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五集 寂寞篇 第十章 劫後重逢   
  
第五集 寂寞篇 第十章 劫後重逢

第十章劫後重逢

第三天傍晚,彩兒帶回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小蛋不見了,綠袍老婦也不見了。八成是被她帶離平沙島,不知去向。

楚兒聞訊,再也無心繼續逗留荒島療傷。丁寂也心懸小蛋的安危,便讓彩兒獨自回返長離島,攜著楚兒連夜趕往平沙劍派打探詳情。

可惜那綠袍老婦形跡詭異,連平沙劍派的弟子也不甚了解。丁寂和楚兒一連抓了四五個人逼問,依舊一無所獲,反倒險些暴露身形又遭一場圍殺。更麻煩的是,晉連也離開了平沙島。

由于擔心楚兒的傷勢,丁寂只好硬拽著她離開。不幸之中的萬幸,小蛋還活著。為了查清綠袍老婦的去向,丁寂想到前往東海水晶宮打探消息。

而他的父親丁原,便是水晶宮掛名的宮主,執掌東海九山七十二島千百魔道豪雄,只是從未動用過。

兩人甫一接近水晶宮海面上方,即有巡海夜叉偵知,立刻通稟了進去。

如今打理水晶宮諸般俗務的,是首座長老年曆,當年因與云林禪寺四大神僧之一的一執大師鏖斗通宵,難分伯仲,而一戰成名。

眾人入得水晶宮,只見海底別有一番玄妙天地。在三十多丈的高空,幽藍色的海水翻滾流動,卻不瀉落,宛若有一把無形巨傘支撐著整座宮宇上空。

走了一段,前方赫然有一根巨型玉柱巍然高聳,幾看不清頂端。它通身繚繞著一蓬若有若無的藍朦朦光霧,從一道缺口上瀉下晶瑩水瀑,注入下頭的深潭內,呈現出美侖美奐的七色光彩。

丁寂向楚兒介紹道:「這便是水晶宮的鎮宮至寶『倚天柱』,高三十六丈四尺八分,粗六丈三尺,佇立于宮宇中心,令方圓百里的海水不至瀉落。」

楚兒暗自驚奇,臉上卻絲毫沒有表露。

丁寂與年曆極為熟稔,追在他身後調侃道:「年爺爺,你的頭發見長啊。」

年曆摸摸光溜溜的腦門,笑罵道:「小滑頭,屁股又癢癢了不是?」

丁寂吐了吐舌頭,隨他進入一座海底花園。園內奇花異草數不勝數,千姿百態、爭相斗豔。一群群仙禽珍獸暢游其間,逍遙自在。

亭台樓閣古色古香,散發著綺麗的光華;小橋流水,長廊九轉,彷似天上人間。

楚兒的目光不由被眼前景色所吸引,身心俱醉。

年曆引著兩人進了客廳,落坐後問道:「說吧,你是不是在外頭又闖了什麼禍,不敢告訴丁夫人,只得找我去收拾爛攤子。」

丁寂無比冤枉地叫屈道:「哪有,這兩年我修身養性,早不到處惹禍了。」

年曆失笑道:「你?修身養性?那鐵樹都能開花了。」

丁寂苦笑道:「可這一回,的確不是我去招惹人家,而是人家把麻煩尋到我的頭上來了。」說著,他將小蛋的事情告訴給了年曆。

說完他問道:「年爺爺,你能不能設法查一查,這兩天有沒誰見過一個穿綠袍的老妖婆經過,好歹也讓我有個方向去追。」

年曆靜靜聽完,說道:「原來你為的是這件事。」一招手,進來一名人臉魚身的侍衛。他低語幾句,打發侍衛出廳,轉首道:「你們等一等,我找個人來問問,或許能幫你解決這個難題。」

兩人耐心等了一盞茶左右,門外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誰找我?」

丁寂一下子從座椅里彈起來,興奮地沖向門口叫道:「小蛋!」

小蛋冷不丁被他嚇了一大跳,還未反應過來,整個人便被懸空抱起轉了三圈,把頭也晃暈了。

丁寂把他放下地,左看右看,就差在小蛋臉上狠狠親上一口,笑道:「好小子,居然沒死成,果然福大命大。」

楚兒矜持許多,端坐在椅中沒動,只是臉上流露出久違的喜色和輕松。

小蛋瞧瞧丁寂,望望楚兒,詫異道:「你們怎麼會在這里?」

丁寂按著小蛋的肩膀坐下,笑道:「先別說我們,你又是怎麼逃脫那老妖婆魔爪的?」

小蛋苦笑一聲,道:「你剛剛說准了,我真是福大命大。」

原來那一晚小蛋劈開星門送走丁寂和楚兒,自己卻為攔截晉連而孤身留下。他自知遠不是晉連對手,情急中吐氣揚聲,噴出淫蟲絲。

晉連人在空中,突見小蛋嘴巴一張,射出蓬白花花的東西朝自己面門打來,揮璿玉簫招架。豈料銀絲黏力極強,既已接觸到璿玉簫,又豈能隨意揮之而去?晉連的掌心陡然一寒,淫毒已破體攻入。

好在他正宗玄門出身,修為高出尤怨不只一籌,兼之璿玉簫乃平沙劍派鎮門仙兵,對聖淫蟲的寒毒亦有抑制作用,這才沒有當場被毒倒。

真氣運處,晉連硬生生迫出寒毒,為防止小蛋還有後招,側身飄開。

他落回地上,璿玉簫通體赤紅,「哧哧」微響,將一縷縷銀絲化為輕煙,盯著小蛋驚疑不定,呵斥道:「孽障,你竟敢用毒物傷人!」

小蛋心道,那位綠袍婆婆可比我的蟲寶寶毒多了,怎不見你出聲訓她?默然抓緊寶貴的喘息之機運轉真氣,也不答話。

綠袍老婦眸中詭豔精光連閃,問道:「小子,你剛才使的是什麼心法,居然將那兩人憑空送走。似乎,忘情宮也無此絕學。」

小蛋搖搖頭,大口喘氣道:「我告訴妳也沒用,一樣學不會。」

綠袍老婦厲聲怪笑,如夜梟鬼嚎尖銳刺耳,一雙碧色環索分從左右卷向小蛋。

小蛋情知今夜凶多吉少,低聲對霸下道:「我纏住他們,你找個機會快逃!」身形不退反進,仗劍沖向綠袍老婦。

霸下比他還快,幻作一束赤芒騰空,鼓動精元朝著綠袍老婦噴吐出一串流火。

「鏗、鏗!」碧色環索將小蛋連人帶劍纏住。綠袍老婦手腕一抖,用小蛋身軀迎向流火。

霸下大驚,叫道:「干爹小心!」想要收回自己噴出的荼陽火罡,卻已不能。

小蛋身不由己飛了起來,背上「啵啵」連響,已被流火擊中。幸虧烏犀怒甲護體,身上毫發無傷。

綠袍老婦口吐翡翠葉片,在空中霍然擴大十數倍舒展開來,罩向霸下。

霸下拼命躲閃,翡翠葉片陡然翠芒如虹散放而出,「呼」地卷裹住牠。

綠袍老婦呷呷得意一笑,收緊環索將小蛋捆得結結實實,摔跌在她的腳下。口中真言念動,把翡翠葉片納入袖口。

晉連冷眼旁觀神情木然,直到此刻方才言不由衷地恭賀道:「婆婆神功蓋世,晉某大開眼界。」

綠袍老婦對晉連的恭維毫不領情,淡然道:「他們兩個老身都要了。晉掌門沒什麼異議吧?」

晉連暗自慍怒,但為了日後大計,他不動聲色道:「那是自然。但日後葉無青若登門向敝派索要這小子,不知晉某該如何應對?」

綠袍老婦不悅道:「若非你疏忽大意,讓那兩個小輩逃脫,焉會留下後患,更不會暴露了老身的行蹤。事已至此,你就多加擔待吧。在老身報仇成功之前,最好先別得罪葉無青。」

晉連心里對綠袍老婦恨到極點,但又無可奈何,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綠袍老婦看也不看晉連一眼,道:「今晚我耗損了不少功力,需閉關靜修兩天。你給我找間靜室,不許任何人接近。」

晉連應了,問道:「那我把這小子先關押起來?」

綠袍老婦翻著白眼道:「你不是關過他一回了麼,結果如何?還是老身親自守著他。有我的『翠玉雙飛燕』鎖著,比晉掌門的石牢恐怕還要牢靠許多。」

晉連聽她冷嘲熱諷,心頭泛起陣陣殺機,暗恨道:「饕心碧嫗,眼下晉某尚有用得著妳的地方,便由得妳囂張張狂。終有一日,我會要妳付出代價!」

且不提他心里發狠,饕心碧嫗靜修兩日後功力盡複,攜著小蛋離開平沙島,朝東南方向飛去。

這兩天她在恢複,小蛋同樣也在恢複。只是翠玉雙飛燕將他鎖得死死的難以動彈,空有一身力氣卻什麼也干不了。

見識過小蛋口吐銀絲的絕活,饕心碧嫗將小蛋臉孔朝下,用一根碧色環索縛住身子,如拎一捆干柴般提著他,禦起另一根環索東歸天陸。

依照她的算盤,待回山之後不僅要設法奪下那件烏犀怒甲,更要撬開小蛋的嘴巴,逼他吐出一身古里古怪的招式心法。

看著腳下的海面飛逝後退,小蛋心急如焚。雖然暫無性命之虞,但傻瓜都曉得後面的日子絕不會好過。他苦思冥想脫身之策,只盼能逃出饕心碧嫗的魔爪。

不知不覺在輕撫的海風里,倦意上湧睡了過去。莫名的,夢中星海蒼茫,無數奇妙景象紛遝而來,最後定格在那一幅「周而複始」之上。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是心靈福至,小蛋一驚醒來,就見暮色低垂滄海無垠,閃動著玫瑰色的波光。

他心底一喜,暗暗琢磨道:「如果我能咬著這老婆婆的手,便能施展『周而複始』的心法,吸食她的功力。她受驚之下,說不定就會松了環索。可我連扭頭都困難,又怎麼才能接近她的手呢?」

他絞盡腦汁,想著如何能夠故技重施成功逃生,卻始終不得要領。眼看天色漸漸黑了下來,猛然靈光乍現,暗叫道:「我怎麼沒想到碧索!」

他竭力低下頭,試圖用嘴巴去構綁在胸口的環索,可惜幾次嘗試都差了好幾寸的距離。

他並不氣餒,心念急轉道:「嘴巴咬不著環索,那我身子的其它部位呢?事到如今,只要能有一線希望,總該試一試。」

于是,小蛋反雙手握緊碧索,默念心訣催動丹田真氣。幾經磨礪,他的「睡夢神功」已有長足精進,汩汩綿綿,流轉而起。須臾間靈台晉入空明之境,腦海里「周而複始」的星圖清晰重現,物我兩忘。

然而好事多磨,真氣湧到掌心便失去控制渙散開來,似乎這招絕活只能用嘴才好使。小蛋思忖著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以至于真氣不行,滯于腕間。

正當他錯愕之際,彙聚在雙掌上的真氣越來越多,宛若注入了一個蓄水池般。等到池水滿溢,小蛋靈台轟然一晃,剎那間失去了意識,全身青光隱隱,兩股絕堤洪流從掌心沖出,全不由他的心神操縱。

與此同時,丹田蟄伏的聖淫蟲精氣也駕輕就熟融會貫通,借助小蛋的經脈運轉,一起破入碧色環索中。

饕心碧嫗正馭動另一條碧索疾行,冷不丁手上拎著的那根出了狀況。只聽「叮」地鏑鳴,環索震顫鼓噪,兩股冰涼徹骨的寒流沿著手臂襲入體內,瞬間合而為一,勢如破竹地湧向胸口。

她氣血翻湧,凜然變色,喝道:「你在干什麼?」意隨心生,修羅煞功噴薄而出,全力抵禦寒流侵襲。

孰料修羅煞功甫一切入寒流,立時如同石沉大海失去蹤影,好似被融化了般。饕心碧嫗不由駭然道:「難不成這小子竟也會『吸精吮髓大法』?」

她無暇細想,一振右腕抖開碧索,怒喝道:「去!」

「呼──」真氣順利回流,小蛋身上的禁錮也陡然松脫。若是他不願放手,憑饕心碧嫗倉促間的出手,也絕難甩脫小蛋。

可小蛋之所以施展周而複始,為的就是能從碧索的束縛里脫逃,如今天遂人願,他哪里還會抓著環索不放?

也虧他急于脫身,並不貪圖進一步吸食饕心碧嫗的修羅煞魔氣。否則稍晚一刻,待到對方回過神來,運全力將魔氣反攻進小蛋體內,在彼此功力差距懸殊的情形下,小蛋不死也得重傷。

小蛋的身軀拋飛而起,幾個翻滾穩了下來。他剛要掣劍劈開星門,借助「虛空訣」遁走,猛然心里一沉道:「不行,霸下還在她手上!」

饕心碧嫗也已醒悟過來,小蛋使用的功法煌煌浩然,與昔年魔道十大高手之一紅袍老妖精修的「吸精吮髓大法」迥然不同。

何況紅袍老妖在十八年前的蓬萊仙會上,讓冥輪老祖年旃打得修為盡廢,與楚望天一並被囚禁于蓬萊島,焉能再將自己的絕學,傳授給眼前這個乳臭未干的少年。

而若非懷疑這少年與紅袍老妖有淵源,她亦不會倉促之間進退失據,松了翠玉雙飛燕。

想通關鍵,她更加生出一種遭到小蛋戲弄的羞辱,森然道:「看老身稍後怎樣將你抽筋扒皮!」

小蛋心下凜然,橫劍飄立,准備迎接饕心碧嫗的雷霆一擊。

「呼──」饕心碧嫗大袖鼓蕩如風,「砰」地燃燒起來,熊熊火光刺人雙目。

小蛋又驚又奇,暗道:「這老婆婆的功夫好生詭異,出手前居然把自己的袖子也點著了,著實厲害!」

不料饕心碧嫗的臉色又為之大變,怒吼道:「小畜生,找死!」

「颼──」一束赤芒從袖內射出,盤旋到小蛋頭頂,得意笑道:「著火啦,著火啦!」竟是被翡翠葉片擒住的霸下。

小蛋驚喜交集,詫異道:「你也逃出來了?」

霸下落到小蛋肩頭,道:「臭老婆子,真以為一片葉子就能困住本少爺麼?實話告訴妳,它已被我一口一口吞下肚去。雖說味道不怎麼好,可也省得妳再拿它來捉我。」

敢情這小家伙也不是省油燈,偷偷將翡翠葉片蠶食殆盡,只等著時機一到發動突襲,好救出小蛋。

饕心碧嫗運功撲滅火苗,半截袖子已蕩然無存。她平生第一次吃了這麼大的一個虧,面目抽搐已是怒極,鼓聲尖嘯如一卷綠云襲來,探破戮爪插向小蛋面門。

霸下忙叫道:「干爹,下海!」先一步掠起,往數十丈下的東海激射而去。

小蛋心領神會,放下面罩,運起金光聚頂「鏗」地硬接住破戮爪,借勢沉身疾墜。

「嘩」海面一開即合,將霸下和小蛋的身影吞沒。饕心碧嫗豈能善罷罷休,如影隨形撲入海中,在後緊追不舍。

霸下蛟龍入海大展神通,一面辟水急馳,一面驅動諸般水系仙術攻擊饕心碧嫗。

饕心碧嫗魔寶被毀,怒忿欲狂,劈波斬浪越追越近。「吭啷」抖動翠玉雙飛燕,直打小蛋背心。

小蛋不敢收身招架,以免被饕心碧嫗纏住。他功聚後背,施展「有容乃大」硬接雙索。「鏗鏗」金石激響,眼前一黑吐了口淤血,背上灼疼淤塞的難受。

借著翠玉雙飛燕撞擊的沖力,兩人之間的距離稍稍拉大。如此一追一逃轉眼數百里。小蛋無暇施展靜水遁術,霸下也擺脫不了饕心碧嫗的追殺,形勢愈加危急。

驀地前方海水乍退,現出一片幽幽藍光繚繞的海底世界。遙遙望見有一座黃牆碧瓦的小寺院,隱于五光十色的奇異花樹叢間,霸下慌不擇路奔了過去,高聲叫道:「救命啊,有人打劫──」

牠一開口心神微分,饕心碧嫗登時追到背後,探左爪抓向小蛋肩頭。

小蛋沉肩出劍,回斬饕心碧嫗左腕。饕心碧嫗一聲陰笑,劈手奪過雪戀仙劍甩向霸下。霸下嚇得連腦袋帶四肢一起縮進殼里,「叮」劍鋒擊在硬甲上劈開一絲裂紋,頓時有金色鮮血湧出。

小蛋又痛又怒,奮身撲向霸下。身後環索鏗鏘響鳴,飛襲而至。

「鏗鏗!」兩記脆響,一束灰色身影凌空掠到,護住小蛋揮掌震開翠玉雙飛燕。

小蛋接住霸下,急問道:「你怎麼樣了?」

霸下死也不肯把腦袋露出來,縮在殼里叫道:「哎喲,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湧出的金色血液漸漸黏稠,不再淌落,迅速將傷口封住。

饕心碧嫗收住翠玉雙飛燕,陡然一凜打量來人,竟是一位容貌秀麗、氣質出塵的女尼。

她拂袖卷住雪戀仙劍,低咦一聲,說道:「小施主,這柄仙劍是誰送你的?」

小蛋捧著霸下心痛不已,回答道:「是羅牛羅大叔。」

灰衣女尼輕輕頷首,將雪戀仙劍還給小蛋,說道:「婆婆,不知這位小施主何處得罪了妳,可否網開一面?」

饕心碧嫗凝視灰衣女尼驚疑不定,突然醒悟道:「不好,我為了追這小鬼,稀里胡塗竟闖入了水晶宮的地盤,偏偏還遇上了她!」

隱約聽聞遠處號角聲聲,警兆迭起,有十數個身影正朝此地飛速馳來,應是水晶宮的護衛。她縱然狂妄,也不敢以一人之力在面對灰衣女尼的同時,再陷入水晶宮眾多魔道高手的重圍。

于是當機立斷,喋喋冷笑道:「小子,算你命大。」一收翠玉雙飛燕,不甘而去。

饕心碧嫗剛走,年曆率著十余名水晶宮高手便已趕至。眾人齊齊向灰衣女尼施禮道:「大師,我等疏于防范,令妳受驚了。」

灰衣女尼淡然一笑,道:「年長老何需客氣。」轉眼望向小蛋,說道:「小施主,你的霸下傷勢頗重,是否可讓貧尼替牠醫治?」

小蛋見她一露面便驚走饕心碧嫗,又還回自己的雪戀仙劍,心中感激,點頭道:「大師,謝謝妳。」

入了寺院,灰衣女尼為霸下療傷。小蛋一五一十將遭遇說了,當提及小寂時,灰衣女尼神色微動,說道:「小友不妨在此逗留幾日,也好讓貧尼徹底治愈霸下。至于你說的這位小寂,或許年長老能幫你找到他。」

當下,她低語交代年曆。年曆點頭應諾,回頭便派人前往長離島打探。

小蛋聞言不禁大喜,他當然已經明白過來,自己是陰差陽錯撞進了水晶宮。有年曆幫忙尋找小寂,自然比他獨自一人大海撈針強許多。

果然,沒兩天年曆派人來請,說是有兩位朋友要見他。小蛋隱隱猜到來人可能是小寂和楚兒,抑制激動來到客廳。還沒等進到里面,就給沖出來的丁寂一把抱起。

說完其中曲折,楚兒忍不住問道:「常師弟,你可曉得這位大師的法號?」

小蛋搖頭,丁寂朝他神秘微笑道:「這位大師麼,說來和你也頗有淵源!」

請繼續期待續集

下集預告:

在平沙島一場惡戰之後,小蛋、楚兒和丁寂三人劫後重逢,相聚水晶宮。在得知歐陽泰克已死的消息後,楚兒決定盡速回山複命。兩人回到忘情宮,受到了葉無青的嘉獎和撫慰。

正當小蛋以為將有一段太平的日子好過時,蓬萊仙島忽然派遣弟子登門拜訪。這次,他們送回了一位老人,竟然就是葉無青的恩師楚望天!這一下,葉無青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上篇:第五集 寂寞篇 第九章 隔代家仇    下篇:第六集 望天篇 第一章 天無二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