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七集 玉碎篇 第四章 賭命三掌   
  
第七集 玉碎篇 第四章 賭命三掌

第四章賭命三掌

羅羽杉忐忑張開明眸,只見小蛋毫發無傷,霸下在他懷中得意洋洋,道:「有種你就再來,光叫有什麼用?」

丹火真君怒不可遏,運氣封住傷口,揮掌拍出,「轟」地一響,掌風中生出熊熊火浪,有如大海潮湧,向小蛋與羅羽杉飄立之處呼嘯而去。

霸下把腦袋縮回殼里,心道:「糟糕,看樣子這老道真被惹毛了,竟拿出吃奶的勁兒來對付咱們?」

念及至此,突然感覺小蛋身軀一震醒轉過來,忙叫道:「干爹,快躲!」

小蛋懵懵懂懂才抬起一半眼皮,便看到身前火焰滔天,灼浪劈頭蓋臉湧來,他腦海里渾渾噩噩尚未完全清醒,也聽不清楚霸下在喊什麼,近乎本能地一提丹田真氣灌注雙臂,沉身擰腰推出雙掌,不知不覺用上了大寒七式中的一招「玉壺冰心」,而真氣運行的路徑,卻又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溜火神掌。

「呼─」小蛋掌心赫然轟出兩卷白茫茫的奇寒罡風,在空中有若實質般冰封凝固,構成一堵堅實厚重的冰牆,朝前緩緩推進。

「砰!」一冷一熱兩股迥然不同的掌勁迎頭激撞,冰火交擊流光四濺,齊齊迸散開去,居然平分秋色,未見輸贏。

丹火真君身形晃了兩晃,硬是挺著不往後飄退,凝視小蛋,道:「不可能,沒道理!」

須知丹火真君適才那掌重逾萬鈞,至少用上了七成多的紫冥火罡,其霸道強橫,任天陸仙林的頂尖人物亦不敢怠慢疏忽,而小蛋前一次與丹火真君交手時顯露出的修為,不過是觀微之境,雙方實力懸殊自不待言。

即使此刻他修為大進,也頂多是剛剛跨進了知著境界的門坎,離真正的高手尚有一段遙不可及的差距,更莫遑論與丹火真君這般成名百多年的魔道耆宿正面硬撼。

但方才小蛋拍出的掌勁,分明蘊藏著至少能與忘情級別高手相抗的絕強功力,委實令人無法猜度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羅羽杉欣喜道:「小蛋,你醒了!快察看一下,體內有沒有被震傷?」

小蛋聽著羅羽杉的聲音,先向她微微一笑,而後施展內視之術凝神體察,只覺經脈內余波未平,真氣浩浩,不知壯大了多少倍,他一愣,道:「奇怪,難不成我睡了一覺,醒來後修為竟提升了這麼多?」

忽覺丹田有異,才察覺平日蟄伏其間的那團冰冷寒氣,居然變得彷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測,意念微動處,寒氣升騰流轉,如臂使指,毫無凝滯。只是細察之下,這團寒氣依舊卓爾不群,與他煉就的銅爐真氣涇渭分明、自成一體。

他醒悟道:「難怪我剛才擋下了丹火真君的紫冥火掌,原來是這個道理?不消說,又是蟲寶寶的精氣幫了大忙。」

可為何短短數日里聖淫蟲進化得如此厲害,且不再抗拒自己的意念驅動,小蛋亦百思不得其解。

羅羽杉見他神情古怪,沉默不語,不禁擔憂道:「小蛋,你受傷了?」

小蛋搖搖頭,道:「我沒事。」環顧四周,問道:「咱們這是在哪兒?」

丹火真君已恢複冷靜,冷冷回答道:「這里是老夫的無波石府。」

小蛋「哦」了聲,抬手看了看左臂,又低頭瞧了瞧胸前,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霸下小腦瓜一轉,笑嘻嘻說道:「干爹,你是不是在找那身紅色的軟甲?」

小蛋頷首道:「是啊,你知道?」對他而言,烏犀怒甲可是防身保命的第一法寶,絕對丟不得。

霸下瞧他愁眉不展的樣子,笑道:「別發愁,那身軟甲已光化融入了你的體內。先前便是靠著它擋下了臭老道的鬼爪子。」

小蛋潛心巡查,果感覺到經脈里多了一股沉靜厚實的熱流,只需稍一動念便能噴出,頃刻覆蓋全身,他暗籲一口氣,松開眉宇。

丹火真君聞聽霸下出言不遜,心頭惱怒,思忖道:「小東西,遲早讓你識得老夫的手段!可恨這小子明明修為淺薄、不堪一擊,卻越打越強,身上更有諸般怪異魔寶,令老夫一再失手。」

想到這里,嫉妒、貪婪、憤恨,種種惡念一起湧上,目放異光牢牢射定在小蛋面龐上,說道:「小子,老夫有個辦法,就看你有沒有膽量試一試?」

霸下搶先叫道:「干爹,別聽他瞎扯。你看他說話時眼珠亂轉,一定有陰謀!」

小蛋淡淡笑了笑,說道:「沒關系,咱們先聽聽他說什麼。」

丹火真君慢條斯理道:「你撤去護身甲胄,與老夫實打實的對上三掌,只要不死,我便放你們離開。若是不敢,老夫就再祭出三彩竹籮,倒也爽快省事。」

話音方落,羅羽杉道:「不行。小蛋的年紀不到真君一個零頭,如何能與你對掌?」

霸下連連點頭,道:「干娘說的話就是有道理!」

丹火真君嘿嘿冷笑:「小子,你有沒有膽量?」

小蛋沉吟了一會兒,點頭道:「好,三掌就三掌,咱們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羅羽杉大急道:「小蛋,不要答應他,咱們可以另想辦法的!」

小蛋看到她眼眸中流露出的關切與焦灼,心中不覺一暖,平增無限勇氣,暗暗下定決心縱使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將羅羽杉安然無恙地帶出無波府。

他微笑著安慰道:「放心,我既敢答應他,自然有幾分把握。」

羅羽杉還想再勸,丹火真君已宏聲喝道:「看好了,接招!」臉上亮紅精光一閃,全身道袍「呼」地鼓脹吹起,犀利的目光直射小蛋。

小蛋一凜,忙抱元守一,臉上的懵懂慵懶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靜肅穆,他的身軀挺立如山,抵禦著丹火真君驚人氣勢的侵襲,巍然不動,大有與其分庭抗禮之勢。

此刻,他尚且不清楚自己已突破了知著之境,向著天道大門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靈台清明如鏡,清晰地映射出丹火真君的一舉一動,甚至能感覺到對方體內真氣流動的韻律,自然而然生出相應的變化。

霸下掠上羅羽杉的肩頭,注視小蛋,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唯恐分了他的心神,而事實上,小蛋已逐漸晉入物我兩忘的空明3,即便山崩天傾,也難以再動搖他的靈台分毫。

自出道來,他屢次親眼目睹到如羅牛、葉無青這般正魔兩道超卓人物的對決,甚而曾親身遭受過歐陽修宏、饕心碧嫗等絕世凶人的追殺而大難不死,可像今天這樣,要獨力面對丹火真君並與其正面硬撼,卻無疑是破天荒地第一遭。

然而他的心頭並未因此而產生半絲的畏懼猶疑,充盈著亢奮頑強的斗志與信心,超脫了生死勝負,只剩下丹火真君火紅的身影。

小蛋丹田內,分屬不同淵源的三股真氣汩汩流淌游走經脈,令他感到體內前所未有的充實與強大,待到「大夢銅爐聖淫真氣」徐徐攀至巔峰,小蛋輕輕攥起雙拳,凝視丹火真君,平靜道:「可以了,請。」

丹火真君眼中不由自主掠過一抹驚異,旋即亮起妖豔的紅光,低喝道:「第一掌!」左臂在胸前劃過一道弧線,右掌灌足九成紫冥火罡,徑自轟出。

當他出掌時,身形與小蛋尚有三丈遠的距離。但等到掌勢完全舒展開,兩人間的相距已近在咫尺,端的是動如脫兔、快逾鬼魅。

小蛋臉上波瀾不驚,只覺得體內高速奔騰的真氣幾乎快要崩流出來,當下吐氣揚聲,同樣用右掌施展出一式「滴水成冰」,茫茫寒霧卷湧而出。

「砰!」雙掌相擊,竟響起悶雷般的巨響,一股凌厲強橫的熾熱罡鋒破體而入,激得小蛋胸口窒悶欲裂,情不自禁地低哼拋飛,整條右臂麻木難當,經脈宛如寸寸震裂,發出鑽心椎骨的劇痛,「嗚」地袖口燃起一蓬烈焰。

丹火真君存心要置他于死地,不容小蛋有絲毫喘息之機,大喝道:「第二掌!」左臂一振,將紫冥火罡提升到極致,拍向小蛋胸口。

按照常理,小蛋自當運用身法退避三舍,挫其鋒芒。但他與丹火真君有約在先要連對三掌,明知不敵,亦只能直攖其鋒。

未等小蛋站穩身形,剛猛暴戾的掌風已撲面襲到,他無暇多想,挺腰奮力劈出左掌,虧得丹田真氣依舊源源不絕輸送而來,使他不致有後繼乏力之虞。

「啪!」兩人再對一掌,小蛋「噗」地從口中飆射出一蓬血箭,有少部分濺落在自己右臂衣袖上,竟令燃著的火焰陡然熄滅。

丹火真君還待乘勝追擊,徹底結果小蛋性命,心下不存半分憐憫,右掌閃電般擊出,長笑道:「最後一掌!」

小蛋雙臂被震得幾近失去知覺,莫說揮掌抵擋,就算動根手指頭都勢比登天,眼看丹火真君迅猛如風的第三掌擊到,又恪于承諾不能用烏犀怒甲護身,當真是陷入了九死一生的絕境。

生死一發間,他驀地靈光乍現,同時施展出「有容乃大」與「金光聚頂」兩大絕技,竟一抬脖頸,用自己的頭頂迎向丹火真君的掌鋒!

這一手驚險之極,亦不可思議之極,卻也是眼下惟一可期待的自救之招。

「砰!」丹火真君的右掌結結實實擊中小蛋腦門。出乎意料之外,大半的掌力居然石沉大海,不知所蹤,小蛋眉心爆出一團絢光,硬是頂住了丹火真君的鐵掌,卻並未響起預料中的骨骼碎裂聲。

丹火真君大吃一驚,他這掌為求迅捷,不免在威力上有所削弱,可小蛋畢竟是血肉之軀,又未祭出烏犀怒甲防護,怎可能兀自屹立不倒?

頓時,他心中進退維谷,矛盾之至,若是收手,則三掌都已發完,自該依照前言放小蛋與羅羽杉離去;若不收手,又豈非自食其言?

短短一剎那,還真教丹火真君想出一條應急歪理來,心道:「只要老夫不收回右手,這第三掌就不算完!」

他五指運勁插落,竟是化作鑽木爪,欲在小蛋的頭頂戳出五個窟窿,他眼角余光注意到霸下小嘴一張就要吐出荼陽地火,立時喝道:「別動,否則就算你們毀約,這小子可就白受罪了!」

小蛋迷迷糊糊聽到丹火真君的呵斥,勉力喘息道:「我還行,撐得住!」

丹火真君又驚又怒,心頭惡念橫生,道:「好,看是你的命硬,還是老夫的手段硬,這樣都整不死你,老夫往後還有何面目在天陸仙林立足!」

他五指加大勁力,狠狠插入小蛋頭皮。

小蛋腦袋脹裂欲死,腳下堅硬的石地「喀喇喀喇」震碎出一道道龜紋,黑發已盡為鮮血染紅,身上彷佛背負著萬鈞巨石,腦海里昏沉想道:「這老道太壞,我也不能太老實了。」

念及至此,暗運「周而複始」心訣,猛激出一股寒流直透腦頂心。

丹火真君猛覺指尖真氣身不由己疾速外瀉,不禁駭然變色,顧不得再傷小蛋,右掌掌底一推一振,慌忙撤手退身,悄悄察看了一下體內狀況,確定無事才稍稍放心。

小蛋已然是強弩之末、內傷沉重,被高高拋飛而出,連穩住身形的余力都匱乏,人在空中,又從嘴里灑濺下一溜熱血。

忽地身子一輕,落入到羅羽杉溫暖柔軟的懷中。但見她晶瑩的珠淚自眼眶中不停滴落,抬手將一枚南海天一閣秘煉的冰蓮朱丹塞入他的口中,左掌汩汩輸入真氣,顫聲問道:「你怎樣?」

小蛋眼前一陣黑一陣亮,好似晨昏不斷交替往複,所有的景物都在模糊晃動,幻化出無數虛影,惟有羅羽杉噙淚的明眸,卻是永遠閃亮的晨星。

他疲倦而虛脫地一笑,竭力不讓自己閉上眼,低弱的聲音道:「我沒死,他輸了。」

丹火真君委實窩火到家,咬牙切齒道:「不錯,你們可以滾了。」

羅羽杉心間殊無欣喜之情,攙扶著小蛋搖搖欲墜的身軀,緩步走向門外。

誰知,她的腳還沒來得及跨出門坎,丹火真君突然伸手一攔,道:「且慢!」

羅羽杉停下腳步,右臂緊緊環抱小蛋,道:「真君莫非想反悔?」

丹火真君道:「老夫是什麼人,焉會食言毀諾?不過,老夫說的『你們』,指的是他和霸下,不包括妳!」

小蛋哼了聲,從唇角嗆出一縷殷紅血絲,低低地說道:「無賴。」

丹火真君道:「你不服?那就再接三掌,贏了老夫連她一起放走。」

突聽遠處有人冷冷笑道:「一別二十余年,丹火真君,你果真令人刮目相看啊!」

丹火真君一震,緩緩轉頭朝話音傳來處望去。

一名身材削長、神情冷峻的黑衣人背負雙手,如入無人之境,徑自穿過兩旁的一眾侍火童子,邁步走近。

「你?」丹火真君眼中躍動起赤紅光焰,死死盯著來人,從牙縫里蹦出話語。

他這些年閉門苦修,為的便是能有朝一日在人前擊敗蘇真,從此揚眉吐氣,但此時被他視作平生第一大敵的蘇真出現在面前,興奮中仍有抑制不住的緊張。

蘇真駐步,傲然道:「如果你的手真的很癢,就讓蘇某來接你三掌,如何?」

丹火真君甫遇強敵,振作精神道:「是石磯娘娘邀你前來助陣的?」

蘇真漠然道:「不錯。」視線拂過小蛋和羅羽杉,接著道:「此事跟這兩個娃兒無關,先放他們離去,再由蘇某領教你的高明!」

丹火真君暗自凜然。

當年蓬萊仙會上,他與冰真人連手苦斗蘇真兩百多招,尚且落敗,雖經二十余年臥薪嘗膽,但今日孤身迎戰這海內第一魔道高手,自知仍是凶多吉少。況且方才與小蛋一戰盡管重創對手,可自身的功力耗損亦頗為可觀,此消彼漲之下,更無勝機。

正自躊躇間,不經意碰觸到蘇真的眼神,忍不住一怔道:「不對,蘇老魔從來橫行無忌氣勢超然,有誰見他急過?」

他上下打量蘇真,接著盤算道:「他也來得太快了些。若說是兩人在路上撞見,又哪有那麼巧的事?何況,眾所周知蘇真夫婦感情深篤,素來雙宿雙飛不離左右,為何今日並不見水輕盈的蹤影?」

他越想越是心疑,只聽蘇真哼道:「你若是怕了,也罷,蘇某這次就放你一馬,日後若再敢到云冪宮搗亂,我便一把火燒了你的無波府!」

聽他說出這番話,丹火真君有了底,不動聲色施展出「照妖法眼」,功聚雙目朝蘇真臉龐激射而去。

果不出其所料,在他照妖法眼的神光照射下,來人的偽裝盡去,露出一張尖嘴猴腮、奇丑無比的老臉,正是天陸九妖中最奸猾難纏的神偷畢虎。

原來前兩日他在外面晃悠夠了,終于倦極思歸,丹火真君前腳剛走,畢虎後腳就到了云冪宮,還沒等他進門,便劈頭蓋臉挨了石磯娘娘幾個大耳刮子,外加一通臭罵。

幸虧他臉皮之厚,較之神偷絕技亦不遜色,又自知理虧,直等石磯娘娘發泄完了才嬉皮笑臉道:「清妹,妳別擔心,我這就去把小蛋和羽杉侄女兒給接回來。」

石磯娘娘瞪圓杏目,打從心眼里嗤之以鼻道:「就你?說得輕松,當自己是丁原麼?現在你就是把金紅蓮座還給丹火真君那老家伙,他也未必肯放人。」

畢虎一卷長舌,笑道:「妳先消消氣。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我的修為自然遠不如丁小哥,但要叫丹火真君乖乖聽話,把人給我放了,也未始沒有這個可能。」

石磯娘娘一怔,曉得畢虎雖好吹牛皮,但詭計多端卻不是假的,將信將疑地問道:「真有辦法?」

畢虎道:「當然,我騙誰也不能騙妳啊。咱們給丹火真君來個瞞天過海,聲東擊西。稍後由我扮作蘇真誘這老家伙出門應戰,妳乘機潛入無波府救出小蛋和羽杉侄女,等妳一得手,我便腳底抹油逃之夭夭,讓他吹胡子瞪眼無可奈何。」

石磯娘娘想了想,猶豫道:「這法子是不錯,可太冒險了點兒。萬一讓丹火真君識破你的真容,又怎生是好?」

畢虎一挺干癟的胸脯,道:「有妳這句話,我就算被丹火真君殺了也值得。」

石磯娘娘嗔道:「沒心情跟你說笑!說到底,還不都怪你!」

畢虎眨巴眨巴小眼睛,笑道:「放心,單論逃跑的本事,天底下還沒幾個能勝過我的,我更不會蠢到和丹火真君真地動手過招,要拖個一時三刻也非難事。」

當下計議已定,兩人趕至無波府。按照石磯娘娘的意思,自恨不得立刻出手救出小蛋和羅羽杉,可畢虎卻好整以暇,在府外又耐心等了一日一夜,估摸著時間差不多能對上了,才偷偷溜進無波府,察探常、羅二人的下落。

有道是計劃不如變化,他老人家剛一潛入府內,正碰上丹火真君要與小蛋對拼三掌,眼瞧丹火真君耍奸使詐,小蛋命懸一線,畢虎不得已改變計劃,當即施展天魔化身大法,化作蘇真模樣大剌剌闖進來,喝止丹火真君。

可惜他功虧一簣,在神情氣質上露出破綻,終究未能騙過丹火真君,卻也將對方驚出了一身冷汗。

想那蘇真赫赫之名,蓋絕宇內,僅憑畢虎這冒牌貨就能把丹火真君唬得一驚一詫,緊張萬分,若是蘇真親至,也許從此天陸再無丹火真君此號。

卻說丹火真君看破畢虎真容,不由新仇舊恨一古腦湧上心頭,獰笑道:「好得很,老夫這就請你賜教一二!」左肩一聳,鑽木爪直鎖畢虎咽喉。

畢虎一邊抽身閃讓,一邊色厲內荏,大喝道:「丹火老兒,你找死?」

丹火真君哈哈大笑道:「畢老兒,找死的是你!」左腕一翻,崩掌如刀橫切畢虎胸口。

畢虎哪敢和丹火真君硬碰硬?兼之聽到對方叫破真相,心里愈加發虛,趕忙施展龍蛇身法,一矮頭,從丹火真君掌下飛過,落到羅羽杉身側,形如一條滑不溜手的泥鰍,倒也不負他天陸第一神偷的美名。

這一番兔起鶻落,看得霸下瞠目結舌。

羅羽杉驚愕道:「你真是畢老伯?」

畢虎身形一抖恢複原形,苦笑道:「糟糕,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這下可慘了。」

丹火真君見畢虎露出真容,怒不可遏道:「畢老賊,還我的金紅蓮座來!」

畢虎兩手一攤,滿臉無辜道:「既然是寶貝,你為什麼不嚴密保管?引誘我老人家來偷,還反過來怪我?要不我把東西還給你,咱們好聚好散。」

丹火真君猙獰一笑,道:「做夢,今日你們誰也休想跨出無波府!」

他一抬右手,累劫扳指驟然迸發出一團赤光,幻化作一條狂猛火龍,張牙舞爪沖入石室,立時火光滔天,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

上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三章 破繭新生    下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五章 情牽南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