親自出手。有屈某陪你過上幾招已經足夠!」

屈翠楓手中仙劍如秋水「嗡嗡」悠鳴,騰夭點點青光。

歐陽修宏被屈翠楓罵得心頭火起,嗷嗷怒嘯,如一卷火紅莽云掠身飛襲。他左臂微抬,假作要抽出背後的短杖引開屈翠楓視線,右掌赤彤似血臨空轟落。

「嗚──」空氣中湧動起紅色熱浪,激得方圓數丈內飛沙走石,聲勢駭人至極,排山倒海壓向屈翠楓頭頂。

灼浪迫面,屈翠楓如墜銅爐,凜然驚道:「這老怪物的功力竟似比我爹爹還要深厚!」不敢直攖其鋒,錯步側身吟風仙劍鏗然劈斬,迸射出兩道弧光切入掌風。

「啵啵」脆響,歐陽修宏拍出的「荼陽火罡」被切割成三束。

屈翠楓吐氣揚聲,「啪」抖開左手墨玉折扇揮出,「砰」的一聲接住正中那束掌風,衣袖激蕩間,另外兩束分從左右身側掠空。

他氣血震蕩朝後連退三步,吐了口濁氣,只覺左臂炙痛泛起一層殷紅色,卻是對方的掌力中暗含火毒,侵入經脈。

屈翠楓急忙催動真氣流轉左臂,剛剛打通手肘的淤塞,歐陽修宏又是一掌攻到。

他的「荼陽掌」全不講究招式變化,整套掌法都源自于明駝堡歐陽世家的「駝峰十六式」,較之越秀劍派的空靈多變遠為遜色。但仰仗著沛然莫禦的荼陽火罡和犀利的火毒,卻令屈翠楓難以招架。

好在屈翠楓不愧藝出名門,雖盡落下風也不慌張,施展白駒過隙身法繞開掌風,振吟風仙劍披荊斬棘反攻歐陽修宏小腹,借機將破入左臂的荼陽火毒壓至腕下。

歐陽修宏沉身壓掌拍擊仙劍,暴喝道:「小兔崽子,跟我玩?玩死你!」

屈翠楓吃過對方荼陽掌力的虧,豈會重蹈覆轍?轉動身形錯劍閃避,在外圈游走。

兩人激戰了才五六招,屈翠楓便被歐陽修宏剛猛洶湧的掌風逼得額頭冒汗,肌膚通紅,像是快要烤熟了一般。

「呼──」他的左袖猛然無火自燃,熊熊燒起。屈翠楓驚駭之下當機立斷,「哧哧」連聲震碎衣袖,盡管裸臂露膀頗不雅觀,但總比烈焰焚身得好。

歐陽霓見狀,揚聲提醒道:「六叔公手下留情,這位屈公子的父親,是當今越秀劍派掌門屈箭南,他的娘親是南海天一閣的楚仙子!」

她若不出聲也就罷了,這一開口恰恰適得其反。歐陽修宏一愣想道:「霓丫頭為何替這小白臉求情,難道是看上他了?」他火自心頭起,罵咧咧道:「老子管他什麼屈賤男楚賤女,先宰了再說!」

屈翠楓對于自己的父母素來引以為豪,聽歐陽修宏口出汙言穢語辱及雙親,明知不敵亦忍不住怒發沖冠,大喝道:「老怪物,屈某要割了你的舌頭!」

歐陽修宏不怒反笑,將舌頭從滿嘴黃板糙牙里耷拉出來道:「老子就把它放在這兒,你割得到算你有種。」

屈翠楓氣極,舍身搶攻。這麼一來正落入歐陽修宏的套中,才兩個照面,墨玉折扇便被他一掌激飛,低哼一聲嗆出淤血。

衛驚蟄縱身救援,替下屈翠楓。屈翠楓有心夾擊歐陽修宏,無奈全身熱汗滾滾,整條左臂灼出數十個半透明的血紅火疱,只得退下接受農冰衣的急救。

衛驚蟄的任情仙劍穩紮穩打,緊守門戶,不給歐陽修宏絲毫下手的機會。歐陽修宏盡管掌力雄渾超群,但衛驚蟄的「碧瀾三十六式」以柔克剛,轉眼十余個回合不露半點敗象。

歐陽修宏拾掇不下衛驚蟄,惱羞成怒,右掌虛晃,左手食指連彈,「啵啵」打出一蓬灰蒙蒙的粉霧,刺鼻的腐臭令人作嘔。

衛驚蟄功運全身,改以內息流轉,毫不慌亂。

農冰衣冷笑道:「老怪物黔驢技窮,居然使毒暗算,好卑鄙!」彩袖輕揚送出一股清風,蒙蒙紫煙直飄過去。

然而她的功力稍弱,紫煙甫一接近戰團便翩若驚鴻往回湧動。衛驚蟄反應神速,抽身疾退揮左掌輕拍,「呼」地將紫煙推出。

「哧哧」聲響,紫煙與灰粉接觸,爆出一縷縷妖豔的氣霧,彌漫的腐臭氣息立時消失。衛驚蟄壓力驟減,踏罡步斗振劍反攻,正是一招「破甲沉戈」。

歐陽修宏見自己煉制的「心死如灰」,被農冰衣輕描淡寫地破解,衛驚蟄又轉守為攻殺了上來,不禁七竅生煙暴吼道:「老子要發飆啦!」

他雙肩一晃,掣出背後青銅雙杖,右手長杖橫架任情仙劍,左手短杖猶如毒蛇吐信迅捷無倫地刺出,疾點衛驚蟄胸膛。

衛驚蟄劍式陡變,化「破甲」為「沉戈」,壓腕下切,「鏗」地劈擊在刺來的短杖上。他的功力遜色歐陽修宏一截,但出劍的火候拿捏極准,杖劍相激、火花四濺,居然是平分秋色之局。

歐陽修宏暴跳如雷哇哇怪叫,推青銅長杖橫掃,罡風光瀾澎湃肆虐,宛若決岸洪濤撲面沒向衛驚蟄。

衛驚蟄臨危不亂,天照九劍以攻對攻,側腰施展一式「吾身獨往」威武剛烈、氣勢凜凜,挑向歐陽修宏咽喉。

兩人你來我往又激斗十多個回合,歐陽修宏畢竟功力更勝一籌,借助仙劍魔杖的交擊,將荼陽火罡不斷迫入衛驚蟄體內。須臾,衛驚蟄頭頂水氣冉冉,顯然已將翠微真氣催動到了極致。

屈翠楓喘息稍定,收回墨玉折扇擰身又上,飛點歐陽修宏背心,喝道:「老怪物,咱們再來斗過!」

歐陽修宏也不回頭,反手用青銅長杖磕擊墨玉折扇,而後轉身飛腿踢向屈翠楓小腹。屈翠楓不敢用折扇硬接,忙退避開去,出劍朝對方小腿削落。

農冰衣拔出慧心短劍也加入戰團,三人如同走馬燈般圍著歐陽修宏直轉,勉強抵擋住他瘋狂的猛攻。

時間一長,人人在荼陽火罡的壓迫下大汗淋漓、心急氣喘。尤其農冰衣近年來專攻醫道,修為尚不及屈翠楓,更是細細嬌喘、力不能支。

衛驚蟄沉著堅毅,仿如中流砥柱抵禦住歐陽修宏大半的攻勢,沉聲道:「農姑姑,妳先走,我和翠楓斷後!」

農冰衣怒道:「我是你長輩,你憑什麼命令我?你和翠楓先退,我留下掩護。」

屈翠楓也不能不開口表態了,說道:「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歐陽修宏陰冷笑道:「說得好,你們三個都給老子一塊兒留下來罷!」脫手擲出青銅短杖,化作一束精光直射屈翠楓面門。

屈翠楓見它來勢凶猛不敢怠慢,左扇右劍十字交叉朝上迎去。不意胸口門戶大開,歐陽修宏鬼魅般飄近,左掌叩關而入。

「當!」短杖彈起,屈翠楓察覺到胸口惡風襲來窒息郁悶,曉得不妙,不及打量竭盡全力晃身閃躲。「砰」地一掌擊中左肩,將他生生打飛出去。

歐陽修宏探臂接住短杖,擋開農冰衣的慧心仙劍,橫長杖掃卷衛驚蟄,逼得兩人無暇旁顧。

衛驚蟄唰唰兩劍稍稍迫退歐陽修宏,這才得到喘息之機,問道:「翠楓,你傷得如何?」

屈翠楓五內俱焚,灼痛欲死,哼了聲算是回答。

歐陽霓疾步趕至扶起屈翠楓,低聲說道:「屈公子,不要誤會,我是常公子的朋友。」取出一顆清心丹塞入屈翠楓口中,助他抗禦荼陽火毒的侵蝕。

歐陽修宏怒罵道:「吃里扒外的丫頭,看老子待會兒怎麼收拾妳。」他惦記著丹爐,不欲久戰,掠身騰空念動真言,祭起腰間束著的「荼陽蟒帶」。

這本是他多年前尚未叛出明駝堡時,用一條收服的五毒彩蟒所煉化的護身法寶,經過將近一甲子的荼陽火罡煉制熏陶,而今的威力暴增百倍,被歐陽修宏倚之為必殺絕技,輕易也不願動用。

「呼」地風云咆哮,荼陽蟒帶升騰高空,剎那幻作一條長逾十丈、彩華閃閃的巨型毒蟒,身上煥放的斑斕妖光遮天蔽日、刺人肉眼。

歐陽修宏遙指荼陽蟒帶,口中低喝:「咄!」五彩毒蟒猛然翻身,張開血盆大口向下噴吐出一卷豔麗火霧。

這團火霧方出蟒口,登時「嗚」地悶響竟將空氣也焚點起來,彈指形成一蓬龐大無鑄的火團,居高臨下罩落衛驚蟄、農冰衣。

衛驚蟄劍交左手,推肩撞開農冰衣,右掌施動悟自天道下卷的「星移斗轉」,上舉相迎,拍出一道變化莫測的雄渾掌勁。

「哧啦──」當先一卷火云受掌風激蕩,匪夷所思地斜斜飛出,拐彎一轉反沖著歐陽修宏湧去。

歐陽修宏雙杖封架,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大罵道:「小兔崽子,我讓你再躲!」催動荼陽蟒帶源源不絕噴出烈火。

衛驚蟄連運三次星移斗轉,真元消耗極大,竟被蟒毒侵入肌膚,頓時現出一層詭豔彩光。他一陣頭暈目眩,真氣凝滯、手足發軟,上空火團乘隙而入,迫近數丈。

農冰衣嬌喝道:「張嘴!」左手彈出一枚解毒靈丸。

衛驚蟄吞服入口,毒氣漸退,改用「擎天柱石」封擋荼陽蟒帶。

不到一小會兒的工夫,大火燒遍周身,從四面八方向兩人湧來,甚至是腳下的山岩也烈烈燃起,逼得他們不得不禦風升到半空苦苦抵抗。

衛驚蟄盡管比農冰衣年輕,卻更顯男兒的沉著鎮定,傳音入秘道:「農姑姑,妳低聲數到『三』,我會全力劈開一道缺口。妳立刻沖出,北邊十余丈外有一座石洞,暫且藏身其中,再作打算。」

農冰衣釵橫發萎,喘息道:「你呢?」

衛驚蟄從容微笑道:「我自然會緊跟著進來。」

農冰衣點點頭,低數三聲。

衛驚蟄鼓嘯如雷,蕩袖揮劍劈出一式「擲地有聲」。左側火牆有道縫隙一閃即逝,農冰衣早有准備,施展家傳的燕行身法于間不容發里穿出。眼前火光一退,果然看到前方數丈之外的峭壁上有座天然石洞。

她飄身掠入,運氣熄滅衣衫上的火苗,也顧不得察看灼傷,回頭叫道:「驚蟄,快進來!」衛驚蟄褚衣一晃,左袖掄舞蕩開火浪,搶身跟進。

沒等他雙足落地,背後熊熊火海如影隨形追到。農冰衣站在洞口奮力劈出一劍,堪堪堵住火浪撲襲。再看衛驚蟄衣衫頭發俱都起火,背心血肉模糊,被燙傷大片。

農冰衣疼惜不已,催促道:「快把身上的火撲滅,這兒先交給我!」

衛驚蟄一聲不吭,身上「絲絲」青煙直冒,火苗熄滅。他回轉身形沉喝出劍,卻是荼陽蟒帶迫到洞口,向里面噴吐滔滔火流。

幸虧有石洞庇護,兩人無需旁顧左右,只管專神應對正面的火勢,形勢略略好轉。可時間久了,一旦真氣不繼,讓火舌竄

入洞內燃著空氣、石壁,依舊有死無生。

歐陽修宏心下得意,哈哈狂笑道:「我叫你們再神氣!」轉過身來,瞧見歐陽霓正將屈翠楓扶向遠處躲避大火,又轉喜為怒,三步兩步追到,飛起一腳從後踢昏屈翠楓,反手又一巴掌甩在歐陽霓臉上。

歐陽霓玉頰立時現起五道殷紅掌痕,眼中清淚漣漣。

歐陽修宏火氣略消,一把抓住她肩頭,又拎起昏迷的屈翠楓,闊步朝右首的一座石洞行去,惡狠狠道:「妳不是想發騷麼?老子成全妳!」

來到洞口,歐陽修宏力透指尖封住屈翠楓經脈,把他扔進洞內,扯開歐陽霓衣襟,竟是幕天席地大發獸欲。

歐陽霓禁不住苦苦呻吟,貝齒深深咬破櫻唇,滲出淒豔血絲。她緊閉著眼睛,阻止淚水流淌出眼眶,雙手狠狠抓緊身下灼熱的碎石。

風暴過後,歐陽修宏心滿意足地起身,看了看衛驚蟄和農冰衣藏身的石洞,早已被團團烈火封堵嚴實,而荼陽蟒帶盤旋空中兀自在不住噴火。

他大感舒暢,聽見隔壁石洞里傳出「劈啪」爆響,曉得是丹爐由于無人照看爐火漸小所致。

歐陽修宏低頭瞅了眼遍體鱗傷、神色委頓的歐陽霓,毫無憐憫之意的吩咐道:「給老子在外頭看好了,別讓我見著妳再去勾引那個小白臉。」匆匆穿好衣服,徑自往煉丹洞去了。

歐陽霓無力地匍匐在地,望著歐陽修宏背影,黯淡的眼眸里閃爍刻骨銘心的仇恨。

上篇:第四集  明駝篇 第十章 龍生九子    下篇:第五集 寂寞篇 第二章 黑星玉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