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八章 連番打擊   
  
第十集 翠霞篇 第八章 連番打擊

歐陽霓失聲低呼,似也明白了什麼,嘴唇微微翕動了兩下,終究是欲言又止。

羅羽杉回過神來,竭力抑制住激蕩的心情,輕聲道:“對不起,我走神了。”

歐陽霓悄然拂視過羅羽杉血色驟失的玉容,道:“沒關系。羅姑娘,妳怎麼了?”

羅羽杉深吸了兩口,強自一笑,道:“可能是有些累了。”她垂首三兩下將歐陽霓破損的衣袖縫好。

歐陽霓贊道:“真是好手藝。羅姑娘,有勞妳啦。”

羅羽杉望了望正凝神運功的小蛋,低低道:“我出去走走。”她轉身出屋。

起初,她的步履還能勉強保持沉穩,可出了竹廬,便情不自禁地越奔越快,像是有個聲音在心中喊:“逃,離開這里,越遠越好。”

兩旁的紫竹不斷朝後飛逝,可前方的路似乎總也到不了盡頭。黑沉沉的夜里霧氣彌漫,風彷佛也嗚咽著從她的身旁拂過。

驀地羅羽杉腳下一個踉蹌,忙扶住身邊的一株紫竹才沒跌倒。她無力地倚靠在紫竹上,將玉頰緊緊貼住冰涼的竹面,晶瑩的淚水不可抑制地潸然流淌。

她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泣聲,雙手緊緊抓住紫竹,好似只要一松手,就會跌入萬丈深淵里。過了許久許久,她像是記起了什麼,從懷里顫抖著取出一個小泥人,那是小蛋送的。

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泥人已經干裂,而那熟悉的面容上,曾經無數次令自己感到甜蜜的淺淺含笑,而今,卻毫不留情地刺心如針。

滴落的淚,模糊泥人的臉。如果泥人有心,它也一定會心痛如椎;如果泥人有淚,它也一定會如自己一樣,無語淚流。

∣∣“這是我新做的一個,還是不太像。”耳畔忽然響起當日小蛋送泥人給自己時的話語,依舊那樣清晰,那樣刻骨銘心。

她揚起頭,透過繁茂的枝葉,隱約看到今夜淒清的蒼穹。一顆小小的星辰孤獨地懸掛在清空之上,閃爍著微弱的光芒。一如此刻的自己。

漸漸地,那星辰幻化作一顆觸目驚心的守宮砂,在她的眼前不停地晃動,令她心碎。她驚瑟地閉起淚眼,淚珠卻從細小的縫隙里繼續溢出,一滴滴,一縷縷滑落過蒼白的面頰,滑落過曾經的記憶。

心底里,輕輕響起那首平日最愛誦讀的小詞:“漏聲殘,燈焰短,馬蹄香。浮云飛絮,一身將影向瀟湘。多少風前月下,迤邐天涯海角,魂夢亦淒涼。又是春將暮,無語對斜陽。”

林中,夕陽早沒,惟余茫茫紫霧,幽冷月光。可一樣的春將暮,一樣的無語凝噎,迤邐天涯海角。但自己的身影,又該向往何方?

她從未品嘗過這般椎心刺骨的痛苦,也從未意識到小蛋在自己心扉中竟有萬鈞之重。

她甚至不曉得自己為何會喜歡上他,又是何時將一片癡情盡數凝系?

她靜靜地佇立在林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更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一任今夜的涼風把淚水吹干,直至無淚可流。

遠處,有人聲傳來,是赴宴而歸的盛年等人漸行漸近。羅羽杉宛若從夢中驚醒,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小泥人放回了懷中。

“咦,那不是羽杉麼,怎麼一個人在這兒站著?”農冰衣遙遙望見了她,一邊揚聲招呼,一邊快步走近。

在農冰衣的身後,盛年、無涯方丈、姬雪雁、常彥梧、衛驚蟄和屈翠楓等人亦都發現了羅羽杉,羅牛更是喜道:“羽杉,妳什麼時候到的?”

羅羽杉看見父親寬闊厚實的胸膛,坦蕩親切的笑容,恨不得立即撲入他的懷抱,痛痛快快地再哭一場。

可是她終于沒有,只是矜持一笑:“我來了有一會兒,晚上睡不著,便到林子里散了會兒步。”

農冰衣詫異道:“羽杉,妳眼圈怎麼紅紅的,剛才哭過了麼?”

羅羽杉搖頭道:“沒什麼。”怕別人繼續追問,她轉開話題道:“丁師叔也到了,正在屋里替小蛋療傷。”

盛年一凜,暗道:“羽杉如此傷心,難道是為了小蛋的病?”

而身旁的常彥梧卻在想:“這小丫頭一定是看到小蛋和歐陽霓在一起,吃醋了,所以一個人躲來這里偷哭。”

無涯方丈問道:“羅姑娘,常小施主受了什麼傷?要不要緊?”

羅羽杉一怔,不曉得這位老僧為何也如此關心小蛋的傷勢,回答道:“據說是體內聖淫蟲精氣發作,我出來時已經大有好轉了。”

農冰衣蹙起秀眉,想要開口說什麼,可看看羅羽杉紅腫的眼圈,又咽下了。

這時眾人里熟悉羅羽杉和小蛋的,都隱約“猜到”了她傷心的原因。

羅牛牽掛小蛋,又聽丁原也到了,說道:“走,咱們趕緊去瞧瞧。”

眾人匆匆趕回紫竹軒,屋里頭丁原早已收功,正由歐陽霓和霸下作陪,神態悠閑地坐在桌邊喝茶。小蛋盤膝在床上打坐,面色恢複如常,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大伙兒心情一松。

盛年笑道:“丁師弟,這幾年你都躲到哪里去了?”

丁原起身道:“我去瀛洲仙島轉了一圈。”

羅牛一步邁上,盯著丁原上下打量,滿臉喜悅笑容道:“好小子,幾年不見,你又長高了。”

丁原苦笑道:“我都四十來歲的人了,還能長高?”

羅牛憨然笑道:“你這麼老了?我怎麼一點都沒覺得?”

丁原一拳擂在羅牛肩膀上,輕笑道:“你不是比我更老?”

羅牛挨了一拳,笑著不自禁往屋外瞧去,感慨道:“是啊,咱們都老了,師父也仙逝二十年了。”

說到淡言真人,丁原低聲道:“盛師兄,麻煩你准備些香燭祭拜之物,明早咱們去上墳。”

盛年點點頭,道:“我這就讓驚蟄去准備。”

常彥梧是頭一次親眼瞧見丁原。他本來照舊想上前套近乎,可一句“丁兄”在嘴里滾了好幾圈,到底還是沒敢說出口,期期艾艾道:“丁??先生,我干兒子小蛋的傷怎樣了?”

丁原淡淡掃了他一眼,道:“暫時沒事了,常兄不必擔憂。”

說著話,小蛋運功醒轉,一看這麼多人都站在屋里,忙從床上跳下。

盛年問道:“小蛋,你感覺如何?”

小蛋笑笑道:“我很好啊。”

盛年點點頭,望了望無涯方丈,說道:“我和無涯大師有話要問你,咱們到隔壁屋里說罷。”

歐陽霓聞言微微一顫,已然猜出先前那慘死的老僧,與云林禪寺之間勢必存在著某種重大關聯,否則何需勞動無涯方丈親自出馬。

常彥梧不知其中緣由,心里反得意道:“我這傻兒子混得不錯,連云林禪寺的方丈都特意上門來找他。”

小蛋點點頭,走到門口時,卻意外發覺羅羽杉落單站在屋外,神情落寞眼神迷離,不由一愣。

他有心想上前打個招呼,可羅羽杉卻一眼也不瞧他,只好憋著個悶葫蘆,跟著盛年和無涯方丈進了隔壁的竹廬。

盛年掩上屋門,神色變得凝重,沉聲道:“小蛋,你坐罷。”

小蛋搖頭道:“我站著就好。盛大叔,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盛年坐下道:“這位無涯大師是云林禪寺的方丈,有一些事要問你。”

無涯方丈接過話頭,道:“老衲聽說小施主與盛掌門淵源頗深,故此前來翠霞,想通過他找到小施主,了解一些事。不想湊巧小施主正好就在翠霞,倒也省了老衲一番奔波之苦。”

小蛋問道:“不知大師想了解些什麼,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如實相告。”

無涯方丈含笑道:“多謝小施主肯配合。大約在六天前,小施主是否曾在亭林鎮鳳儀居內邂逅過一位游方老僧?”

小蛋早預感到無涯方丈找自己多半是為了這事,卻沒想到消息果真傳得如此之快。他點點頭道:“原來那位大師是貴寺的高僧。”

無涯方丈徐徐道:“他非但是敝寺的僧人,更是老衲的師叔,法號一執。”

小蛋大吃一驚,錯愕道:“原來是一執大師?難怪修為那般了得。”

無涯方丈道:“一執師叔二十余年前闖過大乘佛境,大徹大悟,于是放下塵世所有虛名羈絆,孑然一身云游四海。偶爾也能收到他傳回的音(電腦小說網,cn更新最快)訊,多半是知會我們救助他沿途所見的災民病患。”

他的語音漸轉低沉,接著說道:“數日前,有廣福寺的僧友在鳳儀居外,偶然發現一執師叔留下的求援標記,驚異之下便入店查訪。待到老衲率敝寺弟子趕到時,卻只在數十里外的荒林里,找到一座孤墳。

“我們按照石碑上的留字,這才找到了小施主。希望小施主能將實情相告,老衲不勝感激。”

小蛋聽完,輕輕出了口氣,道:“真沒想到會是這樣。”

他心知無涯方丈雖然說得客氣,但顯然已將自己列為疑凶。盡避一執大師死得蹊蹺,可一來自己也並不真的清楚其中原委,二來無涯方丈也未必肯信。

搞不好,自己笨嘴笨舌的解說,反而真格會令自己淪為殺人凶手,稀里胡塗成了云林禪寺的頭號仇敵。

可即便如此,他又如何能欺騙無涯方丈和盛年?理清思緒,小蛋將自己在鳳儀居的遭遇,盡量清楚明了地述說了一遍。不過他仍留了個心眼,把歐陽霓出手的一節省略了下來,以免將她也牽連在內。

說完,小蛋苦笑道:“晚輩自知闖了大禍,甘願領受貴寺責罰。”

在小蛋敘述的過程中,無涯方丈和盛年均都靜靜聆聽,好給小蛋機會將事情交代完整,可兩人臉色卻明顯越來越沉重,甚而流露出一縷驚憂之色。

無涯方丈看了看盛年,問道:“小施主,你剛才說的那個伙計,是在哪里遇見的?”

小蛋一怔,不明白為何無涯方丈會問自己看似與案情並無直接關聯的細節,回答道:“是在院子門口,當時還有很多人往外跑,我只順手抓住了他。”

無涯方丈不置可否地點了下頭,連續又問了幾個細節,小蛋的回答仍與方才敘述的內容一般無二,只是用詞上稍有出入而已。

這時他已醒悟,無涯方丈是借此在測試自己是否撒謊,答得也就更加仔細小心。

待無涯方丈都問完了,盛年才開口道:“小蛋,這事你還有和誰說起過?”

小蛋看無涯方丈和盛年均都如此慎重,情知事情必然重大,潛心回憶了片刻,回答道:“沒有了。”

無涯方丈忽然向小蛋合十一禮,道:“小施主,多謝你替老衲解開了心中疑團。”

小蛋忙躬身還禮,說道:“晚輩害死了一執大師,罪孽深重,如何當得起您的謝禮?不過此事確與歐陽姑娘、小龍無關,只求大師莫要牽連他們。”

無涯方丈油然微笑道:“你什麼時候聽老衲和盛掌門說要追究小施主的罪責?”

小蛋愣了愣,不由大松一口氣。他沒想到無涯方丈竟是如此通情達理,想了一想又道:“可一執大師的死,晚輩確實難逃干系。”

無涯方丈道:“若是如此,一執師叔臨終時豈會以大事相托?在老衲看來,他對小施主只有感激之情,絕無怪罪之意。敝寺更不能不問情由,不分青紅皂白,將罪名強加給小施主。”

盛年在旁如釋重負。他起初聽到無涯方丈說起此事,內心震撼不言而喻。盡避小蛋並非他的門人,可關愛之心殊不下于對待自己的弟子。

此刻聽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然明白小蛋絕非殺害一執大師的凶手。而若非小蛋和歐陽霓及時趕到,一執大師心神受控,多半會淪為一件身不由己的殺人工具,屆時所生風波,遠非眾人目下所能料及。

他見無涯方丈如是說,曉得小蛋斷不會有事,當下謝道:“大師明察秋毫,慈悲為懷,在下欽佩之至。”

無涯方丈道:“盛掌門過譽了,老衲愧不敢當。說實話,老衲來時路上尚擔心盛掌門會刻意袒護,由此引起翠霞、云林兩家的杯葛紛爭。今日見盛掌門與小施主都襟懷坦蕩,老衲不勝慚愧。”

盛年看著小蛋,忽地一笑,道:“這孩子很好,沒有讓我失望。”

短短一語,已令小蛋心頭火熱,垂頭道:“盛大叔,我對不起你。”

盛年大奇,問道:“小蛋,你會做什麼對不起盛大叔的事了?”

小蛋低頭道:“我知道師父和翠霞派之間有血海深仇,可還是忍不住救了他。”

盛年哈哈笑道:“為這個麼?我反而不明白了,你哪里做錯?難道我會希望你貪生怕死,任由自己的師父被人欺辱?”

他頓了頓,道:“不錯,葉無青與我翠霞派確有不共戴天之仇。可盛某要雪此恨,自有手中三尺石中劍,豈要假手他人。

當日你丁叔叔放過葉無青,也正是因為他清楚我的心願,所以絕對不會越廚代庖。”

小蛋無語,只向盛年深深一拜。

盛年看了看身旁端坐的無涯方丈,見他微一頷首,便會意道:“小蛋,你可以出去了。不過這件事情,不要再和任何人提起,更不要將我們談話的內容泄漏出去。”

小蛋道:“我知道了。”再向兩人施了一禮,退出竹廬。

他剛出了門,就覺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磨蹭自己,低頭一看差點魂飛魄散,卻是那條大黑狗湊了上來。

他雙腿發軟,扶著門框一動不敢動,心里苦道:“剛剛還在想一定不辜負盛大叔,要光明磊落、頂天立地,可怎麼一見著大黑腳就軟了?真丟人。”

好不容易等大黑蹭好了,又嗚咽了兩聲,放開他回到牆角蹲坐下,小蛋抬手擦去額頭冷汗,一抬眼皮,卻瞧見羅羽杉站在荷花池邊正向自己招手,忙奔了過去。

回首再看,大黑依舊雙眼閃亮緊緊盯著自己,見自己回頭,口中嗚咽竟是作勢欲起,要追著自己過來似的,嚇得他不敢再看,腳下發力好一陣跑。

來到池邊,小蛋攤開手里捏著的一尊小泥人,道:“羅姑娘,妳看,我又新做了一個。”

未料羅羽杉淡然看了一眼,並未接過,平靜道:“有一個就夠了。小蛋,丁師叔說,鬼鋒已自動放棄明日的決斗,回返北海。天亮後,我就要回南海了。”

小蛋怔了怔,覺得記憶里羅羽杉似乎從未用過如此冷淡的語氣對自己說話,不由莫名其妙道:“妳??這就要走嗎?”

羅羽杉點點頭,道:“我本不該來見你的,或許以後我們也不會再見了,你自己多保重。”說罷,轉身離去。

小蛋大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盼來的重逢,竟會演變成眼前的狀況,終究不甘心叫道:“羅姑娘!”

羅羽杉微一頓足,低聲道:“歐陽姑娘很好,不要辜負了人家。”再不回頭,徑自去了,卻把小蛋一個人留在了荷花池畔發呆。

一陣風吹過,小蛋打了個寒顫,豁然驚醒道:“糟了,莫非是她看到我聖淫蟲發作時發狂的情景,誤解了?”

他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正想如何找個機會向羅羽杉解釋,卻聽丁原的聲音道:“小蛋,我有話要和你說,咱們到林子里走走。”

小蛋滿腹心事,但也只好無可奈何地跟在丁原身後走著,不覺來到一株紫竹前。

丁原停住腳步,抬頭仰望道:“這是一株鎮仙竹,我的雪原仙劍便是取材于此。”

小蛋不明白丁原為什麼會對自己說起這個,當下沉默不語,靜靜佇立在他身後。

丁原靜默片刻,似從回憶中醒轉,自失一笑道:“方才屋里人多,我不方便問你病情。小蛋,你可否將聖淫蟲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訴我?”

小蛋知道丁原是在關心自己的病情,便一古腦地將前因後果全說了。

丁原又問道:“當日農神醫察覺此症後,是否對你說過什麼?”

小蛋想了想,回答道:“他說我體內有一股聖淫蟲精氣,頗成氣候,是福是禍尚未可知。其它便沒再講什麼了。”

丁原點點頭,道:“原來農老爺子早就看出來了。枉我和你在瀛洲仙島盤桓數月,竟至今才覺察不對,比起他老人家來,丁某實在望塵莫及。”

小蛋默然須臾,還是問道:“丁叔,農神醫看出了什麼?”

丁原回頭注視著小蛋,緩緩道:“想來你自己也清楚,剛才丁某並未將你的傷勢治愈。只是仗著醇厚的功力,將聖淫蟲精氣硬壓了下去。不久之後,它還會再發。”

他忽然想起自己少年時,因修煉大日天魔真氣走火入魔的情形,搖了搖頭。

“你現在尚不明白它的可怕後果。假如不得遏制,聖淫蟲精氣將越發肆虐,發作時令你神智盡失,只要一個把持不住開了先例,此後便永淪欲海,整日間肆意**以吸納少女元陰,滋補精氣。”

小蛋嚇了一大跳,腦子里什麼胡思亂想的念頭一下子全飛走了,叫道:“那我豈不真的成了小淫賊?”

丁原哼道:“能做淫賊,那是你的福氣!怕只怕聖淫蟲精氣壯大到最後,意識蘇醒之時反客為主,屆時你就是牠的傀儡。

這意味著什麼,我想你很清楚。”

小蛋的後背脊竄升起一股寒意,片刻後全身更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咽了口唾沫,干澀問道:“那我該怎麼辦?”

丁原沒有回答。

他雖然能大顯神威,將雪原仙劍渡入屈翠楓體內誅殺元蠱,可小蛋體內的聖淫蟲精氣卻完全不同,早與小蛋的精血融為一體,除非全部抽空,將他變成干尸,否則根本無法將它驅逐出體外。

小蛋的臉色漸漸恢複正常,輕輕道:“我明白了。丁叔,放心,如果真有那一天,我知道該怎麼做。”

丁原眸中神光一閃,道:“我要告訴你兩件事。第一,當年我中了絕毒,連農神醫也束手無策,人人都把丁某當死人看。

可天不絕我,我如今還不是活得很好?

“第二,農神醫既然說你的情況是福禍相依,那就必定有可化解之道。如果你現在想自暴自棄,丁某當然無法阻止你,但我會看不起你。”

小蛋沉吟了會兒,忽然抬頭問道:“丁叔,我還能清醒多久?”

丁原搖頭道:“那要看你的毅力和造化。”

小蛋輕輕笑了笑,道:“多謝你告訴我。丁叔,您還是將四相幻鏡收回罷。”

丁原道:“不必了,真等到那一天也不遲。”拍拍小蛋肩膀,徑自去了。

依照丁原性情,並不喜歡許人空話,哪怕是安慰之辭,這時也是一樣。他只暗自決意,無論如何也要盡最大可能救治小蛋。

小蛋默默目送丁原的身影遠去,心潮起伏難以自已。一轉眼,卻發現那株鎮仙竹上竟有淚痕。他呆了呆,打消了去找羅羽杉的念頭。

上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七章 守宮朱砂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九章 萬劫不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