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八篇 第十章 少年本色   
  
第八篇 第十章 少年本色

第十章少年本色

其它在場的人,也都是一呆。

滕皓首先醒轉,縱身越過楚望天和席魎,一記溜火神掌拍向小蛋。

小蛋心一沉,明白倘若再教滕皓纏上,自己和葉無青勢必有死無生,他按下悲傷,身形一側,默運「有容乃大」,聳肩前傾,竟是要硬接滕皓的這一記溜火神掌。

「砰!」

溜火神掌擊中小蛋左肩,疼得他眼前金星亂冒,咬牙借力朝後飄飛,順勢施展穿花繞柳身法,終于闖出克己軒。

然而席魎和滕皓均都有備而來,在軒外豈會沒有布置?

小蛋身子尚在空中,四周風動光寒,十數名二老座下的心腹蜂擁而上。

饒是小蛋有烏犀怒甲和有容乃大的雙重守護,滕皓這一掌的滋味仍不好受,他左半邊身子幾近麻木,胸口氣血翻騰難以抑制。

眼見軒外的伏兵殺到,他正想強壓傷勢,振劍硬闖,不意聽到頭頂上方有聲音道:「敢欺負我干爹,燒死你們!」

小蛋聞聲又驚又喜,抬頭望去,果然是霸下應聲趕至。

小家伙全身紅光暴漲,煥放出一團渾圓光球,「呼」的朝人群轟落,正是牠在瀛洲仙島上修煉成的絕活「天雷地火」。

底下眾人聽到上空雷鳴隆隆,紅光漫天,一團碩大的光球重重砸落,不約而同朝後閃退,給小蛋讓出一道缺口。

「轟!」

天雷地火在地上砸出一個丈許方圓的深坑,激蕩的罡風光浪滾滾外湧,站得稍近的人不由自主踉蹌倒退,濃烈的熱浪差點讓衣發燒了起來。

見此聲威,在場之人無不駭然,各自心有余悸。

「還好閃得快,不然燒成焦炭還算好的。萬一給劈個正著,多半骨頭渣滓都留不下!」

小蛋乘機沖出,急運「生生不息」疏通經脈,口中吐了口濁氣,稍感好受,耳畔就聽葉無青虛弱的聲音道:「向北!」

一剎那里,小蛋腦海中靈光閃過,醒悟道:「原來是他!」

一年之前,他因不忿葉無青等人逼迫楚兒下嫁蒙遜,夜探養心院,助她脫逃,不料被蒙遜發現,遭遇四面圍堵。

正當局勢岌岌可危,突然出現一位神秘人迫退厲無怨,一路指點小蛋和楚兒闖出忘情苑,轉危為安。

事後小蛋百般困惑,對出手襄助自己的神秘人始終揣摩不透,漸漸成了一個埋藏心底的謎題。

剛才他聽葉無青一聲「向北」,頓時知道,那晚救了他和楚兒的人,其實便是自己的師父!

謎底揭曉,小蛋心頭豁然開朗,尋思道:「我也太笨了!除了師父,誰有如此修為,又能這般熟悉忘情苑所有的布防和地形?」

可這也難怪小蛋,莫說是他,就是老奸巨猾的席魎、陰冷凶狠的厲無怨,一眾忘情宮的百歲魔頭里,又有誰能猜到?

盡管這些人私下里多多少少對葉無青也產生過懷疑,可想到他在堂上一力促成兩家婚約的姿態,這種疑慮被很快打消。

此時此刻,小蛋也無暇去思索分析葉無青有什麼目的,但想到師父對自己與楚兒實有大恩,不由益發堅定了要將他救出忘情宮的決心。

他閃展騰挪,一路禦風向北突圍,四面八方喊殺聲此起彼伏,背後的滕皓等人亦越追越近。

葉無青見小蛋在危機當頭,卻只用禦風術逃遁,心下一怔,隨即醒悟:「糟糕,他從未學過禦劍術!」

原來小蛋拜入葉無青座下時,修為委實淺薄,連入室境界都尚未達到,而修煉禦劍術,則至少需要觀微以上的修為方可。

因此,葉無青一直以來都沒將禦劍術傳授給小蛋。況且,他也未必是真心要教導栽培這個小弟子,對此亦並不上心。

未曾想報應不爽,當他今日需要仰仗小蛋施展禦劍術攜己突圍時,才發現到自食其果。

念及至此,葉無青心頭一涼。

「莫非是天要亡我?」

可他終非常人,迅速穩定心緒,思忖道:「常寞如今的修為已甚是可觀,足以施展禦劍術,只是不得其門。眼前形勢萬分凶險,為今之計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我好歹試上一試!」

想到這里,葉無青伏在小蛋背上,將嘴唇湊到他的耳旁,忍受著劇痛煎熬,喘息著說道:「常寞,我將『無我無情訣』傳授給你。此舉事關你我生死,你用心聽好了……」

小蛋一怔,心道如此要命的當口,師父怎麼還有閑心傳我「無我無情訣」,難不成是心存感激,要報答自己?

他飄身越過一道院牆,不覺進到了朱雀園中,低低「嗯」了聲,算是回應。

「大凡禦劍術皆需真言、劍訣、心法,這三樣相輔相成,融會貫通,方能施展。譬如舟行海上,沒有風帆固然不行,可沒人掌舵,遲早也會觸礁。而禦劍的真言,就好比舵手,聯系著船與帆,令它不致迷失航向,你需切記切記!」

盡管刻不容緩,但葉無青知道小蛋對于禦劍術尚屬門外漢,令他不得不從最基礎的知識教起,縱是如此,在短短的工夫里小蛋能夠領悟多少猶未可知,更不必說周圍追兵四起,隨時有沒頂之災。

葉無青捫心自問,當年為修煉「無我無情訣」,他足足閉關三年,方才初步掌握到其中精髓,就是這個速度,已是同門中最快的一個,即使昔日的楚望天也望塵莫及。

可留給小蛋的時間,別說三年,三盞茶的工夫都屬奢望。

葉無青只好一邊講,一邊想方設法簡化心訣,不求小蛋能仗此傷敵,只要他能禦劍而起,沖出忘情宮,便算天幸。

他也不管小蛋聽懂了多少,換了口氣,繼續說道:「現在我先將禦劍心法敘述一遍,有不明白的──」

剛說到這兒,背後罡風如洪呼嘯而至,滕皓掠身追近,三丈外凌空一掌,拍向葉無青背心。

小蛋劍交左手,百忙中不忘對葉無青說上一聲:「師父,您接著講……」側身施展大寒七式中最為靈動的一招「踏雪尋梅」,接住掌風。

兩名緊隨滕皓追來的忘情宮老者雙雙騰身,從後者頭頂掠過,撲擊小蛋,欲要上下夾擊。

霸下從天而降,雙目激射出「火睛光飆」,兩老者識得厲害,趕忙揮舞魔兵招架,「鏗鏗」兩聲,赤紅的電芒擊在魔兵上火星四濺,震得二老身形一沉,攻勢盡消。

「砰!」

小蛋接下滕皓掌風,借力飛縱,又將雙方的距離稍稍拉開。

葉無青心底不禁燃起一線希望。

「甯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想不到,葉某今日竟惶惶如喪家之犬,被一干鼠輩攆得狼狽不堪,只能由門下弟子背負逃命!」

他眼角余光打量到滕皓,默默道:「但教今天葉某不死,異日定將你們兩家誅滅九族,以消此恨!」

滕皓感應到葉無青可怕的眼神,禁不住心底發寒,招呼道:「你們纏住霸下,那小子我來收拾!」

忽聽背後風聲響動,楚望天已追了上來,他腰間懸掛著一串血淋淋的手指,不消說是折斷了蒙遜的雙臂,這才脫身追到。

葉無青低聲吩咐道:「常寞,不要著急突圍,先在忘情苑里周旋!」

小蛋一省,領會到葉無青的用意。

之所以至今沒有被滕皓等人合圍,多半是憑借著忘情苑內錯綜複雜的地形,穿房繞廊,再輔以穿花繞柳身法襄助,如果到了一馬平川的空地上,勢必連這點兒優勢也失去了。

而整座忘情苑,若論自己最為熟悉的地方,莫過于居住數年的寞園,當下小蛋想也不想,轉向朝東,往寞園而去。

孰料剛出朱雀園,前方便遇阻截,五六名隸屬席魎的見性山莊弟子早已候在外頭,一見小蛋出現,齊聲呼喝沖了過來。

更糟的是,楚望天也如一陣颶風刮過,急速超越滕皓迫近到三丈左右,後路同樣被斷絕。

葉無青當機立斷,喝道:「向左!」

小蛋面色沉著堅毅,毫無慌亂之色,問道:「『氣游九重真逍遙』,後面一句是什麼?」

葉無青愣了愣,沒料到小蛋居然比自己還鎮定,眼看性命不保,還有心思問他下一句心訣。

他口中迅速回答:「任脈還虛勿遲遲──」

小蛋「哦」了聲,雪戀仙劍已先一步劈出,在對面敵人沖到之前,閃身躍入虛空星門,消失了蹤影。

「砰!」

楚望天一掌打空,偏巧對面一名席魎的弟子為追殺小蛋,提氣飛空,正撲襲下來,雄渾剛猛的掌力結結實實打在身上,那弟子哼也沒哼便一命嗚呼。

滕皓一驚,急忙舒展靈覺,忽有所察,大叫道:「他們向東去了!」

「呼──」

頭頂一束紅光飛過,卻是霸下甩開那兩名老者,按照滕皓指點的方位追著小蛋而去,此時小蛋借助十三虛無奇遁跳出合圍,正朝寞園奔去。

忘情苑已然亂作一團,大多數的人尚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何事,看見小蛋背負葉無青一路狂奔而來,無不駭異。

小蛋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一路掠向寞園。他遙遙看見熟悉的大門,心神稍安道:「還好,這里沒有伏兵。」

江南等人早聞著外頭喧鬧,正聚集在寞園門前,等待外出打探消息的葛二回來,見小蛋奔來,盡皆驚愕道:「寞少,出了什麼事?」

小蛋無暇細說,匆匆答道:「有人追殺我!」

他撞開虛掩的大門,閃身躍入院中,駕輕就熟往後院逃去。

江南等人一呆,還沒等緩過神來,楚望天的身影在眼前一晃,緊跟著追了進去,跟在後頭的滕皓,亦飛身而至。

江南叫道:「糟糕,出大事了!」

說話間,厲無怨與一眾忘情宮高手陸續魚貫而入,闖向後院,也不用誰招呼,門口眾人急忙回身,跟著也往後院飛馳。

一進後花園,只見小蛋忽而前,忽而後,正和楚望天等人捉迷藏般全力游斗,小郭吃驚道:「這是怎麼回事?」

猛然身旁人影一閃,阿青奮不顧身沖向滕皓,叫道:「寞少快逃!」

滕皓感到身側熱浪撲襲,側首觀瞧是一個丫鬟正用溜火神掌擊向自己左肋,他禁不住勃然大怒,猙獰一笑。

「小賤人!」

滕皓掌上灌注八成功力,重重轟出!

雙掌相交,阿青慘呼一聲,右臂「喀喇」折斷,滕皓的鐵掌摧枯拉朽,順勢擊中她的酥胸,阿青頓時胸口碎陷,一口殷紅鮮血噴灑空中,香消玉殞。

小蛋正從花房里鑽出,遠遠目睹此景,心如刀絞,望著阿青遠逝的玉容,想起教她修煉溜火神掌、采摘紫寒草的種種舊事,胸口酸痛難言,恨不得縱身撲上,和滕皓血濺五步。

然而在他後背上,葉無青深沉沙啞的嗓音,依舊在無動于衷地傳授著「無我無情訣」的禦劍心法,彷佛阿青的死對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小蛋一團怒火上撞,又努力克制住,心道:「我早知師父為人鐵石心腸,阿青的死他豈會放在心上?大丈夫恩怨分明,滕皓的帳日後再算,現在先設法將師父救出忘情宮!」

他目光掃過悲憤滿腔的江南等人,心中一凜,道:「不成,算上蒙師兄,阿青已是今日為了我和師父而死的第二個了,若我繼續逗留在寞園,說不定還會連累到江南他們!」

想到這里,他毫不遲疑改變了主意,如一支羽箭射向院外,高聲道:「想殺我們,就追過來罷!」

葉無青錯愕道:「這小子為了一個丫鬟的死,居然放棄寞園大好的地形優勢,又往外逃,實在蠢得可以!」

可轉念一想,小蛋若非本色如此,又焉會義無反顧地在今日這樣幾無勝算的危機關頭搭救自己?

他當下心里一聲苦笑,繼續口述心訣。

小蛋奔出後花園,折向南行,忽覺察前方有大隊人馬禦風迎來,曉得如今能在忘情苑中橫沖直撞的,只能是席魎、滕皓的黨羽,他心念急轉,足尖一蹬身側院牆,反向西去。

如此追追打打,葉無青的禦劍心訣已然傳授完畢,他無暇追問小蛋記下了多少,開始講解劍訣。

所謂劍訣,便是另一只手在禦劍時攥捏的法印,以此牽引仙劍,令禦劍者身心合一,如臂使指,半點也差錯不得。

葉無青剛說了沒幾句,小蛋轉過一條街面,克己軒赫然出現在了前方。

葉無青「咦」了聲,心里一沉,道:「莫非這小子慌不擇路,自投羅網來了?」

他剛想出言阻止,猛然心念一閃,欣喜不已。

此刻的克己軒已經空出,誰也料想不到小蛋會去而複返,較之忘情苑的其它地方,反而成了最松懈之處。

果不其然,小蛋毫無阻礙地一腳踏進克己軒,廳內空空蕩蕩,只有席魎神思不屬抱著蒙遜鮮血淋漓、支離破碎的尸體在那兒發呆。

小蛋輕輕松松從他身邊掠過,徑自往克己軒後堂奔去。

席魎這才一醒,將因蒙遜慘死生出的仇恨,盡數轉嫁到了小蛋和葉無青頭上,厲聲大吼,與趕至的滕皓並肩追入。

然而楚望天比他們更快一步,在後堂里一通追逃,終于再次逼近小蛋,他彈指虛點,直取葉無青後頸,一門心思要將這「殺徒仇人」斃于掌下。

小蛋繞柱一轉,「啵啵」指力竟擊穿明柱,打中了他的左臂,好在已是強弩之末,被烏犀怒甲有驚無險地化解。

可這麼一耽擱,席魎、滕皓一左一右撲至。兩人看准小蛋軟肋,均都猛攻葉無青,迫他救援。

小蛋明知是陷阱,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跳,雪戀仙劍「叮叮」架開攝鬼雙環,卻重重被滕皓踢中。

他立足不定,一個滾翻,還不忘將葉無青念出的最後一句劍訣聽入耳中,滕皓正要趁熱打鐵,猛覺背後罡風迸湧,忙遠遠閃開,卻是厲無怨出手襄助。

滕皓狠狠瞪了他一眼,厲無怨神情木然,渾若無事,彷似剛才不是自己出的手。

霸下趕到,又用一串火菊攔截下楚望天,「呼──」的一聲,被迸散的火菊頓時燃著後堂,克己軒剎那成為一片火海。

楚望天、席魎、滕皓以及另外三名忘情宮附逆的首腦人物,乘勢形成合圍,同時向困在中心的小蛋全力出手,洶湧澎湃的罡風光瀾如滾滾洪濤,幕天席地奔湧過來,再無一絲閃躲的空間。

葉無青還來不及傳完真言,心下一歎,道:「罷了,難為這孩子能支撐到現在。可惜葉某終究難逃一死!」

他念頭未落,猛聽小蛋朗聲清嘯,滿臉欣喜之色,宛若全然忘了自己正命懸一線,他左手在腰後一捏劍訣,雪戀仙劍鏑鳴騰起,旋轉飛舞在周身,全身爆射出一團三色彩光。

「嗡──」

劍光如海,幻化作一團彷佛充滿彈性、向內積聚收縮的光球,隱約透出無數星輝閃爍,將小蛋緊緊保護在當中,正是他那日在玄黃鬼府內悟出的「須彌芥子」!

而今憑借著葉無青的「無我無情訣」,在千鈞一發里,竟是完全徹悟,釋放而出!

仙劍掌風交擊聲如梅花間竹般響起,眾人攻向小蛋的招式無不迎頭撞在「須彌芥子」最強的一點上,紛紛彈回。

光團承受下巨大的沖擊,亦飛速壓縮黯淡,但每縮小一圈,眾人遇到的阻力亦隨之強盛一分!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光球終于禁受不住數位魔道高手的緊密打擊,爆裂開來,一蓬濃烈的雪光如潮迸散,星光漫空,震得眾人齊齊飛退。

光瀾里小蛋順勢沖天而起,與雪戀仙劍合于一處,破開屋頂向藍天飛去,倏忽隱沒在云霞之間。

楚望天第一個站住陣腳,望著小蛋在地上留下的一灘瘀血,怔怔道:「這是什麼劍法,我好像從沒見過?」

滕皓叫道:「他已受傷,快追!」正待跟著禦劍追擊,卻被席魎一把拽住。

滕皓一愣,就聽席魎偷眼望向厲無怨,低低道:「攘外必先安內!」

滕皓霍然醒悟,心有不甘地問道:「就這麼放他們跑了?」

席魎陰冷笑道:「葉無青身中忘情水,已活不了多久,讓閻王爺親自去收拾他罷!」

滕皓點點頭,猛然想起一事,失聲道:「不好,咱們險些忘了一個人!」

請繼續期待仙羽幻鏡續集

下集預告:

小蛋背負葉無青沖出重圍,轉危為安,然而葉無青身中忘情水劇毒,若不能及時救治,仍舊難以保全性命。萬般無奈之下,小蛋想起天陸第一神醫農百草,于是抱著萬一希望前往求醫。

與此同時,忘情宮為斬草除根,有意泄漏葉無青逃亡的消息,頓時引來正魔兩道各路人馬的追殺。

盡管他們懷有的目的不盡相同,可目標所向,卻都是百草仙居……

上篇:第八篇 第九章 四面楚歌    下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一章 百草仙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