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七集 玉碎篇 第五章 情牽南海   
  
第七集 玉碎篇 第五章 情牽南海

第五章情牽南海

畢虎嚇得魂飛魄散,叫道:「好家伙,老子要歸天,可憐清妹要成寡婦了!」

他嘴上嘮叨,手腳也沒閑著,從袖口里迅速取出一柄血玉熔金壺,將撲至身前的烈焰「哧哧」連響,吸入壺嘴。

這寶物是他多年前從碧落劍派千辛萬苦偷出來的,屢次于危難中救回老命,而今自更不肯歸還。

羅羽杉與霸下聯結成陣,與畢虎鼎足而立,分守兩翼,奈何丹火真君不惜耗損真元發動的「累劫獄海」著實凶猛霸道,連血玉熔金壺亦抵擋不住。

千鈞一發之際,猛聽小蛋沉聲道:「站到我身後,只管擋住後面的火勢!」

畢虎愣了愣,道:「小伙子,你想做什麼?現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

小蛋不答,步履蹣跚橫身在羅羽杉和畢虎前,獨自迎上前方漫空湧來的火海。

「叮─」一蓬紅光亮起,水晶般透明絢麗的烏犀怒甲覆蓋小蛋周身,將熊熊烈火拒之門外。

火蛇吞吐閃爍,一分為二繞過小蛋,向背後的畢虎和羅羽杉湧去,小蛋心晉空明,映照璀璨星天,反手掣出仙劍,振腕斬入肆虐的「累劫獄海」中,口中低聲喝道:「走!」

「呼!」前方火海里驀然現出一道星空光瀾,正是他拼盡全力開啟的「弱火星門」,畢虎毫不遲疑,左掌在小蛋背心上一推一送助他掠進星門里,右手攬住羅羽杉招呼霸下道:「好龜兒,咱們走啦!」縱身躍入。

星門一閃即逝,丹火真君更沒料到小蛋還有這手,業已反應不及,只得眼巴巴望著三人一龍的身影消失于火海中。

一名侍火童子在身後輕聲道:「師父,他們借火遁溜走了,咱們……」

話沒說完,丹火真君猛地轉過身一臉殺氣,抬掌「啪」地震碎那侍火童子腦顱,恨恨道:「要你多嘴!他們逃不遠,給我追!」

他說這話的工夫,小蛋等人正從星門內被彈入無波府外不遠處的一片密林里。

畢虎手疾眼快,一把抱起軟倒的小蛋,叫道:「羽杉侄女兒,快跟我走!」

他朝遠近左右不同位置甩手扔出幾團黑乎乎的東西,「砰」地在林間爆裂,彌漫起一蓬蓬濃烈的煙霧,久聚不散。

畢虎一邊抱著小蛋借助密林掩護禦風向南疾行,一邊不停設下重重假象,以誘使丹火真君追錯方向,嘴里還不忘吹噓:「別怕,有我老人家在,管讓丹火真君連老子放的臭屁都摸不著半個。」

霸下看不慣畢虎的自吹自擂,哼道:「你的話能信,那鬼的話也能信了。」

「你懂什麼?」畢虎一瞪眼,道:「眼下是深夜,咱們最忌禦劍暴露了身形,這樣沒逃多遠就得給丹火真君追上,惟有倚靠這座軒龍山茂密繁盛的山林與石洞,和那老家伙玩幾圈捉迷藏,才有機會逃脫。」

說著話眾人已奔出數十里,進到一座四通八達的巨型天然溶洞中,畢虎領著羅羽杉和霸下左拐右拐,顯得輕車熟路,無比熟稔,彷似閉著眼都能認得道。

羅羽杉見狀,不由佩服,道:「畢老伯,這里的路徑如此複雜,您卻能認得,實在不簡單。」

畢虎聽有人誇贊自己,眉開眼笑道:「那算什麼,干咱們這行的,最要緊的就是記性好……上次為偷丹火真君的金紅蓮座,我花了半個多月,早把軒龍山的一草一木摸得滾瓜爛熟,若沒這手本事,乘早別作偷兒。」

忽然聽到黑暗中有女子聲音不屑道:「當賊很得意麼?還有臉誇耀。」

一團夜明珠的光暈照亮,映射出石磯娘娘的面容,卻是已在此處等候了多時。

她一眼看到畢虎懷中渾身淤血、面色慘白的小蛋,驚道:「他傷得重不重?」

似為向石磯娘娘顯擺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畢虎抱著小蛋一屁股靠坐在山岩上,略帶誇張地大口喘氣,答道:「這小子命硬,只是在路上昏睡了過去。我方才又喂了他兩顆云林禪寺的玉露百洗丸,應該不妨事。」

石磯娘娘氣不打一處來,熟練地伸手擰住畢虎尖尖豎起的小耳朵,往上一提,怒道:「你惹的禍,卻連累了人家兩個娃兒!」

畢虎疼得齜牙咧嘴,又不敢掙紮,唯恐觸動了小蛋的傷勢,只得求饒道:「給點面子、給點面子,羽杉侄女兒在一邊瞧著呢?」

石磯娘娘松開手,余怒未消,道:「總算你把人救了回來,我暫且饒過你這遭,若羽杉和小蛋有個三長兩短,老娘跟你沒完!」

畢虎揉揉生疼的耳朵,小聲嘟囔道:「夫綱不振,乾坤顛倒,什麼世道啊……」

石磯娘娘正在察看小蛋傷勢,隨口問道:「你嘀咕什麼?」

畢虎嚇了一跳,期期艾艾道:「沒什麼,我正在想如何才能安然無恙地離開這兒。」

不防一個小小的聲音道:「才不是呢,他剛才說的是:『夫綱不振,乾坤顛倒,什麼世道』……」

石磯娘娘怒道:「好啊,你對我心懷不滿是不是?有種就休了我!」

畢虎恨不得一腳把霸下踹回無波府,垂頭喪氣道:「不是,不是,妳千萬別聽那小王八胡說八道,我有種沒種,還不是妳一句話的事麼?」

冷不防霸下又道:「你才是王八,若非我干爹拼著小命不要,施展火遁帶我們闖出無波府,這會兒你早被人家烤成肉干了。」

畢虎鼓著小眼氣呼呼瞪著霸下,正待反唇相譏,石磯娘娘不耐煩道:「住嘴!羽杉,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羅羽杉將事情經過簡略說了,至于從圓球內崩裂而出之前的那一段遭遇,她自己也不甚了解,也就無法說清楚,以至于石磯娘娘和畢虎都聽得云里霧里,猜不透為何僅只短短兩日,小蛋的功力竟增長得如此迅速,至于烏犀怒甲又是怎樣被光化的,就更成了一個謎。

霸下望著畢虎滿臉茫然,懶洋洋道:「想知道麼?問我啊。」

羅羽杉心頭一動,問道:「小龍,莫非你清楚我們這兩天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

霸下點了點小腦袋,回答道:「那天妳和干爹被臭老道收進竹籮中昏了過去,我躲在干爹軟甲底下,怎麼叫你們也不醒,正在干著急的時候,干爹的鼻孔里忽然慢慢鑽出兩道細白銀絲,真是有趣。」

畢虎呸道:「你都說自己藏在軟甲下面了,又怎能看到?」

霸下翻翻白眼道:「你才不管什麼東西都要用眼睛看呢,我用的是靈覺。」

畢虎不甘示弱,指著小蛋鼻子道:「你當他是蟲子麼,會吐絲結繭?簡直是笑話!」

霸下雖有萬年道行,畢竟是小孩性情,脫口道:「稀奇麼?少見多怪,我干爹體內住著聖淫蟲精魄,吐點絲又算得了什麼?說不得還能飛簷走壁、打擊犯罪呢。」

羅羽杉想起翡翠谷一戰,小蛋突然從口中噴出一團銀絲挫敗停濤真人,才解去了白鹿門滅門之禍,頷首道:「沒錯,小龍說的是真的。」

霸下打了個哈欠,又變得懶洋洋地道:「餓了好些天了,有東西吃麼?」

畢虎的修為或許無力與天陸頂尖高手相抗,但身為神偷,耳聰目明、道聽塗說的本事卻是絕對一流,明白霸下是在借機賣弄,哼道:「你整日吸食天地精氣,哪里會餓?別以為我老人家是白癡。」

石磯娘娘對這個會說話的小東西卻極是喜愛,朝畢虎狠狠瞪了眼,看他緊緊閉上嘴巴,這才柔聲問道:「小龍,你想吃點什麼?」

霸下轉轉小眼珠,咽了口唾沫,道:「最好是去寒生火的丹丸,有個十來顆就夠了。」

石磯娘娘一聽,笑道:「這好辦。」轉頭對著畢虎吩咐:「還不把你懷里的東西掏出來?」

畢虎不情不願,一邊探手取出瓷瓶,將十顆火紅色的丹丸,一枚一枚心疼無比地倒在石磯娘娘的手心里,一邊低聲喃喃自語:「讓你吃、我撐死你個饞嘴王八……」

石磯娘娘將丹丸送到霸下嘴邊,說道:「這是太清宮的『三陽開泰丹』。」

霸下也不客氣,「嘎巴嘎巴」嚼豆子般,把十顆三陽開泰丹吞入小肚子里,頓時精神十足,全身更泛起一層淡淡紅光,令人暗暗稱奇,等牠吃完小點心,繼續說道。

「干爹鼻子里鑽出來的銀絲越來越長,也不中斷,到最後竟然真的在身邊結起繭來,把全身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緊跟著,銀絲變亮,蟲繭開始旋轉,還放出霧蒙蒙的光暈。干爹的鼻子不吐絲了,嘴巴鼻子和耳朵里又開始冒濃濃的寒氣,就像……蒸籠上的包子。」

石磯娘娘笑道:「這比方打得有趣,莫非那寒氣也是由聖淫蟲的精魄所化?」

霸下道:「也許罷?然後干爹和干娘身上就結了一層霜,心跳呼吸也變得極慢,就像是……冬眠。」

畢虎忍不住追問道:「後來呢,你們是怎樣從那繭里爬出來的?」

霸下眨眨眼道:「他們都冬眠了,剩我獨個兒醒著豈不太虧?眼瞧著沒事,我又覺得有點累了,就跟著也睡著啦,接下來麼,就不曉得了。」

畢虎望著霸下,搖頭歎氣,道:「就你這樣吃了睡、睡了吃的,也算是龍子?」

霸下一反常態地沒理會畢虎的譏諷,反而扭頭望向小蛋,目露喜色道:「我干爹要醒啦。」

果然小蛋的眼皮微微動了動,緩緩睜開。

石磯娘娘欣慰道:「醒了就好,天殺的丹火真君,竟好意思對一個小娃兒下此辣手!」

小蛋只感到全身百骸諸脈無一不疼痛鑽心,尤其是頭頂彷如有千根鋼針深深插入,令他恨不能把腦袋切下來先在冰水里泡上兩天。

羅羽杉見他神情痛楚,顯是在強忍著沒出聲呻吟,芳心酸楚,想握住小蛋的手又礙于眾目睽睽,惟有輕聲說道:「小蛋,你再服一顆天一閣的靈丹罷。」

小蛋試著在丹田內流轉了一圈真氣,暗自慶幸自己的傷勢雖重,功力在沉沉昏睡間卻恢複了不少,搖搖頭,道:「不用了,我打坐一會兒就好。」

他身子稍稍一動,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如電流般穿透全身,冷汗涔涔而下。

羅羽杉趕忙攙扶小蛋盤膝坐下,再不顧忌旁邊的畢虎和石磯娘娘,伸手取出一方潔白的絲帕,輕輕為小蛋拭去滿臉的汗水。

瞧著他憔悴委頓的模樣,羅羽杉心如刀絞,只恨自己不能以身相代,眼圈卻又紅了。

小蛋緊咬牙關,硬挺著不出聲,朦朧的視線里望見羅羽杉淒楚的玉容,朝她勉強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意似安慰和感謝。

畢虎和石磯娘娘在旁靜靜觀瞧著這一幕,禁不住悄悄交換了一個眼神,暗道:「看這情形,這小子豔福不淺,羅牛好作外公啦。」

畢虎眨眨眼,湊到石磯娘娘耳畔道:「什麼時候,妳也能待我這樣溫柔?」

石磯娘娘臉上的柔情瞬間消失不見,哼道:「你還想得寸進尺?」

霸下左右看看,歎了口氣:「孤家寡龍一個,寂寞呀─」

「噗─」石磯娘娘差點笑暈過去,生怕驚擾小蛋運功療傷,只有苦苦忍著,喘著氣低聲道:「要再找個跟你一樣的,是比較難些。」

小蛋並沒有聽到霸下的抱怨,他聚精會神催動「生生不息」心法疏通經脈,等再次醒轉,已是翌日午後。

恰巧畢虎打從外面回來,賊兮兮笑道:「我剛又溜進無波府轉了一圈,丹火真君抓不著咱們,正拿幾個倒黴蛋弟子出氣呢。」

石磯娘娘問道:「這麼說,咱們可以離開此地了?」

羅羽杉看向小蛋,有些擔心道:「你的傷勢怎樣,能不能走動?」

小蛋長籲一口氣,扶著石壁慢慢起身,道:「不礙事,咱們還是趕緊走罷。」

畢虎贊同道:「對,夜長夢多,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靜心養傷也不遲。」

霸下道:「慢著,畢老頭,你偷了我干爹的蝕龍香鼎,打算什麼時候還?」

畢虎裝聾作啞,支支吾吾道:「蝕龍香鼎,那是干什麼用的?讓我想想……」

眼角余光瞥見石磯娘娘面色凶狠地緊盯著他,知道沒可能搪塞過去,這才慢吞吞探手入懷摸索了半天,取出一尊小鼎:「我老人家不過是一時好奇,想借來玩幾天而已。」

石磯娘娘一把奪過,交還小蛋,道:「好孩子,這次連累了你和羽杉。」

小蛋收起蝕龍香鼎,笑了笑,道:「多虧您和畢老伯冒險相救,我還沒謝過你們呢。」

當下羅羽杉攙扶小蛋,由畢虎引路,石磯娘娘殿後,悄悄出了溶洞,潛蹤匿跡向西禦風行出兩百余里,方改作禦劍飛行,直到天色將暗時,才在一座小鎮中覓得家乾淨的茶鋪歇腳休息。

畢虎問道:「羽杉,妳不是要趕回南海麼,這一折騰,怕是誤了歸期罷?要不要我替妳向蘇閣主說情,多多少少她也得賣我老人家幾分薄面。」

羅羽杉道:「多謝畢老伯好意,回山後我自當將其中緣由向師父稟明,恩師寬容慈和,必會體諒,就不煩勞您老人家多跑這一趟了。」

霸下道:「那妳不陪我干爹去天雷山莊還鼎給白鹿門了?」

羅羽杉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小蛋身上的傷勢,聞言不由得一陣猶豫。

石磯娘娘含笑道:「妳放心,小蛋便由我和畢虎負責護送,包管將他平安送到。」

羅羽杉默默點了點頭,目光停留在小蛋臉龐上,心中湧起離愁別緒,只盼他開口相留,自己縱然拼著遲誤歸期、受到師門責罰,也是心甘情願。

然而小蛋彷佛絲毫沒有體悟到她的心思,只說道:「羅姑娘,一路當心。」

羅羽杉不禁生出一縷失望,悵然問道:「你……還有別的話要對我說麼?」

小蛋低下頭道:「為了我的事險些害了妳的性命,我很過意不去。如果再耽擱了妳的歸期,令妳被蘇閣主責罰,我就更對不起妳啦。」

石磯娘娘察顏觀色,發覺羅羽杉神色中隱含的不舍與失落,不禁暗暗埋怨小蛋:「這傻小子,人家一顆心都系在你的身上,偏還把話說得這樣生分客套,真是個不開竅的榆木腦袋。」

羅羽杉心底幽幽一歎,起身道:「畢老伯,石磯嬸嬸,我先走啦。」

眾人相送到門口,羅羽杉依舊聽不到小蛋開口,更覺心頭百般滋味縈繞,踏足在清冷的街道上。

突聽小蛋在身後吶吶說道:「海上風大,妳小心著涼。」

羅羽杉霍然回眸,正迎上小蛋溫暖的眼神,她展顏淺笑:「好的,你也要多多保重,照顧好小龍。」向石磯娘娘和畢虎盈盈一禮,轉身離開小鎮,兀自感覺到小蛋的視線透過夜色,正默默目送自己離去。

到得鎮外偏僻之處,她徐徐駐足回首,已看不到石磯娘娘三人的身影,冷月初升,靜靜掛在梢頭,皎潔的玉華一如小蛋的目光,暖慰著她的心坎。

回想起小蛋臨別的最後一句話,她的唇角不覺逸出一抹恬靜的笑容。

以她如今的修為,有誰會擔心她被海風吹涼?只是小蛋,縱有千言萬語藏在心底,倒出來的卻是這麼一句。

她恍然驚覺到,曾幾何時,自己的喜憂已悄然被人占據,不經意的只字詞組,便能輕而易舉撥弄自己的心弦,讓自己百般思量,反複回味。

只是,這寡言少語的少年,真的體察到自己的心意了麼?

而自己,又是喜歡他的哪一點?

是因為他曾舍命相救?是因為他的淳樸誠實?又或是僅僅因為自己的一時情動,卻從此百死不悔,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頓時,羅羽杉心中柔腸百結難以自遣,癡癡仰望月空佇立良久,只覺夜幕下點點寒星撲朔迷離,既遠且近,一直等到月移中天,露水悄然沾濕裙底,這才回頭最後遠眺了小鎮一眼,勉強收拾起滿腔女兒情懷,禦劍而起。

盡管一路上羅羽杉日夜兼程,仍舊遲誤了兩天,回到天一閣,她來不及歇息,風塵仆仆直奔極情堂拜見蘇芷玉,向恩師謝罪請罰。

蘇芷玉問起延誤原由,羅羽杉也不隱瞞,照實說了。

蘇芷玉靜靜聽完,對愛徒的心思業已明白,淡然笑道:「小蛋那孩子很好,短短一年多,修為竟能精進如斯,連丹火真君也沒能從他身上討得多少便宜。」

羅羽杉聽蘇芷玉誇贊小蛋,滿心歡喜地躬身施禮道:「弟子違反門規,在外遲滯不歸,請恩師懲處。」

蘇芷玉沉吟片刻,從座椅中站起身,說道:「羽杉,妳跟我來。」

兩人出了極情堂,沿崎嶇清幽的小徑漫步上行,直抵歧茗山山頂一座竹廬前,說是竹廬,其實只是一座簡陋的小亭,屹立在云海霞光間,也經過了十數年的風霜雪雨。

蘇芷玉在竹廬前止步,纖指輕輕撫摸堅韌的紫竹,久久沉默無語。

羅羽杉尚是第一次獲准來這地方,未曾想在山頂還建有如此一座孤零零的小亭子,莫非是恩師專用的閉關靜修的地方?

她正困惑間,蘇芷玉抬眼眺望遠方極盡之處。

海天一線,紅日西沉,暮色里,云濤溢彩、鷗鳥高飛,蘇芷玉徐徐說道:「妳丁師叔以前每年來天一閣時,都會在這里小住。」

羅羽杉大吃一驚,詫異道:「丁師叔在這座竹廬里住過?」

需知乃父羅牛和丁原生死與共,情逾手足,卻從不曾聽他提及半句此事。

蘇芷玉微微頷首,抬步走入竹廬,憑欄俯瞰云霞之下的無垠碧海。

「以往每年三月,妳丁師叔都會悄抵南海,在此寄住兩月,與為師談經論道,映證仙心,心血來潮時,便禦劍雙飛、窮盡天涯,尋訪隱沒的仙山寶島。運氣好的時候,還會邂逅一兩位避世千年的海外散仙,一同盤桓數日,樂而忘返。」

羅羽杉心往神馳,直感到世人稱頌的神仙眷屬也莫過如此,可惜兩人聚少離多,一年里倒有三百余日需得相望于海上。

這固然是蘇芷玉恪于老閣主安孜晴的遺願,毅然決然挑起天一閣的萬鈞重擔,獨守南海,可又何嘗不是丁原之憾?

白云蒼狗,世事無常,即便修為震古爍今如丁原、蘇芷玉,依然不能隨心所欲,了無遺憾。

彷佛是看透了愛徒的想法,蘇芷玉轉首微微一笑,柔聲道:「世事哪能盡如人意,若能心有靈犀則海闊天空,又何需介意能否朝朝暮暮、纏綿一隅?」

羅羽杉一怔,心道:「師父這句話顯然暗藏深意,她為什麼要這樣說?」

想到這里,驀地一凜,抬首望向蘇芷玉。

蘇芷玉微笑不語,抬手輕輕愛撫羅羽杉的秀發,彷似瞧見了年輕時的自己。

過了半晌,她緩緩道:「羽杉,妳違背師命晚歸兩日,雖情有可原但也不能全無責罰。從今晚起,妳便在這竹廬內面壁一年,期間必須心無旁騖地參悟我南海絕學,絕不可辜負令尊與為師的期許。」

羅羽杉一陣感動,明白恩師此舉與其說是懲戒,卻更是對自己的鞭策與關愛,心間不安漸漸淡去,躬身拜道:「徒兒謝師父厚愛。」略一轉念,忍不住鼓足勇氣,問道:「師父,丁師叔還會再來麼?」

蘇芷玉道:「五年前,妳丁師叔最後一次來南海時,曾對我說他必須出一次遠門,這一去,竟是整整五年了無音訊。我猜他一定是想去獨自完成一樁大事,可惜,他竟連我也不肯告訴。」

羅羽杉道:「丁師叔的性情如此。有什麼事都不願牽累別人,他想完成的那件事一定非常凶險,所以越是面對親近的人,他越是想要獨力承擔。」

蘇芷玉點了點頭,歎道:「不知為什麼,近日我總有些心緒不甯,隱約覺得妳丁師叔就快有消息了。只願,他能平安歸來。」

說罷,極目遠眺,赫然是西北方向。

上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四章 賭命三掌    下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六章 師門賜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