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九集 黯夜篇 第三章 八面來風   
  
第九集 黯夜篇 第三章 八面來風

第三章八面來風

月向西垂,又一個覆舟山的黎明即將來臨。

霸下迷迷糊糊,趴在小蛋身上,隨著他肩膀輕微的起伏,正要慢慢地睡去,猛感到警兆閃現,一股勁風從頭頂襲來。

“鏗!”雪戀仙劍鏑鳴出鞘,在黑夜里打過一道雪白的電光,向上飛挑。

霸下霍然抬頭,只見一道火紅的身影撲襲而至,插向自己後背的左爪為了招架雪戀仙劍,不得不中途變招,翻腕彈指一點。

“叮叮”脆響,雪戀仙劍激偏劃落,小蛋單膝跪地,用大腿托住葉無青的身軀,左掌凌空拍向對方踹落的右腳。

“砰!”腿掌相交,小蛋身軀一震向右側傾斜,順勢倒地翻滾。

“啪!”一蓬紅色袖影將將走空,在他原先跪立的草地上轟出一片凹坑,委實險到極致。

霸下騰身飄飛,看清偷襲自己的赫然就是無波府府主,冰火雙真之一的丹火真君。牠不由得勃然大怒,雙目電光暴漲,飆射出兩束“火睛光飆”,飛打對方面門。

丹火真君沒料到時來年余,霸下道行大進,已能從兩眼里射出光飆,驚異地低“咦”一聲,愈發渴望把這絕世靈獸收為己有。

他反手掣出冥火鳳翅鏜“叮叮”激飛“火睛光飆”,右臂微微感覺酸麻,身形亦被震退數尺,懸浮在半空中。

小蛋乘機起身,左手環抱葉無青,右手橫劍佇立,暗凜道:“這老魔也來了!”

原來當日小蛋和羅羽杉為畢虎襄助,逃出無波府後,丹火真君窩了一肚子火直闖云冪宮。奈何石璣娘娘早有預料,云冪宮內已然空無一人。

丹火真君一怒之下將云冪宮焚為灰燼,卻自忖不是葉無青的對手,終究不敢殺上忘情宮找小蛋算帳。然而私下里,對于龍子霸下始終垂涎三尺,念念不忘。

近日他聽聞忘情宮內亂,葉無青身中忘情水毒,由小蛋拼死相護,殺出重圍,要前往百草仙居尋找農百草求醫。丹火真君登時喜出望外,即刻動身趕來。

抵達覆舟山下,他立即發覺已有不少正魔兩道的人捷足先登,隱匿于百草仙居外,想來是忌憚農百草的修為與身分,不便用強,這才苦苦隱忍守候時機。

丹火真君與這些人的目的迥然不同。他志在霸下,更想宰了小蛋出口惡氣,並不把葉無青的死活放在心上。

他深知農百草乃天陸正道的十大頂尖高手之一,修為恐尚在自己之上,殊不可辱。但一來利欲熏心,再則估摸著對方絕不致為了個萍水相逢的少年與自己盡全力相拼,只消速戰速決,未始沒有機會。一旦夜長夢多,趕到覆舟山的正魔兩道高手人數越來越眾,再想有所作為可就難了。

故此權衡了一番之後,丹火真君偷偷潛到百草仙居外,又在暗中耐心窺覷許久,直等到霸下奄奄欲睡,防備松懈之際,才突然從後偷襲,原本以為這一記鑽木爪插落,能夠八九不離十將霸下手到擒來,卻不意被小蛋攔截。

他一擊失手,亦是暗吃一驚道:“難怪這小子能護著葉無青逃出忘情宮,短短一年不見,他的修為居然又有突飛猛進。若不趁早除去,異日定成老夫一大勁敵!”

霸下早先在丹火真君手上吃過虧,見來者是他,心頭不禁打起了鼓,沖著木屋里揚聲叫道:“農老神醫,快醒醒,有人真的來燒你的房子啦!”

但話音落下老半天,也不見農百草在屋里有絲毫回應。丹火真君心中大定,暗慶自己猜得不錯,農百草果然不願為了小蛋與自己為仇作對。

他哈哈一笑,道:“小子,放聰明點,乖乖把霸下交給老夫,我或許可以考慮心慈手軟饒你一命!”

小蛋搖了下頭,道:“牠不願意,誰也不能強求。”當下暗運真氣,凝神戒備。

丹火真君不屑冷哼道:“就憑你,也敢和老夫爭?”揮手推出一卷燃云魔掌,身形隨即緊跟其後,化掌為爪飛抓霸下。

霸下全身赤光一亮,爆射出一團“天雷地火”,“轟”地擊中燃云魔掌。熊熊火焰迸濺流散,“呼──”地穿越過四周紅楓樹,竟無法燃著丁點。

小蛋屈指連彈,激射出四縷銀絲,直取丹火真君探出的左腕。丹火真君早見識過小蛋能口中噴絲,見他如今居然能用手指激彈,不禁一奇。

他左爪微頓,冥火鳳翅鏜化作一溜赤芒飛斬銀絲。孰知銀絲異常堅韌,“啵啵”低響順勢纏上鳳翅鏜並未斷落。

丹火真君唯恐小蛋再施展“周而複始”的心法吸食自己體內的真元,忙不迭翻手亮出累劫扳指,“嗤嗤”光閃如火樹銀花,沿銀絲直燒小蛋左手。

小蛋心念一動,震斷銀絲,縱身掠劍一式“吾身獨往”刺向丹火真君胸口,竟是和他打得難解難分,不落半點下風。

斗了十余個照面,小蛋需用左手環抱葉無青,終究十分不便,局面漸漸吃緊。但他穩守門戶,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又有霸下從旁助陣,令得丹火真君一時半刻間竟也拾掇不下。

丹火真君暗自焦灼道:“說不定農老兒正在屋里偷笑,枉我垂名天陸三甲子,連個乳臭未干的娃兒也打得這般費勁!”

想到此處,丹火真君驀地虛晃一招,抽身退出三丈,急念真言從袖口里祭出三彩竹籮,打算要故技重施,將小蛋和霸下一並攝入籮中,慢慢收拾。

然而小蛋吃一塹長一智,自從僥幸逃出無波府後,他就一直在尋思對付三彩竹籮的辦法。而今眼見丹火真君又將此寶祭起,當即搶在對方出手之前揚聲振劍,劈開一扇虛空星門,身形迅疾閃入隱遁無蹤。

丹火真君愣了下,驚疑不定道:“莫非這小子識得厲害,要借遁術腳底抹油?”

他心念未定,冷不丁星門乍現,小蛋掠身飛凌在三彩竹籮之上,沉腕猛劈。

“喀!”盡避丹火真君見勢不妙,竭力催動三彩竹籮閃避,但依舊慢了半步,被雪戀仙劍劈個正著。一串光焰四散,三彩竹籮“嗡嗡”哀鳴,光華大黯從空中栽落下來,無力地遁入丹火真君大袖里。

丹火真君至寶受損,憤恨欲爆,累劫扳指煥放出成百上千朵絢麗火菊,鋪天蓋地湧向小蛋。

小蛋有怒犀怒甲護身,本無須畏懼,擔心懷里的葉無青為累劫火菊所傷,忙閃身退避,雪戀仙劍舞成團團雪光護持周身,不敢有須臾大意。

丹火真君立刻醒悟到其中關鍵,暗自一喜,催動身形迫近小蛋,冥火鳳翅鏜火影重重,寒光漫天,招招不離葉無青的要害部位。

形勢頓時急轉直下,小蛋顧此失彼,全無還手之力。他的修為本就不如丹火真君甚多,這刻被對方抓住軟肋窮追猛打,才三五招間業已險象環生,岌岌可危。霸下一次次奮不顧身從旁救援,亦教丹火真君的累劫扳指盡皆擋下,徒歎奈何。

戰到酣處,但聽丹火真君一聲獰笑,冥火鳳翅鏜崩開雪戀仙劍,令小蛋身前空門大露,鑽木爪高舉插落,鎖向葉無青咽喉。

小蛋無從招架,情急之下惟有奮力擰腰,用身體擋住葉無青,疾催怒犀怒甲護持背心,准備硬接下這一爪。

間不容發里猛聽“啪啪啪啪”連聲疾響,斜刺里一束青色竹影猶如神兵天降,與丹火真君的鑽木爪眼花撩亂地拆解數下,將其攻招盡數化解。

丹火真君長嘯退身,騰在空中怒視橫擋在小蛋身前的農百草,一臉殺機,嘿然說道:“農老頭,你是鐵了心要替這小子出頭了?”

農百草不答,探神農百草杖虛指地上五丈方圓的圈子,反問道:“看見這個了麼?”

丹火真君不知其中典故,微微困惑的點頭道:“老夫看見了,那又如何?”

農百草冷冷道:“昨日天陸五大劍派連袂來訪,老朽便在他們面前畫下這個圈,警告不論誰人膽敢踏入半步,傷害這少年,農某誓不袖手旁觀。真君的名頭雖響,可也未必有五大派各家掌門的面子大!”

丹火真君暗吃一驚,又瞧了眼地上的圈子,卻並不願在農百草跟前示弱,冷笑道:“農老兒,我真懷疑這小子是不是你的私生子,竟讓你如此舍命庇護?”

他本以為此言一出,農百草必然會大發雷霆,含怒出手,故而全神貫注准備應接對方暴風驟雨般的神農百草杖。

哪想農百草聲色不動,淡淡道:“你罵完了?”

丹火真君大奇,心道:“農老兒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了?”忽覺一股微風徐徐拂面,靈台頓感不妥。原來他面北背南而站,這股風卻是迎面吹來,大異常理,細察之下,立時覺得晨風花草清香里依稀隱含著一抹異味。

他急忙屏息護體,暗自一轉丹田真氣,竟似凝結成鉛,疑為中了農百草名揚天下的“有氣無力散”。

丹火真君面色大變,乘著中毒未深驟然縱身遁入楓樹林內,遙遙傳音道:“農老兒,山不轉水轉,老夫他日定有厚報!”

好在農百草只欲將他逐走,並未乘勢追擊。丹火真君一氣遠遁三百多里,以免不巧撞上逗留在左近的正道各派,才尋了處荒僻無人的山林打坐迫毒。

他花了半個多時辰,運功將體內有氣無力散的藥力盡皆迫出,長身而起,遙望百草仙居的方向,恨恨道:“農老兒,老夫一時失察受你暗算,咱們走著瞧!”

他一邊禦風行出山林,一邊盤算道:“這老家伙修為驚人,又占天時地利,兼之一身施藥絕技神出鬼沒,我勢單力薄難有勝望。若在往日,自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眼下各路高手云集覆舟山,老夫的手只消稍慢半拍,就會被人先下手為強。可惜冰真人隱居北海,相隔萬里,遠水解不了近渴”

他正感彷徨無計,突然空中一道人影飛降,截住去路。

丹火真君一警道:“此人身法好生了得!”他定睛打量,只見來人乃是一位相貌奇丑無比的老者,身形消瘦,穿了一襲肮髒破爛的紅色袍服,背後斜插一長一短兩根青銅魔杖,滿臉的桀驁狂妄之色,也正瞪著一對精光湛湛的雙目打量著自己。

丹火真君心情正糟,冷冷喝道:“丑八怪,還不給老夫滾遠點,你想找死麼?”

沒想到他橫,對方比他更橫,勃然怒道:“你敢罵老子丑,我劈了你!”右手立掌如刀,赤光如血呼地劈出,一蓬灼烈狂飆直撲丹火真君。

丹火真君不敢怠慢,運足八成的紫冥火罡以燃云魔掌拍出。

“轟──”一記巨響,火光滾湧,罡風迸散,兩人齊齊往後一退,均暗驚于對方功力深厚。

丹火真君吐了口濁氣,問道:“閣下究竟是什麼人,為何要與老夫過不去?”

奇丑老者“呸”地吐了口濃痰,破口罵道:“龜孫子修為不錯,若非老子去年受了歐陽霓那小賤人暗算,真元大損,又豈容你賣弄?”

原來這奇丑老者,正是當日被歐陽霓用計逐出獨尊谷的歐陽修宏。他一身真元為黑星玉戒吸食大半,整整閉關苦修了一年多,方才恢複了昔時七八成的功力。

事後他曾數次殺回獨尊谷,想找歐陽霓報仇,並奪回修羅熔池,卻屢屢受挫,鎩羽而歸。今次偶聽人說起葉無青落魄逃亡,小蛋負師前往百草仙居求醫的傳聞,他登時動了歪念,想能乘火打劫除去小蛋,更欲從農百草手中奪得若干增元補精的靈丹妙藥,以求能早日元氣盡按,于是迫不及待地趕了過來。

可歐陽修宏平生極少出門,更不曾離開過漠北,好不容易到了覆舟山地界,卻偏偏找不到百草仙居的所在,恰巧撞見丹火真君一人禦風行來,即現身攔截,想抓他帶路。

丹火真君並不曉得歐陽霓是誰,皺眉道:“你胡言亂語什麼,快滾!”

歐陽修宏罵道:“你奶奶的,老子找不到農百草,想找個帶路的,偏還撞上你這不長眼的混蛋。要老子滾,你先問問這對青銅魔杖肯不肯!”

丹火真君一聽,急忙揮手叫道:“慢,你要找農老兒?”

歐陽修宏雙手已摁在青銅魔杖上,瞪視丹火真君道:“你認得他,快說他住哪兒?”

丹火真君思量道:“瞧這丑八怪的架式,絕不是來幫農百草的,多半是和老夫的來意有異曲同工之妙。我正愁找不到幫手對付農百草,眼前這位修為奇高又腦筋不靈的丑八怪,正可用上,最好能讓他與農百草硬拼一場。”

計議已定,他強自壓下對歐陽修宏的厭惡,轉顏笑道:“老夫當然曉得農百草住的地方在哪兒,但要看閣下是去找他的晦氣,還是去幫他,再決定要不要告訴你。”

歐陽修宏老大不耐煩道:“婆婆媽媽!老子告訴你又怎樣,老子非但要找農百草的麻煩,更要殺了小蛋,出我心中一口惡氣。”

丹火真君大喜,呵呵一笑道:“好得很,閣下正與老夫志同道合!不如咱們連手,由我領路殺回百草仙居,定能馬到成功。”

誰知歐陽修宏狂妄自大慣了,壓根不賣丹火真君的帳,瞪眼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給老子當幫手?只管告訴我農百草住哪兒,然後有多遠滾多遠!”

丹火真君又羞又惱,正待發作,猛地轉念想道:“這人自負凶蠻,正可大加利用,我何必因此動怒?小不忍則亂大謀,且順著他的脾氣,誘他上鉤?”

想到這里,他笑意不斂,說道:“閣下修為堪稱爐火純青,老夫深為欽佩,諒農老兒也不是你對手。”他一邊說一邊留心觀察歐陽修宏的臉色,見對方果然神情緩和,流露出自得之意,立刻話鋒一轉道:“不過──”

歐陽修宏聽得正高興,立刻追問道:“不過什麼,別給老子吞吞吐吐!”

丹火真君笑道:“閣下可知,現下忘情宮和正道五大劍派的眾多高手悉數聚集在覆舟山下,對農百草、小蛋與葉無青虎視眈眈,摩拳擦掌。”

歐陽修宏不屑道:“那又如何,他們最好別惹火老子,不然來一個殺一個!”

“有道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丹火真君假意替歐陽修宏擔憂道:“暗中窺覷農百草和小蛋的,並非閣下一人。

他們又焉能坐視你獨吞好處?萬一聯起手來向閣下發難,畢竟也是個麻煩。”

歐陽修宏眨巴眨巴眼,似有些意動,問道:“那照你的意思又該怎麼辦?”

丹火真君笑道:“如果我們攜起手來,便能速戰速決,趕在其它各路高手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得手,而後遠揚千里,令他們追之不及。”

歐陽修宏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又猛然一瞪眼道:“你奶奶的,老子怎麼知道你得手後不會打我的主意。說不准,你也在貪圖農百草煉制的靈丹!”

丹火真君連連擺手道:“閣下莫要多心。老夫想要的是那頭霸下,至于小蛋和農百草的秘制靈丹,全都歸你。怎麼樣?”

歐陽修宏想了想,道:“老子還是信不過你,除非你先發個毒誓。”

丹火真君毫不猶豫舉起右手,指天立誓道:“老夫無波府丹火真君,願與這位兄台連手行動。事成之後,我只要龍子霸下,其它所有盡遍兄台處置。倘若有違此誓,定教他天雷轟頂,五馬分尸,不得好死!”

他這個毒誓發得不可謂不狠,但最後一句里卻莫名其妙多出個“他”字。至于“他”是誰,反正絕不可能是丹火真君本人。

歐陽修宏粗枝大葉,半點兒也沒品出味道來,嘿嘿笑道:“好極,咱們兩個就這麼說定了!”抬起右手往丹火真君尚未放下的掌上擊去。

“啪”雙掌一擊,就聽不遠處有怪笑聲傳來。

“什麼人?”丹火真君與歐陽修宏齊齊呼喝,起身飛撲向左首六丈外的一塊山石之後,半空中兩道火浪狂飆猶如怒龍吐珠,呼嘯轟落。

“轟轟──”飛沙走石,火焰飛縱,兩道絕強掌力盡數走空。

一束碧影鬼魅般沖天掠起,在高空劃過半圈,冉冉飄落到丹火真君、歐陽修宏的身前,卻是一位容貌之丑更賽歐陽修宏的綠袍老嫗。正是曾令小蛋和霸下吃足苦頭的饕心碧嫗。

今次饕心碧嫗是應晉連暗中邀約而來,丹火真君為農百草用有氣無力散迫退三百里時,她就一直尾隨在旁,冷眼旁觀,只因找不到十拿九穩的出手時機,這才作罷。待到聽聞丹火真君與歐陽修宏立約連手,禁不住見獵心喜,隨即故意揚聲發笑,現出身形。

饕心碧嫗眼角余光觀察到那塊藏身的山石轉瞬之中,竟已被兩人雄渾的火罡熔成岩漿,不驚反喜道:“兩位仙友,不知老身可否有資格湊上一份?”

歐陽修宏哼了聲,丹火真君搶在前頭嘿然笑道:“那就要看閣下所圖何物了。”

饕心碧嫗道:“好,你們要的老身一介不取。我只想從葉無青嘴里撬出點東西!”

丹火真君自然清楚饕心碧嫗所指的“東西”是什麼,但歐陽修宏腦筋一時沒轉過彎,脫口問道:“老虔婆,妳到底想要什麼?”

饕心碧嫗幽冷的眼神在歐陽修宏丑臉上一掃即離,心中慍怒道:“這老家伙言出無狀,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待我得手之後,第一個要殺的便是他!”

她怫然說道:“忘情八法,莫非這位兄台也有興趣,要與老身爭上一爭?”

見兩人要起爭執,丹火真君忙截住話頭,輕笑道:“好啊,看來我們三人所求各不相同,正可通力合作,各取所需。大敵當前,望兩位莫作意氣之爭。”

歐陽修宏不悅地嘿了聲,望著饕心碧嫗心中道:“老虔婆,老子遲早要妳好看。”

丹火真君察言觀色已知兩人心意,哈哈一笑道:“兩位,咱們這就商量一下如何行動吧。”

且不提這三人如何各懷鬼胎,籌謀詭計,那邊的農百草逐走丹火真君後,看了看渾身泥濘的小蛋,皺眉問道:“你給葉無青吃了什麼,竟讓他支撐到現在?”

小蛋實話實說道:“晚輩體內含有聖淫蟲精魄,能辟百毒,便給師父喂了幾次血。”

農百草搖頭道:“我說的不是這個。”他用神農杖虛指葉無青道:“他曾受過重傷,經脈俱損,力戰之下舊傷複發,按理絕難活過三天。”

小蛋一省,回答道:“我還給師父服食過一顆空痕大師贈送的玉京散。”

“玉京散?”農百草眼睛一亮,問道:“你還有嗎,能否借一顆給老朽看看?”

小蛋點點頭,取出瓷瓶遞給農百草。農百草小心翼翼倒出玉京散,用雙指捏起認真審視了片刻,又將它送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合起雙目喃喃低語道:“重玄金華香檀、芝更草、百誕龍炎珠、雪山九瓣蓮、寒石黃芽”

他緩緩報出一串小蛋聞所未聞的藥草名稱,到後面語速越來越慢,眉頭亦越皺越深,最終喟然一歎道:“云布衣不愧是醫道宗師,絕代奇才,這玉京散亦實乃人間靈丹之最。可惜,其中尚有三味藥材老朽無法辨出,僅此一項,我農百草不得不甘拜下風。奈何斯人已逝,玉京散也成絕響。”

小蛋說道:“農神醫,不如您將這顆玉京散收下,說不定能將它重新配制出來。”

農百草遲疑了一下,搖搖頭將玉京散裝入瓷瓶還給小蛋道:“此丹為云布衣耗盡畢生心血之傑作,豈同凡響。老朽縱然能破解所有的用材,亦無法複制出它煉制的秘方。況且,諸如重玄金華香檀、芝更草等等用料,無一不是人間罕見的珍稀靈草,窮我余生之力,亦難以再收集到其中半數。你將它小心收好,他日或有大用。”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葉無青祖上積德,自己雖作惡多端,卻偏生收了你這樣一個宅心仁厚、重情尚義的徒弟。老朽委實是無話可說。”

小蛋懇切道:“農神醫,求求您救我師父。我定會勸他改惡向善,放下屠刀。”

農百草嘿然一笑,搖頭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讓葉無青放下屠刀,難、難、難──何況老夫早有言在先,又焉能自食其言?”

小蛋沉默須臾,忽然問道:“農神醫,假如是晚輩中了忘情水毒,您會救麼?”

農百草想也不想道:“那是當然”他陡然心中一震,隱約猜到了小蛋的想法,不由驚愕道:“咦,年輕人,你要做什麼?”

小蛋笑笑,道:“我終于想出了一個笨主意,既能救師父,也不會讓您為難。”掣出雪戀仙劍,在葉無青腕上輕輕一劃,頓時溢出紫黑色毒血,滴入自己張開的口中。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二章 救是不救    下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四章 靈泉仙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