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六集 望天篇 第九章 與子偕行   
  
第六集 望天篇 第九章 與子偕行

第九章與子偕行

小蛋等人出了酒窖,已然天色微明。

羅牛施展神功,又替一眾迷失心神的莊丁仆從解了禁制,泉莊總算恢複了些許人氣。

馮彥海心事重重,卻不願在羅牛面前失了禮數,便請眾人前往茶齋歇息。

羅牛婉拒道:「貴莊突遭大變,羅某不便打擾,這就告辭。若是他日有暇,歡迎馮兄前來敝府作客。」

若是平日,能得到羅牛的邀請,馮彥海多半會興奮不已,但現下卻怎也高興不起來,勉強笑道:「多謝羅府主盛情,待敝莊事了,在下定當親自登門拜謝。」將羅牛送到莊外,便匆匆回返處理善後。

顧智打量小蛋身上的烏犀怒甲,問道:「小蛋,你這穿的是什麼?」

小蛋一省,道:「這是烏犀怒甲,我倒忘了脫下來。」心念微動,烏犀怒甲從身上飛起,在空中恢複原形,縮小成彈丸大小,收入小蛋衣襟內。

羅牛說道:「小蛋,你如果不急著回返忘情宮,就到天雷山莊坐一坐,順便也讓這位楚兒姑娘好生休養一下。」

楚兒漠然道:「多謝羅府主好意,我的傷並不礙事,也不必前往天雷山莊了。」

小蛋道:「羅大叔,實不相瞞,我得去一次中州迭青山。」

羅羽杉走在羅牛身側,似乎不經意地看了眼小蛋的右腕,玉容悄然一黯,默默低下了玉首。

遼鋒詫異道:「你去迭青山做什麼?那里離碧落劍派不遠,別讓那班牛鼻子老道撞見了,找你的晦氣。」

小蛋笑笑,道:「多謝遼大叔提醒,我是受一位朋友之托,去送還一件東西。」

楚兒說道:「常寞,我要找地方療傷,便不陪你去了。你辦完了事,盡快回宮,我在宿業峰下的苦腸澗等你。」

小蛋一想,楚兒的傷勢的確不宜遠行,便道:「要不我留下來,先等妳養好傷?」

楚兒搖頭道:「不用了,當我不曉得你要去干什麼?最好別多耽擱,不然讓師父起了疑心,誰都救不了你。」

小蛋一驚,暗道:「原來師姐都已猜到了,不知師父清不清楚?」他沉吟道:「那我讓小龍留下來陪妳。」

楚兒傲然道:「我何須牠的保護?記著,先和我在苦腸澗會合,然後再回宮。」說罷身影一閃,如一抹紅云徑自禦風而去。

顧智看不慣楚兒的傲氣,冷哼道:「好個霸道的丫頭,不愧是葉無青的門徒。」

羅牛苦笑道:「忘情宮和咱們誓不兩立,楚兒姑娘的態度亦情有可原,顧兄也不必太過見怪。小蛋,這些日子你過得怎樣?」

小蛋回答道:「還好罷。羅大叔,虎子和嬸嬸他們都還好麼?你的傷也全好了罷?」

「早好啦,」羅牛笑道:「虎子還常常念叨起你。就連羽杉這次回來探親,原本說好今日就要回山,可一聽常兄說,你在泉莊遇到了麻煩,也陪著我,一塊兒趕了過來。

「對了,那些星圖你參悟得如何了?聽盛師兄來信說,前些日子你和驚蟄還在漠北巧遇,合力跟地龍斗了一場,聽說古大先生他們都對你贊賞有加。」

小蛋聽羅牛說起羅羽杉特意趕來的事情,情不自禁地偷偷向她望去,只見她看著遠處的荒嶺怔怔出神。

他愣了愣,尋思道:「奇怪,從見到羅姑娘開始,她就一直沒怎麼說話,好像有點不開心。」又一轉念,醒悟道:「是了,她今日就要回返天一閣,從此又將離開父母遠隔重洋,難免有點離愁。」

當下整理思緒,將自己參悟天道星圖所發生的種種異狀,毫不隱瞞地說了出來。

羅牛聽完,又是困惑又是驚喜,說道:「難得你能有這般的際遇巧合,可惜其中玄妙我也不太明白。不過,你能在短短兩年不到的工夫里參透這麼多,著實難得。」

又行出一段,泉莊已被眾人遠遠拋在了山麓里。羅牛駐步道:「好啦,咱們就在此作別罷,小蛋。等到明年二月,我會前往翠霞山為你和盛師兄助陣。」

小蛋也停下了腳步,心頭湧起依依不舍的別緒。遼鋒卻向始終默不作聲的羅羽杉問道:「小姐,妳要不要跟我們回天雷山莊?」

羅羽杉低呼了一聲,恍若從夢中被遼鋒喚醒,心不在焉道:「你說什麼?」

遼鋒一愣,心想小姐怎麼忽然變得有點反常,將自己的問題又重複了一遍。

羅羽杉這才聽清,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回去了,就直接從這兒回南海罷。」

羅牛一貫了無城府,也沒覺出女兒有什麼問題,頷首道:「也好,妳和小蛋剛巧同路,不如結伴而行,彼此也有個照應。」

羅羽杉櫻唇輕輕歙動了一下,終究什麼也沒有說,顧智在旁邊察言觀色,隱約猜到了她的心思。

奈何這類女兒家的事情,他也不便多言,只暗暗搖頭道:「小姐怎會對這呆頭鵝上心?真教人看不懂。」

眾人略作寒暄,便在山路上分道揚鑣。

羅牛率著顧智和遼鋒回返天雷山莊自是不提,且說小蛋與羅羽杉禦風往東,朝著迭青山的方向行去。

一路之上羅羽杉跟在小蛋身側,眉目宛若秋水,隱隱藏著一抹惆悵落寞,不發一言。

小蛋見了,只當她舍不得羅牛夫婦和小虎等人,也不知該從何安慰羅羽杉。而他與羅羽杉久別重逢後,明明憋了一肚子的話,可在腦子里轉了又轉,偏又總不好意思先說出口。

如此一來,兩人均自滿懷心事,只管埋頭趕路。

直到日漸偏西,進了中州地界,羅羽杉察覺到小蛋面有倦色,想是昨晚連番惡戰,未得休息之故,這才低聲說道:「小蛋,咱們到前邊的鎮上歇一歇腳罷。」

小蛋早有此意,只是擔心誤了羅羽杉的歸期才沒肯停下歇息,轉頭見她神態嫻靜淡雅,殊無勞累之色,顯然這一年多里修為亦是突飛猛進,仍在自己之上,心里醒悟道:「她是察覺到我有點累了,才這樣說的。」

念及至此,小蛋身上不禁生出絲絲暖意,幾乎把遍體的疲勞也一掃而光。他俯首眺望四下,說道:「好啊,似乎南邊不遠就有一座挺大的縣城。」

兩人在城外降下身形,並肩而入。

此刻日薄西山,晚霞滿天,街上熙熙攘攘盡是忙碌一天,將將收工的人群,到處洋溢著質樸爽朗的歡聲笑語。

進了城,剛走了一段,羅羽杉無意看到左首的一條大街街角上,立著塊年深日久的石碑,鐫刻著「玉水」二字,心頭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地領著小蛋拐了過去。

她偷眼掃過身邊懵然不覺的小蛋,自己也不清楚為何會借著回返南海天一閣的由頭,與這少年千里同行。

也許,私下里她是想給小蛋一個解釋的機會,而那又何嘗不是為自己尋找一絲藉慰?

一路之上,她的腦海里,總是翻來覆去地浮現起小蛋摟住楚兒纖腰、俯頭替她吸吮毒血的情景,然後是楚兒用含有敵意的眼神,毫不猶豫地拒絕自己幫她包紮傷口,而由小蛋親手為她包裹上。

那毫不掩飾的親熱神態,還有小蛋右腕上消失了的紅絲結,猶如千縷絲線纏繞于芳心之間,令她柔腸百轉,黯然神傷。

而小蛋對此,卻不作任何的辯白,甚至直到現在,都沒有對自己說上哪怕一句問候的話語。莫非,他真的和別人日久生情,心中另有所屬?

羅羽杉的心底禁不住升起一陣陣酸楚,幽幽心道:「楚兒姑娘光豔照人,才貌雙絕遠勝于我。小蛋喜歡上她,也是意料中事。

「或許,是我不該。從一開始,他也只當我是萍水相逢的普通朋友。在翠霞山他甘願舍身相救,也是因著他本性如此,更是為了報答我爹和盛師伯的恩情而已。」

想到這些,她愈加不能自遣,心中黯然道:「既然這樣,我還傻呆呆地跟著他做什麼?不如早些禦劍回返南海,從此靜心修煉,再不去胡思亂想。」

她正出神想著心事,忽聽小蛋道:「羅姑娘,這里有一家酒樓,看上去十分乾淨,咱們不妨到里頭坐一會兒罷。」

羅羽杉一抬頭,就見街邊一面「雅翠樓」的酒旗迎風招展飄蕩,樓內人聲鼎沸,生意甚是熱鬧。

她輕輕嗯了聲,隨小蛋上了二樓。

一名已忙得暈頭轉向的伙計快步迎上,語速飛快地問道:「兩位客官,雅座已經滿了,正好靠窗有張桌子客人剛走,請問都要點些什麼?」

以前點菜,小蛋都是由常彥梧來,這時聽伙計問起,扭頭望向羅羽杉。

羅羽杉在臨窗的空桌旁落坐,輕聲道:「我只用一杯清茶,其它的你看著點罷。」

偏偏小蛋對吃什麼也不在意,當即隨便叫了兩個熱炒,又讓伙計端了壺熱茶上來。

羅羽杉一手支頤,若有所思,目光轉向窗外,全沒留意四周數十雙食客投來的驚豔眼神。

在街對面,一家綢緞莊外,兩名伙計正在打烊關門,結束一天的生意。

羅羽杉曾聽父親說過,這家綢緞莊,正是三十余年前丁原和蘇芷玉初次邂逅的地方,而今難道會成為她和小蛋分手的所在?

伙計端菜上桌,忍不住多瞅了羅羽杉兩眼,暗暗嘀咕:「這傻小子,請這般天仙般的姑娘吃飯,連幾個好菜都舍不得多點。」

就聽小蛋招呼道:「羅姑娘,妳多少吃一點罷。」

羅羽杉回過頭,道:「不用了,我喝杯茶就好。等用過飯,咱們便在此地分手罷。」

小蛋一呆,沒料到羅羽杉這麼快就提出要分手。

他心里雖是非常不舍,無奈生來就不會違拗別人的意願,當下點頭道:「妳要多加珍重。」

羅羽杉見小蛋沒有只字詞組的挽留之語,更覺失落,低低道:「好。」

忽然小蛋懷里一動,霸下一覺睡醒,不甘寂寞地探出腦袋,瞧瞧小蛋又望望羅羽杉,壓低聲音問道:「干爹,這是我的干媽罷?」

牠聲音雖輕,可又怎逃得過羅羽杉的耳朵?聽聞之下,頓時令她又窘又羞,看著霸下說不出話來。

小蛋差點沒讓嗓子眼里的一口牛肉給噎死,連嗆帶咳尷尬道:「你別瞎說。」

霸下不服不忿道:「我瞎說,那你臉紅什麼,又干嘛整日為這位姑娘捏泥人?上回我犯錯,把楚兒當成了干娘,也沒見你

臉紅過。」

小蛋恨不得用筷子上夾的一大塊牛肉堵住霸下的嘴,忐忑不安地看了看同樣羞不自勝、玉首低垂的羅羽杉,結結巴巴道:「你再不閉嘴,我要發火了。」

霸下察覺小蛋滿臉通紅兼全身冒汗,一搖頭道:「惱羞成怒了,還是避避風頭得好。」腦袋一縮,藏回了小蛋懷中。

小蛋悶著頭不敢再望羅羽杉,半晌訥訥道:「這小家伙一向瞎說的,妳別生氣。」

所謂言者無心,聽著有意,小蛋說的是「別生氣」而非「別當真」,聽在羅羽杉的耳中,卻羞喜交集,低聲問道:「你……能給我看看泥人麼?」

小蛋老老實實探手入懷,先在霸下的殼上彈指一敲,然後取出一尊小泥人放在桌上,道:「這是我新做的一個,還是不太像。」

羅羽杉捧起泥像在眼前仔細端詳,笑容如春風化雪,她愛不釋手地捧著泥人,撫著它脖子上懸掛著的紅絲結,眼眸中重新閃爍起動人的光芒,微笑道:「小蛋,把它送給我好麼?」

小蛋剛嗯了聲,猛聽樓梯口有人哈哈笑道:「這不是羽杉侄女兒麼?」

他和羅羽杉聞聲雙雙望去,從樓下晃晃悠悠上來一名枯干瘦小的青衣老頭,容貌猥瑣丑陋,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精光四射,骨碌碌地亂轉,嘴唇上生著兩撇八字胡,一抖一顫高高翹起。

羅羽杉驚喜起身,向那老者說道:「畢老伯,您怎麼也在這兒?」

原來,這老頭便是名聞天陸的第一神偷畢虎,亦是昔年天陸九妖中碩果僅存的幾人之一。

他與羅羽杉的父親羅牛、翠霞派掌門盛年以及丁原等人交情深厚,堪稱患難之誼,閑暇無事時,也常到天雷山莊作客,故此羅羽杉能一眼認出。

畢虎笑呵呵走到桌邊往椅子里一坐,道:「我老人家閑著沒事,四處逛逛。」小眼睛朝小蛋瞥了瞥,努努嘴問道:「這小子是誰,妳的相好麼?」

羅羽杉大羞,赧然道:「他是侄女兒的一位好朋友,名叫小蛋。」

「小蛋?」畢虎眨巴眨巴眼睛,道:「哦,我想起來了。前兩天在紫竹軒作客,聽盛年和衛驚蟄都說起過,原來就是他?我老人家正盤算著啥時候偷偷摸上忘情宮見他一見,趕巧在這里給撞上了。」

他掃了一眼桌面,皺起眉頭問道:「怎麼就兩個菜,連壺好酒也沒有?」打了個響指,招呼道:「伙計,伙計,過來點菜!」

剛才那伙計一路小跑,奔到近前,畢虎也不等人家開口,一氣不停報出十多個菜名,又要了兩壇好酒,這才稍覺滿意地揮揮手吩咐道:「讓廚子手腳利落點,我老人家吃飽還有事要辦。」

打發了伙計,畢虎問道:「羽杉侄女兒,妳不是去了南海天一閣麼?」

羅羽杉答道:「師父准假,讓我回家探親一個月。眼看假期屆滿,我正要返回南海。」

畢虎笑道:「妳師父不就是蘇芷玉那丫頭麼?呵呵,一轉眼她都成了天一閣主啦。」

這時伙計將兩壇酒端了上來,畢虎也不客氣,打開一壇給自己斟滿,舉起了杯子,才想著旁邊坐的小蛋,問道:「小伙子,你要不要喝兩杯?」

小蛋搖頭道:「我不怎麼喝酒,您老自便。」說著,隨意夾了塊雞丁塞進嘴里。

畢虎「滋滋」有聲,一飲而盡,一邊倒酒一邊瞧著羅羽杉手中的泥人,好奇道:「咦,這好像是妳麼,捏得還挺有點味道,是誰做的?」

猛聽得身邊小蛋回答道:「我。」

畢虎一怔,旋即笑嘻嘻道:「我明白,這是定情信物,對不對?你們的事,羅牛曉不曉得?別是在私定終身罷?」

他越說越不象話,嗓門又高,引得周圍食客紛紛注目,羞得羅羽杉和小蛋恨不能趕緊抽身而逃。

畢虎自顧「咕嘟」又一口喝干了酒,親熱地拍拍小蛋胳膊,笑道:「小伙子,有眼光!羽杉侄女兒可是當今天陸的第一美女,你豔福不淺啊。能攀上這門親事,那是你祖上燒了八輩子的好香。」

小蛋紅著臉沒說話,羅羽杉嬌嗔道:「畢老伯,您老人家要再拿我和小蛋消遣,侄女兒可要找石磯嬸嬸告狀啦。」

一提石磯娘娘的名號,畢虎頓時老實了許多,嘴巴里細長的舌頭一吐一卷,道:「別,我閉上嘴巴喝酒,什麼也不說了。」

小蛋忍不住道:「畢老伯,您嘴巴閉上了是沒法喝酒的。」

畢虎一瞪眼,道:「誰說的,我老人家今天就讓你開開眼。」說罷一仰脖,丹田真氣運勁猛吸,「嘩——」杯中的酒汁凝成一束水練,直鑽他的兩個鼻孔,彈指間酒杯便見了底。

畢虎把酒咽落肚中,得意道:「如何,你來試試?」

忽聽小蛋身上有個聲音道:「這有啥了不起,我的眼睛還能喝酒呢,你行麼?」

畢虎愕然朝小蛋胸前望去,就見霸下慢悠悠爬了出來,抬頭瞧著他滿是不屑。

畢虎指指霸下,難以置信地問道:「是牠在說話?」

小蛋歎了口氣,道:「不是牠還會有誰?」當下將霸下的來曆告訴了畢虎和羅羽杉。

畢虎聽完,眼睛放光,狠狠盯著霸下,幾乎口水都要滴了下來。

他生平並無大惡,奈何手癢的毛病到了哪兒都改不了,此時看到霸下,心里頭禁不住又動起了歪念。

羅羽杉用纖指輕輕撫摸霸下,愛憐道:「原來牠叫小龍,好可愛。」

霸下合上眼,一副十分受用的模樣。

畢虎道:「喂,你真能用眼睛喝酒?」

霸下睜開眼,眸子里紅光一閃,「哧」酒壇內飆射出兩縷細細的水線,徑自射入牠的眼中,嘴巴里兀自說道:「如何,你來試試?」

畢虎目瞪口呆沒了脾氣,忙轉移話題道:「小蛋,你也要陪羽杉去南海麼?」

小蛋回答道:「我要去一次迭青山,正巧和羅姑娘有一段同路。」

「迭青山?」畢虎詫異道:「你去迭青山做什麼?」

小蛋道:「有位朋友臨終前,托我將他的遺物交還給家人。」

畢虎朝四周張望了下,身子往前一探,壓低聲音道:「他家是不是住在翡翠谷?」

小蛋驚訝道:「不錯,確實是在翡翠谷,可您老人家怎麼也會曉得?」

畢虎往椅子里一靠,苦笑道:「天底下的事總是那麼巧。小伙子,幸虧你在這兒遇上了我老人家。聽一句勸,翡翠谷暫且不去也罷。」

小蛋越加奇怪,問道:「為什麼,難不成那里的人都搬走了?」

畢虎搖頭道:「搬走沒搬走我不清楚,可他們卻惹上了天大的麻煩!」灌了一杯酒,他繼續說道:「你總該聽說過碧落劍派罷?這兩天他們便要前往迭青山,找白鹿門的人算帳。

「據說,是碧落七子之一的停濤真人門下,有兩名弟子被白鹿門的人毒倒,至今還躺在床上不能動彈。」

小蛋大吃一驚,問道:「碧落劍派怎會有弟子傷在了白鹿門的手中?」

畢虎道:「那就不曉得了。總而言之,最好別去,趕緊打道回府罷。」

羅羽杉問道:「畢老伯,這消息您是從何而來?」

畢虎輕笑道:「該著小蛋走運,昨晚我還在碧落山,無意聽到了幾個老牛鼻子在商量報仇的事。當時也沒太在意,哪想還

會牽扯到小蛋?」

至于他為何會獨自一人溜上碧落山,羅羽杉不問也明白,多半是靜極思動的緣故。

畢虎拍拍小蛋,說道:「小伙子,你犯不著蹚這混水,等風波過後,再去也是不遲。嗯,我有事要先走一步,有空到云冪宮來找我玩。」一晃身,飛快地下樓而去。

羅羽杉目送畢虎離開,問道:「小蛋,迭青山你還要不要去?」

小蛋點頭道:「當然要,希望白鹿門不會有事。」

羅羽杉輕輕頷首,隔了片刻低聲道:「我陪你一起去。」

小蛋一愣,道:「妳不是要回南海麼,萬一耽誤了歸期就不好了。」

羅羽杉嫣然淺笑道:「沒關系,回頭我抓緊趕路,應該沒問題。」

說著話,伙計流水價般將一碟碟菜肴端上了桌。

小蛋道:「奇怪,畢老伯還沒吃呢,怎麼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霸下不忿道:「可惡,要了這麼多東西卻不付帳,讓干爹做冤大頭。」

小蛋不以為意道:「畢老伯是長輩,我請他吃一頓也是應該的。」

羅羽杉解下泥像上的紅絲結,替小蛋重新系到腕上,輕聲叮嚀道:「碧落七子俱都性高氣傲,與魔道各派水火不容。真若撞上了他們,你要多加小心。」

小蛋低頭凝視著羅羽杉用她瑪瑙般、粉嫩晶瑩的小手,將紅絲結系上手腕,心中甜蜜,說道:「我知道了。」

羅羽杉收回手,僅僅一個稍存親昵的動作,已令她玉頰暈紅,芳心怦然,按捺羞意道:「咱們盡快上路,或許能趕在碧落劍派的前頭。」

小蛋一醒,道:「是了。」叫過伙計結過酒帳,與羅羽杉出了雅翠樓。

此際華燈初上,夜色降臨,兩人出了縣城,禦風往迭青山飛去。

上篇:第六集 望天篇 第八章 盈虛如一    下篇:第六集 望天篇 第十章 碧落白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