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六章 折腰北歸   
  
第十集 翠霞篇 第六章 折腰北歸

農冰衣俏臉變色,失聲呼道:“丁大哥!”

她身形一縱,從鬼鋒面前強行闖過。鬼鋒出乎意料之外地沒有出手攔截,任由農冰衣掠入屋中。

只見座椅翻倒,饕心碧嫗面無人色,匍匐在地,身下一灘殷紅的鮮血汩汩橫流,癱軟的身軀隨著劇烈的喘息一起一伏,因經脈未解竟是無力爬起。

農冰衣急忙往床前瞧去,屈翠楓耳鼻內溢出一縷縷墨綠血絲,身軀顫抖臉色慘白,兀自強行保持著盤腿打坐的姿態,緊閉雙目努力不呻吟出聲。

在他身後,姬雪雁神色專注,正毫不吝嗇地將自身醇正柔和的真氣輸入屈翠楓體內,助他護持經脈,不為外物所擾。

床前,一襲褚色身影靜靜佇立,正是久違了的丁原。由于背對著自己,農冰衣無法看到他的臉龐。一團淡淡的乳白光霧縈繞丁原周身,像風吹過的波瀾,輕輕飄蕩,衣衫卻盡為汗水濕透。

農冰衣心情一陣難以抑制的激動,惟恐驚擾到丁原和屈翠楓,強忍著沒有開口。

“噗∣∣”屈翠楓的眉頭陡然驟緊,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嗓子眼里十分難受,嗆得他身子一震,從口中噴吐出一團紫色的光丸。

那光丸“嗡嗡”悠鳴,飛升到丁原的頭頂。在紫色的光暈流轉之下,依稀可見光丸表面布滿一縷縷綠色絲光,色澤妖豔斑斕,宛如一條條蠕動的蛆蟲,極是惡心。

丁原輕嘬雙唇,揚聲吐氣,一束隱泛白光的氣流“啵”地拂中光丸,頓時“嗤嗤”作響,表面上凝結的綠色光絲迅速蒸騰剝落,化作絲絲青煙。

不一刻,光丸上余毒盡去,丁原一收左手劍訣,將雪原仙劍納入口中,又看了看屈翠楓的情形,這才轉過身來笑道:“冰衣、驚蟄,你們來了。”

農冰衣默默打量著丁原的臉龐,彷佛歲月的滄桑,風塵的磨礪,全都無法在他的臉上留下半分痕跡,一如兩人二十余年前在云林禪寺初遇的模樣。

她的心弦不由自主地產生一抹驛動,油然湧起一股淡如云煙的酸楚,終究化成湮沒在心底的幽幽一歎。

她展顏微笑道:“丁大哥,沒想到你的醫術比我還高明。”說著取出一枚朱紅色的丹丸,接著道:“這是我煉制的『小陽丹』,有補氣養血之功。”

丁原悠然一笑,道:“妳這正牌的神醫來了,我這冒牌郎中也該退位讓賢啦??剩下的事情便有勞妳了。”取餅小陽丹吞服入口,立時化作一股柔和甜津順喉而下。

事實上,他今次為救治屈翠楓雖耗損了不少真元,但只需打坐靜修幾日即可恢複,功效猶勝吞服下三五顆小陽丹。只是不願拂了農冰衣的心意,才接過服食。

衛驚蟄上前躬身行禮道:“丁師叔,那老妖婦已經醒轉,該當如何處置?”

農冰衣一聽,登時玉頰含霜,恨恨道:“我要用她祭奠爺爺在天的英靈!”

丁原道:“她的本命元蠱為我所破,已然元氣大傷,無力為惡。冰衣,我將她交給妳了。不過妳屈大哥夫婦也是因這妖婦而死,最好等翠楓蘇醒後再一起處置。”

農冰衣恍然道:“難怪翠楓會落到這個老妖婆的手里!”走到床前,探手搭住屈翠楓的脈門,略作沉吟,取出兩粒丹丸送入他的口中,說道:“雪兒姐姐,小屈已經沒問題,妳可以收掌了。”

姬雪雁對于農冰衣的醫術自然信得過,盈盈一笑,撤掌起身,問道:“冰衣,妳身後鼓鼓囊囊背的是什麼東西?草藥麼?”

農冰衣臉色一黯,低低回答道:“是我爺爺的骨灰。等明日看過盛大哥、小蛋和鬼鋒的對決,我就要依照他老人家的遺言,將骨灰灑遍爺爺曾到過的每個地方。”

姬雪雁一省,深悔自己失言,又牽動起農冰衣的傷心事。她剛想設法補救,身後屈翠楓低聲一哼,睜開了眼睛。

農冰衣收拾情懷,道:“小屈,你感覺怎樣?內腑和經脈里還有沒有異樣的麻痹?”

屈翠楓施展內視之術體察了一小會兒,搖頭道:“沒有,只是身子軟綿綿的使不上勁,腦袋也有點昏昏沉沉。”

農冰衣欣慰道:“那就沒什麼關系了。待會兒我用金針再替你拔一次余毒,只需好生休養上幾個月,你就能完全康複啦。”

屈翠楓好像還沒完全清醒一樣,木木地點頭道:“謝謝你們。”

衛驚蟄笑道:“你總算恢複正常了。先前在茶館里,咱們怎麼叫你也不答應一聲,我和農姑姑還當你中了邪呢。”

屈翠楓強笑一下,道:“這和中邪也差不多了。我當時不敢答應,是怕那妖婦會用我威脅你們。”

農冰衣道:“對了,這老妖婆已被丁大哥擒下,說要等你醒後一塊兒商量處置。咦,丁大哥呢?”她舉目四望,不見丁原蹤影,連門口的鬼鋒也消失了。

姬雪雁答道:“他們兩個已經走了,想是要找一處僻靜的地方切磋。”

農冰衣埋怨道:“妳怎麼也不管管他?總是這麼神神秘秘,獨來獨往。他剛耗損了那麼多真元,怎麼和鬼鋒那家伙決斗?”

姬雪雁嫣然笑道:“誰告訴妳他要和鬼鋒決斗了?”

農冰衣一怔,疑惑地咕噥道:“不是為了決斗,鬼鋒到處找丁大哥干什麼?”

衛驚蟄輕笑道:“丁師叔做事一向天馬行空,咱們也不必費神去猜。不過,有一件事我敢肯定,他既然來了翠霞,就一定會到紫竹林祭拜師祖。”

農冰衣道:“不錯,還有盛大哥,他也是一定要見的。咱們就去紫竹林等他。”

幾個人正說著,屈翠楓已下了床,步履略顯蹣跚地走到饕心碧嫗近前,一字一頓道:“老妖婆,妳也有今天!”

饕心碧嫗情知在劫難逃,索性把眼一閉,咬牙切齒道:“小賤種!”

屈翠楓面色煞白,頰邊肌肉輕輕抽搐了兩下,語氣驀地變得平靜得出奇,問道:“農姑姑,妳怎麼說?”

農冰衣看著饕心碧嫗萎頓狼狽的模樣,心里忽又生出一絲不忍,那個“殺”字湧到嘴邊,滾翻了兩圈又吞落了回去。

可再想到爺爺一生懸壺濟世,救人無數,卻無端喪命于此凶婦手中,心腸又硬了起來,一咬牙道:“小屈,你來罷。”

屈翠楓點點頭,掣出吟風仙劍,光華森森,緩緩抵向饕心碧嫗的心口。

饕心碧嫗聽出農冰衣話里隱含的猶豫,彷似見到了一線生機,嘿嘿冷笑道:“不愧是名門正道之後,對我這麼個毫無還手之力的老太婆,竟也下得了殺手。

“若非丁原多管閑事,就算你們幾個連手,又豈能殺得了老身?到頭來終究借手他人報得親仇,好威風,好快意!”

她這一席話說得屋中人一陣沉默。姬雪雁和衛驚蟄身為局外人,對此事皆不便多言,只默默無語地望著農冰衣和屈翠楓。

農冰衣正遲疑間,屈翠楓卻已蔑然道:“死到臨頭還來花言巧語蠱惑人心?咱們今日殺妳,不單是為農神醫和我爹娘報仇雪恨,更是替天行道。

“假如今日放妳離去,今後不知還會有多少無辜之人慘遭毒手。屈某縱不為爹娘報仇,只為天下蒼生,今日也要除了妳這個禍害!”說罷他仙劍向前一送,血花迸濺,穿透饕心碧嫗的胸膛。

饕心碧嫗的嘴唇動了動,似還想說什麼,卻已發不出聲,怨毒絕望的雙目瞪得渾圓,身軀在地上一抖,氣絕而亡。

屋子里一片死寂,彷佛靜得能夠聽出饕心碧嫗心口汩汩鮮血流出的聲音。

屈翠楓緊握著吟風仙劍,像是呆了一樣,垂首凝視著饕心碧嫗的尸體,一聲不吭。

過了許久,也許是終于意識到自己真的親手殺死了饕心碧嫗,屈翠楓的肩膀微微抽搐著,宛若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軟軟跪倒在地上,頭向著越秀山的方向略略仰起,突然聲嘶力竭地大叫道:“爹、娘∣∣你們看到了嗎,我終于把她殺了!”

他先是叫喊著,繼而變成沙啞的嘶吼,到最後已成為喑啞的抽泣與哀嚎,令人不忍卒聞。他**的臉上,滿是縱橫的淚。

這種咸濕的滋味,自己已有多久沒有嘗過?而在多久前,自己已經深深渴望能像此刻這樣痛痛快快地發泄?

淒迷的淚眼里,嚴父的教誨、慈母的呵護,還有夢魘般日夜纏繞著他的夜晚,紛遝而至,卻又一晃而過,了無蹤跡。

短短的幾個月里,自己失去的太多太多,但上天又可曾給過他些許的補償?饕心碧嫗已死,然而昔日那個風光無限、瀟灑倜儻的屈翠楓,亦同樣再也回不來了。當淚水一滴滴墜落在地上,前塵往事業已覆水難收,譬如老死。

那邊農冰衣伏倒在姬雪雁的懷里,也哭成了一個淚人,屋子里滿是哀傷的泣聲。

饕心碧嫗的體內卻突然爆裂出“啵”地一聲,一團綠色光瀾煥生,她的身軀逐漸凝縮變形,蛻化成一條慘綠色的蜥蜴,旋即皮膚“嘟嘟”翻裂腐爛,凝為一灘濃稠腥臭的血水,刺人鼻息。

只是眾人心情激蕩,誰也沒有注意到,從那灘墨綠的血水里,悄然脫出一只綠豆大小的蠱蟲,無聲無息飛出窗去,消逝在幽暗的天宇下。

晚風吹拂,層云跌蕩,西方天空中的霞光渲染出最後一抹的豔麗,緩緩隱沒在蔥郁巍峨的群山之巔。

夜來臨了,淡淡的霧氣彌漫在山林間,和著落日的余暉把天地都鍍上了一層暗紅。

丁原衣袂飄蕩,負手佇立在一段高崖之上,雙目凝望著前方那座幽深的古洞,悠悠道:“二十多年前,我曾經受罰在此面壁,不遠的地方就是潛龍淵。”

鬼鋒站在他身後,環顧四周,淡淡道:“這里僻靜無人,確是你我對決的好去處。”

丁原沒有說話,默然邁步走入洞內。

里面空蕩蕩,依稀如當年情景。石壁與洞頂上,密密麻麻縱橫交錯地鐫刻著曆代翠霞派先賢在洞中修煉參悟而得的心得。

其中尤為引人矚目的,無疑是那一幅上代長老曾山所留的題詩,赫然寫的是:“曾山到此一游,特留仙尿一罐——大正二十八年三月十七”。

距今已過一百六十余年,字跡卻依舊清晰深陷在石壁之中,恍然如昨。

只是物是人非,曾老頭已然多年未歸翠霞,坐忘峰的後山也隨之變得沉寂冷清。

莫名地,丁原心神恍惚了一下,好像剎那間重回到少年時,自己的師父淡言真人正從遠方踏云而來,那古板的面容,瘦小的身影,在記憶里漸漸放大,漸漸清晰,令他心頭一熱,低喚道:“老道士!”

一陣山風吹過,洞外的草木簌簌搖曳,帶走了淡言真人的身影。

丁原一醒,眼眶卻干澀的難受,手指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輕輕抹過,緩緩平複下心境。他抬首望向靜立在洞外、對著正凝神端詳青石碑刻的鬼鋒,說道:“請進。”

鬼鋒走入洞內,朝周圍的石刻略掃一眼,便收回視線不再觀瞧,說道:“這里為何無人看守,任由你我往來?”

丁原回答道:“若是胸懷坦蕩,整座翠霞後山自是空無一人;可要來的是居心叵測之徒,坐忘鋒上草木皆兵。”

鬼鋒微怔,一時半會兒想不透丁原話里蘊藏的玄機,但事關翠霞派隱私,他也不願繼續追問,只道:“我們還是回崖上,萬一毀了這里的石刻,不免可惜。”

丁原唇角逸出一縷高深莫測的笑意,問道:“你可知此洞的名字?”

鬼鋒點頭答道:“思悟∣∣我已在洞外的青石碑刻上看到。”他目光一閃,接著道:“閣下適才耗損了不少真元,不妨在洞中打坐一夜。待明早日出,你我再到洞外一決雌雄。”

丁原搖搖頭,問道:“鬼鋒兄,你與當年鬼仙門門主鬼若寒是何關系,可否告訴我?”

鬼鋒靜默了片刻,沉聲道:“他是我伯父,也是我的殺父仇人。當年我僥幸逃脫,一路向北,原本想尋找一處荒僻的地方埋頭苦修,卻不料遭遇到北極冰原上的一個神秘門派。

“我用鬼仙門的絕學和他們作交換,修為突飛猛進,一日千里。可待我回返漠北,欲找鬼若寒報仇時,卻聽說,他早已死在了閣下劍下。”

丁原道:“于是你就順勢南下,一路連挑燕山、天雷山莊、越秀與翠霞四派,一面驗證自己多年修煉的成果,一面借此迫我露面?”

鬼鋒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是,當我得知鬼若寒死訊後,心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能與閣下快意一戰,無論生死勝負皆不足謂。”

丁原哈哈一笑,道:“能成為鬼鋒兄平生第一大敵,丁某幸何如之?不過,你既不是為了替鬼若寒報仇,又為何一定要與我一決而後快?”

鬼鋒愣了愣,方才說道:“我想親身體會,自己與天道巔峰究竟還有多遠的差距。”

丁原收住笑聲,問道:“倘若鬼鋒兄贏了丁某,是否就意味自己站到了天道峰頂?”他看著鬼鋒沉思的表情,根本不容他有些許喘息,緊跟著又問道:“當你站到峰頂之時,拔劍四顧,鬼鋒兄又該何去何從?”

鬼鋒一抬頭,霍然迎上丁原鋒利而深邃的眼神,竟久久說不出話來。丁原也不再開口,收回凝住在鬼鋒臉上的目光,緩緩踱步打量著洞壁上的石刻。

半晌之後,鬼鋒長長出了一口氣,徐徐說道:“你的問題,我回答不了。但鬼某不遠萬里來到翠霞,只求一戰,雖死無憾。”

說完這句話,他的眸子里又重新現出堅毅沉靜之色,燃燒起熊熊斗志。

丁原停下步履,聲音一寒,說道:“也罷,丁某現在就給你公平一戰的機會!”

鬼鋒聞言,心底禁不住一陣激蕩。這些年來,他所夢寐以求的,就是能與眼前這號稱天陸第一人的無雙高手一決勝負,于生死毫厘間體悟天道的魅力。

而今,他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即使是明知此戰幾無勝望,他也甘之如飴。只一剎,他平複下秋波微瀾的心緒,面容又變得冷峻漠然,低聲道:“多謝!”

鬼鋒反手從背上撤下包裹,神情專注而平靜地慢慢解開上面的繩扣,露出了那柄曾渴飲天陸四大高手鮮血的“破心雪劍”。

手一揚,裹布隨風翩飛,飄蕩向洞外黑沉沉的夜空,轉瞬不見。

丁原靜靜地注視著他,修長的身影在黑暗里幾乎與這幽幽古洞融成了一體。當他袖口衣袂輕輕漾起,也不曉得是這風在動,還是這山、這夜在動?

鬼鋒的右手一寸寸挪移向劍柄,待到握住破心雪劍的一瞬間,他的眼睛里陡然亮起暗紫色的光焰,像兩簇吞吐閃爍的鬼火,好似隨時都會破繭而出,將周身的黑夜焚為一片妖豔淒厲的火海。

洞中的溫度驟降,彷佛只一眨眼已跌近冰點。白茫茫的寒霧從他的衣衫下冉冉升騰,彌漫在波蕩的山嵐里,越來越濃,越來越冷。

丁原屹立在凜冽的殺氣與寒霧中,宛若絲毫感受不到對面赫然凝聚進而發出的強大氣勢。

鬼鋒的雙手徐徐抬到面前,右腕微一運勁,“鏗”地從鞘中掣出一截劍鋒。

劍光如電,映射在鬼鋒蒼白的臉上,發出耀眼的光芒。肩膀上披散的靛藍色長發,也彷被這森寒的劍氣驚醒,獵獵狂舞,熠動著詭異磷光。

他雙眼罩定五丈開外的丁原,一呼一吸間將狀態攀升至巔峰,低低道:“請!”

丁原不為所動,淡然瞥過那柄鋒芒嶄露的破心雪劍。

“我早已出手。”

鬼鋒一怔,驀然看到身外地上一圈足印,他的瞳孔情不自禁地緩緩收縮。

這些足印有橫有豎,深淺不一,形態各異,略一計數竟有六十四只,剛好形成一個圓環將他圈在了中心,自是適才丁原踱步時所留。

若是一個山野砍柴人,見到這些足印,多半會不以為意地一步跨過,跳出圈外。可在鬼鋒眼里,這圈足印卻像是一個充滿挑戰與刺激的謎團,誘惑著自己去突破。

慢慢地,他隱約感覺這些足印竟似擁有一股奇異的靈性,在凝固冰冷的山石上徐徐擴散,像潮水一樣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湧來。一股無形的氣勢宛若天羅地網,彈指間將他籠罩在正中。

鬼鋒的眸中紫焰一閃,像是被風吹動搖晃著的燭火,凜然發現腳下的六十四只足印突然間鮮活起來,在他的眼中、在他的心底流轉湧動。

他心頭一震,當即急催玄冰鬼氣,全神凝鑄靈台,不由自主閉起了雙目。

眼前的幻想遽然褪沒,鬼鋒這才覺察到手心里已捏起了一絲冷汗,先前鼓蕩積聚的漫天殺氣業已蕩然無存。

他緊了緊手中的破心雪劍,調勻自己的內息,卻驚覺那圈足印如影隨形湧入了腦海,幕天席地,一只只足印此起彼伏,環繞在他的腦海里。

“咄!”鬼鋒的唇中發出一記厲嘯,振劍劈斬,在虛空中打過一道奪目絢麗的電光,似乎是想驅散去纏繞在他心頭的幻景。

他抬起右腳,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艱難地向前邁出一步。“砰!”靴底擊在地面上,沉悶而冗長地一響,在思悟洞中悠悠回蕩。

他執劍而立,如臨深淵,徐徐睜開了雙目,與丁原之間的距離已拉近兩尺。他一聲斷喝,再舉左腳。恍惚里,那些足印陡然彙聚成一團沛然莫禦的驚云,與山川日月一體,向著自己水銀泄地般地迫來。

他凜然醒悟到,自己的對手不是這些足印,也不是對面傲立的丁原,而是身外縹緲無憑的天地自然。

手中緊握的劍,已尋找不到劈落的去處!他的腿不自覺地凝固在半空,無法落下,像一只陷入蛛網的飛蟲,難以自拔。

時間在洞中靜止,歲月在靜止中蒼老。也不曉得過了多久,鬼鋒眼中的紫焰漸漸黯滅,他小心翼翼地將破心雪劍歸入鞘中,再解下身上濕透的白衣,將它層層迭迭地重新包裹起來,就像珍藏起一段驚心動魄的記憶。

這時,如釋重負地,他長吐一口氣,臉上竟閃現一絲欣喜,一絲解脫。

丁原凝視著他,油然而笑。

鬼鋒迎上丁原的視線,道:“幸好,我遇見了你;幸好,還不算太晚。”說著,他向丁原深深一揖,沉聲說道:“承蒙指教!”

丁原坦然而受,再問道:“還要打嗎?”

鬼鋒冷漠剛硬的唇角居然泛起一縷笑容,搖頭道:“不用了,應該不用了。天地無極,人壽幾何?除了打打殺殺,其實我還可試著去做許多其它有趣的事。

“煩勞丁兄轉告盛掌門和小蛋,明日午後之戰取消,鬼某即刻北歸。”

丁原悠然而笑,抱拳一禮道:“鬼鋒兄,一路順風。”

鬼鋒向他點頭示謝,再看了一眼腳下的那圈足印,此刻已恢複了沉寂。 他一邁而過,低聲道:“告辭!”身形一展。一絲明悟,向著天宇,越飛越高。

上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五章 高山仰止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七章 守宮朱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