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二章 死中求活   
  
第十集 翠霞篇 第二章 死中求活

小蛋不禁心頭劇震,驚駭莫名。自瀛洲仙島收了四相幻鏡,他一直以“懷里日月”神功將其妥藏,從未取出示人,連葉無青也是不知。

而這老僧竟能一眼識破,並且准確無誤地叫出這曠古奇寶的名字,怎不教人震撼?

霸下怒道:“呸,做你的春秋大夢,想搶干爹的四相幻鏡,沒門!”

老僧一聲長笑,不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到底是凡夫俗子,勘不破這些!”身形驟動,右手五指戟張朝小蛋咽喉鎖去。

他的招式看似平淡無奇,可一爪之下幕天席地,將方圓三丈盡數籠罩在指風之中,無論小蛋往哪個方向趨避閃躲,都難逃老僧的凌厲一擊。

小蛋心知修為與對方相差懸殊,不敢有絲毫懈怠大意,左肩撞開歐陽霓,右臂一抬,雪戀仙劍朝前劈出,正是一式“擲地有聲”。

當日他初練此招時,曾累得旁觀的常彥梧險些笑疼了肚腸,私下搖頭不已,可經過這些年的捶打曆練,日夜參悟,同樣的“擲地有聲”雖依舊劈得歪歪斜斜,無半點氣勢可言,但精華內蘊,好似綿里藏針,早非舊時模樣。

若換作別人,或許尚瞧不出這一招繼往開來,盡洗鉛華的劍式里所蘊藏的奧妙玄機,但這老僧實乃天陸仙林頂尖高手,在神志迷失後更是法眼如炬,世所罕匹。

他低咦一聲,化爪為掌在仙劍上輕輕一拍一推。仙劍鏑鳴,小蛋胸口如遭重錘,身軀一晃,連人帶劍朝旁側跌。

老僧左手後發先至,快逾閃電扣向小蛋胸口,想從他懷里奪過四相幻鏡。

霸下見勢不妙,喝罵道:“禿驢看打!”雙目赤芒迸射,激出“火睛光飆”。

“啪!”老僧左爪扣中小蛋胸口。

歐陽霓失聲驚呼,情不自禁閉起雙眸,不敢目睹小蛋血肉翻飛、開膛剖肚的慘狀。

然而爪落之處卻陡然亮起一蓬赤紅光華,火花四濺如有金石響鳴。老僧指尖微覺灼疼,撤手抽身,如鬼魅般向右飛閃,間不容發里避過兩道火睛光飆。

小蛋死里逃生,踉蹌兩步重新站穩。縱然有烏犀怒甲護體,被老僧左爪抓中的部位仍隱隱生疼,破入一縷縷冰寒魔氣。

他一面運功化解,一面澄靜心神打量老僧,心下更覺駭然。

老僧並未立刻窮追猛打,任由小蛋調息運氣,淡淡問道:“你是盛年的弟子?”

小蛋呼出口濁氣,里面竟隱隱泛動著細小黑絲,在面前漸漸散淡,消弭于無形。他稍去心口煩悶,暗自流轉真氣全神戒備,回答道:“不是。”

老僧搖頭道:“老夫本想只要你肯交出四相幻鏡,或可暫且放過。可既然你與盛年大有淵源,哼哼,你可就沒一點機會了。

可惜、可惜∣∣我原先還打算收了你的魂魄。”

小蛋聽得全身直起雞皮疙瘩。他出道以來也碰到過不少性情凶殘之人,如歐陽修宏、饕心碧嫗等,無不動輒取人性命,不問緣由。可像眼前老僧這般說得輕描淡寫,理所當然的,尚是首見。

想起不久之前,這老僧還曾抱定殺身成仁之念,懇求自己結果了他。相比之下,實令人無法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小蛋轉首望了眼歐陽霓,以目光示意要她快走,既明知今日凶多吉少,惟有放手一搏,卻不願牽連歐陽霓無辜遭殃。

豈料歐陽霓看似嬌弱,卻實是性情堅毅之人。雖心中明了狀況危險異常,卻毫無懼怕之意。她輕搖玉首,低聲拒絕道:“我們同進共退。”

老僧輕吹一口氣,不屑道:“不用費神多想什麼,你們的命老夫都要了,誰也逃不了!”

他立掌如刀,遙遙朝小蛋面門劈落。起掌時距離小蛋尚有三丈之遠,可眨眼間罡風呼嘯,血霧如狂,一只鼓脹彤紅的魔掌已近在咫尺。

小蛋暗凜道:“這老僧明明內傷不輕,竟仍有如此修為,委實了得。比起他來,任何一位正道五派的掌門,都難望項背。

只怕??連盛大叔、羅大叔也不是對手!”

生死關頭,小蛋的靈台鎖定老僧右掌,心念一催,丹田三氣合一沛然奔騰,雪戀仙劍鏗然鳴響劃出一溜精光,直挑對方掌心。

老僧再是強橫,也不敢以肉掌直攖其鋒,與雪戀仙劍迎頭激撞。他手腕疾轉,右手雙指在劍鋒上輕盈一搭,生出一股極強粘力,將仙劍纏住。

小蛋暗叫不好,明白自己的功力與老僧相差太遠,一旦僵持不下,非得給活活震死。

他心念急轉,搶在對方吐出魔氣之前,全力催發體內真氣,暗蘊星移斗轉功法,化作一束螺旋氣勁,率先攻向老僧指尖。

老僧恃強凌弱,起初尚不以為意。可待到小蛋的螺旋氣勁攻入自己經脈,才霍然一怔,察覺到對方的功力中或正或邪,或陰或陽,居然混合著三種截然不同的真氣,極盡玄異不說,而且聲勢壯闊浩大,較之方才幾記交手赫然強出了一大截。

更惱人的是這股氣勁甫一攻入,立時發出劇烈震顫,引得自己真氣隨之波動,稍不留神,居然讓這股奇特的螺旋氣勁迫進掌心。

原來小蛋出招之際,又在星移斗轉心法之上,暗加了一式“忘情八法”中的“振”字訣。

雖是初學乍練,遠未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可這兩門不世心訣齊齊出擊亦是非凡,兼之出其不意地突然攻出,仍令對方吃了個不小的暗虧。

也就是這老僧修為通天,倉促間依舊能迅即催發出丹田雄渾功力,雙指在劍鋒上一彈即起,借勢朝後飄飛,在空中將螺旋氣勁悉數化去,單足點立在倒塌的瓦礫廢墟上。

小蛋被老僧一推,身子不由自主往後退了半步,仙劍上赫然泛起兩道漆黑指痕。他心底凜然道:“還好我搶先出手,不然這時已經倒下了。”

那邊霸下瞧出便宜,猛然身上紅光暴漲,激出一團天雷地火,呼呼風嘯轟向老僧。

老僧嘴角露出一縷與他面容極不相稱的陰沉獰笑,顯是被小蛋激怒,雙手在胸前虛抱成圓,向外緩緩推出。眼見光球撞到身前,他猛地側步揮掌反向一帶,“呼”地一聲將這團“天雷地火”回引向小蛋與歐陽霓。

小蛋惟恐歐陽霓招架不住,無暇多想施展出穿花繞柳身法,騰身掠起如柳絮飄空,探手挾住歐陽霓纖腰,遠遠閃開。

老僧見狀,眼中射出森寒凶光,厲嘯道:“穿花繞柳,老夫要你死無葬身之地!”身形如附骨之蛆從後追上,石破天驚又是一掌拍到。

小蛋驚愕道:“看來這老僧和盛大叔、丁三叔他們有深仇大恨,竟激憤至此?”

他人在半空,又懷抱歐陽霓不能松手,只好兵行險招,雪戀仙劍一式“吾身獨往”不退反進,硬生生撞入老僧掌風,劍華爍爍鋒芒直指對方心口,擺出了一副你死我活的拼命架式,以求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誰曉得老僧對自己的生死竟似毫不在意,一門心思要將小蛋斃于掌下。他既不躲閃也不招架,反繼續催動右掌猛擊小蛋胸口。

小蛋心頭一緊,要待變招已是不及。電光石火里他勉力側身,拼命將歐陽霓推出對方掌力波及的范圍,同時疾運有容乃大心法,硬著頭皮生受了這一掌。

“砰!”老僧的右掌結結實實擊中小蛋胸口,但幾乎不分先後,小蛋的雪戀仙劍受掌風影響略略一偏,亦刺入了他的右胸。

但甫入寸許便受到老僧肌肉間油然生出的極強阻力,凝滯不前。

“噗∣∣”老僧胸前血花飛濺,小蛋的身軀也被狠狠震飛,全身經脈劇痛鑽心,“哇”地瘀血狂噴。

他飛出數丈,重重摔落在地,差點昏死過去。歐陽霓亦受到掌力沖擊,從小蛋懷中激飛而出,竭力凝住身形,驚呼道:“常公子!”

小蛋體內真氣沸騰如注,像一匹匹脫缰野馬四處亂竄,虧得有烏犀怒甲和有容乃大的雙重防護,卸去老僧大半的掌力,才堪堪保住心脈無恙。

他眼簾里一陣黑一陣亮,模模糊糊看到月黑風高之下,那老僧渾身浴血,仰天長嘯,宛如今夜從地底複蘇蒞臨的惡魔,無比的猙獰可怕。

他有心彈身站起,可稍一運氣頓時百骸俱痛,彷佛散架,險些痛得昏過去。

正這工夫,他耳畔隱約聽到“嗡嗡”低響,蕩氣回腸好似天籟之音,懷里驀地一暖,勃然湧出一股綿綿薄薄的氣息直注心脈,令得靈台一清,傷痛驟減。

歐陽霓飛身扶起小蛋,俏臉上盡是焦灼痛惜,問道:“常公子,你怎麼了?”

小蛋只覺整個身子充盈在一團難以言喻的溫暖海波里,說不出的寫意舒服,連原本行將渙散的真氣亦徐徐平複,歸還丹田。

他的靈台上緩緩浮現起一道絢爛的青色鏡光,四相幻鏡似夢似真盡凝心頭,波光漾動,依稀啊起“一體真幻”四字真言。

小蛋微一錯愕,猛聽到腦海一記驚天動地的轟鳴,剎那間那幻鏡背面的千字心訣彷似海潮,鋪天蓋地紛遝而來,幾讓他產生沒頂的錯覺,更無暇去回答歐陽霓。

老僧嘯聲戛然而止,一雙厲芒直視小蛋胸前,須臾不離,喃喃道:“果然是四相幻鏡,真是天助老夫,讓我今夜能尋到此寶!”

小蛋壓根沒聽到那老僧在說些什麼,完全沉浸在一片瑰麗玄幻的天地里,心頭不斷承受著千字心訣一波波驚濤駭浪似的沖擊,一縷縷明悟此起彼伏直塞胸臆。

老僧眼中凶光畢露,寒聲喝道:“拿來!”擰身欺近,朝小蛋胸口抓落。

霸下叫道:“賊禿,小爺燒死你!”連發六束火睛光飆,卻被老僧一一震散。

歐陽霓面露惶恐之色,叫道:“大師手下留情!”抬玉掌奮力拍出。

“啪!”掌爪相擊,老僧感到對方玉手里驟湧出一股奇異氣勁,竟將自己的左爪輕輕巧巧彈了開去,低咦道:“忘情宮弟子?

老夫倒看走了眼。”

歐陽霓施展彈字訣借力打力,攜著小蛋翩若驚鴻疾退丈許,玉容血潮湧生,微微嬌喘道:“大師,佛祖有好生之德,求你放過我們。”

老僧胸前傷口受震,鮮血汩汩流淌,竟如炭黑墨汁。他卻毫不在乎,也不去止血,冷笑道:“佛祖算什麼玩意兒?天上地下,惟我獨尊;千秋百世,萬劫不死!”

歐陽霓芳心猛顫,驚道:“他到底是誰,居然連佛祖也不放在眼里!”

老僧的眼神有若實質,似看透了她的心思,傲然一笑道:“妳還不配知道老夫的名字!”豎起右掌,闊步逼近。

歐陽霓不由自主往後一步步退卻,低頭瞥了眼雙目緊閉的小蛋,眸中生出一抹複雜難言的神色,緊咬貝齒似難以決斷。

突然小蛋眉宇一動,雙目睜開,垂落的左手“啪啪”連聲,激射出兩縷銀絲。

老僧冷哼道:“雕蟲小技,不過爾爾!”左手屈指輕彈。“啵啵”兩響,銀絲撞上老僧凌厲的無形指力,登時偏落,軟綿綿垂到地上。

可這一稍稍的凝滯,小蛋業已從歐陽霓懷中站起,仙劍斜指向天,低喝道:“咄!”

青光陡起,從小蛋懷中掠出一面古樸仙鏡,倏地飄浮頭頂。鏡面朝下,鏡背向上,一蓬柔和光暈如瀑如霧,罩定小蛋身形。

霸下大喜過望,歡呼雀躍道:“干爹,我就知道這老禿驢拿你沒辦法!”

小蛋凝立不動,目視老僧道:“大師,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老僧冷然一哼道:“別以為有了四相幻鏡襄助,你就能壓制老夫。交出寶鏡,我留你一個全尸。”

小蛋見老僧入魔已深,曉得再勸也是徒勞,默然搖搖頭,與他靜靜對峙。

老僧仰頭觀瞧仙鏡,淡淡道:“所謂四相,便是生、住、異、滅。你誤打誤撞激發仙鏡,粗悟到生相妙詣,也算難得。可拿它來對付老夫,還嫌嫩了點!”

小蛋沉默不答,心無旁騖流轉內息,抓緊毫厘的光陰積聚功力,准備迎接老僧接踵而至的猛攻,絲毫不受對方言語挑釁的干擾。

在他的靈台上,那面幻鏡的虛像如波輕漾,與身心水乳交融,合于一體,正是老僧所謂的“生相”之境。雖距離大乘境界尚有一段遙不可及的差距,但如此際遇造化,已是萬年無一,堪稱奇跡。

歐陽霓站在小蛋身旁,首次升起一種奇妙的感覺。彷佛,自己身邊佇立著的,是一座山,即使天穹塌落,也能只手撐起!

老僧輕輕冷哼兩聲,整條右臂“啵啵”作響,煥起點點暗紅光星,神情冷靜罩定小蛋。

小蛋低聲誦道:“本來正教,無有頓漸,人性自有利鈍。迷人漸修,悟人頓契。自識本心,自見本性,既無差別。”

語音緩和回蕩夜空,令漫天暴戾凶煞(16K小說網,電腦站更新最快)之氣為之一黯,卻是取自于四相幻鏡背面所載的千字心訣中一段。

老僧愣了愣,道:“西天佛祖都度化不了老夫,你居然還癡心妄想!”攥指成拳,全身血光煥動,一步步迫近小蛋。

小蛋臉上無怒無懼,心念微動下,四相幻鏡“叮”地悠鳴,光華一閃,竟在他身旁尺許處投射下一道光影。那身形模樣,乃至氣質姿勢,竟和小蛋生得一模一樣,正是鏡面映射的虛像幻生所致。

老僧似乎早有預料,輕蔑一笑道:“一體真幻,千萬變化,你還差得遠!”腳下步履如一,不疾不徐繼續逼近。

小蛋不為所動,雪戀仙劍緩緩下壓與胸垂平,隨後向前方虛空一寸寸慢慢遞出。

在他身側,那道幻鏡投落的光影也亦步亦趨,催發劍招,只是方向角度完全相反。

這式“一諾千金”寓動于靜,變幻莫測,實乃當今翠霞派掌門盛年的巔峰傑作,昔日折于此招之下的英雄豪傑不知凡幾,老僧自然識得其中厲害。

可他偏偏視若無睹,腳下步履不停,唇間一吸一呼已迫至近前,當胸一拳中宮直進,毫無花巧轟向小蛋。

小蛋眉宇微凝,暗吃一驚。

“一諾千金”最講求的便是料敵機先,後發制人,待對手生出變化後批亢搗虛,攻其不備。

然而老僧簡簡單單的一拳擊出,竟教他心底湧起無從下手之感,彷佛對方的身姿拳式已與清冷夜色融于一體,根本無懈可擊,也找不到絲毫破綻。

迫不得已之下,小蛋惟有搶先變招,雪戀仙劍遽然加速,削向老僧右腕。

“砰!”老僧一拳轟在劍刃上,震得小蛋虎口酸麻,仙劍嗡嗡顫鳴,朝側旁一偏,堪堪激撞在那道仙鏡幻影同時刺出的光劍上。

雙劍交擊,光劍一晃竟不幻滅。小蛋“哼”地一聲,右臂經脈被洶湧的魔氣攻入,就像有千百把尖錐在轉動絞殺,疼得他眼前一黑,向後踉蹌。

老僧不容他有片刻喘息之機,左手雙指迸出,直插小蛋雙目,快逾閃電,令近在咫尺的歐陽霓和霸下亦不及救援。

小蛋視覺兀自沒有恢複,只感靈台警兆突起,一股冰寒勁風襲向面門。他想也不想,左腕一翻使出“大寒七式”中的“蒼山負雪”,舉掌在面前一擋。

老僧雙指戳中小蛋掌心,冷笑道:“冰宮絕學也用上了?”轉動身形向左一閃,避過歐陽霓與霸下的攻招。

三人一龍轉眼里翻翻滾滾激戰十數招,老僧盡占上風,虧得小蛋接下大半攻勢,又有四相幻鏡襄助,才勉強支撐不敗。

老僧早已看出那道仙鏡幻影好似小蛋的身外化身,與本體心契如一,甚是難纏。如不及早解決,不啻讓小蛋如虎添翼,威力倍增。

斗到酣處,他覓到歐陽霓一處破綻,使了個假身抬爪插落。小蛋生恐歐陽霓有失,橫身掠過揮劍招架。老僧見小蛋身形甫動,他立時長身而起,凌空一掌拍向四相幻鏡。

“砰!”掌風擊在鏡面上,幻鏡青光晃動,悠悠長鳴向後激飛,那道幻影旋即悄無聲息地渙散于黑夜里。

孰知老僧亦發出一聲悶哼,忙不迭翻身飄退,左掌“嗤嗤”輕響冒起黑煙,卻是受到四相幻鏡的靈氣反噬,體內魔性遭遇重創,一只左手幾乎報廢。

如此異變委實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霸下又豈肯放過這等千載難逢的良機?牠居高臨下轟出一波天雷地火。

老僧左臂劇痛如斷,只能抬右掌抵擋,“轟”地崩飛天雷地火,身子亦震得一晃。

小蛋見對方胸前門戶洞開,雪戀仙劍一式“吾身獨往”奮力攻出。老僧右掌不及回防,千鈞一發間身軀微微側晃,仙劍自他腋下貼肉而過,胳膊一緊鉗住劍鋒,屈食指便要凌空發力,以指勁彈點小蛋咽喉。

小蛋一凜,左手“啵啵”射出兩束銀絲纏住老僧食指。“哧”的破空脆響,老僧指力被帶得一偏,從小蛋肩上掠過。

歐陽霓揚聲清嘯,嬌軀如蝶翩舞,轉至老僧身後,探玉手輕輕一掌按向他背心。

老僧無需回頭,業已對歐陽霓的一舉一動洞察若明。但他吃虧在左掌受四相幻鏡靈氣侵襲,一時半會兒無法複原;另一只右手偏巧又受銀絲粘纏,不得擺脫,欲待招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當下他宏聲喝道:“找死!”一邊運功于背,一邊催動真氣沿銀絲猛攻小蛋,立意要先解決了這個討厭的小子。

不料歐陽霓的纖手渾不著力,在老僧大椎穴上輕盈一按,嗡聲悠鳴如琴弦波動,她指間應聲亮起一團黑光,妖豔詭異之極。

歐陽霓催動真元,嬌喝道:“五星聚頂,意鎮泰元!”

黑星玉戒光華如潮,彈指間蔓延老僧周身,更是絲絲縷縷無孔不入,滲進他體內。

老僧怒哼,振背欲將歐陽霓從身上彈飛。但功力到處,石沉大海,被歐陽霓悉數卸去。老僧猛然一省:“不好,剛才這丫頭裝出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卻是一直在有意示弱而已,為的是要引起老夫輕慢,否則,我又焉能容她如此輕輕巧巧地一掌貼上背心?”

可惜此刻醒悟為時已晚,一股寒流奔騰澎湃迫入老僧體內,縱橫開拓如火如荼,直攻丹田要害。

老僧促不及防,剛想催發魔氣抵禦侵襲,猛覺靈台波動,心神搖曳,竟是被自己壓制下的原有本性乘勢複蘇,重整旗鼓與歐陽霓、小蛋里應外合,要收複失地。

老僧臉上首次變色,驚怒交集厲喝道:“松手!”

話音未落,身軀猛地劇顫,體內真氣一瀉千里,汩汩奔流向黑星玉戒。

霸下見狀,倒是呆了一呆。

三人短兵相接,想噴火燒那老和尚卻又不敢。可自己畢竟是龍子,總不能跳到老僧光禿禿的頭頂上抱著猛啃罷?

上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一章 佛門妖僧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三章 夜月清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