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一章 佛門妖僧   
  
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一章 佛門妖僧

陽春三月,風綠楊柳岸。路上的旅人已脫下厚重的冬衣,換上春裝。饒是如此,趕路急了,額頭上仍會滲出細細的汗珠,罵上一聲“鬼老天”。

亭林是漢州境內一座不知名的小鎮,背山環水,鎮民多以捕魚狩獵為生。鎮上惟一的一家客棧座落于十字大街西首,門口高懸的黑底匾額上有幾個剝落褪淡的朱漆大字“百年老店∣∣鳳儀居”,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

這日眼看就是日暮時分,客棧里來了一對青年男女。

那走在前頭的青年男子約莫十八九歲年紀,穿了件單薄樸素的土布衣衫,透著黑的臉膛兒算不上英俊,倒是背後斜插的一柄雪鞘仙劍甚是醒目,絕非三五錢銀子就能買到的地攤貨。

在他身後半步,是位二九芳華、體態嬌柔的白衣少女。她膚光如雪,清秀脫俗,櫻唇旁一粒細細的朱紅小痣更添幾分嫵媚,傍在那青年身邊宛若小鳥依人,卻教周圍觀者心中大是不忿,暗呼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對青年男女,正是小蛋和歐陽霓。

數月前覆舟山一戰,正魔兩道各家高手風聚云集,追殺葉無青與小蛋師徒。絕境之中,虧得小寂和楚兒相助,以“困仙訣”

圍住正道五大劍派首腦人物,這才僥幸脫出重圍。

隨後小寂與楚兒雙雙離去,由萬里迢迢趕來救援的歐陽霓,將小蛋和葉無青引至漠北獨尊谷藏身。

葉無青花了月余,將身上的忘情水余毒盡數迫出,又得修羅熔池內的荼陽地火之助,傷勢恢複極快,更感歐陽霓相救之情,將其收為義女。

療傷之暇,葉無青便將忘情宮諸般絕學分授與小蛋和歐陽霓,為異日重整旗鼓殺回宿業峰做好准備。

歐陽霓悟性極高,各種晦澀深奧的心訣往往是一點即透,幾乎從不用葉無青重複上兩遍,葉無青不由大感意外。

區區明駝堡門下竟能出此奇才,若非因緣際會,這秀外慧中的少女,便險些淹沒于塵泥薅草之中。

兩相比較,小蛋不免相形見絀,瞠乎其後。

好在葉無青對自己這個小弟子的斤兩早已心中有數,他也不勉強小蛋,只將“無情無我訣”剩下的心法口訣盡數傳授于他,令其專心修煉忘情八法中的“振”字訣。

每隔半月,歐陽霓手下的明駝堡弟子,就會將一些日常所需的器具物品秘密送入谷內。故而盡避吐火嶺方圓千里荒蕪冷清,谷中卻不虞衣食有缺。

而這些明駝堡弟子同時也會帶來天陸仙林的各種動向,諸如農百草戰死、屈箭南夫婦遇難、屈翠楓生死不明的消息,亦一一報入了谷內。

至于葉無青,對于明駝堡弟子呈報的忘情宮近況,似早有所料。

楚望天重新就任宮主以後,厲無怨稱病閉門不出,席魎與滕皓兩人則在宮中只手遮天,迫不及待地開始大規模清洗異己,提拔心腹,搞得人人自危,一日三驚。

葉無青聽得消息,眉峰也不曾輕動,更不發一語。但在他平靜冷漠的外表之下,小蛋感覺到一股洶湧的怒意在奔湧。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不知不覺小蛋與鬼鋒的三年之約已近在眼前。葉無青對小蛋即將赴約之舉,並無絲毫阻攔之意,只吩咐歐陽霓與他一同前往翠霞山,其中是否隱含監視之意,令人揣測。

當下小蛋辭別葉無青,與歐陽霓離開獨尊谷,一路禦劍向南,趕往翠霞山。

待到傍晚天色漸暗,兩人已深入漢州地界,距離翠霞山亦只剩下半天路程。

小蛋顧慮到一來深夜進山多有不便,二來歐陽霓已露倦色,日夜兼程顯是不宜。

好在和鬼鋒約定的斗劍之期尚有數日,也用不著忙著趕路,因此他心里雖迫切想早一日見著盛年、衛驚蟄和羅羽杉等人,仍舊強自按捺下來。

若是他孤身一人,就地露宿荒野,天為被,地做床,原也算不得什麼。但如此一來,難免會委屈了歐陽霓,讓她也跟著受苦,卻又何必?于是小蛋覓了座小鎮,投店宿夜。

自打拜入忘情宮門下,小蛋便從此無需為錢操心。縱是如今流亡在外,他和歐陽霓隨身攜帶的金銀細軟,也足以買下數十座這樣的“鳳儀居”。

但他自幼苦慣了,盡避腰纏萬貫,也從未真的揮金如土,只要了兩間乾淨僻靜的客房,早早歇下。

剛過掌燈不久,小蛋正在床上懨懨欲睡之際,突然聽見鳳儀居中人聲鼎沸,鬧成一團。

他不知發生何事,急忙抽身下床,將將推開屋門,就見歐陽霓已站在了客房門口,彼此險些撞個滿懷,還好兩人反應都快,各自閃身後撤了一步。

歐陽霓黑發上水跡未干,渾身散發出陣陣清幽花香,顯是剛剛洗浴餅,借著朦朧月色,原本便秀美脫俗的風姿更顯動人。

霸下從小蛋懷里探出腦袋,斜眼瞅了瞅如出水芙蓉般清麗無倫的歐陽霓,心里犯起了嘀咕:“這也是個美女,我干爹要和她朝夕相處,時間長了,難保會把持不住,那我干媽可就有懸念了。”

無端地,小家伙竟替羅羽杉擔心起來。

歐陽霓哪會知道霸下小眼睛滴溜溜地看著她,小腦瓜里已轉開了念頭?她道:“常公子,好像是前頭院子里出了什麼事。

你不便露面,還是讓我在暗中先打探一下。”

小蛋想了一想,搖頭道:“我去。”

他戴上先前從街鋪里買來的竹斗笠,把帽沿壓低,按照現在的天色,若非十分熟稔之人萬難迎面認出,這才攜著霸下往前院行去。

剛走到院子口,不防一群人慌慌張張從里頭沖了出來,七嘴八舌地叫喊道:“快報官,快報官,老和尚發瘋了,要出人命啦!”

小蛋順手抓住一個店小二模樣的人,問道:“小扮,里面出什麼事了?”

店小二掙了兩下胳膊沒能甩脫,急得跳腳道:“你抓著我干什麼?快找個地方先躲起來罷。前院有個老和尚瘋了,又打又摔,還說要殺人。咱們客棧里的幾個伙計上去拉他,被這老和尚用袖子一掃就摔得個鼻青臉腫!”

小蛋一愣,問道:“這位老和尚是從哪兒來的?”

店小二怒道:“誰知道?我說,你快松開我,萬一老和尚真沖出來殺人怎麼辦?”

小蛋笑笑,松開了店小二的胳膊。

這時他已確認並非是正魔兩道的人尋上自己和歐陽霓,心中略安,尋思道:“聽小二所說的情景,那位老僧多半是仙林中人,或許是修煉不當走火入魔,才在客棧里鬧事。

“我既撞上了,自該管上一管,也免得他波及無辜。若能襄助那位老僧驅退心魔,平複真氣,那是更好不過。”

他扭頭一望,店小二早已跑得不見蹤影,卻有幾個膽大的旅客躲在門外頭,朝著里面探頭探腦地張望,想進去卻又不敢。

小蛋舉步邁入院內,已聽不到剛才熱鬧萬分砸桌子拆房子的聲響,自西側的廂房里,卻傳出一聲聲強行壓抑的粗重喘息聲,顯然那老僧還在里面。

後頭有人好心提醒道:“小兄弟,那老家伙厲害得很,你先等等,官府的人就快來了,待會兒大家再一起進去看。”

霸下聽了,輕聲哼道:“不就一個老和尚在發瘋嗎?有啥了不起。干爹,有我在,你別怕,往里沖就是。”

小蛋笑笑,暗自運功戒備走近廂房門口,半扇屋門斜掛,滿地狼藉,震碎的桌椅杯盞到處散落,牆上的窗戶也塌了大半。

朦朧月色照入,幽暗的角落里,一位身穿月白色僧衣的老和尚,竟是盤膝倒懸在半空,垂落的衣襬將他的半邊臉龐遮住,但小蛋仍舊能看到他額頭鬢角滾滾淌下的熱汗,和頭頂冒出的冉冉水霧。

老僧雙目緊閉,面部肌肉下,像是有一條條無形的小蛇在不停游動翻滾,口中噴出一團團熱氣,隱隱透著暗紅。

他全身不由自主地在輕輕顫動,裸露在外的肌膚泛起觸目驚心的黑氣,如一縷縷詭異的條紋爬滿身體,不斷蠕動擴散。

小蛋瞧得有點頭皮發麻,在屋中站定身形,喚道:“大師,您哪里不舒服?”

老僧似乎這才覺察到有人進屋,雪白的銀眉一振,張開雙眼打量小蛋。兩人目光交錯,小蛋情不自禁地一愣。

老僧那雙睜開的眼眸中,居然閃爍著金、紅兩團截然不同的光澤在循環輪替。那淡金色的眼神里充滿祥和慈愛之意;可另一面暗紅色的目光中,卻透露出教人不寒而栗的暴戾與殺機。

霸下不怕天不怕地,瞧見這情形卻有些頭大,低聲道:“干爹,這老和尚怕是中邪了,一點兒也不好玩,咱們還是趕緊走罷。”

話音未落,老僧沙啞低沉的嗓音喘息道:“小施主,請??過來。”

霸下忙道:“干爹,別聽他的!”

小蛋笑笑,問道:“大師,我有什麼可以幫您的?”

老僧望著小蛋身後背負的雪戀仙劍,道:“請你一劍殺了老衲。”

小蛋這下笑不出了。他搖頭道:“螻蟻尚且貪生,大師何苦自尋短見?”

老僧胸口劇烈起伏,嘴唇間噴出的紅色霧氣越來越濃,艱難地道:“快,快殺了我∣∣你不殺老衲,老衲便會殺盡天下人!”

霸下忍不住道:“那你干嘛不自己拍自己的光腦門上一記,立刻自我了斷,干嘛連累我干爹,讓他用劍殺你?你當殺人很有趣麼?”

老僧一聲苦哼,道:“我若能自裁,也不必再麻煩小施主了。乘我靈性尚未完全泯滅,有勞小施主立刻下手,老衲感激不盡!”

小蛋微一沉吟縱身掠起,探手伸向老僧右腕脈門,說道:“大師,容我助您一臂之力!”

孰料他的手甫一落在老僧的腕上,立時響起“啵”的一聲,指尖如觸火炭迅即彈開,就像稍不留神握上了燒紅的鐵條般灼痛異常。

更不妙的是,一股陰冷無比的魔氣彷似破兜而出的冰錐,直透小蛋經脈,肆虐呼嘯徑自往內腑奔襲,所到之處立生麻痹。

短短剎那,他右肘以下的小臂似失去知覺。

小蛋一個倒翻飄落在地,疾運“有容乃大”的心訣,將這股不速而至的魔氣緩緩消解,胳膊上冒出縷縷黑氣。

那老僧受氣機牽動,身軀一晃,嘴角逸出一絲黑血,尖聲道:“別碰我!”

小蛋將魔氣盡數迫出體外,長出一口濁氣,凜然道:“好險,這是什麼魔功恁的厲害,竟連碰也不能碰!”

他正思忖間,突聽老僧一記重哼,眸中暗紅色焰光大盛,漸有獨占鼇頭之勢,肌膚上的黑色條紋連接成片,遍布周身,散發出刺骨的陰氣。

眼見著即將心神失守,老僧猛一提真元,雙手連換法印,運起佛門獅吼神功,宏聲誦道:“阿彌陀佛∣∣”

一股沛然莫禦的無形氣浪撲面激蕩,將小蛋震得踉蹌退出數步方自重新站定,腦袋里兀自嗡嗡轟鳴,久久不歇。

老僧眼中的暗紅光芒瞬即褪淡些許,更無暇理睬身外之事,苦苦凝念低誦佛經,抵禦體內魔氣向靈台發起的一波波沖擊侵蝕。

霸下目不轉睛盯著老僧,道:“干爹,咱們走罷,歐陽姑娘還在後院等著呢。”

小蛋搖搖頭,心道:“我雖然不清楚這位大師是什麼人,可瞧他的模樣,本應是位大德高僧。不知何故為外魔入侵,這才天人交戰,不願淪為殺人魔王。

“我若撒手不管自行離去,或許可以得保平安。但這樣做,與見死不救何異?”主意打定,他暗道:“不成,我得想個法子出來。”心念急轉,陡地腦海靈光一閃,想起了屢試不爽的聖淫蟲絲。

他默運盛年所傳的歸元吐吶法,催動丹田聖淫蟲精氣,吐氣揚聲彈指射出三縷銀絲,“啵啵啵”分釘在老僧天庭、膻中、氣海三處。

原本晶瑩無瑕的銀絲登時嗤嗤轉黑,在空中抖動不休,彷佛隨時會爆裂開來。三道絕強的冰寒魔氣透過銀絲直入小蛋體內,宛若是尋找到了可堪征伐攫取的新領地,爭先恐後肆虐奔流。

小蛋已有前車之鑒,在彈射銀絲的同時再次運轉“有容乃大”,在體內築起一道堅固藩籬,全力吸納消解襲來的魔氣。

無奈從老僧身上渡來的魔氣委實太過雄渾洪大,小蛋化解的速度遠遠及不上對面入侵的勢頭,不一刻他的三根手指已變得漆黑如墨。

小蛋沉聲低喝,再祭起烏犀怒甲護持右臂,身上壓力為之稍減,堪堪穩住陣腳。

可沒等他來得及松口氣,卻驚詫地發現這股駭異莫名的魔氣,居然有若瘟疫一樣,在緩緩蠶食同化自己體內的真氣。

須臾工夫,魔氣猶如滾雪球似的不住壯大增強,將自己的真氣一點一滴吞噬融合,收歸其用。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即使功力再雄厚的人亦難以招架,遲早有油盡燈枯的一刻。

雖說已覺察到其中的危險,但若就此認輸放棄,卻絕不是小蛋的一貫作風。

驀然眼前紅光一閃,霸下從他懷里躍出,大叫道:“干爹,我來助你!”

牠四肢貼在小蛋胸前,源源不絕把自身的精氣注入小蛋體內。二氣合流,頓時聲勢大振,重新壓制住飽來的魔氣。

老僧得小蛋和霸下之助,分解出部分魔氣,形勢稍得緩解。

可他心知肚明,這少年的舉動無疑是飲鴆止渴,除非能尋找到徹底消弭魔氣的方法,否則就算功力通天,亦難逃被其逐步侵蝕同化的結局。屆時非但自己永墜魔劫,變成瘋狂嗜殺的行尸走肉,連帶小蛋和霸下也一起不能幸免。

他本是大德高僧,更經二十余年的入世修行,早已看破生死虛名,臻至圓滿。盡避靈台幾為凶猛可怖的魔意吞沒,仍仰仗三甲子多虔心靜修的無上佛心,勉力守住最後一線清明。

老僧當機立斷,沙聲喝道:“小施主,快走!”奮力運功意圖震裂那三根銀絲,截斷自己與小蛋之間的魔氣疏通。

孰料這銀絲乃聖淫蟲千年精氣所煉,異常堅韌牢固。老僧早先已受了極重的內傷,元氣大損,此刻竟已發揮不出平日三成的功力。

一震之下,銀絲僅僅“嗡嗡”劇顫數響,卻未斷落,反令得他胸口氣血反噬,傷勢更深一層。

正這工夫,門外傳來一陣喧囂,五六個官府衙役執棒佩刀趕至。

為首的一個捕頭手提水桶,里面黃澄澄的不知裝了什麼,高聲喝道:“妖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豈容你裝神弄鬼、興風作浪?還不乖乖隨本捕頭去見官!”

老僧體內魔氣激蕩,已到天人交戰的緊要關頭,雖聽到了官差的呼喝,卻無暇回話。小蛋和霸下亦是心無旁騖,惟恐稍一分神便會釀成大禍。

那捕頭不見回答,以為老僧並未將自己放在眼里,勃然大怒道:“給我鎖了!”跨前兩步,猛將水桶照著老僧與小蛋身上一潑。

里頭那黃澄澄的東西一靠近,立刻被兩人全身鼓蕩的真氣迸射而出,噴濺得屋里到處都是,散發出一股刺鼻難聞的惡臭,居然是一桶糞。

原來這捕頭聽了報官之人描繪的情形,當即斷定那老僧必是妖孽附體無疑,于是進屋前,先在客棧後頭命人尋來一桶黃白之物,用以破邪鎮妖。

捕頭一愣,道:“果然是個大大的妖僧,竟連糞便也不怕!”

另外幾個衙役一聲呼喝沖入屋中,舉起長棍就朝老僧的頭頂砸落。

小蛋心一沉,顧不得魔氣噬體,揚聲攔住道:“快退出去!”

可那些衙役只當他與老僧是一伙,又哪里肯聽?“砰砰砰”猶如爆豆子般幾聲悶響,棍棒已重重砸落在老僧額頭胸口。老僧身上陡然爆散出一團詭麗的紅光,充斥激蕩不可以目逼視。

“啵啵啵”連響,幾根棍棒頃刻化為齏粉,眾衙役齊齊慘叫身形彈飛,在空中砰砰爆裂,殘肢斷臂灑落滿地,慘不忍睹。

小蛋也被一股洶湧澎湃的巨力拋飛,眼前一黑,“哇”地噴出口熱血,指尖三根銀絲應聲崩裂,後背撞碎屋壁,跌落到外頭的院子中。

右臂、胸口、小肮三處一片冰麻,好像有千(1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6 k,cn更新最快)萬條蛆蟲噬體,說不出的煩悶惡心,小蛋急忙緊守靈台催動“生生不息”心法消解。

霸下也被彈射到半空,滴溜溜連打數轉,高叫道:“干爹,你沒事罷?”

小蛋強忍心頭惡煩,深吐一口氣站穩身形,低聲回答道:“沒事,你呢?”

霸下飄落他肩上,呼呼大喘道:“還好??咦,干爹,那老和尚糟糕了!”

小蛋一凜,定睛瞧去。只見廂房磚瓦嘩嘩塌落,已是搖搖欲墜,一團暗紅色光華如火燭焰光漫空飄蕩,照得四周景象血紅一片。

那老僧月白色衣袍盡碎,唇溢黑血搖搖晃晃從屋里走出。赤裸的肌膚上浮動有若活物的黑色光暈,雙目幽深赤芒閃爍,目光冷酷無情地掃視天地。

他在門口站定,冷冷注視那個嚇得呆若木雞的捕頭,森寒沙啞的嗓音問道:“是你命人打我,還用糞潑我?”

那捕頭何曾見過這等駭異的景象?他透體冰涼牙齒打顫,傻呆呆盯著老僧半個字也說不出,連逃跑的念頭都是想也不敢想。

老僧唇角逸出一抹詭譎笑意,道:“打得好,潑得妙,多謝你了。”

捕頭瞠目結舌,勉強擠出討好的一笑,正想奉承求饒兩句,還未曾等他開口,老僧突然揚手拍出一蓬紅茫茫血霧,“呼”

地將捕頭卷裹在內,如陀螺般急轉數圈之後,將他的身影無聲無息地消融于血霧中。

躲在院外的幾個膽大看客直瞧得魂不附體,也不曉得是誰大叫一聲,紛紛奪路逃命。有人尚且遠遠叫道:“妖僧殺官啦!

快去請玄妙觀的道爺來降妖!”

小蛋欲救不及,眼睜睜看著這老僧若無其事又殺一人,叫道:“大師!”

老僧漠然側首,望向小蛋。兩人目光交接,小蛋不由遍體生寒。

原來那老僧赤芒閃爍的眼眸深處,赫然映射出一道人影。

可那道人影卻並非小蛋,而是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年紀不過弱冠,卻從頭到腳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氣與桀驁。而那張臉上的陰冷與生硬,更是與他容貌表現出的年齡殊不相符。

老僧眼睛一瞬不瞬地瞧著小蛋,問道:“年輕人,修為很好,你叫什麼?”

小蛋聽他說話的語氣腔調也如同換了另一個人,心中更覺訝異,回答道:“我叫小蛋。大師,你不該殺人的。”

老僧蔑然笑道:“殺也殺了,你又能如何?看你資質不錯,老夫便將你也收下罷!”

小蛋怔了怔。忽聽身後歐陽霓惶急的聲音呼道:“常公子!”她掠身趕至,落在小蛋側旁。

歐陽霓迎面撞上老僧那雙冰寒可怖的眼神,也看見了他眼眸深處浮動的那道人影,情不自禁驚道:“這老和尚是誰,看上去好可怕!”

小蛋搖搖頭道:“我也不認得。”

歐陽霓瞧了瞧老僧,下意識地往小蛋身邊靠了靠,低聲道:“咱們還是走罷。”

小蛋苦笑道:“他神志迷失,已殺了不少人。若放任不管,這個小鎮估計就要遭殃了。何況,現在我想走,只怕這位大師也不肯。”

老僧聽他們兩人的問答也不插口,只是眼睛緊緊盯著小蛋胸前,驀然爆出兩簇精光,哈哈笑道:“你懷中所藏的可是四相幻鏡?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立刻將它交出,否則老夫要你死得很難看!”

上篇:第九集 黯夜篇 第十章 英傑風逝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二章 死中求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