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九集 黯夜篇 第十章 英傑風逝   
  
第九集 黯夜篇 第十章 英傑風逝

第十章英傑風逝

再說屈翠楓與碧落劍派眾人分手後,攜著楊丹、馮勵繼續西行。他心事沉重,走得很慢,眼前不停浮現小蛋倒在血汙中的慘像,心中滋味難以言表。

忽然路邊的草叢中傳出微響,似乎有人在大口喘著粗氣。屈翠楓一凜,停步喝問道:“誰?”那喘息聲驟止,屈翠楓愈發生疑,手握墨玉扇走到道邊,小心翼翼撥開草叢往里望去,赫然見到歐陽修宏滿身是血盤坐在內,面色血紅,大汗淋漓,一雙無神的銅鈴牛眼也正瞪著他,似含惶恐。

屈翠楓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真氣遍布全身,注視歐陽修宏道:“你怎麼會在這兒?”

歐陽修宏鼻子里重重一哼,猛地面容扭曲,渾身顫栗,似十分痛楚。

屈翠楓又驚又喜,心中道:“看情形這老魔身負重傷,竟至走火入魔的邊緣!”

他這時已聽說農百草遇害的消息,也知歐陽修宏有極大嫌疑。再見對方這般狼狽模樣,更無疑慮。

他拂視四周,除了傻呆呆抱著馮勵蹣跚遠去的楊丹,再無旁人,不由尋思道:“停濤真人對我庇護小蛋的事,難保心懷不滿,也不曉得他會不會傳揚出去。我若能生擒歐陽老魔,也算大功一件,至少可封住眾人悠悠之口。”

念及至此,屈翠楓打起精神,緩步迫近歐陽修宏。他惟恐這是對方有意設下的圈套,故此每邁一步都極為謹慎,時刻注意著歐陽修宏的動靜。

歐陽修宏不能動彈,眼睛一眨不眨盯著屈翠楓,臉上流露出焦灼與憤怒的神情,模樣甚是猙獰怕人。

屈翠楓被他看得心里一寒,旋即想道:“這老魔只剩下個空架子,他生龍活虎的時候本公子尚且不懼,此刻更無須忌憚!”

他走到歐陽修宏近前,徐徐道:“歐陽老魔,當日你在獨尊谷肆意侮辱本公子的時候,可曾想到會有今日的報應?”

歐陽修宏低哼道:“小兔崽子,你別後悔。”

屈翠楓火從心起,怒道:“老賊,死到臨頭還敢張狂!”抬手一振墨玉扇,朝歐陽修宏膻中穴點去。

歐陽修宏眼中精光遽閃,哈哈笑道:“臭小子,跟我玩?”身形驟起,揮掌拍開墨玉扇。

屈翠楓大駭,左足點地朝後飛退,驚叫道:“你是裝的?”

可他的身軀才起,突然全身經脈一麻,真氣凝滯如鉛,竟是中毒的跡象。

歐陽修宏探出長臂,如老鷹捉小雞般一把拎住屈翠楓胸襟,臉上紅潮盡退,得意大笑道:“虧你家老子還是越秀掌門,兒子竟然蠢得像頭豬。”

屈翠楓悔恨交加,暗道:“我明明曉得歐陽老魔擅長用毒,適才鬼使神差,居然沒有想到防備!”

他全身酥軟,用不上一點氣力,羞怒道:“歐陽修宏,少說廢話。本公子一時不察中了你的詭計,並非真格敗在你手下。

給我一個痛快,屈某若是眉頭皺上一皺,就不是越秀男兒!”

歐陽修宏探指封住屈翠楓經脈,嘿嘿笑道:“老子現在不殺你。老子要先用你換天一閣的化功神訣,再宰了你一家三口。”

屈翠楓心一松,自忖以爹娘的睿智和修為,歐陽修宏必定討不到好去,稍後當可將自己救出,哼道:“你做夢!”

歐陽修宏不屑道:“鴨子死了嘴殼還硬,我呸!”

他提著屈翠楓大步流星,轉朝南行。其時各路人馬的注意力都已集中在圍剿小蛋和葉無青上,居然未曾發覺到屈翠楓被擒之事。

走出大約一頓飯左右,歐陽修宏將屈翠楓拎進一座僻靜的洞穴里,重重往地上一摔,道:“老實點,我這就去找你爹媽。”

屈翠楓無法運用真氣護體,只得強忍疼痛哼道:“快去吧,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那個店了。”

歐陽修宏一拍腦袋,道:“奶奶的,差點忘了你小子還能叫喚。”回過身又朝屈翠楓虛點數下。

屈翠楓頓時口不能言,懊悔道:“我干嘛多嘴提醒老魔?”

風聲響動,歐陽修宏已然去遠。屈翠楓躺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兩眼望著黑漆漆的洞頂,思緒如潮澎湃,難以自已。

過了足有三個時辰,歐陽修宏方自回轉,先將屈翠楓周身經脈補點了一遍,說道:“沒想到你老娘長得還挺漂亮,四十多歲的人還跟個大姑娘似的。”

屈翠楓火往上撞,喉嚨里嗚嗚幾聲,極盡憤慨。

歐陽修宏接著道:“聽說她的師妹蘇芷玉還要漂亮,早幾年和翠霞派的姬雪雁並稱天陸兩大絕色。他娘的,丁原那小子左擁右抱豔福不淺。啥時候老子也逮個機會樂和樂和──”

他汙言穢語滔滔不絕,手上也沒閑著,在屈翠楓身上灑了層紅色粉末,隨後又小心翼翼滴上綠色藥汁。小半個時辰後,藥汁退隱無蹤,那些紅色粉末亦漸漸滲入屈翠楓的肌膚,全無痕跡。

歐陽修宏尚不放心,隨手抓了幾把汙泥往屈翠楓身上臉上到處亂抹,一股濃烈的泥腥臭氣幾欲將他熏昏。

屈翠楓驚駭道:“這老魔又在我身上下了什麼毒?稍後就算爹娘能將我救出,又如何能解得了這些劇毒?唉,要是農神醫沒死該有多好。不過聽說農姑姑已回山了,但願她能解得了。”

他這麼惴惴不安地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洞外天色已黑,萬籟俱寂。

歐陽修宏開始煩躁地在洞內來回踱步,間或悄悄地溜出洞口在周圍探察一番。

屈翠楓留心著他的舉動,暗道:“我爹娘要來了。”

果然沒多久洞外響起屈箭南的聲音道:“歐陽先生,愚夫婦已應約而來,不知犬子現在何處?”

他們夫婦的經驗閱曆遠勝屈翠楓,見洞穴幽深曲折,並不魯莽闖入,而是佇立在外舒展靈覺打探。

歐陽修宏面露喜色,先靜靜合目片刻,似同樣在察探洞外除了屈箭南夫婦外,是否還有其它人在暗中跟來,隨後應道:“他就在這兒。”

楚凌仙關切愛子,心急如焚,凝息澄念率先緩步走進洞內,果瞧見屈翠楓一身汙濁不堪,神情萎靡地倒在地上。

歐陽修宏用腳踹踹屈翠楓,大剌剌道:“東西帶來了?”

楚凌仙目視愛子,竭力壓抑住內心情感,回答道:“歐陽先生,化功神訣乃天一閣不傳之秘,凌仙亦無緣得授。縱是我有心將之交出,也無力辦到。”

歐陽修宏嘿然道:“王八羔子才信。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妳兒子親手寫下的欠條,想不認帳?就算妳不會化功神訣,也可以去求天一閣,諒她們不會刁難。楚仙子,最好別跟老子打馬虎眼,不然吃虧的可是妳兒子。”說著,他一腳踏在屈翠楓臉頰上,狠狠碾了兩下。

楚凌仙見狀心如刀絞,恨不能以身相代,道:“歐陽先生,有話好說,這事和翠楓無關。”

“怎麼無關?”歐陽修宏惡狠狠道:“就是這小子伙同歐陽霓那賤人暗算老子,害得我功力大損,無家可歸。老子不找他算帳,又去找誰?”

屈箭南握住愛妻冰涼顫抖的纖手,克制滿腔憤怒,沉聲道:“歐陽先生,化功神訣我們交不出,即便你殺了犬子也得不到。

愚夫婦既然來了,就請閣下劃下道來,刀山火海,屈某接著就是!”

歐陽修宏挪開靴子,挑起拇指道:“好,越秀掌門有點氣魄。不瞞你說,我在他身上下了點小作料,沒有老子的獨門解藥,最多等到下個月,你們就該送他上路了。”

楚凌仙花容微變,問道:“歐陽先生,你到底要怎樣?”

歐陽修宏盯著楚凌仙咽了口唾沫,道:“我可以先把兒子還給你們。等拿到化功神訣後,再為他解毒。不過──”

楚凌仙焦灼追問道:“不過什麼?”

歐陽修宏冷笑道:“這小混蛋害得老子好慘,老子這口悶氣出不來,你說怎麼辦?”

屈箭南徐徐道:“歐陽先生,你好歹也是仙林前輩,如此折磨一個孩子,傳出去未必好聽。”

歐陽修宏道:“屈掌門,你心疼兒子?也罷,老子拿他下手,確有些以大欺小。那就由你代他捱我一拳如何?”

屈箭南神情沉著,問道:“此話怎講?”

歐陽修宏道:“你讓老子在胸口結結實實揍一拳,死了算你活該,活著算老子無能,咱們舊帳兩清。我把你兒子還給你們,待拿到化功神訣後,再找老子換取解藥。”

楚凌仙搖頭道:“歐陽先生,你的條件太苛刻了。”

歐陽修宏一腳踩到屈翠楓胯間,暴怒道:“屈掌門剛才還說什麼刀山火海都接著,怎麼,如今老子只不過要打一拳就不干了?好,你們不要兒子,老子留著也沒用。大不了老子不要化功神訣,我先宰了他!”

屈翠楓疼得冷汗涔涔滴落,又不願在爹娘面前向歐陽修宏示弱,硬咬著牙不吭聲。

楚凌仙悲怒難抑,叫道:“莫傷我兒!”玉手按在仙劍上,無奈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扭過臉去不忍多看。

屈箭南雙拳緊攥,青筋蹦躍,雙目噴火道:“好,屈某就接你一拳!”

楚凌仙驚呼道:“箭南,不可以!”

屈箭南灑然一笑,握著妻子的手道:“歐陽先生雖修為精湛,但我自信還能接他一拳。凌仙,妳不必擔心。”

歐陽修宏大喜,道:“好,屈掌門快人快語,老子也不啰嗦!”一腳將屈翠楓踹到一邊,捏起拳頭在面前比劃了兩下。

屈箭南微微一笑,邁步上前。

楚凌仙眸中淚光盈盈,欲言又止,顫聲道:“箭南!”

聽到父母的對話,屈翠楓如萬蟻食心,一方面有感于舐犢情深,不禁熱淚奪眶;另一面對歐陽修宏恨之入髓,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屈箭南愛憐地看過獨子,站定身形氣走經脈,護持全身,道:“請!”

歐陽修宏陰冷道:“屈掌門,老子的這拳你只能硬捱,若出手招架,或者縱身閃躲,那可就不作數了。”

屈箭南慨然一點頭,歐陽修宏又道:“還有,要記著月初前拿化功神訣來換你兒子的性命,不然就替他買副上好的棺材等死吧。”

屈箭南強壓憤恨,回答道:“多謝提醒,屈某記住了。”

歐陽修宏臉上紅光一閃,荼陽火氣灌注右臂,一聲呼喝揮拳擊出。

楚凌仙下意識地一閉眼,耳畔聽到“砰”地一聲,屈箭南悶哼倒退,身形搖搖欲墜,臉上血色盡失,嘴角與鼻耳中同時溢出血絲。

楚凌仙扶住丈夫,右手汩汩輸入真氣,取出冰蓮朱丹塞入屈箭南口中,玉容慘淡,失聲叫道:“箭南!”

屈箭南吞下靈丹,“嘿”地吐出口淤血,喘息道:“受教了!”頭上青煙騰騰,就地療傷。

歐陽修宏收起拳頭,暗凜道:“這孫子好深厚的功力,老子這一拳居然沒能當場把他打死!”回頭抓起屈翠楓,朝前一扔道:“還你們寶貝兒子!”

楚凌仙忙伸手接住,屈箭南低聲道:“我不要緊,先看看翠楓。”

楚凌仙含淚點頭,察看屈翠楓傷情,見他只是經脈受制,並無受傷,這才稍覺放心,左掌貼住愛子背心,替他推血行宮。

屈箭南諸經百骸猶如散架,一陣陣氣血在體內翻湧咆哮,猶如煮開了鍋。他自知受傷極重,非三五月難以複原,當下強自支撐不倒,說道:“歐陽先生,這一掌之賜,屈某銘記在心。咱們後會有期!”

他話未說完,驟感胸口劇烈一麻,有股灼熱火流如毒蛇般鑽入體內,在五髒六腑中翻江倒海。

屈箭南心念急閃道:“不好,拳上有毒!”此念甫起,眼前竟浮起無數五顏六色的妖豔光花,全身血液陡然升至沸點,像是要將他焚成灰燼。

迷迷糊糊里只聽歐陽修宏縱聲大笑道:“不用後會有期啦,今日你們便全給老子留下!”飛身揮杖,轟向屈箭南頭頂。

楚凌仙剛解開愛子經脈禁制,見丈夫突然滿臉殷紅,口中溢出的黑血里竟冒起冉冉蒸氣,情知不妙。

她怒聲叱道:“無恥之徒!”仙劍激鳴出鞘,劃過一溜眩目電光直刺歐陽修宏。

歐陽修宏渾不在意,舉杖格架。“叮”地脆響,楚凌仙的仙劍高高彈起,嬌軀一軟朝旁踉蹌,赫然看到自己手背上泛起瑩瑩磷光,竟是真氣渙散,渾身酥軟。

她頓時明白歐陽修宏暗中在愛子身上投毒,自己為屈翠楓推血行宮時已著了道。

若在平日,她絕不至于如此大意。但凡事關心則亂,歐陽修宏以腐泥腥臭掩飾去淡淡的藥味,而事前又故意放出話來,已給屈翠楓服食了穿腸毒藥好換取化功神訣,當真是防不勝防。

未等楚凌仙緩過氣來,陡然頭頂上方寒光閃動,一束碧芒當空射落,卻是早已潛伏在一旁的饕心碧嫗出手偷襲。

原來她和歐陽修宏從百草仙居鎩羽而遁,大是不甘。兩人在草叢間打坐療傷時,剛好遠遠瞧見屈翠楓護送楊丹、馮勵走近,便訂下詭計,將他生擒。其後再由歐陽修宏誘來屈箭南夫婦,而饕心碧嫗則始終隱于暗處,伺機暗算。否則以歐陽修宏的粗鄙魯莽,又豈會想得到這般陰毒的計謀。

楚凌仙果然毫無防備,倉促揮劍抵擋。“叮──”仙劍被碧索牢牢纏住,右肩一麻,已中了饕心碧嫗的一記破戮爪,手上一松仙劍被碧索硬生生扯飛。

屈翠楓肝膽欲裂,大叫道:“娘!”奮不顧身撲向饕心碧嫗。然而他先前所中的迷藥毒性尚未消退,沒沖到對方身前,已一頭栽落。

歐陽修宏怪笑道:“先殺了你這小兔崽子,收回本錢!”舍下屈箭南,縱身抬青銅魔杖,朝屈翠楓砸落。

屈箭南救子心切,從後追上振劍疾挑歐陽修宏背心。

歐陽修宏惱羞成怒,側身閃過,揮動雙杖朝屈箭南頭頂轟然砸落。

屈箭南橫劍招架,“鏗”雙杖重重壓在仙劍之上,有如萬鈞巨石直要沒頂。

他一聲悶哼,竭力壓制住胸頭翻騰的熱血,喝道:“凌仙,快帶翠楓走!”

楚凌仙奮力迫開饕心碧嫗,揚袖卷住屈翠楓腰際,向洞外飛送道:“快走!”

她正欲返身救援丈夫,孰料饕心碧嫗冷笑道:“走,沒那麼容易!”左袖掠出碧索,如毒蟒般鎖上屈翠楓左腿,往回一拽。

楚凌仙大驚,叫道:“放下我兒子!”擰身出掌拍向饕心碧嫗。

饕心碧嫗咯咯陰笑道:“還妳!”碧索一引,將屈翠楓當作一件兵器般扔向楚凌仙。

楚凌仙急忙伸手接下愛子,體內真氣一岔險些摔倒,肩頭傷處更是麻木無力。

但聽“砰砰”兩響,饕心碧嫗鬼魅般的身形閃到屈箭南背後,結結實實的兩掌擊中他的背心。屈箭南噴出口淤黑血箭,大吼一聲借著前沖之力往歐陽修宏胸前撞去,只盼能與其同歸于盡。

歐陽修宏促不及防,胸口教屈箭南一頭撞個正著,立時眼前一黑氣血翻湧,身不由己撤開青銅魔杖往後跌跌撞撞退出數步,一縷腥濃的淤血湧到嘴里,又讓他生生咽落回去。

他連喘幾口濁氣,但覺胸口火辣辣的痛楚難忍,一根根骨頭幾乎要斷裂開來,禁不住勃然狂怒道:“我轟了你這龜孫子!”

一舉右杖就要砸落。

可目光落到屈箭南的臉上,歐陽修宏又是一呆。只見他拄劍屹立一動不動,雙目圓睜從眼角滴落下縷縷血絲,竟已氣絕身亡。

一瞬間,洞內驀然變得一片死寂,沒了聲響。

連歐陽修宏自己,也有點不敢相信,堂堂越秀劍派的掌門,天陸正道聲名顯赫的屈箭南,居然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嗡!”屈箭南手中的仙劍爆發出一記長長悲鳴,寸寸碎裂,灑落于地。

他的修長的身軀失去支撐,在黑暗中晃了兩晃,仰面躺跌,“砰”地激起一篷黃土塵埃。

一代俊傑,就此長逝。

“爹爹──”屈翠楓睚眦欲裂,撲向屈箭南仰倒的遺體。不料腰上一緊,又教饕心碧嫗的翠玉雙飛燕縛住。他運勁猛掙,奈何碧索越纏越緊,不由得急怒攻心,胸口翻江倒海般一慟,徑自昏死過去。

“呼──”楚凌仙慘淡的花容陡現決絕之色,頭頂華光暴漲,升起元神,揚手攝過仙劍,口中悲嘯響徹夜空,身劍合一朝著歐陽修宏激射而去。

歐陽修宏大駭,怪叫道:“哎喲不好,這婆娘要玩命!”無暇細想雙杖交叉成十字,運足十成荼陽魔功往上一迎。

“叮”的金石之音激響,歐陽修宏左手的魔杖應聲截斷,鏗然墜地。

歐陽修宏滿面猙獰爆吼如雷,右手魔杖朝外橫掃,錯步後退。豈知背上一硬,已抵到堅硬的石壁之上。

“砰!”楚凌仙胸口被魔杖掃中,元神一顫竟似渾然不知疼痛,仙劍崩云裂石直劈歐陽修宏眉心,只求能手刃此魔為夫報仇。

歐陽修宏躲無可躲,情急生智宏聲叫道:“屈翠楓!”

楚凌仙不自禁地手上一緩,歐陽修宏趕緊拼命朝旁側閃。“噗!”血光崩現,一條右臂從身上飛落,疼得他嘶聲大吼。

“叮!”仙劍功虧一簣,紮入石壁中,楚凌仙運力一拔卻是紋絲不動,竟已油盡燈枯。

她慘然一笑,勉力凝鑄元神,松開仙劍艱難地撲倒在屈箭南的遺體上,伸出右手顫抖著替夫君合上雙眼,屏住最後一口元氣喘息道:“天道昭彰,終有報應我們夫婦在陰曹地府等著你們!”

元神一陣劇烈波動,如晨霧般渙散褪淡,只留石上仙劍兀自長鳴不已。

歐陽修宏死里逃生,驚魂未定,伸指封住右肩血如泉湧的傷口,轉目瞧去又是一呆。

原來,饕心碧嫗不知何時已挾著昏死的屈翠楓離去,蹤影全無。

歐陽修宏望望地上屈箭南夫婦的遺體,再看看自己血淋淋的斷臂,猛朝著洞外怒嘯道:“老子要發飆啦!”

嘯聲滾滾沖上清冷的云霄,一場盛宴已近尾聲。

然而等到明天太陽升起時,又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請繼續期待仙羽幻鏡續集下集預告:

屈箭南、楚凌仙為救愛子力戰而亡,饕心碧嫗卻帶著屈翠楓不知所終。

小蛋得楚兒和丁寂襄助,終于突出覆舟山重圍,逃脫生天。在歐陽霓的指引下,他們藏身獨尊谷,躲避追殺修養生息。

眼看與鬼鋒的紫竹林之約日近,小蛋再次踏上征程。這次,他的身邊多了一個貌美如花的歐陽霓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九章 翻云手段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一章 佛門妖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