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八篇 第五章 海上幻鏡   
  
第八篇 第五章 海上幻鏡

第五章海上幻鏡

此後,每日小蛋便在天梯上苦修不輟,不斷體悟融會諸般絕學,修為亦因之與日俱增。

丁原也將穿花繞柳身法傾囊相傳,但每一次卻都是講少問多,逼得小蛋不得不冥思苦想其中隱藏的種種變化奧妙,以應對丁原一個個突如其來的刁鑽古怪問題。

丁原傳授的方式不同尋常,從不要求小蛋死記硬背,更不需他照葫蘆畫瓢做得一模一樣。

有時候小蛋心靈福至,將穿花繞柳身法中的某一式變化略作改動,丁原冷眼旁觀,從不駁斥,在稍後傳功時,他卻會把那式改動過的變化不著痕跡的演示一遍,讓小蛋自己體悟里頭的得失利弊,再作改進。

而小蛋也發現,丁原教授時看似隨意,但舉手投足乃至只字詞組,無不別具深意,令他受益匪淺。

他本對這種靈幻多變的身法最為頭疼,可而今學來竟是其樂無窮,津津有味,甚至在休息時,滿腦子轉動的亦都是身法變化,一有靈機觸動,便迫不及待地起身試驗。

更令小蛋驚異的是,丁原在傳授穿花繞柳身法的同時,時常舉一反三將其它各種心法劍式信手拈來,融入其中。

而丁原所學之淵博,亦教小蛋歎為觀止,無論多複雜深奧的招式,到了丁原手里,也總能化繁就簡,一點即透。

久而久之,小蛋觸類旁通,私下也開始將自己這些年修煉參悟的諸般絕學一一融會貫通,這才明白,為何千百年來有那麼多才俊之士醉心天道,不可自拔。

仙海無涯,並非充滿一味枯燥艱辛,其間蘊藏的,更有無限樂趣。

小蛋終日沉浸在奇妙的仙道天地中,渾然忘卻身外之事,更不覺光陰荏苒,已是多少春秋,只是心無旁騖地將點滴所悟,盡用于天梯試煉之上。

起初,只能在天梯上下行十余步,逐漸增加到三十多步,再到後來,小蛋已能一鼓作氣沖下百余階,方自力盡而退。

他心下明白,這絕非朝夕之功可以達成,故此也不著急冒進。

這一日,小蛋又被丁原從海里撈回,喘息稍定,聽丁原說道:「這次你已沖到第一百三十七級,原本還可更進一步,卻功虧一簣,你想通了自己失敗的緣由麼?」

小蛋想了想,道:「我彈出的銀絲速度還是慢了半拍,剛巧撞上湧來的漩流,給卷裹了進去。等想再打出第二根銀絲,身子已經被沖遠,找不到天梯了。」

丁原搖搖頭,道:「不對。假設那不是一股狂飆,而是一位修為遠勝過你的頂尖高手拍出的掌風,你的銀絲縱快,又豈能贏過他去?」

小蛋一怔,喃喃道:「不錯,我盡最大可能也未必能快過它。」

猛然腦海里靈光一閃,記起天照九劍中的那式「一諾千金」,他霍然醒悟。

「欲速則不達,我雖快不過它,卻可以再慢上一拍,靜待這股潛流由盛轉衰之際出手。」

丁原點點頭,說道:「有時候,慢也是一種有效的手段,更是應對快的絕佳方式。」

小蛋連連點頭,突想起一事,問道:「丁叔,您已在瀛洲仙島住了五年,何時才能離開?」

丁原沉默片刻,道:「你很想知道麼?好,你跟我來!」

他足尖點地,似一縷清風自小蛋身旁拂過,朝著茫茫滄海深處踏波而去,小蛋交代了霸下一句,緊隨其後禦風疾行。

丁原彷佛腦後長眼,不緊不慢與小蛋保持著丈許距離,兩人行出約有三十余里,前方海面波光漾動,煥放出一團古樸無華的青色光暈,在海面上形成丈許方圓的一圈光環,輕輕起伏蕩漾。

丁原在光環前停住身形,飄立在海面上,等小蛋追到身側,說道:「你看!」

小蛋低頭俯瞰,猛然腦海里「嗡」的一響,心神劇震像是一下子被抽空離體,被吸食進腳下的那圈青色光環里。

丁原早有預料,探手握住小蛋胳膊,輸入一道真氣,低喝道:「咄!」

這記暗蘊「定心咒」的低喝有如當頭棒喝,令小蛋神志一醒,這才看清腳下的光環深不可測,似一口萬仞古井,佇立在滄海之間,著實玄之又玄。

他再看兩眼,便感頭昏腦脹郁悶欲嘔,忙將視線收回,深吸一口清涼的海風才好受了點,駭然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四相幻鏡,瀛洲仙島的鎮島至寶。」

丁原松開小蛋的胳膊,徐徐回答。

「我在這里蹉跎五年光陰,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讓它重見天日!」

小蛋詫異地看著丁原,困惑道:「這面四相幻鏡有何特異之處?」

「問得好!」

丁原傲然一笑。

「二十余年前潛龍淵一戰後,丁某歸隱林泉,散盡周身仙寶,僅留一劍一衣。這世上縱然會有無雙至寶,而今也難動我心分毫。然而這面四相幻鏡,和另一件埋藏在北海極地下的洪荒異寶大梵仙羽,卻是開啟神魔之眼,重上大羅天的不二仙器。」

小蛋一震,說道:「原來您是想收齊四相幻鏡和大梵仙羽,重開大羅天?」

丁原頷首說道:「小蛋,你能否猜到丁某此舉的用意所在?」

小蛋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您是希望神魔之眼重開後,能有更多的塵世之人進到大羅天清修天道,參悟仙心,從此再造一方人間樂土。」

丁原「咦」了聲,問道:「你為何會這樣想?」

小蛋撓撓頭。

「丁叔的修為已然超凡入聖,要想羽化飛仙,應是輕而易舉之事,根本不必舍近求遠去打通神魔之眼。

「看到瀛洲仙島的情形,想那大羅天位列仙界門戶,勢必更勝一籌,假如大伙兒能有機會進到那兒修煉,定可事半功倍,也可讓人間少了許多你爭我奪的殺戮。」

「你怎知大羅天重開後,修仙之士便能安分守己,了卻殺戮爭奪?」丁原道。

「到那時候,大家瞧見仙門近在咫尺,誰不願潛心修煉,以求早登仙籍,哪還有心思打打殺殺耗費光陰?說不定僅是大羅天的仙氣靈韻,就能不知不覺將那些人心中暴戾之氣悄悄化解,讓他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丁原縱聲長笑道:「世上多有冥頑不靈之輩,莫說成不了仙,縱是成仙,也一樣會心懷惡念,為非作歹。想要他們放下屠刀,談何容易?」

小蛋想起歐陽修宏和饕心碧嫗等人,不自覺地又撓撓腦袋,猛地眼睛一亮。

「我明白了!等他們進了大羅天,要想為惡也荼毒不了凡間的芸芸蒼生,兼之仙界既近,心存忌憚,總需有所收斂。再加上有丁叔您這般的頂尖高手坐鎮,任他想興風作浪,亦危害有限!」

丁原飄立不語,暗自感慨。

「沒曾想我二上大羅仙山後日夜所思的宿願,竟教這小子給一語道破?他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小蛋又小心翼翼朝下打量了一眼,趕緊抬頭,問道:「丁叔,您在瀛洲仙島住了這麼多年不願回返天陸,莫非是遇到了阻礙?」

丁原點點頭,淡然道:「五年來我無數次下潛,卻無一次能抵達底部,取到幻鏡。」

小蛋愣了愣,問道:「怎麼可能?難不成這光井深不見底,連您也無計可施?」

丁原搖搖頭。

「咫尺天涯,鴻溝難越。每回當我眼看觸手可及之際,四相幻鏡便會突然下沉,迅速拉開距離,如此循環往複,直如永無止境……想不到我丁原睥睨一世,卻被這巴掌大小的幻鏡戲弄!」

小蛋聞言越加驚訝,也生出許多好奇,丁原看在眼里,說道:「想下去試試?」

小蛋猶豫道:「我朝下看一眼都覺頭暈,又怎麼能下去?」

丁原不以為意,道:「不要緊,你只管閉上眼睛。」

他探臂攬住小蛋後腰,騰身躍下,小蛋趕緊閉起眼睛,雖仍能覺察到青色的光華閃爍晃動,但已無胸口惡心作嘔之感。

奇怪的是,明明那口光井是在海面下方,可他卻似乎是在不斷向上升騰,有著一種時空倒錯的奇異幻覺。

大約過了半頓飯左右,丁原的身形忽地凝住,小蛋不由自主睜開了兩眼,一蓬青光立時直透雙目,重重捶擊在他的心頭,震得氣血洶湧,他情不自禁「哇」的仰面噴濺出一口瘀血,耳朵「嗡嗡」轟鳴,好不難受。

驀地眼前一亮,從丁原體內迸射出一團乳白色的柔和光霧,將兩人罩住,青光受到隔斷,威力大減,小蛋這才緩過一口氣來,祭出烏犀怒甲,護持雙目與周身。

他定了定神,往上望去,相距不到十丈的空中,懸浮著一面巴掌大小的青色神鏡,似玉似金,也不曉得如何鍛鑄而成;鏡面上光暈騰騰,向下如瀑散放,依稀浮現出「一體真幻」四個凸顯的銀灰色篆字。

小蛋還待仔細端詳,猛覺那鏡面彷佛蘊藏著一種詭異的魔力,深深吸引住自己的眼神,似要將他的意識一絲一縷地緩緩抽空,他心頭一凜,不敢再看。

丁原體內徐徐煥放都天大光明符靈力,抵禦幻鏡攝神,悠然說道:「我們只能進到這里,再往前半步,它便會生出感應飛速遁退。」

小蛋聽丁原這一說,腦海里隱約抓到了什麼,可一時半會兒又無法完全捉住,不禁呆呆地凝神沉思。

丁原見狀,笑道:「你在想如何趕在四相幻鏡逃遁之前,將它抓住麼?這幾年來,我嘗試過不下百種方案,有些……」

他尚未說完,冷不防聽小蛋道:「如果我們可以直接跨越這十丈空間,甚至遁身到幻鏡的上方,不知能不能成?」

原來他方才聽丁原說到「遁退」,不由觸動靈機,再經「遁身」這一提醒,登時記起自己悟出的十三虛無奇遁之術。

「你是說五行遁術?」丁原顯然早已想過這個法子,低笑道:「可惜這里形如虛空一無屏障,把桑胖子請來也只能徒喚奈何。」

小蛋道:「丁叔,我從天道星圖中參悟出了一種虛空遁術,或可一試。」

說罷,他抖擻精神,存思止念,雪戀仙劍鏗然出鞘握于手中,真氣汩汩灌注直至滿盈,腦海里泛起星天奇圖,振聲出劍,劈開星門。

他閃身掠入,一陣星移斗轉又被無形巨力拋出,隨即挺腰站穩,定睛打量,卻不禁呆了一呆。敢情自己還是站在丁原的身邊,那面四相幻鏡仍高懸頭頂。

丁原心中亦是略感失望,好在他原本就對小蛋的「虛空遁術」未抱多大指望,面色平和,道:「想來是這里的空間詭異多變,令虛空遁術失去效用。丁某五年都等了,更不急于這一朝一夕,咱們先回去。」

當下兩人回轉瀛洲仙島,從此小蛋心中便多了一分困擾,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能幫助丁原拿到四相幻鏡,好令他早日重返天陸,開辟大羅仙山。

他也曾想過,丁原的才智見識遠勝自己百倍,他想了五年多都束手無策,自己又哪有可能成功?

然而常言道:「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何況自己總不能干瞪眼瞧著丁原為取到四相幻鏡殫精竭慮,偏無動于衷罷?

就這樣,不知又過了多少天,小蛋的修為與日俱增,已能闖過三百階天梯,對穿花繞柳的身法亦領悟更深。

而且,為了不讓丁原再分心照料自己,小蛋每次闖下天梯都留有余手,不盡全力。

一旦情形不對難以支撐,便立即主動撤回海上,絕不逞強。

否則,以他目前的進境,或可沖下四百階天梯也未可知。

這天他從海下回轉,在沙灘上打坐了個多時辰便恢複了精力,左右無事,又將天照九劍溫習參悟了一番。當用到那式「一諾千金」的時候,小蛋不由自主回憶起當日丁原的話。

「慢也是一種有效的手段,更是應對快的絕佳方式。」

小蛋凝住雪戀仙劍久久靜立不動,翻來覆去體會這「快」、「慢」兩字,暗道:「既然連丁叔也追不上四相幻鏡,可見它已快到了極致。既然咱們速度上拼不贏它,那可不可以跟它比慢呢?」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一笑,心道:「我也太異想天開了,總不能讓丁叔對幻鏡說:『喂,鏡兄,咱們比比誰爬得慢罷』?」

這麼想著,他收回了思緒,重新聚精會神參悟天照九劍。

然而從此之後,這個古怪的念頭非但沒有在小蛋的腦海里淡忘,反而成為一片揮之不去的浮云,令他不時想起,怎麼也割舍不下。

又一日,小蛋倦極而眠,朦朦朧朧進入夢鄉。

漫天繁星璀璨閃爍,隱約記起乃是「十三虛無」星圖的景象,忽地夢境陡變,他如風般飛速穿越虛空水火諸般幻象,從一扇星門又躍入另一扇星門,彷似無休無止。

驀然「砰」的一響,滿眼金星亂冒,像迎頭撞在了一堵厚重的石牆上,卻是一扇疾電飛縱的星門阻住去路。小蛋暈暈乎乎停在星門之前,倒也不覺得腦門發疼,詫異想道:「這不是『時電之門』麼?難怪我會撞得鼻青臉腫。」

他瞧瞧左右,其它的星門一一隱去,惟獨此門尚在,小蛋皺了皺眉,苦惱道:「明明是扇門,偏不讓我進去,難道是留給別人的麼?」

他正想著,星門中的疾電遽然生變,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牢牢掌控,速度瞬間減緩,小蛋見狀怔了怔,摸摸並不怎麼痛的額頭,有一線靈光從心底掠過。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星門,一股莫名欣喜盈滿心間,喃喃道:「我明白了──」

不等話音落下,耳畔天崩地裂般的一聲轟鳴將小蛋驚醒,眼前幻象全消。

小蛋彈身躍起,四下打量,只見霸下滿臉得意漂在海上,將身下的一片汪洋用荼陽地火轟出了數丈方圓的深坑,升起濃濃水霧。

牠回轉過頭,眉飛色舞道:「看見沒,厲害罷,這招叫『天雷地火』!」

小蛋揉揉惺忪睡眼,滿腦子回憶著夢中情景,三步兩步沖到海邊,抽出仙劍。

霸下一愣,問道:「干爹,你要做什麼?」

小蛋充耳不聞,凝神觀注前方洶湧撲來的一蓬海浪,待到離身前約有三丈處,猛然縱劍疾劈,一團渾圓雪光呼嘯激射,轟然擊中海浪。

海浪竟未產生絲毫波動,卻驟然分作三段,被雪光籠罩的正中一段像是中了邪般凝滯,速度減慢十倍不止,而兩旁的海浪依舊澎湃浩蕩,拍打在海岸邊的礁石上,濺起無數浪花。

霸下看呆了,也不知在問小蛋還是在自言自語:「我的媽呀,這是什麼招?」

小蛋好似耗盡了全身真氣,卻神情歡愉望著遲滯的海浪,回答道:「時電星門!」

「嘩──」

海浪恢複舊觀,複又迅猛地撲上沙灘,狠狠激撞在礁石上,濺得小蛋一身海水。

「原來時電訣竟有此效,能令光陰延緩凝滯,著實不可思議。可惜實戰之中卻派不上多少用場,畢竟誰也不會傻站在那兒等著挨打,否則又何需施展?直接一掌拍過去豈非簡單省事?」

他正想著,猛覺耳朵生疼,禁不住「哎喲」出聲,轉頭一瞧,霸下十分無辜地趴在自己肩膀上,說道:「我叫了你兩三聲都不理我,再說,我的牙齒其實也沒使多大勁兒呀……」

小蛋揉揉耳垂,霸下問道:「干爹,你這『時電星門』是用來做什麼的?」

小蛋回答道:「我想用它幫丁叔收取四相幻鏡。」

他忽記起上次施展「虛空遁術」無功而返的事,當即一轉念,道:「這法子在光井內能否奏效尚未可知,卻不忙馬上告訴丁叔。我先悄悄試一試,萬一不成,也不致令丁叔空歡喜一場。若是能夠成功,便將四相幻鏡取來送給丁叔,豈不更好?」

有了主意,小蛋便不急于去找丁原。他在海灘上休息了兩個多時辰,感到精力盡複,攜著霸下禦風朝光井飛去。

來到光井上方,四周並不見丁原的身影。小蛋祭起烏犀怒甲,雙目一閉,縱身躍下,估摸著差不多了,他睜開眼睛、緊守心神,往上打量,四相幻鏡正在頭頂上方三十余丈的虛空里熠熠閃光。

饒是有烏犀怒甲的護持,從鏡面下透射出的神光,依舊懾得小蛋胸口狂震,身軀在空中晃了幾晃。

霸下亦生出感應,訝異道:「干爹,這就是那面破鏡子麼,怎麼看得我心里發悶發慌?」

小蛋收回目光,叮囑道:「這東西會攝人魂魄,千萬不要用眼睛盯著它看。」

他略一調息,驅除心頭煩惡,又朝上飛升了二十余丈,便不再逼近。

他掣出雪戀仙劍,心道:「成敗輸贏就在此一舉啦!」

丹田三氣合一奔湧而起,默念時電心訣,靈台一片空靈澄清,纖塵不染,直將功力提升至滿盈。

小蛋一聲低喝,仙劍雪光暴漲,激越鏑鳴,向頭頂騰躍飛掠,「呼」的劈出一團絢麗光瀾。

雪白的劍華中星光隱隱,載沉載浮,挾著一路雷霆,呼嘯直奔四相幻鏡。

小蛋目不轉睛注視光球,體內真氣源源不絕貫注仙劍,幾再次將丹田抽空。

然而光球在距離四相幻鏡尚有五六丈遠時,速度迅速減慢,「嗚嗚」顫動黯滅,卻已是強弩之末。

小蛋一凜,竭力催動丹田僅存的真氣支撐,奈何光球猶如喝醉了的酒徒,搖搖晃晃、步履蹣跚,勉強推進了丈許,便「喀喇喇」破裂消散。

眼看功敗垂成之際,小蛋陡然感到背心一熱,被人一掌按定,他微一詫異,就聽丁原在身後沉聲說道:「再來!」

一股雄渾無匹的真氣立時透入小蛋經脈,幾不需磨合就已水乳交融,聚成汪洋,他更不遲疑,凝思聚神,全力發動。

劍光如海,一前一後兩團光球在半空合為一體,聲勢大盛,摧枯拉朽般奔流渲湧,「呼」的一聲,將四相幻鏡完全吞沒。

丁原掌心輕推一道柔和氣勁,朗聲喝道:「去!」

小蛋借著這股推力如鶴沖天,有意無意運用上初學乍練的穿花繞柳身法,飛將上去。

他不敢用雙眼直視,當下舒展靈覺,牢牢鎖定四相幻鏡的所在。身形甫迫近丈許,就察覺到四相幻鏡陡然一晃,朝上空飛逸,速度果然減慢了十倍不止。

小蛋心無旁騖,越追越近,轉瞬雙方間的距離只剩不到兩丈,突聽霸下在耳邊叫道:「干爹,快,幻鏡又在加速了!」

小蛋一驚,發現這一丈七八的差距竟再也無力縮小,反有漸漸拉開之勢。

他心念急轉,左手數指連彈,激射出四縷銀絲,快逾電光石火,「叮叮叮叮」擊打在鏡面之上。

幻鏡劇烈震顫,「嗡嗡」怒鳴,卻無論如何也掙脫不去銀絲的纏繞,小蛋心頭大定,將銀絲徐徐收回,還劍入鞘,探手抓住了四相幻鏡。

幻鏡甫一入手,鏡面光芒頓黯,透出絲絲如水清涼的靈韻,歸于靜謐。

上篇:第八篇 第四章 道歸于無    下篇:第八篇 第六章 睥睨四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