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九集 黯夜篇 第五章 醫者父母   
  
第九集 黯夜篇 第五章 醫者父母

第五章醫者父母

農百草低哼一聲,整個左半邊身軀頃刻麻木。他暗自凜然道:“不好,爪上有毒!”身形一晃,脫出鬼爪,翻身落在木屋中央。

三名魔頭鼎足而立,而三人之中,純論修為無疑以饕心碧嫗為首,故而也毫不客氣地擔任起關鍵時刻突襲農百草,以期能畢其功于一役的大任。

饕心碧嫗收住翠玉雙飛燕,將沾滿鮮血的手爪伸到嘴邊,用舌頭津津有味地吮舔,喋喋陰笑道:“農老兒,你的味道還不錯!”

農百草漠然望著饕心碧嫗沒有回答,暗暗運功封住血氣。好在他常年接觸各類草藥,其中不乏劇毒之物,體內自然而然生成抗體,對方的破戮爪雖毒,一時半刻卻也要不了自己的性命。然而左肩的傷勢頗重,卻會令出手大受影響。

他手持神農百草杖,身處天陸魔道三大頂尖高手的包圍中,心頭夷然無懼,唯一顧念的卻是桌上的那爐千金茶調丸。

一旦藥丸毀損,要重新煉制少說也需七日之功。而七天之內,又不知會有多少百姓喪命,那是無論如何也耽誤延緩不得。

此刻他如果振聲長嘯,即可驚動留守在山下的正道五大劍派高手,或能引得他們趕來救援。可農百草一身傲骨,從不在人前低頭示弱。他日前又不假顏色將各派宿老逐出百草仙居,這時候焉肯厚顏求救?

饕心碧嫗見農百草不答,以為他是怕了,得意道:“農老兒,再給你個機會,說出葉無青的去向,饒你不死,如何?”

丹火真君聞言大急,他本已心生猶豫,但如今農百草重傷在饕心碧嫗的破戮爪下,這段仇怨已無可挽回,登時殺機大熾,尋思道:“那兩個老家伙居無定所,盡可溜之大吉。老夫卻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殺了農百草斷絕後患,免得他日後糾集正道人物,找老夫的麻煩。”

他嘿然說道:“婆婆不必再問了,這老兒的脾氣臭得很。咱們莫要再給他迫毒療傷的機會。先解決了農百草,再一起去追殺葉無青。”

丹火真君的話正合歐陽修宏心意,他低喝道:“正是,快刀斬亂麻,先殺了他!”猶如千軍萬馬里的急先鋒,青銅魔杖一上一下,自左往右橫掃農百草。

“嘩──”饕心碧嫗的翠玉雙飛燕也幾乎在同時出手,擊打農百草雙肩,好令他顧此失彼,無法全力招架歐陽修宏的雙杖。

反倒是丹火真君叫得最響,出招偏落在了後面,凝念催動累劫扳指,激射出一串火蛇,“嗤嗤”怪鳴凌空撲襲農百草頭頂。

這三人齊齊出手,聲勢大是不同。農百草左肩負傷尚在其次,他不僅要留神毒氣蔓延,還需時時刻刻顧忌著桌上的丹爐,一心數用如何能夠,轉瞬便險象環生,全憑三甲子精純的修為苦苦支撐不倒。

饕心碧嫗看出端倪,隱隱猜到農百草對丹爐視若性命,不敢有絲毫毀損。她只求尋到葉無青能迫出忘情八法,對百草仙居的靈丹妙藥卻一概漠不關心。故此一招一式無不有意朝著丹爐轟去,逼得農百草屢次舍命封架。

而越是這樣,歐陽修宏和丹火真君越覺得這爐丹藥非同尋常,更生出窺覷之心。兩人配合著饕心碧嫗的攻勢,遠交近攻,將農百草緊緊困在桌邊。

“喀喇”一響,盡避雙方都存心避讓,但木桌終究承受不起屋內激蕩的驚濤駭浪,桌腿斷裂,轟塌下來。

農百草手疾眼快,左袖一展卷住丹爐,握在手中,可他亦因此等若自縛一臂,戰況愈發的吃緊。堪堪斗過二十余招,“砰”

地大腿上又中了一擊翠玉雙飛燕,頓時鮮血淋漓,皮開肉綻。

饕心碧嫗乘勝追擊,尚不忘招呼同伙道:“留活口,好問他葉無青的行蹤!”

突然,百草仙居外一聲清嘯由遠至近滾滾而來,嘯音激越悠長,顯示高手所為。

丹火真君臉上變色道:“怕是農老兒的幫手來了,速戰速決!”

歐陽修宏、饕心碧嫗心同此意,不約而同加緊攻勢。農百草苦苦護持著左手的丹爐不遭毀傷,短短瞬間身上又中一掌一爪。

“爺爺──”一聲驚急焦灼的呼喊在門外響起,倩影一晃農冰衣破門而入,目睹渾身浴血力戰群魔的農百草,不由得柔腸寸斷。慧心短劍憤然掠出,奮不顧身地撲向丹火真君。

丹火真君聽得背後勁風疾響,頭也不回反手揮冥火鳳翅鏜“叮”地崩開慧心短劍。農冰衣畢竟修為相差懸殊,嬌軀一震不由自主地往旁側滑,右臂火辣辣的淤塞。

正這時,一名器宇軒昂的赭衣青年騰空殺到,朗聲說道:“農神醫,晚輩來遲,望請恕罪!”

一句話間,手中仙劍大開大闔,睥睨縱橫,和丹火真君的冥火鳳翅鏜連抗六招,這才擰身飄落,立在農冰衣身側,卻是盛年惟一嫡傳弟子衛驚蟄。

原來忘情宮內亂後,席魎也不忘遣專人星夜兼程趕往翠霞山,向盛年傳書報訊。一方面信中語意暗蘊示好賠罪之意,似欲後翠霞派捐棄前嫌,化干戈為玉帛;而另一方面則別有用心地點出葉無青身中忘情水毒,多半由小蛋護送前往百草仙居求醫的可能。言下之意,自然是借刀殺人,希望翠霞派乘機尋仇,擊殺葉無青。

盛年收下書信後不置一詞,只按禮數送走了忘情宮專使,但並未即刻召集各支同門下山複仇。

恰巧第二天農冰衣趕到翠霞山,聞知此訊不禁心急如焚,惟恐爺爺受此牽連,引來麻煩,便欲立刻回返百草仙居。

衛驚蟄放心不下,同時也牽掛小蛋安危,便求得盛年首允,護送農冰衣同來。

兩人一路馬不停蹄,抵達覆舟山時,正碰上歐陽修宏等人圍攻農百草,情勢岌岌可危。農冰衣含怒出手,衛驚蟄惟恐有失,亦隨即亮劍對上丹火真君。

屋中戰事一停,眾人齊齊望向農冰衣與衛驚蟄。農冰衣卻是見到農百草傷痕累累,面色慘白,芳心直如要絞碎了一般酸痛,撲入他的懷中悲聲道:“爺爺!”

農百草的身子險些被孫女一下撞倒,他忙穩住腳跟,心中一凜道:“我竟是要油盡燈枯了!”他勉力運氣迫毒,借機喘息著道:“很好,妳回來了。”

農冰衣緊緊抱住農百草,淚如雨下道:“爺爺,你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農百草哼道:“哭什麼,我還沒死。擦干眼淚,別讓這些卑鄙之徒在一邊看咱們農家的笑話!”

農冰衣一省道:“不錯,仇敵未去,現在還不是和爺爺說話的時候!”她抬袖拭去珠淚,飛速取了顆丹丸塞入農百草口中,又伸指連點,封住傷口血脈。

衛驚蟄長身卓立在兩人身前,留意著歐陽修宏等人的動靜。他年紀雖較農冰衣為輕,但見識閱曆乃至心智眼力,卻遠勝于這位農姑姑。

僅僅一瞥之下,衛驚蟄便已瞧出這三個魔頭的修為著實了得,哪怕最弱的歐陽修宏當日也曾殺得自己和農冰衣、屈翠楓九死一生,差點喪命。

盡避時過境遷,經過年余的苦修,自己修為又有精進,隱隱直追翠霞派五支首座,可要對付眼前三人,依舊凶多吉少。

他劍眉一揚,計上心來,不露聲色道:“農神醫,山下五大劍派的數十位高手即刻便會趕至。他們已猖狂不了多久,您盡可寬心。”

農冰衣一怔,雖說她上山時也曾遠遠見著了五大劍派的人,可情急趕路並未上前寒暄,那些人亦無趕往百草仙居的跡象,衛驚蟄這話顯然不實。

但她迅即領會到了衛驚蟄的用意,頷首道:“爺爺,驚蟄說的沒錯。等屈掌門他們趕來了,看這幫無恥鼠輩還往哪兒逃!”

丹火真君將信將疑,但山下有正道五大劍派的高手駐紮,則是他親眼所見,確有其事。他上下打量適才與自己交手的赭衣青年,說道:“你是衛驚蟄?”

衛驚蟄早在蓬萊仙會時,曾與丹火真君有過一面之緣,其時他尚是稚齡,而今相貌大改,倒虧對方還能記得,沉聲道:“我是。尊駕強闖百草仙居,意欲何為?”

饕心碧嫗沒想會節外生枝,半路里殺出了農冰衣和衛驚蟄,又聽兩人言道五派人馬即將來援,更不耐多話,截住話獰聲笑道:“要你們的命!”探爪插落。

農百草將丹爐交與農冰衣,低聲叮囑道:“小心保管!”橫杖封架,擋住饕心碧嫗。

歐陽修宏見丹爐落到了農冰衣手里,一記爆吼道:“小妞兒,把丹爐給老子!”闊步近身,青銅魔杖重愈萬鈞朝她頭頂雙雙砸落。

衛驚蟄沉肩輕撞,將農冰衣推開尺許,低喝道:“農姑姑,讓我來!”任情仙劍斜斜上挑,凝重古樸,氣象萬千,卻是一招天照九式中的“擎天柱石”。

“鏗鏗!”仙劍擊中青銅魔杖,看似是一記實打實的正面硬撼,卻暗藏玄機,借力打力,令一長一短兩根魔杖不由自主交擊在一處,又是“當”的一響攻勢盡消。

衛驚蟄乘隙中宮直進,仙劍猛地一沉一轉,化作“吾身獨往”刺向歐陽修宏前心。

歐陽修宏急忙退身趨避,揮杖反攻。奈何今次狹路相逢,兩人的實力已悄然發生此消彼漲的變化,盡避歐陽修宏的功力仍可高出一籌,但招式之巧妙,身法之靈動,較之衛驚蟄潛心修煉了二十多年的翠霞派玄門絕學,未免遠有不及。

雙方你來我往,一晃眼便是十余個回合,衛驚蟄步步為營不急不躁,和對方打得旗鼓相當,難分軒輊。

歐陽修宏卻越斗越惱,毫不吝惜荼陽火氣,青銅魔杖呼嘯狂舞,將衛驚蟄緊緊卷裹在團團光瀾罡風之內,卻始終傷不到對手半片衣角。

那邊農冰衣左手托護丹爐,僅憑右手的慧心短劍與丹火真君周旋,沒兩個回合已然香汗淋漓,節節敗退。她明白爺爺既將丹爐交付自己保管,里面煉制的藥丸勢必珍貴無比,不容有失,所以盡避險象頻出,仍不肯放手。

幸好農百草騰出了左手,雖肩膀毒傷頗深,卻也聊勝于無,揮動神農杖屢次救險,替孫女擊退丹火真君的進攻。

時間一長,漸漸形成了祖孫二人合斗饕心碧嫗與丹火真君兩大魔頭的局面,而近八成的攻勢皆由農百草奮力接下。

歐陽修宏眼瞧丹火真君緊盯農冰衣,打得順風順水好不輕松,而相形之下自己這頭卻陷入苦戰,難見分曉,心中不忿道:“這老鬼自己挑了個軟柿子吃,卻把難啃的骨頭留給老子。他娘的,老子偏不上這當!”

他猛地一聲大吼,舍下衛驚蟄舉杖直撲農冰衣。農冰衣不及閃躲,只能揮劍招架。“叮”的金石脆響,慧心短劍被短杖狠狠激飛,另一根長杖摧枯拉朽砸了下來。

農冰衣花容失色,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耳聽“當”又是一響,農百草舍身急援,用神農杖在千鈞一發之際點開青銅魔杖,救了孫女兒一命。

但他背後門戶大開,饕心碧嫗又豈肯放過?手起爪落“噗”地紮入農百草背心,縱有三甲子的護體真氣抵禦消解,亦是無濟于事。

農百草“嘿”地往前一沖,差點栽倒,唇角鮮血汩汩溢出,竟隱現妖豔綠彩。

丹火真君趕步上前,想再加一鏜,驟覺身側劍氣如虹,激憤刺到,只好先顧性命,轉腕一擋,架住衛驚蟄的任情仙劍。

“爺爺!”農冰衣一把抱住農百草的身子,望見他背上五個觸目驚心的墨綠色深孔,不由心神俱碎,珠淚奪眶而出。

農百草欲待咬牙挺身站住,然而全身一團冰寒麻木,竟像使不上半分的力氣。耳畔聽到掌風激蕩,劍鳴如鏑,知是衛驚蟄為保護他與農冰衣,正在孤身力戰群魔。

他“哇”地吐了口淤血,藉以疏通胸口積郁,丹田稍稍生出了些許暖意。

歐陽修宏不管不顧,探爪抓向農冰衣玉手中托扶著的丹爐,厲喝道:“拿來!”

農冰衣全副心神俱都專注在爺爺身上,待察覺到歐陽修宏撲來,對方的手指幾已觸到丹爐。好在她家學淵源,電光石火里右掌本能地拍出,擊向歐陽修宏手腕。

歐陽修宏哪會把農冰衣放在眼里,右手青銅魔杖一並,橫掃農冰衣纖掌,左爪招式不變,已堪堪抓住了丹爐邊緣。

可他尚未來得及高興,農百草猛從孫女的身前彈起,合身撞入歐陽修宏懷中。“砰”地悶響,右膝結結實實頂在對方的小肮上。

歐陽修宏一聲大吼,松開丹爐跌跌撞撞退出數丈,連吐三口熱血,臉色慘淡若金,卻兀自佇立不倒,惡狠狠瞪視農百草。

農百草卻是搖搖欲墜,身上傷口盡皆迸裂,體內真氣凝滯渙散,已到了崩潰邊緣。他心中一歎道:“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若在平時,這老魔焉能接住老朽的膝錘一頂,即便不死也得躺下半年!”

丹火真君見農百草被饕心碧嫗的破戮爪幾乎穿透身軀,居然能重創歐陽修宏,不禁驚怒交集,燃云魔掌破空轟出。

“爺爺!”農冰衣見狀不假思索,縱身而上,想用自己的嬌軀替農百草擋下丹火真君的浩蕩掌力。

農百草奮盡余力,用神農杖一振彈開農冰衣,喝道:“閃開!”

“砰!”洶湧磅#的火浪擊中農百草,頓時將他全身衣發燃著,向後斜飛出去。

“咄!”在掌風轟中農百草身軀的剎那,陡然聽他沉聲一喝,全身光芒暴漲奪人眼目,頭頂騰騰光霧噴薄而出,升起一尊神威凜凜的本命元神。

這元神目**光,懸浮半空,揚手攝過神農百草杖,往虛空一點,左手托在胸前捏訣上引,低喝道:“疾!”丹田真元如潮澎湃,空群而出,灌注竹杖。

元神四周光霧如熾“嗡嗡”響鳴,充盈屋宇,一層層雄渾浩蕩的罡風奔流不息,彷佛天地也為之變色,竟是祭起了威震四海的“離草不敗訣”!

歐陽修宏怪叫道:“不好,老家伙要發飆!”忙不迭抽身往木屋外遁去。

此刻若丹火真君等人連手相抗,未始不能硬接下農百草的這式“離草不敗訣”。可三人無不各自打著小算盤,只盼別人出頭抵禦,自己則是飛速後退,生恐傷著身上的半根毫毛,又哪里能夠齊心協力。

說時遲,那時快,但聽神農百草杖一陣鏗鏘激鳴,煥放重重光瀾,脫手飛空幻化出千百束碧色劍芒,幕天席地分向三個魔頭卷湧而去。

“轟──”一聲巨響,宛如天崩地裂了般,木屋瞬間崩塌,磚瓦橫飛,一團絢爛的碧色光浪砰然爆裂,似將方圓十丈所有的一切都吞噬席卷。

農冰衣心旌搖曳,幾要失守,恍惚里感到衛驚蟄的大手握住了自己,一股醇正連綿的翠微真氣汩汩輸入,頓時靈台一定,穩住身形。

濃烈的光華久久不散,刺得她無法睜開眼睛,依稀聽到歐陽修宏和饕心碧嫗的悶哼,繼而是丹火真君淒厲的吼叫,卻不知究竟發生了何事。

兵凶戰危里,無端地感受到衛驚蟄手上傳遞來的熱力,還有隨風激蕩撲入瓊鼻的氣息,竟又令農冰衣心中一穩,下意識地握得更緊。

然而接連三聲眾魔的呼吼過後,依舊不見農百草有絲毫動靜。農冰衣心頭如墜冰窟,勉力舒展靈覺,奮聲呼喊道:“爺爺──”

驀地碧光稍褪,手上一空,衛驚蟄不知去了哪里。農冰衣趕忙睜開眼睛,功聚雙目拼命尋找農百草元神的影蹤。忽聽衛驚蟄叫道:“農姑姑,在這里!”

農冰衣聞聲望去,只見衛驚蟄坐抱著農百草的肉軀,一手執劍戒備,一手抵住他胸前注入翠微真氣,助空中的元神回返竅內。

可那元神光華迷離,不住顫動渙散,幾欲分崩離析,魂飛魄散。衛驚蟄頭頂青煙冉冉,竭盡全力救護,仍是不能令元神回歸。

農冰衣來不及悲痛,飛身到衛驚蟄身側,右掌往農百草天庭輕按,悲呼道:“爺爺,你不要死──”也許是這句話發生了效用,元神猛地一振,緩緩彙入肉軀。

殘垣斷壁外,丹火真君的尸體赫然倒在地上,雙眼圓瞪充滿驚恐,胸口被神農百草杖貫穿,業已七竅流血,氣絕身亡。

而饕心碧嫗和歐陽修宏則是鴻飛冥冥,為“離草不敗訣”擊傷,膽寒下雙雙逃遁。

光霧初散,罡風徐歇。農百草眼皮顫了顫,艱難地睜開雙目,眸中已然黯淡無光,卻又顯得異常的平靜。他的肉身千瘡百孔,傷痕累累,似將一腔熱血亦盡數流干,臉上再無一絲一毫的血色。

農冰衣強忍著沒讓自己哭出聲,忙碌不休地替農百草喂食丹丸,敷治傷口,再以金針渡穴,幾乎把能想到的法子全部都用上了。

農百草的情形比起丹火真君並好不了多少,他的耳朵、鼻孔和嘴里,不住流逸出縷縷紫綠色血絲,竟無力量搖一下頭,惟有用虛弱到衛驚蟄和農冰衣必須運功聆聽才能聞知的沙啞嗓音,若斷若續道:“冰兒,妳也是大夫──爺爺是不成的了妳莫要白費力氣。趁我還有口氣在,好生聽、聽我說”

農冰衣自已察覺農百草全身生機已絕,縱然大羅金仙當前,也一樣的束手無策。但她豈肯甘心,固執地搖頭道:“不,爺爺,你不會死,我你不要死!”

“傻話!”農百草劇烈地咳嗽數聲,嗆出一灘血痰,喘息道:“那『熒光仙爐』中有我煉制的十八顆千金、千金茶調丸,今晚就就能大功告成用以解救漢州西南數萬──傷寒病者。妳妳要代老朽完成心願,一定要!”

說到這里,他的手上竟陡然生出勁力,牢牢抓住農冰衣護持丹爐的左臂搖了搖,灰暗的眼睛凝望著自己的孫女兒,急迫地等待著她的回答。

農冰衣強忍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般滴滴墜落,流淌到農百草的臉龐上。

她明白,這是爺爺在向自己交代後事,一顆芳心彷佛被絞碎了似的痛楚,暗自悲戚道:“我算什麼醫聖仙子,竟救不活自己的爺爺!往日他要我多用心思,研修醫術,我總要偷懶。可現在現在我卻只能眼睜睜瞧著他在自己的面前倒下!”

她悲從中來,頻頻點頭,哽咽道:“我一定幫您做到。爺爺,您盡避放心。”

這時遠處遙遙傳來守殘真人的聲音道:“農神醫、農神醫──”想來他們在山下驚覺到百草仙居的變故,急忙趕來望個究竟。

農百草的臉上忽地現出一片紅光,精神也振奮了些許。但農冰衣精通醫理,曉得這是回光返照的跡象,再也按捺不住癌首在農百草的胸前痛哭失聲。

衛驚蟄亦是心下慘然,他如今僅僅能做的,便是竭盡全力將翠微真氣輸入農百草的體內,令其能在這世上多逗留一會兒,將未了的心願悉數告訴自己的孫女。

農百草嘶啞的嗓音道:“妳已盡得老朽真傳,我也可安心去了。只是,無論何時,都要牢記醫者父母心!”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四章 靈泉仙流    下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六章 逝者如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