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七集 玉碎篇 第十章 琴簫之緣   
  
第七集 玉碎篇 第十章 琴簫之緣

第十章琴簫之緣

臨海閣位于濱州城東,依山瀕海,為當地一大有名的觀海勝景。或是春暖花開,或是秋高氣爽,常有文人墨客在此聚會,酒樓的四壁上早已寫滿了這些風流才子的文章詩句,甚至連包間的竹簾也沒被放過。

楚兒剛走近這家酒樓,遠遠即聽見二樓上「砰啪」作響,整座臨海閣宛若一鍋煮沸了的熱粥,鬧得不可開交。

一眾衣著光鮮的食客慌慌張張從樓里奔出,紛作鳥獸散,膽子大的,留在底樓朝上面張望,卻是誰也不敢靠近。

三樓飛簷下,一塊「臨海憑風」的黑底金匾歪歪斜斜垂落下來,臨街的一排窗戶破損近半。

忽聽樓上一聲爽朗笑音,道:「這是前朝文豪聞翰林的題詩,你怎麼就一掌轟了,果真是焚琴煮鶴,可惜可惜。」

一聽此言,躲在帳台後的臨海閣掌櫃頓時心疼不已,連聲叫道:「小顧,小顧,快去報官啊─」

楚兒聞聲不由一怔,詫異道:「怎麼會是他?這小子又在和誰動手?」

她也不走樓梯,嬌軀輕輕一縱,自開啟的窗戶掠入二樓,身形甫一落地,頓覺罡風激蕩,滿地的碎碗破碟,一攤狼藉。

只見一名相貌英挺俊朗的褚衣少年赤手空拳,正跟另一位白衣中年男子打得熱火朝天,好不激烈。

那褚衣少年雖處下風,但攻守有序、身法靈動,在對方驚濤駭浪般的攻勢下從容自若,臉上依然掛著那副標志性的嬉皮笑臉。

而那名白衣中年男子楚兒也同樣認得,正是當日將自己擒去東海的平沙島掌門晉連,面色陰冷,對丁寂的譏嘲不理不睬。

有道是無巧不成書,自那天在水晶宮和小蛋、楚兒分手後,丁寂便常駐幻月庵,潛心參悟魔教無上絕學天殤琴。

昨日他纏著空痕大師答應委托自己前來濱州采辦庵中日常所需的香燭等物,今天早上他一通忙活後,將諸般物品置備整齊,一瞧天色時近晌午,便想著到臨海閣大吃一通,隨即回返水晶宮。

誰曉得冤家路窄,丁寂剛上了三樓,偏巧撞見將將從包間里走出的平沙島掌門晉連。

兩人臉對臉打了個照面,均自一愣,旋即又同時出手,就在這臨海閣中大打起來。

丁寂明知不敵,但哪肯在晉連面前低頭?他連姬雪雁親授的雪朱仙劍也不拔,施展出丁原教的「二十二字拳」,配以「穿花繞柳身法」,就在酒樓上與晉連周旋起來。

晉連這時業已知曉丁寂的來曆,他自持身分,一樣地不願動用玉簫,憑著一對肉掌牢牢壓制住對手。

兩人從三樓打到二樓,交手幾近五十余個回合,丁寂盡管天縱奇才,兼之家學淵源,但畢竟經驗功力都要遜色晉連一截,漸漸感覺形勢吃緊,十招里倒有七八招是在奮力防守。

他正一面嘻笑怒罵設法擾亂對方心神,一面心念疾速運轉,盤算著該如何打發晉連,忽一眼瞧見一道熟悉的紅色身影從樓下掠入,不禁一愣神道:「她跑來東海啦?」身形不覺一慢。

晉連身為天陸七大劍派的掌門之一,眼光何等的犀利,又豈會輕易放過丁寂送上門的大禮?

他左掌虛晃一槍,右手五指並立如刀當胸切落。

丁寂雙拳回防已然不及,只得將雙腳牢牢定在樓板上,上身往後仰倒,幾與地平。

晉連的右掌如影隨行繼續下劈,冷不防丁寂雙手在腦後的樓板上一撐,身軀驟然倒立,兩腿「啪啪啪啪」連環飛踢,猶如暴雨梨花疾點晉連右腕,居然在幾乎山窮水盡的情形底下,不可思議地轉守為攻。

晉連一聲冷笑,道:「辟魔腿!丁原還教了你什麼,都亮出來罷!」

退步揮袖,在身前鑄起一堵光影綽綽的銅牆鐵壁,將丁寂的七記辟魔腿一一化解。

丁寂倒翻而起,笑嘻嘻道:「我爹什麼都教,就是不教我怎麼作偽君子!」

晉連聽出話里的嘲諷之意,面色微變:「看來你是少人管教!」

東海平沙袖波瀾乍生,層層迭迭卷湧如潮,激射向丁寂。

楚兒眉宇微揚,低喝道:「看鞭!」

手腕一抖,胭脂靈鞭幻化圈圈光環,以空靈對空靈迎上東海平沙袖。

「啵啵」脆響連聲,勁氣四濺,晉連收袖冷笑:「好哇,終于忍不住了。」

他早已從楚兒的穿著打扮和腰間的鞭劍上,認出她的身分,只是故作不知而已。

其實在晉連心中,對楚兒的痛恨遠勝丁寂百倍,如果說他和丁寂交手尚有意氣之爭的意味在內,與楚兒之間卻有莫大的冤仇。

半年多前為報楚兒受擒之辱,厲無怨統率忘情宮與西域各派高手突襲平沙島,打得平沙劍派措手不及、死傷逾百,不僅島上的千年樓宇亭閣化作一片焦土,連東海五老之一的鄧南醫,也慘死在姜山夫婦手下。

自平沙島開宗立派以來,這般慘重的損失堪稱前所未有,晉連臥薪嘗膽二十余年,好不容易恢複起的一點元氣,卻幾乎一夜殆盡。

無奈忘情宮實力太過雄厚,連號稱當今正道牛耳的翠霞派吃了大虧後,也不敢輕舉妄動,晉連再是狂傲憤怒,也只好打落牙齒往肚里咽。

方才看到楚兒,晉連早已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只是想著先解決了丁寂,再掉轉頭來收拾這丫頭。

此刻楚兒主動出手,晉連更無需客氣,亮出空靈璿玉簫:「小魔女,上天有路妳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這可怨不得晉某了!」

丁寂滿不在乎,朝楚兒笑吟吟道:「晉掌門惱羞成怒,要玩真格的啦。」

言談之間,有若見著了久別重逢的老熟人。

楚兒素聞晉連碧海潮生曲的厲害,玉容寒霜,催動銅爐真氣流轉全身,一雙明眸罩定對方,須臾不離。

曲聲徐起,悠揚委婉,令人在眼前彷佛浮現出一片風平浪靜、萬里晴空的汪洋碧海,直有心曠神怡之感。

楚兒抱元守一,欺身揮劍率先出手,琥珀淚氣貫長虹,直取晉連咽喉。

晉連右手按簫,左袖凌空飛拂,卷起一張橫倒在地的紅木八仙桌,推向楚兒。

「砰!」琥珀淚劈碎八仙桌,卻也令得楚兒右臂酸麻,攻勢盡消。

晉連臉上碧光一閃,「哧哧」銳嘯,自空靈璿玉簫中飆射出數道勁風,無形劍氣縱橫交錯,直襲楚兒身前。

丁寂飛身掠到,手起劍落,雪朱仙劍光芒如瀑,將這數道劍氣盡數卸下。

楚兒的胭脂靈鞭如臂使指,從丁寂身側穿過,「嗚」地在空中旋繞了半圈,打向晉連腦後。

兩人連手抗敵,局勢果然大為改觀。

楚兒的琥珀淚、胭脂靈鞭遠交近攻、無不相宜;丁寂的雪朱仙劍與諸般駁雜奇學信手拈來,變幻莫測。

如此翻翻滾滾又斗了二十多個照面,三個人漸漸拼出真火。

晉連眼瞧自己老半天也收拾不下兩個後生晚輩,暗自加緊催動真元,空靈璿玉簫幻出蒙蒙光霧,簫聲亦慢慢開始拔高,恰如一陣狂風陡然席卷海上,頓時烏云壓頂,濁浪滔天,令場內之人幾有洪水沒頂的錯覺。

「喀喇喇」響聲迭起,臨海閣內的梁柱、樓板、四壁紛紛開裂,桌椅碗筷更是砰然爆裂,彷似新年里的爆竹聲聲。

丁寂和楚兒的靈台,不斷禁受碧海潮生曲一浪高過一浪的浩蕩沖擊,雖全力運功相抗,心神仍大受影響,兩人舉手投足間漸顯凝滯。

突然丁寂使了個假身躍到戰團外,揚聲道:「你會吹,我就不會彈!」

口中真言念動,背後負著的一卷灰色包裹應聲開啟,從里頭掠出一具漆黑色的古琴。

晉連一見此琴,倏然動容:「天殤琴!」

丁寂乘他簫聲略斷,盤腿懸浮在空,將天殤琴往膝頭一架,十指輕撥琴弦鏗鏘激鳴,剎那中有如千軍萬馬金鼓震天,從極遠的地方踏云而來。

他自幼修煉玄門心法,本不宜駕馭天殤琴,以致兩者之間冰炭難容,最終走火入魔,但丁寂早有乃父丁原的前車之鑒,雖無緣參悟天道上卷而令正魔兩氣水乳交融,卻也有化功神訣護持,不虞魔氣反噬。

當下他催動翠微真氣,默運天殤心訣,琴弦上滾雷陣陣響徹霄漢,一蓬奪目紅光汩汩漾動,與晉連的簫音爭奇斗豔,一爭短長。

楚兒頓覺靈台壓力驟減,精神大振,琥珀淚一氣呵成連攻三招,好教晉連無法專心吹奏碧海潮生曲。

晉連堪堪接下楚兒的攻勢,猛聽天殤琴琴音鏗然,一卷絢爛的赤紅色光團飛速地由小而大,充盈天地,轟向自己。

晉連大吃一驚,再顧不得吹簫攻敵。他一邊抽身飛退,一邊掌簫齊出,不斷劃出圓弧護住身前。

但那團赤色光雷摧枯拉朽,晉連設下的一道道防禦盡都一觸即潰,不能遲滯其毫厘,讓他想趨避閃躲也難。

如此連退十余步,晉連已被迫到牆角,猛將空靈璿玉簫交至左手,掣出仙劍,沉聲厲喝,催動十成功力照著光雷劈落。

一聲石破天驚的轟鳴,光瀾氣浪沖天而起,半棟樓層的地板「喀喇喀喇」支離破碎,飛濺空中。晉連身後的牆壁更是轟然坍塌,揚起濃重灰塵。

他腳下的樓板首先吃不住這般強橫的沖擊力,爆裂為飛灰,晉連的身形硬生生被震落下去,墜向底樓。

楚兒正待乘勝追擊,不料臉上一涼,面紗竟被罡風卷走。她下意識地抬手用衣袖遮住面容,左手胭脂靈鞭一揮將面紗卷回。

丁寂目光敏銳瞧個正著,不由大吃一驚,心道:「難怪她一直用面紗蒙住臉,發生了什麼事?」

他故作不知,一收天殤琴面色微現蒼白疲倦,卻兀自從容自若,飄身抓住楚兒的胳膊,輕笑道:「別追了,咱們走罷。」

說罷,攜起楚兒從窗口掠出,並不停留,徑直出城。

兩人奔到海邊,尋了處僻靜的礁石,丁寂一屁股坐下大喘粗氣,道:「咱們這一架打得真是太爽了,只可憐臨海閣的老板虧慘了。就算請年長老送些銀兩過去,牆上的那些題字,卻是補不回來了。」

他頓了一頓,忽然不經意地又問道:「妳怎麼會來這里的?」

楚兒默默凝望滄海許久,答非所問,道:「你都看見了?」

丁寂裝愣充傻:「看見什麼了?」

楚兒幽然一笑,輕輕道:「我的臉。」

丁寂笑意收斂,神情變得鄭重,沉默片刻,問道:「誰干的?」

「我自己。」楚兒望見丁寂吃驚的模樣,淡淡道:「女人生得美麗,有時也會成為一種罪過。」

丁寂聽她語氣雖淡,言辭中卻難隱辛酸痛楚,星眸熠熠放光,低聲問道:「還有辦法治麼?」

楚兒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了,我用了紫沸菟絲。」

丁寂呆住了。

在楚兒身上究竟發生什麼,竟令這樣一位風華正茂、絕美無雙的少女自甘毀容?

他沉思片刻,笑了笑,道:「紫沸菟絲也沒什麼大不了。天下萬物相生相克,我相信總會有藥可解。當年我老爹中了天下第一絕毒,連神醫農百草都跺著腳說沒辦法,如今不也活得好好的?」

楚兒道:「你不必安慰我,我,什麼都不在乎。」

丁寂略一思忖,重新站起身道:「走,我帶妳去幻月庵見空痕大師。」

楚兒本想拒絕,莫名地腦海里卻記起當日空痕大師曾經對自己說道:「妳與佛門無緣,卻與貧尼有緣,聚散無常,或許妳我還有再見之日。」

她的心頭情不自禁地一顫:「莫非冥冥中果真有天意?若是我能寄居幻月庵,從此青燈古佛了斷塵世,那未嘗不是我最好的歸宿。」

她正默默出神,丁寂已伸手一把拉起她,不由分說道:「難得妳大老遠跑來東海,總得登門作一次客罷。給我點面子,好不好?」

楚兒神思不屬,任由他攜著禦劍而起,往茫茫大海的深處飛去。

兩人抵達幻月庵外,丁寂先入內拜見空痕大師,楚兒在門外靜候了約莫有半盞茶工夫,丁寂笑嘻嘻走了出來,說道:「大師在禪房里等妳,走罷。」

一路走到禪房,楚兒耳畔聽到悠悠的木魚輕響,煩擾多時的心頭不知不覺變得一片安甯,朝門里望去。

空痕大師盤膝坐在蒲團上,一盞油燈清幽朦朧,屋內充滿祥和脫塵的氣息。

丁寂在門口恭恭敬敬一拜,道:「大師,楚兒姑娘來了。」

空痕大師放下木魚,緩緩起身回過頭來,那雙勘破紅塵超脫深邃的眼神,落在了楚兒的面龐上,微微含笑道:「孩子,妳回來了。」

楚兒心神劇顫,心靈福至地在空痕大師面前徐徐跪倒:「大師,求妳收留弟子。」

空痕大師憐愛地輕撫她的秀發,微笑道:「妳來了,這便是妳的家。」

楚兒的淚水不由自主奪眶而出,不知為何,空痕大師短短兩句,竟令她幾近枯萎的芳心感覺到無限溫暖,連日的憂傷悲憤,在這一刻盡數放下,顫聲道:「大師─」

空痕大師雙手扶起楚兒,撫慰道:「貧尼的黑晶簫正巧缺一傳人,只要妳願意,我可以將它傳授給妳。」

一直站在旁邊沒說話的丁寂聞聽此言,插嘴問道:「大師,您要將『本物霸唱』四大簫技傳給楚兒姑娘?」

空痕大師微笑道:「早在六年前,『本物霸唱』便已不再。而今貧尼要傳的是『本物禪唱』。」

丁寂一怔,心里由衷代楚兒歡喜,想當年空痕大師以韶華英姿游曆四海,憑一支黑晶魔簫連挑正道七大劍派,轟動仙林,後來歸隱婆羅山莊,與前任魔教教主羽翼濃琴瑟和諧、比翼雙飛,更是一段佳話。

所謂「本物禪唱」四大簫技,「本」為精、「物」為氣、「禪」為神、「唱」為身,博大精深浩瀚如海,實乃空痕大師畢生修為精華所彙,較之天下最頂尖的絕學功法亦不遑多讓,只因百余年來由于種種緣由,黑晶魔簫久久沉寂,這才令大多數人幾已忘記了它的存在。

只聽丁寂誇張地叫道:「糟糕,妳收楚兒姑娘為弟子,那我今後豈不要叫她姑姑了麼?」

空痕大師顯然對這極善搞怪的小子頗為疼愛,居然也罕有地戲謔道:「照你的邏輯,貧尼將天殤琴傳給了你,你就該和丁原平輩論交麼?」

丁寂嚇得高舉雙手,道:「別、別─這話教我爹聽見興許沒什麼,如果我娘知道了,我就有苦頭吃了。」

楚兒忍不住莞爾一笑,心頭生出久違的輕松。

此後年余,楚兒便與丁寂一同寄居在幻月庵中,丁寂是個閑不住的人,每日除了參悟天殤琴,就時不時要拉上楚兒四處亂跑。

楚兒迭遭巨變,心境沉靜了許多,只安心陪伴空痕大師參禪禮佛,修煉本物禪唱。但她心里也明白,丁寂這麼做是不願自己悶著,故此想方設法要令她開心,逐漸淡忘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私下里,丁寂拜托水晶宮首席長老年曆遣人打探,對楚兒遭遇早已了然,然而在她面前,無論是丁寂還是空痕大師都對此只字不提,免得再去觸動楚兒心中的傷痕。

這日晚課後,丁寂和楚兒聚在空痕大師的禪房中,年曆忽然親自登門拜見,丁寂拍著年曆的肩頭,笑道:「年爺爺,好久不見,哪陣風把你吹來了?」

年曆啞然失笑道:「你不知老朽閉關多日麼,若非大事,我也不會出關。」

丁寂眨眨眼,好奇道:「什麼事大不了,能驚動您老家人破關而出?」

年曆一笑答道:「丁宮主有消息了,你說這算不算大事?」

他所說的「丁宮主」,便是指丁原,當年蓬萊仙會一戰,水晶宮老宮主任崢與赫連宜同歸于盡,將宮主之位托付與丁原,故而大凡水晶宮的部屬,俱都以「丁宮主」稱之。

丁寂聞言大喜過望,道:「我爹露面了?他在哪里?」

年曆瞧了眼楚兒,徐徐道:「宿業峰、忘情宮!」

眾人盡皆一怔,楚兒的面色更是陡地一變,隱隱感覺葉無青有難了。

請繼續期待仙羽幻鏡續集

下集預告:

楚兒為抗婚毅然自毀容顏,反出忘情宮漂泊天涯,最後蒙空痕大師收留寄居幻月庵,並得以參悟「本物禪唱」的絕世神功。

與此同時小蛋也回返忘情宮領罪,被葉無青發配進玄黃洞天面壁。

為保護霸下,小蛋誤入玄黃鬼府,險象環生中卻意外地邂逅一個人,令他的命運軌跡,再次發生不可思議的轉折─

上篇:第七集 玉碎篇 第九章 孤影天涯    下篇:第八篇 第一章 玄天洞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