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九集 黯夜篇 第九章 翻云手段   
  
第九集 黯夜篇 第九章 翻云手段

第九章翻云手段

正這時,突然楓林深處響起一聲呼喊道:“常寞,你站住──哎喲!”

眾人怔了怔,停濤真人問道:“是哪位門下的弟子鎮守在那邊的楓林里?”

周陌煙搖搖頭,一臉困惑道:“好像沒有,難道是前來助陣的同道好友?”

守殘真人急于為師弟報仇,挽回太清宮的顏面,當即道:“追!”

一眾五大劍派掌門耆宿禦風疾行,倏忽趕至聲音傳來的楓林上方。

守殘真人手持仙劍,暗運真氣護體,一馬當先飄落林內。

他舒展靈覺,側目望去,就瞧見一個眉清目秀,英俊爽朗的赭衣少年依靠在楓樹前,一手捂住胸口呼呼喘息,神情頗為痛苦。

守殘真人一愣,隱約覺得這赭衣少年很像一個熟人,可又記不起來。

身後屈箭南懷抱退思真人趕至,訝異問道:“小寂,你怎麼會在這里?”

守殘真人“咦”了聲,恍然醒悟到這少年居然是丁原之子,難怪如此眼熟。

小寂看見屈箭南,左手撐著樹干勉強站起,埋怨道:“屈大叔,你怎麼才到?”

晉連對丁寂卻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冷哼道:“你小子又在耍什麼花樣?”

小寂滿面義憤,道:“晉掌門,我不遠萬里,好心好意來幫你們捉拿葉無青。你怎麼剛一見面,就不說好話?”

楚凌仙疑惑道:“小寂,你是來圍捕葉無青的?你爹娘可知道此事?”

小寂點點頭,道:“我爹已回了長離島,我娘歡喜得不得了。可惜我這些日子都住在幻月庵,還沒有空回家去拜見我爹。

不過聽我娘傳來的口信說,我爹”

晉連不耐煩道:“你婆婆媽媽東拉西扯些什麼,剛才是你在叫?”

小寂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一聲不吭,把晉連干撂在了一邊。

屈箭南解圍道:“小寂,你方才真有見著小蛋了,他現下去了哪里?”

小寂扭了兩下腰,似在舒活身體,慢吞吞心不甘情不願地回答道:“屈大叔,也就是您問侄兒,要換成別人,我才懶得理他。”

他頓了頓,道:“我聽說葉無青受傷逃亡的消息,便著急趕了過來,以為自己跟小蛋交情的不錯,就想勸他棄邪歸正,改惡從善。畢竟,大家兄弟一場,我可不想看到他年紀輕輕就被一堆人圍毆致死。”

楚凌仙淺笑道:“你的心很好,可剛才在林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寂愁眉苦臉道:“說出來丟人,我那麼巧真就撞見了小蛋,可開口說了沒兩句,他就突然翻臉一掌拍過來,差點把我打傷。其實,我也沒說什麼啊,只不過告訴他說,諸位叔伯尊長業已布下鐵桶大陣,他那點微不足道的功夫哪里比得上當年的蘇真,又怎麼可能還癡心妄想背著葉無青逃出去”

屈箭南暗自奇怪,心道:“這孩子素來爽快,做事干脆利落,從不拖泥帶水,怎麼今日變得這般嘮嘮叨叨,說個沒完?”

忽地心頭一動,已想通其中關鍵,于是煞有其事地贊同道:“你說得一點沒錯,他聽你勸了麼?”

“聽了,所以才給我當胸一掌。”小寂恨恨道:“這小子真不夠朋友,就算殺紅了眼也不能找兄弟下手啊。早知如此,我──”

停濤真人忍無可忍,打斷小寂的話語道:“常寞往哪里逃了?”

小寂翻眼瞥過停濤真人,暗道:“這老道也不是什麼好鳥,當年用那狗屁碧落劍陣,險些害死我爹和年老頭。嘿嘿,讓你急。你越急,本少爺越高興。”

他埋頭作出沉思狀,一拍額頭道:“哎,不好,我是不是被他那一掌震暈了腦袋,怎麼迷迷糊糊記不起來了?”

他瞧瞧東,又望望西,喃喃自語道:“是這邊,不對,好像是那邊吧?”

見小寂將一眾人等戲弄在股掌之上,屈箭南禁不住想發笑,說道:“小寂,事關重大,你可要想清楚了。”

小寂一看晉連等人臉色難看就要發作,驀然一躍而起,伸手一指南面楓林,道:“我記起來啦,這家伙打了我一掌,就背著葉無青沒命似的往那邊逃了!”

守殘真人精神一振,揮手道:“追!”

晉連出聲阻止道:“真人且慢!這小子和常寞頗有交情,更與忘情宮的那小妖女關系曖昧,難保不是在誤導咱們。”

小寂勃然大怒,憤聲道:“你說我和誰關系曖昧?好,我就把自己跟楚兒姑娘結識的經過,原原本本,一五一十,一字不漏地告訴大家。諸位”

晉連嚇了一跳,生恐小寂果真一字不漏地扯出饕心碧嫗的事,色厲內荏道:“誰有工夫在這里聽你胡說八道!”

停濤真人望了眼守殘真人,低聲道:“晉掌門的話,並非全無道理。”

小寂耳尖,揚聲罵道:“狗屁道理!你們也不想想,葉無青是誰打傷的?天底下哪有老子想殺,兒子要救的道理?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跟家里的老頭子作對吧?屈大叔,你說是不是?”

屈箭南強忍著笑,說道:“晉掌門心中存疑,也情有可原。你別記在心上。”

小寂揮揮手,消了消怒火,說道:“好,聽屈大叔的,我親自給大伙兒帶路,這總行了吧?”

守殘真人將信將疑,也不曉得該聽誰的才對。

旁邊周陌煙道:“反正覆舟山已被我們團團圍住,有人肯帶路,我們試著追一追也好。”

晉連鐵青著臉,說道:“我留下。”

小寂眨眨眼,笑嘻嘻問道:“晉掌門,莫非你想留在這兒等誰?”

晉連心中委實恨到極點,重重一哼,卻不再堅持留下。

當即一行二十余人,由小寂引導,朝著楓林南面禦風搜索。晉連緊跟在小寂身側,目光噴火盯牢他,惟恐小寂耍什麼花招。

走出一段,果然在林內發現有人匆忙路過的痕跡,眾人對小寂的懷疑不免稍稍減去了幾分。

隨後又有人發現到滴落在枯葉上的血點,尚是新鮮,顯然剛有人經過沒多久。

眾人群情振奮,在林內散布開來,首尾呼應繼續朝前推進。

晉連高聲道:“大伙兒多加留神,那兩個魔頭可能就藏在附近。咱們要保持陣形,不要失散,以防──”

丁寂卻是一回頭,打斷道:“屈大叔,翠楓呢,怎麼不見他?”

晉連惱他橫插一杠,冷然瞪視。小寂也不怕他,同樣怒目對視。

屈箭南咳了聲,道:“翠楓也來了覆舟山,只現在不知在哪里。”

楚凌仙微覺迷惑地說道:“這孩子看到示警煙花,也早該趕來了。”

停濤真人隱隱猜度到屈翠楓愧見小蛋,因而有意回避,卻是不說。

忽聽小寂驚詫道:“咦,那是什麼?”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赫然瞧見繁茂的楓樹枝葉間,掛了一塊細小的衣衫布條,若不仔細查找,還當真看不出來。

周陌煙騰身而上,探手取下布條,道:“好像是常寞衣衫上的。”

守殘真人接過來打量,頷首道:“不錯,看來他確也傷得不輕。”

眾人正圍成一圈觀瞧布條,猛聽晉連喝道:“你要去哪里?”

守殘真人愕然抬頭望去,就見小寂身影一閃,飛快地掠入左首楓林。

停濤真人心念急閃,微一變色道:“不好,咱們上當了!”

話音未落,小寂身形已在十丈開外,晉連剛剛縱身欲追,陡然林內一陣天旋地轉,光線驟暗,彌漫起一團濃重霧氣,小寂的蹤影隨即消隱。

緊接著無數金風大振,呼嘯狂湧,腳下土地酥軟松動,猶如泥沼,身旁楓木竟似活了過來,忽遠忽近飄移不定,隱約有金戈鐵馬的喊殺聲從四面八方響起。蒼茫迷霧里,仿似草木皆兵。

屈箭南大聲叫道:“大伙兒千萬別輕舉妄動,咱們中了『困仙訣』!”

周陌煙錯愕道:“丁寂怎麼會奇門遁甲?”

晉連嘿然道:“別忘了他姓丁,身兼丁原、姬雪雁、蘇芷玉三家之長,怎會不懂奇門遁甲。我早說過,這小子狡猾,不可輕信,可如今後悔也晚了。”

停濤真人飛升數十丈,可周遭景物居然隨之移動,繞了一圈竟還在原地。他又急又怒,呼喝道:“丁寂,你想干什麼?”

林內響起小寂的大笑聲道:“各位尊長忙活了半天,該都有點累了。不如稍歇片刻,養足了精神再說。”

屈箭南又好氣又好笑,說道:“小寂,別胡鬧了,快放我們出去!”

小寂笑呵呵道:“屈大叔,今日小侄多有得罪。等過幾天我備上幾壇好酒,再登門向您陪罪,您可別向我娘親告狀啊。”

屈箭南苦笑一聲,心道我若將此事告訴姬師妹,她多半會眉開眼笑,將這小表好生誇獎一番,更別提丁原了。

眾人立在原地,無可奈何,此番真可謂是陰溝里翻船。

至于將來找小寂算帳的念頭,在腦袋里轉兩圈自然無妨,但瞧瞧葉無青的下場,還是不要去招惹這小煞星比較好。

再說小蛋祭出“龍騰天翔”,又接一個虛空遁術,連番的真元消耗,已將丹田抽空。他墜入林內一個趔趄,氣機牽動之下血氣上湧,又咬牙咽了回去。

畢竟正道三大高手的連手一擊非同小可,盡避他重創退思真人,救出霸下,卻也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饒是有怒犀怒甲護身,可全身經脈依舊禁不住火辣辣地疼痛難忍,身子幾近虛脫。

霸下落到小蛋肩頭,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叫道:“干爹!”

小蛋扶住楓木,勉強一笑,大口喘氣道:“你沒事吧?”

霸下元氣大傷,卻不願讓小蛋擔心,搖搖頭道:“我還好。”

小蛋強提一口殘余的真氣,道:“咱們得再趕一程,找個地方躲起來。”

不意聽見有人遠遠叫道:“常寞,你站住,哎喲!”

小蛋叫苦不迭,急忙往四周察探,隱隱約約又感到那嗓音有點耳熟,但兵凶戰危里,也無心多想。

猛然身側紅影一晃,有人現身。小蛋一凜,他因功力大幅減退,以致未能早一步察覺,忙挺身抬劍,就要出手。

來人閃身到小蛋面前,低聲道:“常師弟,是我!”

小蛋定睛一瞧,竟是楚兒,不由驚喜交集,道:“師姐,妳怎麼來了?”

楚兒握住小蛋胳膊,向上一提道:“跟我走!”

兩人隱蹤匿跡,向西南禦風而行。楚兒一路上走走停停,似在布置些什麼,最後索性撕下小蛋一塊衣袖,掛到了樹上。

小蛋一頭霧水,雖然他也聽說過疑兵之計,可總不能把自己真實的行蹤也暴露無遺,不禁問道:“師姐,妳在干什麼?”

楚兒淡淡道:“再堅持一會兒,稍後我讓你看出好戲。”

她攜著小蛋在林間左一轉,右一轉,如穿花繞柳兜了一圈,櫻唇徐徐默念,似乎是在計數步法進退。

霸下在小蛋肩上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道:“妳在搞什麼鬼啊?”

楚兒身形忽地在一株楓木前停住,輕噓一口氣道:“就是這里了。”

她松開小蛋,看了看在他背上昏睡的葉無青,眼神里愛恨難明,猶豫了下低聲問道:“師父怎麼樣了?”

小蛋回答道:“師父體內的劇毒已經化解,但傷得很重,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複原。”

楚兒“哦”了聲,道:“坐下歇會兒吧,丁寂已在這里布下了一座隱身法陣,一時半刻不會被人發現。”

小蛋驚訝道:“小寂也來了?”想起適才的那聲呼喊,恍然大悟道:“他會不會有事?”

楚兒淡然道:“放心,他比你可機靈多了,從來不會吃虧。”

小蛋放下葉無青,慢慢倚坐到那株楓木上,只覺全身酸軟,眼前一陣黑一陣亮,好像有無數金色的星星在狂舞。

他凝神默運“斗牛納虛”,不一刻丹田徐徐有了些許暖意,問道:“師姐,這些日子妳去了哪里?”

楚兒站在楓木前,面紗的下襬在風中輕輕漾動,只露出她那雙依舊深幽沉靜的明眸,回答道:“東海。”

小蛋一愣,暗道:“師姐不會是在幻月庵出家當尼姑了吧?”悄悄朝楚兒望去,見她一頭烏發,光可鑒人,這才自失一笑,說道:“師姐,蒙師兄死了。”

“我知道,”楚兒的語氣平淡,但眸子里卻隱約透射出一抹哀傷和悵意,輕輕道:“辛苦你了。”

小蛋搖搖頭,問道:“我們要在這兒藏多久?”

楚兒不答,舉目望向左首的楓林,低低道:“他們來了。”

小蛋聞聲瞧去,正看到丁寂引著二十余位五大劍派的高手往這里走近。

小蛋緊繃多日的神經立生反應,反手握住雪戀仙劍便欲起身。

楚兒神色鎮定,按住小蛋肩膀道:“別擔心,他們瞧不見咱們。”

果然,那些人在數十丈外忽然停住,竟沒有絲毫察覺到小蛋和楚兒就近在眼前。

不一刻,丁寂驀然飛身遁走,小蛋的眼前一花,五大劍派的高手竟似在剎那之間憑空消失,林間空空蕩蕩寂靜無聲。

小蛋大吃一驚,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但聽小寂灑脫爽朗的笑聲回答道:“他們中了我事先布下的困仙陣,估計得在里面玩個把時辰了。”

伴著話音,小寂從林中飄然掠出,落到小蛋跟前,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而後滿面笑容一拳捶在他肩膀上,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小蛋身子一軟,**肩膀,苦笑道:“怎麼每回見面禮都是這個?”

小寂蹲下身子,壓根不看葉無青,低笑道:“嘿,兄弟,你如今可是名人了,連咱們水晶宮的年大長老都豎大拇哥誇你有種!”

小蛋無可奈何搖搖頭,說道:“小寂,他是我師父,我該當如此。可你犯不著這樣幫我,會有大麻煩的。”

小寂一本正經點頭道:“可不是嘛,回頭我娘又該忙著打發那些告狀的人了!唉,兄弟兄弟,爛兄爛弟。”

看著小蛋臉上露出的歉意和擔憂,楚兒哼道:“常師弟,你別聽他滿嘴胡說。”

小寂哈哈一笑,說道:“放心吧,他們連長離島在哪兒都未必曉得,想告狀也沒門。就算我娘親知道了,大不了數落我兩句。”

他抬頭望了望困仙陣方向,起身道:“好啦,你喘好氣,咱們該往外突圍了。沒了這幫老家伙,剩下的人誰還能攔得住咱們『寂寞雙星』?”

說著他又歪頭看了眼面臉譏誚之色的楚兒,笑嘻嘻接著道:“外加河東吼獅和貪嘴王八,這樣的搭配倒也不錯。”

霸下有心還嘴,卻提不起精神,無奈有氣無力道:“我是王八,你是王八蛋。”

楚兒則是眉宇一挑,嗔怒道:“你敢罵我?”

小寂笑而不答,只瞧著楚兒。

楚兒猛然醒悟道:“河東吼獅這小子在占我便宜!”不覺雙目瞪圓,又氣又惱。

小蛋瞅著這兩人,暗自籲了口氣,多日緊張的神經終于稍微松弛。

三人走出藏身法陣,未行得數步,小寂若有所覺,一扯楚兒衣袖,與小蛋齊齊閃躲到樹上。

只見雪影一晃,一位白衣少女懷抱耳鼠朝這兒走來,玉容微露焦灼,正是歐陽霓。

小蛋一怔,詫異呼道:“歐陽姑娘?”

歐陽霓霍然抬頭,望見小蛋等人,臉上泛起欣喜笑容,長出一口氣寬慰道:“謝天謝地,我總算找到你和葉宮主了!”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八章 鶴翼天翔    下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十章 英傑風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