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七集 玉碎篇 第二章 殃及池魚   
  
第七集 玉碎篇 第二章 殃及池魚

第二章殃及池魚

小蛋也沒想到自己這一下能把停濤真人整得如此之慘,他在羅羽杉的攙扶下勉力站直身子,無可奈何道:「道長,只要你能下令停戰,我這就幫您解毒。」

停濤真人的面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堂堂的碧落七子之一,天陸正道有數的高手,莫名其妙栽在一個無名後生手里,居然還是兩敗俱傷?這張老臉算是丟到家了。

他一抖拂塵,「哧哧」青煙直冒,空氣里彌漫起一股若有若無的甜香,銀絲逐漸被真氣煉為烏有,然而停濤真人經脈中的寒毒,卻不是抖一抖那麼容易拔除的,如果繼續逞強而戰,血行加速之下,大有可能性命堪憂。

他連試幾次,非但無法將寒毒迫出體外,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不禁心頭既驚且怒,冷笑道:「小畜生,貧道何需你示好賣乖?」

需知停濤真人素持身分,極少口出惡言,接連兩次怒罵小蛋「畜生」,顯然是心中郁悶到了極點。

可小蛋能一笑置之,霸下卻不干,突然不聲不響噴射出連串火箭。

霸下知道停濤真人修為了得,荼陽地火也未必能傷得了他,專撿老道士身旁的一眾弟子燒烤。

「呼─」一簇簇火箭在半空中爆裂擴散,像洪水般洶湧澎湃朝著碧落派弟子迫去,未及觸身,便已令人感覺灼熱迫面,如火山崩塌。

幾名碧落弟子親眼目睹過荼陽地火焚毀停濤真人大半截衣袖的場景,想想自己遠不及停濤真人之能,于是幾人紛紛抽身閃躲,手中仙劍舞出團團光瀾,護住全身。

有兩名動作稍慢半拍的碧落派弟子,被無孔不入的荼陽地火燃著衣襟,頓時失聲呼喊,心神大亂。

停濤真人強忍體內寒毒,拂塵左右開弓,「嗚嗚」兩股渾厚罡風,替門下弟子撲滅火苗,但短短一眨眼工夫,兩人各有一處肌膚焦黑冒煙,胳膊上鼓起一大片亮晶晶的水疱。

停濤真人這一略運真氣,寒毒乘隙卷土重來,他身不由己地打了個寒顫,臉上的銀白光芒又深了一層。

他自知無力久戰,憤怒的眼神射在霸下身上,努力調勻呼吸說道:「龍子霸下……貧道走眼了!」

在碧落七子之中,停濤真人最以智計城府見長,極少意氣用事,原本此次他親率二十多名嫡傳弟子殺入翡翠谷,十拿九穩能夠蕩平白鹿門。

不想半路橫生枝節,莫名其妙鑽出一個小蛋,不僅令自己身受古怪寒毒,更用傳聞里萬無一見的龍子霸下燒傷門下弟子,再打下去,縱然能將白鹿門驅除出翡翠谷,己方的傷亡卻是事先不曾預計到的。

權衡片刻之後,停濤真人收住拂塵,徐徐道:「衛掌門,貧道委實沒有料到貴門背後是南海天一閣撐腰,難怪敢橫行霸道,不把我碧落劍派放在眼里。」

羅羽杉聽他牽扯到自己的師門,忙道:「真人恐怕多有誤會,晚輩此來家師並不知情,何來替白鹿門撐腰之說?」

停濤真人冷冷笑道:「女娃兒,得了便宜還賣乖,不愧是蘇芷玉親手調教出的好弟子!今日貧道無能受小人暗算,這筆帳記下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翌日本派必當好生回報,告辭!」

一甩拂塵,停濤真人轉身邁步往廳外走去,他此刻寒毒發作,每一步都像踩在冰錐上,他極力掩飾,固然是為了保持自己最後的一絲體面,同時也是擔心被對方看出苗頭,反過來找麻煩。

衛慧心里清楚,這梁子越結越深,碧落劍派萬難善罷罷休,也許三五日內便會再次大舉進軍翡翠谷,但既然那是無可奈何之事,眼前只能躲過一劫算一劫,邊走邊瞧。

小蛋也明白,停濤真人灰頭土臉、鎩羽而歸,只會招(電腦小說網,cn更新最快)致碧落劍派事後更加凶狠的報複,他收起烏犀怒甲,道:「衛掌門,我給妳惹禍了。」

衛慧暫時將憂慮拋開一邊,展顏微笑:「常公子這麼說,豈非讓我無地自容?若不是你和羅姑娘拔刀相助,只在今日,我白鹿門已逃不過滅頂之災。」

劉豫心有余悸,接著道:「掌門師妹說得對,咱們把碧落劍派想得太簡單了,原先還准備用毒寶捉上幾個人質再和他們談條件,如今看來,絕無可能。」

羅羽杉問道:「碧落山距此不過數百里,可謂朝發夕至,不曉得衛掌門和諸位下一步如何打算?」

衛慧纖細的秀眉蹙起,頹然歎道:「翡翠谷是不能再住了,莫說碧落劍派前來報仇,就算他們故意透露風聲,讓忘情宮得知敝門的所在,不消動手,葉無青手下的爪牙也會血洗翡翠谷。」

她頓了頓,不無惆悵,道:「可離開了這,我們又該去哪?」

小蛋撓撓腦袋,希望自己能回答衛慧提出的問題,但答案他卻不知道,只好轉眼望向羅羽杉。

羅羽杉道:「衛掌門,我有個提議,不知是否妥當……如果願意,貴門不妨遷往漢州天雷山莊。家父與雷莊主倘使知曉諸位的遭遇,必會誠心相待。」

察覺衛慧等人眼中的困惑茫然,她又解釋道:「家父羅牛與雷莊主情同莫逆,諸位盡可放心。」

其實,天雷山莊早先真正的主人,應是秦柔義父、魔教四大護法之一的雷霆,只是他不喜俗務纏身,才將莊主之位讓給了其弟雷鵬,故此,羅牛夫婦雖名義上是寄居天雷山莊,實則卻擁有半個主人的身分。

正因為有這層淵源,羅羽杉才提出請白鹿門前往天雷山莊避禍。

衛慧遲疑道:「若是我們去了天雷山莊,豈不是要給令尊引火燒身?」

羅羽杉恬然淺笑,道:「衛掌門無需擔心,當今天陸還沒有誰能動得了家父,即便忘情宮和碧落劍派知道,想來也不會輕易登門尋仇,我這就給家父寫信。」

她生性謙和恬淡,平日並不以向外人炫耀自己的家世和父親的威名為樂,然而今次為了打消衛慧等人的顧慮,也只能一反常態。

小蛋道:「衛掌門,我這去云冪宮找畢老伯,等取回了蝕龍香鼎,就到天雷山莊與你們會合。」

羅羽杉問道:「小蛋,你知道云冪宮在哪里麼?不如我陪你一起去罷?」

小蛋搖頭婉拒,道:「那樣又要耽誤了妳的行程,不太好!我自己可以一路找過去。」

羅羽杉心道:「你可不知道,東西到畢老伯的手里容易,想要他吐出來可就難了,只能試著通過石磯娘娘,或許能成功。」她嫣然一笑,道:「沒關系,云冪宮離這兒不算太遠,我們快去快回就是。」

當下計議已定,眾人分道揚鑣,羅羽杉留下書信,和小蛋先行一步前去云冪宮找畢虎要東西,兩人禦風而行,掌燈時分抵達云冪宮外。

小蛋見羅羽杉為了自己的失誤勞累奔波,既感激又歉疚,而他內心深處,有機會能與羅羽杉偕行千里,哪怕一句話不說也是極大的快樂。但此行過後,羅羽杉終是要回返南海天一閣繼續她的修煉,而自己也要再回到忘情宮,繼續面對一種並不渴望的生活,萬里迢迢天各一方,幾絲悵意莫名自心而生。

云冪宮位于漢州東南的朝露山中,說是一座宮,實際是一座天然洞府。宮主石磯娘娘與羅牛、盛年、丁原等人乃是舊識。

她年輕時曾鍾情于昔日翠霞派的第一高手,上代長老曾山,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後來終禁不住畢虎的一番窮追猛打,委身下嫁。近年來她僻居朝露山,已很少露面。羅羽杉幼年時曾經跟隨羅牛和丁原等人前來作客,對云冪宮的方位依稀留有印象。

到得石府門前說明身分,守值的侍女通稟入內,片刻後石門開啟,一位面容姣好的中年婦人笑吟吟迎出來,招呼道:「羽杉,妳不是去了南海,怎會突然有空來探望妳石磯嬸嬸?」

羅羽杉躬身施禮,道:「石磯嬸嬸,侄女和這位小蛋兄弟是來找畢老伯的。」

石磯娘娘笑容一收,她太熟悉畢虎的秉性了,羅羽杉這麼一開口,便立即猜到了十之六七,不快道:「怎麼,他又在外頭偷人東西了?」

小蛋忙道:「那倒不是,應該是畢老伯想和我開個玩笑。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把東西弄丟了,不關畢老伯的事。」

石磯娘娘道:「小兄弟,難得你還為他開脫?其實你不必說得那麼客氣,他賊心不死,走到哪兒,腦門上都頂著個『賊』字,恐怕這輩子也洗不掉了。」伸手牽過羅羽杉的手,道:「走,咱們進去說話。」

三人進了云冪宮,在一座石廳里落坐,侍女奉上茶點,羅羽杉代小蛋將酒樓遭遇的前因後果說了。

石磯娘娘聽完,怒哼道:「這個畢虎,手癢起來連晚輩的東西也要偷!羽杉,小蛋,你們別著急,等他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給你們出氣!」

羅羽杉來了半天,也沒見畢虎出來,還當他故意躲著,這時聽清石磯娘娘言下之意,不由愕然道:「怎麼,畢老伯還沒有回宮?」

石磯娘娘應聲道:「他出門快兩個多月了,也不知道死哪去了。」

小蛋試探道:「石磯嬸嬸,妳知道畢老伯大概什麼時候能夠回宮?」

石磯娘娘沒好氣地道:「誰曉得他跑哪兒去逍遙快活去了?男人都是一個樣,追妳的時候像只蜜蜂,恨不得整日圍著妳轉;等追到手了就不當回事了,三天兩頭整日想的是怎麼往外溜,一眨眼便沒影了。

「畢虎是這樣,丁原不也是這樣麼?總而言之,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妳越在乎他,他越得意。所以,我最好不知道、不在乎,反而好過。」

這一通數落,可謂一網打盡天下男子,羅羽杉不便辯駁,心下卻猶疑道:「丁師叔絕非什麼風流浪子,他這多年失去音訊,一定是被什麼難事耽擱,不能分身才對。」

石磯娘娘說著說著,話鋒一轉,卻落到了羅羽杉的頭上,接著道:「羽杉,將來妳找男人,可得把眼睛擦亮了。最重要的是,千萬別聽信什麼甜言蜜語,那都是假話,哄妳一時開心而已。」

羅羽杉俏臉一紅,悄悄瞥過小蛋略微顯得尷尬的面龐,低聲道:「我知道了。」

石磯娘娘笑道:「好啦,看我,絮絮叨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這樣罷,你們兩個如果沒別的事,就在我這里多住兩日,估計畢老賊也該快回來了。」

羅羽杉尚未回答,一名侍女急奔而入,慌張道:「稟報宮主,外面來了一位紅袍老道,自稱是無波府的丹火真君,氣勢洶洶要找畢老爺算帳。」

石磯娘娘勃然大怒,一拍幾案:「這個混帳東西,就不能讓老娘消停點麼?」

她偕著小蛋和羅羽杉走出石府,就見門外青松翠柏下,傲然屹立著一名身材瘦長、氣宇不凡的紅袍道士,雙手負後,背上斜插一柄亮紅色的冥火鳳翅镋,正是無波府府主丹火真君。

他與另外一位天陸魔道耆宿冰真人,並稱「冰火雙真」,乃仙林中一等一的翹楚人物,盡管兩次蓬萊仙會上,都受挫于當今魔道第一高手蘇真的掌下,但一身修為驚世駭俗,著實是個棘手角色。

畢虎惹到丹火真君頭上,也難怪石磯娘娘會氣不打一處來。

石磯娘娘站定,欠身一禮,道:「蓬萊仙會上,本宮與閣下有幸一會,不想一晃眼已是十八年,丹火真君別來無恙?」

丹火真君冷冷打量石磯娘娘和她身後的小蛋、羅羽杉,慢條斯理道:「石磯娘娘,客套話就省了罷。老夫要找的人是畢虎,叫他出來見我。」

石磯娘娘道:「畢虎不在宮中,真君有什麼事找他,說給我聽罷?」

丹火真君重重一哼,道:「好,跟妳說也是一樣。十多天前,畢虎乘老夫閉關修煉,偷偷摸進無波府,扮作我的模樣騙過府中弟子,盜走了我無波府鎮府之寶『金紅蓮座』。說不得,老夫只好親自來云冪宮跑一趟了。」

石磯娘娘道:「真君請放寬心,此事待畢虎回來後一問即知。倘若果真是他干的,本宮定會讓他將金紅蓮座交還閣下,絕無二話。」

丹火真君兩眼一翻,道:「笑話,難不成畢虎一天不回來,老夫就要在外頭守一天?妳趕快去找他來見我,只要交出金紅蓮座,寫下悔過書,老夫可以既往不咎拍手走人。如若不然,我可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石磯娘娘聽他言辭咄咄,不禁心生怒氣,但轉念一想,畢竟自己理虧在先,強制按捺住性子,懇請道:「畢虎如今在哪兒,我的確不清楚。要不請真君先回去,等他回宮,由我親自陪同前往無波府謝罪還寶?」

丹火真君不以為然,道:「老夫千里而來,哪有空手而歸的道理?況且,畢虎到底在不在妳云冪宮中,老夫並不知道。金紅蓮座的事,今日便需有個了斷。」

石磯娘娘一味好言相讓,卻見丹火真君不依不饒,忍不住光火道:「本宮說畢虎不在,他就是不在,總不能讓我把他憑空變了出來!」

丹火真君一怔,縱聲大笑:「妳這是在下逐客令麼?好啊,就算老夫相信畢虎確實沒有回來,可躲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我不信他能藏一輩子!不過,可就要煩勞石磯娘娘和老夫到無波府走一趟,等畢虎拿寶換人。」

石磯娘娘臉色一冷,道:「真君莫要得理不饒人,否則休怪我翻臉!」

「翻臉?」丹火真君低哼:「老夫就怕妳不翻臉!」身形一動,左手五指戟張,扣向石磯娘娘咽喉,竟是仰仗超出一籌的實力想要硬吃對方。

石磯娘娘飄身疾閃,雙手中閃現一對兩尺長、形似彎刀的褚色千年石鍾乳,振腕分點丹火真君左右兩肋,低喝道:「看招!」

有道是人的名,樹的影,盡管她和丹火真君從無交手記錄,但對這名冠海內的魔道高手亦早有耳聞,自知多半不是他的對手,人家怒火沖天地殺上門來,此刻縱想退避三舍亦是不能,只有全力招架,先顧眼前。

丹火真君左爪下壓,「啪」地捏住左側那支石鍾乳,輕輕巧巧借力一推,「叮」地脆響,又將另一支石鍾乳蕩開,右掌殷紅光華爆漲,「呼─」劈出一卷濁焰滔滔的狂瀾,轟向石磯娘娘。

石磯娘娘迫不得已松開右手石鍾乳,騰身掠起閃躲,腳下熱浪滾滾奔湧而過,丹火真君的「燃云魔掌」將將走空。

她低叱出招飛點丹火真君眉心。丹火真君幾乎看也不看,隨手甩出石鍾乳,冷哼道:「還妳!」

石磯娘娘卻不敢硬接,先用左手的石鍾乳在上面斜斜一點,卸去了大半的勁力,才將它凌空攝回,猶自感到右臂一陣酸麻。

兩人翻翻滾滾在半空中激斗了約莫十余個回合,石磯娘娘使盡渾身解數依舊左支右絀,落入下風,她又惱又驚,暗自怨怒道:「都是老賊頭惹的禍,回頭老娘無論如何也饒不了他!」

一陣兔起鶻落里,突聽「叮叮」兩響,石磯娘娘的一對褚彤石乳刃雙雙脫手拋飛,身軀如同陀螺般,被丹火真君的掌勁震得急旋飛跌。

丹火真君長聲笑道:「石磯娘娘,跟老夫走罷!」

不料斜里光彩爍目,一束劍華掠空射至,輕盈迅捷地在他袖口上「啵啵啵啵……」連點九記,丹火真君袍袖一震,如瀉了氣的皮囊癟了下來,垂落一邊。

丹火真君一怔,收住身形舉目打量,只見羅羽杉玉手執劍,輕掐劍訣盈盈飄立,他功敗垂成,不怒先笑,道:「女娃兒,劍法不錯,是誰的弟子?」

羅羽杉傾盡全力,施出蘇芷玉親傳的「沉月隕星十九劍」,雖以巧打拙,化解去丹火真君的「火龍袖」,心中卻對丹火真君深厚的功力凜然不已,她聞聽丹火真君問話,一面細細運息調勻呼吸,答道:「晚輩是南海天一閣弟子羅羽杉,拜見丹火真君,適才多有冒犯,尚請見諒。」

丹火真君「咦」了聲,恍然道:「敢情妳是蘇芷玉的弟子?難怪會用這套『沉月隕星十九劍』,可惜功力太差,傷不著老夫半根毫毛。」

原來沉月隕星十九劍並非南海絕學,而是蘇芷玉之父蘇真的獨家劍法,丹火真君與蘇真在兩屆蓬萊仙會上曾激斗數百招,于彼此的劍法招式十分熟稔,故羅羽杉一報出師門,他便能立即猜到對方的師承。

羅羽杉沉靜微笑,道:「真君慧眼如炬,晚輩欽佩不已,方才石磯嬸嬸已經答應前輩奉還金紅蓮座,只因畢老伯並不在府中,才不得不請您寬容幾日,前輩名重天陸,何不寬厚大度些,化干戈為玉帛?」

丹火真君幾曾讓一個晚輩教訓過?不由心下慍怒,可礙于蘇真和天一閣的名頭,不願橫生枝節,當即哈哈大笑:「小丫頭,妳倒指責起老夫來了?別說是妳,就是蘇真父女,也不敢這樣對我說話!看在故人情分上,老夫不為難妳,快快退下,莫要再多管閑事。」

石磯娘娘伸手抹去唇角血絲,笑道:「閣下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誰不曉得你和冰真人兩次連手挑戰蘇老魔,一敗塗地?如果蘇真在這兒,恐怕你屁都不敢多放一個,便有多遠逃多遠了!」

她不忿丹火真君得寸進尺,要擒自己作為人質好逼畢虎還寶,一時心情激憤脫口而出。

不想這話正戳在丹火真君的痛處上,他臉色立時陰沉,道:「誰說老夫怕了蘇真?今日我就捉了這多嘴多舌的小丫頭給妳瞧瞧!」說罷,擰身揮袖,猶如一蓬火云,遮天蔽日壓向羅羽杉。

石磯娘娘掣動剛剛收回的褚彤石乳刃,縱身撲上,叫道:「丹火真君,有種沖老娘來,這事和她無關!」

丹火真君冷笑道:「晚了!」右掌灌注六成的「紫冥火罡」轟然拍出,一蓬熊熊火濤呼嘯狂湧,好似怒龍燒天,直迫石磯娘娘。

石磯娘娘不敢硬撼,忙不迭飄身閃避,褚彤石乳刃在身前畫出層層精光,舞得風雨不透,抵擋迫面襲來的濃烈火浪。

正這時,下方猛然飆射出一溜火線,「呼」地迎風展開,似一堵火牆攔堵住燃云掌焰的去路。

上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一章 排憂解難    下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三章 破繭新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