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九集 黯夜篇 第六章 逝者如斯   
  
第九集 黯夜篇 第六章 逝者如斯

第六章逝者如斯

旭日初升,溫煦的陽光悄然播撒在楓林的每一個角落。然而農百草卻異常的清楚,自己體內的生命,正在一點一滴毫不留情地飛逝。

交代完了這些,他晃動模糊的視野里,農冰衣的身影已漸漸變得遙遠,而那悲泣的聲音,更像是從天外傳來,顯得那樣的不真切。

身為天陸第一神醫,他救人無數,亦曾親眼目睹千百位病者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今日,他終究是品嘗到了這彌留之際的感覺,原來恰如夢境,渾無痛感。

他低低哼了聲,莫名地想起了小蛋體內的靈泉仙流,顫聲道:“驚驚蟄,你要照照料好──”猛然迷離的眼簾里,蒙蒙眬眬地看見守殘真人、晉連等一干四大劍派的掌門耆宿禦風趕至,心頭一警,把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望著衛驚蟄炯炯有神的星目,包含不舍與悲憤地凝視著自己,他唇角牽動出一縷笑意,輕聲道:“沒什麼了──”抬眼看見層層迭迭的楓葉上方,天宇蔚藍,浮云縹緲,已是天光大亮。漫長的黑夜,終于過去,自己這一生的路途,也走到盡頭。

他默默心道:“不知我的魂魄飛升後,下世的輪回會變成怎樣的人。最好,還是做一個大夫,哪怕是一個默默無聞、懸壺濟世的江湖郎中也好”

想到這里,他唇角的笑意更濃,卻聽不到眾人一聲聲惶急的呼喊,只覺得極倦極倦。于是,他緩緩地,緩緩地將眼皮垂落,從此再看不見藍天白云,也再聞不到熟悉的草藥清香,只滿懷著面頰上農冰衣滴淌成河的淚水。

一代神醫,就此溘然長逝于自己的百草仙居中,此後再不會離開這片土地須臾。

久久,久久,農冰衣像是呆住了似的,不再哭泣,不再顫抖,一動不動伏在爺爺停止了跳動的心口上,思緒如冰封般的麻木,魂魄也好似隨著農百草一起離開了軀體,去向了一片悠遠未知的天地。

“爺爺死了,爺爺死了,這世上唯一疼我愛我的親人,就這樣去了──”

腦海里,一個可怖的聲音反反複覆這樣說道,宛似一個擺脫不去的夢魘,讓她窒息得要爆裂開來,偏偏全身軟綿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她不願,也不敢抬起頭,更不想聽別人告訴自己,這個可怕而無法接受的事實。她的芳心中一團混沌,像是失去了主宰的世界,在農百草離開的一瞬,亦轟然倒塌,成為滿地的廢墟,和累累的傷痕。

在農冰衣周圍,衛驚蟄懷抱著的農百草遺體旁,靜靜佇立著一圈四大劍派中的人士。他們中有守殘真人,有晉連、有停濤真人,也有周陌煙,獨獨缺少了屈箭南夫婦和一眾越秀劍派的門人弟子。

這些人慢慢從起初的驚駭里緩過神來,環顧百草仙居的慘狀,盡避未曾看見當時驚心動魄的慘烈搏殺,亦能從中猜想到幾分。

但誰也意料不到,位列天陸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神醫農百草,竟是力竭戰死,橫倒于自己的仙居內。

停濤真人悄悄地向守殘真人傳音入密道:“貧道弟子已暗中查找過,那少年和葉無青皆都不見,想必早已離開。但黑夜之中不能禦劍暴露形跡,故此這兩人定然沒有逃遠,多半還在覆舟山左近。”

守殘真人不滿地掃了他一眼,心中嗔怪對方都這時候了,還有心思去查尋葉無青的行蹤,嘴里卻一樣用傳音入密道:“咱們幾個留下,其它人立刻下山搜索。農神醫之死,皆因那少年和葉無青引狼入室。他們兩個難辭其咎,務必要盡數拿獲,以告慰農神醫在天之靈。”

停濤真人點了點頭,將守殘真人的吩咐暗中傳遞給另兩家掌門。于是頃刻間,除了這四人之外,其它的弟子門人俱都悄然退去。

農冰衣自然無從察覺身邊的微妙變化,她的俏臉緊貼在農百草的胸前,感覺到爺爺體內的溫度緩緩而不可挽回的流逝,直至冰冷。

無論她願是不願,爺爺到底還是走了。農冰衣默默地回憶著往昔與農百草在一起的種種舊事,甜蜜、酸楚、悲傷、憤懣,諸般情感一湧而上,堵塞住了她的心口,令她無法呼吸,直想就這樣隨著爺爺一並化作清風,化作秋雨,去向天涯。

漸漸地,她感受到左手里托著的一件沉甸甸的物事,散發著微弱的熱力,像是在無聲地召喚著自己。

她想起來了,那是爺爺臨終前托付給自己的十八顆千金茶調丸──還有,數萬病患引頸期盼的希望。

終于她抬起頭,迎到的是衛驚蟄堅毅而溫暖的眼神。她看到,農百草臨行的面容竟是那樣的安詳,彷佛了無遺憾,從容坦然;她看到,那開始僵硬冰涼的遺體,依舊偉岸高大,一如童年里的記憶。

川流不息,逝者如斯。即使彙入蒼茫東海後,仍能化作一片雨云,重又甘霖覆舟山,但在蒙蒙煙雨中,卻如何還能覓見那道曾經熟稔的舊影?

“農姑娘,請節哀順變。”守殘真人見農冰衣抬起了頭,這才干干地低咳了一聲,安慰道:“農神醫仁心妙手,舉世共欽。

今次不幸被小人謀害,駕鶴西游,貧道亦感萬分悲痛。姑娘有何需求,只管說來。農神醫的大仇,我太清宮和正道各派責無旁貸,縱然追至天涯海角,也定要將凶手繩之以法,方可告慰在天之靈。”

周陌煙頷首贊同道:“真人說得正是。農姑娘,你可知殺害農神醫的凶手除了已死的丹火真君之外,還有什麼人?敝派數百弟子,願與姑娘同仇敵愾!”

聽了守殘真人與周陌煙的撫慰之辭,農冰衣心頭一片麻木空洞。她在來時已發現,五大劍派的高手早將覆舟山百里方圓封鎖得水泄不通。若非守殘真人等人的默許,丹火真君三人亦絕難這般輕輕松松地踏近百草仙居。

而這些位名門正派的掌門耆宿,又豈會不清楚丹火真君等人的來意?可他們卻擺明了在隔岸觀火,甚至是寄希望于那三個魔頭能連手除去葉無青。

當然,農百草慘遭殺害,自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結果,可也終究難脫干系。

至于周陌煙詢問凶手身分,頗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假如他們對此毫不知情,又焉能如此篤定地猜出凶手不止丹火真君一人?

停濤真人見農冰衣神情恍惚,沒有作答,于是接著道:“農姑娘,令祖仙逝我等亦十分悲傷遺憾。但姑娘還須振作起來,為令祖料理後事,報仇雪恨。”

對于這般人惺惺作態的慰問,衛驚蟄暗生一股怒火,強自壓抑道:“這些事晚輩和農姑姑自會料理,有勞諸位前輩關愛垂詢。如果沒有其它事情,便請諸位暫且退出百草仙居,好讓農姑姑安靜一會兒。”

這話正中停濤真人的下懷,他巴不得趕緊離開此處,布網追殺小蛋和葉無青,哪里還舍得把寶貴的光陰耗費在一具冷冰冰的尸體和兩個年輕人的身上。

但旁邊的晉連卻搶先冷哼道:“你是什麼人,這兒有你開口的分麼?”

他已然從衛驚蟄的穿著裝束上認出了這年輕人的身分,曉得對方是翠霞派掌門盛年的衣缽弟子。而翠霞山、平沙島雖同列于正道七大劍派之中,可由于昔日的恩怨情仇,兩家之間勢同水火,貌合神離,幾已是人盡皆知。

故此晉連一瞧見衛驚蟄便是心中大為地不快,此刻正是要藉題發揮。

沒想衛驚蟄外和內剛,絲毫不買這位平沙島現任掌門人的面子,冷冷地掃了晉連一眼,哀慟的目光中隱含怒意。只是不願為此驚擾農冰衣,才沒有吭聲。

晉連做賊心虛,猛心下驚震道:“莫非這小子已從丁寂口中得知我與饕心碧嫗的關系,這可有些棘手!”

就聽停濤真人說道:“既是這樣,我等便不叨擾兩位,稍後再來靈堂祭奠。”

等了半晌仍沒見到農冰衣的反應,守殘真人搖搖頭,輕聲道:“走吧。”

四人邁步離去,周陌煙走出數丈,忽地想起了什麼,回過頭道:“農姑娘,我們會在附近留下弟子守護。妳若有需要,盡避差遣。”

衛驚蟄瞧農冰衣木無表情,癡癡凝望著農百草的遺容,知她是傷心過甚,當下心里也是黯然,勉強頷首還禮道:“多謝周掌門好意。”

四人走後許久,農冰衣好像稍稍清醒了點,已哭沙啞的嗓音輕輕道:“小衛,麻煩你到東頭第二棟屋子里,找一套乾淨的衣襪靴子,幫我給爺爺換上。”

衛驚蟄將農百草的遺體交入農冰衣懷中,默然去了。農冰衣伸手慢慢地用衣袖拭去農百草臉上的血汙,眼神淒迷空洞,喃喃地說道:“爺爺,冰兒要送您上路了。以前您總喜歡教訓冰兒,說我只顧貪玩,不肯靜下心思學醫。我嫌您啰嗦,常常撒嬌頂嘴,氣得您要用煙杆揍我屁股──”

不經意里,她的俏臉浮現起一抹哀婉的微笑,頓了頓繼續說道:“可今後啊,您再也不能罵我,再也不會揍我了。但冰兒冰兒真想您能睜開眼睛,狠狠再教訓我一通,用您的煙杆在重重地抽我幾下。爺爺,您怎麼舍得丟下冰兒,您怎麼舍得讓冰兒往後一個人孤零零地沒人疼,沒人要──“爺爺!”農冰衣泣不成聲,緊緊摟抱住農百草的遺體,壓抑良久的情感霍然決堤,嘶聲痛哭道:“您不是最疼冰兒的麼,您醒一醒啊。我不調皮,也不偷懶了,我只想乖乖跟著您學醫救人。您不要生冰兒的氣,不要不理冰兒,好不好?”

衛驚蟄捧著一套農百草生前未曾穿過的新衣,悄然回來。

他佇立在農冰衣身後,聽到她撕心裂肺的哭泣,不由五髒如焚,虎目中盡是淚光,十指深深掐陷在衣物中,心緒也如被他雙手絞成一團的衣衫,足以擰吧五髒六腑里的每一滴熱血。

一股憤懣郁氣窒塞胸臆,幾將牙關咬碎。他緩緩地抬起頭,把眼眶中的熱淚倒灌回去,目光盡頭天高云淡,卻絲毫無法化解去內心的憤恨哀傷。

一記長嘯驚林而起,震得百鳥飛散,空山激蕩,聲聞百里,久久不絕。

停下嘯音,衛驚蟄從袖口里取出一塊方巾,俯身遞到農冰衣的面前,什麼也沒說。

農冰衣怔了怔,回轉過頭,抬首仰望著他。

衛驚蟄蹲下身子,道:“給妳。”

農冰衣櫻唇翕動,驀地一頭靠入衛驚蟄堅實火熱的懷中,晶瑩的淚水瞬間潤濕了他的胸襟。

衛驚蟄一動不動,用握著方巾的左手輕輕環摟住她的肩頭,低聲道:“想哭就大聲地哭吧,別憋壞了自己。”

莫名地,他記起了農百草臨終時對自己說的最後半句話。盡避老人欲言又止,可衛驚蟄依舊能隱約揣摩到他的心意──是要自己照顧好農姑姑,莫讓她孤單單的一個人顛沛流離,遭受欺辱。

他忽然前所未有地意識到,倚靠在自己胸前的農冰衣,這時是那樣的柔弱無助,像一個迷了路、茫然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兒,需要有人加倍的呵護憐惜。

他的胸口一酸一熱,脫口道:“姑姑,妳不會沒人疼。還有我,還有我師父、羅師叔、丁師叔今後,我會像農神醫一樣,保護妳、照顧妳!”

農冰衣嬌軀猛顫,遽然抬頭,與衛驚蟄充滿堅毅之色的眼睛不期而遇,芳心一陣無可抑制地劇烈悸動。

衛驚蟄向她默默而堅定有力地點了點頭,像是在重申自己方才對她的承諾。

整整一盞茶的工夫,兩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衛驚蟄見她的情緒漸漸平複,慢慢松開了手,開始為農百草換裝。

“我來吧!”農冰衣按住衛驚蟄的大手,低聲阻止道。她顫抖著冰涼的纖手,想為農百草除下身上的衣衫,可接連幾次,都無法解開他胸前的帶扣。

再一次努力失敗後,農冰衣愣了許久,突然“哇”地哭倒在農百草的身上,悲泣道:“爺爺,我真是沒用,連您的衣服都換不了,都換不了──”

衛驚蟄默不作聲地將農百草外衣褪下,又脫去了鞋襪,這才道:“姑姑,我剛才燒了一鍋水,應該要開了。咱們先給農老前輩沐浴包衣吧。”

農冰衣泣聲徐歇,道:“小衛,你幫我設個衣冠塚,待爺爺火化了後,將他生前的衣物和神農百草杖埋了進去,也好留個念想。”

衛驚蟄一愣,問道:“農前輩的遺體不需下葬麼?”

農冰衣淒然一笑,道:“爺爺曾有過交代,他百年之後,需將遺體火化,把骨灰灑散到天陸九州島每一片他去過的土地上。

這樣,他便能永遠伴著那些曾被他救治過的病人,伴著他一生鍾情的山水草木長眠。”

衛驚蟄點點頭,毫不猶豫地允諾道:“農姑姑,我陪妳一起去。”

農冰衣用衛驚蟄的方巾拭去臉上的淚痕,不置可否道:“天色不早,我們得快些了。等會兒我還要幫爺爺收火封爐,啟出他這輩子煉的最後一爐丹丸。而後送到漢州十八縣,救活那里的百姓。這樣,爺爺才能死得瞑目”

而在農冰衣和衛驚蟄為農百草料理後事的同時,小蛋與葉無青兀自受困在覆舟山中,不得脫身。

先前他為免牽累農百草,借口已有脫身之策,連夜告辭離去,可真出了百草仙居後才發現,方圓百里被忘情宮、五大劍派乃至各路聞風趕來,欲意乘火打劫的人馬圍得水泄不通,猶如鐵壁銅牆,蚊蠅難度。

葉無青期間醒過一回,喝了些泉水後又昏沉沉的睡去,精神卻已比初上覆舟山時,好了不少。

小蛋並不曉得農百草已壯烈戰死的消息,望著山下天羅地網般的布防,他幾近寸步難行,只好尋了個僻靜的山穴暫作藏身,苦思突圍之計。

恐怕故意放出風聲的席魎和滕皓等人也沒預料到,這次正道各派的反應會如此激烈迅猛。除了久已不問世事的云林禪寺和盛年所掌的翠霞派,其它正道五派幾乎俱都由掌門親自出馬,盡起本門精銳奔赴覆舟山。

昨日登門拜訪農百草的,不過是各派部分弟子而已,更多的精銳則被布置在以百草仙居為中心的方圓百里內,明崗暗哨星羅密布,稍有風吹草動即可一呼百應。

原先已決定退出的屈箭南,不曉得又被停濤真人如何說動,複又返回,駐紮山下,再加上有天一閣嫡傳弟子楚凌仙襄助夫君坐鎮此處,實力可謂超強。

守到天明,似乎五大劍派的人察覺到他已離開了百草仙居,驟然加強了對覆舟山的巡查搜索。空中一道道劍華駱繹不絕,到處都是各派搜山弟子蹤影。

忽聽遠遠有人招呼道:“咦,師兄你瞧,這樹藤後頭好像有座洞穴,要不要搜?”

另一人回答道:“當然,說不定葉無青那魔頭就藏在洞中,咱們可要小心點。”

起先說話的那人笑應道:“師兄,你也忒謹小慎微了。咱們五大劍派幾百高手把覆舟山圍得風雨不透,還怕一個半死的葉無青翻上天去?”說著話,兩人已朝著小蛋和葉無青藏身的洞穴方向走了過來。

小蛋心一緊,思忖道:“事到臨頭,只好冒險賭一賭了!”他壓低聲音,對肩膀上的霸下說道:“小龍,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制住先進洞的那人,切莫讓他出聲求援。”

霸下小眼睛精光閃爍,微微點了點頭,縱身掠到洞口上方的岩隙里隱起身形。

小蛋抱著葉無青往身旁一塊凸出的山石後一縮,就聽“窸窸窣窣”低響,遮蔽在洞口的茂密樹藤已教人用仙劍挑開。

一名太清宮的中年道人手持仙劍率先而入,往里望了望驚歎道:“這洞好深!”

另一名稍年輕些的道士笑著道:“師兄,多留點神,沒准這洞里藏著頭黑熊。”

他的話音方落,頭頂上方陡然掠出一束赤芒,射至半途“啵”地爆裂成數十道細小鋒利的暗紅色光針。

沒等那名中年道人回過神,“嗤嗤嗤嗤”透衣刺入他的肌膚,直迫經脈。中年道人悶哼一聲,軟軟栽倒,昏死當場。

那年輕些的道士大吃一驚,剛欲張口驚呼,突覺眼前銀芒晃動,胸口一涼,一股奇寒徹骨的冰流瞬間通徹全身,腦海麻了下,隨即亦失去了知覺。

小蛋收了銀絲,凝神察探洞外情景,幸喜並無異樣。霸下從上頭躍下,得意洋洋道:“干爹,我這手新煉的『火羽神針』如何,保管讓這家伙大睡三天!”

小蛋頷首道:“不錯。”迅速褪下那中年道士的衣衫,連他頭頂的簪子也不放過。

霸下好奇道:“干爹,你在干什麼?”

小蛋不答,又脫下另一人的衣衫,拿在身前比了比,皺眉道:“稍顯肥大了些,也只有將就了。”

霸下恍然道:“你要假扮成太清宮的道士?”

小蛋點點頭,將手中的道袍穿上,又替葉無青換了衣裳,再將發簪插上,轉眼就成了個年輕的太清宮道家弟子。

他惟恐別人認出自己的相貌,順手從岩壁上抓下把青苔,在臉上胡亂一抹,微笑道:“好啦,只要不撞見太清宮的人,應該可以遮掩過去。”

聽了聽洞外動靜,小蛋背起葉無青,將他的頭深埋到自己肩膀上,探手讓霸下鑽進自己的袖口,闊步出了石穴。

一抬頭,遠處兩三里外的高空中劍光閃耀,又是幾名搜山的弟子飛馳而過。

小蛋心下亦頗為緊張,面色中卻不流露絲毫,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騰身禦風,往山下行去。

他舒展靈覺,遠遠地避開那些五大劍派的門人弟子。縱有人瞧見,也因相距甚遠,望不真切,只當他們是太清宮的門下,亦不以為意。

這般有驚無險地行出約莫二十余里,忽聽背後有人追至道:“這位道兄請留步!”

小蛋凝身回頭,就見兩名越秀劍派弟子遙遙從後禦風追來,說話的是一名胖墩墩的年輕人,眼中目光游移不定,似對自己的形跡產生了懷疑。

小蛋暗自戒備,學著道士的禮節稽首招呼道:“兩位師兄,小道有禮了。”

胖胖的年輕人瞅了瞅小蛋背上伏著不動的葉無青,還禮道:“在下越秀劍派楊丹,這位是我師弟馮勵,敢問道兄法號?”

小蛋哪有什麼“法號”,虧得他聽常彥悟說過,太清宮第三代弟子都是“嚴”字輩的排行,于是腦筋急轉,信口胡謅道:“小道嚴安,見過兩位師兄。”

楊丹和馮勵相視一眼,均覺困惑,再見小蛋滿臉塗的青苔,似在有意掩飾容貌,不由得更加起疑。馮勵不動聲色,問道:“那位道兄怎麼了,為何像昏迷了一般?”

小蛋見他們糾纏不清,神情警醒,顯然大事不妙。他一邊思索對策,一邊回答道:“啊,我師兄不小心中了瘴氣,小道正要送他前去救治。”

楊丹故作關切道:“原來是這樣,可否讓小弟看看?我正好帶了敝派的解毒靈丹。”

小蛋情知瞞不過了,點點道:“好,有勞楊兄。”暗自心晉空明,默運“盈虛如一”的心法,一雙清澈目光看似不經意地罩定住楊丹兩眼。

饒是楊丹留心戒備,也全沒料到小蛋竟會此奇功。他緩緩走到小蛋跟前,伸手輕抬葉無青的臉龐,“啊”了聲道:“果然是中毒了。”卻是葉無青臉上毒氣尚未盡消,倒教楊丹的疑慮減去了幾分。

小蛋松了口氣,剛打算收功,卻聽楊丹驚愕道:“咦,這柄劍怎麼有點眼熟?”

小蛋暗叫糟糕,敢情自己百密一疏,沒將葉無青的焚淚沉灰劍藏起,終讓對方看出了破綻。

他不等楊丹多想,沉氣低喝道:“楊師兄!”

楊丹一愣,抬頭正迎上小蛋一雙銀光乍迸的眼眸,頓感神志一陣恍惚,彷佛有千萬星辰在眼前盤旋閃爍,緊接著便失去了意識。

那邊馮勵察覺到不對勁,撥出仙劍叫道:“楊師兄,你怎麼了?”

霸下迅即擊出一蓬“火羽神針”,馮勵猝不及防,閃身側躲,卻仍被十余根光針打中,身子一沉往前撲倒。

小蛋手疾眼快接住馮勵,送入渾渾噩噩的楊丹懷中,頃刻即將兩人盡數制服。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五章 醫者父母    下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七章 正道公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