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八篇 第八章 腋肘生變   
  
第八篇 第八章 腋肘生變

第八章腋肘生變

歲月如梭,光陰似箭,不知不覺,小蛋已出關一個多月。

宿業峰上的天氣漸漸轉冷,今年的寒冬亦將到來,而忘情宮因為葉無青的重傷,卻早一步進入了冬日。

但這卻是小蛋拜入忘情宮以來,最為悠閑自在的日子。由于葉無青終日閉關休養,他不必再頭疼每隔十日的晨會考教。

至于厲無怨,一來宮中事務已令他煩心不已,二來他根本無心理會小蛋,樂得放任自流。

若在從前,小蛋可能會藉此難得良機,優哉游哉地自得其樂,然而經過瀛洲仙島與丁原的一番相處和點撥,他對天道的興趣越來越濃厚,整日便是待在寞園里參悟靜修,將近年來東一鱗西一爪學到的各項絕學,一一潛心思悟,無形里仙心修為大有精進。

有時候,他也會到朱雀園去逛上一圈。

楚兒離開後,這里顯得十分冷清蕭條,惟有楚望天還渾渾噩噩地住在那座小院里,仍有專人照料。

霸下最是閑不得,隨著道行大漲,牠的膽子也益發大了,慢慢暴露出喜好惹是生非的本性,今天無意間燒了一片林子,明日不小心轟塌半棟空屋,以至于三天兩頭有人來寞園告狀索賠,累得江南焦頭爛額。

小蛋對此也頗為頭疼,只暗中祈禱牠不會哪天心血來潮,把克己軒也一把火給燒了。

葉無青終于出關,並准備在克己軒親自主持早會,清晨小蛋早早出門趕往克己軒,畢竟師父傷後首次露面主事,不宜遲到。

進了克己軒,小蛋發現蒙遜比他到得更早,不過兩人之間也沒什麼話可說,還是小蛋主動上前打了個招呼,蒙遜愛理不理地哼了聲,便扭過頭去。

隨後厲無怨率著八名座下弟子,姜山夫婦和姜赫也先後到來,軒中熱鬧了起來。

忽然人群一靜,葉無青從屏風後緩步走出。

盡管他的腳步一如既往地沉穩堅實,但略顯蒼白的面色,還有稍稍委頓黯淡的眼睛,都顯示出傷勢未複。

眾人紛紛起身問候,葉無青淡淡回應,慢慢坐回已有三個多月空置的金椅上。

又等了小半個時辰,席魎、滕皓以及其它幾位忘情宮的首腦人物,卻遲遲不見。

厲無怨皺了皺眉,問道:「趙樸,你沒有通知席長老他們今日有早會麼?」

趙樸在他身後忙一躬身,稟報道:「弟子昨天已通知了,應該不會有誤。」

葉無青目光一閃,漠然道:「也許是久已不在克己軒召開早會,他們都忘了今日的事,蒙遜,你立即前往見性山莊,看看席長老是否病了。」

蒙遜應聲而出,人人心頭一震,暗道席魎和滕皓等人恐怕要倒黴。

蒙遜剛走到門口,驀地停住,轉身直愣愣道:「師父,我外公沒病,他來了。」

他話音未落,席魎闊步走入克己軒,身後緊隨的便是另外幾位忘情宮的首腦,惟獨缺了滕皓。

席魎在廳中站定,遙遙向葉無青欠身施禮,道:「宮主複出主事,可喜可賀。老朽因故來遲,尚請葉宮主多加海涵。」

葉無青不動聲色,道:「席長老客氣了,請就座。蒙遜,去請滕長老。」

席魎搖頭道:「不必了,滕長老馬上就到,他是前去朱雀園接一個人來。」

除了蒙遜腦子還未拐過彎來,廳中所有人盡皆一凜,十數道目光齊齊射向席魎。

葉無青面色陰沉,徐徐問道:「厲師兄,這是你的主意麼?」

厲無怨滿臉茫然,搖搖頭回答道:「不是。席長老,這是怎麼回事?」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葉宮主雄才大略,老朽深為欽佩。可惜日前身負重傷必須靜養逾年,無力分心主持宮務。

「我等對此甚為憂慮,私下商議後,決定為能讓葉宮主安心養傷,也為敝宮能安然度過眼下危機,只能請出楚老宮主,由他勉為其難重掌大局,亦算兩全其美之策。」席魎道。

厲無怨心頭一沉,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腦中急速轉念:「我太大意了,事先竟沒絲毫覺察。席魎他們分明是看准葉師弟傷重的機會,假借師尊的名義要策動叛亂,為了今日,這些人不知背地里籌謀了多少天,恐難善了。」

蒙遜也懵了,錯愕道:「外公,楚師祖不是老年癡呆了嗎,哪里還能主事?」

席魎冷笑道:「傻小子,那不過是葉宮(手機小說網wap,16k,Cn更新最快)主為排擠你師祖,保住自己權位而故意找的借口。楚老宮主修為超凡入聖,又經這二十余年的臥薪嘗膽,更是臻至化境。他只是不願為此與葉宮主翻臉,傷了師徒情分,才順水推舟,違心隱退。」

蒙遜一愣,撓撓腦袋困惑道:「照這麼說,我師祖不呆,也沒有傻?」

姜赫恨不能在蒙遜屁股上踹上一腳,心道:「楚老宮主呆沒呆我不清楚,可這廳里卻數你最缺心眼。」

他哈哈一笑,道:「席長老,楚老宮主的病情你我有目共睹,絕非作偽。你這麼說,空口無憑,只怕難以教人相信。」

席魎哼了聲,暗道:「想當年你在老子面前連屁也不敢放一個,現在居然狐假虎威當面駁斥我?嘿嘿,等葉無青這棵大樹一倒,看你們父子還能囂張到幾時?」

葉無青不發一言,好像廳內發生的事情和他毫無關系,誰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

正這時,聽到軒外滕皓蒼老沙啞的嗓音呼喝道:「楚老宮主到──」

席魎等人早有默契,一起回身敬拜,異口同聲道:「恭迎老宮主重返克己軒!」

葉無青坐在椅子里一動不動,目光望向廳門,右手輕輕按住幾上擺放的茶盞。

厲無怨已然起身,他是楚望天的開山大弟子,追隨乃師百余年,始終忠心耿耿,猶如今日的蒙遜之于葉無青;即使時至今日,楚望天余威猶存,令他絲毫不敢懈怠不恭,只是心里面著實矛盾緊張到了極點。

姜山、簡婆婆和姜赫身子動了動,可看到了葉無青的反應,彼此偷偷換了個眼色,重新坐下。

其它幾位置身局外的忘情宮首腦人物面色陰晴不定,各自盤算著稍後的立場和後果,誰也不願輕舉妄動。

最尷尬的還數蒙遜,他做夢也想不到外公和自己的師父面對面干上了,看看這個,又瞧瞧那位,沒了主意。

倒是身旁的小蛋從起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也曉得此事容不得自己插話,只站在葉無青背後靜作壁上觀。

楚望天老態龍鍾,神情遲鈍木訥,顫顫巍巍在滕皓的攙扶下走進克己軒,迷茫地環顧四周,最後視線落在對面端坐的葉無青臉上,問道:「我坐哪兒啊?」

一瞧楚望天的模樣,姜山等人不禁暗自松了口氣。

楚望天的癡呆並非裝神弄鬼,而是確有其事,否則以蓬萊仙島島主臨云真人的無雙法眼,又豈會看不出來?

席魎方才所言,純屬為了擠兌葉無青下台,惡意捏造。

葉無青站起身來,在原地向楚望天躬身一禮,道:「師父,弟子這就為你看座。」

「不必了,」滕皓扶著楚望天的胳膊,猶如手握尚方寶劍,冷笑道:「葉宮主,請你顧全大局,將竊據多年的宮主寶座交還令師,退隱養傷方為上策。」

葉無青幽藍色的眼眸里陡然激射出森寒的冷光,注視滕皓冷冷道:「滕長老,這是你們幾個的想法,還是葉某恩師的意願?」

雖說滕皓賭定丁原已將葉無青打得經脈碎裂,五髒移位,一年之內休想與人交手過招,然而迎面撞上葉無青犀利的目光,心里依舊禁不住一寒,他色厲內荏,「嘿嘿」低笑。

「這等大事老夫與席長老豈敢私作主張,自然是老宮主自己的意思。」

葉無青唇角浮起一縷譏誚,道:「奇怪了,剛才席長老還說是你們私下經過商議,要請出恩師重新掌管忘情宮,取代葉某主持大局。為何到了閣下的口中,卻又變成了楚老宮主自己的意思?」

滕皓被問得啞口無言,下意識轉首望向席魎。

席魎慢條斯理道:「原來葉宮主是信不過我們?也罷,老朽就當著諸位的面,再征詢一次老宮主的意見。」

他走到楚望天近前,恭恭敬敬又是一拜,問道:「老宮主,您是不是說過,葉宮主是您的關門弟子,即使您老不在位,這宮主寶座有厲副宮主在,也輪不到他坐?而今您從蓬萊仙島榮歸,自應重掌敝宮,讓令徒退位?」

楚望天呆呆點了點頭,嘴里含糊不清道:「是啊,忘情宮是我的,它是我的──」

姜山怒道:「席魎,這些話到底是你說的,還是老宮主說的,你敢起個毒誓麼?」

席魎輕蔑地瞥了姜山一眼,繼續問道:「老宮主,如今您的徒兒霸著宮主寶座不肯歸還,又將您放逐冷宮備受欺凌,是不是欺師滅祖,罪大惡極?」

楚望天迷惘的眼睛里驟然生出一簇被激怒的精光,回答道:「他該死!」

席魎心中大喜,趁熱打鐵,搶在姜山喝斷前追問道:「您說的該死之人是誰?」

楚望天眸中的精光卻一下消失無蹤,又變得麻木不仁,彷佛沒聽到席魎的問話,閉著嘴巴一個字也不說,只呆呆盯著那張曾經熟悉的宮主寶座。

滕皓見機極快,縱聲大笑道:「諸位,你們看老宮主的眼睛正盯著誰?」

蒙遜對著滕皓可沒那麼客氣了,昂然道:「滕長老,你是我師祖肚子里的蛔蟲麼?」

席魎見外孫不幫著自己倒也罷了,竟敢頂撞滕皓壞他大計,沉聲怒喝道:「放肆!」

葉無青冷哼道:「席長老,真正放肆的人只怕是閣下罷?」

他驀地抬步走向楚望天。

席魎和滕皓俱是一凜,問道:「葉宮主,你要做什麼?」

葉無青置若罔聞,在楚望天跟前站定,和緩地問道:「師父,您想重掌忘情宮?」

「你是無青?」楚望天呆呆打量著葉無青,喃喃道:「為師不是讓你閉關參悟『寞』字訣麼?不好好靜修,跑到這兒來干什麼?」

席魎大急,提醒道:「老宮主,他是在問您,想不想當忘情宮的宮主?」

楚望天滿是大惑不解的樣子,道:「忘情宮宮主不是老夫麼?為何還要問我?」

葉無青臉上波瀾不驚,頷首道:「既然如此,徒兒便即日引退,請恩師重掌。」

此言一出,不僅厲無怨、姜山等人大吃一驚,席魎和滕皓也愣住了。

他們原本以為要逼葉無青退位,勢必會有一番苦斗,甚而要引發內訌血流成河,哪知葉無青居然會這般輕易地答允交出權柄,主動退位。

厲無怨急忙道:「葉師弟,你莫要沖動,我想恩師未必就心里存有此意。」

葉無青搖搖頭。

「自從恩師東游蓬萊,這二十余年間葉某執掌忘情宮,時常深感才薄德淺,如履薄冰。只為不負諸位重托,才勉力支撐,時至今日已是身心皆疲,不堪重負。

「幸得恩師願意重新出山,葉某正可卸下萬鈞重擔,從此能夠潛心天道,靜休調養,實為我朝思暮想的奢望。」

席魎心中冷笑:「這小子說的比唱的好聽!年前楚望天回歸時,怎不見他主動讓位?而今故作大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猛然他腦海里靈光一閃。

「不好,我險些中了他以退為進的詭計!葉無青這小子定是看破了我們的用意,索性委曲求全,令老夫縱然有心誅殺了他以絕後患,也尋不到借口。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情知眼前虎落平陽,要以與我為敵,便壯士斷腕,韜光養晦,等到他修為盡複,東山再起之時,老夫和滕皓他們,就離末日不遠了!」

想到這里,席魎頓覺身上一陣寒意徹骨,彷佛感受到葉無青那雙沉靜眼神里所蘊藏的殺機與仇恨,他暗自咬牙。

「不成,今日說什麼也要殺了他!」

他想到了這點,滕皓亦想到了,兩人悄悄對視一眼,腦袋里開始急思對策。

蒙遜卻沒那麼深的心機,還以為葉無青當真要舍棄宮主寶座,著急道:「師父,那怎麼成?您看師祖這模樣,哪像是清醒著的?」

葉無青心道:「此時此地,也只有這傻小子肯替葉某說話,連姜山他們都成了啞巴!」當下不由對蒙遜生出保全之心,佯怒道:「閉嘴,你怎敢編排師祖的不是?」

席魎目光閃爍,思忖道:「無毒不丈夫,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若縱虎歸山,他日我席門一脈,勢必要被葉無青趕盡殺絕!」

主意打定,他皮笑肉不笑道:「難得葉宮主深明大義,那便請老宮主重新就座。」

滕皓和他一搭一唱道:「楚老宮主,葉宮主已答應退位,您請上座!」

他扶著稀里胡塗的楚望天,快步走向葉無青將將騰出的座椅。

厲無怨、姜山夫婦等人默默看著楚望天在椅子里坐下,一個個面沉似水,三緘其口。

突聽席魎宏聲唱喏道:「恭喜老宮主二十年後再掌忘情宮!」

他率先俯身禮拜,在他身後的幾名同黨與滕皓亦高呼頌賀,畢恭畢敬地在楚望天座前單膝跪倒。

厲無怨微一猶豫,也緩緩地跪拜下來,但雙唇抿成一線,只字不言。

葉無青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心中殺意如冰,神色間偏偏絲毫不露,亦隨著眾人之後深深跪拜:「弟子葉無青,恭祝恩師!」

見葉無青跪下,蒙遜盡管不情不願,也只能有樣學樣,跪倒在師父的身後。

不一刻,克己軒內除了傻呆呆倚靠在座椅里的楚望天,幾乎再無一人站立。

惟有小蛋。

或許是人人都以為他無關緊要,或許是他仍舊站在了那張宮主寶座的後面,竟讓所有人忽視了過去,更無人斥責敦促他跪倒禮拜。

等到眾人一一起身,葉無青仍舊跪拜不動,說道:「師父,弟子重傷在身,恐不能在您老座前繼續效力。我這便回轉楓靈園故居閉關養傷,望師父恩允。」

楚望天聽了「嗯嗯啊啊」了兩聲,沒一個人能聽懂他在說什麼。

侍立側旁的滕皓立即朗聲說道:「葉無青,宮主問你:他老人家被蓬萊仙島幽居二十余年,你身為關門弟子,又是敝宮宮主,為何置若罔聞,令老宮主飽受羞辱虐待?」

眾人心頭不約而同想起「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這八個字,但如今大局已定,連姜山等人也開始考慮退路,又有誰敢為葉無青說話?

況且,葉無青確存私心,在這一點上也難以反駁滕皓的質問。

小蛋站在楚望天座後,對他的「咿呀」之語聽得清清楚楚,自然曉得滕皓是在假傳聖旨,又見其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神態,言辭厲色,大有誓不甘休之勢,不禁生出反感。

見到葉無青一個人孤零零跪倒在廳內,一再地容忍退讓,令人升起英雄末路的悲涼之感,小蛋忍不住問道:「二十年前的蓬萊仙會,滕長老也在罷?」

滕皓一怔,這時才注意到了小蛋,一時猜不透他話中語意,冷冷一哼,道:「常寞,你是否也心懷不滿,想故意岔開話題為葉無青開脫?」

小蛋搖搖頭道:「我只是奇怪,當日既然滕長老在場,又為何不就近解救師祖?」

滕皓頓時語塞,老臉漲紅,暴怒道:「大膽,這話是葉無青教你說的麼?」

葉無青同樣沒料到小蛋會奇峰突起,簡簡單單一句話梗得滕皓氣急敗壞,心中暗道:「時窮節乃現,不曾想事到如今,這小子還有膽量為葉某辯解!」

電光石火間,葉無青莫名記起一年前,正是在克己軒中,小蛋也曾為楚兒仗義執言,最後助她遠走他鄉。

那時候,坐在面前寶座里的人,正是自己……滄海桑田,一番星移斗轉後他四面楚歌,竟如囚徒也不如,葉無青委實百感交集。

只聽小蛋不緊不慢,按照一貫的語氣回答:「沒有。」

也許是今日起得太早,他的臉上仍存有睡意,一副懶洋洋的味道。

席魎不願節外生枝,轉向葉無青,寒聲道。

「葉無青,你可知罪?你二十年來置恩師于水深火熱中于不顧,是為不忠;老宮主回返宿業峰後,你將他軟禁于朱雀園里,嚴加監視,是為不孝;你貪戀權勢,遲遲不讓老宮主重掌忘情宮,是為不義;日月昭昭,天網恢恢,你還不誠心俯首認罪,自請責罰?」

蒙遜驚愕道:「外公,您為何這麼說師父?從前您不是一直教導我說,師父是咱們忘情宮千年難得一見的天縱奇才,能拜在他的門下,不僅是我的福氣,也是咱們──」

他的話尚未說完,不知有多少人暗中已笑痛了肚子,忍得好生辛苦。

席魎翻著白眼,臉上的窘狀與滕皓堪有一比,但念及早死的愛女,又素知蒙遜頭大無腦,硬是強忍著沒有發作。

滕皓眼珠一轉,霍然跪地道:「宮主,請您大義滅親,清理門戶,以儆效尤!」

一眾從屬席、滕二老作亂的黨羽亦紛紛跪倒,高喊道:「請宮主清理門戶!」

楚望天迷茫地望著座下的這些人,渾不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嘴唇翕動,卻無聲音。

葉無青冷眼旁觀,沉默不語,他心知今日席魎和滕皓是決心要拼個魚死網破,將自己置之死地而後快。

大凡絕世梟雄,盡皆能屈能伸,唾面自干,雖說軒內劍拔弩張,自己危在旦夕,可只要不到圖窮匕現的最後一刻,他甯可忍氣吞聲靜觀其變,更要設法激起厲無怨的義憤,與席滕等人撕破臉皮。

果然,厲無怨忍無可忍,也在滕皓身旁跪下,大聲道:「師父,您醒一醒,說句明白話好不好?莫非任由這班人胡鬧下去,將忘情宮的千年基業毀于一旦?」

席魎變色道:「厲副宮主,你這話怎說?誰忠誰奸一目了然,你莫要受人蠱惑!」

厲無怨見他小人得志,咄咄逼人,終于爆發,眼中幽光如火,厲聲喝道:「席魎,你不要太過分了!葉師弟已讓出宮主之位,懇請引退楓靈園療傷靜休,你們還想怎樣?要趕盡殺絕,我厲無怨第一個不答應!」

他的話一出,令席魎心頭一凜,心中驚悸,暗道:「我可不能得意忘形,做得過火。惹翻了厲無怨,今日之事可就懸了。」

也難怪他心生忌憚,畢竟克己軒數十人中,唯一能改變局勢的,便是厲無怨。

就算葉無青無力出手,蒙遜、小蛋等人的修為有限,而姜山父子與簡長老縱是力挺葉無青,席魎和滕皓亦盡可收拾。

楚望天雖然癡呆昏庸,可一身登峰造極的修為仍在,逼宮之舉無疑已勝券在握─然而這一切,都必須基于厲無怨至少保持中立的假設上。

厲無怨自身的強橫修為自不待言,兼且手掌灰霜營精銳,又是楚望天的大弟子,素負人望,真要帶頭和席魎等人作起對來,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忽聽楚望天茫然問道:「滕皓,大伙兒在吵什麼,難道都當老夫死了麼?」

滕皓大喜,忙一臉諛笑,道:「啟稟宮主,是葉無青不服您接掌忘情宮,正極力煽動從屬鬧事。我說了幾句,卻教厲副宮主誤會了。」

厲無怨怒不可遏,高聲道:「葉師弟,你為何不向師父辯解,任由他們胡說八道?」

葉無青神情木然,搖頭道:「沒有用的,厲師兄。師父已被他們控制。我說的話他既聽不明白,也無從決斷,只能聽憑奸徒擺布。」

厲無怨一呆,憤懣無言,狠狠一拳捶在地上,轟出碗大深坑。

席魎暗驚道:「再不快刀斬亂麻,厲無怨真要被這小子蠱惑了過去!」

他搶前一步跪地,大聲向著楚望天說道:「宮主,不知您打算如何發落葉無青?」

楚望天傻了半晌,自言自語般念叨。

「無青啊,『寞』字訣學得怎麼樣了……你有野心,老夫豈會不知?席魎勸我不要養虎為患,可我還是喜歡你,沒聽他的。我不殺你,你還嫩,斗不過我的……」

席魎漸漸色變,突然大聲掩蓋住楚望天的話音,大喝一聲。

「宮主有令,拿下葉無青!」

上篇:第八篇 第七章 傲骨柔腸    下篇:第八篇 第九章 四面楚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